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外卖骑手的“险途”

发布日期:2021-01-27 10:37
摘要:中国外卖行业能够发展壮大,与其说是因为外卖平台的算法先进,不如说是因为它们可以通过“众包”规避正规雇佣的成本。



 | 杨缘

OR--商业新媒体

那天是周二。在北京寒冷的夜晚,我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我眼前是一名面朝下趴在马路上的男子,他的头部旁边有一滩深色的血。

当时我骑在电动摩托车上,正等着前面的快递员继续前进,但是当我看到他前面的障碍物时,我意识到自己置身于一起交通事故的现场。

“你叫医生了吗?”我问快递员,他穿着闪送(Shansong)平台的荧光蓝色制服。“没有,还没有。”那名快递员回答道,然后嘟囔着关于倒地的骑手酒醉之类的借口。

无论是否喝醉,此时那人正躺在马路上,失去知觉。这让我想到,闪送快递员拖延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担心自己不得不支付医疗费。我拨打了急救热线,这是我在中国工作五年来的第一次。

与此同时,那名快递员在问路人:“6号楼在哪里?”然后就步行消失了。毕竟,他必须赶在送货期限之前送到,否则就有被平台罚款的风险。

在我等待期间,趴在马路上的那名男子开始苏醒过来,最终站了起来。救护车到了。当我骑着电动摩托车——以很慢的速度——回家时,我觉得我们很幸运:有些骑手会遭遇严重得多的事故。

上海市政府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快递员和外卖骑手平均每周遭遇13起交通事故,导致13人受伤,那六个月期间有5人死亡。难怪《新京报》(Beijing News)对1000多名外卖骑手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70%的受访骑手将交通安全问题列为工作中的最大挑战。

去年9月,中国《人物》(People)杂志发表一篇深度报道,把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归结为外卖应用背后的算法。通过设定紧凑的送餐时效、对延误罚款、甚至推荐违反交通规则的路线,这些应用鼓励骑手以危险方式追求速度。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外卖平台在牺牲快递员的人身安全与时间赛跑。美团(Meituan)或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的饿了么(Ele.me)等平台会说,通过匹配外卖订单与骑手,它们的创新节省了时间。

尽管这些算法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但它们绝不是中国的外卖行业发展成为8350亿元人民币(合1300亿美元)的行业、在规模上接近五倍于美国的最重要原因。外卖平台的真正竞争力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它们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却可以规避正规雇主需要支付的成本。

就像西方的优步(Uber)和Deliveroo一样,中国的“众包”平台试图避免被称为雇主。去年12月,阿里巴巴旗下饿了么平台的一名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公司最初否认与此人存在直接劳动关系,结果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公愤。(后来该公司承认其需要做得更好,并将付给死者家属的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科技巨头们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骑手是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商签订合同的。上海佩仁企业服务外包有限公司(Shanghai Peiren Enterprise Service Outsourcing Company)和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Tianjin Woqu Human Resources)之类的机构算不上知名,但它们支撑着饿了么和美团的成功。

尽管饿了么和美团加起来有700万名骑手,但该行业近乎不受监管。直到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政府才将“网约配送员”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当时外卖骑手被誉为英雄,为封锁在家中的家家户户送餐。迄今为止,政府一直允许科技公司的实验,同时似乎将农民工视为消耗性资源。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可能是政策转变的一年。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介绍,过去两年,配送行业的罢工有所增加。1月初,一名抗议阿里巴巴旗下外卖平台欠薪的骑手点火自伤。

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在法律纠纷中,平台的高度管理可以被采纳为其与骑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2018年,一名在送货时受伤的闪送快递员以此为依据,赢得有利的法庭裁决。

