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香港大学的研究显示,由于IPO发行价受到限制,过去6年里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总计少筹资了2000亿美元。



 | 康河信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学术研究显示,过去6年,在中国境内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企业,IPO价值被低估了总计多达2000亿美元,这反映出这个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在IPO定价方面存在的困难。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研究人员只提供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工作论文显示,在中国境内绝大多数证交所,企业新股发行价格都受到限制,这些限制意味着这些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可能只筹到了原本可筹到资金的四分之一。

研究人员统计了2014年至2020年7月,在上海和深圳的主要证券交易所——以及深圳聚焦科技股的创业板(ChiNext)和聚焦小企业的中小企业板(SME)——上市的近1300家公司的早期股价涨幅,从而得出了IPO价值被低估的数额。

他们发现自2014年改革后,新股上市首日平均上涨300%,而在之前的上市机制下,这一数字仅为37%。

分析人士表示,这突显了中国政府在提高国内市场对寻求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吸引力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使这一任务变得更加紧迫。根据美国一项立法草案,市值1万亿美元的中国股票可能会被赶出华尔街。

独立分析师、研究中国金融体系的专家侯伟(Fraser Howie)表示:“我们已经有20年没有前进了,我认为这是这项研究反映的情况的更大背景。”

几十年来中国当局一直在两种机制间摇摆不定,一种是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另一种是监管机构拥有更大发言权的机制。

1990年,中断了40多年的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重新开放,此后大约10年里,政府监管机构要求绝大多数IPO以远低于其市值的价格定价。这让散户从新股上市后首个交易日的大幅上涨中获益,他们可以在新股上市前通过摇号系统认购新股。

但到2009年左右,监管机构转向了更类似于纽约、香港和伦敦的基于拍卖的IPO定价制度。这意味着认购了新股的散户和其他投资者在新股上市首日获得高额收益的可能性小了很多。

香港大学这篇报告的作者之一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这些改革引起了投资者的愤怒。

辛克莱说:“当时人们已习惯于对IPO首日大涨抱有期望,但这是市场效率低下的产物。当市场变得更有效率时,他们的这一期望被完全打破了。”


中国的财经媒体和学者齐声批评新机制,称它让更多钱流向本已富有的企业家们,于是中国证监会(CSRC)在2014年事实上进行了限制,这一限制意味着大多数公司只能以最大23倍的市盈率发行股票。

辛克莱表示这使得中国科技集团“有巨大动机赴海外上市”。2014年9月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上市,筹资250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一笔IPO,使其估值达到40倍市盈率。

中国最近又开始试验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的股票不受估值上限的限制,科创板在2018年推出时曾被中国官方媒体称为“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聚焦科技股的深圳创业板也取消了这一限制。

高盛(Goldman Sachs)中国首席股票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鉴于所有这些改革……企业现在能以更大程度上由市场驱动的价格发行股票。我认为这为中国企业发行股票创造了额外的动力。”

但Dealogic的数据显示,自上海科创板推出以来,在那里上市的股票的首日平均涨幅达到160%。香港大学的研究报告中未包括科创板。科技集团国盾量子(QuantemCtek)的股票去年6月上市首日创纪录地攀升了924%。

相比之下,在同一时间段内,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NYSE)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分别约为19%和12%。




投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研究部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上海科创板IPO的定价反映了发行股票的企业、散户和投资银行之间利益的“妥协”。

科创板IPO的保荐机构必须跟投其所推荐上市的公司,跟投股份锁定期为两年。这应该是为了确保账簿管理人不会试图将定价过高的劣质股票脱手给投资者,同时也激励它们将IPO定价定得足够低,以确保丰厚的回报。

庞溟表示:“如果你是承销这些新股的承销商,你必须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于这些新股,因此你会希望它们有更多的上涨空间。”

然而这种安排并非没有批评者。独立分析师侯伟就认为该制度存在“直接利益冲突”。

他还说,限制IPO定价的“最终后果是由企业自己承担的”。“以一美元的价格卖掉两美元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合理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IPO定价限制使上市企业少筹资2000亿美元

