摘要:中国正在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从而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



 | Valentina Pop / Sha Hua / Daniel Michaels

OR--商业新媒体

从灯泡到沙发,从窗户到Wi-Fi路由器,美国家庭中的几乎每件产品都符合一个全球标准和计量体系,这个体系可确保产品质量,也能保证产品顺畅运行。

美国及其盟友几十年来制定的工业标准,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规范体系,支撑着全球市场。虽然听起来很普通,但这种统一性对国际贸易至关重要,它可保证螺栓、USB插头和运输集装箱都能在全球范围内互换使用。该标准反映了长期以来由西方技术专家主导的国际委员会的共识。

如今,中国希望未来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令许多西方国家惊愕的是,北京正在利用国家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

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在去年12月份的年度报告中表示:“主导支撑信息和通信技术以及其他新兴领域的技术标准,这是北京宏大抱负之中的一部分。”

中国的努力一方面出于超越西方的渴望,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获取利润。基于专利技术的标准往往需要用户支付许可费。例如,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用,它们的竞争对手制造的手机系统也有赖于这些专利。中国更希望通过设计与本国公司开发的技术相匹配的标准,也能赚取这样的收入。

由于依赖5G网络的诸多新一代技术的规则正在敲定,标准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此类新技术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城市和物联网,这些进步将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把数字世界和真实世界连接起来。

上述国会委员会称,包括人脸识别在内的新领域涉及隐私和公共安全,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比以往更大。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Akira Amari)表示,中国正在推动相关标准,这将促进与北京方面有关联的公司的出口,还能为中国的国家安全体系提供支持。甘利明目前负责日本执政党一个旨在加大社会数字化程度的团体。他表示,如果中国的产品被设置为可收集数据,则必须做好这些数据最终都会落入中国政府手中的打算。

中国官员和企业高管表示,北京方面只是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由西方创建并长期主导的体系中行事,他们还称,作为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中国将在全球商业社会中占据应有的地位。

北京方面计划很快公布“中国标准2035”,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蓝图,寻求在标准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中国的标准管理部门和相关政府机构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8年,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委员戴红在该项目公布时说:“全球性的技术标准尚在形成中,是实现我国产业和标准换道超越的良机。”

关注中国工业发展的研究人员和标准专家们表示,近年来,中国比西方国家更注重将新技术的研究和标准与国家利益相统一。

中国官员正领导着至少四个全球标准组织,包括管理电话和互联网连接的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简称ITU),以及管理电气和电子技术的行业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nternational Electrotechnical Commission)。2015年到2017年间,行业领导组织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 简称ISO)由一位中国官员领导。该组织提供从鞋类、管理系统、到精油和情趣玩具等各种标准。


中国在标准化方面的崛起正值该领域的世界长期领导者停滞不前之际。在ISO和类似组织中,目前由中国代表担任的秘书处职位大约是10年的两倍。这些职位对提案、辩论和优先事项具有影响力。美国、德国和英国等老牌国家占据的职位数相对稳定。

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瑞东(Thierry Breton)在去年6月表示,欧洲的竞争对手“非常积极地在关键市场制定国际标准,以保护和提高其竞争优势”。他说,如果不作出回应,就有可能损害 “我们的经济竞争力和技术领先地位”。

德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在20世纪90年代促使中国采用全球标准。中国的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现在有一种通俗的说法:三流企业生产产品,二流企业生产技术 ,一流企业制定标准。

根据官方文件,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为在ISO和其他机构主导制定国际标准的公司提供每年最高人民币100万元(约合15.5万美元)的津贴。

西方对标准制定的资助已经逐渐减少;标准制定可能需要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谈判。德国标准化学会(German Institute for Standardization, 即DIN)首席执行官Christoph Winterhalter说,如果不做出改变,“若最终结果是按照中国的规则行事,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与中国官方机构——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不同,DIN是一个民间组织,主要通过销售标准和企业会员费获得资金。其资金中只有不到10%来自政府。

打破传统

2016年在内华达州里诺Peppermill度假村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中国的雄心显露无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要求在5G数据传输中采用其首选的纠错标准,即克服可能使信息混乱的通信故障的方法。高通公司的一项竞争提案已经得到了广泛支持。

在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Thi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的那次会议上,华为打破了服从共识的传统。该组织是制定5G标准的全球机构。关于最终决定的紧张辩论一直持续到午夜。


参与这项努力的华为研究员Tong Wen表示,华为管理人士向与会的其他中国公司高管表示,希望他们支持华为的提议。Tong Wen称,当然,他们都明白。

这场僵局以一个前所未有的妥协告终:同时采用两种标准,嵌入5G技术的不同元素。


一年后,华为派出一名候选人寻求领导该组织最重要的工作组之一,挑战来自高通的一位候选人。在投票前,主持人告诫中国代表不要带手机进入投票间。带手机进入是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一些会议上的做法。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他怀疑所有人都必须证明自己投票支持了华为候选人。其他公司的中国代表证实了这种怀疑。华为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行为 "完全透明和协作,符合标准程序的精神和规则"。

