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数据显示,中国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问题是,如何在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同时,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2月,中国经济增速快于新冠疫情爆发前,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基调显得较为悲观。
当月,中国各大城市的新房价格同比上涨3.7%,但这是自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涨幅,且环比涨幅极小。

这一数据表明,政府旨在给楼市降温、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其背景是,与疫情期间全球各地的资产价格一样,低利率加上储蓄增加,助长了人们对中国房地产市场过热的担忧。

但房价增长放缓也触及了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挑战的核心问题:如何遏制房地产行业,降低其带来的金融和政治风险,同时又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一家国有智库的一名研究人员表示:“政府不希望房价不断上涨,”房价持续上涨“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

除了工业产出增长、出口大幅上升以外,房地产也是去年中国经济中表现突出的领域之一。预计中国是2020年唯一一个实现扩张的大型经济体。

房地产投资全年增长7%,相比之下,所有类别的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长2.9%。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钢铁产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住宅销售按面积衡量跃升15%。

标普经济学家肖恩•罗彻(Shaun Roache)表示,房地产引领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但2021年其“在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肯定要小一些。”他估计,如果将其对就业和投资的贡献计算在内,该行业仍占中国经济的20%至25%左右。

中国不是到现在才要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表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据路透社(Reuters)的一项调查,在2019年12月,房价在过去一年内的涨幅据估计仅为3.1%。

但在新冠疫情下,房住不炒运动获得了额外的动力。此外根据最新的五年规划,中国要推动经济转向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和高端制造业,也为这项运动注入了动力。

去年8月,中国政府非正式地提出了“三条红线”,直指房地产开发商资产负债表上的三个杠杆指标。最大的开发商恒大(Evergrande)被视为金融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同时也是中国高负债水平的象征。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采取了进一步措施,专门从债务入手来控制房地产行业。去年12月底出台的新规限制银行对开发商的贷款,并规定了住房抵押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例的上限。根据中国央行(PBoC)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末,房地产贷款占人民币贷款总额的29%。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学家周浩表示,此举是一个“重要的政策变化”,因为较长期限的房地产贷款可能会对流向其他行业的信贷产生“挤出”效应。

他认为,这些规定旨在鼓励银行向制造业和私营企业放贷,以“提振长期增长潜力”。

这些规定未必会限制房地产相关贷款,但会限制其相对于银行贷款总额的比例——这意味着,如果贷款总额上升,房地产相关贷款仍可能出现增长。

“你想想……贷款不增加的情形,这极为罕见,”穆迪(Moody's)驻北京的高级分析师诸蜀宁(Nicholas Zhu)表示,“即使在去年第一季度经济活动崩溃时,贷款也在增加。”

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融资流动,目前仍不可知,何况房地产往往依赖于地方市场发展动态。在大城市,房价涨势仍比其他地方强劲,已经有多个城市出台了控制房价措施。但地方政府的财政往往依赖于向开发商卖地。

香港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中国政府“在控制信贷方面比10年前或5年前都高效得多”。但他补充称,银行和部分影子银行机构都有办法“钻制度空子”。

资金的广泛可得性在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利率。尽管许多人预计中国央行今年会加息,但也有人提到通胀持续处于低位或者为负值,这实际上会增加借贷成本。

在经济复苏不平衡的情况下,管理利率面临的挑战被认为是政府调控房地产的理由之一。罗彻表示,房地产是中国四大政策管理工具之一,另外三个是货币、财政和宏观审慎政策。

“目前已经有三大工具处于收紧状态,”他表示,“我认为,如果他们对房地产市场也收得太紧,很可能导致增长低于预期。”

俱菲(Sherry Fei Ju)、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加紧调控房地产市场

发布日期:2021-01-26 18:06
摘要:数据显示,中国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问题是,如何在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同时,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2月,中国经济增速快于新冠疫情爆发前,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基调显得较为悲观。
当月,中国各大城市的新房价格同比上涨3.7%,但这是自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涨幅,且环比涨幅极小。

这一数据表明,政府旨在给楼市降温、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其背景是,与疫情期间全球各地的资产价格一样,低利率加上储蓄增加,助长了人们对中国房地产市场过热的担忧。

但房价增长放缓也触及了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挑战的核心问题:如何遏制房地产行业,降低其带来的金融和政治风险,同时又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一家国有智库的一名研究人员表示:“政府不希望房价不断上涨,”房价持续上涨“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

除了工业产出增长、出口大幅上升以外,房地产也是去年中国经济中表现突出的领域之一。预计中国是2020年唯一一个实现扩张的大型经济体。

房地产投资全年增长7%,相比之下,所有类别的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长2.9%。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钢铁产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住宅销售按面积衡量跃升15%。

