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香港第四波疫情持续多个星期仍未有缓和迹象,根据卫生部门资料,当地过去一周录得454宗确诊(1月22日至28日公布数字),大部分是本地感染个案。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首林郑月娥周三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述职时,习近平明确表示对香港疫情 “很关心、很担忧”,强调中央政府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支持港府抗疫,相对地,习近平高度赞扬澳门行政长官贺一诚面对疫情“快速反应,措施严厉”,抗疫工作获中央的“充分肯定”。外界解读这是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作出的明确训示,要求以更有效的方式抗疫。

香港市内仍然实行口罩令和严格的限聚措施,不准2人聚集,不准食肆做晚市生意,娱乐、运动场所关闭等等。这种社交距离措施在过往三波疫情尚算可行,把确诊数字压至低位,但这一次数字在每日几十宗徘徊,距离“清零”目标甚远,但未到令医院严重爆满的地步。农历新年将至,专家担心市民接触增加会令个案数字再次回升。

短暂封区强制检测

第四波疫情爆发后,港府加强了强制检测的措施,多次刊宪要求发现两宗确诊个案的大厦或一些高风险地区进行强制检测,被列入名单的大厦所有居民及曾到访两小时或以上的人,需要在限期内做检测,否则被视作违法。

根据林郑月娥在周三发表的一份《抗疫一年,总结经验》的文章,自去年11月15日以来,政府安排的检测量高达310万,是之前十个月的总检测量的85%。

另外,港府亦在近期首度实施“封城式强检”,过去一周曾派出大量人力物力,分别在九龙佐敦一个区域和港岛区北角东发大厦列为“受限区域”,实施短暂的“限足令”,该处的人要完成强制检测并有阴性结果后方可离开。

一些所在区域的居民及小商户亦对港府做法有微言,主要是不获赔偿以及提供的物资欠妥善等问题,但封锁时间不长,佐敦的“限足令”维持了约两天,北角则只维持了一个晚上,一些居民也表示愿意做检测,但对措施成效抱怀疑。

这种封区强检措施成效不一,在佐敦检测的数千人中找到13人确诊,阳性比率是0.17%,北角东发大厦则无人确诊。

虽然港府不一定提前公布“受限区域”,但一些居民可能察觉到所在大厦或地区个案增加,忧虑感染或受政府措施影响而提前离开,造成即使封区也做不到全区检测的现实结果。例如北角东发大厦原有过千居民居住,但实际接受检测人士只有475名。

在北角东发大厦被封锁期间,特首林郑月娥一度到场视察约15分钟,没有回应在场记者提问题。林郑月娥在社交网站表示,北角的行动最终“零”发现是否劳民伤财,她指出考虑到个案数字、楼宇情况、执行能力等因素,“受限检测”是有实际需要,可达“小区清零”,切断传播链令居民放心。

普遍香港专家认同严厉的强制检测措施,但对是否“封区”有分歧。

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则以佐敦“封区”找到13宗确诊个案为例,指该区找到确诊的比例有0.17%,比起全民检测的0.004%高,算是“效果显著”,他认为“封区”不可以让人提前知道,并要划分得更精准,如果该大厦强制检测参与率低,区内确诊个案多而且大厦污水样本持续呈阳性,则是一个短暂封区检测的好理由。

不过,香港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封区”的直接和间接成本都高,找出的确诊比例也不算高,认为政府不一定要“封区”,而是扩大强制检测的范围,例如当一座大厦发现一宗个案就应该把该大厦及附近摊档、商铺、楼宇纳入做强制检测,以阻截病毒传播。

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尹兆坚认为,港府在不顾及专家批评成效下而坚持大动作“封区”检测,是想争取向中央表现出成绩。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认为新做法是好事,因为“清零”是市民的愿望,但希望特首参考内地的防疫工作,再次推行全民检测和健康码,以及向中央争取更多疫苗来港。

建制派促引入未能提供完整数据的国产疫苗

香港政府上个月宣布已经向三间药厂订购了2250万剂新冠疫苗,亦正向第四家疫苗供应商洽谈采购工作。但因为疫苗供应紧张,以及个别药厂未能提供数据,疫苗接种计划可能要在数周后才能展开。