根据德国数据分析公司IPlytics的数据,华为是所有公司中拥有5G专利最多的一家,在针对第三代合作伙伴项目的标准提案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有超过35,000项。其中四分之一已经获得批准。

“这是个陷阱”

全球去年4月份首次尝到新冠疫情滋味的时候,中国驻ISO的代表提出了能够在疫情中发挥作用的高科技城市计划。这些计划涉及收集交通流量和卫生紧急情况等市政数据的标准。一位参加线上会议的代表说,部分人怀疑上述建议是否反映了中国政府收集数据的强烈嗜好。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当时表示:“这是个陷阱。”他说,获得批准将意味着中国“定义相关标准、出口系统,然后从这些系统中挖掘数据并将其收集至中国政府”。

中国智库智慧城市联合实验室(Smart City Joint Labs)首席科学家、上述提案的作者万碧玉否认了甘利明的指控。他说,国家数据保护法可以阻止个人信息的收集。

在诸多下一代技术方面,中国在标准提案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因其在相关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当欧盟官员最近启动一个建造先进锂电池的项目时,他们惊讶地得知中国已经在筹建ISO锂电委员会,秘书处成员由中国人组成,并且任命了委员会的管理人员。


在从印度尼西亚到尼日利亚的多个项目中,中国政府也在铁路和电力传输等成熟行业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推广中国标准。业内官员表示,中国向各国提供补贴以获取项目,然后利用中国标准来锁定伙伴国;这些国家要转而采取国际标准将面临巨大成本。

中国对推动触及其主权的标准兴趣不大。2019年3月,负责西式键盘上世界各地语言输入系统的ISO委员会收到了一份粤语输入法标准的草案。香港和中国东南部约有6,500万人使用粤语。

香港的技术专家起草了该草案,希望帮助保护香港的文化身份。一位看到相关信息的欧洲前ISO代表说,中国代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反对,称中国官方语言普通话的现有标准已经足够。

两个月后在加拿大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代表们讨论了这份草案。来自香港的支持者表示,粤语和普通话虽然使用相似的书写字元,但彼此之间并不相通。

三位知情人士称,一个规模异常庞大的中国代表团随后发表了数十张幻灯片,猛烈抨击该草案,令一些与会者感到不安。中国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议的书写系统只在香港使用,中国其他地方6,000万的粤语使用者并不使用。

该提案赢得了包括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在内的国家的支持,但因一项行政技术问题而失败。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5月,支持者再次提出了该提案,9月,该法国委员会的负责人证实提案获得了通过,并推动该方案的采用。

不久之后,俄罗斯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撤回了支持,至少暂时停止了该方案的采用。俄罗斯标准机构的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从灯泡到5G,中国与西方争夺重要技术标准的控制权

发布日期:2021-02-09 18:29
摘要:中国正在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从而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



 | Valentina Pop / Sha Hua / Daniel Michaels

OR--商业新媒体

从灯泡到沙发,从窗户到Wi-Fi路由器,美国家庭中的几乎每件产品都符合一个全球标准和计量体系,这个体系可确保产品质量,也能保证产品顺畅运行。

美国及其盟友几十年来制定的工业标准,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规范体系,支撑着全球市场。虽然听起来很普通,但这种统一性对国际贸易至关重要,它可保证螺栓、USB插头和运输集装箱都能在全球范围内互换使用。该标准反映了长期以来由西方技术专家主导的国际委员会的共识。

如今,中国希望未来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令许多西方国家惊愕的是,北京正在利用国家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

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在去年12月份的年度报告中表示:“主导支撑信息和通信技术以及其他新兴领域的技术标准,这是北京宏大抱负之中的一部分。”

中国的努力一方面出于超越西方的渴望,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获取利润。基于专利技术的标准往往需要用户支付许可费。例如,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用,它们的竞争对手制造的手机系统也有赖于这些专利。中国更希望通过设计与本国公司开发的技术相匹配的标准,也能赚取这样的收入。

由于依赖5G网络的诸多新一代技术的规则正在敲定,标准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此类新技术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城市和物联网,这些进步将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把数字世界和真实世界连接起来。

上述国会委员会称,包括人脸识别在内的新领域涉及隐私和公共安全,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比以往更大。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Akira Amari)表示,中国正在推动相关标准,这将促进与北京方面有关联的公司的出口,还能为中国的国家安全体系提供支持。甘利明目前负责日本执政党一个旨在加大社会数字化程度的团体。他表示,如果中国的产品被设置为可收集数据,则必须做好这些数据最终都会落入中国政府手中的打算。

中国官员和企业高管表示,北京方面只是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由西方创建并长期主导的体系中行事,他们还称,作为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中国将在全球商业社会中占据应有的地位。

