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还可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20日,拜登“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就职仪式,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始正式执政。美国由此进入拜登时代,世界期待美国的改变。犹如2008年民主党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所表现出的坚定“求变”姿态,美国目前也需要一位强有力扭转国运,带领民众实现抗疫与恢复经济并举的总统。拜登没有雄心勃勃的口号,但在上任第一天即签署了空前规模的17项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命令,旨在迅急清除特朗普“政治遗产”,实施“拨乱反正”,给美国希望。

作为中国对美的标志性投资之一,TikTok注定要在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其敢于与美国政府进行司法对抗,以“一己之力”转动中美关系,并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以市场力量和司法阶段性胜利,熬过了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周期,一路坎坷、一路传奇地走过来了。笔者此前曾一度担心,特朗普在政治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会用行政命令再次强行禁止TikTok在美的经营,然而特朗普公布的一系列“涉军企业”中并没有TikTok,这对TikTok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表明特朗普并没有寻求在其任职末期给TikTok新的压力。

在历史上,特朗普是对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实施了最严厉的限制与打击的美国总统。其对中兴、华为、字节跳动等在美国投资的中企实施的空前严厉制裁,使得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跌到历史冰点,导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依赖存量企业的交易,新的收购或绿地投资基本处于低位徘徊地步。中美相互依赖的经济基础开始走弱,安全要素走强,这加剧了中美对抗因素,中美两国、两国企业都在这种对抗中付出巨大的代价。

TikTok是幸运的,“自助者天助”用在其身上是再生动不过。经过特朗普的折腾,TikTok积累了斗争经验,战胜了特朗普政府系统性的高压。民主党籍总统拜登大概率难以延续特朗普时期那种对TikTok的极限施压政策。但新政府如何处理TikTok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首先,美国政治精英在TikTok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上已经初步达成某种“共识”,这种共识不会因为党派更替而变化。具体表现如新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对特朗普对华强硬路线的公开“欣赏”。其次,美国司法部依然保留对地方法院判决的质疑和相应的权力。最后,数据安全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从国会两院压倒性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来看,美国民主党难以逆转对中国的竞争政策,区别将在于如何协调竞争、合作关系,或者合作为主流竞争为支流,但美国政府总体上对华强硬的立场将难以改观。庞大的“川粉”将成为新政府执政的压力,其“反华立场”可能对新政府试图改善与华关系形成钳制。这一点,TikTok亦有可能要承受新的政治风险与压力。

特朗普式“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在疫情面前彻底暴露出了“难堪”的领导力。特朗普一系列的执政方式遭到民主党精英的抛弃。拜登将重点转向国内,犹如奥巴马在首任任期中重点治理金融、重整税务,引领制造业回归那样,拜登政府目前也在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国内建设、发展制造业、弥合社会裂痕,重塑美国希望。目前美国政治与社会正在酝酿深刻的变化,作为中国跨国公司子公司的TikTok也要求变。

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任何政治冲突。美国选举所产生的党争暂时告一段落,但美国的政治斗争不会停滞。特朗普及其广泛的拥趸不会轻易消停,疫情加速了社会矛盾,而这种社会矛盾又会进一步激化政治派系、社会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拜登政府目前还处于构建外交轮廓阶段,尚无法明确如何与中国相处,因为与中国相处要么延续特朗普道路,要么走奥巴马式相对宽松的道路,但无论哪种道路都会激发社会与政治力量的大重组、大变革,在政治极化情况下,中间路线的空间并不宽广。如果拜登向中国表达改善关系的意愿,有可能被政治对手批评为“绥靖”,如果拜登想对华强硬,又可能被批为“不懂经济”。这种社会、政治面的斗争不可避免地会在TikTok的各类平台上造就各种复杂镜像,对此TikTok要严格审核涉政治传播内容,保持中立,防止卷入任何派系的政治斗争而成为牺牲品。

对于可能的诉讼,保持使用法律手段。拜登政府以什么立场和姿态对接特朗普遗留的TikTok事务?如何在联邦政府业已对TikTok进行“消极定性”的背景下处理对应的复杂关系?这些最终可能又会反馈到司法层面上。此外,美国司法部依然保有对加州法院判决的质疑权,如果司法博弈持续,那TikTok只能不惜代价奉陪到底。美国政府不会轻易“丢面子”, TikTok只有将诉讼扳回到“商业性”而非“政治性”事务的审判上,才有可能最终胜出,只有站在《美国宪法》的基础上,用有力的判决压制那些对中国投资有偏见和怀有恶意的官僚,才是TikTok可用可行的方案。