港府已批准使用的复兴医药与德国药厂BioNTech合作的疫苗,预料2月底供港,一款原先最早供港的中国科兴疫苗则因为欠缺部份数据而未能供港,另一款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则下半年才能到港。

香港建制派最大政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建议港府引入国药新冠疫苗,她表示,许多市民担心其他国家的疫苗会“水土不服”,所以希望能选择打国产疫苗,强调市民对国产技术有信心,而相关疫苗已在内地广泛接种,未有严重不良反应,她自己亦已注射相关疫苗。

香港专家认为引入疫苗要有充分的临床数据,但国药疫苗并未有相关数据,李慧琼反驳称不能够一成不变,她认为即使专家批准的疫苗也不知道会否有问题,有数据也不代表无副作用,除了这些资料外,亦要视乎实际情况,她不希望日后看到香港市民无机会接种内地疫苗。

根据香港大学1月在当地所做一项调查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可能接种疫苗,接受程度偏低,而有不足三成的人表示会接受中国科兴疫苗,低于其他欧美疫苗。

目前港府并未宣布疫苗接种的具体计划,但林郑月娥已表示,这个计划是自愿性质,市民亦会知道自己接种的是哪一款疫苗。林郑月娥表示,已向中央提出要求,预留一定数量的内地研发或生产的疫苗供港使用。

建制派依然希望能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重申,“强制全民检测”必须配合全面的禁足令,其间香港市民和企业是否愿意接受全面禁足仍为疑问,即使愿意接受,日常生活供给亦是另一问题。

她认为,针对有风险人士进行强制检测,配以更广泛及便利市民的自愿检测,比全民强制检测更为合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习近平担忧香港新冠疫情,林郑月娥政府面对的抗疫挑战

发布日期:2021-01-30 08:39
摘要:香港第四波疫情持续多个星期仍未有缓和迹象,根据卫生部门资料,当地过去一周录得454宗确诊(1月22日至28日公布数字),大部分是本地感染个案。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首林郑月娥周三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述职时,习近平明确表示对香港疫情 “很关心、很担忧”,强调中央政府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支持港府抗疫,相对地,习近平高度赞扬澳门行政长官贺一诚面对疫情“快速反应,措施严厉”,抗疫工作获中央的“充分肯定”。外界解读这是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作出的明确训示,要求以更有效的方式抗疫。

香港市内仍然实行口罩令和严格的限聚措施,不准2人聚集,不准食肆做晚市生意,娱乐、运动场所关闭等等。这种社交距离措施在过往三波疫情尚算可行,把确诊数字压至低位,但这一次数字在每日几十宗徘徊,距离“清零”目标甚远,但未到令医院严重爆满的地步。农历新年将至,专家担心市民接触增加会令个案数字再次回升。

短暂封区强制检测

第四波疫情爆发后,港府加强了强制检测的措施,多次刊宪要求发现两宗确诊个案的大厦或一些高风险地区进行强制检测,被列入名单的大厦所有居民及曾到访两小时或以上的人,需要在限期内做检测,否则被视作违法。

根据林郑月娥在周三发表的一份《抗疫一年,总结经验》的文章,自去年11月15日以来,政府安排的检测量高达310万,是之前十个月的总检测量的85%。

另外,港府亦在近期首度实施“封城式强检”,过去一周曾派出大量人力物力,分别在九龙佐敦一个区域和港岛区北角东发大厦列为“受限区域”,实施短暂的“限足令”,该处的人要完成强制检测并有阴性结果后方可离开。

一些所在区域的居民及小商户亦对港府做法有微言,主要是不获赔偿以及提供的物资欠妥善等问题,但封锁时间不长,佐敦的“限足令”维持了约两天,北角则只维持了一个晚上,一些居民也表示愿意做检测,但对措施成效抱怀疑。

这种封区强检措施成效不一,在佐敦检测的数千人中找到13人确诊,阳性比率是0.17%,北角东发大厦则无人确诊。

虽然港府不一定提前公布“受限区域”,但一些居民可能察觉到所在大厦或地区个案增加,忧虑感染或受政府措施影响而提前离开,造成即使封区也做不到全区检测的现实结果。例如北角东发大厦原有过千居民居住,但实际接受检测人士只有475名。

