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国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1月29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的、自称其重要性可与当年成为美苏冷战理论根据的乔治•凯南“八千字电报”相提并论的另一份文件——匿名的“更长的电报”的后续反应本周开始发酵,尤其是对国内外的知识界和战略界。就内容性质来说,这两份电报是一样的,连文章构成结构都比较相似。而且从由头来说:都是以苏联和中国对世界日益增大的影响作为依据的。同样也是在本周,中国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的电视连续剧《觉醒年代》,它向观众展现了那个年代中国共产党人充满理想主义的一面,在中国社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中国共产党建党已经一百年了,鉴于今天中国经济和社会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在中共建党一百年的日子里,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共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

经济总量世界第二

今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应给世界以正义承诺的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尤其重要的是:和美国不同,中国是在世界经济中没有掌握规则、金融货币工具和高科技的前提下开始经济建设的,这导致中国只能从事基础的经济活动。经过40年改革开放,其产生的事实就是:如世界广泛描述的那样,“全世界的生意都给中国做了”,从制造业、贸易到服务业等无不如此,而没有形成发达国家普遍实行的完善的国内外上下游产业链的分工。这与中国人口众多密切相关,但造成的客观后果就是:中国经济的运行和世界人民的生计密切相关,而且波及的总量很大,因为不同于前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是,中国的这种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征是——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

当然,中国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现在开始提出内外双循环,但启动未必容易,因为这涉及国内的购买能力问题,在世界疫情泛滥的背景下,其前景客观上是难以令人乐观的。

但上述中国经济波及他国生计的特征,必然在一定程度上令他国感到恐慌和不安。据了解,特朗普政府时期,特朗普在阐述他对中国的看法时就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中国不是朝鲜,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中国今天的经济是和朝鲜一样的,我不会关注、干预中国的事,尤其是今天内部政治体制的变革,可它是世界第二经济体!”于是他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表达了高度的焦虑和不满。特朗普的焦虑肯定不是他一个人所独有的,中国经济运行波及世界人民生计的特征,使得无论穷国还是富国都会有类似的感觉,这是人性使然;而其中感觉最明显的就是发达国家,美国则首当其冲。

另一个事例则更能非常深刻地说明问题:美国大选揭晓前,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傅德恩访问了北京的中国民间智库“察哈尔学会”。傅德恩在访问时透露了三个对中美关系未来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一:不管美国选举的结果如何,美国都将继续推动公平对等的对华关系;其次,两党普遍且一贯支持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最后,美国的政策将继续寻求一种重结果的关系,真正着手解决美中关系中长期存在的问题。美国政府驻华代表在这里表达的含义是:当前中美关系不够“公平对等”;美国两党普遍支持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美国对华关系只重结果,重解决问题,而非(中国)态度上的宣示。这一切同样都是中国经济的上述特征使然。

中国经济的第二个特征是: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特点,而不是任由市场自然操纵一切。这对奉行市场经济法则来发展经济的发达国家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这种体制在多快好省、在快马加鞭般操作“赶超战略”路径上的优点无人能及。特朗普执政的最后阶段,在对中国行为上的失态、在对待华为问题上的狂热,根源都在于此。

综上所述,世界在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后果的认知上,是有很大共同之处的。目前中外经济关系中反映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市场开放问题、中美贸易冲突问题,乃至周边中小国家希望美国来平衡中国力量问题等等,根源都在于此。19世纪末一个英国政治学家说的政治“首先是个饭碗问题”的真理,在当今中国问题上完全适用。

最重要的是:上述情况实际上构成了美国在对华问题上有能力团结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基础,反过来,它也是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承诺的现实需要。而且,部分中小国家和国外普通劳动者的诉求,至少具有社会正义上的合理性。

中共应向世界承诺以美好

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首先是中国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并在自己的实践中加以落实,特别是:和平、发展、繁荣、平等、公正、环境等这些全世界的共识。中国甚至可以考虑着手将这些内容写入中共党纲,作为新时期党纲的补充内容。