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积极融入美国社区抗疫中。美国目前的国家主题是抗疫,作为一家在美国成长起来的中国网络企业子公司,TikTok有义务、责任去履行社会责任,组织力量积极融入美国社会与社区抗疫。“风雨中热心肠”,疫情期也是TikTok对美社会力量进行攻关展示企业形象的良机。

随着资本积累,TikTok可以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由于疫情,众多美国公司将面临破产或财务危机,这为财力雄厚的字节跳动对美投资增加了新的可能。可以考虑在疫情中实现TikTok部分经营转向,或转型过渡为综合性投资公司。比如,整合针对疫情的生物研发资源,构建特定的医药产业渠道;或实行股权置换的投资模式,获取部分重要商业性资产,积极做中美投资复兴的内生力量。

据报道,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进口美国商品仅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预期目标的58%,这对拜登政府构成了挑战。如何看待这一事件,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外贸投资关系,是拜登政府不能回避的问题。但在这一重要议题上,还没有明显迹象证明拜登政府已经设计清楚。中美有相向而行的动力,也有反思重启的意愿。中国通过疫情实现了经济的正向增长,增强了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话语权。近期,由于中澳就新冠疫情源头问题发生外交纠纷,中国政府决定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这对澳大利亚煤炭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必和必拓(BHP)称将大幅削减澳大利亚动力煤资产的价值,减记金额最高将达到12.5亿美元。目前该公司正寻求处置该业务,把重心放在其他大宗商品上。在疫情笼罩全球经济的形势下,中国控制了重要消费端市场,越发具有控制全球大宗物品价格或影响大型跨国公司命运的能力。事实表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因疫情而大不同。

此前所发生的事态很清楚地凸显了,字节跳动在危急关头下,中国政府给予的支持的分量。在中国政府越发具有决定或者影响全球主要跨国公司命运和资产价格的事实下,中国政府主动介入中美冲突,积极设置议题就成为必然趋势。曾经在艰难时期受惠于中国政府支持的字节跳动,如果深刻洞悉这一历史性趋势反映的重要信号,那应该在北美市场上更加具有雄心与市场进取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拜登执政与TikTok在美经营的新机遇与挑战

发布日期:2021-02-01 16:26
摘要: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还可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20日,拜登“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就职仪式,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始正式执政。美国由此进入拜登时代,世界期待美国的改变。犹如2008年民主党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所表现出的坚定“求变”姿态,美国目前也需要一位强有力扭转国运,带领民众实现抗疫与恢复经济并举的总统。拜登没有雄心勃勃的口号,但在上任第一天即签署了空前规模的17项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命令,旨在迅急清除特朗普“政治遗产”,实施“拨乱反正”,给美国希望。

作为中国对美的标志性投资之一,TikTok注定要在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其敢于与美国政府进行司法对抗,以“一己之力”转动中美关系,并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以市场力量和司法阶段性胜利,熬过了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周期,一路坎坷、一路传奇地走过来了。笔者此前曾一度担心,特朗普在政治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会用行政命令再次强行禁止TikTok在美的经营,然而特朗普公布的一系列“涉军企业”中并没有TikTok,这对TikTok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表明特朗普并没有寻求在其任职末期给TikTok新的压力。

在历史上,特朗普是对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实施了最严厉的限制与打击的美国总统。其对中兴、华为、字节跳动等在美国投资的中企实施的空前严厉制裁,使得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跌到历史冰点,导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依赖存量企业的交易,新的收购或绿地投资基本处于低位徘徊地步。中美相互依赖的经济基础开始走弱,安全要素走强,这加剧了中美对抗因素,中美两国、两国企业都在这种对抗中付出巨大的代价。