人们可能认为维护这类应用的工程师对此要负一部分责任。但是后者也是劳动剥削的受害者,要“996”,即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就像骑手一样,他们认为这种职业到目前为止是自己的最佳选择。但是,一个以技术创新和经济繁荣为豪的国家,应该能够提供更好的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外卖行业能够发展壮大,与其说是因为外卖平台的算法先进,不如说是因为它们可以通过“众包”规避正规雇佣的成本。



 | 杨缘

OR--商业新媒体

那天是周二。在北京寒冷的夜晚,我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我眼前是一名面朝下趴在马路上的男子,他的头部旁边有一滩深色的血。

当时我骑在电动摩托车上,正等着前面的快递员继续前进,但是当我看到他前面的障碍物时,我意识到自己置身于一起交通事故的现场。

“你叫医生了吗?”我问快递员,他穿着闪送(Shansong)平台的荧光蓝色制服。“没有,还没有。”那名快递员回答道,然后嘟囔着关于倒地的骑手酒醉之类的借口。

无论是否喝醉,此时那人正躺在马路上,失去知觉。这让我想到,闪送快递员拖延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担心自己不得不支付医疗费。我拨打了急救热线,这是我在中国工作五年来的第一次。

与此同时,那名快递员在问路人:“6号楼在哪里?”然后就步行消失了。毕竟,他必须赶在送货期限之前送到,否则就有被平台罚款的风险。

在我等待期间,趴在马路上的那名男子开始苏醒过来,最终站了起来。救护车到了。当我骑着电动摩托车——以很慢的速度——回家时,我觉得我们很幸运:有些骑手会遭遇严重得多的事故。

上海市政府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快递员和外卖骑手平均每周遭遇13起交通事故,导致13人受伤,那六个月期间有5人死亡。难怪《新京报》(Beijing News)对1000多名外卖骑手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70%的受访骑手将交通安全问题列为工作中的最大挑战。

去年9月,中国《人物》(People)杂志发表一篇深度报道,把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归结为外卖应用背后的算法。通过设定紧凑的送餐时效、对延误罚款、甚至推荐违反交通规则的路线,这些应用鼓励骑手以危险方式追求速度。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外卖平台在牺牲快递员的人身安全与时间赛跑。美团(Meituan)或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的饿了么(Ele.me)等平台会说,通过匹配外卖订单与骑手,它们的创新节省了时间。

尽管这些算法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但它们绝不是中国的外卖行业发展成为8350亿元人民币(合1300亿美元)的行业、在规模上接近五倍于美国的最重要原因。外卖平台的真正竞争力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它们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却可以规避正规雇主需要支付的成本。

就像西方的优步(Uber)和Deliveroo一样,中国的“众包”平台试图避免被称为雇主。去年12月,阿里巴巴旗下饿了么平台的一名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公司最初否认与此人存在直接劳动关系,结果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公愤。(后来该公司承认其需要做得更好,并将付给死者家属的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科技巨头们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骑手是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商签订合同的。上海佩仁企业服务外包有限公司(Shanghai Peiren Enterprise Service Outsourcing Company)和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Tianjin Woqu Human Resources)之类的机构算不上知名,但它们支撑着饿了么和美团的成功。

尽管饿了么和美团加起来有700万名骑手,但该行业近乎不受监管。直到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政府才将“网约配送员”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当时外卖骑手被誉为英雄,为封锁在家中的家家户户送餐。迄今为止,政府一直允许科技公司的实验,同时似乎将农民工视为消耗性资源。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可能是政策转变的一年。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介绍,过去两年,配送行业的罢工有所增加。1月初,一名抗议阿里巴巴旗下外卖平台欠薪的骑手点火自伤。

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在法律纠纷中,平台的高度管理可以被采纳为其与骑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2018年,一名在送货时受伤的闪送快递员以此为依据,赢得有利的法庭裁决。