上述理念,重在国际舞台上以实际行动落实,而不仅是口头宣示。

例如支持与维护和平,就应该在行动上支持和维护联合国的相关决议和行动;就应该反对朝鲜拥核,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的决议;同时也反对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不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采取的任何相关军事行为;对当前缅甸发生的事情就应该保持独立的正义立场,而不是偏袒一方,并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使事情得到快速解决等。

再例如发展与繁荣,就应该继续贯彻“一带一路”行动,并力求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和财务状况,做到项目盈利的双赢,切忌在当地留下各类后遗症。

在平等和公正理念上,中国同样应该在国际上以实际行动落实。中国可以向世界承认,由于中国的具体情况,在平等和公正理念的落实方面也有不足和有待努力提高之处,但中国会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努力的方向,并欢迎国际机构与中国共同努力;同时,承认并改正自己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放弃对平等与公正的人类美好理想的追求,对当前美国社会一些严重违反平等公正理念的现象,中国在行动上应在各类国际场合予以指出和批评。

至于环境理念,那是中国公开向全世界承诺的,重点同样在行动,而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可以和商业机会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

总之,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美好价值理念,向世界承认自己的不足并承诺加以改进和提升,这应该是中共给世界正义承诺的核心。这些承诺中,有的中国已经在做并有成果,接下来只需要加强,同时承认不足并承诺改进即可。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在上述行动中,中国应该学会并善于和国际组织及其他方面合作、共同操作,而不只是自己单打独斗。实践证明,这会事半功倍。

中国对世界上述承诺的基础,完全可以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为核心,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里涉及中国乃至亚洲文明的传统和道德,也是国际公认的共同准则,不涉及任何意识形态。

最后,同世界交流,中国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人给中国领导人和政权扣上的“列宁主义者”的大帽子,如前不久大西洋理事会公布的“更长的电报”里所描述的那样。对此应该明确:共产主义的本质只是建立人类美好社会的一种形式,只要是为了建立人类美好生活,为人类自身的解放而奋斗,世界上的普通民众是接受的。实践证明,事情的内容实质远比表述形式要重要,这也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条基本经验,正是这一点,引领中国走到了今天中国在世界的地位。

另外,毛泽东曾经讲过: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在建党一百年之际,中共也可以将这一条向世界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更长的电报”与中国应给予世界的承诺

发布日期:2021-02-04 19:33
摘要: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国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1月29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的、自称其重要性可与当年成为美苏冷战理论根据的乔治•凯南“八千字电报”相提并论的另一份文件——匿名的“更长的电报”的后续反应本周开始发酵,尤其是对国内外的知识界和战略界。就内容性质来说,这两份电报是一样的,连文章构成结构都比较相似。而且从由头来说:都是以苏联和中国对世界日益增大的影响作为依据的。同样也是在本周,中国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的电视连续剧《觉醒年代》,它向观众展现了那个年代中国共产党人充满理想主义的一面,在中国社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中国共产党建党已经一百年了,鉴于今天中国经济和社会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在中共建党一百年的日子里,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共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

经济总量世界第二

今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应给世界以正义承诺的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尤其重要的是:和美国不同,中国是在世界经济中没有掌握规则、金融货币工具和高科技的前提下开始经济建设的,这导致中国只能从事基础的经济活动。经过40年改革开放,其产生的事实就是:如世界广泛描述的那样,“全世界的生意都给中国做了”,从制造业、贸易到服务业等无不如此,而没有形成发达国家普遍实行的完善的国内外上下游产业链的分工。这与中国人口众多密切相关,但造成的客观后果就是:中国经济的运行和世界人民的生计密切相关,而且波及的总量很大,因为不同于前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是,中国的这种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征是——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

当然,中国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现在开始提出内外双循环,但启动未必容易,因为这涉及国内的购买能力问题,在世界疫情泛滥的背景下,其前景客观上是难以令人乐观的。

