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无疑是2020年讨论热度最高的应用,不仅是因为它的受欢迎程度,也是因为由此带来的政治麻烦。而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Kuaishou)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得到腾讯(Tencent)支持的快手即将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有望成为香港最大规模的IPO交易之一。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制作GIF动图的应用,目前已经发展为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仅次于抖音(Douyin);抖音是TikTok的中国版本。快手IPO保荐人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在700亿至970亿美元之间。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与抖音最早以搞笑音乐和舞蹈视频吸引年轻人不同,快手最初是一款记录大城市之外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应用。如今,越来越多的用户同时使用这两款应用,但快手的用户仍更集中在小城市。

2020年前九个月,快手近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直播业务:用户购买虚拟礼物作为小费送给直播表演者。几年前直播在中国非常流行,但现在其风头已经被短视频所取代。这种转变在快手的财务数据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2017年直播业务在其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5%。

直播业务的贡献可能会继续下降,但取而代之的业务让投资者更加振奋。借助其短视频应用的流行,该公司的广告收入在2020年前九个月同比增长了两倍,目前约占营收的三分之一。广告业务也可能比直播业务更有利可图。快手的毛利率在过去几年有所提高。

快手也在尝试利用另一股浪潮:其直播平台上的电子商务。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收看网红直播,购买网红推销的化妆品和智能手机等产品。快手对通过其平台销售的商品收取一定分成。

快手去年因营销成本大增而出现营业亏损。不过,投资者似乎愿意对此视而不见,转而押注该公司的增长前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中国视频平台Bilibili(BILI)目前并不盈利,该公司股价自2020年初以来上涨了565%,市值为430亿美元。快手的收入,即使不包括正在放缓的直播业务,也已经比Bilibili高出84%。

快手已经成功地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显然也吸引了他们的钱包。投资者看来也会慷慨解囊。


又讯:快手股票将受到追捧
FT

在中国,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已经跟西方人给服务员小费一样普遍。疫情期间,用户在抖音(Douyin,其国际版是TikTok)等视频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的现金支出激增。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快手(Kuaishou),正在借助这股顺风。它有望成为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科技股上市。从较长期看,在线打赏容易使快手招致中国当局的反感。

该公司计划在香港上市,筹资至多63亿美元,按照发行价区间上限计算的公司估值达到620亿美元。此前被压抑的投资者需求应该会确保该股获踊跃认购。港元流动资金在去年末创下历史新高,其背景是蚂蚁集团(Ant Group)上市推迟,加上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缺席公开市场。

快手的规模小于抖音,用户数为后者的大约一半。但是它有一些突出的优势。较小的规模使美国监管机构对该集团关注有限。它还较少依赖广告销售。快手用户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快手在中间抽成,这构成快手的大部分营收。抽成比例高达礼物价格(最高可达300美元)的一半。

比较不好的一面是,这使快手容易受到北京方面收紧对科技行业控制之举的影响。限制措施包括禁止未成年人在流媒体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以及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支出。随着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加强攻势,吸引并且留住新用户(去年上半年增加近50%)对于快手和抖音将变得越来越昂贵。

快手股票预计将在散户狂热追捧下开始交易。不愿直接投资快手的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腾讯(Tencent)获得有限但风险较低的敞口。腾讯持有快手约22%股份,而且这家本土游戏巨头是在大约一年前刚刚入股的,应该不会急着脱手。腾讯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周一上涨11%。下周快手在香港挂牌后,可以料想腾讯会有更多上涨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快手IPO有望大放异彩,估值或接近千亿美元

发布日期:2021-01-25 14:19
摘要: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无疑是2020年讨论热度最高的应用,不仅是因为它的受欢迎程度,也是因为由此带来的政治麻烦。而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Kuaishou)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得到腾讯(Tencent)支持的快手即将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有望成为香港最大规模的IPO交易之一。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制作GIF动图的应用,目前已经发展为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仅次于抖音(Douyin);抖音是TikTok的中国版本。快手IPO保荐人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在700亿至970亿美元之间。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与抖音最早以搞笑音乐和舞蹈视频吸引年轻人不同,快手最初是一款记录大城市之外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应用。如今,越来越多的用户同时使用这两款应用,但快手的用户仍更集中在小城市。

2020年前九个月,快手近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直播业务:用户购买虚拟礼物作为小费送给直播表演者。几年前直播在中国非常流行,但现在其风头已经被短视频所取代。这种转变在快手的财务数据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2017年直播业务在其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5%。