发布日期:2021-02-05 09:59
摘要:香港大学的研究显示,由于IPO发行价受到限制,过去6年里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总计少筹资了2000亿美元。



 | 康河信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学术研究显示,过去6年,在中国境内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企业,IPO价值被低估了总计多达2000亿美元,这反映出这个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在IPO定价方面存在的困难。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研究人员只提供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工作论文显示,在中国境内绝大多数证交所,企业新股发行价格都受到限制,这些限制意味着这些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可能只筹到了原本可筹到资金的四分之一。

研究人员统计了2014年至2020年7月,在上海和深圳的主要证券交易所——以及深圳聚焦科技股的创业板(ChiNext)和聚焦小企业的中小企业板(SME)——上市的近1300家公司的早期股价涨幅,从而得出了IPO价值被低估的数额。

他们发现自2014年改革后,新股上市首日平均上涨300%,而在之前的上市机制下,这一数字仅为37%。

分析人士表示,这突显了中国政府在提高国内市场对寻求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吸引力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使这一任务变得更加紧迫。根据美国一项立法草案,市值1万亿美元的中国股票可能会被赶出华尔街。

独立分析师、研究中国金融体系的专家侯伟(Fraser Howie)表示:“我们已经有20年没有前进了,我认为这是这项研究反映的情况的更大背景。”

几十年来中国当局一直在两种机制间摇摆不定,一种是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另一种是监管机构拥有更大发言权的机制。

1990年,中断了40多年的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重新开放,此后大约10年里,政府监管机构要求绝大多数IPO以远低于其市值的价格定价。这让散户从新股上市后首个交易日的大幅上涨中获益,他们可以在新股上市前通过摇号系统认购新股。

但到2009年左右,监管机构转向了更类似于纽约、香港和伦敦的基于拍卖的IPO定价制度。这意味着认购了新股的散户和其他投资者在新股上市首日获得高额收益的可能性小了很多。

香港大学这篇报告的作者之一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这些改革引起了投资者的愤怒。

辛克莱说:“当时人们已习惯于对IPO首日大涨抱有期望,但这是市场效率低下的产物。当市场变得更有效率时,他们的这一期望被完全打破了。”


中国的财经媒体和学者齐声批评新机制,称它让更多钱流向本已富有的企业家们,于是中国证监会(CSRC)在2014年事实上进行了限制,这一限制意味着大多数公司只能以最大23倍的市盈率发行股票。

辛克莱表示这使得中国科技集团“有巨大动机赴海外上市”。2014年9月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上市,筹资250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一笔IPO,使其估值达到40倍市盈率。

中国最近又开始试验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的股票不受估值上限的限制,科创板在2018年推出时曾被中国官方媒体称为“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聚焦科技股的深圳创业板也取消了这一限制。

高盛(Goldman Sachs)中国首席股票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鉴于所有这些改革……企业现在能以更大程度上由市场驱动的价格发行股票。我认为这为中国企业发行股票创造了额外的动力。”

但Dealogic的数据显示,自上海科创板推出以来,在那里上市的股票的首日平均涨幅达到160%。香港大学的研究报告中未包括科创板。科技集团国盾量子(QuantemCtek)的股票去年6月上市首日创纪录地攀升了924%。

相比之下,在同一时间段内,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NYSE)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分别约为19%和12%。




投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研究部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上海科创板IPO的定价反映了发行股票的企业、散户和投资银行之间利益的“妥协”。

科创板IPO的保荐机构必须跟投其所推荐上市的公司,跟投股份锁定期为两年。这应该是为了确保账簿管理人不会试图将定价过高的劣质股票脱手给投资者,同时也激励它们将IPO定价定得足够低,以确保丰厚的回报。

庞溟表示:“如果你是承销这些新股的承销商,你必须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于这些新股,因此你会希望它们有更多的上涨空间。”