但上述中国经济波及他国生计的特征,必然在一定程度上令他国感到恐慌和不安。据了解,特朗普政府时期,特朗普在阐述他对中国的看法时就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中国不是朝鲜,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中国今天的经济是和朝鲜一样的,我不会关注、干预中国的事,尤其是今天内部政治体制的变革,可它是世界第二经济体!”于是他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表达了高度的焦虑和不满。特朗普的焦虑肯定不是他一个人所独有的,中国经济运行波及世界人民生计的特征,使得无论穷国还是富国都会有类似的感觉,这是人性使然;而其中感觉最明显的就是发达国家,美国则首当其冲。

另一个事例则更能非常深刻地说明问题:美国大选揭晓前,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傅德恩访问了北京的中国民间智库“察哈尔学会”。傅德恩在访问时透露了三个对中美关系未来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一:不管美国选举的结果如何,美国都将继续推动公平对等的对华关系;其次,两党普遍且一贯支持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最后,美国的政策将继续寻求一种重结果的关系,真正着手解决美中关系中长期存在的问题。美国政府驻华代表在这里表达的含义是:当前中美关系不够“公平对等”;美国两党普遍支持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美国对华关系只重结果,重解决问题,而非(中国)态度上的宣示。这一切同样都是中国经济的上述特征使然。

中国经济的第二个特征是: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特点,而不是任由市场自然操纵一切。这对奉行市场经济法则来发展经济的发达国家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这种体制在多快好省、在快马加鞭般操作“赶超战略”路径上的优点无人能及。特朗普执政的最后阶段,在对中国行为上的失态、在对待华为问题上的狂热,根源都在于此。

综上所述,世界在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后果的认知上,是有很大共同之处的。目前中外经济关系中反映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市场开放问题、中美贸易冲突问题,乃至周边中小国家希望美国来平衡中国力量问题等等,根源都在于此。19世纪末一个英国政治学家说的政治“首先是个饭碗问题”的真理,在当今中国问题上完全适用。

最重要的是:上述情况实际上构成了美国在对华问题上有能力团结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基础,反过来,它也是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承诺的现实需要。而且,部分中小国家和国外普通劳动者的诉求,至少具有社会正义上的合理性。

中共应向世界承诺以美好

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首先是中国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并在自己的实践中加以落实,特别是:和平、发展、繁荣、平等、公正、环境等这些全世界的共识。中国甚至可以考虑着手将这些内容写入中共党纲,作为新时期党纲的补充内容。

上述理念,重在国际舞台上以实际行动落实,而不仅是口头宣示。

例如支持与维护和平,就应该在行动上支持和维护联合国的相关决议和行动;就应该反对朝鲜拥核,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的决议;同时也反对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不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采取的任何相关军事行为;对当前缅甸发生的事情就应该保持独立的正义立场,而不是偏袒一方,并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使事情得到快速解决等。

再例如发展与繁荣,就应该继续贯彻“一带一路”行动,并力求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和财务状况,做到项目盈利的双赢,切忌在当地留下各类后遗症。

在平等和公正理念上,中国同样应该在国际上以实际行动落实。中国可以向世界承认,由于中国的具体情况,在平等和公正理念的落实方面也有不足和有待努力提高之处,但中国会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努力的方向,并欢迎国际机构与中国共同努力;同时,承认并改正自己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放弃对平等与公正的人类美好理想的追求,对当前美国社会一些严重违反平等公正理念的现象,中国在行动上应在各类国际场合予以指出和批评。

至于环境理念,那是中国公开向全世界承诺的,重点同样在行动,而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可以和商业机会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

总之,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美好价值理念,向世界承认自己的不足并承诺加以改进和提升,这应该是中共给世界正义承诺的核心。这些承诺中,有的中国已经在做并有成果,接下来只需要加强,同时承认不足并承诺改进即可。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在上述行动中,中国应该学会并善于和国际组织及其他方面合作、共同操作,而不只是自己单打独斗。实践证明,这会事半功倍。