TikTok是幸运的,“自助者天助”用在其身上是再生动不过。经过特朗普的折腾,TikTok积累了斗争经验,战胜了特朗普政府系统性的高压。民主党籍总统拜登大概率难以延续特朗普时期那种对TikTok的极限施压政策。但新政府如何处理TikTok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首先,美国政治精英在TikTok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上已经初步达成某种“共识”,这种共识不会因为党派更替而变化。具体表现如新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对特朗普对华强硬路线的公开“欣赏”。其次,美国司法部依然保留对地方法院判决的质疑和相应的权力。最后,数据安全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从国会两院压倒性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来看,美国民主党难以逆转对中国的竞争政策,区别将在于如何协调竞争、合作关系,或者合作为主流竞争为支流,但美国政府总体上对华强硬的立场将难以改观。庞大的“川粉”将成为新政府执政的压力,其“反华立场”可能对新政府试图改善与华关系形成钳制。这一点,TikTok亦有可能要承受新的政治风险与压力。

特朗普式“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在疫情面前彻底暴露出了“难堪”的领导力。特朗普一系列的执政方式遭到民主党精英的抛弃。拜登将重点转向国内,犹如奥巴马在首任任期中重点治理金融、重整税务,引领制造业回归那样,拜登政府目前也在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国内建设、发展制造业、弥合社会裂痕,重塑美国希望。目前美国政治与社会正在酝酿深刻的变化,作为中国跨国公司子公司的TikTok也要求变。

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任何政治冲突。美国选举所产生的党争暂时告一段落,但美国的政治斗争不会停滞。特朗普及其广泛的拥趸不会轻易消停,疫情加速了社会矛盾,而这种社会矛盾又会进一步激化政治派系、社会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拜登政府目前还处于构建外交轮廓阶段,尚无法明确如何与中国相处,因为与中国相处要么延续特朗普道路,要么走奥巴马式相对宽松的道路,但无论哪种道路都会激发社会与政治力量的大重组、大变革,在政治极化情况下,中间路线的空间并不宽广。如果拜登向中国表达改善关系的意愿,有可能被政治对手批评为“绥靖”,如果拜登想对华强硬,又可能被批为“不懂经济”。这种社会、政治面的斗争不可避免地会在TikTok的各类平台上造就各种复杂镜像,对此TikTok要严格审核涉政治传播内容,保持中立,防止卷入任何派系的政治斗争而成为牺牲品。

对于可能的诉讼,保持使用法律手段。拜登政府以什么立场和姿态对接特朗普遗留的TikTok事务?如何在联邦政府业已对TikTok进行“消极定性”的背景下处理对应的复杂关系?这些最终可能又会反馈到司法层面上。此外,美国司法部依然保有对加州法院判决的质疑权,如果司法博弈持续,那TikTok只能不惜代价奉陪到底。美国政府不会轻易“丢面子”, TikTok只有将诉讼扳回到“商业性”而非“政治性”事务的审判上,才有可能最终胜出,只有站在《美国宪法》的基础上,用有力的判决压制那些对中国投资有偏见和怀有恶意的官僚,才是TikTok可用可行的方案。

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积极融入美国社区抗疫中。美国目前的国家主题是抗疫,作为一家在美国成长起来的中国网络企业子公司,TikTok有义务、责任去履行社会责任,组织力量积极融入美国社会与社区抗疫。“风雨中热心肠”,疫情期也是TikTok对美社会力量进行攻关展示企业形象的良机。

随着资本积累,TikTok可以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由于疫情,众多美国公司将面临破产或财务危机,这为财力雄厚的字节跳动对美投资增加了新的可能。可以考虑在疫情中实现TikTok部分经营转向,或转型过渡为综合性投资公司。比如,整合针对疫情的生物研发资源,构建特定的医药产业渠道;或实行股权置换的投资模式,获取部分重要商业性资产,积极做中美投资复兴的内生力量。

据报道,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进口美国商品仅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预期目标的58%,这对拜登政府构成了挑战。如何看待这一事件,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外贸投资关系,是拜登政府不能回避的问题。但在这一重要议题上,还没有明显迹象证明拜登政府已经设计清楚。中美有相向而行的动力,也有反思重启的意愿。中国通过疫情实现了经济的正向增长,增强了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话语权。近期,由于中澳就新冠疫情源头问题发生外交纠纷,中国政府决定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这对澳大利亚煤炭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必和必拓(BHP)称将大幅削减澳大利亚动力煤资产的价值,减记金额最高将达到12.5亿美元。目前该公司正寻求处置该业务,把重心放在其他大宗商品上。在疫情笼罩全球经济的形势下,中国控制了重要消费端市场,越发具有控制全球大宗物品价格或影响大型跨国公司命运的能力。事实表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因疫情而大不同。