北京方面计划很快公布“中国标准2035”,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蓝图,寻求在标准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中国的标准管理部门和相关政府机构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8年,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委员戴红在该项目公布时说:“全球性的技术标准尚在形成中,是实现我国产业和标准换道超越的良机。”

关注中国工业发展的研究人员和标准专家们表示,近年来,中国比西方国家更注重将新技术的研究和标准与国家利益相统一。

中国官员正领导着至少四个全球标准组织,包括管理电话和互联网连接的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简称ITU),以及管理电气和电子技术的行业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nternational Electrotechnical Commission)。2015年到2017年间,行业领导组织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 简称ISO)由一位中国官员领导。该组织提供从鞋类、管理系统、到精油和情趣玩具等各种标准。


中国在标准化方面的崛起正值该领域的世界长期领导者停滞不前之际。在ISO和类似组织中,目前由中国代表担任的秘书处职位大约是10年的两倍。这些职位对提案、辩论和优先事项具有影响力。美国、德国和英国等老牌国家占据的职位数相对稳定。

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瑞东(Thierry Breton)在去年6月表示,欧洲的竞争对手“非常积极地在关键市场制定国际标准,以保护和提高其竞争优势”。他说,如果不作出回应,就有可能损害 “我们的经济竞争力和技术领先地位”。

德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在20世纪90年代促使中国采用全球标准。中国的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现在有一种通俗的说法:三流企业生产产品,二流企业生产技术 ,一流企业制定标准。

根据官方文件,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为在ISO和其他机构主导制定国际标准的公司提供每年最高人民币100万元(约合15.5万美元)的津贴。

西方对标准制定的资助已经逐渐减少;标准制定可能需要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谈判。德国标准化学会(German Institute for Standardization, 即DIN)首席执行官Christoph Winterhalter说,如果不做出改变,“若最终结果是按照中国的规则行事,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与中国官方机构——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不同,DIN是一个民间组织,主要通过销售标准和企业会员费获得资金。其资金中只有不到10%来自政府。

打破传统

2016年在内华达州里诺Peppermill度假村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中国的雄心显露无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要求在5G数据传输中采用其首选的纠错标准,即克服可能使信息混乱的通信故障的方法。高通公司的一项竞争提案已经得到了广泛支持。

在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Thi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的那次会议上,华为打破了服从共识的传统。该组织是制定5G标准的全球机构。关于最终决定的紧张辩论一直持续到午夜。


参与这项努力的华为研究员Tong Wen表示,华为管理人士向与会的其他中国公司高管表示,希望他们支持华为的提议。Tong Wen称,当然,他们都明白。

这场僵局以一个前所未有的妥协告终:同时采用两种标准,嵌入5G技术的不同元素。


一年后,华为派出一名候选人寻求领导该组织最重要的工作组之一,挑战来自高通的一位候选人。在投票前,主持人告诫中国代表不要带手机进入投票间。带手机进入是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一些会议上的做法。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他怀疑所有人都必须证明自己投票支持了华为候选人。其他公司的中国代表证实了这种怀疑。华为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行为 "完全透明和协作,符合标准程序的精神和规则"。

根据德国数据分析公司IPlytics的数据,华为是所有公司中拥有5G专利最多的一家,在针对第三代合作伙伴项目的标准提案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有超过35,000项。其中四分之一已经获得批准。

“这是个陷阱”

全球去年4月份首次尝到新冠疫情滋味的时候,中国驻ISO的代表提出了能够在疫情中发挥作用的高科技城市计划。这些计划涉及收集交通流量和卫生紧急情况等市政数据的标准。一位参加线上会议的代表说,部分人怀疑上述建议是否反映了中国政府收集数据的强烈嗜好。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当时表示:“这是个陷阱。”他说,获得批准将意味着中国“定义相关标准、出口系统,然后从这些系统中挖掘数据并将其收集至中国政府”。

中国智库智慧城市联合实验室(Smart City Joint Labs)首席科学家、上述提案的作者万碧玉否认了甘利明的指控。他说,国家数据保护法可以阻止个人信息的收集。

在诸多下一代技术方面,中国在标准提案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因其在相关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当欧盟官员最近启动一个建造先进锂电池的项目时,他们惊讶地得知中国已经在筹建ISO锂电委员会,秘书处成员由中国人组成,并且任命了委员会的管理人员。


在从印度尼西亚到尼日利亚的多个项目中,中国政府也在铁路和电力传输等成熟行业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推广中国标准。业内官员表示,中国向各国提供补贴以获取项目,然后利用中国标准来锁定伙伴国;这些国家要转而采取国际标准将面临巨大成本。

中国对推动触及其主权的标准兴趣不大。2019年3月,负责西式键盘上世界各地语言输入系统的ISO委员会收到了一份粤语输入法标准的草案。香港和中国东南部约有6,500万人使用粤语。