人们可能认为维护这类应用的工程师对此要负一部分责任。但是后者也是劳动剥削的受害者,要“996”,即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就像骑手一样,他们认为这种职业到目前为止是自己的最佳选择。但是,一个以技术创新和经济繁荣为豪的国家,应该能够提供更好的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摘要:中国外卖行业能够发展壮大,与其说是因为外卖平台的算法先进,不如说是因为它们可以通过“众包”规避正规雇佣的成本。



 | 杨缘

OR--商业新媒体

那天是周二。在北京寒冷的夜晚,我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我眼前是一名面朝下趴在马路上的男子,他的头部旁边有一滩深色的血。

当时我骑在电动摩托车上,正等着前面的快递员继续前进,但是当我看到他前面的障碍物时,我意识到自己置身于一起交通事故的现场。

“你叫医生了吗?”我问快递员,他穿着闪送(Shansong)平台的荧光蓝色制服。“没有,还没有。”那名快递员回答道,然后嘟囔着关于倒地的骑手酒醉之类的借口。

无论是否喝醉,此时那人正躺在马路上,失去知觉。这让我想到,闪送快递员拖延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担心自己不得不支付医疗费。我拨打了急救热线,这是我在中国工作五年来的第一次。

与此同时,那名快递员在问路人:“6号楼在哪里?”然后就步行消失了。毕竟,他必须赶在送货期限之前送到,否则就有被平台罚款的风险。

在我等待期间,趴在马路上的那名男子开始苏醒过来,最终站了起来。救护车到了。当我骑着电动摩托车——以很慢的速度——回家时,我觉得我们很幸运:有些骑手会遭遇严重得多的事故。

上海市政府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快递员和外卖骑手平均每周遭遇13起交通事故,导致13人受伤,那六个月期间有5人死亡。难怪《新京报》(Beijing News)对1000多名外卖骑手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70%的受访骑手将交通安全问题列为工作中的最大挑战。

去年9月,中国《人物》(People)杂志发表一篇深度报道,把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归结为外卖应用背后的算法。通过设定紧凑的送餐时效、对延误罚款、甚至推荐违反交通规则的路线,这些应用鼓励骑手以危险方式追求速度。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外卖平台在牺牲快递员的人身安全与时间赛跑。美团(Meituan)或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的饿了么(Ele.me)等平台会说,通过匹配外卖订单与骑手,它们的创新节省了时间。

尽管这些算法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但它们绝不是中国的外卖行业发展成为8350亿元人民币(合1300亿美元)的行业、在规模上接近五倍于美国的最重要原因。外卖平台的真正竞争力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它们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却可以规避正规雇主需要支付的成本。

就像西方的优步(Uber)和Deliveroo一样,中国的“众包”平台试图避免被称为雇主。去年12月,阿里巴巴旗下饿了么平台的一名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公司最初否认与此人存在直接劳动关系,结果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公愤。(后来该公司承认其需要做得更好,并将付给死者家属的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科技巨头们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骑手是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商签订合同的。上海佩仁企业服务外包有限公司(Shanghai Peiren Enterprise Service Outsourcing Company)和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Tianjin Woqu Human Resources)之类的机构算不上知名,但它们支撑着饿了么和美团的成功。

尽管饿了么和美团加起来有700万名骑手,但该行业近乎不受监管。直到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政府才将“网约配送员”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当时外卖骑手被誉为英雄,为封锁在家中的家家户户送餐。迄今为止,政府一直允许科技公司的实验,同时似乎将农民工视为消耗性资源。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可能是政策转变的一年。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介绍,过去两年,配送行业的罢工有所增加。1月初,一名抗议阿里巴巴旗下外卖平台欠薪的骑手点火自伤。

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在法律纠纷中,平台的高度管理可以被采纳为其与骑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2018年,一名在送货时受伤的闪送快递员以此为依据,赢得有利的法庭裁决。

人们可能认为维护这类应用的工程师对此要负一部分责任。但是后者也是劳动剥削的受害者,要“996”,即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就像骑手一样,他们认为这种职业到目前为止是自己的最佳选择。但是,一个以技术创新和经济繁荣为豪的国家,应该能够提供更好的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外卖骑手的“险途”