在北角东发大厦被封锁期间,特首林郑月娥一度到场视察约15分钟,没有回应在场记者提问题。林郑月娥在社交网站表示,北角的行动最终“零”发现是否劳民伤财,她指出考虑到个案数字、楼宇情况、执行能力等因素,“受限检测”是有实际需要,可达“小区清零”,切断传播链令居民放心。

普遍香港专家认同严厉的强制检测措施,但对是否“封区”有分歧。

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则以佐敦“封区”找到13宗确诊个案为例,指该区找到确诊的比例有0.17%,比起全民检测的0.004%高,算是“效果显著”,他认为“封区”不可以让人提前知道,并要划分得更精准,如果该大厦强制检测参与率低,区内确诊个案多而且大厦污水样本持续呈阳性,则是一个短暂封区检测的好理由。

不过,香港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封区”的直接和间接成本都高,找出的确诊比例也不算高,认为政府不一定要“封区”,而是扩大强制检测的范围,例如当一座大厦发现一宗个案就应该把该大厦及附近摊档、商铺、楼宇纳入做强制检测,以阻截病毒传播。

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尹兆坚认为,港府在不顾及专家批评成效下而坚持大动作“封区”检测,是想争取向中央表现出成绩。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认为新做法是好事,因为“清零”是市民的愿望,但希望特首参考内地的防疫工作,再次推行全民检测和健康码,以及向中央争取更多疫苗来港。

建制派促引入未能提供完整数据的国产疫苗

香港政府上个月宣布已经向三间药厂订购了2250万剂新冠疫苗,亦正向第四家疫苗供应商洽谈采购工作。但因为疫苗供应紧张,以及个别药厂未能提供数据,疫苗接种计划可能要在数周后才能展开。

港府已批准使用的复兴医药与德国药厂BioNTech合作的疫苗,预料2月底供港,一款原先最早供港的中国科兴疫苗则因为欠缺部份数据而未能供港,另一款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则下半年才能到港。

香港建制派最大政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建议港府引入国药新冠疫苗,她表示,许多市民担心其他国家的疫苗会“水土不服”,所以希望能选择打国产疫苗,强调市民对国产技术有信心,而相关疫苗已在内地广泛接种,未有严重不良反应,她自己亦已注射相关疫苗。

香港专家认为引入疫苗要有充分的临床数据,但国药疫苗并未有相关数据,李慧琼反驳称不能够一成不变,她认为即使专家批准的疫苗也不知道会否有问题,有数据也不代表无副作用,除了这些资料外,亦要视乎实际情况,她不希望日后看到香港市民无机会接种内地疫苗。

根据香港大学1月在当地所做一项调查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可能接种疫苗,接受程度偏低,而有不足三成的人表示会接受中国科兴疫苗,低于其他欧美疫苗。

目前港府并未宣布疫苗接种的具体计划,但林郑月娥已表示,这个计划是自愿性质,市民亦会知道自己接种的是哪一款疫苗。林郑月娥表示,已向中央提出要求,预留一定数量的内地研发或生产的疫苗供港使用。

建制派依然希望能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重申,“强制全民检测”必须配合全面的禁足令,其间香港市民和企业是否愿意接受全面禁足仍为疑问,即使愿意接受,日常生活供给亦是另一问题。

她认为,针对有风险人士进行强制检测,配以更广泛及便利市民的自愿检测,比全民强制检测更为合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香港第四波疫情持续多个星期仍未有缓和迹象,根据卫生部门资料,当地过去一周录得454宗确诊(1月22日至28日公布数字),大部分是本地感染个案。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首林郑月娥周三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述职时,习近平明确表示对香港疫情 “很关心、很担忧”,强调中央政府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支持港府抗疫,相对地,习近平高度赞扬澳门行政长官贺一诚面对疫情“快速反应,措施严厉”,抗疫工作获中央的“充分肯定”。外界解读这是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作出的明确训示,要求以更有效的方式抗疫。

香港市内仍然实行口罩令和严格的限聚措施,不准2人聚集,不准食肆做晚市生意,娱乐、运动场所关闭等等。这种社交距离措施在过往三波疫情尚算可行,把确诊数字压至低位,但这一次数字在每日几十宗徘徊,距离“清零”目标甚远,但未到令医院严重爆满的地步。农历新年将至,专家担心市民接触增加会令个案数字再次回升。

