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俄罗斯对抗性外交政策引发的经济制裁已在国内产生后果,经济上的痛苦开始损害对普京政府的支持。抗议逮捕纳瓦尔尼的示威活动蔓延全国,团结爱国的号召也不再是解药。


周日,莫斯科的抗议者举行了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的全国示威活动,这已是连续第二周了。

 | ANDREW E. KRAMER

OR--商业新媒体

亚历山大·多布拉斯基(Aleksandr Dobralsky)走上街头,抗议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派领导人在上月被捕。但他还有其他不满。

“这就像有人踩了你的脚,还对你说,‘耐心忍一会儿吧,’”律师多布拉斯基在谈到国家的经济困境时说。“你怎么能就这么等着它结束呢?”

几年来,民意调查一直在追踪国民情绪的转变,所谓“克里米亚共识”(即广泛支持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吞并乌克兰半岛的想法)已经远去。现在,人们心中更多的是对工资和养老金下降的失望。

在俄罗斯,普京强硬的外交政策带来的团结爱国情感与人们对经济低迷的愤怒,通常被称为电视和冰箱之间的战斗:俄罗斯人更关注电视上的爱国新闻,还是自家空空荡荡的冰箱?

“团结爱国不再是对付抗议的解药,”英国调查机构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与欧亚项目副研究员叶卡捷琳娜·舒尔曼(Ekaterina Schulman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舒尔曼援引焦点小组研究的结果说,被出示了有关工资下降或卢布对美元汇率的经济统计数据的俄罗斯人,比没有被首先出示这些数据的俄罗斯人更有可能表示支持谨慎的外交政策。

许多因素削弱了克里米亚共识。2014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的那一年,他在国内的支持率飙升,尽管欧洲国家、美国和其他国家以威胁到俄罗斯经济的制裁作为回应。

这种对抗性的外交政策起初广受欢迎,经济上的痛苦则花了几年时间才进入政治。

但制裁带来的金融停滞、与西方关系紧张导致的外国投资减少,以及低油价迫使克里姆林宫实施不受欢迎的政策,包括提高退休年龄以支撑政府养老基金。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人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实得工资一直在下降。现在比七年前低了10%。

这损害了对普京政府的支持。从共产党到右翼民族主义者,一系列反对团体走上街头。多布拉斯基说,“如果你在这个体系中没有一席之地,你就没有机会”找到工作。

政治分析人士说,抗议活动已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富裕城市蔓延到俄罗斯偏远省份,这并非巧合,这些省份对经济上的痛苦感受更为强烈。

据报道,从太平洋沿岸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到俄罗斯最西部的城市加里宁格勒,有100多个城镇发生了抗议活动。这样的偏远城镇曾被视为支持普京的温床。

但在2011年和2012年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在莫斯科领导了一场抗议运动之后,政府把钱投入了颇受欢迎的城市改造项目,比如美化公园和重新铺设人行道,这些项目削弱了政治反对派的力量。

后来,因为主办和推广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人得以接触在成千上万友好的外国球迷,克里姆林宫描绘的俄罗斯是西方势力包围的堡垒形象也因此模糊起来。

多布拉斯基的家乡加里宁格勒是一块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在那里,有关外国危险的政府宣传警告一直没有市场。
“他们说,‘美国人在波兰建军事基地,’”在加里宁格勒工作的平面设计师德米特里·费尔德曼(Dmitry Feldman)在谈到电视新闻时说,“但我们了解波兰人。你问一个波兰的普通人,‘你想征服西伯利亚吗?’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引发抗议活动的是与俄罗斯长期经济下滑无关的特殊情况。纳瓦尔尼因神经毒剂中毒在德国接受治疗返回俄罗斯后被捕,以及他随后发布的一段视频,指责普京腐败,并为自己修建了一座豪华宫殿,这些都令抗议者感到愤怒。纳瓦尔尼将自己受到的袭击归咎于克里姆林宫。他说,特工在他的内衣里放置了接近致命剂量的神经毒剂。

“我会换个角度看这件事,”政治学家舒尔曼说。“当政治因素发生变化时,经济也变得重要起来。人们说,‘是的,发生了这种事,而且食品杂货也越来越贵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冰箱战胜电视:俄罗斯经济低迷打破普京的爱国盾牌

