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美元走软提振了木浆价格。 照片为去年俄罗斯的一家纸浆和造纸厂。

 | Ryan Dezember

OR--商业新媒体

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上海期货交易所漂白针叶木浆期货价格自去年12月1日以来上涨了48%,至约1,037美元/吨。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生产商也以少有的剧烈幅度提高木浆价格。位于南加州的Domtar Corp.称,本月将把价格上调100-130美元/吨,具体取决于产品级别。

定价服务提供商Trade Tree Online的创始人、木浆市场咨询师麦克莱(Brian McClay)表示,现货价格真的在跳涨。麦克莱称,他从1978年就从事木浆业务,在询问朋友后得知,没人见过这样的局面,也没人见过这样的上涨程度。


软木浆价格涨势最为火热,这种木浆来自针叶树,用于生产高端厕纸、纸巾、邮寄宣传材料和咖啡杯等产品。其原材料是锯木屑,以及太细、疤节太多或过于扭曲而无法加工成木材的树。

中国购买了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纸浆,大量生产纸制品和包装。上海纸浆期货于2018年开始交易,作为一系列不同品种和品级纸浆的价格指标,类似于西得州中质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在石油价格中的参考作用。

相对于回收纸板和纸张,来自树木的原生纸浆需求在中国不断上升。中国曾经大量进口废纸供应给工厂,如今已经限制了这些进口。分析师称,欧洲和北美的纸浆生产商已经在将当地现货市场的供货转运中国,以抓住价格飙升势头。

虽然2020年大部分时间里纸浆价格表现不佳,但新冠疫情重塑了纸制品市场格局,为需求反弹创造了条件。

消费者的浴室和厨房场景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大流行期间,人们待在家里的时间更长,这意味着对用原生纸浆制成的高级卫生纸、餐巾纸和纸巾的需求增加,而对用回收材料制成的粗糙纸制品的需求大大减少,后者主要用于办公室、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

困扰市场的一个大问题在于,不清楚有多少需求是来自于需要用纸浆来生产产品的中国公司,而又有多少需求是源于投机者的购买,这些投机者已经推高了期货价格,他们需要买入纸浆,以备投机失败的时候向交易对手交割纸浆。麦克莱指出,在后一种情况下,期货价格实际上拉高了实物或现货价格,因此就存在价格急剧逆转的风险。

他表示,通常只需要进行三天左右的纸浆期货交易,就能匹配上中国每年约900万吨的纸浆总进口量。投机者和散户投资者加入的狂热交投使得实际需求难以判断,尤其是中国的终端用户也参与到这波热潮里,他们把购买的纸浆进行转售。

BMO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研究林木产品的怀尔德(Mark Wilde)称:“目前尚不清楚这是短期泡沫,还是周期性反弹的开始。”

看涨木浆的理由中包括推广使用可生物降解包装的环保举措,这是许多公司吸引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基金的一个重要因素。

纸杯和折叠纸盒制造商Graphic Packaging Holding Co.的高管周二告诉投资者,每年大约有75亿美元的塑料杯、食品托盘、沙拉碗、外卖容器、立式包装袋和六包装环市场被纸制品所取代。这家亚特兰大公司表示,将花费1亿美元为其位于得克萨斯州特克萨卡纳的工厂添置机器,用该地区丰富的松树资源生产涂层未漂白牛皮纸板。

首席执行官多斯(Michael Doss)称:“我们看到我们的食品和饮料包装被迅速采用。”

美元走软也提振了纸浆价格。和许多其他大宗商品一样,纸浆也是以美元定价的。美元走软使得中国及其他地方的买家可以更便宜地买到纸浆。过去一年,衡量美元对一组其他货币的华尔街美元指数下跌了约5%。

分析师称,如果高价格持续下去,纸巾和卫生用品制造商的利润率可能会更低,如金佰利(Kimberly-Clark Co., KMB)和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同时消费者的购买价格可能会升高。赢家将是纸浆制造商,包括Domtar、国际纸业公司(International Paper Co., IP)和加拿大公司Canfor Pulp Products Inc.及West Fraser Timber Co.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投机者炒作助推木浆价格飞涨