短暂封区强制检测

第四波疫情爆发后,港府加强了强制检测的措施,多次刊宪要求发现两宗确诊个案的大厦或一些高风险地区进行强制检测,被列入名单的大厦所有居民及曾到访两小时或以上的人,需要在限期内做检测,否则被视作违法。

根据林郑月娥在周三发表的一份《抗疫一年,总结经验》的文章,自去年11月15日以来,政府安排的检测量高达310万,是之前十个月的总检测量的85%。

另外,港府亦在近期首度实施“封城式强检”,过去一周曾派出大量人力物力,分别在九龙佐敦一个区域和港岛区北角东发大厦列为“受限区域”,实施短暂的“限足令”,该处的人要完成强制检测并有阴性结果后方可离开。

一些所在区域的居民及小商户亦对港府做法有微言,主要是不获赔偿以及提供的物资欠妥善等问题,但封锁时间不长,佐敦的“限足令”维持了约两天,北角则只维持了一个晚上,一些居民也表示愿意做检测,但对措施成效抱怀疑。

这种封区强检措施成效不一,在佐敦检测的数千人中找到13人确诊,阳性比率是0.17%,北角东发大厦则无人确诊。

虽然港府不一定提前公布“受限区域”,但一些居民可能察觉到所在大厦或地区个案增加,忧虑感染或受政府措施影响而提前离开,造成即使封区也做不到全区检测的现实结果。例如北角东发大厦原有过千居民居住,但实际接受检测人士只有475名。

在北角东发大厦被封锁期间,特首林郑月娥一度到场视察约15分钟,没有回应在场记者提问题。林郑月娥在社交网站表示,北角的行动最终“零”发现是否劳民伤财,她指出考虑到个案数字、楼宇情况、执行能力等因素,“受限检测”是有实际需要,可达“小区清零”,切断传播链令居民放心。

普遍香港专家认同严厉的强制检测措施,但对是否“封区”有分歧。

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则以佐敦“封区”找到13宗确诊个案为例,指该区找到确诊的比例有0.17%,比起全民检测的0.004%高,算是“效果显著”,他认为“封区”不可以让人提前知道,并要划分得更精准,如果该大厦强制检测参与率低,区内确诊个案多而且大厦污水样本持续呈阳性,则是一个短暂封区检测的好理由。

不过,香港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封区”的直接和间接成本都高,找出的确诊比例也不算高,认为政府不一定要“封区”,而是扩大强制检测的范围,例如当一座大厦发现一宗个案就应该把该大厦及附近摊档、商铺、楼宇纳入做强制检测,以阻截病毒传播。

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尹兆坚认为,港府在不顾及专家批评成效下而坚持大动作“封区”检测,是想争取向中央表现出成绩。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认为新做法是好事,因为“清零”是市民的愿望,但希望特首参考内地的防疫工作,再次推行全民检测和健康码,以及向中央争取更多疫苗来港。

建制派促引入未能提供完整数据的国产疫苗

香港政府上个月宣布已经向三间药厂订购了2250万剂新冠疫苗,亦正向第四家疫苗供应商洽谈采购工作。但因为疫苗供应紧张,以及个别药厂未能提供数据,疫苗接种计划可能要在数周后才能展开。

港府已批准使用的复兴医药与德国药厂BioNTech合作的疫苗,预料2月底供港,一款原先最早供港的中国科兴疫苗则因为欠缺部份数据而未能供港,另一款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则下半年才能到港。

香港建制派最大政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建议港府引入国药新冠疫苗,她表示,许多市民担心其他国家的疫苗会“水土不服”,所以希望能选择打国产疫苗,强调市民对国产技术有信心,而相关疫苗已在内地广泛接种,未有严重不良反应,她自己亦已注射相关疫苗。

香港专家认为引入疫苗要有充分的临床数据,但国药疫苗并未有相关数据,李慧琼反驳称不能够一成不变,她认为即使专家批准的疫苗也不知道会否有问题,有数据也不代表无副作用,除了这些资料外,亦要视乎实际情况,她不希望日后看到香港市民无机会接种内地疫苗。