发布日期:2021-02-02 07:55
摘要:俄罗斯对抗性外交政策引发的经济制裁已在国内产生后果,经济上的痛苦开始损害对普京政府的支持。抗议逮捕纳瓦尔尼的示威活动蔓延全国,团结爱国的号召也不再是解药。


周日,莫斯科的抗议者举行了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的全国示威活动,这已是连续第二周了。

 | ANDREW E. KRAMER

OR--商业新媒体

亚历山大·多布拉斯基(Aleksandr Dobralsky)走上街头,抗议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派领导人在上月被捕。但他还有其他不满。

“这就像有人踩了你的脚,还对你说,‘耐心忍一会儿吧,’”律师多布拉斯基在谈到国家的经济困境时说。“你怎么能就这么等着它结束呢?”

几年来,民意调查一直在追踪国民情绪的转变,所谓“克里米亚共识”(即广泛支持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吞并乌克兰半岛的想法)已经远去。现在,人们心中更多的是对工资和养老金下降的失望。

在俄罗斯,普京强硬的外交政策带来的团结爱国情感与人们对经济低迷的愤怒,通常被称为电视和冰箱之间的战斗:俄罗斯人更关注电视上的爱国新闻,还是自家空空荡荡的冰箱?

“团结爱国不再是对付抗议的解药,”英国调查机构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与欧亚项目副研究员叶卡捷琳娜·舒尔曼(Ekaterina Schulman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舒尔曼援引焦点小组研究的结果说,被出示了有关工资下降或卢布对美元汇率的经济统计数据的俄罗斯人,比没有被首先出示这些数据的俄罗斯人更有可能表示支持谨慎的外交政策。

许多因素削弱了克里米亚共识。2014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的那一年,他在国内的支持率飙升,尽管欧洲国家、美国和其他国家以威胁到俄罗斯经济的制裁作为回应。

这种对抗性的外交政策起初广受欢迎,经济上的痛苦则花了几年时间才进入政治。

但制裁带来的金融停滞、与西方关系紧张导致的外国投资减少,以及低油价迫使克里姆林宫实施不受欢迎的政策,包括提高退休年龄以支撑政府养老基金。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人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实得工资一直在下降。现在比七年前低了10%。

这损害了对普京政府的支持。从共产党到右翼民族主义者,一系列反对团体走上街头。多布拉斯基说,“如果你在这个体系中没有一席之地,你就没有机会”找到工作。

政治分析人士说,抗议活动已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富裕城市蔓延到俄罗斯偏远省份,这并非巧合,这些省份对经济上的痛苦感受更为强烈。

据报道,从太平洋沿岸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到俄罗斯最西部的城市加里宁格勒,有100多个城镇发生了抗议活动。这样的偏远城镇曾被视为支持普京的温床。

但在2011年和2012年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在莫斯科领导了一场抗议运动之后,政府把钱投入了颇受欢迎的城市改造项目,比如美化公园和重新铺设人行道,这些项目削弱了政治反对派的力量。

后来,因为主办和推广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人得以接触在成千上万友好的外国球迷,克里姆林宫描绘的俄罗斯是西方势力包围的堡垒形象也因此模糊起来。

多布拉斯基的家乡加里宁格勒是一块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在那里,有关外国危险的政府宣传警告一直没有市场。
“他们说,‘美国人在波兰建军事基地,’”在加里宁格勒工作的平面设计师德米特里·费尔德曼(Dmitry Feldman)在谈到电视新闻时说,“但我们了解波兰人。你问一个波兰的普通人,‘你想征服西伯利亚吗?’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引发抗议活动的是与俄罗斯长期经济下滑无关的特殊情况。纳瓦尔尼因神经毒剂中毒在德国接受治疗返回俄罗斯后被捕,以及他随后发布的一段视频,指责普京腐败,并为自己修建了一座豪华宫殿,这些都令抗议者感到愤怒。纳瓦尔尼将自己受到的袭击归咎于克里姆林宫。他说,特工在他的内衣里放置了接近致命剂量的神经毒剂。