发布日期:2021-01-27 10:37
摘要:中国外卖行业能够发展壮大,与其说是因为外卖平台的算法先进,不如说是因为它们可以通过“众包”规避正规雇佣的成本。



 | 杨缘

OR--商业新媒体

那天是周二。在北京寒冷的夜晚,我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我眼前是一名面朝下趴在马路上的男子,他的头部旁边有一滩深色的血。

当时我骑在电动摩托车上,正等着前面的快递员继续前进,但是当我看到他前面的障碍物时,我意识到自己置身于一起交通事故的现场。

“你叫医生了吗?”我问快递员,他穿着闪送(Shansong)平台的荧光蓝色制服。“没有,还没有。”那名快递员回答道,然后嘟囔着关于倒地的骑手酒醉之类的借口。

无论是否喝醉,此时那人正躺在马路上,失去知觉。这让我想到,闪送快递员拖延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担心自己不得不支付医疗费。我拨打了急救热线,这是我在中国工作五年来的第一次。

与此同时,那名快递员在问路人:“6号楼在哪里?”然后就步行消失了。毕竟,他必须赶在送货期限之前送到,否则就有被平台罚款的风险。

在我等待期间,趴在马路上的那名男子开始苏醒过来,最终站了起来。救护车到了。当我骑着电动摩托车——以很慢的速度——回家时,我觉得我们很幸运:有些骑手会遭遇严重得多的事故。

上海市政府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快递员和外卖骑手平均每周遭遇13起交通事故,导致13人受伤,那六个月期间有5人死亡。难怪《新京报》(Beijing News)对1000多名外卖骑手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70%的受访骑手将交通安全问题列为工作中的最大挑战。

去年9月,中国《人物》(People)杂志发表一篇深度报道,把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归结为外卖应用背后的算法。通过设定紧凑的送餐时效、对延误罚款、甚至推荐违反交通规则的路线,这些应用鼓励骑手以危险方式追求速度。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外卖平台在牺牲快递员的人身安全与时间赛跑。美团(Meituan)或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的饿了么(Ele.me)等平台会说,通过匹配外卖订单与骑手,它们的创新节省了时间。

尽管这些算法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但它们绝不是中国的外卖行业发展成为8350亿元人民币(合1300亿美元)的行业、在规模上接近五倍于美国的最重要原因。外卖平台的真正竞争力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它们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却可以规避正规雇主需要支付的成本。

就像西方的优步(Uber)和Deliveroo一样,中国的“众包”平台试图避免被称为雇主。去年12月,阿里巴巴旗下饿了么平台的一名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公司最初否认与此人存在直接劳动关系,结果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公愤。(后来该公司承认其需要做得更好,并将付给死者家属的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科技巨头们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骑手是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商签订合同的。上海佩仁企业服务外包有限公司(Shanghai Peiren Enterprise Service Outsourcing Company)和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Tianjin Woqu Human Resources)之类的机构算不上知名,但它们支撑着饿了么和美团的成功。

尽管饿了么和美团加起来有700万名骑手,但该行业近乎不受监管。直到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政府才将“网约配送员”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当时外卖骑手被誉为英雄,为封锁在家中的家家户户送餐。迄今为止,政府一直允许科技公司的实验,同时似乎将农民工视为消耗性资源。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可能是政策转变的一年。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介绍,过去两年,配送行业的罢工有所增加。1月初,一名抗议阿里巴巴旗下外卖平台欠薪的骑手点火自伤。

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在法律纠纷中,平台的高度管理可以被采纳为其与骑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2018年,一名在送货时受伤的闪送快递员以此为依据,赢得有利的法庭裁决。