发布日期:2021-02-03 10:32
摘要: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美元走软提振了木浆价格。 照片为去年俄罗斯的一家纸浆和造纸厂。

 | Ryan Dezember

OR--商业新媒体

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上海期货交易所漂白针叶木浆期货价格自去年12月1日以来上涨了48%,至约1,037美元/吨。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生产商也以少有的剧烈幅度提高木浆价格。位于南加州的Domtar Corp.称,本月将把价格上调100-130美元/吨,具体取决于产品级别。

定价服务提供商Trade Tree Online的创始人、木浆市场咨询师麦克莱(Brian McClay)表示,现货价格真的在跳涨。麦克莱称,他从1978年就从事木浆业务,在询问朋友后得知,没人见过这样的局面,也没人见过这样的上涨程度。


软木浆价格涨势最为火热,这种木浆来自针叶树,用于生产高端厕纸、纸巾、邮寄宣传材料和咖啡杯等产品。其原材料是锯木屑,以及太细、疤节太多或过于扭曲而无法加工成木材的树。

中国购买了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纸浆,大量生产纸制品和包装。上海纸浆期货于2018年开始交易,作为一系列不同品种和品级纸浆的价格指标,类似于西得州中质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在石油价格中的参考作用。

相对于回收纸板和纸张,来自树木的原生纸浆需求在中国不断上升。中国曾经大量进口废纸供应给工厂,如今已经限制了这些进口。分析师称,欧洲和北美的纸浆生产商已经在将当地现货市场的供货转运中国,以抓住价格飙升势头。

虽然2020年大部分时间里纸浆价格表现不佳,但新冠疫情重塑了纸制品市场格局,为需求反弹创造了条件。

消费者的浴室和厨房场景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大流行期间,人们待在家里的时间更长,这意味着对用原生纸浆制成的高级卫生纸、餐巾纸和纸巾的需求增加,而对用回收材料制成的粗糙纸制品的需求大大减少,后者主要用于办公室、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

困扰市场的一个大问题在于,不清楚有多少需求是来自于需要用纸浆来生产产品的中国公司,而又有多少需求是源于投机者的购买,这些投机者已经推高了期货价格,他们需要买入纸浆,以备投机失败的时候向交易对手交割纸浆。麦克莱指出,在后一种情况下,期货价格实际上拉高了实物或现货价格,因此就存在价格急剧逆转的风险。

他表示,通常只需要进行三天左右的纸浆期货交易,就能匹配上中国每年约900万吨的纸浆总进口量。投机者和散户投资者加入的狂热交投使得实际需求难以判断,尤其是中国的终端用户也参与到这波热潮里,他们把购买的纸浆进行转售。

BMO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研究林木产品的怀尔德(Mark Wilde)称:“目前尚不清楚这是短期泡沫,还是周期性反弹的开始。”

看涨木浆的理由中包括推广使用可生物降解包装的环保举措,这是许多公司吸引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基金的一个重要因素。

纸杯和折叠纸盒制造商Graphic Packaging Holding Co.的高管周二告诉投资者,每年大约有75亿美元的塑料杯、食品托盘、沙拉碗、外卖容器、立式包装袋和六包装环市场被纸制品所取代。这家亚特兰大公司表示,将花费1亿美元为其位于得克萨斯州特克萨卡纳的工厂添置机器,用该地区丰富的松树资源生产涂层未漂白牛皮纸板。

首席执行官多斯(Michael Doss)称:“我们看到我们的食品和饮料包装被迅速采用。”

美元走软也提振了纸浆价格。和许多其他大宗商品一样,纸浆也是以美元定价的。美元走软使得中国及其他地方的买家可以更便宜地买到纸浆。过去一年,衡量美元对一组其他货币的华尔街美元指数下跌了约5%。

分析师称,如果高价格持续下去,纸巾和卫生用品制造商的利润率可能会更低,如金佰利(Kimberly-Clark Co., KMB)和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同时消费者的购买价格可能会升高。赢家将是纸浆制造商,包括Domtar、国际纸业公司(International Paper Co., IP)和加拿大公司Canfor Pulp Products Inc.及West Fraser Timber Co.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美元走软提振了木浆价格。 照片为去年俄罗斯的一家纸浆和造纸厂。

 | Ryan Dezember

OR--商业新媒体

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上海期货交易所漂白针叶木浆期货价格自去年12月1日以来上涨了48%,至约1,037美元/吨。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生产商也以少有的剧烈幅度提高木浆价格。位于南加州的Domtar Corp.称,本月将把价格上调100-130美元/吨,具体取决于产品级别。