“我会换个角度看这件事,”政治学家舒尔曼说。“当政治因素发生变化时,经济也变得重要起来。人们说,‘是的,发生了这种事,而且食品杂货也越来越贵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俄罗斯对抗性外交政策引发的经济制裁已在国内产生后果,经济上的痛苦开始损害对普京政府的支持。抗议逮捕纳瓦尔尼的示威活动蔓延全国,团结爱国的号召也不再是解药。


周日,莫斯科的抗议者举行了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的全国示威活动,这已是连续第二周了。

 | ANDREW E. KRAMER

OR--商业新媒体

亚历山大·多布拉斯基(Aleksandr Dobralsky)走上街头,抗议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派领导人在上月被捕。但他还有其他不满。

“这就像有人踩了你的脚,还对你说,‘耐心忍一会儿吧,’”律师多布拉斯基在谈到国家的经济困境时说。“你怎么能就这么等着它结束呢?”

几年来,民意调查一直在追踪国民情绪的转变,所谓“克里米亚共识”(即广泛支持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吞并乌克兰半岛的想法)已经远去。现在,人们心中更多的是对工资和养老金下降的失望。

在俄罗斯,普京强硬的外交政策带来的团结爱国情感与人们对经济低迷的愤怒,通常被称为电视和冰箱之间的战斗:俄罗斯人更关注电视上的爱国新闻,还是自家空空荡荡的冰箱?

“团结爱国不再是对付抗议的解药,”英国调查机构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与欧亚项目副研究员叶卡捷琳娜·舒尔曼(Ekaterina Schulman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舒尔曼援引焦点小组研究的结果说,被出示了有关工资下降或卢布对美元汇率的经济统计数据的俄罗斯人,比没有被首先出示这些数据的俄罗斯人更有可能表示支持谨慎的外交政策。

许多因素削弱了克里米亚共识。2014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的那一年,他在国内的支持率飙升,尽管欧洲国家、美国和其他国家以威胁到俄罗斯经济的制裁作为回应。

这种对抗性的外交政策起初广受欢迎,经济上的痛苦则花了几年时间才进入政治。

但制裁带来的金融停滞、与西方关系紧张导致的外国投资减少,以及低油价迫使克里姆林宫实施不受欢迎的政策,包括提高退休年龄以支撑政府养老基金。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人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实得工资一直在下降。现在比七年前低了10%。

这损害了对普京政府的支持。从共产党到右翼民族主义者,一系列反对团体走上街头。多布拉斯基说,“如果你在这个体系中没有一席之地,你就没有机会”找到工作。

政治分析人士说,抗议活动已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富裕城市蔓延到俄罗斯偏远省份,这并非巧合,这些省份对经济上的痛苦感受更为强烈。

据报道,从太平洋沿岸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到俄罗斯最西部的城市加里宁格勒,有100多个城镇发生了抗议活动。这样的偏远城镇曾被视为支持普京的温床。

但在2011年和2012年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在莫斯科领导了一场抗议运动之后,政府把钱投入了颇受欢迎的城市改造项目,比如美化公园和重新铺设人行道,这些项目削弱了政治反对派的力量。

后来,因为主办和推广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人得以接触在成千上万友好的外国球迷,克里姆林宫描绘的俄罗斯是西方势力包围的堡垒形象也因此模糊起来。

多布拉斯基的家乡加里宁格勒是一块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在那里,有关外国危险的政府宣传警告一直没有市场。
“他们说,‘美国人在波兰建军事基地,’”在加里宁格勒工作的平面设计师德米特里·费尔德曼(Dmitry Feldman)在谈到电视新闻时说,“但我们了解波兰人。你问一个波兰的普通人,‘你想征服西伯利亚吗?’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引发抗议活动的是与俄罗斯长期经济下滑无关的特殊情况。纳瓦尔尼因神经毒剂中毒在德国接受治疗返回俄罗斯后被捕,以及他随后发布的一段视频,指责普京腐败,并为自己修建了一座豪华宫殿,这些都令抗议者感到愤怒。纳瓦尔尼将自己受到的袭击归咎于克里姆林宫。他说,特工在他的内衣里放置了接近致命剂量的神经毒剂。

“我会换个角度看这件事,”政治学家舒尔曼说。“当政治因素发生变化时,经济也变得重要起来。人们说,‘是的,发生了这种事,而且食品杂货也越来越贵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冰箱战胜电视:俄罗斯经济低迷打破普京的爱国盾牌

