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最大瓶装水企业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和增长潜力打动了投资者和分析师,而该股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者的热情加上可交易股票的短缺推动中国最大的瓶装水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Nongfu Spring Co. ,9633.HK, 简称:农夫山泉)股价飙升。

农夫山泉去年9月在香港上市,在火爆的IPO中募资12.4亿美元。此后,该股市值已扩大到原来的三倍,达到约850亿美元。


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以及该公司在调味茶饮料等领域的增长潜力令投资者和分析师印象深刻,该公司强大的品牌亦是如此。红色瓶盖的农夫山泉品牌辨识度很高,稳健灵活的业务也能在经济低迷或地缘政治紧张加剧时期蓬勃发展。

而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香港交易所坚持要求至少有25%的股票公开流通。但交易所经常给予豁免,允许较大的公司以较小的自由流通量(10%至15%)上市,前提是仍有大量绝对数量的股票可供买卖。与大股东没有关联的投资者所持有的少量持股可以计入流通股部分,即使这些投资者已经签署了禁售协议,承诺不在IPO之后很快卖出股票。

剔除创始人钟睒睒所持约84%的股份,以及公司高管和钟睒睒一位亲属持有的其他权益后,农夫山泉总计公众持股比例为14%。

但这个数字中包含数十名个人投资者持有的股份,其中包括农夫山泉现任和前任员工及钟睒睒的其他亲属。这些投资者已同意在上市后一年内不出售持股。农夫山泉IPO的股票发行数量,理论上能被自由买卖的,约占全球发售后经扩大已发行股本的4%左右,而且还包括了基础投资者持有的股权,这些投资者已承诺在6个月内不出售持股。

博大资本国际有限公司(Partners Capital International)负责投行业务的首席执行官温天纳(Ronald Wan)称,在最低自由流通股方面的豁免让更多公司得以在香港上市,但香港的上市规则可能需要修改,以设立更多门槛。


温天纳表示,由于自由流通股数量有限,一家公司的股价可能无法准确反映该股的实际价值,特别是在一些投资者非理性地追逐该股的情况下。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 ,0388.HK, 简称:香港交易所)称,该公司不对具体上市公司置评。农夫山泉称,该公司发售的股票数量是基于自身需要和当时市况而定。该公司称,其公众持股量得到了包括香港交易所在内的监管部门批准。

农夫山泉在内地市场的品牌影响力对其股价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内地投资者通过连接香港和沪深两地交易所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买入这只股票。目前他们持有约1.164亿股股票,相当于总股本的约1%,易于流通股的约四分之一。

温天纳表示,内地投资者对香港市场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使得内地品牌能够获得估值溢价,就像他们在在岸市场一样。他表示,一些内地投资者只是预期这只股票会进一步上涨,就在买入股票,而不管基本面如何。

上周五,农夫山泉报每股58.55港元,约合7.55美元,相比之下该股IPO发行价为21.50港元。根据FactSet的数据,这只股票基于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市盈率达到约83倍,对于通常较稳的消费品行业来说,这一市盈率水平已经非常之高。

当然,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基本面也更具吸引力。

William O’Neil & Co.研究分析师Tristan D’Aboville表示,农夫山泉水源地在中国分布较广,降低了物流成本,另外该公司连续七年稳居包装饮用水榜首,这也是一个优势。他表示:“在包装饮用水行业,建立客户信任并不容易。”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分析师庞昕怡(Yoyo Pang)表示,农夫山泉还迅速向无糖茶和鲜榨果汁等饮料市场拓展,推动业务多元化,抓住日益富裕的中国消费者的支出趋势。庞昕怡表示,疫情的社交疏离要求削弱了啤酒和烈酒的需求,但提振了农夫山泉饮用水的家庭消费,包括较大瓶的瓶装水。


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钟睒睒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

对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来说,该公司股价的飙升无论如何是受欢迎的。根据《福布斯》(Forbes)的数据,钟睒睒目前已成为中国首富,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他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这对农夫山泉的外国支持者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比如富达国际,该机构作为基础投资者参与了农夫山泉的IPO。