此前所发生的事态很清楚地凸显了,字节跳动在危急关头下,中国政府给予的支持的分量。在中国政府越发具有决定或者影响全球主要跨国公司命运和资产价格的事实下,中国政府主动介入中美冲突,积极设置议题就成为必然趋势。曾经在艰难时期受惠于中国政府支持的字节跳动,如果深刻洞悉这一历史性趋势反映的重要信号,那应该在北美市场上更加具有雄心与市场进取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还可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20日,拜登“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就职仪式,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始正式执政。美国由此进入拜登时代,世界期待美国的改变。犹如2008年民主党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所表现出的坚定“求变”姿态,美国目前也需要一位强有力扭转国运,带领民众实现抗疫与恢复经济并举的总统。拜登没有雄心勃勃的口号,但在上任第一天即签署了空前规模的17项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命令,旨在迅急清除特朗普“政治遗产”,实施“拨乱反正”,给美国希望。

作为中国对美的标志性投资之一,TikTok注定要在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其敢于与美国政府进行司法对抗,以“一己之力”转动中美关系,并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以市场力量和司法阶段性胜利,熬过了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周期,一路坎坷、一路传奇地走过来了。笔者此前曾一度担心,特朗普在政治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会用行政命令再次强行禁止TikTok在美的经营,然而特朗普公布的一系列“涉军企业”中并没有TikTok,这对TikTok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表明特朗普并没有寻求在其任职末期给TikTok新的压力。

在历史上,特朗普是对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实施了最严厉的限制与打击的美国总统。其对中兴、华为、字节跳动等在美国投资的中企实施的空前严厉制裁,使得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跌到历史冰点,导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依赖存量企业的交易,新的收购或绿地投资基本处于低位徘徊地步。中美相互依赖的经济基础开始走弱,安全要素走强,这加剧了中美对抗因素,中美两国、两国企业都在这种对抗中付出巨大的代价。

TikTok是幸运的,“自助者天助”用在其身上是再生动不过。经过特朗普的折腾,TikTok积累了斗争经验,战胜了特朗普政府系统性的高压。民主党籍总统拜登大概率难以延续特朗普时期那种对TikTok的极限施压政策。但新政府如何处理TikTok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首先,美国政治精英在TikTok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上已经初步达成某种“共识”,这种共识不会因为党派更替而变化。具体表现如新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对特朗普对华强硬路线的公开“欣赏”。其次,美国司法部依然保留对地方法院判决的质疑和相应的权力。最后,数据安全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从国会两院压倒性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来看,美国民主党难以逆转对中国的竞争政策,区别将在于如何协调竞争、合作关系,或者合作为主流竞争为支流,但美国政府总体上对华强硬的立场将难以改观。庞大的“川粉”将成为新政府执政的压力,其“反华立场”可能对新政府试图改善与华关系形成钳制。这一点,TikTok亦有可能要承受新的政治风险与压力。

特朗普式“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在疫情面前彻底暴露出了“难堪”的领导力。特朗普一系列的执政方式遭到民主党精英的抛弃。拜登将重点转向国内,犹如奥巴马在首任任期中重点治理金融、重整税务,引领制造业回归那样,拜登政府目前也在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国内建设、发展制造业、弥合社会裂痕,重塑美国希望。目前美国政治与社会正在酝酿深刻的变化,作为中国跨国公司子公司的TikTok也要求变。

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任何政治冲突。美国选举所产生的党争暂时告一段落,但美国的政治斗争不会停滞。特朗普及其广泛的拥趸不会轻易消停,疫情加速了社会矛盾,而这种社会矛盾又会进一步激化政治派系、社会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拜登政府目前还处于构建外交轮廓阶段,尚无法明确如何与中国相处,因为与中国相处要么延续特朗普道路,要么走奥巴马式相对宽松的道路,但无论哪种道路都会激发社会与政治力量的大重组、大变革,在政治极化情况下,中间路线的空间并不宽广。如果拜登向中国表达改善关系的意愿,有可能被政治对手批评为“绥靖”,如果拜登想对华强硬,又可能被批为“不懂经济”。这种社会、政治面的斗争不可避免地会在TikTok的各类平台上造就各种复杂镜像,对此TikTok要严格审核涉政治传播内容,保持中立,防止卷入任何派系的政治斗争而成为牺牲品。