发布日期:2021-02-02 07:55
摘要:俄罗斯对抗性外交政策引发的经济制裁已在国内产生后果,经济上的痛苦开始损害对普京政府的支持。抗议逮捕纳瓦尔尼的示威活动蔓延全国,团结爱国的号召也不再是解药。


周日,莫斯科的抗议者举行了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的全国示威活动,这已是连续第二周了。

 | ANDREW E. KRAMER

OR--商业新媒体

亚历山大·多布拉斯基(Aleksandr Dobralsky)走上街头,抗议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派领导人在上月被捕。但他还有其他不满。

“这就像有人踩了你的脚,还对你说,‘耐心忍一会儿吧,’”律师多布拉斯基在谈到国家的经济困境时说。“你怎么能就这么等着它结束呢?”

几年来,民意调查一直在追踪国民情绪的转变,所谓“克里米亚共识”(即广泛支持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吞并乌克兰半岛的想法)已经远去。现在,人们心中更多的是对工资和养老金下降的失望。

在俄罗斯,普京强硬的外交政策带来的团结爱国情感与人们对经济低迷的愤怒,通常被称为电视和冰箱之间的战斗:俄罗斯人更关注电视上的爱国新闻,还是自家空空荡荡的冰箱?

“团结爱国不再是对付抗议的解药,”英国调查机构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与欧亚项目副研究员叶卡捷琳娜·舒尔曼(Ekaterina Schulman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舒尔曼援引焦点小组研究的结果说,被出示了有关工资下降或卢布对美元汇率的经济统计数据的俄罗斯人,比没有被首先出示这些数据的俄罗斯人更有可能表示支持谨慎的外交政策。

许多因素削弱了克里米亚共识。2014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的那一年,他在国内的支持率飙升,尽管欧洲国家、美国和其他国家以威胁到俄罗斯经济的制裁作为回应。

这种对抗性的外交政策起初广受欢迎,经济上的痛苦则花了几年时间才进入政治。

但制裁带来的金融停滞、与西方关系紧张导致的外国投资减少,以及低油价迫使克里姆林宫实施不受欢迎的政策,包括提高退休年龄以支撑政府养老基金。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人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实得工资一直在下降。现在比七年前低了10%。

这损害了对普京政府的支持。从共产党到右翼民族主义者,一系列反对团体走上街头。多布拉斯基说,“如果你在这个体系中没有一席之地,你就没有机会”找到工作。

政治分析人士说,抗议活动已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富裕城市蔓延到俄罗斯偏远省份,这并非巧合,这些省份对经济上的痛苦感受更为强烈。

据报道,从太平洋沿岸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到俄罗斯最西部的城市加里宁格勒,有100多个城镇发生了抗议活动。这样的偏远城镇曾被视为支持普京的温床。

但在2011年和2012年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在莫斯科领导了一场抗议运动之后,政府把钱投入了颇受欢迎的城市改造项目,比如美化公园和重新铺设人行道,这些项目削弱了政治反对派的力量。

后来,因为主办和推广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人得以接触在成千上万友好的外国球迷,克里姆林宫描绘的俄罗斯是西方势力包围的堡垒形象也因此模糊起来。

多布拉斯基的家乡加里宁格勒是一块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在那里,有关外国危险的政府宣传警告一直没有市场。
“他们说,‘美国人在波兰建军事基地,’”在加里宁格勒工作的平面设计师德米特里·费尔德曼(Dmitry Feldman)在谈到电视新闻时说,“但我们了解波兰人。你问一个波兰的普通人,‘你想征服西伯利亚吗?’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引发抗议活动的是与俄罗斯长期经济下滑无关的特殊情况。纳瓦尔尼因神经毒剂中毒在德国接受治疗返回俄罗斯后被捕,以及他随后发布的一段视频,指责普京腐败,并为自己修建了一座豪华宫殿,这些都令抗议者感到愤怒。纳瓦尔尼将自己受到的袭击归咎于克里姆林宫。他说,特工在他的内衣里放置了接近致命剂量的神经毒剂。