总部设在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赤子之心(Pureheart Capital Asia Ltd.)的执行董事Eugene Yiu表示,赤子之心在农夫山泉IPO期间和IPO后都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他称,赤子之心持有这些股票是为了押注中国经济。Yiu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专注于中国国内,不容易受到任何地缘政治交锋的影响。

一些人表示,农夫山泉股价已经存在过多泡沫。香港散户投资者Edmond Fan表示,他最近卖掉了所持该公司的所有股票,获利逾7,000美元。

Fan现年60岁,专门为人讲解中国古代著作《易经》。他表示自己是1990年代到中国内地出差时第一次知道农夫山泉的,并被该公司吸引,因其具有强大的品牌和盈利能力。Fan表示,他仍然看好农夫山泉,但该公司估值已经变得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农夫山泉上市不足半年,市值扩大到原来的三倍至850亿美元

发布日期:2021-02-01 12:11
摘要:中国最大瓶装水企业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和增长潜力打动了投资者和分析师,而该股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者的热情加上可交易股票的短缺推动中国最大的瓶装水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Nongfu Spring Co. ,9633.HK, 简称:农夫山泉)股价飙升。

农夫山泉去年9月在香港上市,在火爆的IPO中募资12.4亿美元。此后,该股市值已扩大到原来的三倍,达到约850亿美元。


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以及该公司在调味茶饮料等领域的增长潜力令投资者和分析师印象深刻,该公司强大的品牌亦是如此。红色瓶盖的农夫山泉品牌辨识度很高,稳健灵活的业务也能在经济低迷或地缘政治紧张加剧时期蓬勃发展。

而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香港交易所坚持要求至少有25%的股票公开流通。但交易所经常给予豁免,允许较大的公司以较小的自由流通量(10%至15%)上市,前提是仍有大量绝对数量的股票可供买卖。与大股东没有关联的投资者所持有的少量持股可以计入流通股部分,即使这些投资者已经签署了禁售协议,承诺不在IPO之后很快卖出股票。

剔除创始人钟睒睒所持约84%的股份,以及公司高管和钟睒睒一位亲属持有的其他权益后,农夫山泉总计公众持股比例为14%。

但这个数字中包含数十名个人投资者持有的股份,其中包括农夫山泉现任和前任员工及钟睒睒的其他亲属。这些投资者已同意在上市后一年内不出售持股。农夫山泉IPO的股票发行数量,理论上能被自由买卖的,约占全球发售后经扩大已发行股本的4%左右,而且还包括了基础投资者持有的股权,这些投资者已承诺在6个月内不出售持股。

博大资本国际有限公司(Partners Capital International)负责投行业务的首席执行官温天纳(Ronald Wan)称,在最低自由流通股方面的豁免让更多公司得以在香港上市,但香港的上市规则可能需要修改,以设立更多门槛。


温天纳表示,由于自由流通股数量有限,一家公司的股价可能无法准确反映该股的实际价值,特别是在一些投资者非理性地追逐该股的情况下。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 ,0388.HK, 简称:香港交易所)称,该公司不对具体上市公司置评。农夫山泉称,该公司发售的股票数量是基于自身需要和当时市况而定。该公司称,其公众持股量得到了包括香港交易所在内的监管部门批准。

农夫山泉在内地市场的品牌影响力对其股价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内地投资者通过连接香港和沪深两地交易所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买入这只股票。目前他们持有约1.164亿股股票,相当于总股本的约1%,易于流通股的约四分之一。

温天纳表示,内地投资者对香港市场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使得内地品牌能够获得估值溢价,就像他们在在岸市场一样。他表示,一些内地投资者只是预期这只股票会进一步上涨,就在买入股票,而不管基本面如何。

上周五,农夫山泉报每股58.55港元,约合7.55美元,相比之下该股IPO发行价为21.50港元。根据FactSet的数据,这只股票基于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市盈率达到约83倍,对于通常较稳的消费品行业来说,这一市盈率水平已经非常之高。