中国对世界上述承诺的基础,完全可以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为核心,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里涉及中国乃至亚洲文明的传统和道德,也是国际公认的共同准则,不涉及任何意识形态。

最后,同世界交流,中国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人给中国领导人和政权扣上的“列宁主义者”的大帽子,如前不久大西洋理事会公布的“更长的电报”里所描述的那样。对此应该明确:共产主义的本质只是建立人类美好社会的一种形式,只要是为了建立人类美好生活,为人类自身的解放而奋斗,世界上的普通民众是接受的。实践证明,事情的内容实质远比表述形式要重要,这也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条基本经验,正是这一点,引领中国走到了今天中国在世界的地位。

另外,毛泽东曾经讲过: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在建党一百年之际,中共也可以将这一条向世界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国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1月29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的、自称其重要性可与当年成为美苏冷战理论根据的乔治•凯南“八千字电报”相提并论的另一份文件——匿名的“更长的电报”的后续反应本周开始发酵,尤其是对国内外的知识界和战略界。就内容性质来说,这两份电报是一样的,连文章构成结构都比较相似。而且从由头来说:都是以苏联和中国对世界日益增大的影响作为依据的。同样也是在本周,中国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的电视连续剧《觉醒年代》,它向观众展现了那个年代中国共产党人充满理想主义的一面,在中国社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中国共产党建党已经一百年了,鉴于今天中国经济和社会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在中共建党一百年的日子里,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共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

经济总量世界第二

今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应给世界以正义承诺的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尤其重要的是:和美国不同,中国是在世界经济中没有掌握规则、金融货币工具和高科技的前提下开始经济建设的,这导致中国只能从事基础的经济活动。经过40年改革开放,其产生的事实就是:如世界广泛描述的那样,“全世界的生意都给中国做了”,从制造业、贸易到服务业等无不如此,而没有形成发达国家普遍实行的完善的国内外上下游产业链的分工。这与中国人口众多密切相关,但造成的客观后果就是:中国经济的运行和世界人民的生计密切相关,而且波及的总量很大,因为不同于前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是,中国的这种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征是——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

当然,中国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现在开始提出内外双循环,但启动未必容易,因为这涉及国内的购买能力问题,在世界疫情泛滥的背景下,其前景客观上是难以令人乐观的。

但上述中国经济波及他国生计的特征,必然在一定程度上令他国感到恐慌和不安。据了解,特朗普政府时期,特朗普在阐述他对中国的看法时就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中国不是朝鲜,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中国今天的经济是和朝鲜一样的,我不会关注、干预中国的事,尤其是今天内部政治体制的变革,可它是世界第二经济体!”于是他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表达了高度的焦虑和不满。特朗普的焦虑肯定不是他一个人所独有的,中国经济运行波及世界人民生计的特征,使得无论穷国还是富国都会有类似的感觉,这是人性使然;而其中感觉最明显的就是发达国家,美国则首当其冲。

另一个事例则更能非常深刻地说明问题:美国大选揭晓前,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傅德恩访问了北京的中国民间智库“察哈尔学会”。傅德恩在访问时透露了三个对中美关系未来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一:不管美国选举的结果如何,美国都将继续推动公平对等的对华关系;其次,两党普遍且一贯支持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最后,美国的政策将继续寻求一种重结果的关系,真正着手解决美中关系中长期存在的问题。美国政府驻华代表在这里表达的含义是:当前中美关系不够“公平对等”;美国两党普遍支持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美国对华关系只重结果,重解决问题,而非(中国)态度上的宣示。这一切同样都是中国经济的上述特征使然。

中国经济的第二个特征是: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特点,而不是任由市场自然操纵一切。这对奉行市场经济法则来发展经济的发达国家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这种体制在多快好省、在快马加鞭般操作“赶超战略”路径上的优点无人能及。特朗普执政的最后阶段,在对中国行为上的失态、在对待华为问题上的狂热,根源都在于此。

