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地时间7日播出的一段采访中,美国总统拜登谈论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话题。他表示,自己会用与前总统特朗普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

“美中关系可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CBS主播问拜登,为何至今尚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拜登表示:“至今还没有契机对话,而不是不对话。”

拜登说,他曾经与习主席长时间会谈,也很了解他,他认为美国与中国有很多需要对话的内容。他在采访中承认,美国与中国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拜登说。不过,他表示自己的处理方式会与特朗普不同。“我不会用和特朗普一样的方法。我们将会专注于国际规则。”

延伸阅读:多数国家希望华盛顿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


据美国《圣何塞水星报》2月6日消息,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去了国务院,重申对外交和美国盟友的承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这两个方面未受重视。拜登深知,欧洲和亚洲的同盟关系将是应对崛起中国的关键。然而,在国会山,马乔里·泰勒·格林的言论却暴露出拜登管理对华竞争的最大挑战:全球认为美国政治充满疯狂的阴谋论——这种看法正在拖累整个国家。

应对中国挑战不是与苏联冷战的重演。二战后,美国根据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著名的“长电报”,开始实施对苏“遏制”政策。那份“长电报”认为苏联最终会因内部矛盾而崩溃。

但如今,正如《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言,“遏制中国不可行”。苏联的僵化、受国家控制的经济未能适应和发展,而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惊人的经济和科技进步。沃尔夫估计,到2050年中国的经济“可能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加起来一样大”。

而且中国深深融入世界经济,这一点又与苏联不同。即使美国试图解开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多数国家也都希望与华盛顿和北京保持良好关系。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拜登谈中美关系: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

发布日期:2021-02-08 10:36
摘要:“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地时间7日播出的一段采访中,美国总统拜登谈论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话题。他表示,自己会用与前总统特朗普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

“美中关系可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CBS主播问拜登,为何至今尚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拜登表示:“至今还没有契机对话,而不是不对话。”

拜登说,他曾经与习主席长时间会谈,也很了解他,他认为美国与中国有很多需要对话的内容。他在采访中承认,美国与中国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拜登说。不过,他表示自己的处理方式会与特朗普不同。“我不会用和特朗普一样的方法。我们将会专注于国际规则。”

延伸阅读:多数国家希望华盛顿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


据美国《圣何塞水星报》2月6日消息,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去了国务院,重申对外交和美国盟友的承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这两个方面未受重视。拜登深知,欧洲和亚洲的同盟关系将是应对崛起中国的关键。然而,在国会山,马乔里·泰勒·格林的言论却暴露出拜登管理对华竞争的最大挑战:全球认为美国政治充满疯狂的阴谋论——这种看法正在拖累整个国家。

应对中国挑战不是与苏联冷战的重演。二战后,美国根据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著名的“长电报”,开始实施对苏“遏制”政策。那份“长电报”认为苏联最终会因内部矛盾而崩溃。

但如今,正如《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言,“遏制中国不可行”。苏联的僵化、受国家控制的经济未能适应和发展,而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惊人的经济和科技进步。沃尔夫估计,到2050年中国的经济“可能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加起来一样大”。

而且中国深深融入世界经济,这一点又与苏联不同。即使美国试图解开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多数国家也都希望与华盛顿和北京保持良好关系。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地时间7日播出的一段采访中,美国总统拜登谈论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话题。他表示,自己会用与前总统特朗普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

“美中关系可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CBS主播问拜登,为何至今尚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拜登表示:“至今还没有契机对话,而不是不对话。”

拜登说,他曾经与习主席长时间会谈,也很了解他,他认为美国与中国有很多需要对话的内容。他在采访中承认,美国与中国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拜登说。不过,他表示自己的处理方式会与特朗普不同。“我不会用和特朗普一样的方法。我们将会专注于国际规则。”

延伸阅读:多数国家希望华盛顿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


据美国《圣何塞水星报》2月6日消息,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去了国务院,重申对外交和美国盟友的承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这两个方面未受重视。拜登深知,欧洲和亚洲的同盟关系将是应对崛起中国的关键。然而,在国会山,马乔里·泰勒·格林的言论却暴露出拜登管理对华竞争的最大挑战:全球认为美国政治充满疯狂的阴谋论——这种看法正在拖累整个国家。