当然,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基本面也更具吸引力。

William O’Neil & Co.研究分析师Tristan D’Aboville表示,农夫山泉水源地在中国分布较广,降低了物流成本,另外该公司连续七年稳居包装饮用水榜首,这也是一个优势。他表示:“在包装饮用水行业,建立客户信任并不容易。”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分析师庞昕怡(Yoyo Pang)表示,农夫山泉还迅速向无糖茶和鲜榨果汁等饮料市场拓展,推动业务多元化,抓住日益富裕的中国消费者的支出趋势。庞昕怡表示,疫情的社交疏离要求削弱了啤酒和烈酒的需求,但提振了农夫山泉饮用水的家庭消费,包括较大瓶的瓶装水。


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钟睒睒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

对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来说,该公司股价的飙升无论如何是受欢迎的。根据《福布斯》(Forbes)的数据,钟睒睒目前已成为中国首富,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他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这对农夫山泉的外国支持者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比如富达国际,该机构作为基础投资者参与了农夫山泉的IPO。

总部设在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赤子之心(Pureheart Capital Asia Ltd.)的执行董事Eugene Yiu表示,赤子之心在农夫山泉IPO期间和IPO后都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他称,赤子之心持有这些股票是为了押注中国经济。Yiu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专注于中国国内,不容易受到任何地缘政治交锋的影响。

一些人表示,农夫山泉股价已经存在过多泡沫。香港散户投资者Edmond Fan表示,他最近卖掉了所持该公司的所有股票,获利逾7,000美元。

Fan现年60岁,专门为人讲解中国古代著作《易经》。他表示自己是1990年代到中国内地出差时第一次知道农夫山泉的,并被该公司吸引,因其具有强大的品牌和盈利能力。Fan表示,他仍然看好农夫山泉,但该公司估值已经变得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最大瓶装水企业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和增长潜力打动了投资者和分析师,而该股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者的热情加上可交易股票的短缺推动中国最大的瓶装水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Nongfu Spring Co. ,9633.HK, 简称:农夫山泉)股价飙升。

农夫山泉去年9月在香港上市,在火爆的IPO中募资12.4亿美元。此后,该股市值已扩大到原来的三倍,达到约850亿美元。


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以及该公司在调味茶饮料等领域的增长潜力令投资者和分析师印象深刻,该公司强大的品牌亦是如此。红色瓶盖的农夫山泉品牌辨识度很高,稳健灵活的业务也能在经济低迷或地缘政治紧张加剧时期蓬勃发展。

而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香港交易所坚持要求至少有25%的股票公开流通。但交易所经常给予豁免,允许较大的公司以较小的自由流通量(10%至15%)上市,前提是仍有大量绝对数量的股票可供买卖。与大股东没有关联的投资者所持有的少量持股可以计入流通股部分,即使这些投资者已经签署了禁售协议,承诺不在IPO之后很快卖出股票。

剔除创始人钟睒睒所持约84%的股份,以及公司高管和钟睒睒一位亲属持有的其他权益后,农夫山泉总计公众持股比例为14%。

但这个数字中包含数十名个人投资者持有的股份,其中包括农夫山泉现任和前任员工及钟睒睒的其他亲属。这些投资者已同意在上市后一年内不出售持股。农夫山泉IPO的股票发行数量,理论上能被自由买卖的,约占全球发售后经扩大已发行股本的4%左右,而且还包括了基础投资者持有的股权,这些投资者已承诺在6个月内不出售持股。

博大资本国际有限公司(Partners Capital International)负责投行业务的首席执行官温天纳(Ronald Wan)称,在最低自由流通股方面的豁免让更多公司得以在香港上市,但香港的上市规则可能需要修改,以设立更多门槛。


温天纳表示,由于自由流通股数量有限,一家公司的股价可能无法准确反映该股的实际价值,特别是在一些投资者非理性地追逐该股的情况下。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 ,0388.HK, 简称:香港交易所)称,该公司不对具体上市公司置评。农夫山泉称,该公司发售的股票数量是基于自身需要和当时市况而定。该公司称,其公众持股量得到了包括香港交易所在内的监管部门批准。

农夫山泉在内地市场的品牌影响力对其股价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内地投资者通过连接香港和沪深两地交易所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买入这只股票。目前他们持有约1.164亿股股票,相当于总股本的约1%,易于流通股的约四分之一。