“我会换个角度看这件事,”政治学家舒尔曼说。“当政治因素发生变化时,经济也变得重要起来。人们说,‘是的,发生了这种事,而且食品杂货也越来越贵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俄罗斯对抗性外交政策引发的经济制裁已在国内产生后果,经济上的痛苦开始损害对普京政府的支持。抗议逮捕纳瓦尔尼的示威活动蔓延全国,团结爱国的号召也不再是解药。


周日,莫斯科的抗议者举行了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的全国示威活动,这已是连续第二周了。

 | ANDREW E. KRAMER

OR--商业新媒体

亚历山大·多布拉斯基(Aleksandr Dobralsky)走上街头,抗议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派领导人在上月被捕。但他还有其他不满。

“这就像有人踩了你的脚,还对你说,‘耐心忍一会儿吧,’”律师多布拉斯基在谈到国家的经济困境时说。“你怎么能就这么等着它结束呢?”

几年来,民意调查一直在追踪国民情绪的转变,所谓“克里米亚共识”(即广泛支持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吞并乌克兰半岛的想法)已经远去。现在,人们心中更多的是对工资和养老金下降的失望。

在俄罗斯,普京强硬的外交政策带来的团结爱国情感与人们对经济低迷的愤怒,通常被称为电视和冰箱之间的战斗:俄罗斯人更关注电视上的爱国新闻,还是自家空空荡荡的冰箱?

“团结爱国不再是对付抗议的解药,”英国调查机构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与欧亚项目副研究员叶卡捷琳娜·舒尔曼(Ekaterina Schulman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舒尔曼援引焦点小组研究的结果说,被出示了有关工资下降或卢布对美元汇率的经济统计数据的俄罗斯人,比没有被首先出示这些数据的俄罗斯人更有可能表示支持谨慎的外交政策。

许多因素削弱了克里米亚共识。2014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的那一年,他在国内的支持率飙升,尽管欧洲国家、美国和其他国家以威胁到俄罗斯经济的制裁作为回应。

这种对抗性的外交政策起初广受欢迎,经济上的痛苦则花了几年时间才进入政治。

但制裁带来的金融停滞、与西方关系紧张导致的外国投资减少,以及低油价迫使克里姆林宫实施不受欢迎的政策,包括提高退休年龄以支撑政府养老基金。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人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实得工资一直在下降。现在比七年前低了10%。

这损害了对普京政府的支持。从共产党到右翼民族主义者,一系列反对团体走上街头。多布拉斯基说,“如果你在这个体系中没有一席之地,你就没有机会”找到工作。

政治分析人士说,抗议活动已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富裕城市蔓延到俄罗斯偏远省份,这并非巧合,这些省份对经济上的痛苦感受更为强烈。

据报道,从太平洋沿岸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到俄罗斯最西部的城市加里宁格勒,有100多个城镇发生了抗议活动。这样的偏远城镇曾被视为支持普京的温床。

但在2011年和2012年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在莫斯科领导了一场抗议运动之后,政府把钱投入了颇受欢迎的城市改造项目,比如美化公园和重新铺设人行道,这些项目削弱了政治反对派的力量。

后来,因为主办和推广2018年世界杯,俄罗斯人得以接触在成千上万友好的外国球迷,克里姆林宫描绘的俄罗斯是西方势力包围的堡垒形象也因此模糊起来。

多布拉斯基的家乡加里宁格勒是一块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在那里,有关外国危险的政府宣传警告一直没有市场。
“他们说,‘美国人在波兰建军事基地,’”在加里宁格勒工作的平面设计师德米特里·费尔德曼(Dmitry Feldman)在谈到电视新闻时说,“但我们了解波兰人。你问一个波兰的普通人,‘你想征服西伯利亚吗?’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引发抗议活动的是与俄罗斯长期经济下滑无关的特殊情况。纳瓦尔尼因神经毒剂中毒在德国接受治疗返回俄罗斯后被捕,以及他随后发布的一段视频,指责普京腐败,并为自己修建了一座豪华宫殿,这些都令抗议者感到愤怒。纳瓦尔尼将自己受到的袭击归咎于克里姆林宫。他说,特工在他的内衣里放置了接近致命剂量的神经毒剂。

“我会换个角度看这件事,”政治学家舒尔曼说。“当政治因素发生变化时,经济也变得重要起来。人们说,‘是的,发生了这种事,而且食品杂货也越来越贵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