对于可能的诉讼,保持使用法律手段。拜登政府以什么立场和姿态对接特朗普遗留的TikTok事务?如何在联邦政府业已对TikTok进行“消极定性”的背景下处理对应的复杂关系?这些最终可能又会反馈到司法层面上。此外,美国司法部依然保有对加州法院判决的质疑权,如果司法博弈持续,那TikTok只能不惜代价奉陪到底。美国政府不会轻易“丢面子”, TikTok只有将诉讼扳回到“商业性”而非“政治性”事务的审判上,才有可能最终胜出,只有站在《美国宪法》的基础上,用有力的判决压制那些对中国投资有偏见和怀有恶意的官僚,才是TikTok可用可行的方案。

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积极融入美国社区抗疫中。美国目前的国家主题是抗疫,作为一家在美国成长起来的中国网络企业子公司,TikTok有义务、责任去履行社会责任,组织力量积极融入美国社会与社区抗疫。“风雨中热心肠”,疫情期也是TikTok对美社会力量进行攻关展示企业形象的良机。

随着资本积累,TikTok可以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由于疫情,众多美国公司将面临破产或财务危机,这为财力雄厚的字节跳动对美投资增加了新的可能。可以考虑在疫情中实现TikTok部分经营转向,或转型过渡为综合性投资公司。比如,整合针对疫情的生物研发资源,构建特定的医药产业渠道;或实行股权置换的投资模式,获取部分重要商业性资产,积极做中美投资复兴的内生力量。

据报道,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进口美国商品仅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预期目标的58%,这对拜登政府构成了挑战。如何看待这一事件,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外贸投资关系,是拜登政府不能回避的问题。但在这一重要议题上,还没有明显迹象证明拜登政府已经设计清楚。中美有相向而行的动力,也有反思重启的意愿。中国通过疫情实现了经济的正向增长,增强了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话语权。近期,由于中澳就新冠疫情源头问题发生外交纠纷,中国政府决定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这对澳大利亚煤炭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必和必拓(BHP)称将大幅削减澳大利亚动力煤资产的价值,减记金额最高将达到12.5亿美元。目前该公司正寻求处置该业务,把重心放在其他大宗商品上。在疫情笼罩全球经济的形势下,中国控制了重要消费端市场,越发具有控制全球大宗物品价格或影响大型跨国公司命运的能力。事实表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因疫情而大不同。

此前所发生的事态很清楚地凸显了,字节跳动在危急关头下,中国政府给予的支持的分量。在中国政府越发具有决定或者影响全球主要跨国公司命运和资产价格的事实下,中国政府主动介入中美冲突,积极设置议题就成为必然趋势。曾经在艰难时期受惠于中国政府支持的字节跳动,如果深刻洞悉这一历史性趋势反映的重要信号,那应该在北美市场上更加具有雄心与市场进取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拜登执政与TikTok在美经营的新机遇与挑战

发布日期:2021-02-01 16:26
摘要: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还可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20日,拜登“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就职仪式,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始正式执政。美国由此进入拜登时代,世界期待美国的改变。犹如2008年民主党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所表现出的坚定“求变”姿态,美国目前也需要一位强有力扭转国运,带领民众实现抗疫与恢复经济并举的总统。拜登没有雄心勃勃的口号,但在上任第一天即签署了空前规模的17项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命令,旨在迅急清除特朗普“政治遗产”,实施“拨乱反正”,给美国希望。

作为中国对美的标志性投资之一,TikTok注定要在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其敢于与美国政府进行司法对抗,以“一己之力”转动中美关系,并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以市场力量和司法阶段性胜利,熬过了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周期,一路坎坷、一路传奇地走过来了。笔者此前曾一度担心,特朗普在政治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会用行政命令再次强行禁止TikTok在美的经营,然而特朗普公布的一系列“涉军企业”中并没有TikTok,这对TikTok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表明特朗普并没有寻求在其任职末期给TikTok新的压力。