温天纳表示,内地投资者对香港市场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使得内地品牌能够获得估值溢价,就像他们在在岸市场一样。他表示,一些内地投资者只是预期这只股票会进一步上涨,就在买入股票,而不管基本面如何。

上周五,农夫山泉报每股58.55港元,约合7.55美元,相比之下该股IPO发行价为21.50港元。根据FactSet的数据,这只股票基于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市盈率达到约83倍,对于通常较稳的消费品行业来说,这一市盈率水平已经非常之高。

当然,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基本面也更具吸引力。

William O’Neil & Co.研究分析师Tristan D’Aboville表示,农夫山泉水源地在中国分布较广,降低了物流成本,另外该公司连续七年稳居包装饮用水榜首,这也是一个优势。他表示:“在包装饮用水行业,建立客户信任并不容易。”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分析师庞昕怡(Yoyo Pang)表示,农夫山泉还迅速向无糖茶和鲜榨果汁等饮料市场拓展,推动业务多元化,抓住日益富裕的中国消费者的支出趋势。庞昕怡表示,疫情的社交疏离要求削弱了啤酒和烈酒的需求,但提振了农夫山泉饮用水的家庭消费,包括较大瓶的瓶装水。


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钟睒睒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

对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来说,该公司股价的飙升无论如何是受欢迎的。根据《福布斯》(Forbes)的数据,钟睒睒目前已成为中国首富,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他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这对农夫山泉的外国支持者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比如富达国际,该机构作为基础投资者参与了农夫山泉的IPO。

总部设在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赤子之心(Pureheart Capital Asia Ltd.)的执行董事Eugene Yiu表示,赤子之心在农夫山泉IPO期间和IPO后都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他称,赤子之心持有这些股票是为了押注中国经济。Yiu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专注于中国国内,不容易受到任何地缘政治交锋的影响。

一些人表示,农夫山泉股价已经存在过多泡沫。香港散户投资者Edmond Fan表示,他最近卖掉了所持该公司的所有股票,获利逾7,000美元。

Fan现年60岁,专门为人讲解中国古代著作《易经》。他表示自己是1990年代到中国内地出差时第一次知道农夫山泉的,并被该公司吸引,因其具有强大的品牌和盈利能力。Fan表示,他仍然看好农夫山泉,但该公司估值已经变得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农夫山泉上市不足半年,市值扩大到原来的三倍至850亿美元

发布日期:2021-02-01 12:11
摘要:中国最大瓶装水企业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和增长潜力打动了投资者和分析师,而该股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者的热情加上可交易股票的短缺推动中国最大的瓶装水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Nongfu Spring Co. ,9633.HK, 简称:农夫山泉)股价飙升。

农夫山泉去年9月在香港上市,在火爆的IPO中募资12.4亿美元。此后,该股市值已扩大到原来的三倍,达到约850亿美元。


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以及该公司在调味茶饮料等领域的增长潜力令投资者和分析师印象深刻,该公司强大的品牌亦是如此。红色瓶盖的农夫山泉品牌辨识度很高,稳健灵活的业务也能在经济低迷或地缘政治紧张加剧时期蓬勃发展。

而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香港交易所坚持要求至少有25%的股票公开流通。但交易所经常给予豁免,允许较大的公司以较小的自由流通量(10%至15%)上市,前提是仍有大量绝对数量的股票可供买卖。与大股东没有关联的投资者所持有的少量持股可以计入流通股部分,即使这些投资者已经签署了禁售协议,承诺不在IPO之后很快卖出股票。

剔除创始人钟睒睒所持约84%的股份,以及公司高管和钟睒睒一位亲属持有的其他权益后,农夫山泉总计公众持股比例为14%。

但这个数字中包含数十名个人投资者持有的股份,其中包括农夫山泉现任和前任员工及钟睒睒的其他亲属。这些投资者已同意在上市后一年内不出售持股。农夫山泉IPO的股票发行数量,理论上能被自由买卖的,约占全球发售后经扩大已发行股本的4%左右,而且还包括了基础投资者持有的股权,这些投资者已承诺在6个月内不出售持股。