定价服务提供商Trade Tree Online的创始人、木浆市场咨询师麦克莱(Brian McClay)表示,现货价格真的在跳涨。麦克莱称,他从1978年就从事木浆业务,在询问朋友后得知,没人见过这样的局面,也没人见过这样的上涨程度。


软木浆价格涨势最为火热,这种木浆来自针叶树,用于生产高端厕纸、纸巾、邮寄宣传材料和咖啡杯等产品。其原材料是锯木屑,以及太细、疤节太多或过于扭曲而无法加工成木材的树。

中国购买了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纸浆,大量生产纸制品和包装。上海纸浆期货于2018年开始交易,作为一系列不同品种和品级纸浆的价格指标,类似于西得州中质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在石油价格中的参考作用。

相对于回收纸板和纸张,来自树木的原生纸浆需求在中国不断上升。中国曾经大量进口废纸供应给工厂,如今已经限制了这些进口。分析师称,欧洲和北美的纸浆生产商已经在将当地现货市场的供货转运中国,以抓住价格飙升势头。

虽然2020年大部分时间里纸浆价格表现不佳,但新冠疫情重塑了纸制品市场格局,为需求反弹创造了条件。

消费者的浴室和厨房场景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大流行期间,人们待在家里的时间更长,这意味着对用原生纸浆制成的高级卫生纸、餐巾纸和纸巾的需求增加,而对用回收材料制成的粗糙纸制品的需求大大减少,后者主要用于办公室、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

困扰市场的一个大问题在于,不清楚有多少需求是来自于需要用纸浆来生产产品的中国公司,而又有多少需求是源于投机者的购买,这些投机者已经推高了期货价格,他们需要买入纸浆,以备投机失败的时候向交易对手交割纸浆。麦克莱指出,在后一种情况下,期货价格实际上拉高了实物或现货价格,因此就存在价格急剧逆转的风险。

他表示,通常只需要进行三天左右的纸浆期货交易,就能匹配上中国每年约900万吨的纸浆总进口量。投机者和散户投资者加入的狂热交投使得实际需求难以判断,尤其是中国的终端用户也参与到这波热潮里,他们把购买的纸浆进行转售。

BMO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研究林木产品的怀尔德(Mark Wilde)称:“目前尚不清楚这是短期泡沫,还是周期性反弹的开始。”

看涨木浆的理由中包括推广使用可生物降解包装的环保举措,这是许多公司吸引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基金的一个重要因素。

纸杯和折叠纸盒制造商Graphic Packaging Holding Co.的高管周二告诉投资者,每年大约有75亿美元的塑料杯、食品托盘、沙拉碗、外卖容器、立式包装袋和六包装环市场被纸制品所取代。这家亚特兰大公司表示,将花费1亿美元为其位于得克萨斯州特克萨卡纳的工厂添置机器,用该地区丰富的松树资源生产涂层未漂白牛皮纸板。

首席执行官多斯(Michael Doss)称:“我们看到我们的食品和饮料包装被迅速采用。”

美元走软也提振了纸浆价格。和许多其他大宗商品一样,纸浆也是以美元定价的。美元走软使得中国及其他地方的买家可以更便宜地买到纸浆。过去一年,衡量美元对一组其他货币的华尔街美元指数下跌了约5%。

分析师称,如果高价格持续下去,纸巾和卫生用品制造商的利润率可能会更低,如金佰利(Kimberly-Clark Co., KMB)和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同时消费者的购买价格可能会升高。赢家将是纸浆制造商,包括Domtar、国际纸业公司(International Paper Co., IP)和加拿大公司Canfor Pulp Products Inc.及West Fraser Timber Co.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投机者炒作助推木浆价格飞涨