然而这种安排并非没有批评者。独立分析师侯伟就认为该制度存在“直接利益冲突”。

他还说,限制IPO定价的“最终后果是由企业自己承担的”。“以一美元的价格卖掉两美元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合理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香港大学的研究显示,由于IPO发行价受到限制,过去6年里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总计少筹资了2000亿美元。



 | 康河信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学术研究显示,过去6年,在中国境内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企业,IPO价值被低估了总计多达2000亿美元,这反映出这个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在IPO定价方面存在的困难。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研究人员只提供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工作论文显示,在中国境内绝大多数证交所,企业新股发行价格都受到限制,这些限制意味着这些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可能只筹到了原本可筹到资金的四分之一。

研究人员统计了2014年至2020年7月,在上海和深圳的主要证券交易所——以及深圳聚焦科技股的创业板(ChiNext)和聚焦小企业的中小企业板(SME)——上市的近1300家公司的早期股价涨幅,从而得出了IPO价值被低估的数额。

他们发现自2014年改革后,新股上市首日平均上涨300%,而在之前的上市机制下,这一数字仅为37%。

分析人士表示,这突显了中国政府在提高国内市场对寻求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吸引力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使这一任务变得更加紧迫。根据美国一项立法草案,市值1万亿美元的中国股票可能会被赶出华尔街。

独立分析师、研究中国金融体系的专家侯伟(Fraser Howie)表示:“我们已经有20年没有前进了,我认为这是这项研究反映的情况的更大背景。”

几十年来中国当局一直在两种机制间摇摆不定,一种是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另一种是监管机构拥有更大发言权的机制。

1990年,中断了40多年的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重新开放,此后大约10年里,政府监管机构要求绝大多数IPO以远低于其市值的价格定价。这让散户从新股上市后首个交易日的大幅上涨中获益,他们可以在新股上市前通过摇号系统认购新股。

但到2009年左右,监管机构转向了更类似于纽约、香港和伦敦的基于拍卖的IPO定价制度。这意味着认购了新股的散户和其他投资者在新股上市首日获得高额收益的可能性小了很多。

香港大学这篇报告的作者之一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这些改革引起了投资者的愤怒。

辛克莱说:“当时人们已习惯于对IPO首日大涨抱有期望,但这是市场效率低下的产物。当市场变得更有效率时,他们的这一期望被完全打破了。”


中国的财经媒体和学者齐声批评新机制,称它让更多钱流向本已富有的企业家们,于是中国证监会(CSRC)在2014年事实上进行了限制,这一限制意味着大多数公司只能以最大23倍的市盈率发行股票。

辛克莱表示这使得中国科技集团“有巨大动机赴海外上市”。2014年9月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上市,筹资250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一笔IPO,使其估值达到40倍市盈率。

中国最近又开始试验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的股票不受估值上限的限制,科创板在2018年推出时曾被中国官方媒体称为“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聚焦科技股的深圳创业板也取消了这一限制。

高盛(Goldman Sachs)中国首席股票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鉴于所有这些改革……企业现在能以更大程度上由市场驱动的价格发行股票。我认为这为中国企业发行股票创造了额外的动力。”

但Dealogic的数据显示,自上海科创板推出以来,在那里上市的股票的首日平均涨幅达到160%。香港大学的研究报告中未包括科创板。科技集团国盾量子(QuantemCtek)的股票去年6月上市首日创纪录地攀升了924%。

相比之下,在同一时间段内,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NYSE)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分别约为19%和12%。




投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研究部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上海科创板IPO的定价反映了发行股票的企业、散户和投资银行之间利益的“妥协”。

科创板IPO的保荐机构必须跟投其所推荐上市的公司,跟投股份锁定期为两年。这应该是为了确保账簿管理人不会试图将定价过高的劣质股票脱手给投资者,同时也激励它们将IPO定价定得足够低,以确保丰厚的回报。

庞溟表示:“如果你是承销这些新股的承销商,你必须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于这些新股,因此你会希望它们有更多的上涨空间。”

然而这种安排并非没有批评者。独立分析师侯伟就认为该制度存在“直接利益冲突”。

他还说,限制IPO定价的“最终后果是由企业自己承担的”。“以一美元的价格卖掉两美元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合理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IPO定价限制使上市企业少筹资2000亿美元