根据香港大学1月在当地所做一项调查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可能接种疫苗,接受程度偏低,而有不足三成的人表示会接受中国科兴疫苗,低于其他欧美疫苗。

目前港府并未宣布疫苗接种的具体计划,但林郑月娥已表示,这个计划是自愿性质,市民亦会知道自己接种的是哪一款疫苗。林郑月娥表示,已向中央提出要求,预留一定数量的内地研发或生产的疫苗供港使用。

建制派依然希望能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重申,“强制全民检测”必须配合全面的禁足令,其间香港市民和企业是否愿意接受全面禁足仍为疑问,即使愿意接受,日常生活供给亦是另一问题。

她认为,针对有风险人士进行强制检测,配以更广泛及便利市民的自愿检测,比全民强制检测更为合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习近平担忧香港新冠疫情,林郑月娥政府面对的抗疫挑战

发布日期:2021-01-30 08:39
摘要:香港第四波疫情持续多个星期仍未有缓和迹象,根据卫生部门资料,当地过去一周录得454宗确诊(1月22日至28日公布数字),大部分是本地感染个案。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首林郑月娥周三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述职时,习近平明确表示对香港疫情 “很关心、很担忧”,强调中央政府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支持港府抗疫,相对地,习近平高度赞扬澳门行政长官贺一诚面对疫情“快速反应,措施严厉”,抗疫工作获中央的“充分肯定”。外界解读这是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作出的明确训示,要求以更有效的方式抗疫。

香港市内仍然实行口罩令和严格的限聚措施,不准2人聚集,不准食肆做晚市生意,娱乐、运动场所关闭等等。这种社交距离措施在过往三波疫情尚算可行,把确诊数字压至低位,但这一次数字在每日几十宗徘徊,距离“清零”目标甚远,但未到令医院严重爆满的地步。农历新年将至,专家担心市民接触增加会令个案数字再次回升。

短暂封区强制检测

第四波疫情爆发后,港府加强了强制检测的措施,多次刊宪要求发现两宗确诊个案的大厦或一些高风险地区进行强制检测,被列入名单的大厦所有居民及曾到访两小时或以上的人,需要在限期内做检测,否则被视作违法。

根据林郑月娥在周三发表的一份《抗疫一年,总结经验》的文章,自去年11月15日以来,政府安排的检测量高达310万,是之前十个月的总检测量的85%。

另外,港府亦在近期首度实施“封城式强检”,过去一周曾派出大量人力物力,分别在九龙佐敦一个区域和港岛区北角东发大厦列为“受限区域”,实施短暂的“限足令”,该处的人要完成强制检测并有阴性结果后方可离开。

一些所在区域的居民及小商户亦对港府做法有微言,主要是不获赔偿以及提供的物资欠妥善等问题,但封锁时间不长,佐敦的“限足令”维持了约两天,北角则只维持了一个晚上,一些居民也表示愿意做检测,但对措施成效抱怀疑。

这种封区强检措施成效不一,在佐敦检测的数千人中找到13人确诊,阳性比率是0.17%,北角东发大厦则无人确诊。

虽然港府不一定提前公布“受限区域”,但一些居民可能察觉到所在大厦或地区个案增加,忧虑感染或受政府措施影响而提前离开,造成即使封区也做不到全区检测的现实结果。例如北角东发大厦原有过千居民居住,但实际接受检测人士只有475名。

在北角东发大厦被封锁期间,特首林郑月娥一度到场视察约15分钟,没有回应在场记者提问题。林郑月娥在社交网站表示,北角的行动最终“零”发现是否劳民伤财,她指出考虑到个案数字、楼宇情况、执行能力等因素,“受限检测”是有实际需要,可达“小区清零”,切断传播链令居民放心。

普遍香港专家认同严厉的强制检测措施,但对是否“封区”有分歧。

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则以佐敦“封区”找到13宗确诊个案为例,指该区找到确诊的比例有0.17%,比起全民检测的0.004%高,算是“效果显著”,他认为“封区”不可以让人提前知道,并要划分得更精准,如果该大厦强制检测参与率低,区内确诊个案多而且大厦污水样本持续呈阳性,则是一个短暂封区检测的好理由。