应对中国挑战不是与苏联冷战的重演。二战后,美国根据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著名的“长电报”,开始实施对苏“遏制”政策。那份“长电报”认为苏联最终会因内部矛盾而崩溃。

但如今,正如《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言,“遏制中国不可行”。苏联的僵化、受国家控制的经济未能适应和发展,而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惊人的经济和科技进步。沃尔夫估计,到2050年中国的经济“可能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加起来一样大”。

而且中国深深融入世界经济,这一点又与苏联不同。即使美国试图解开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多数国家也都希望与华盛顿和北京保持良好关系。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拜登谈中美关系: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

发布日期:2021-02-08 10:36
摘要:“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地时间7日播出的一段采访中,美国总统拜登谈论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话题。他表示,自己会用与前总统特朗普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

“美中关系可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CBS主播问拜登,为何至今尚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拜登表示:“至今还没有契机对话,而不是不对话。”

拜登说,他曾经与习主席长时间会谈,也很了解他,他认为美国与中国有很多需要对话的内容。他在采访中承认,美国与中国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拜登说。不过,他表示自己的处理方式会与特朗普不同。“我不会用和特朗普一样的方法。我们将会专注于国际规则。”

延伸阅读:多数国家希望华盛顿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


据美国《圣何塞水星报》2月6日消息,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去了国务院,重申对外交和美国盟友的承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这两个方面未受重视。拜登深知,欧洲和亚洲的同盟关系将是应对崛起中国的关键。然而,在国会山,马乔里·泰勒·格林的言论却暴露出拜登管理对华竞争的最大挑战:全球认为美国政治充满疯狂的阴谋论——这种看法正在拖累整个国家。

应对中国挑战不是与苏联冷战的重演。二战后,美国根据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著名的“长电报”,开始实施对苏“遏制”政策。那份“长电报”认为苏联最终会因内部矛盾而崩溃。

但如今,正如《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言,“遏制中国不可行”。苏联的僵化、受国家控制的经济未能适应和发展,而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惊人的经济和科技进步。沃尔夫估计,到2050年中国的经济“可能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加起来一样大”。

而且中国深深融入世界经济,这一点又与苏联不同。即使美国试图解开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多数国家也都希望与华盛顿和北京保持良好关系。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OR--商业新媒体

“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

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地时间7日播出的一段采访中,美国总统拜登谈论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话题。他表示,自己会用与前总统特朗普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

“美中关系可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CBS主播问拜登,为何至今尚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拜登表示:“至今还没有契机对话,而不是不对话。”

拜登说,他曾经与习主席长时间会谈,也很了解他,他认为美国与中国有很多需要对话的内容。他在采访中承认,美国与中国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拜登说。不过,他表示自己的处理方式会与特朗普不同。“我不会用和特朗普一样的方法。我们将会专注于国际规则。”

延伸阅读:多数国家希望华盛顿与北京保持良好关系


据美国《圣何塞水星报》2月6日消息,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去了国务院,重申对外交和美国盟友的承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这两个方面未受重视。拜登深知,欧洲和亚洲的同盟关系将是应对崛起中国的关键。然而,在国会山,马乔里·泰勒·格林的言论却暴露出拜登管理对华竞争的最大挑战:全球认为美国政治充满疯狂的阴谋论——这种看法正在拖累整个国家。

应对中国挑战不是与苏联冷战的重演。二战后,美国根据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著名的“长电报”,开始实施对苏“遏制”政策。那份“长电报”认为苏联最终会因内部矛盾而崩溃。

但如今,正如《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言,“遏制中国不可行”。苏联的僵化、受国家控制的经济未能适应和发展,而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惊人的经济和科技进步。沃尔夫估计,到2050年中国的经济“可能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加起来一样大”。

而且中国深深融入世界经济,这一点又与苏联不同。即使美国试图解开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多数国家也都希望与华盛顿和北京保持良好关系。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