博大资本国际有限公司(Partners Capital International)负责投行业务的首席执行官温天纳(Ronald Wan)称,在最低自由流通股方面的豁免让更多公司得以在香港上市,但香港的上市规则可能需要修改,以设立更多门槛。


温天纳表示,由于自由流通股数量有限,一家公司的股价可能无法准确反映该股的实际价值,特别是在一些投资者非理性地追逐该股的情况下。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 ,0388.HK, 简称:香港交易所)称,该公司不对具体上市公司置评。农夫山泉称,该公司发售的股票数量是基于自身需要和当时市况而定。该公司称,其公众持股量得到了包括香港交易所在内的监管部门批准。

农夫山泉在内地市场的品牌影响力对其股价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内地投资者通过连接香港和沪深两地交易所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买入这只股票。目前他们持有约1.164亿股股票,相当于总股本的约1%,易于流通股的约四分之一。

温天纳表示,内地投资者对香港市场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使得内地品牌能够获得估值溢价,就像他们在在岸市场一样。他表示,一些内地投资者只是预期这只股票会进一步上涨,就在买入股票,而不管基本面如何。

上周五,农夫山泉报每股58.55港元,约合7.55美元,相比之下该股IPO发行价为21.50港元。根据FactSet的数据,这只股票基于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市盈率达到约83倍,对于通常较稳的消费品行业来说,这一市盈率水平已经非常之高。

当然,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基本面也更具吸引力。

William O’Neil & Co.研究分析师Tristan D’Aboville表示,农夫山泉水源地在中国分布较广,降低了物流成本,另外该公司连续七年稳居包装饮用水榜首,这也是一个优势。他表示:“在包装饮用水行业,建立客户信任并不容易。”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分析师庞昕怡(Yoyo Pang)表示,农夫山泉还迅速向无糖茶和鲜榨果汁等饮料市场拓展,推动业务多元化,抓住日益富裕的中国消费者的支出趋势。庞昕怡表示,疫情的社交疏离要求削弱了啤酒和烈酒的需求,但提振了农夫山泉饮用水的家庭消费,包括较大瓶的瓶装水。


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钟睒睒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

对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来说,该公司股价的飙升无论如何是受欢迎的。根据《福布斯》(Forbes)的数据,钟睒睒目前已成为中国首富,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他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这对农夫山泉的外国支持者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比如富达国际,该机构作为基础投资者参与了农夫山泉的IPO。

总部设在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赤子之心(Pureheart Capital Asia Ltd.)的执行董事Eugene Yiu表示,赤子之心在农夫山泉IPO期间和IPO后都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他称,赤子之心持有这些股票是为了押注中国经济。Yiu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专注于中国国内,不容易受到任何地缘政治交锋的影响。

一些人表示,农夫山泉股价已经存在过多泡沫。香港散户投资者Edmond Fan表示,他最近卖掉了所持该公司的所有股票,获利逾7,000美元。

Fan现年60岁,专门为人讲解中国古代著作《易经》。他表示自己是1990年代到中国内地出差时第一次知道农夫山泉的,并被该公司吸引,因其具有强大的品牌和盈利能力。Fan表示,他仍然看好农夫山泉,但该公司估值已经变得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最大瓶装水企业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和增长潜力打动了投资者和分析师,而该股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



 | Joanne Chiu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者的热情加上可交易股票的短缺推动中国最大的瓶装水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Nongfu Spring Co. ,9633.HK, 简称:农夫山泉)股价飙升。

农夫山泉去年9月在香港上市,在火爆的IPO中募资12.4亿美元。此后,该股市值已扩大到原来的三倍,达到约850亿美元。


农夫山泉的高利润率以及该公司在调味茶饮料等领域的增长潜力令投资者和分析师印象深刻,该公司强大的品牌亦是如此。红色瓶盖的农夫山泉品牌辨识度很高,稳健灵活的业务也能在经济低迷或地缘政治紧张加剧时期蓬勃发展。