香港的技术专家起草了该草案,希望帮助保护香港的文化身份。一位看到相关信息的欧洲前ISO代表说,中国代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反对,称中国官方语言普通话的现有标准已经足够。

两个月后在加拿大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代表们讨论了这份草案。来自香港的支持者表示,粤语和普通话虽然使用相似的书写字元,但彼此之间并不相通。

三位知情人士称,一个规模异常庞大的中国代表团随后发表了数十张幻灯片,猛烈抨击该草案,令一些与会者感到不安。中国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议的书写系统只在香港使用,中国其他地方6,000万的粤语使用者并不使用。

该提案赢得了包括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在内的国家的支持,但因一项行政技术问题而失败。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5月,支持者再次提出了该提案,9月,该法国委员会的负责人证实提案获得了通过,并推动该方案的采用。

不久之后,俄罗斯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撤回了支持,至少暂时停止了该方案的采用。俄罗斯标准机构的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正在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从而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



 | Valentina Pop / Sha Hua / Daniel Michaels

OR--商业新媒体

从灯泡到沙发,从窗户到Wi-Fi路由器,美国家庭中的几乎每件产品都符合一个全球标准和计量体系,这个体系可确保产品质量,也能保证产品顺畅运行。

美国及其盟友几十年来制定的工业标准,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规范体系,支撑着全球市场。虽然听起来很普通,但这种统一性对国际贸易至关重要,它可保证螺栓、USB插头和运输集装箱都能在全球范围内互换使用。该标准反映了长期以来由西方技术专家主导的国际委员会的共识。

如今,中国希望未来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令许多西方国家惊愕的是,北京正在利用国家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

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在去年12月份的年度报告中表示:“主导支撑信息和通信技术以及其他新兴领域的技术标准,这是北京宏大抱负之中的一部分。”

中国的努力一方面出于超越西方的渴望,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获取利润。基于专利技术的标准往往需要用户支付许可费。例如,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用,它们的竞争对手制造的手机系统也有赖于这些专利。中国更希望通过设计与本国公司开发的技术相匹配的标准,也能赚取这样的收入。

由于依赖5G网络的诸多新一代技术的规则正在敲定,标准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此类新技术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城市和物联网,这些进步将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把数字世界和真实世界连接起来。

上述国会委员会称,包括人脸识别在内的新领域涉及隐私和公共安全,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比以往更大。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Akira Amari)表示,中国正在推动相关标准,这将促进与北京方面有关联的公司的出口,还能为中国的国家安全体系提供支持。甘利明目前负责日本执政党一个旨在加大社会数字化程度的团体。他表示,如果中国的产品被设置为可收集数据,则必须做好这些数据最终都会落入中国政府手中的打算。

中国官员和企业高管表示,北京方面只是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由西方创建并长期主导的体系中行事,他们还称,作为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中国将在全球商业社会中占据应有的地位。

北京方面计划很快公布“中国标准2035”,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蓝图,寻求在标准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中国的标准管理部门和相关政府机构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8年,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委员戴红在该项目公布时说:“全球性的技术标准尚在形成中,是实现我国产业和标准换道超越的良机。”

关注中国工业发展的研究人员和标准专家们表示,近年来,中国比西方国家更注重将新技术的研究和标准与国家利益相统一。

中国官员正领导着至少四个全球标准组织,包括管理电话和互联网连接的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简称ITU),以及管理电气和电子技术的行业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nternational Electrotechnical Commission)。2015年到2017年间,行业领导组织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 简称ISO)由一位中国官员领导。该组织提供从鞋类、管理系统、到精油和情趣玩具等各种标准。


中国在标准化方面的崛起正值该领域的世界长期领导者停滞不前之际。在ISO和类似组织中,目前由中国代表担任的秘书处职位大约是10年的两倍。这些职位对提案、辩论和优先事项具有影响力。美国、德国和英国等老牌国家占据的职位数相对稳定。

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瑞东(Thierry Breton)在去年6月表示,欧洲的竞争对手“非常积极地在关键市场制定国际标准,以保护和提高其竞争优势”。他说,如果不作出回应,就有可能损害 “我们的经济竞争力和技术领先地位”。

德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在20世纪90年代促使中国采用全球标准。中国的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现在有一种通俗的说法:三流企业生产产品,二流企业生产技术 ,一流企业制定标准。

根据官方文件,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为在ISO和其他机构主导制定国际标准的公司提供每年最高人民币100万元(约合15.5万美元)的津贴。

西方对标准制定的资助已经逐渐减少;标准制定可能需要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谈判。德国标准化学会(German Institute for Standardization, 即DIN)首席执行官Christoph Winterhalter说,如果不做出改变,“若最终结果是按照中国的规则行事,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与中国官方机构——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不同,DIN是一个民间组织,主要通过销售标准和企业会员费获得资金。其资金中只有不到10%来自政府。