人们可能认为维护这类应用的工程师对此要负一部分责任。但是后者也是劳动剥削的受害者,要“996”,即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就像骑手一样,他们认为这种职业到目前为止是自己的最佳选择。但是,一个以技术创新和经济繁荣为豪的国家,应该能够提供更好的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外卖行业能够发展壮大,与其说是因为外卖平台的算法先进,不如说是因为它们可以通过“众包”规避正规雇佣的成本。



 | 杨缘

OR--商业新媒体

那天是周二。在北京寒冷的夜晚,我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我眼前是一名面朝下趴在马路上的男子,他的头部旁边有一滩深色的血。

当时我骑在电动摩托车上,正等着前面的快递员继续前进,但是当我看到他前面的障碍物时,我意识到自己置身于一起交通事故的现场。

“你叫医生了吗?”我问快递员,他穿着闪送(Shansong)平台的荧光蓝色制服。“没有,还没有。”那名快递员回答道,然后嘟囔着关于倒地的骑手酒醉之类的借口。

无论是否喝醉,此时那人正躺在马路上,失去知觉。这让我想到,闪送快递员拖延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担心自己不得不支付医疗费。我拨打了急救热线,这是我在中国工作五年来的第一次。

与此同时,那名快递员在问路人:“6号楼在哪里?”然后就步行消失了。毕竟,他必须赶在送货期限之前送到,否则就有被平台罚款的风险。

在我等待期间,趴在马路上的那名男子开始苏醒过来,最终站了起来。救护车到了。当我骑着电动摩托车——以很慢的速度——回家时,我觉得我们很幸运:有些骑手会遭遇严重得多的事故。

上海市政府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快递员和外卖骑手平均每周遭遇13起交通事故,导致13人受伤,那六个月期间有5人死亡。难怪《新京报》(Beijing News)对1000多名外卖骑手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70%的受访骑手将交通安全问题列为工作中的最大挑战。

去年9月,中国《人物》(People)杂志发表一篇深度报道,把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归结为外卖应用背后的算法。通过设定紧凑的送餐时效、对延误罚款、甚至推荐违反交通规则的路线,这些应用鼓励骑手以危险方式追求速度。在实践中,这意味着外卖平台在牺牲快递员的人身安全与时间赛跑。美团(Meituan)或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的饿了么(Ele.me)等平台会说,通过匹配外卖订单与骑手,它们的创新节省了时间。

尽管这些算法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但它们绝不是中国的外卖行业发展成为8350亿元人民币(合1300亿美元)的行业、在规模上接近五倍于美国的最重要原因。外卖平台的真正竞争力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它们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却可以规避正规雇主需要支付的成本。

就像西方的优步(Uber)和Deliveroo一样,中国的“众包”平台试图避免被称为雇主。去年12月,阿里巴巴旗下饿了么平台的一名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公司最初否认与此人存在直接劳动关系,结果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公愤。(后来该公司承认其需要做得更好,并将付给死者家属的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科技巨头们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骑手是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商签订合同的。上海佩仁企业服务外包有限公司(Shanghai Peiren Enterprise Service Outsourcing Company)和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Tianjin Woqu Human Resources)之类的机构算不上知名,但它们支撑着饿了么和美团的成功。

尽管饿了么和美团加起来有700万名骑手,但该行业近乎不受监管。直到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政府才将“网约配送员”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当时外卖骑手被誉为英雄,为封锁在家中的家家户户送餐。迄今为止,政府一直允许科技公司的实验,同时似乎将农民工视为消耗性资源。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可能是政策转变的一年。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介绍,过去两年,配送行业的罢工有所增加。1月初,一名抗议阿里巴巴旗下外卖平台欠薪的骑手点火自伤。

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在法律纠纷中,平台的高度管理可以被采纳为其与骑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2018年,一名在送货时受伤的闪送快递员以此为依据,赢得有利的法庭裁决。

人们可能认为维护这类应用的工程师对此要负一部分责任。但是后者也是劳动剥削的受害者,要“996”,即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就像骑手一样,他们认为这种职业到目前为止是自己的最佳选择。但是,一个以技术创新和经济繁荣为豪的国家,应该能够提供更好的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