综上所述,世界在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后果的认知上,是有很大共同之处的。目前中外经济关系中反映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市场开放问题、中美贸易冲突问题,乃至周边中小国家希望美国来平衡中国力量问题等等,根源都在于此。19世纪末一个英国政治学家说的政治“首先是个饭碗问题”的真理,在当今中国问题上完全适用。

最重要的是:上述情况实际上构成了美国在对华问题上有能力团结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基础,反过来,它也是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承诺的现实需要。而且,部分中小国家和国外普通劳动者的诉求,至少具有社会正义上的合理性。

中共应向世界承诺以美好

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首先是中国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并在自己的实践中加以落实,特别是:和平、发展、繁荣、平等、公正、环境等这些全世界的共识。中国甚至可以考虑着手将这些内容写入中共党纲,作为新时期党纲的补充内容。

上述理念,重在国际舞台上以实际行动落实,而不仅是口头宣示。

例如支持与维护和平,就应该在行动上支持和维护联合国的相关决议和行动;就应该反对朝鲜拥核,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的决议;同时也反对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不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采取的任何相关军事行为;对当前缅甸发生的事情就应该保持独立的正义立场,而不是偏袒一方,并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使事情得到快速解决等。

再例如发展与繁荣,就应该继续贯彻“一带一路”行动,并力求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和财务状况,做到项目盈利的双赢,切忌在当地留下各类后遗症。

在平等和公正理念上,中国同样应该在国际上以实际行动落实。中国可以向世界承认,由于中国的具体情况,在平等和公正理念的落实方面也有不足和有待努力提高之处,但中国会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努力的方向,并欢迎国际机构与中国共同努力;同时,承认并改正自己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放弃对平等与公正的人类美好理想的追求,对当前美国社会一些严重违反平等公正理念的现象,中国在行动上应在各类国际场合予以指出和批评。

至于环境理念,那是中国公开向全世界承诺的,重点同样在行动,而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可以和商业机会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

总之,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美好价值理念,向世界承认自己的不足并承诺加以改进和提升,这应该是中共给世界正义承诺的核心。这些承诺中,有的中国已经在做并有成果,接下来只需要加强,同时承认不足并承诺改进即可。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在上述行动中,中国应该学会并善于和国际组织及其他方面合作、共同操作,而不只是自己单打独斗。实践证明,这会事半功倍。

中国对世界上述承诺的基础,完全可以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为核心,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里涉及中国乃至亚洲文明的传统和道德,也是国际公认的共同准则,不涉及任何意识形态。

最后,同世界交流,中国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人给中国领导人和政权扣上的“列宁主义者”的大帽子,如前不久大西洋理事会公布的“更长的电报”里所描述的那样。对此应该明确:共产主义的本质只是建立人类美好社会的一种形式,只要是为了建立人类美好生活,为人类自身的解放而奋斗,世界上的普通民众是接受的。实践证明,事情的内容实质远比表述形式要重要,这也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条基本经验,正是这一点,引领中国走到了今天中国在世界的地位。

另外,毛泽东曾经讲过: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在建党一百年之际,中共也可以将这一条向世界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更长的电报”与中国应给予世界的承诺

发布日期:2021-02-04 19:33
摘要: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国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1月29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的、自称其重要性可与当年成为美苏冷战理论根据的乔治•凯南“八千字电报”相提并论的另一份文件——匿名的“更长的电报”的后续反应本周开始发酵,尤其是对国内外的知识界和战略界。就内容性质来说,这两份电报是一样的,连文章构成结构都比较相似。而且从由头来说:都是以苏联和中国对世界日益增大的影响作为依据的。同样也是在本周,中国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的电视连续剧《觉醒年代》,它向观众展现了那个年代中国共产党人充满理想主义的一面,在中国社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中国共产党建党已经一百年了,鉴于今天中国经济和社会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在中共建党一百年的日子里,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共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