直播业务的贡献可能会继续下降,但取而代之的业务让投资者更加振奋。借助其短视频应用的流行,该公司的广告收入在2020年前九个月同比增长了两倍,目前约占营收的三分之一。广告业务也可能比直播业务更有利可图。快手的毛利率在过去几年有所提高。

快手也在尝试利用另一股浪潮:其直播平台上的电子商务。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收看网红直播,购买网红推销的化妆品和智能手机等产品。快手对通过其平台销售的商品收取一定分成。

快手去年因营销成本大增而出现营业亏损。不过,投资者似乎愿意对此视而不见,转而押注该公司的增长前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中国视频平台Bilibili(BILI)目前并不盈利,该公司股价自2020年初以来上涨了565%,市值为430亿美元。快手的收入,即使不包括正在放缓的直播业务,也已经比Bilibili高出84%。

快手已经成功地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显然也吸引了他们的钱包。投资者看来也会慷慨解囊。


又讯:快手股票将受到追捧
FT

在中国,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已经跟西方人给服务员小费一样普遍。疫情期间,用户在抖音(Douyin,其国际版是TikTok)等视频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的现金支出激增。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快手(Kuaishou),正在借助这股顺风。它有望成为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科技股上市。从较长期看,在线打赏容易使快手招致中国当局的反感。

该公司计划在香港上市,筹资至多63亿美元,按照发行价区间上限计算的公司估值达到620亿美元。此前被压抑的投资者需求应该会确保该股获踊跃认购。港元流动资金在去年末创下历史新高,其背景是蚂蚁集团(Ant Group)上市推迟,加上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缺席公开市场。

快手的规模小于抖音,用户数为后者的大约一半。但是它有一些突出的优势。较小的规模使美国监管机构对该集团关注有限。它还较少依赖广告销售。快手用户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快手在中间抽成,这构成快手的大部分营收。抽成比例高达礼物价格(最高可达300美元)的一半。

比较不好的一面是,这使快手容易受到北京方面收紧对科技行业控制之举的影响。限制措施包括禁止未成年人在流媒体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以及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支出。随着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加强攻势,吸引并且留住新用户(去年上半年增加近50%)对于快手和抖音将变得越来越昂贵。

快手股票预计将在散户狂热追捧下开始交易。不愿直接投资快手的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腾讯(Tencent)获得有限但风险较低的敞口。腾讯持有快手约22%股份,而且这家本土游戏巨头是在大约一年前刚刚入股的,应该不会急着脱手。腾讯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周一上涨11%。下周快手在香港挂牌后,可以料想腾讯会有更多上涨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无疑是2020年讨论热度最高的应用,不仅是因为它的受欢迎程度,也是因为由此带来的政治麻烦。而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Kuaishou)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得到腾讯(Tencent)支持的快手即将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有望成为香港最大规模的IPO交易之一。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制作GIF动图的应用,目前已经发展为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仅次于抖音(Douyin);抖音是TikTok的中国版本。快手IPO保荐人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在700亿至970亿美元之间。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与抖音最早以搞笑音乐和舞蹈视频吸引年轻人不同,快手最初是一款记录大城市之外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应用。如今,越来越多的用户同时使用这两款应用,但快手的用户仍更集中在小城市。

2020年前九个月,快手近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直播业务:用户购买虚拟礼物作为小费送给直播表演者。几年前直播在中国非常流行,但现在其风头已经被短视频所取代。这种转变在快手的财务数据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2017年直播业务在其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5%。

直播业务的贡献可能会继续下降,但取而代之的业务让投资者更加振奋。借助其短视频应用的流行,该公司的广告收入在2020年前九个月同比增长了两倍,目前约占营收的三分之一。广告业务也可能比直播业务更有利可图。快手的毛利率在过去几年有所提高。

快手也在尝试利用另一股浪潮:其直播平台上的电子商务。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收看网红直播,购买网红推销的化妆品和智能手机等产品。快手对通过其平台销售的商品收取一定分成。

快手去年因营销成本大增而出现营业亏损。不过,投资者似乎愿意对此视而不见,转而押注该公司的增长前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中国视频平台Bilibili(BILI)目前并不盈利,该公司股价自2020年初以来上涨了565%,市值为430亿美元。快手的收入,即使不包括正在放缓的直播业务,也已经比Bilibili高出84%。

快手已经成功地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显然也吸引了他们的钱包。投资者看来也会慷慨解囊。


