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联合国的一个贸易机构表示,中国2020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接受国。在这一年中,新冠疫情导致全球FDI总体下降了42%。

 

Paul Hannon / Eun-young Jeong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新冠疫情加剧了全球经济重心的东移,中国去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新增外商直接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海外企业对美国的新投资下降了49%,原因是美国难以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经济产出大幅下滑。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海外企业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表示,长期排名第二的中国在2020年吸引的外国企业直接投资增长了4%。在新冠疫情首次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出现后,北京方面采取了严格的封锁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住了疫情。尽管去年其他多数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收缩,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依然实现了增长。


2020年的投资数字凸显出中国正在向长期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中心地位迈进,疫情期间中国巩固了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并扩大了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这一转变也随之加速。

虽然去年中国吸引了更多的新资金流入,但美国的外国投资总存量仍然要大得多,这反映出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对寻求在本土市场之外扩张的外国企业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美国吸引到的外商投资2016年达到4,720亿美元的峰值,相比之下,当年中国获得的外商投资为1,340亿美元。自那以来,外商对中国的投资持续上升,而对美国的投资从2017年以来逐年下降。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鼓励美国公司离开中国,在美国重新建立业务。特朗普政府的种种举措还让中国投资者意识到,在美国进行的收购交易将面临以国家安全为由的新审查,这抑制了中国投资者在美进行交易的兴趣。

纽约独立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创始合伙人Daniel Rosen长期以来专注于分析中美经济关系,他表示,去年外商对美投资降幅扩大,这反映出新冠疫情的种种影响造成更广泛的经济下滑。

他说:“与美国经济受到的所有其它冲击相比,对于美国外商直接投资下滑的影响,我不认为能有任何带有信心的说法。”

Rosen称,在当前情况下,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是很自然的,因为美国奉行的是开放的市场经济,而中国不是。但他表示,展望未来,只要美国坚持其基本的开放市场竞争体系,就没有理由对外商直接投资在美国的前景感到担忧。


外商直接投资包括外国公司在一个国家建设新工厂或扩大现有业务,或收购当地公司。

在中国,尽管新冠疫情带来巨大影响,跨国公司的投资仍在继续,从美国工业巨头霍尼韦尔(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 HON)到德国运动服装生产商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等公司都在扩大在华业务。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认为,今年外商直接投资不会有明显的复苏,无论是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那些2020年经历了外商直接投资下降的国家。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投资者在投入资金时可能会保持谨慎。他认为真正的反弹要到2022年才会到来。他说,即使到那时,外商直接投资的全面恢复之路也将崎岖不平。

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国际关系与经济学教授Joseph Joyce说,尽管美国的外商投资大幅下降是受疫情影响,但这也促使企业重新考虑未来的投资。

Joyce说:“企业正重新评估有关全球供应链、海外市场以及自身技术使用的政策。他表示:“疫情使得所有这些企业重新思考对公司所处位置的最基本假设。”

上述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在全球经济中,东西方存在明显差异。在2020年,东亚吸引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外国投资,这是20世纪80年代有记录以来的最大份额。印度去年的外国投资增长13%,主要是受数字服务需求上升推动。

在西方,流入欧盟的外国投资锐减71%。新冠死亡人数较高且经济深度萎缩的英国和意大利没有吸引到新投资。在上述两方面表现更好一些的德国,外国投资下降61%。

在去年年初疫情最初暴发时,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曾预计流入中国的外国投资将大幅下降,并预计美国基本不会受到影响。但中国经济在4月恢复运转,而美国和欧洲则开始了一系列持续封锁和中断。

北京方面迅速控制住了国内疫情,不仅推动国内经济相对较快反弹,而且增强了中国的吸引力,甚至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就职之前就是如此——一些投资者憧憬拜登就职能开启一个美中关系不那么动荡的新时期。

在2020年前几个月流入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后,中国官员赶忙安抚外国投资者,并积极响应他们可能存在的任何关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去年3月的国务院会议上表示:“当前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努力降低疫情对外贸外资的负面影响。”

一些外国公司搁置了在华扩张计划,在某些情况下开始撤回投资。但随着中国经济复苏势头加快,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开始显得越发不稳定,外国公司转为向中国投入更多资金,并将中国视为其产品的生产基地和重要增长市场。

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在武汉市政府主办的一场投资会议上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武汉投资人民币30亿元(约合4.6亿美元)。武汉是新冠疫情最初集中暴发的地方。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将投资1.5亿美元,在中国东部城市昆山建设烘焙工厂和创新园区。

与此同时,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在扩大上海工厂的产能,并打算再成立一个研究中心,而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正继续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建设一个新的主题园区,尽管该乐园的游客人数连续两年下降。