经济总量世界第二

今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应给世界以正义承诺的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尤其重要的是:和美国不同,中国是在世界经济中没有掌握规则、金融货币工具和高科技的前提下开始经济建设的,这导致中国只能从事基础的经济活动。经过40年改革开放,其产生的事实就是:如世界广泛描述的那样,“全世界的生意都给中国做了”,从制造业、贸易到服务业等无不如此,而没有形成发达国家普遍实行的完善的国内外上下游产业链的分工。这与中国人口众多密切相关,但造成的客观后果就是:中国经济的运行和世界人民的生计密切相关,而且波及的总量很大,因为不同于前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是,中国的这种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征是——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

当然,中国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现在开始提出内外双循环,但启动未必容易,因为这涉及国内的购买能力问题,在世界疫情泛滥的背景下,其前景客观上是难以令人乐观的。

但上述中国经济波及他国生计的特征,必然在一定程度上令他国感到恐慌和不安。据了解,特朗普政府时期,特朗普在阐述他对中国的看法时就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中国不是朝鲜,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中国今天的经济是和朝鲜一样的,我不会关注、干预中国的事,尤其是今天内部政治体制的变革,可它是世界第二经济体!”于是他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表达了高度的焦虑和不满。特朗普的焦虑肯定不是他一个人所独有的,中国经济运行波及世界人民生计的特征,使得无论穷国还是富国都会有类似的感觉,这是人性使然;而其中感觉最明显的就是发达国家,美国则首当其冲。

另一个事例则更能非常深刻地说明问题:美国大选揭晓前,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傅德恩访问了北京的中国民间智库“察哈尔学会”。傅德恩在访问时透露了三个对中美关系未来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一:不管美国选举的结果如何,美国都将继续推动公平对等的对华关系;其次,两党普遍且一贯支持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最后,美国的政策将继续寻求一种重结果的关系,真正着手解决美中关系中长期存在的问题。美国政府驻华代表在这里表达的含义是:当前中美关系不够“公平对等”;美国两党普遍支持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美国对华关系只重结果,重解决问题,而非(中国)态度上的宣示。这一切同样都是中国经济的上述特征使然。

中国经济的第二个特征是: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特点,而不是任由市场自然操纵一切。这对奉行市场经济法则来发展经济的发达国家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这种体制在多快好省、在快马加鞭般操作“赶超战略”路径上的优点无人能及。特朗普执政的最后阶段,在对中国行为上的失态、在对待华为问题上的狂热,根源都在于此。

综上所述,世界在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后果的认知上,是有很大共同之处的。目前中外经济关系中反映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市场开放问题、中美贸易冲突问题,乃至周边中小国家希望美国来平衡中国力量问题等等,根源都在于此。19世纪末一个英国政治学家说的政治“首先是个饭碗问题”的真理,在当今中国问题上完全适用。

最重要的是:上述情况实际上构成了美国在对华问题上有能力团结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基础,反过来,它也是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承诺的现实需要。而且,部分中小国家和国外普通劳动者的诉求,至少具有社会正义上的合理性。

中共应向世界承诺以美好

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首先是中国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并在自己的实践中加以落实,特别是:和平、发展、繁荣、平等、公正、环境等这些全世界的共识。中国甚至可以考虑着手将这些内容写入中共党纲,作为新时期党纲的补充内容。

上述理念,重在国际舞台上以实际行动落实,而不仅是口头宣示。

例如支持与维护和平,就应该在行动上支持和维护联合国的相关决议和行动;就应该反对朝鲜拥核,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的决议;同时也反对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不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采取的任何相关军事行为;对当前缅甸发生的事情就应该保持独立的正义立场,而不是偏袒一方,并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使事情得到快速解决等。

再例如发展与繁荣,就应该继续贯彻“一带一路”行动,并力求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和财务状况,做到项目盈利的双赢,切忌在当地留下各类后遗症。

在平等和公正理念上,中国同样应该在国际上以实际行动落实。中国可以向世界承认,由于中国的具体情况,在平等和公正理念的落实方面也有不足和有待努力提高之处,但中国会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努力的方向,并欢迎国际机构与中国共同努力;同时,承认并改正自己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放弃对平等与公正的人类美好理想的追求,对当前美国社会一些严重违反平等公正理念的现象,中国在行动上应在各类国际场合予以指出和批评。