又讯:快手股票将受到追捧
FT

在中国,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已经跟西方人给服务员小费一样普遍。疫情期间,用户在抖音(Douyin,其国际版是TikTok)等视频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的现金支出激增。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快手(Kuaishou),正在借助这股顺风。它有望成为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科技股上市。从较长期看,在线打赏容易使快手招致中国当局的反感。

该公司计划在香港上市,筹资至多63亿美元,按照发行价区间上限计算的公司估值达到620亿美元。此前被压抑的投资者需求应该会确保该股获踊跃认购。港元流动资金在去年末创下历史新高,其背景是蚂蚁集团(Ant Group)上市推迟,加上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缺席公开市场。

快手的规模小于抖音,用户数为后者的大约一半。但是它有一些突出的优势。较小的规模使美国监管机构对该集团关注有限。它还较少依赖广告销售。快手用户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快手在中间抽成,这构成快手的大部分营收。抽成比例高达礼物价格(最高可达300美元)的一半。

比较不好的一面是,这使快手容易受到北京方面收紧对科技行业控制之举的影响。限制措施包括禁止未成年人在流媒体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以及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支出。随着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加强攻势,吸引并且留住新用户(去年上半年增加近50%)对于快手和抖音将变得越来越昂贵。

快手股票预计将在散户狂热追捧下开始交易。不愿直接投资快手的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腾讯(Tencent)获得有限但风险较低的敞口。腾讯持有快手约22%股份,而且这家本土游戏巨头是在大约一年前刚刚入股的,应该不会急着脱手。腾讯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周一上涨11%。下周快手在香港挂牌后,可以料想腾讯会有更多上涨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快手IPO有望大放异彩,估值或接近千亿美元

发布日期:2021-01-25 14:19
摘要: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无疑是2020年讨论热度最高的应用,不仅是因为它的受欢迎程度,也是因为由此带来的政治麻烦。而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Kuaishou)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得到腾讯(Tencent)支持的快手即将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有望成为香港最大规模的IPO交易之一。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制作GIF动图的应用,目前已经发展为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仅次于抖音(Douyin);抖音是TikTok的中国版本。快手IPO保荐人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在700亿至970亿美元之间。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与抖音最早以搞笑音乐和舞蹈视频吸引年轻人不同,快手最初是一款记录大城市之外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应用。如今,越来越多的用户同时使用这两款应用,但快手的用户仍更集中在小城市。

2020年前九个月,快手近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直播业务:用户购买虚拟礼物作为小费送给直播表演者。几年前直播在中国非常流行,但现在其风头已经被短视频所取代。这种转变在快手的财务数据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2017年直播业务在其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5%。

直播业务的贡献可能会继续下降,但取而代之的业务让投资者更加振奋。借助其短视频应用的流行,该公司的广告收入在2020年前九个月同比增长了两倍,目前约占营收的三分之一。广告业务也可能比直播业务更有利可图。快手的毛利率在过去几年有所提高。

快手也在尝试利用另一股浪潮:其直播平台上的电子商务。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收看网红直播,购买网红推销的化妆品和智能手机等产品。快手对通过其平台销售的商品收取一定分成。

快手去年因营销成本大增而出现营业亏损。不过,投资者似乎愿意对此视而不见,转而押注该公司的增长前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中国视频平台Bilibili(BILI)目前并不盈利,该公司股价自2020年初以来上涨了565%,市值为430亿美元。快手的收入,即使不包括正在放缓的直播业务,也已经比Bilibili高出84%。

快手已经成功地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显然也吸引了他们的钱包。投资者看来也会慷慨解囊。


又讯:快手股票将受到追捧
FT

在中国,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已经跟西方人给服务员小费一样普遍。疫情期间,用户在抖音(Douyin,其国际版是TikTok)等视频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的现金支出激增。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快手(Kuaishou),正在借助这股顺风。它有望成为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科技股上市。从较长期看,在线打赏容易使快手招致中国当局的反感。

该公司计划在香港上市,筹资至多63亿美元,按照发行价区间上限计算的公司估值达到620亿美元。此前被压抑的投资者需求应该会确保该股获踊跃认购。港元流动资金在去年末创下历史新高,其背景是蚂蚁集团(Ant Group)上市推迟,加上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缺席公开市场。

快手的规模小于抖音,用户数为后者的大约一半。但是它有一些突出的优势。较小的规模使美国监管机构对该集团关注有限。它还较少依赖广告销售。快手用户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快手在中间抽成,这构成快手的大部分营收。抽成比例高达礼物价格(最高可达300美元)的一半。

