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海航控股等海航集团旗下公司提交给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公告承认,自查显示存在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未披露担保。



 |  韩乐 香港 ,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陷入困境的海航集团(HNA Group)的几家上市子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其中几家公司披露数十亿美元资金遭到滥用。该集团一度是中资海外收购交易浪潮背后的推手。

这些披露是这家企业集团破产重整故事的最新丑陋转折。该集团最初是一家国内航空公司,后来借助债务助燃的一波收购狂潮——其间该集团支出逾400亿美元,包括买入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的股份——快速发展壮大。

海航控股(Hainan Airlines Holding)在上周末向上海证交所提交的公告中表示,“自查”显示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资金已被非经营性占用。

海航控股以及海航集团旗下另外两家公司——供销大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COOP Group)和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HN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Group)——还在公告中表示,它们此前未能披露集团内公司之间的债务担保。

周一的披露使海航上市子公司的股票大幅下跌。海航控股和供销大集的股票都跌停,即触及上海和深圳证交所10%的每日下跌幅度上限。

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表示,相关资金有相当大部分不太可能全部收回,这将“对债权人的权益产生负面影响”。

作出这些披露之际,海航集团债权人上周申请启动破产重整程序,此前法院宣布该集团无力偿债。海航集团表示,它将配合并“支持法院依法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在债务助燃的收购热潮所留下的负担和围绕其所有权结构的疑问使其开始崩溃之前,海航集团的发展壮大曾使其在2017年《财富》(Fortune)世界500强公司排行榜上排名第170位。

过去几年里,北京方面对一批急剧扩张的企业集团——包括安邦(Anbang)和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加强审查,其中海航集团也受到北京方面的压力。

海航集团去年未能依照法院命令履行给付义务后,其现任董事长陈峰被禁止乘坐飞机和高铁。

联合创始人和前董事长王健2018年在法国南方观光时,从高处跌落离世。王健离世后,海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于2018年介入,处置该集团的一部分投资。

去年,本来将成为世界最大上市交易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在最后一刻被取消,突显中国大企业所处的政治氛围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对外投资大幅下降。

俱菲(Sherry Fei J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海航集团子公司披露资金滥用后股价大跌

发布日期:2021-02-02 14:24
摘要:海航控股等海航集团旗下公司提交给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公告承认,自查显示存在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未披露担保。



 |  韩乐 香港 ,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陷入困境的海航集团(HNA Group)的几家上市子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其中几家公司披露数十亿美元资金遭到滥用。该集团一度是中资海外收购交易浪潮背后的推手。

这些披露是这家企业集团破产重整故事的最新丑陋转折。该集团最初是一家国内航空公司,后来借助债务助燃的一波收购狂潮——其间该集团支出逾400亿美元,包括买入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的股份——快速发展壮大。

海航控股(Hainan Airlines Holding)在上周末向上海证交所提交的公告中表示,“自查”显示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资金已被非经营性占用。

海航控股以及海航集团旗下另外两家公司——供销大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COOP Group)和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HN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Group)——还在公告中表示,它们此前未能披露集团内公司之间的债务担保。

周一的披露使海航上市子公司的股票大幅下跌。海航控股和供销大集的股票都跌停,即触及上海和深圳证交所10%的每日下跌幅度上限。

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表示,相关资金有相当大部分不太可能全部收回,这将“对债权人的权益产生负面影响”。

作出这些披露之际,海航集团债权人上周申请启动破产重整程序,此前法院宣布该集团无力偿债。海航集团表示,它将配合并“支持法院依法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在债务助燃的收购热潮所留下的负担和围绕其所有权结构的疑问使其开始崩溃之前,海航集团的发展壮大曾使其在2017年《财富》(Fortune)世界500强公司排行榜上排名第170位。

过去几年里,北京方面对一批急剧扩张的企业集团——包括安邦(Anbang)和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加强审查,其中海航集团也受到北京方面的压力。

海航集团去年未能依照法院命令履行给付义务后,其现任董事长陈峰被禁止乘坐飞机和高铁。

联合创始人和前董事长王健2018年在法国南方观光时,从高处跌落离世。王健离世后,海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于2018年介入,处置该集团的一部分投资。

去年,本来将成为世界最大上市交易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在最后一刻被取消,突显中国大企业所处的政治氛围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对外投资大幅下降。

俱菲(Sherry Fei J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海航控股等海航集团旗下公司提交给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公告承认,自查显示存在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未披露担保。



 |  韩乐 香港 ,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陷入困境的海航集团(HNA Group)的几家上市子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其中几家公司披露数十亿美元资金遭到滥用。该集团一度是中资海外收购交易浪潮背后的推手。

这些披露是这家企业集团破产重整故事的最新丑陋转折。该集团最初是一家国内航空公司,后来借助债务助燃的一波收购狂潮——其间该集团支出逾400亿美元,包括买入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的股份——快速发展壮大。

海航控股(Hainan Airlines Holding)在上周末向上海证交所提交的公告中表示,“自查”显示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资金已被非经营性占用。

海航控股以及海航集团旗下另外两家公司——供销大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COOP Group)和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HN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Group)——还在公告中表示,它们此前未能披露集团内公司之间的债务担保。

周一的披露使海航上市子公司的股票大幅下跌。海航控股和供销大集的股票都跌停,即触及上海和深圳证交所10%的每日下跌幅度上限。

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表示,相关资金有相当大部分不太可能全部收回,这将“对债权人的权益产生负面影响”。