不过,香港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封区”的直接和间接成本都高,找出的确诊比例也不算高,认为政府不一定要“封区”,而是扩大强制检测的范围,例如当一座大厦发现一宗个案就应该把该大厦及附近摊档、商铺、楼宇纳入做强制检测,以阻截病毒传播。

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尹兆坚认为,港府在不顾及专家批评成效下而坚持大动作“封区”检测,是想争取向中央表现出成绩。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认为新做法是好事,因为“清零”是市民的愿望,但希望特首参考内地的防疫工作,再次推行全民检测和健康码,以及向中央争取更多疫苗来港。

建制派促引入未能提供完整数据的国产疫苗

香港政府上个月宣布已经向三间药厂订购了2250万剂新冠疫苗,亦正向第四家疫苗供应商洽谈采购工作。但因为疫苗供应紧张,以及个别药厂未能提供数据,疫苗接种计划可能要在数周后才能展开。

港府已批准使用的复兴医药与德国药厂BioNTech合作的疫苗,预料2月底供港,一款原先最早供港的中国科兴疫苗则因为欠缺部份数据而未能供港,另一款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则下半年才能到港。

香港建制派最大政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建议港府引入国药新冠疫苗,她表示,许多市民担心其他国家的疫苗会“水土不服”,所以希望能选择打国产疫苗,强调市民对国产技术有信心,而相关疫苗已在内地广泛接种,未有严重不良反应,她自己亦已注射相关疫苗。

香港专家认为引入疫苗要有充分的临床数据,但国药疫苗并未有相关数据,李慧琼反驳称不能够一成不变,她认为即使专家批准的疫苗也不知道会否有问题,有数据也不代表无副作用,除了这些资料外,亦要视乎实际情况,她不希望日后看到香港市民无机会接种内地疫苗。

根据香港大学1月在当地所做一项调查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可能接种疫苗,接受程度偏低,而有不足三成的人表示会接受中国科兴疫苗,低于其他欧美疫苗。

目前港府并未宣布疫苗接种的具体计划,但林郑月娥已表示,这个计划是自愿性质,市民亦会知道自己接种的是哪一款疫苗。林郑月娥表示,已向中央提出要求,预留一定数量的内地研发或生产的疫苗供港使用。

建制派依然希望能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重申,“强制全民检测”必须配合全面的禁足令,其间香港市民和企业是否愿意接受全面禁足仍为疑问,即使愿意接受,日常生活供给亦是另一问题。

她认为,针对有风险人士进行强制检测,配以更广泛及便利市民的自愿检测,比全民强制检测更为合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香港第四波疫情持续多个星期仍未有缓和迹象,根据卫生部门资料,当地过去一周录得454宗确诊(1月22日至28日公布数字),大部分是本地感染个案。



 | BBC

OR--商业新媒体

特首林郑月娥周三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述职时,习近平明确表示对香港疫情 “很关心、很担忧”,强调中央政府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支持港府抗疫,相对地,习近平高度赞扬澳门行政长官贺一诚面对疫情“快速反应,措施严厉”,抗疫工作获中央的“充分肯定”。外界解读这是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作出的明确训示,要求以更有效的方式抗疫。

香港市内仍然实行口罩令和严格的限聚措施,不准2人聚集,不准食肆做晚市生意,娱乐、运动场所关闭等等。这种社交距离措施在过往三波疫情尚算可行,把确诊数字压至低位,但这一次数字在每日几十宗徘徊,距离“清零”目标甚远,但未到令医院严重爆满的地步。农历新年将至,专家担心市民接触增加会令个案数字再次回升。

短暂封区强制检测

第四波疫情爆发后,港府加强了强制检测的措施,多次刊宪要求发现两宗确诊个案的大厦或一些高风险地区进行强制检测,被列入名单的大厦所有居民及曾到访两小时或以上的人,需要在限期内做检测,否则被视作违法。

根据林郑月娥在周三发表的一份《抗疫一年,总结经验》的文章,自去年11月15日以来,政府安排的检测量高达310万,是之前十个月的总检测量的85%。

另外,港府亦在近期首度实施“封城式强检”,过去一周曾派出大量人力物力,分别在九龙佐敦一个区域和港岛区北角东发大厦列为“受限区域”,实施短暂的“限足令”,该处的人要完成强制检测并有阴性结果后方可离开。