而流通股不足似乎也成了股价上涨的理由。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香港交易所坚持要求至少有25%的股票公开流通。但交易所经常给予豁免,允许较大的公司以较小的自由流通量(10%至15%)上市,前提是仍有大量绝对数量的股票可供买卖。与大股东没有关联的投资者所持有的少量持股可以计入流通股部分,即使这些投资者已经签署了禁售协议,承诺不在IPO之后很快卖出股票。

剔除创始人钟睒睒所持约84%的股份,以及公司高管和钟睒睒一位亲属持有的其他权益后,农夫山泉总计公众持股比例为14%。

但这个数字中包含数十名个人投资者持有的股份,其中包括农夫山泉现任和前任员工及钟睒睒的其他亲属。这些投资者已同意在上市后一年内不出售持股。农夫山泉IPO的股票发行数量,理论上能被自由买卖的,约占全球发售后经扩大已发行股本的4%左右,而且还包括了基础投资者持有的股权,这些投资者已承诺在6个月内不出售持股。

博大资本国际有限公司(Partners Capital International)负责投行业务的首席执行官温天纳(Ronald Wan)称,在最低自由流通股方面的豁免让更多公司得以在香港上市,但香港的上市规则可能需要修改,以设立更多门槛。


温天纳表示,由于自由流通股数量有限,一家公司的股价可能无法准确反映该股的实际价值,特别是在一些投资者非理性地追逐该股的情况下。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 ,0388.HK, 简称:香港交易所)称,该公司不对具体上市公司置评。农夫山泉称,该公司发售的股票数量是基于自身需要和当时市况而定。该公司称,其公众持股量得到了包括香港交易所在内的监管部门批准。

农夫山泉在内地市场的品牌影响力对其股价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内地投资者通过连接香港和沪深两地交易所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买入这只股票。目前他们持有约1.164亿股股票,相当于总股本的约1%,易于流通股的约四分之一。

温天纳表示,内地投资者对香港市场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使得内地品牌能够获得估值溢价,就像他们在在岸市场一样。他表示,一些内地投资者只是预期这只股票会进一步上涨,就在买入股票,而不管基本面如何。

上周五,农夫山泉报每股58.55港元,约合7.55美元,相比之下该股IPO发行价为21.50港元。根据FactSet的数据,这只股票基于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市盈率达到约83倍,对于通常较稳的消费品行业来说,这一市盈率水平已经非常之高。

当然,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基本面也更具吸引力。

William O’Neil & Co.研究分析师Tristan D’Aboville表示,农夫山泉水源地在中国分布较广,降低了物流成本,另外该公司连续七年稳居包装饮用水榜首,这也是一个优势。他表示:“在包装饮用水行业,建立客户信任并不容易。”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分析师庞昕怡(Yoyo Pang)表示,农夫山泉还迅速向无糖茶和鲜榨果汁等饮料市场拓展,推动业务多元化,抓住日益富裕的中国消费者的支出趋势。庞昕怡表示,疫情的社交疏离要求削弱了啤酒和烈酒的需求,但提振了农夫山泉饮用水的家庭消费,包括较大瓶的瓶装水。


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钟睒睒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

对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来说,该公司股价的飙升无论如何是受欢迎的。根据《福布斯》(Forbes)的数据,钟睒睒目前已成为中国首富,依靠农夫山泉和所控制的保健品业务,他的身家达到了890亿美元。这对农夫山泉的外国支持者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比如富达国际,该机构作为基础投资者参与了农夫山泉的IPO。

总部设在香港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赤子之心(Pureheart Capital Asia Ltd.)的执行董事Eugene Yiu表示,赤子之心在农夫山泉IPO期间和IPO后都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他称,赤子之心持有这些股票是为了押注中国经济。Yiu表示,农夫山泉的业务专注于中国国内,不容易受到任何地缘政治交锋的影响。

一些人表示,农夫山泉股价已经存在过多泡沫。香港散户投资者Edmond Fan表示,他最近卖掉了所持该公司的所有股票,获利逾7,000美元。

Fan现年60岁,专门为人讲解中国古代著作《易经》。他表示自己是1990年代到中国内地出差时第一次知道农夫山泉的,并被该公司吸引,因其具有强大的品牌和盈利能力。Fan表示,他仍然看好农夫山泉,但该公司估值已经变得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