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监管规则的巨大变化,正在鼓舞中国的银行业者准备从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手中夺回此前失去的消费者贷款业务。新规则将使银行更具竞争力,同时为其在线竞争对手创造更多障碍。



 | 路透

OR--商业新媒体

在去年11月蚂蚁集团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被突然叫停后发布的这些新规则,包括取消对信用卡利率的限制,以及计划大大限制曾帮助在线贷款平台快速成长的消费者数据收集活动。

自1月1日起,中资银行不再必须把信用卡透支的日利率设在0.035%-0.050%之间。银行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一些银行现在计划降低利率,甚至降得比在线贷款利率还低,而另一些银行则希望通过收取更高的利率来接受较高风险的客户。

中国东部一家中型银行的一位经理说,这些变化“将引导更多的客户进入银行系统,特别是本地银行”。

这位经理与其他就本文向路透发表看法的金融业消息人士一样,没有被授权与媒体交谈,因此拒绝透露身份。

“由于允许提高利率,小型银行就可以提升对违约机率较高的客户的容忍度。”

据一些分析师,中国金融科技巨头推动的互联网贷款实际上在2014年以前还不存在,但现在占中国消费者信贷来源的30%左右。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贷款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为14万亿元人民币(2.2万亿美元)。

**风险控制**

蚂蚁、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和京东已经成为强大的第三方中间商,他们招揽借贷者,在放贷利润中最多可拿到三分之一,与他们合作的银行则被动地供应信贷,对于他们的借贷者则了解有限。

据蚂蚁IPO招股书,仅其一家截至6月末的消费者贷款规模就达1.7万亿元人民币。

金融业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监管打压不仅是因马云10月末批评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而起,还有对民营网络放贷行为的担忧加剧。

各种消费者APP可以帮助人们轻松获得贷款,加上放贷标准不透明,令人担心会在经济受到疫情重创之际埋下大量违约的隐患。另外,用恐吓方式追债的做法也常常见诸报端。

中国银保监会在12月底发布声明,对网络贷款机构过度借贷的风险以及追债引发的社会问题发出警告。

“监管机构打算将所有网络贷款业务重新纳入银行资产负债表,以便更好地控制风险,”一家主要金融科技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副主管表示。

“贷款撮合业务的利润将逐渐消失,银行将成为最终的赢家,”这位副主管表示。

银保监会、中国央行和中国银行业协会未回复置评请求。蚂蚁、腾讯和微众银行不予置评。京东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今年以来中证内地银行主题指数上涨7%,凸显对银行业的希望。特别是信用卡业务贡献近两成利息收入的招行,今年以来股价飙升18%。招行未回复置评请求。

**数据限制**

预计中国央行本月提出的准则草案也将阻碍金融科技企业,限制他们收集用于风险建模的信息。

如果他们将数据用于编制信用评级以提供金融服务,则他们将需要获得央行的许可才能访问这些与付款、购物历史记录和交通运输使用相关的数据。

麦格理资本驻台北的分析师Dexter Hsu说,数据收集也将被最小化到“必要”数据,从而降低数据质量,并损害其评估借款人的能力。

准则还可能意味着,包括旅行巨头携程在内的贷款平台以及像百融云创和同盾科技这样的信用风险管理公司,将需要获得与银行所要求类似的许可证。

“它们当中没有一家拥有必要的许可证,”Hsu表示。“他们将需要许可证,才能待在这个业务领域。”

分析师表示,尽管许多企业料将申请许可证,但这些企业所涉及的贷款规模和数量料将下滑。

目前还不清楚提议的新规何时将实施。

有迹象表明情势已经改变了,一些年轻用户已不再使用蚂蚁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

“我想我不会再使用花呗了,”一位18岁的大学生Jerry Gong表示。在他的信用额度没有原因地突然被暂停后,他对花呗不甚满意。

“在这件事后,我意识到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更可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新规则帮助银行夺回消费贷款业务 金融科技公司失宠