在历史上,特朗普是对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实施了最严厉的限制与打击的美国总统。其对中兴、华为、字节跳动等在美国投资的中企实施的空前严厉制裁,使得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跌到历史冰点,导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依赖存量企业的交易,新的收购或绿地投资基本处于低位徘徊地步。中美相互依赖的经济基础开始走弱,安全要素走强,这加剧了中美对抗因素,中美两国、两国企业都在这种对抗中付出巨大的代价。

TikTok是幸运的,“自助者天助”用在其身上是再生动不过。经过特朗普的折腾,TikTok积累了斗争经验,战胜了特朗普政府系统性的高压。民主党籍总统拜登大概率难以延续特朗普时期那种对TikTok的极限施压政策。但新政府如何处理TikTok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首先,美国政治精英在TikTok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上已经初步达成某种“共识”,这种共识不会因为党派更替而变化。具体表现如新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对特朗普对华强硬路线的公开“欣赏”。其次,美国司法部依然保留对地方法院判决的质疑和相应的权力。最后,数据安全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从国会两院压倒性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来看,美国民主党难以逆转对中国的竞争政策,区别将在于如何协调竞争、合作关系,或者合作为主流竞争为支流,但美国政府总体上对华强硬的立场将难以改观。庞大的“川粉”将成为新政府执政的压力,其“反华立场”可能对新政府试图改善与华关系形成钳制。这一点,TikTok亦有可能要承受新的政治风险与压力。

特朗普式“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在疫情面前彻底暴露出了“难堪”的领导力。特朗普一系列的执政方式遭到民主党精英的抛弃。拜登将重点转向国内,犹如奥巴马在首任任期中重点治理金融、重整税务,引领制造业回归那样,拜登政府目前也在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国内建设、发展制造业、弥合社会裂痕,重塑美国希望。目前美国政治与社会正在酝酿深刻的变化,作为中国跨国公司子公司的TikTok也要求变。

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任何政治冲突。美国选举所产生的党争暂时告一段落,但美国的政治斗争不会停滞。特朗普及其广泛的拥趸不会轻易消停,疫情加速了社会矛盾,而这种社会矛盾又会进一步激化政治派系、社会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拜登政府目前还处于构建外交轮廓阶段,尚无法明确如何与中国相处,因为与中国相处要么延续特朗普道路,要么走奥巴马式相对宽松的道路,但无论哪种道路都会激发社会与政治力量的大重组、大变革,在政治极化情况下,中间路线的空间并不宽广。如果拜登向中国表达改善关系的意愿,有可能被政治对手批评为“绥靖”,如果拜登想对华强硬,又可能被批为“不懂经济”。这种社会、政治面的斗争不可避免地会在TikTok的各类平台上造就各种复杂镜像,对此TikTok要严格审核涉政治传播内容,保持中立,防止卷入任何派系的政治斗争而成为牺牲品。

对于可能的诉讼,保持使用法律手段。拜登政府以什么立场和姿态对接特朗普遗留的TikTok事务?如何在联邦政府业已对TikTok进行“消极定性”的背景下处理对应的复杂关系?这些最终可能又会反馈到司法层面上。此外,美国司法部依然保有对加州法院判决的质疑权,如果司法博弈持续,那TikTok只能不惜代价奉陪到底。美国政府不会轻易“丢面子”, TikTok只有将诉讼扳回到“商业性”而非“政治性”事务的审判上,才有可能最终胜出,只有站在《美国宪法》的基础上,用有力的判决压制那些对中国投资有偏见和怀有恶意的官僚,才是TikTok可用可行的方案。

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积极融入美国社区抗疫中。美国目前的国家主题是抗疫,作为一家在美国成长起来的中国网络企业子公司,TikTok有义务、责任去履行社会责任,组织力量积极融入美国社会与社区抗疫。“风雨中热心肠”,疫情期也是TikTok对美社会力量进行攻关展示企业形象的良机。