发布日期:2021-02-05 09:59
摘要:香港大学的研究显示,由于IPO发行价受到限制,过去6年里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总计少筹资了2000亿美元。



 | 康河信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学术研究显示,过去6年,在中国境内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企业,IPO价值被低估了总计多达2000亿美元,这反映出这个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在IPO定价方面存在的困难。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研究人员只提供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工作论文显示,在中国境内绝大多数证交所,企业新股发行价格都受到限制,这些限制意味着这些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可能只筹到了原本可筹到资金的四分之一。

研究人员统计了2014年至2020年7月,在上海和深圳的主要证券交易所——以及深圳聚焦科技股的创业板(ChiNext)和聚焦小企业的中小企业板(SME)——上市的近1300家公司的早期股价涨幅,从而得出了IPO价值被低估的数额。

他们发现自2014年改革后,新股上市首日平均上涨300%,而在之前的上市机制下,这一数字仅为37%。

分析人士表示,这突显了中国政府在提高国内市场对寻求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吸引力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使这一任务变得更加紧迫。根据美国一项立法草案,市值1万亿美元的中国股票可能会被赶出华尔街。

独立分析师、研究中国金融体系的专家侯伟(Fraser Howie)表示:“我们已经有20年没有前进了,我认为这是这项研究反映的情况的更大背景。”

几十年来中国当局一直在两种机制间摇摆不定,一种是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另一种是监管机构拥有更大发言权的机制。

1990年,中断了40多年的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重新开放,此后大约10年里,政府监管机构要求绝大多数IPO以远低于其市值的价格定价。这让散户从新股上市后首个交易日的大幅上涨中获益,他们可以在新股上市前通过摇号系统认购新股。

但到2009年左右,监管机构转向了更类似于纽约、香港和伦敦的基于拍卖的IPO定价制度。这意味着认购了新股的散户和其他投资者在新股上市首日获得高额收益的可能性小了很多。

香港大学这篇报告的作者之一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这些改革引起了投资者的愤怒。

辛克莱说:“当时人们已习惯于对IPO首日大涨抱有期望,但这是市场效率低下的产物。当市场变得更有效率时,他们的这一期望被完全打破了。”


中国的财经媒体和学者齐声批评新机制,称它让更多钱流向本已富有的企业家们,于是中国证监会(CSRC)在2014年事实上进行了限制,这一限制意味着大多数公司只能以最大23倍的市盈率发行股票。

辛克莱表示这使得中国科技集团“有巨大动机赴海外上市”。2014年9月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上市,筹资250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一笔IPO,使其估值达到40倍市盈率。

中国最近又开始试验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的股票不受估值上限的限制,科创板在2018年推出时曾被中国官方媒体称为“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聚焦科技股的深圳创业板也取消了这一限制。

高盛(Goldman Sachs)中国首席股票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鉴于所有这些改革……企业现在能以更大程度上由市场驱动的价格发行股票。我认为这为中国企业发行股票创造了额外的动力。”

但Dealogic的数据显示,自上海科创板推出以来,在那里上市的股票的首日平均涨幅达到160%。香港大学的研究报告中未包括科创板。科技集团国盾量子(QuantemCtek)的股票去年6月上市首日创纪录地攀升了924%。

相比之下,在同一时间段内,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NYSE)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分别约为19%和12%。




投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研究部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上海科创板IPO的定价反映了发行股票的企业、散户和投资银行之间利益的“妥协”。

科创板IPO的保荐机构必须跟投其所推荐上市的公司,跟投股份锁定期为两年。这应该是为了确保账簿管理人不会试图将定价过高的劣质股票脱手给投资者,同时也激励它们将IPO定价定得足够低,以确保丰厚的回报。

庞溟表示:“如果你是承销这些新股的承销商,你必须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于这些新股,因此你会希望它们有更多的上涨空间。”