发布日期:2021-01-29 09:48
摘要:监管规则的巨大变化,正在鼓舞中国的银行业者准备从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手中夺回此前失去的消费者贷款业务。新规则将使银行更具竞争力,同时为其在线竞争对手创造更多障碍。



 | 路透

OR--商业新媒体

在去年11月蚂蚁集团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被突然叫停后发布的这些新规则,包括取消对信用卡利率的限制,以及计划大大限制曾帮助在线贷款平台快速成长的消费者数据收集活动。

自1月1日起,中资银行不再必须把信用卡透支的日利率设在0.035%-0.050%之间。银行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一些银行现在计划降低利率,甚至降得比在线贷款利率还低,而另一些银行则希望通过收取更高的利率来接受较高风险的客户。

中国东部一家中型银行的一位经理说,这些变化“将引导更多的客户进入银行系统,特别是本地银行”。

这位经理与其他就本文向路透发表看法的金融业消息人士一样,没有被授权与媒体交谈,因此拒绝透露身份。

“由于允许提高利率,小型银行就可以提升对违约机率较高的客户的容忍度。”

据一些分析师,中国金融科技巨头推动的互联网贷款实际上在2014年以前还不存在,但现在占中国消费者信贷来源的30%左右。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贷款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为14万亿元人民币(2.2万亿美元)。

**风险控制**

蚂蚁、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和京东已经成为强大的第三方中间商,他们招揽借贷者,在放贷利润中最多可拿到三分之一,与他们合作的银行则被动地供应信贷,对于他们的借贷者则了解有限。

据蚂蚁IPO招股书,仅其一家截至6月末的消费者贷款规模就达1.7万亿元人民币。

金融业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监管打压不仅是因马云10月末批评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而起,还有对民营网络放贷行为的担忧加剧。

各种消费者APP可以帮助人们轻松获得贷款,加上放贷标准不透明,令人担心会在经济受到疫情重创之际埋下大量违约的隐患。另外,用恐吓方式追债的做法也常常见诸报端。

中国银保监会在12月底发布声明,对网络贷款机构过度借贷的风险以及追债引发的社会问题发出警告。

“监管机构打算将所有网络贷款业务重新纳入银行资产负债表,以便更好地控制风险,”一家主要金融科技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副主管表示。

“贷款撮合业务的利润将逐渐消失,银行将成为最终的赢家,”这位副主管表示。

银保监会、中国央行和中国银行业协会未回复置评请求。蚂蚁、腾讯和微众银行不予置评。京东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今年以来中证内地银行主题指数上涨7%,凸显对银行业的希望。特别是信用卡业务贡献近两成利息收入的招行,今年以来股价飙升18%。招行未回复置评请求。

**数据限制**

预计中国央行本月提出的准则草案也将阻碍金融科技企业,限制他们收集用于风险建模的信息。

如果他们将数据用于编制信用评级以提供金融服务,则他们将需要获得央行的许可才能访问这些与付款、购物历史记录和交通运输使用相关的数据。

麦格理资本驻台北的分析师Dexter Hsu说,数据收集也将被最小化到“必要”数据,从而降低数据质量,并损害其评估借款人的能力。

准则还可能意味着,包括旅行巨头携程在内的贷款平台以及像百融云创和同盾科技这样的信用风险管理公司,将需要获得与银行所要求类似的许可证。

“它们当中没有一家拥有必要的许可证,”Hsu表示。“他们将需要许可证,才能待在这个业务领域。”

分析师表示,尽管许多企业料将申请许可证,但这些企业所涉及的贷款规模和数量料将下滑。

目前还不清楚提议的新规何时将实施。

有迹象表明情势已经改变了,一些年轻用户已不再使用蚂蚁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

“我想我不会再使用花呗了,”一位18岁的大学生Jerry Gong表示。在他的信用额度没有原因地突然被暂停后,他对花呗不甚满意。

“在这件事后,我意识到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更可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监管规则的巨大变化,正在鼓舞中国的银行业者准备从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手中夺回此前失去的消费者贷款业务。新规则将使银行更具竞争力,同时为其在线竞争对手创造更多障碍。



 | 路透

OR--商业新媒体

在去年11月蚂蚁集团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被突然叫停后发布的这些新规则,包括取消对信用卡利率的限制,以及计划大大限制曾帮助在线贷款平台快速成长的消费者数据收集活动。