随着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医疗和制药方面的投资尤为活跃。中国国家媒体中央电视台在去年4月曾报道称,几家全球制药公司正推进在中国的业务扩张,其中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该公司正致力于在至少五个中国城市设立地区总部。

外商在华投资的韧性与此前的预期相反,人们之前认为外国企业将试图在供应链环节减少对中国的严重依赖。中国在这些企业的供应链中占据关键地位,该供应链此前已经因为中美贸易关税战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首尔半导体(Seoul Semiconductor Co.)是一家在中国拥有广泛业务的韩国芯片制造商,该公司的经历体现了退出中国的困难,尽管有许多动机支持其撤出。该公司在2017年开始考虑把部分发光元件的生产转移到越南。

该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Hong Myeong-ki表示:“我们当时非常依赖中国。”不过尽管该公司已约有一半的产品在越南生产,但Hong现在还没有迁出中国的计划。

在中国经营的日本企业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趋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 9月份的调查中,只有9.2%的企业表示正在或考虑将生产迁出中国,创5年来的最低水平。

“他们需要减少对单一市场供应链的过度依赖,”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驻东京的研究员Ding Ke表示。“但他们发现更大的风险是失去中国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联合国贸发会议: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超过美国

发布日期:2021-01-25 11:10
摘要:联合国的一个贸易机构表示,中国2020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接受国。在这一年中,新冠疫情导致全球FDI总体下降了42%。

 

Paul Hannon / Eun-young Jeong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新冠疫情加剧了全球经济重心的东移,中国去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新增外商直接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海外企业对美国的新投资下降了49%,原因是美国难以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经济产出大幅下滑。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海外企业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表示,长期排名第二的中国在2020年吸引的外国企业直接投资增长了4%。在新冠疫情首次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出现后,北京方面采取了严格的封锁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住了疫情。尽管去年其他多数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收缩,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依然实现了增长。


2020年的投资数字凸显出中国正在向长期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中心地位迈进,疫情期间中国巩固了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并扩大了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这一转变也随之加速。

虽然去年中国吸引了更多的新资金流入,但美国的外国投资总存量仍然要大得多,这反映出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对寻求在本土市场之外扩张的外国企业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美国吸引到的外商投资2016年达到4,720亿美元的峰值,相比之下,当年中国获得的外商投资为1,340亿美元。自那以来,外商对中国的投资持续上升,而对美国的投资从2017年以来逐年下降。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鼓励美国公司离开中国,在美国重新建立业务。特朗普政府的种种举措还让中国投资者意识到,在美国进行的收购交易将面临以国家安全为由的新审查,这抑制了中国投资者在美进行交易的兴趣。

纽约独立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创始合伙人Daniel Rosen长期以来专注于分析中美经济关系,他表示,去年外商对美投资降幅扩大,这反映出新冠疫情的种种影响造成更广泛的经济下滑。

他说:“与美国经济受到的所有其它冲击相比,对于美国外商直接投资下滑的影响,我不认为能有任何带有信心的说法。”

Rosen称,在当前情况下,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是很自然的,因为美国奉行的是开放的市场经济,而中国不是。但他表示,展望未来,只要美国坚持其基本的开放市场竞争体系,就没有理由对外商直接投资在美国的前景感到担忧。


外商直接投资包括外国公司在一个国家建设新工厂或扩大现有业务,或收购当地公司。

在中国,尽管新冠疫情带来巨大影响,跨国公司的投资仍在继续,从美国工业巨头霍尼韦尔(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 HON)到德国运动服装生产商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等公司都在扩大在华业务。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认为,今年外商直接投资不会有明显的复苏,无论是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那些2020年经历了外商直接投资下降的国家。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投资者在投入资金时可能会保持谨慎。他认为真正的反弹要到2022年才会到来。他说,即使到那时,外商直接投资的全面恢复之路也将崎岖不平。

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国际关系与经济学教授Joseph Joyce说,尽管美国的外商投资大幅下降是受疫情影响,但这也促使企业重新考虑未来的投资。

Joyce说:“企业正重新评估有关全球供应链、海外市场以及自身技术使用的政策。他表示:“疫情使得所有这些企业重新思考对公司所处位置的最基本假设。”

上述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在全球经济中,东西方存在明显差异。在2020年,东亚吸引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外国投资,这是20世纪80年代有记录以来的最大份额。印度去年的外国投资增长13%,主要是受数字服务需求上升推动。

在西方,流入欧盟的外国投资锐减71%。新冠死亡人数较高且经济深度萎缩的英国和意大利没有吸引到新投资。在上述两方面表现更好一些的德国,外国投资下降61%。

在去年年初疫情最初暴发时,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曾预计流入中国的外国投资将大幅下降,并预计美国基本不会受到影响。但中国经济在4月恢复运转,而美国和欧洲则开始了一系列持续封锁和中断。