比较不好的一面是,这使快手容易受到北京方面收紧对科技行业控制之举的影响。限制措施包括禁止未成年人在流媒体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以及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支出。随着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加强攻势,吸引并且留住新用户(去年上半年增加近50%)对于快手和抖音将变得越来越昂贵。

快手股票预计将在散户狂热追捧下开始交易。不愿直接投资快手的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腾讯(Tencent)获得有限但风险较低的敞口。腾讯持有快手约22%股份,而且这家本土游戏巨头是在大约一年前刚刚入股的,应该不会急着脱手。腾讯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周一上涨11%。下周快手在香港挂牌后,可以料想腾讯会有更多上涨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无疑是2020年讨论热度最高的应用,不仅是因为它的受欢迎程度,也是因为由此带来的政治麻烦。而作为Tiktok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快手(Kuaishou)在国外并没有受到如此多的审视,但仍然可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得到腾讯(Tencent)支持的快手即将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有望成为香港最大规模的IPO交易之一。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制作GIF动图的应用,目前已经发展为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仅次于抖音(Douyin);抖音是TikTok的中国版本。快手IPO保荐人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在700亿至970亿美元之间。


快手拥有2.62亿用户,平均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86分钟。与抖音最早以搞笑音乐和舞蹈视频吸引年轻人不同,快手最初是一款记录大城市之外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应用。如今,越来越多的用户同时使用这两款应用,但快手的用户仍更集中在小城市。

2020年前九个月,快手近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直播业务:用户购买虚拟礼物作为小费送给直播表演者。几年前直播在中国非常流行,但现在其风头已经被短视频所取代。这种转变在快手的财务数据中也表现得非常明显:2017年直播业务在其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5%。

直播业务的贡献可能会继续下降,但取而代之的业务让投资者更加振奋。借助其短视频应用的流行,该公司的广告收入在2020年前九个月同比增长了两倍,目前约占营收的三分之一。广告业务也可能比直播业务更有利可图。快手的毛利率在过去几年有所提高。

快手也在尝试利用另一股浪潮:其直播平台上的电子商务。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收看网红直播,购买网红推销的化妆品和智能手机等产品。快手对通过其平台销售的商品收取一定分成。

快手去年因营销成本大增而出现营业亏损。不过,投资者似乎愿意对此视而不见,转而押注该公司的增长前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中国视频平台Bilibili(BILI)目前并不盈利,该公司股价自2020年初以来上涨了565%,市值为430亿美元。快手的收入,即使不包括正在放缓的直播业务,也已经比Bilibili高出84%。

快手已经成功地吸引了用户的注意力,显然也吸引了他们的钱包。投资者看来也会慷慨解囊。


又讯:快手股票将受到追捧
FT

在中国,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已经跟西方人给服务员小费一样普遍。疫情期间,用户在抖音(Douyin,其国际版是TikTok)等视频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的现金支出激增。中国第二大短视频应用——快手(Kuaishou),正在借助这股顺风。它有望成为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科技股上市。从较长期看,在线打赏容易使快手招致中国当局的反感。

该公司计划在香港上市,筹资至多63亿美元,按照发行价区间上限计算的公司估值达到620亿美元。此前被压抑的投资者需求应该会确保该股获踊跃认购。港元流动资金在去年末创下历史新高,其背景是蚂蚁集团(Ant Group)上市推迟,加上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缺席公开市场。

快手的规模小于抖音,用户数为后者的大约一半。但是它有一些突出的优势。较小的规模使美国监管机构对该集团关注有限。它还较少依赖广告销售。快手用户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快手在中间抽成,这构成快手的大部分营收。抽成比例高达礼物价格(最高可达300美元)的一半。

比较不好的一面是,这使快手容易受到北京方面收紧对科技行业控制之举的影响。限制措施包括禁止未成年人在流媒体平台上购买虚拟礼物,以及限制单个用户的总支出。随着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加强攻势,吸引并且留住新用户(去年上半年增加近50%)对于快手和抖音将变得越来越昂贵。

快手股票预计将在散户狂热追捧下开始交易。不愿直接投资快手的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腾讯(Tencent)获得有限但风险较低的敞口。腾讯持有快手约22%股份,而且这家本土游戏巨头是在大约一年前刚刚入股的,应该不会急着脱手。腾讯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周一上涨11%。下周快手在香港挂牌后,可以料想腾讯会有更多上涨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