自1月1日起,中资银行不再必须把信用卡透支的日利率设在0.035%-0.050%之间。银行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一些银行现在计划降低利率,甚至降得比在线贷款利率还低,而另一些银行则希望通过收取更高的利率来接受较高风险的客户。

中国东部一家中型银行的一位经理说,这些变化“将引导更多的客户进入银行系统,特别是本地银行”。

这位经理与其他就本文向路透发表看法的金融业消息人士一样,没有被授权与媒体交谈,因此拒绝透露身份。

“由于允许提高利率,小型银行就可以提升对违约机率较高的客户的容忍度。”

据一些分析师,中国金融科技巨头推动的互联网贷款实际上在2014年以前还不存在,但现在占中国消费者信贷来源的30%左右。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贷款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为14万亿元人民币(2.2万亿美元)。

**风险控制**

蚂蚁、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和京东已经成为强大的第三方中间商,他们招揽借贷者,在放贷利润中最多可拿到三分之一,与他们合作的银行则被动地供应信贷,对于他们的借贷者则了解有限。

据蚂蚁IPO招股书,仅其一家截至6月末的消费者贷款规模就达1.7万亿元人民币。

金融业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监管打压不仅是因马云10月末批评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而起,还有对民营网络放贷行为的担忧加剧。

各种消费者APP可以帮助人们轻松获得贷款,加上放贷标准不透明,令人担心会在经济受到疫情重创之际埋下大量违约的隐患。另外,用恐吓方式追债的做法也常常见诸报端。

中国银保监会在12月底发布声明,对网络贷款机构过度借贷的风险以及追债引发的社会问题发出警告。

“监管机构打算将所有网络贷款业务重新纳入银行资产负债表,以便更好地控制风险,”一家主要金融科技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副主管表示。

“贷款撮合业务的利润将逐渐消失,银行将成为最终的赢家,”这位副主管表示。

银保监会、中国央行和中国银行业协会未回复置评请求。蚂蚁、腾讯和微众银行不予置评。京东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今年以来中证内地银行主题指数上涨7%,凸显对银行业的希望。特别是信用卡业务贡献近两成利息收入的招行,今年以来股价飙升18%。招行未回复置评请求。

**数据限制**

预计中国央行本月提出的准则草案也将阻碍金融科技企业,限制他们收集用于风险建模的信息。

如果他们将数据用于编制信用评级以提供金融服务,则他们将需要获得央行的许可才能访问这些与付款、购物历史记录和交通运输使用相关的数据。

麦格理资本驻台北的分析师Dexter Hsu说,数据收集也将被最小化到“必要”数据,从而降低数据质量,并损害其评估借款人的能力。

准则还可能意味着,包括旅行巨头携程在内的贷款平台以及像百融云创和同盾科技这样的信用风险管理公司,将需要获得与银行所要求类似的许可证。

“它们当中没有一家拥有必要的许可证,”Hsu表示。“他们将需要许可证,才能待在这个业务领域。”

分析师表示,尽管许多企业料将申请许可证,但这些企业所涉及的贷款规模和数量料将下滑。

目前还不清楚提议的新规何时将实施。

有迹象表明情势已经改变了,一些年轻用户已不再使用蚂蚁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

“我想我不会再使用花呗了,”一位18岁的大学生Jerry Gong表示。在他的信用额度没有原因地突然被暂停后,他对花呗不甚满意。

“在这件事后,我意识到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更可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新规则帮助银行夺回消费贷款业务 金融科技公司失宠