发布日期:2021-02-03 10:32
摘要: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美元走软提振了木浆价格。 照片为去年俄罗斯的一家纸浆和造纸厂。

 | Ryan Dezember

OR--商业新媒体

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上海期货交易所漂白针叶木浆期货价格自去年12月1日以来上涨了48%,至约1,037美元/吨。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生产商也以少有的剧烈幅度提高木浆价格。位于南加州的Domtar Corp.称,本月将把价格上调100-130美元/吨,具体取决于产品级别。

定价服务提供商Trade Tree Online的创始人、木浆市场咨询师麦克莱(Brian McClay)表示,现货价格真的在跳涨。麦克莱称,他从1978年就从事木浆业务,在询问朋友后得知,没人见过这样的局面,也没人见过这样的上涨程度。


软木浆价格涨势最为火热,这种木浆来自针叶树,用于生产高端厕纸、纸巾、邮寄宣传材料和咖啡杯等产品。其原材料是锯木屑,以及太细、疤节太多或过于扭曲而无法加工成木材的树。

中国购买了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纸浆,大量生产纸制品和包装。上海纸浆期货于2018年开始交易,作为一系列不同品种和品级纸浆的价格指标,类似于西得州中质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在石油价格中的参考作用。

相对于回收纸板和纸张,来自树木的原生纸浆需求在中国不断上升。中国曾经大量进口废纸供应给工厂,如今已经限制了这些进口。分析师称,欧洲和北美的纸浆生产商已经在将当地现货市场的供货转运中国,以抓住价格飙升势头。

虽然2020年大部分时间里纸浆价格表现不佳,但新冠疫情重塑了纸制品市场格局,为需求反弹创造了条件。

消费者的浴室和厨房场景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大流行期间,人们待在家里的时间更长,这意味着对用原生纸浆制成的高级卫生纸、餐巾纸和纸巾的需求增加,而对用回收材料制成的粗糙纸制品的需求大大减少,后者主要用于办公室、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

困扰市场的一个大问题在于,不清楚有多少需求是来自于需要用纸浆来生产产品的中国公司,而又有多少需求是源于投机者的购买,这些投机者已经推高了期货价格,他们需要买入纸浆,以备投机失败的时候向交易对手交割纸浆。麦克莱指出,在后一种情况下,期货价格实际上拉高了实物或现货价格,因此就存在价格急剧逆转的风险。

他表示,通常只需要进行三天左右的纸浆期货交易,就能匹配上中国每年约900万吨的纸浆总进口量。投机者和散户投资者加入的狂热交投使得实际需求难以判断,尤其是中国的终端用户也参与到这波热潮里,他们把购买的纸浆进行转售。

BMO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研究林木产品的怀尔德(Mark Wilde)称:“目前尚不清楚这是短期泡沫,还是周期性反弹的开始。”

看涨木浆的理由中包括推广使用可生物降解包装的环保举措,这是许多公司吸引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基金的一个重要因素。

纸杯和折叠纸盒制造商Graphic Packaging Holding Co.的高管周二告诉投资者,每年大约有75亿美元的塑料杯、食品托盘、沙拉碗、外卖容器、立式包装袋和六包装环市场被纸制品所取代。这家亚特兰大公司表示,将花费1亿美元为其位于得克萨斯州特克萨卡纳的工厂添置机器,用该地区丰富的松树资源生产涂层未漂白牛皮纸板。

首席执行官多斯(Michael Doss)称:“我们看到我们的食品和饮料包装被迅速采用。”

美元走软也提振了纸浆价格。和许多其他大宗商品一样,纸浆也是以美元定价的。美元走软使得中国及其他地方的买家可以更便宜地买到纸浆。过去一年,衡量美元对一组其他货币的华尔街美元指数下跌了约5%。