标普经济学家肖恩•罗彻(Shaun Roache)表示,房地产引领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但2021年其“在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肯定要小一些。”他估计,如果将其对就业和投资的贡献计算在内,该行业仍占中国经济的20%至25%左右。

中国不是到现在才要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表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据路透社(Reuters)的一项调查,在2019年12月,房价在过去一年内的涨幅据估计仅为3.1%。

但在新冠疫情下,房住不炒运动获得了额外的动力。此外根据最新的五年规划,中国要推动经济转向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和高端制造业,也为这项运动注入了动力。

去年8月,中国政府非正式地提出了“三条红线”,直指房地产开发商资产负债表上的三个杠杆指标。最大的开发商恒大(Evergrande)被视为金融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同时也是中国高负债水平的象征。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采取了进一步措施,专门从债务入手来控制房地产行业。去年12月底出台的新规限制银行对开发商的贷款,并规定了住房抵押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例的上限。根据中国央行(PBoC)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末,房地产贷款占人民币贷款总额的29%。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学家周浩表示,此举是一个“重要的政策变化”,因为较长期限的房地产贷款可能会对流向其他行业的信贷产生“挤出”效应。

他认为,这些规定旨在鼓励银行向制造业和私营企业放贷,以“提振长期增长潜力”。

这些规定未必会限制房地产相关贷款,但会限制其相对于银行贷款总额的比例——这意味着,如果贷款总额上升,房地产相关贷款仍可能出现增长。

“你想想……贷款不增加的情形,这极为罕见,”穆迪(Moody's)驻北京的高级分析师诸蜀宁(Nicholas Zhu)表示,“即使在去年第一季度经济活动崩溃时,贷款也在增加。”

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融资流动,目前仍不可知,何况房地产往往依赖于地方市场发展动态。在大城市,房价涨势仍比其他地方强劲,已经有多个城市出台了控制房价措施。但地方政府的财政往往依赖于向开发商卖地。

香港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中国政府“在控制信贷方面比10年前或5年前都高效得多”。但他补充称,银行和部分影子银行机构都有办法“钻制度空子”。

资金的广泛可得性在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利率。尽管许多人预计中国央行今年会加息,但也有人提到通胀持续处于低位或者为负值,这实际上会增加借贷成本。

在经济复苏不平衡的情况下,管理利率面临的挑战被认为是政府调控房地产的理由之一。罗彻表示,房地产是中国四大政策管理工具之一,另外三个是货币、财政和宏观审慎政策。

“目前已经有三大工具处于收紧状态,”他表示,“我认为,如果他们对房地产市场也收得太紧,很可能导致增长低于预期。”

俱菲(Sherry Fei Ju)、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中国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问题是,如何在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同时,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2月,中国经济增速快于新冠疫情爆发前,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基调显得较为悲观。
当月,中国各大城市的新房价格同比上涨3.7%,但这是自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涨幅,且环比涨幅极小。

这一数据表明,政府旨在给楼市降温、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其背景是,与疫情期间全球各地的资产价格一样,低利率加上储蓄增加,助长了人们对中国房地产市场过热的担忧。

但房价增长放缓也触及了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挑战的核心问题:如何遏制房地产行业,降低其带来的金融和政治风险,同时又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一家国有智库的一名研究人员表示:“政府不希望房价不断上涨,”房价持续上涨“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

除了工业产出增长、出口大幅上升以外,房地产也是去年中国经济中表现突出的领域之一。预计中国是2020年唯一一个实现扩张的大型经济体。

房地产投资全年增长7%,相比之下,所有类别的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长2.9%。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钢铁产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住宅销售按面积衡量跃升15%。

标普经济学家肖恩•罗彻(Shaun Roache)表示,房地产引领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但2021年其“在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肯定要小一些。”他估计,如果将其对就业和投资的贡献计算在内,该行业仍占中国经济的20%至25%左右。

中国不是到现在才要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表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据路透社(Reuters)的一项调查,在2019年12月,房价在过去一年内的涨幅据估计仅为3.1%。

但在新冠疫情下,房住不炒运动获得了额外的动力。此外根据最新的五年规划,中国要推动经济转向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和高端制造业,也为这项运动注入了动力。

去年8月,中国政府非正式地提出了“三条红线”,直指房地产开发商资产负债表上的三个杠杆指标。最大的开发商恒大(Evergrande)被视为金融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同时也是中国高负债水平的象征。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采取了进一步措施,专门从债务入手来控制房地产行业。去年12月底出台的新规限制银行对开发商的贷款,并规定了住房抵押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例的上限。根据中国央行(PBoC)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末,房地产贷款占人民币贷款总额的29%。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学家周浩表示,此举是一个“重要的政策变化”,因为较长期限的房地产贷款可能会对流向其他行业的信贷产生“挤出”效应。