发布日期:2021-01-29 09:48
摘要:监管规则的巨大变化,正在鼓舞中国的银行业者准备从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手中夺回此前失去的消费者贷款业务。新规则将使银行更具竞争力,同时为其在线竞争对手创造更多障碍。



 | 路透

OR--商业新媒体

在去年11月蚂蚁集团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被突然叫停后发布的这些新规则,包括取消对信用卡利率的限制,以及计划大大限制曾帮助在线贷款平台快速成长的消费者数据收集活动。

自1月1日起,中资银行不再必须把信用卡透支的日利率设在0.035%-0.050%之间。银行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一些银行现在计划降低利率,甚至降得比在线贷款利率还低,而另一些银行则希望通过收取更高的利率来接受较高风险的客户。

中国东部一家中型银行的一位经理说,这些变化“将引导更多的客户进入银行系统,特别是本地银行”。

这位经理与其他就本文向路透发表看法的金融业消息人士一样,没有被授权与媒体交谈,因此拒绝透露身份。

“由于允许提高利率,小型银行就可以提升对违约机率较高的客户的容忍度。”

据一些分析师,中国金融科技巨头推动的互联网贷款实际上在2014年以前还不存在,但现在占中国消费者信贷来源的30%左右。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贷款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为14万亿元人民币(2.2万亿美元)。

**风险控制**

蚂蚁、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和京东已经成为强大的第三方中间商,他们招揽借贷者,在放贷利润中最多可拿到三分之一,与他们合作的银行则被动地供应信贷,对于他们的借贷者则了解有限。

据蚂蚁IPO招股书,仅其一家截至6月末的消费者贷款规模就达1.7万亿元人民币。

金融业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监管打压不仅是因马云10月末批评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而起,还有对民营网络放贷行为的担忧加剧。

各种消费者APP可以帮助人们轻松获得贷款,加上放贷标准不透明,令人担心会在经济受到疫情重创之际埋下大量违约的隐患。另外,用恐吓方式追债的做法也常常见诸报端。

中国银保监会在12月底发布声明,对网络贷款机构过度借贷的风险以及追债引发的社会问题发出警告。

“监管机构打算将所有网络贷款业务重新纳入银行资产负债表,以便更好地控制风险,”一家主要金融科技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副主管表示。

“贷款撮合业务的利润将逐渐消失,银行将成为最终的赢家,”这位副主管表示。

银保监会、中国央行和中国银行业协会未回复置评请求。蚂蚁、腾讯和微众银行不予置评。京东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今年以来中证内地银行主题指数上涨7%,凸显对银行业的希望。特别是信用卡业务贡献近两成利息收入的招行,今年以来股价飙升18%。招行未回复置评请求。

**数据限制**

预计中国央行本月提出的准则草案也将阻碍金融科技企业,限制他们收集用于风险建模的信息。

如果他们将数据用于编制信用评级以提供金融服务,则他们将需要获得央行的许可才能访问这些与付款、购物历史记录和交通运输使用相关的数据。

麦格理资本驻台北的分析师Dexter Hsu说,数据收集也将被最小化到“必要”数据,从而降低数据质量,并损害其评估借款人的能力。

准则还可能意味着,包括旅行巨头携程在内的贷款平台以及像百融云创和同盾科技这样的信用风险管理公司,将需要获得与银行所要求类似的许可证。

“它们当中没有一家拥有必要的许可证,”Hsu表示。“他们将需要许可证,才能待在这个业务领域。”

分析师表示,尽管许多企业料将申请许可证,但这些企业所涉及的贷款规模和数量料将下滑。

目前还不清楚提议的新规何时将实施。

有迹象表明情势已经改变了,一些年轻用户已不再使用蚂蚁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

“我想我不会再使用花呗了,”一位18岁的大学生Jerry Gong表示。在他的信用额度没有原因地突然被暂停后,他对花呗不甚满意。

“在这件事后,我意识到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更可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监管规则的巨大变化,正在鼓舞中国的银行业者准备从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手中夺回此前失去的消费者贷款业务。新规则将使银行更具竞争力,同时为其在线竞争对手创造更多障碍。



 | 路透

OR--商业新媒体

在去年11月蚂蚁集团370亿美元首次公开发行(IPO)被突然叫停后发布的这些新规则,包括取消对信用卡利率的限制,以及计划大大限制曾帮助在线贷款平台快速成长的消费者数据收集活动。