北京方面迅速控制住了国内疫情,不仅推动国内经济相对较快反弹,而且增强了中国的吸引力,甚至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就职之前就是如此——一些投资者憧憬拜登就职能开启一个美中关系不那么动荡的新时期。

在2020年前几个月流入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后,中国官员赶忙安抚外国投资者,并积极响应他们可能存在的任何关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去年3月的国务院会议上表示:“当前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努力降低疫情对外贸外资的负面影响。”

一些外国公司搁置了在华扩张计划,在某些情况下开始撤回投资。但随着中国经济复苏势头加快,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开始显得越发不稳定,外国公司转为向中国投入更多资金,并将中国视为其产品的生产基地和重要增长市场。

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在武汉市政府主办的一场投资会议上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武汉投资人民币30亿元(约合4.6亿美元)。武汉是新冠疫情最初集中暴发的地方。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将投资1.5亿美元,在中国东部城市昆山建设烘焙工厂和创新园区。

与此同时,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在扩大上海工厂的产能,并打算再成立一个研究中心,而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正继续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建设一个新的主题园区,尽管该乐园的游客人数连续两年下降。

随着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医疗和制药方面的投资尤为活跃。中国国家媒体中央电视台在去年4月曾报道称,几家全球制药公司正推进在中国的业务扩张,其中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该公司正致力于在至少五个中国城市设立地区总部。

外商在华投资的韧性与此前的预期相反,人们之前认为外国企业将试图在供应链环节减少对中国的严重依赖。中国在这些企业的供应链中占据关键地位,该供应链此前已经因为中美贸易关税战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首尔半导体(Seoul Semiconductor Co.)是一家在中国拥有广泛业务的韩国芯片制造商,该公司的经历体现了退出中国的困难,尽管有许多动机支持其撤出。该公司在2017年开始考虑把部分发光元件的生产转移到越南。

该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Hong Myeong-ki表示:“我们当时非常依赖中国。”不过尽管该公司已约有一半的产品在越南生产,但Hong现在还没有迁出中国的计划。

在中国经营的日本企业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趋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 9月份的调查中,只有9.2%的企业表示正在或考虑将生产迁出中国,创5年来的最低水平。

“他们需要减少对单一市场供应链的过度依赖,”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驻东京的研究员Ding Ke表示。“但他们发现更大的风险是失去中国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联合国的一个贸易机构表示,中国2020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接受国。在这一年中,新冠疫情导致全球FDI总体下降了42%。

 

Paul Hannon / Eun-young Jeong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新冠疫情加剧了全球经济重心的东移,中国去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新增外商直接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海外企业对美国的新投资下降了49%,原因是美国难以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经济产出大幅下滑。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海外企业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表示,长期排名第二的中国在2020年吸引的外国企业直接投资增长了4%。在新冠疫情首次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出现后,北京方面采取了严格的封锁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住了疫情。尽管去年其他多数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收缩,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依然实现了增长。


2020年的投资数字凸显出中国正在向长期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中心地位迈进,疫情期间中国巩固了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并扩大了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这一转变也随之加速。

虽然去年中国吸引了更多的新资金流入,但美国的外国投资总存量仍然要大得多,这反映出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对寻求在本土市场之外扩张的外国企业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美国吸引到的外商投资2016年达到4,720亿美元的峰值,相比之下,当年中国获得的外商投资为1,340亿美元。自那以来,外商对中国的投资持续上升,而对美国的投资从2017年以来逐年下降。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鼓励美国公司离开中国,在美国重新建立业务。特朗普政府的种种举措还让中国投资者意识到,在美国进行的收购交易将面临以国家安全为由的新审查,这抑制了中国投资者在美进行交易的兴趣。

纽约独立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创始合伙人Daniel Rosen长期以来专注于分析中美经济关系,他表示,去年外商对美投资降幅扩大,这反映出新冠疫情的种种影响造成更广泛的经济下滑。

他说:“与美国经济受到的所有其它冲击相比,对于美国外商直接投资下滑的影响,我不认为能有任何带有信心的说法。”

Rosen称,在当前情况下,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是很自然的,因为美国奉行的是开放的市场经济,而中国不是。但他表示,展望未来,只要美国坚持其基本的开放市场竞争体系,就没有理由对外商直接投资在美国的前景感到担忧。


外商直接投资包括外国公司在一个国家建设新工厂或扩大现有业务,或收购当地公司。

在中国,尽管新冠疫情带来巨大影响,跨国公司的投资仍在继续,从美国工业巨头霍尼韦尔(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 HON)到德国运动服装生产商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等公司都在扩大在华业务。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认为,今年外商直接投资不会有明显的复苏,无论是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那些2020年经历了外商直接投资下降的国家。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投资者在投入资金时可能会保持谨慎。他认为真正的反弹要到2022年才会到来。他说,即使到那时,外商直接投资的全面恢复之路也将崎岖不平。