打破传统

2016年在内华达州里诺Peppermill度假村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中国的雄心显露无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要求在5G数据传输中采用其首选的纠错标准,即克服可能使信息混乱的通信故障的方法。高通公司的一项竞争提案已经得到了广泛支持。

在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Thi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的那次会议上,华为打破了服从共识的传统。该组织是制定5G标准的全球机构。关于最终决定的紧张辩论一直持续到午夜。


参与这项努力的华为研究员Tong Wen表示,华为管理人士向与会的其他中国公司高管表示,希望他们支持华为的提议。Tong Wen称,当然,他们都明白。

这场僵局以一个前所未有的妥协告终:同时采用两种标准,嵌入5G技术的不同元素。


一年后,华为派出一名候选人寻求领导该组织最重要的工作组之一,挑战来自高通的一位候选人。在投票前,主持人告诫中国代表不要带手机进入投票间。带手机进入是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一些会议上的做法。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他怀疑所有人都必须证明自己投票支持了华为候选人。其他公司的中国代表证实了这种怀疑。华为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行为 "完全透明和协作,符合标准程序的精神和规则"。

根据德国数据分析公司IPlytics的数据,华为是所有公司中拥有5G专利最多的一家,在针对第三代合作伙伴项目的标准提案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有超过35,000项。其中四分之一已经获得批准。

“这是个陷阱”

全球去年4月份首次尝到新冠疫情滋味的时候,中国驻ISO的代表提出了能够在疫情中发挥作用的高科技城市计划。这些计划涉及收集交通流量和卫生紧急情况等市政数据的标准。一位参加线上会议的代表说,部分人怀疑上述建议是否反映了中国政府收集数据的强烈嗜好。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当时表示:“这是个陷阱。”他说,获得批准将意味着中国“定义相关标准、出口系统,然后从这些系统中挖掘数据并将其收集至中国政府”。

中国智库智慧城市联合实验室(Smart City Joint Labs)首席科学家、上述提案的作者万碧玉否认了甘利明的指控。他说,国家数据保护法可以阻止个人信息的收集。

在诸多下一代技术方面,中国在标准提案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因其在相关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当欧盟官员最近启动一个建造先进锂电池的项目时,他们惊讶地得知中国已经在筹建ISO锂电委员会,秘书处成员由中国人组成,并且任命了委员会的管理人员。


在从印度尼西亚到尼日利亚的多个项目中,中国政府也在铁路和电力传输等成熟行业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推广中国标准。业内官员表示,中国向各国提供补贴以获取项目,然后利用中国标准来锁定伙伴国;这些国家要转而采取国际标准将面临巨大成本。

中国对推动触及其主权的标准兴趣不大。2019年3月,负责西式键盘上世界各地语言输入系统的ISO委员会收到了一份粤语输入法标准的草案。香港和中国东南部约有6,500万人使用粤语。

香港的技术专家起草了该草案,希望帮助保护香港的文化身份。一位看到相关信息的欧洲前ISO代表说,中国代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反对,称中国官方语言普通话的现有标准已经足够。

两个月后在加拿大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代表们讨论了这份草案。来自香港的支持者表示,粤语和普通话虽然使用相似的书写字元,但彼此之间并不相通。

三位知情人士称,一个规模异常庞大的中国代表团随后发表了数十张幻灯片,猛烈抨击该草案,令一些与会者感到不安。中国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议的书写系统只在香港使用,中国其他地方6,000万的粤语使用者并不使用。

该提案赢得了包括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在内的国家的支持,但因一项行政技术问题而失败。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5月,支持者再次提出了该提案,9月,该法国委员会的负责人证实提案获得了通过,并推动该方案的采用。

不久之后,俄罗斯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撤回了支持,至少暂时停止了该方案的采用。俄罗斯标准机构的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从灯泡到5G,中国与西方争夺重要技术标准的控制权

发布日期:2021-02-09 18:29
摘要:中国正在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从而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



 | Valentina Pop / Sha Hua / Daniel Michaels

OR--商业新媒体

从灯泡到沙发,从窗户到Wi-Fi路由器,美国家庭中的几乎每件产品都符合一个全球标准和计量体系,这个体系可确保产品质量,也能保证产品顺畅运行。

美国及其盟友几十年来制定的工业标准,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规范体系,支撑着全球市场。虽然听起来很普通,但这种统一性对国际贸易至关重要,它可保证螺栓、USB插头和运输集装箱都能在全球范围内互换使用。该标准反映了长期以来由西方技术专家主导的国际委员会的共识。

如今,中国希望未来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令许多西方国家惊愕的是,北京正在利用国家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

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在去年12月份的年度报告中表示:“主导支撑信息和通信技术以及其他新兴领域的技术标准,这是北京宏大抱负之中的一部分。”