随着资本积累,TikTok可以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由于疫情,众多美国公司将面临破产或财务危机,这为财力雄厚的字节跳动对美投资增加了新的可能。可以考虑在疫情中实现TikTok部分经营转向,或转型过渡为综合性投资公司。比如,整合针对疫情的生物研发资源,构建特定的医药产业渠道;或实行股权置换的投资模式,获取部分重要商业性资产,积极做中美投资复兴的内生力量。

据报道,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进口美国商品仅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预期目标的58%,这对拜登政府构成了挑战。如何看待这一事件,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外贸投资关系,是拜登政府不能回避的问题。但在这一重要议题上,还没有明显迹象证明拜登政府已经设计清楚。中美有相向而行的动力,也有反思重启的意愿。中国通过疫情实现了经济的正向增长,增强了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话语权。近期,由于中澳就新冠疫情源头问题发生外交纠纷,中国政府决定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这对澳大利亚煤炭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必和必拓(BHP)称将大幅削减澳大利亚动力煤资产的价值,减记金额最高将达到12.5亿美元。目前该公司正寻求处置该业务,把重心放在其他大宗商品上。在疫情笼罩全球经济的形势下,中国控制了重要消费端市场,越发具有控制全球大宗物品价格或影响大型跨国公司命运的能力。事实表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因疫情而大不同。

此前所发生的事态很清楚地凸显了,字节跳动在危急关头下,中国政府给予的支持的分量。在中国政府越发具有决定或者影响全球主要跨国公司命运和资产价格的事实下,中国政府主动介入中美冲突,积极设置议题就成为必然趋势。曾经在艰难时期受惠于中国政府支持的字节跳动,如果深刻洞悉这一历史性趋势反映的重要信号,那应该在北美市场上更加具有雄心与市场进取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还可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20日,拜登“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就职仪式,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始正式执政。美国由此进入拜登时代,世界期待美国的改变。犹如2008年民主党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所表现出的坚定“求变”姿态,美国目前也需要一位强有力扭转国运,带领民众实现抗疫与恢复经济并举的总统。拜登没有雄心勃勃的口号,但在上任第一天即签署了空前规模的17项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命令,旨在迅急清除特朗普“政治遗产”,实施“拨乱反正”,给美国希望。

作为中国对美的标志性投资之一,TikTok注定要在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其敢于与美国政府进行司法对抗,以“一己之力”转动中美关系,并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以市场力量和司法阶段性胜利,熬过了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周期,一路坎坷、一路传奇地走过来了。笔者此前曾一度担心,特朗普在政治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会用行政命令再次强行禁止TikTok在美的经营,然而特朗普公布的一系列“涉军企业”中并没有TikTok,这对TikTok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表明特朗普并没有寻求在其任职末期给TikTok新的压力。

在历史上,特朗普是对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实施了最严厉的限制与打击的美国总统。其对中兴、华为、字节跳动等在美国投资的中企实施的空前严厉制裁,使得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跌到历史冰点,导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主要依赖存量企业的交易,新的收购或绿地投资基本处于低位徘徊地步。中美相互依赖的经济基础开始走弱,安全要素走强,这加剧了中美对抗因素,中美两国、两国企业都在这种对抗中付出巨大的代价。

TikTok是幸运的,“自助者天助”用在其身上是再生动不过。经过特朗普的折腾,TikTok积累了斗争经验,战胜了特朗普政府系统性的高压。民主党籍总统拜登大概率难以延续特朗普时期那种对TikTok的极限施压政策。但新政府如何处理TikTok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首先,美国政治精英在TikTok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上已经初步达成某种“共识”,这种共识不会因为党派更替而变化。具体表现如新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对特朗普对华强硬路线的公开“欣赏”。其次,美国司法部依然保留对地方法院判决的质疑和相应的权力。最后,数据安全问题依然悬而未决。从国会两院压倒性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来看,美国民主党难以逆转对中国的竞争政策,区别将在于如何协调竞争、合作关系,或者合作为主流竞争为支流,但美国政府总体上对华强硬的立场将难以改观。庞大的“川粉”将成为新政府执政的压力,其“反华立场”可能对新政府试图改善与华关系形成钳制。这一点,TikTok亦有可能要承受新的政治风险与压力。