作出这些披露之际,海航集团债权人上周申请启动破产重整程序,此前法院宣布该集团无力偿债。海航集团表示,它将配合并“支持法院依法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在债务助燃的收购热潮所留下的负担和围绕其所有权结构的疑问使其开始崩溃之前,海航集团的发展壮大曾使其在2017年《财富》(Fortune)世界500强公司排行榜上排名第170位。

过去几年里,北京方面对一批急剧扩张的企业集团——包括安邦(Anbang)和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加强审查,其中海航集团也受到北京方面的压力。

海航集团去年未能依照法院命令履行给付义务后,其现任董事长陈峰被禁止乘坐飞机和高铁。

联合创始人和前董事长王健2018年在法国南方观光时,从高处跌落离世。王健离世后,海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于2018年介入,处置该集团的一部分投资。

去年,本来将成为世界最大上市交易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在最后一刻被取消,突显中国大企业所处的政治氛围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对外投资大幅下降。

俱菲(Sherry Fei J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海航集团子公司披露资金滥用后股价大跌

发布日期:2021-02-02 14:24
摘要:海航控股等海航集团旗下公司提交给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公告承认,自查显示存在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未披露担保。



 |  韩乐 香港 ,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陷入困境的海航集团(HNA Group)的几家上市子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其中几家公司披露数十亿美元资金遭到滥用。该集团一度是中资海外收购交易浪潮背后的推手。

这些披露是这家企业集团破产重整故事的最新丑陋转折。该集团最初是一家国内航空公司,后来借助债务助燃的一波收购狂潮——其间该集团支出逾400亿美元,包括买入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的股份——快速发展壮大。

海航控股(Hainan Airlines Holding)在上周末向上海证交所提交的公告中表示,“自查”显示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资金已被非经营性占用。

海航控股以及海航集团旗下另外两家公司——供销大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COOP Group)和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HN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Group)——还在公告中表示,它们此前未能披露集团内公司之间的债务担保。

周一的披露使海航上市子公司的股票大幅下跌。海航控股和供销大集的股票都跌停,即触及上海和深圳证交所10%的每日下跌幅度上限。

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表示,相关资金有相当大部分不太可能全部收回,这将“对债权人的权益产生负面影响”。

作出这些披露之际,海航集团债权人上周申请启动破产重整程序,此前法院宣布该集团无力偿债。海航集团表示,它将配合并“支持法院依法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在债务助燃的收购热潮所留下的负担和围绕其所有权结构的疑问使其开始崩溃之前,海航集团的发展壮大曾使其在2017年《财富》(Fortune)世界500强公司排行榜上排名第170位。

过去几年里,北京方面对一批急剧扩张的企业集团——包括安邦(Anbang)和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加强审查,其中海航集团也受到北京方面的压力。

海航集团去年未能依照法院命令履行给付义务后,其现任董事长陈峰被禁止乘坐飞机和高铁。

联合创始人和前董事长王健2018年在法国南方观光时,从高处跌落离世。王健离世后,海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于2018年介入,处置该集团的一部分投资。

去年,本来将成为世界最大上市交易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在最后一刻被取消,突显中国大企业所处的政治氛围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对外投资大幅下降。

俱菲(Sherry Fei J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海航控股等海航集团旗下公司提交给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公告承认,自查显示存在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未披露担保。



 |  韩乐 香港 ,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陷入困境的海航集团(HNA Group)的几家上市子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其中几家公司披露数十亿美元资金遭到滥用。该集团一度是中资海外收购交易浪潮背后的推手。

这些披露是这家企业集团破产重整故事的最新丑陋转折。该集团最初是一家国内航空公司,后来借助债务助燃的一波收购狂潮——其间该集团支出逾400亿美元,包括买入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的股份——快速发展壮大。

海航控股(Hainan Airlines Holding)在上周末向上海证交所提交的公告中表示,“自查”显示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资金已被非经营性占用。

海航控股以及海航集团旗下另外两家公司——供销大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COOP Group)和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HN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Group)——还在公告中表示,它们此前未能披露集团内公司之间的债务担保。

周一的披露使海航上市子公司的股票大幅下跌。海航控股和供销大集的股票都跌停,即触及上海和深圳证交所10%的每日下跌幅度上限。

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董事沈萌表示,相关资金有相当大部分不太可能全部收回,这将“对债权人的权益产生负面影响”。

作出这些披露之际,海航集团债权人上周申请启动破产重整程序,此前法院宣布该集团无力偿债。海航集团表示,它将配合并“支持法院依法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在债务助燃的收购热潮所留下的负担和围绕其所有权结构的疑问使其开始崩溃之前,海航集团的发展壮大曾使其在2017年《财富》(Fortune)世界500强公司排行榜上排名第170位。

过去几年里,北京方面对一批急剧扩张的企业集团——包括安邦(Anbang)和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加强审查,其中海航集团也受到北京方面的压力。

海航集团去年未能依照法院命令履行给付义务后,其现任董事长陈峰被禁止乘坐飞机和高铁。

联合创始人和前董事长王健2018年在法国南方观光时,从高处跌落离世。王健离世后,海航集团的主要债权人、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于2018年介入,处置该集团的一部分投资。

去年,本来将成为世界最大上市交易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在最后一刻被取消,突显中国大企业所处的政治氛围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对外投资大幅下降。

俱菲(Sherry Fei J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