中国的努力一方面出于超越西方的渴望,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获取利润。基于专利技术的标准往往需要用户支付许可费。例如,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用,它们的竞争对手制造的手机系统也有赖于这些专利。中国更希望通过设计与本国公司开发的技术相匹配的标准,也能赚取这样的收入。

由于依赖5G网络的诸多新一代技术的规则正在敲定,标准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此类新技术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城市和物联网,这些进步将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把数字世界和真实世界连接起来。

上述国会委员会称,包括人脸识别在内的新领域涉及隐私和公共安全,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比以往更大。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Akira Amari)表示,中国正在推动相关标准,这将促进与北京方面有关联的公司的出口,还能为中国的国家安全体系提供支持。甘利明目前负责日本执政党一个旨在加大社会数字化程度的团体。他表示,如果中国的产品被设置为可收集数据,则必须做好这些数据最终都会落入中国政府手中的打算。

中国官员和企业高管表示,北京方面只是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由西方创建并长期主导的体系中行事,他们还称,作为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中国将在全球商业社会中占据应有的地位。

北京方面计划很快公布“中国标准2035”,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蓝图,寻求在标准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中国的标准管理部门和相关政府机构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8年,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委员戴红在该项目公布时说:“全球性的技术标准尚在形成中,是实现我国产业和标准换道超越的良机。”

关注中国工业发展的研究人员和标准专家们表示,近年来,中国比西方国家更注重将新技术的研究和标准与国家利益相统一。

中国官员正领导着至少四个全球标准组织,包括管理电话和互联网连接的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简称ITU),以及管理电气和电子技术的行业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nternational Electrotechnical Commission)。2015年到2017年间,行业领导组织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 简称ISO)由一位中国官员领导。该组织提供从鞋类、管理系统、到精油和情趣玩具等各种标准。


中国在标准化方面的崛起正值该领域的世界长期领导者停滞不前之际。在ISO和类似组织中,目前由中国代表担任的秘书处职位大约是10年的两倍。这些职位对提案、辩论和优先事项具有影响力。美国、德国和英国等老牌国家占据的职位数相对稳定。

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瑞东(Thierry Breton)在去年6月表示,欧洲的竞争对手“非常积极地在关键市场制定国际标准,以保护和提高其竞争优势”。他说,如果不作出回应,就有可能损害 “我们的经济竞争力和技术领先地位”。

德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在20世纪90年代促使中国采用全球标准。中国的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现在有一种通俗的说法:三流企业生产产品,二流企业生产技术 ,一流企业制定标准。

根据官方文件,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为在ISO和其他机构主导制定国际标准的公司提供每年最高人民币100万元(约合15.5万美元)的津贴。

西方对标准制定的资助已经逐渐减少;标准制定可能需要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谈判。德国标准化学会(German Institute for Standardization, 即DIN)首席执行官Christoph Winterhalter说,如果不做出改变,“若最终结果是按照中国的规则行事,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与中国官方机构——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不同,DIN是一个民间组织,主要通过销售标准和企业会员费获得资金。其资金中只有不到10%来自政府。

打破传统

2016年在内华达州里诺Peppermill度假村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中国的雄心显露无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要求在5G数据传输中采用其首选的纠错标准,即克服可能使信息混乱的通信故障的方法。高通公司的一项竞争提案已经得到了广泛支持。

在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Thi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的那次会议上,华为打破了服从共识的传统。该组织是制定5G标准的全球机构。关于最终决定的紧张辩论一直持续到午夜。


参与这项努力的华为研究员Tong Wen表示,华为管理人士向与会的其他中国公司高管表示,希望他们支持华为的提议。Tong Wen称,当然,他们都明白。

这场僵局以一个前所未有的妥协告终:同时采用两种标准,嵌入5G技术的不同元素。


一年后,华为派出一名候选人寻求领导该组织最重要的工作组之一,挑战来自高通的一位候选人。在投票前,主持人告诫中国代表不要带手机进入投票间。带手机进入是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一些会议上的做法。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他怀疑所有人都必须证明自己投票支持了华为候选人。其他公司的中国代表证实了这种怀疑。华为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行为 "完全透明和协作,符合标准程序的精神和规则"。

根据德国数据分析公司IPlytics的数据,华为是所有公司中拥有5G专利最多的一家,在针对第三代合作伙伴项目的标准提案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有超过35,000项。其中四分之一已经获得批准。

“这是个陷阱”

全球去年4月份首次尝到新冠疫情滋味的时候,中国驻ISO的代表提出了能够在疫情中发挥作用的高科技城市计划。这些计划涉及收集交通流量和卫生紧急情况等市政数据的标准。一位参加线上会议的代表说,部分人怀疑上述建议是否反映了中国政府收集数据的强烈嗜好。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当时表示:“这是个陷阱。”他说,获得批准将意味着中国“定义相关标准、出口系统,然后从这些系统中挖掘数据并将其收集至中国政府”。