特朗普式“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在疫情面前彻底暴露出了“难堪”的领导力。特朗普一系列的执政方式遭到民主党精英的抛弃。拜登将重点转向国内,犹如奥巴马在首任任期中重点治理金融、重整税务,引领制造业回归那样,拜登政府目前也在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国内建设、发展制造业、弥合社会裂痕,重塑美国希望。目前美国政治与社会正在酝酿深刻的变化,作为中国跨国公司子公司的TikTok也要求变。

对于可能的政治冲突,TikTok要继续保持中立,不卷入、不介入、不评论任何政治冲突。美国选举所产生的党争暂时告一段落,但美国的政治斗争不会停滞。特朗普及其广泛的拥趸不会轻易消停,疫情加速了社会矛盾,而这种社会矛盾又会进一步激化政治派系、社会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拜登政府目前还处于构建外交轮廓阶段,尚无法明确如何与中国相处,因为与中国相处要么延续特朗普道路,要么走奥巴马式相对宽松的道路,但无论哪种道路都会激发社会与政治力量的大重组、大变革,在政治极化情况下,中间路线的空间并不宽广。如果拜登向中国表达改善关系的意愿,有可能被政治对手批评为“绥靖”,如果拜登想对华强硬,又可能被批为“不懂经济”。这种社会、政治面的斗争不可避免地会在TikTok的各类平台上造就各种复杂镜像,对此TikTok要严格审核涉政治传播内容,保持中立,防止卷入任何派系的政治斗争而成为牺牲品。

对于可能的诉讼,保持使用法律手段。拜登政府以什么立场和姿态对接特朗普遗留的TikTok事务?如何在联邦政府业已对TikTok进行“消极定性”的背景下处理对应的复杂关系?这些最终可能又会反馈到司法层面上。此外,美国司法部依然保有对加州法院判决的质疑权,如果司法博弈持续,那TikTok只能不惜代价奉陪到底。美国政府不会轻易“丢面子”, TikTok只有将诉讼扳回到“商业性”而非“政治性”事务的审判上,才有可能最终胜出,只有站在《美国宪法》的基础上,用有力的判决压制那些对中国投资有偏见和怀有恶意的官僚,才是TikTok可用可行的方案。

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积极融入美国社区抗疫中。美国目前的国家主题是抗疫,作为一家在美国成长起来的中国网络企业子公司,TikTok有义务、责任去履行社会责任,组织力量积极融入美国社会与社区抗疫。“风雨中热心肠”,疫情期也是TikTok对美社会力量进行攻关展示企业形象的良机。

随着资本积累,TikTok可以进一步推动在美国的本土化拓展,创新商业模式。由于疫情,众多美国公司将面临破产或财务危机,这为财力雄厚的字节跳动对美投资增加了新的可能。可以考虑在疫情中实现TikTok部分经营转向,或转型过渡为综合性投资公司。比如,整合针对疫情的生物研发资源,构建特定的医药产业渠道;或实行股权置换的投资模式,获取部分重要商业性资产,积极做中美投资复兴的内生力量。

据报道,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进口美国商品仅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预期目标的58%,这对拜登政府构成了挑战。如何看待这一事件,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外贸投资关系,是拜登政府不能回避的问题。但在这一重要议题上,还没有明显迹象证明拜登政府已经设计清楚。中美有相向而行的动力,也有反思重启的意愿。中国通过疫情实现了经济的正向增长,增强了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话语权。近期,由于中澳就新冠疫情源头问题发生外交纠纷,中国政府决定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这对澳大利亚煤炭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必和必拓(BHP)称将大幅削减澳大利亚动力煤资产的价值,减记金额最高将达到12.5亿美元。目前该公司正寻求处置该业务,把重心放在其他大宗商品上。在疫情笼罩全球经济的形势下,中国控制了重要消费端市场,越发具有控制全球大宗物品价格或影响大型跨国公司命运的能力。事实表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因疫情而大不同。

此前所发生的事态很清楚地凸显了,字节跳动在危急关头下,中国政府给予的支持的分量。在中国政府越发具有决定或者影响全球主要跨国公司命运和资产价格的事实下,中国政府主动介入中美冲突,积极设置议题就成为必然趋势。曾经在艰难时期受惠于中国政府支持的字节跳动,如果深刻洞悉这一历史性趋势反映的重要信号,那应该在北美市场上更加具有雄心与市场进取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