他认为,这些规定旨在鼓励银行向制造业和私营企业放贷,以“提振长期增长潜力”。

这些规定未必会限制房地产相关贷款,但会限制其相对于银行贷款总额的比例——这意味着,如果贷款总额上升,房地产相关贷款仍可能出现增长。

“你想想……贷款不增加的情形,这极为罕见,”穆迪(Moody's)驻北京的高级分析师诸蜀宁(Nicholas Zhu)表示,“即使在去年第一季度经济活动崩溃时,贷款也在增加。”

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融资流动,目前仍不可知,何况房地产往往依赖于地方市场发展动态。在大城市,房价涨势仍比其他地方强劲,已经有多个城市出台了控制房价措施。但地方政府的财政往往依赖于向开发商卖地。

香港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中国政府“在控制信贷方面比10年前或5年前都高效得多”。但他补充称,银行和部分影子银行机构都有办法“钻制度空子”。

资金的广泛可得性在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利率。尽管许多人预计中国央行今年会加息,但也有人提到通胀持续处于低位或者为负值,这实际上会增加借贷成本。

在经济复苏不平衡的情况下,管理利率面临的挑战被认为是政府调控房地产的理由之一。罗彻表示,房地产是中国四大政策管理工具之一,另外三个是货币、财政和宏观审慎政策。

“目前已经有三大工具处于收紧状态,”他表示,“我认为,如果他们对房地产市场也收得太紧,很可能导致增长低于预期。”

俱菲(Sherry Fei Ju)、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加紧调控房地产市场

发布日期:2021-01-26 18:06
摘要:数据显示,中国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问题是,如何在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同时,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2月,中国经济增速快于新冠疫情爆发前,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基调显得较为悲观。
当月,中国各大城市的新房价格同比上涨3.7%,但这是自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涨幅,且环比涨幅极小。

这一数据表明,政府旨在给楼市降温、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其背景是,与疫情期间全球各地的资产价格一样,低利率加上储蓄增加,助长了人们对中国房地产市场过热的担忧。

但房价增长放缓也触及了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挑战的核心问题:如何遏制房地产行业,降低其带来的金融和政治风险,同时又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一家国有智库的一名研究人员表示:“政府不希望房价不断上涨,”房价持续上涨“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

除了工业产出增长、出口大幅上升以外,房地产也是去年中国经济中表现突出的领域之一。预计中国是2020年唯一一个实现扩张的大型经济体。

房地产投资全年增长7%,相比之下,所有类别的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长2.9%。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钢铁产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住宅销售按面积衡量跃升15%。

标普经济学家肖恩•罗彻(Shaun Roache)表示,房地产引领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但2021年其“在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肯定要小一些。”他估计,如果将其对就业和投资的贡献计算在内,该行业仍占中国经济的20%至25%左右。

中国不是到现在才要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表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据路透社(Reuters)的一项调查,在2019年12月,房价在过去一年内的涨幅据估计仅为3.1%。

但在新冠疫情下,房住不炒运动获得了额外的动力。此外根据最新的五年规划,中国要推动经济转向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和高端制造业,也为这项运动注入了动力。

去年8月,中国政府非正式地提出了“三条红线”,直指房地产开发商资产负债表上的三个杠杆指标。最大的开发商恒大(Evergrande)被视为金融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同时也是中国高负债水平的象征。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采取了进一步措施,专门从债务入手来控制房地产行业。去年12月底出台的新规限制银行对开发商的贷款,并规定了住房抵押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例的上限。根据中国央行(PBoC)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末,房地产贷款占人民币贷款总额的29%。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学家周浩表示,此举是一个“重要的政策变化”,因为较长期限的房地产贷款可能会对流向其他行业的信贷产生“挤出”效应。

他认为,这些规定旨在鼓励银行向制造业和私营企业放贷,以“提振长期增长潜力”。

这些规定未必会限制房地产相关贷款,但会限制其相对于银行贷款总额的比例——这意味着,如果贷款总额上升,房地产相关贷款仍可能出现增长。

“你想想……贷款不增加的情形,这极为罕见,”穆迪(Moody's)驻北京的高级分析师诸蜀宁(Nicholas Zhu)表示,“即使在去年第一季度经济活动崩溃时,贷款也在增加。”