中国智库智慧城市联合实验室(Smart City Joint Labs)首席科学家、上述提案的作者万碧玉否认了甘利明的指控。他说,国家数据保护法可以阻止个人信息的收集。

在诸多下一代技术方面,中国在标准提案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因其在相关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当欧盟官员最近启动一个建造先进锂电池的项目时,他们惊讶地得知中国已经在筹建ISO锂电委员会,秘书处成员由中国人组成,并且任命了委员会的管理人员。


在从印度尼西亚到尼日利亚的多个项目中,中国政府也在铁路和电力传输等成熟行业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推广中国标准。业内官员表示,中国向各国提供补贴以获取项目,然后利用中国标准来锁定伙伴国;这些国家要转而采取国际标准将面临巨大成本。

中国对推动触及其主权的标准兴趣不大。2019年3月,负责西式键盘上世界各地语言输入系统的ISO委员会收到了一份粤语输入法标准的草案。香港和中国东南部约有6,500万人使用粤语。

香港的技术专家起草了该草案,希望帮助保护香港的文化身份。一位看到相关信息的欧洲前ISO代表说,中国代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反对,称中国官方语言普通话的现有标准已经足够。

两个月后在加拿大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代表们讨论了这份草案。来自香港的支持者表示,粤语和普通话虽然使用相似的书写字元,但彼此之间并不相通。

三位知情人士称,一个规模异常庞大的中国代表团随后发表了数十张幻灯片,猛烈抨击该草案,令一些与会者感到不安。中国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议的书写系统只在香港使用,中国其他地方6,000万的粤语使用者并不使用。

该提案赢得了包括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在内的国家的支持,但因一项行政技术问题而失败。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5月,支持者再次提出了该提案,9月,该法国委员会的负责人证实提案获得了通过,并推动该方案的采用。

不久之后,俄罗斯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撤回了支持,至少暂时停止了该方案的采用。俄罗斯标准机构的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正在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从而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



 | Valentina Pop / Sha Hua / Daniel Michaels

OR--商业新媒体

从灯泡到沙发,从窗户到Wi-Fi路由器,美国家庭中的几乎每件产品都符合一个全球标准和计量体系,这个体系可确保产品质量,也能保证产品顺畅运行。

美国及其盟友几十年来制定的工业标准,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规范体系,支撑着全球市场。虽然听起来很普通,但这种统一性对国际贸易至关重要,它可保证螺栓、USB插头和运输集装箱都能在全球范围内互换使用。该标准反映了长期以来由西方技术专家主导的国际委员会的共识。

如今,中国希望未来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令许多西方国家惊愕的是,北京正在利用国家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

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在去年12月份的年度报告中表示:“主导支撑信息和通信技术以及其他新兴领域的技术标准,这是北京宏大抱负之中的一部分。”

中国的努力一方面出于超越西方的渴望,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获取利润。基于专利技术的标准往往需要用户支付许可费。例如,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用,它们的竞争对手制造的手机系统也有赖于这些专利。中国更希望通过设计与本国公司开发的技术相匹配的标准,也能赚取这样的收入。

由于依赖5G网络的诸多新一代技术的规则正在敲定,标准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此类新技术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城市和物联网,这些进步将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把数字世界和真实世界连接起来。

上述国会委员会称,包括人脸识别在内的新领域涉及隐私和公共安全,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比以往更大。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Akira Amari)表示,中国正在推动相关标准,这将促进与北京方面有关联的公司的出口,还能为中国的国家安全体系提供支持。甘利明目前负责日本执政党一个旨在加大社会数字化程度的团体。他表示,如果中国的产品被设置为可收集数据,则必须做好这些数据最终都会落入中国政府手中的打算。

中国官员和企业高管表示,北京方面只是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由西方创建并长期主导的体系中行事,他们还称,作为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中国将在全球商业社会中占据应有的地位。

北京方面计划很快公布“中国标准2035”,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蓝图,寻求在标准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中国的标准管理部门和相关政府机构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8年,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委员戴红在该项目公布时说:“全球性的技术标准尚在形成中,是实现我国产业和标准换道超越的良机。”

关注中国工业发展的研究人员和标准专家们表示,近年来,中国比西方国家更注重将新技术的研究和标准与国家利益相统一。

中国官员正领导着至少四个全球标准组织,包括管理电话和互联网连接的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简称ITU),以及管理电气和电子技术的行业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nternational Electrotechnical Commission)。2015年到2017年间,行业领导组织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 简称ISO)由一位中国官员领导。该组织提供从鞋类、管理系统、到精油和情趣玩具等各种标准。


中国在标准化方面的崛起正值该领域的世界长期领导者停滞不前之际。在ISO和类似组织中,目前由中国代表担任的秘书处职位大约是10年的两倍。这些职位对提案、辩论和优先事项具有影响力。美国、德国和英国等老牌国家占据的职位数相对稳定。