然而这种安排并非没有批评者。独立分析师侯伟就认为该制度存在“直接利益冲突”。

他还说,限制IPO定价的“最终后果是由企业自己承担的”。“以一美元的价格卖掉两美元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合理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香港大学的研究显示,由于IPO发行价受到限制,过去6年里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总计少筹资了2000亿美元。



 | 康河信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学术研究显示,过去6年,在中国境内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企业,IPO价值被低估了总计多达2000亿美元,这反映出这个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在IPO定价方面存在的困难。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研究人员只提供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工作论文显示,在中国境内绝大多数证交所,企业新股发行价格都受到限制,这些限制意味着这些在中国境内上市的企业可能只筹到了原本可筹到资金的四分之一。

研究人员统计了2014年至2020年7月,在上海和深圳的主要证券交易所——以及深圳聚焦科技股的创业板(ChiNext)和聚焦小企业的中小企业板(SME)——上市的近1300家公司的早期股价涨幅,从而得出了IPO价值被低估的数额。

他们发现自2014年改革后,新股上市首日平均上涨300%,而在之前的上市机制下,这一数字仅为37%。

分析人士表示,这突显了中国政府在提高国内市场对寻求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吸引力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使这一任务变得更加紧迫。根据美国一项立法草案,市值1万亿美元的中国股票可能会被赶出华尔街。

独立分析师、研究中国金融体系的专家侯伟(Fraser Howie)表示:“我们已经有20年没有前进了,我认为这是这项研究反映的情况的更大背景。”

几十年来中国当局一直在两种机制间摇摆不定,一种是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另一种是监管机构拥有更大发言权的机制。

1990年,中断了40多年的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重新开放,此后大约10年里,政府监管机构要求绝大多数IPO以远低于其市值的价格定价。这让散户从新股上市后首个交易日的大幅上涨中获益,他们可以在新股上市前通过摇号系统认购新股。

但到2009年左右,监管机构转向了更类似于纽约、香港和伦敦的基于拍卖的IPO定价制度。这意味着认购了新股的散户和其他投资者在新股上市首日获得高额收益的可能性小了很多。

香港大学这篇报告的作者之一安德鲁•辛克莱(Andrew Sinclair)表示,这些改革引起了投资者的愤怒。

辛克莱说:“当时人们已习惯于对IPO首日大涨抱有期望,但这是市场效率低下的产物。当市场变得更有效率时,他们的这一期望被完全打破了。”


中国的财经媒体和学者齐声批评新机制,称它让更多钱流向本已富有的企业家们,于是中国证监会(CSRC)在2014年事实上进行了限制,这一限制意味着大多数公司只能以最大23倍的市盈率发行股票。

辛克莱表示这使得中国科技集团“有巨大动机赴海外上市”。2014年9月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上市,筹资250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一笔IPO,使其估值达到40倍市盈率。

中国最近又开始试验由市场驱动的IPO定价机制。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的股票不受估值上限的限制,科创板在2018年推出时曾被中国官方媒体称为“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聚焦科技股的深圳创业板也取消了这一限制。

高盛(Goldman Sachs)中国首席股票策略师刘劲津(Kinger Lau)表示:“鉴于所有这些改革……企业现在能以更大程度上由市场驱动的价格发行股票。我认为这为中国企业发行股票创造了额外的动力。”

但Dealogic的数据显示,自上海科创板推出以来,在那里上市的股票的首日平均涨幅达到160%。香港大学的研究报告中未包括科创板。科技集团国盾量子(QuantemCtek)的股票去年6月上市首日创纪录地攀升了924%。

相比之下,在同一时间段内,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NYSE)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分别约为19%和12%。




投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研究部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上海科创板IPO的定价反映了发行股票的企业、散户和投资银行之间利益的“妥协”。

科创板IPO的保荐机构必须跟投其所推荐上市的公司,跟投股份锁定期为两年。这应该是为了确保账簿管理人不会试图将定价过高的劣质股票脱手给投资者,同时也激励它们将IPO定价定得足够低,以确保丰厚的回报。

庞溟表示:“如果你是承销这些新股的承销商,你必须拿出一部分资金投资于这些新股,因此你会希望它们有更多的上涨空间。”

然而这种安排并非没有批评者。独立分析师侯伟就认为该制度存在“直接利益冲突”。

他还说,限制IPO定价的“最终后果是由企业自己承担的”。“以一美元的价格卖掉两美元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合理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