至于环境理念,那是中国公开向全世界承诺的,重点同样在行动,而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可以和商业机会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

总之,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美好价值理念,向世界承认自己的不足并承诺加以改进和提升,这应该是中共给世界正义承诺的核心。这些承诺中,有的中国已经在做并有成果,接下来只需要加强,同时承认不足并承诺改进即可。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在上述行动中,中国应该学会并善于和国际组织及其他方面合作、共同操作,而不只是自己单打独斗。实践证明,这会事半功倍。

中国对世界上述承诺的基础,完全可以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为核心,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里涉及中国乃至亚洲文明的传统和道德,也是国际公认的共同准则,不涉及任何意识形态。

最后,同世界交流,中国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人给中国领导人和政权扣上的“列宁主义者”的大帽子,如前不久大西洋理事会公布的“更长的电报”里所描述的那样。对此应该明确:共产主义的本质只是建立人类美好社会的一种形式,只要是为了建立人类美好生活,为人类自身的解放而奋斗,世界上的普通民众是接受的。实践证明,事情的内容实质远比表述形式要重要,这也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条基本经验,正是这一点,引领中国走到了今天中国在世界的地位。

另外,毛泽东曾经讲过: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在建党一百年之际,中共也可以将这一条向世界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国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1月29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的、自称其重要性可与当年成为美苏冷战理论根据的乔治•凯南“八千字电报”相提并论的另一份文件——匿名的“更长的电报”的后续反应本周开始发酵,尤其是对国内外的知识界和战略界。就内容性质来说,这两份电报是一样的,连文章构成结构都比较相似。而且从由头来说:都是以苏联和中国对世界日益增大的影响作为依据的。同样也是在本周,中国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的电视连续剧《觉醒年代》,它向观众展现了那个年代中国共产党人充满理想主义的一面,在中国社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中国共产党建党已经一百年了,鉴于今天中国经济和社会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在中共建党一百年的日子里,除了“民族复兴中国梦”、“两个一百年”外,中共还应该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

经济总量世界第二

今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应给世界以正义承诺的第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尤其重要的是:和美国不同,中国是在世界经济中没有掌握规则、金融货币工具和高科技的前提下开始经济建设的,这导致中国只能从事基础的经济活动。经过40年改革开放,其产生的事实就是:如世界广泛描述的那样,“全世界的生意都给中国做了”,从制造业、贸易到服务业等无不如此,而没有形成发达国家普遍实行的完善的国内外上下游产业链的分工。这与中国人口众多密切相关,但造成的客观后果就是:中国经济的运行和世界人民的生计密切相关,而且波及的总量很大,因为不同于前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是,中国的这种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征是——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

当然,中国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现在开始提出内外双循环,但启动未必容易,因为这涉及国内的购买能力问题,在世界疫情泛滥的背景下,其前景客观上是难以令人乐观的。

但上述中国经济波及他国生计的特征,必然在一定程度上令他国感到恐慌和不安。据了解,特朗普政府时期,特朗普在阐述他对中国的看法时就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中国不是朝鲜,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中国今天的经济是和朝鲜一样的,我不会关注、干预中国的事,尤其是今天内部政治体制的变革,可它是世界第二经济体!”于是他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表达了高度的焦虑和不满。特朗普的焦虑肯定不是他一个人所独有的,中国经济运行波及世界人民生计的特征,使得无论穷国还是富国都会有类似的感觉,这是人性使然;而其中感觉最明显的就是发达国家,美国则首当其冲。