一些所在区域的居民及小商户亦对港府做法有微言,主要是不获赔偿以及提供的物资欠妥善等问题,但封锁时间不长,佐敦的“限足令”维持了约两天,北角则只维持了一个晚上,一些居民也表示愿意做检测,但对措施成效抱怀疑。

这种封区强检措施成效不一,在佐敦检测的数千人中找到13人确诊,阳性比率是0.17%,北角东发大厦则无人确诊。

虽然港府不一定提前公布“受限区域”,但一些居民可能察觉到所在大厦或地区个案增加,忧虑感染或受政府措施影响而提前离开,造成即使封区也做不到全区检测的现实结果。例如北角东发大厦原有过千居民居住,但实际接受检测人士只有475名。

在北角东发大厦被封锁期间,特首林郑月娥一度到场视察约15分钟,没有回应在场记者提问题。林郑月娥在社交网站表示,北角的行动最终“零”发现是否劳民伤财,她指出考虑到个案数字、楼宇情况、执行能力等因素,“受限检测”是有实际需要,可达“小区清零”,切断传播链令居民放心。

普遍香港专家认同严厉的强制检测措施,但对是否“封区”有分歧。

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则以佐敦“封区”找到13宗确诊个案为例,指该区找到确诊的比例有0.17%,比起全民检测的0.004%高,算是“效果显著”,他认为“封区”不可以让人提前知道,并要划分得更精准,如果该大厦强制检测参与率低,区内确诊个案多而且大厦污水样本持续呈阳性,则是一个短暂封区检测的好理由。

不过,香港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封区”的直接和间接成本都高,找出的确诊比例也不算高,认为政府不一定要“封区”,而是扩大强制检测的范围,例如当一座大厦发现一宗个案就应该把该大厦及附近摊档、商铺、楼宇纳入做强制检测,以阻截病毒传播。

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尹兆坚认为,港府在不顾及专家批评成效下而坚持大动作“封区”检测,是想争取向中央表现出成绩。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认为新做法是好事,因为“清零”是市民的愿望,但希望特首参考内地的防疫工作,再次推行全民检测和健康码,以及向中央争取更多疫苗来港。

建制派促引入未能提供完整数据的国产疫苗

香港政府上个月宣布已经向三间药厂订购了2250万剂新冠疫苗,亦正向第四家疫苗供应商洽谈采购工作。但因为疫苗供应紧张,以及个别药厂未能提供数据,疫苗接种计划可能要在数周后才能展开。

港府已批准使用的复兴医药与德国药厂BioNTech合作的疫苗,预料2月底供港,一款原先最早供港的中国科兴疫苗则因为欠缺部份数据而未能供港,另一款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则下半年才能到港。

香港建制派最大政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建议港府引入国药新冠疫苗,她表示,许多市民担心其他国家的疫苗会“水土不服”,所以希望能选择打国产疫苗,强调市民对国产技术有信心,而相关疫苗已在内地广泛接种,未有严重不良反应,她自己亦已注射相关疫苗。

香港专家认为引入疫苗要有充分的临床数据,但国药疫苗并未有相关数据,李慧琼反驳称不能够一成不变,她认为即使专家批准的疫苗也不知道会否有问题,有数据也不代表无副作用,除了这些资料外,亦要视乎实际情况,她不希望日后看到香港市民无机会接种内地疫苗。

根据香港大学1月在当地所做一项调查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可能接种疫苗,接受程度偏低,而有不足三成的人表示会接受中国科兴疫苗,低于其他欧美疫苗。

目前港府并未宣布疫苗接种的具体计划,但林郑月娥已表示,这个计划是自愿性质,市民亦会知道自己接种的是哪一款疫苗。林郑月娥表示,已向中央提出要求,预留一定数量的内地研发或生产的疫苗供港使用。

建制派依然希望能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重申,“强制全民检测”必须配合全面的禁足令,其间香港市民和企业是否愿意接受全面禁足仍为疑问,即使愿意接受,日常生活供给亦是另一问题。

她认为,针对有风险人士进行强制检测,配以更广泛及便利市民的自愿检测,比全民强制检测更为合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