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瑞东(Thierry Breton)在去年6月表示,欧洲的竞争对手“非常积极地在关键市场制定国际标准,以保护和提高其竞争优势”。他说,如果不作出回应,就有可能损害 “我们的经济竞争力和技术领先地位”。

德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在20世纪90年代促使中国采用全球标准。中国的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现在有一种通俗的说法:三流企业生产产品,二流企业生产技术 ,一流企业制定标准。

根据官方文件,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为在ISO和其他机构主导制定国际标准的公司提供每年最高人民币100万元(约合15.5万美元)的津贴。

西方对标准制定的资助已经逐渐减少;标准制定可能需要多年成本高昂的研究和谈判。德国标准化学会(German Institute for Standardization, 即DIN)首席执行官Christoph Winterhalter说,如果不做出改变,“若最终结果是按照中国的规则行事,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与中国官方机构——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不同,DIN是一个民间组织,主要通过销售标准和企业会员费获得资金。其资金中只有不到10%来自政府。

打破传统

2016年在内华达州里诺Peppermill度假村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中国的雄心显露无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要求在5G数据传输中采用其首选的纠错标准,即克服可能使信息混乱的通信故障的方法。高通公司的一项竞争提案已经得到了广泛支持。

在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Thi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的那次会议上,华为打破了服从共识的传统。该组织是制定5G标准的全球机构。关于最终决定的紧张辩论一直持续到午夜。


参与这项努力的华为研究员Tong Wen表示,华为管理人士向与会的其他中国公司高管表示,希望他们支持华为的提议。Tong Wen称,当然,他们都明白。

这场僵局以一个前所未有的妥协告终:同时采用两种标准,嵌入5G技术的不同元素。


一年后,华为派出一名候选人寻求领导该组织最重要的工作组之一,挑战来自高通的一位候选人。在投票前,主持人告诫中国代表不要带手机进入投票间。带手机进入是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一些会议上的做法。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他怀疑所有人都必须证明自己投票支持了华为候选人。其他公司的中国代表证实了这种怀疑。华为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行为 "完全透明和协作,符合标准程序的精神和规则"。

根据德国数据分析公司IPlytics的数据,华为是所有公司中拥有5G专利最多的一家,在针对第三代合作伙伴项目的标准提案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有超过35,000项。其中四分之一已经获得批准。

“这是个陷阱”

全球去年4月份首次尝到新冠疫情滋味的时候,中国驻ISO的代表提出了能够在疫情中发挥作用的高科技城市计划。这些计划涉及收集交通流量和卫生紧急情况等市政数据的标准。一位参加线上会议的代表说,部分人怀疑上述建议是否反映了中国政府收集数据的强烈嗜好。

日本前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当时表示:“这是个陷阱。”他说,获得批准将意味着中国“定义相关标准、出口系统,然后从这些系统中挖掘数据并将其收集至中国政府”。

中国智库智慧城市联合实验室(Smart City Joint Labs)首席科学家、上述提案的作者万碧玉否认了甘利明的指控。他说,国家数据保护法可以阻止个人信息的收集。

在诸多下一代技术方面,中国在标准提案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因其在相关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当欧盟官员最近启动一个建造先进锂电池的项目时,他们惊讶地得知中国已经在筹建ISO锂电委员会,秘书处成员由中国人组成,并且任命了委员会的管理人员。


在从印度尼西亚到尼日利亚的多个项目中,中国政府也在铁路和电力传输等成熟行业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推广中国标准。业内官员表示,中国向各国提供补贴以获取项目,然后利用中国标准来锁定伙伴国;这些国家要转而采取国际标准将面临巨大成本。

中国对推动触及其主权的标准兴趣不大。2019年3月,负责西式键盘上世界各地语言输入系统的ISO委员会收到了一份粤语输入法标准的草案。香港和中国东南部约有6,500万人使用粤语。

香港的技术专家起草了该草案,希望帮助保护香港的文化身份。一位看到相关信息的欧洲前ISO代表说,中国代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反对,称中国官方语言普通话的现有标准已经足够。

两个月后在加拿大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代表们讨论了这份草案。来自香港的支持者表示,粤语和普通话虽然使用相似的书写字元,但彼此之间并不相通。

三位知情人士称,一个规模异常庞大的中国代表团随后发表了数十张幻灯片,猛烈抨击该草案,令一些与会者感到不安。中国代表团的一名成员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提议的书写系统只在香港使用,中国其他地方6,000万的粤语使用者并不使用。

该提案赢得了包括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在内的国家的支持,但因一项行政技术问题而失败。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5月,支持者再次提出了该提案,9月,该法国委员会的负责人证实提案获得了通过,并推动该方案的采用。

不久之后,俄罗斯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撤回了支持,至少暂时停止了该方案的采用。俄罗斯标准机构的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