自1月1日起,中资银行不再必须把信用卡透支的日利率设在0.035%-0.050%之间。银行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一些银行现在计划降低利率,甚至降得比在线贷款利率还低,而另一些银行则希望通过收取更高的利率来接受较高风险的客户。

中国东部一家中型银行的一位经理说,这些变化“将引导更多的客户进入银行系统,特别是本地银行”。

这位经理与其他就本文向路透发表看法的金融业消息人士一样,没有被授权与媒体交谈,因此拒绝透露身份。

“由于允许提高利率,小型银行就可以提升对违约机率较高的客户的容忍度。”

据一些分析师,中国金融科技巨头推动的互联网贷款实际上在2014年以前还不存在,但现在占中国消费者信贷来源的30%左右。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贷款市场规模在2019年约为14万亿元人民币(2.2万亿美元)。

**风险控制**

蚂蚁、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和京东已经成为强大的第三方中间商,他们招揽借贷者,在放贷利润中最多可拿到三分之一,与他们合作的银行则被动地供应信贷,对于他们的借贷者则了解有限。

据蚂蚁IPO招股书,仅其一家截至6月末的消费者贷款规模就达1.7万亿元人民币。

金融业消息人士和分析师表示,监管打压不仅是因马云10月末批评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而起,还有对民营网络放贷行为的担忧加剧。

各种消费者APP可以帮助人们轻松获得贷款,加上放贷标准不透明,令人担心会在经济受到疫情重创之际埋下大量违约的隐患。另外,用恐吓方式追债的做法也常常见诸报端。

中国银保监会在12月底发布声明,对网络贷款机构过度借贷的风险以及追债引发的社会问题发出警告。

“监管机构打算将所有网络贷款业务重新纳入银行资产负债表,以便更好地控制风险,”一家主要金融科技公司资产管理部门的副主管表示。

“贷款撮合业务的利润将逐渐消失,银行将成为最终的赢家,”这位副主管表示。

银保监会、中国央行和中国银行业协会未回复置评请求。蚂蚁、腾讯和微众银行不予置评。京东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今年以来中证内地银行主题指数上涨7%,凸显对银行业的希望。特别是信用卡业务贡献近两成利息收入的招行,今年以来股价飙升18%。招行未回复置评请求。

**数据限制**

预计中国央行本月提出的准则草案也将阻碍金融科技企业,限制他们收集用于风险建模的信息。

如果他们将数据用于编制信用评级以提供金融服务,则他们将需要获得央行的许可才能访问这些与付款、购物历史记录和交通运输使用相关的数据。

麦格理资本驻台北的分析师Dexter Hsu说,数据收集也将被最小化到“必要”数据,从而降低数据质量,并损害其评估借款人的能力。

准则还可能意味着,包括旅行巨头携程在内的贷款平台以及像百融云创和同盾科技这样的信用风险管理公司,将需要获得与银行所要求类似的许可证。

“它们当中没有一家拥有必要的许可证,”Hsu表示。“他们将需要许可证,才能待在这个业务领域。”

分析师表示,尽管许多企业料将申请许可证,但这些企业所涉及的贷款规模和数量料将下滑。

目前还不清楚提议的新规何时将实施。

有迹象表明情势已经改变了,一些年轻用户已不再使用蚂蚁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

“我想我不会再使用花呗了,”一位18岁的大学生Jerry Gong表示。在他的信用额度没有原因地突然被暂停后,他对花呗不甚满意。

“在这件事后,我意识到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更可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