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融资流动,目前仍不可知,何况房地产往往依赖于地方市场发展动态。在大城市,房价涨势仍比其他地方强劲,已经有多个城市出台了控制房价措施。但地方政府的财政往往依赖于向开发商卖地。

香港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中国政府“在控制信贷方面比10年前或5年前都高效得多”。但他补充称,银行和部分影子银行机构都有办法“钻制度空子”。

资金的广泛可得性在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利率。尽管许多人预计中国央行今年会加息,但也有人提到通胀持续处于低位或者为负值,这实际上会增加借贷成本。

在经济复苏不平衡的情况下,管理利率面临的挑战被认为是政府调控房地产的理由之一。罗彻表示,房地产是中国四大政策管理工具之一,另外三个是货币、财政和宏观审慎政策。

“目前已经有三大工具处于收紧状态,”他表示,“我认为,如果他们对房地产市场也收得太紧,很可能导致增长低于预期。”

俱菲(Sherry Fei Ju)、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数据显示,中国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问题是,如何在遏制房地产行业的同时,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2月,中国经济增速快于新冠疫情爆发前,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基调显得较为悲观。
当月,中国各大城市的新房价格同比上涨3.7%,但这是自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涨幅,且环比涨幅极小。

这一数据表明,政府旨在给楼市降温、限制开发商的新措施取得了成功。其背景是,与疫情期间全球各地的资产价格一样,低利率加上储蓄增加,助长了人们对中国房地产市场过热的担忧。

但房价增长放缓也触及了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挑战的核心问题:如何遏制房地产行业,降低其带来的金融和政治风险,同时又不牺牲其对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一家国有智库的一名研究人员表示:“政府不希望房价不断上涨,”房价持续上涨“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

除了工业产出增长、出口大幅上升以外,房地产也是去年中国经济中表现突出的领域之一。预计中国是2020年唯一一个实现扩张的大型经济体。

房地产投资全年增长7%,相比之下,所有类别的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增长2.9%。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钢铁产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住宅销售按面积衡量跃升15%。

标普经济学家肖恩•罗彻(Shaun Roache)表示,房地产引领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但2021年其“在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肯定要小一些。”他估计,如果将其对就业和投资的贡献计算在内,该行业仍占中国经济的20%至25%左右。

中国不是到现在才要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表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根据路透社(Reuters)的一项调查,在2019年12月,房价在过去一年内的涨幅据估计仅为3.1%。

但在新冠疫情下,房住不炒运动获得了额外的动力。此外根据最新的五年规划,中国要推动经济转向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和高端制造业,也为这项运动注入了动力。

去年8月,中国政府非正式地提出了“三条红线”,直指房地产开发商资产负债表上的三个杠杆指标。最大的开发商恒大(Evergrande)被视为金融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同时也是中国高负债水平的象征。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采取了进一步措施,专门从债务入手来控制房地产行业。去年12月底出台的新规限制银行对开发商的贷款,并规定了住房抵押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例的上限。根据中国央行(PBoC)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末,房地产贷款占人民币贷款总额的29%。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学家周浩表示,此举是一个“重要的政策变化”,因为较长期限的房地产贷款可能会对流向其他行业的信贷产生“挤出”效应。

他认为,这些规定旨在鼓励银行向制造业和私营企业放贷,以“提振长期增长潜力”。

这些规定未必会限制房地产相关贷款,但会限制其相对于银行贷款总额的比例——这意味着,如果贷款总额上升,房地产相关贷款仍可能出现增长。

“你想想……贷款不增加的情形,这极为罕见,”穆迪(Moody's)驻北京的高级分析师诸蜀宁(Nicholas Zhu)表示,“即使在去年第一季度经济活动崩溃时,贷款也在增加。”

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融资流动,目前仍不可知,何况房地产往往依赖于地方市场发展动态。在大城市,房价涨势仍比其他地方强劲,已经有多个城市出台了控制房价措施。但地方政府的财政往往依赖于向开发商卖地。

香港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中国政府“在控制信贷方面比10年前或5年前都高效得多”。但他补充称,银行和部分影子银行机构都有办法“钻制度空子”。

资金的广泛可得性在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利率。尽管许多人预计中国央行今年会加息,但也有人提到通胀持续处于低位或者为负值,这实际上会增加借贷成本。

在经济复苏不平衡的情况下,管理利率面临的挑战被认为是政府调控房地产的理由之一。罗彻表示,房地产是中国四大政策管理工具之一,另外三个是货币、财政和宏观审慎政策。

“目前已经有三大工具处于收紧状态,”他表示,“我认为,如果他们对房地产市场也收得太紧,很可能导致增长低于预期。”

俱菲(Sherry Fei Ju)、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