分析师称,如果高价格持续下去,纸巾和卫生用品制造商的利润率可能会更低,如金佰利(Kimberly-Clark Co., KMB)和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同时消费者的购买价格可能会升高。赢家将是纸浆制造商,包括Domtar、国际纸业公司(International Paper Co., IP)和加拿大公司Canfor Pulp Products Inc.及West Fraser Timber Co.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美元走软提振了木浆价格。 照片为去年俄罗斯的一家纸浆和造纸厂。

 | Ryan Dezember

OR--商业新媒体

木浆价格大涨, 除了受到中国投机者的推动,纸质外卖餐盒需求增加、美元走软以及人们在家中而非办公室使用卫生间等因素也提振了需求。

上海期货交易所漂白针叶木浆期货价格自去年12月1日以来上涨了48%,至约1,037美元/吨。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生产商也以少有的剧烈幅度提高木浆价格。位于南加州的Domtar Corp.称,本月将把价格上调100-130美元/吨,具体取决于产品级别。

定价服务提供商Trade Tree Online的创始人、木浆市场咨询师麦克莱(Brian McClay)表示,现货价格真的在跳涨。麦克莱称,他从1978年就从事木浆业务,在询问朋友后得知,没人见过这样的局面,也没人见过这样的上涨程度。


软木浆价格涨势最为火热,这种木浆来自针叶树,用于生产高端厕纸、纸巾、邮寄宣传材料和咖啡杯等产品。其原材料是锯木屑,以及太细、疤节太多或过于扭曲而无法加工成木材的树。

中国购买了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纸浆,大量生产纸制品和包装。上海纸浆期货于2018年开始交易,作为一系列不同品种和品级纸浆的价格指标,类似于西得州中质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在石油价格中的参考作用。

相对于回收纸板和纸张,来自树木的原生纸浆需求在中国不断上升。中国曾经大量进口废纸供应给工厂,如今已经限制了这些进口。分析师称,欧洲和北美的纸浆生产商已经在将当地现货市场的供货转运中国,以抓住价格飙升势头。

虽然2020年大部分时间里纸浆价格表现不佳,但新冠疫情重塑了纸制品市场格局,为需求反弹创造了条件。

消费者的浴室和厨房场景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大流行期间,人们待在家里的时间更长,这意味着对用原生纸浆制成的高级卫生纸、餐巾纸和纸巾的需求增加,而对用回收材料制成的粗糙纸制品的需求大大减少,后者主要用于办公室、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

困扰市场的一个大问题在于,不清楚有多少需求是来自于需要用纸浆来生产产品的中国公司,而又有多少需求是源于投机者的购买,这些投机者已经推高了期货价格,他们需要买入纸浆,以备投机失败的时候向交易对手交割纸浆。麦克莱指出,在后一种情况下,期货价格实际上拉高了实物或现货价格,因此就存在价格急剧逆转的风险。

他表示,通常只需要进行三天左右的纸浆期货交易,就能匹配上中国每年约900万吨的纸浆总进口量。投机者和散户投资者加入的狂热交投使得实际需求难以判断,尤其是中国的终端用户也参与到这波热潮里,他们把购买的纸浆进行转售。

BMO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研究林木产品的怀尔德(Mark Wilde)称:“目前尚不清楚这是短期泡沫,还是周期性反弹的开始。”

看涨木浆的理由中包括推广使用可生物降解包装的环保举措,这是许多公司吸引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基金的一个重要因素。

纸杯和折叠纸盒制造商Graphic Packaging Holding Co.的高管周二告诉投资者,每年大约有75亿美元的塑料杯、食品托盘、沙拉碗、外卖容器、立式包装袋和六包装环市场被纸制品所取代。这家亚特兰大公司表示,将花费1亿美元为其位于得克萨斯州特克萨卡纳的工厂添置机器,用该地区丰富的松树资源生产涂层未漂白牛皮纸板。

首席执行官多斯(Michael Doss)称:“我们看到我们的食品和饮料包装被迅速采用。”

美元走软也提振了纸浆价格。和许多其他大宗商品一样,纸浆也是以美元定价的。美元走软使得中国及其他地方的买家可以更便宜地买到纸浆。过去一年,衡量美元对一组其他货币的华尔街美元指数下跌了约5%。

分析师称,如果高价格持续下去,纸巾和卫生用品制造商的利润率可能会更低,如金佰利(Kimberly-Clark Co., KMB)和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同时消费者的购买价格可能会升高。赢家将是纸浆制造商,包括Domtar、国际纸业公司(International Paper Co., IP)和加拿大公司Canfor Pulp Products Inc.及West Fraser Timber Co.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