另一个事例则更能非常深刻地说明问题:美国大选揭晓前,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傅德恩访问了北京的中国民间智库“察哈尔学会”。傅德恩在访问时透露了三个对中美关系未来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一:不管美国选举的结果如何,美国都将继续推动公平对等的对华关系;其次,两党普遍且一贯支持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最后,美国的政策将继续寻求一种重结果的关系,真正着手解决美中关系中长期存在的问题。美国政府驻华代表在这里表达的含义是:当前中美关系不够“公平对等”;美国两党普遍支持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美国对华关系只重结果,重解决问题,而非(中国)态度上的宣示。这一切同样都是中国经济的上述特征使然。

中国经济的第二个特征是: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特点,而不是任由市场自然操纵一切。这对奉行市场经济法则来发展经济的发达国家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这种体制在多快好省、在快马加鞭般操作“赶超战略”路径上的优点无人能及。特朗普执政的最后阶段,在对中国行为上的失态、在对待华为问题上的狂热,根源都在于此。

综上所述,世界在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后果的认知上,是有很大共同之处的。目前中外经济关系中反映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市场开放问题、中美贸易冲突问题,乃至周边中小国家希望美国来平衡中国力量问题等等,根源都在于此。19世纪末一个英国政治学家说的政治“首先是个饭碗问题”的真理,在当今中国问题上完全适用。

最重要的是:上述情况实际上构成了美国在对华问题上有能力团结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基础,反过来,它也是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承诺的现实需要。而且,部分中小国家和国外普通劳动者的诉求,至少具有社会正义上的合理性。

中共应向世界承诺以美好

中共应给世界人民以正义的承诺,首先是中国应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并在自己的实践中加以落实,特别是:和平、发展、繁荣、平等、公正、环境等这些全世界的共识。中国甚至可以考虑着手将这些内容写入中共党纲,作为新时期党纲的补充内容。

上述理念,重在国际舞台上以实际行动落实,而不仅是口头宣示。

例如支持与维护和平,就应该在行动上支持和维护联合国的相关决议和行动;就应该反对朝鲜拥核,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的决议;同时也反对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不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采取的任何相关军事行为;对当前缅甸发生的事情就应该保持独立的正义立场,而不是偏袒一方,并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使事情得到快速解决等。

再例如发展与繁荣,就应该继续贯彻“一带一路”行动,并力求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和财务状况,做到项目盈利的双赢,切忌在当地留下各类后遗症。

在平等和公正理念上,中国同样应该在国际上以实际行动落实。中国可以向世界承认,由于中国的具体情况,在平等和公正理念的落实方面也有不足和有待努力提高之处,但中国会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努力的方向,并欢迎国际机构与中国共同努力;同时,承认并改正自己的问题,并不意味着放弃对平等与公正的人类美好理想的追求,对当前美国社会一些严重违反平等公正理念的现象,中国在行动上应在各类国际场合予以指出和批评。

至于环境理念,那是中国公开向全世界承诺的,重点同样在行动,而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可以和商业机会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

总之,以实际行动支持全人类共同的美好价值理念,向世界承认自己的不足并承诺加以改进和提升,这应该是中共给世界正义承诺的核心。这些承诺中,有的中国已经在做并有成果,接下来只需要加强,同时承认不足并承诺改进即可。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在上述行动中,中国应该学会并善于和国际组织及其他方面合作、共同操作,而不只是自己单打独斗。实践证明,这会事半功倍。

中国对世界上述承诺的基础,完全可以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为核心,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里涉及中国乃至亚洲文明的传统和道德,也是国际公认的共同准则,不涉及任何意识形态。

最后,同世界交流,中国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美国政府中的一些人给中国领导人和政权扣上的“列宁主义者”的大帽子,如前不久大西洋理事会公布的“更长的电报”里所描述的那样。对此应该明确:共产主义的本质只是建立人类美好社会的一种形式,只要是为了建立人类美好生活,为人类自身的解放而奋斗,世界上的普通民众是接受的。实践证明,事情的内容实质远比表述形式要重要,这也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条基本经验,正是这一点,引领中国走到了今天中国在世界的地位。

另外,毛泽东曾经讲过: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在建党一百年之际,中共也可以将这一条向世界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