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国际关系与经济学教授Joseph Joyce说,尽管美国的外商投资大幅下降是受疫情影响,但这也促使企业重新考虑未来的投资。

Joyce说:“企业正重新评估有关全球供应链、海外市场以及自身技术使用的政策。他表示:“疫情使得所有这些企业重新思考对公司所处位置的最基本假设。”

上述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在全球经济中,东西方存在明显差异。在2020年,东亚吸引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外国投资,这是20世纪80年代有记录以来的最大份额。印度去年的外国投资增长13%,主要是受数字服务需求上升推动。

在西方,流入欧盟的外国投资锐减71%。新冠死亡人数较高且经济深度萎缩的英国和意大利没有吸引到新投资。在上述两方面表现更好一些的德国,外国投资下降61%。

在去年年初疫情最初暴发时,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曾预计流入中国的外国投资将大幅下降,并预计美国基本不会受到影响。但中国经济在4月恢复运转,而美国和欧洲则开始了一系列持续封锁和中断。

北京方面迅速控制住了国内疫情,不仅推动国内经济相对较快反弹,而且增强了中国的吸引力,甚至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就职之前就是如此——一些投资者憧憬拜登就职能开启一个美中关系不那么动荡的新时期。

在2020年前几个月流入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后,中国官员赶忙安抚外国投资者,并积极响应他们可能存在的任何关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去年3月的国务院会议上表示:“当前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努力降低疫情对外贸外资的负面影响。”

一些外国公司搁置了在华扩张计划,在某些情况下开始撤回投资。但随着中国经济复苏势头加快,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开始显得越发不稳定,外国公司转为向中国投入更多资金,并将中国视为其产品的生产基地和重要增长市场。

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在武汉市政府主办的一场投资会议上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武汉投资人民币30亿元(约合4.6亿美元)。武汉是新冠疫情最初集中暴发的地方。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将投资1.5亿美元,在中国东部城市昆山建设烘焙工厂和创新园区。

与此同时,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在扩大上海工厂的产能,并打算再成立一个研究中心,而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正继续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建设一个新的主题园区,尽管该乐园的游客人数连续两年下降。

随着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医疗和制药方面的投资尤为活跃。中国国家媒体中央电视台在去年4月曾报道称,几家全球制药公司正推进在中国的业务扩张,其中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该公司正致力于在至少五个中国城市设立地区总部。

外商在华投资的韧性与此前的预期相反,人们之前认为外国企业将试图在供应链环节减少对中国的严重依赖。中国在这些企业的供应链中占据关键地位,该供应链此前已经因为中美贸易关税战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首尔半导体(Seoul Semiconductor Co.)是一家在中国拥有广泛业务的韩国芯片制造商,该公司的经历体现了退出中国的困难,尽管有许多动机支持其撤出。该公司在2017年开始考虑把部分发光元件的生产转移到越南。

该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Hong Myeong-ki表示:“我们当时非常依赖中国。”不过尽管该公司已约有一半的产品在越南生产,但Hong现在还没有迁出中国的计划。

在中国经营的日本企业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趋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 9月份的调查中,只有9.2%的企业表示正在或考虑将生产迁出中国,创5年来的最低水平。

“他们需要减少对单一市场供应链的过度依赖,”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驻东京的研究员Ding Ke表示。“但他们发现更大的风险是失去中国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联合国贸发会议: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超过美国

发布日期:2021-01-25 11:10
摘要:联合国的一个贸易机构表示,中国2020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接受国。在这一年中,新冠疫情导致全球FDI总体下降了42%。

 

Paul Hannon / Eun-young Jeong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新冠疫情加剧了全球经济重心的东移,中国去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新增外商直接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海外企业对美国的新投资下降了49%,原因是美国难以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经济产出大幅下滑。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海外企业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表示,长期排名第二的中国在2020年吸引的外国企业直接投资增长了4%。在新冠疫情首次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出现后,北京方面采取了严格的封锁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住了疫情。尽管去年其他多数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收缩,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依然实现了增长。


2020年的投资数字凸显出中国正在向长期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中心地位迈进,疫情期间中国巩固了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并扩大了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这一转变也随之加速。

虽然去年中国吸引了更多的新资金流入,但美国的外国投资总存量仍然要大得多,这反映出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对寻求在本土市场之外扩张的外国企业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美国吸引到的外商投资2016年达到4,720亿美元的峰值,相比之下,当年中国获得的外商投资为1,340亿美元。自那以来,外商对中国的投资持续上升,而对美国的投资从2017年以来逐年下降。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鼓励美国公司离开中国,在美国重新建立业务。特朗普政府的种种举措还让中国投资者意识到,在美国进行的收购交易将面临以国家安全为由的新审查,这抑制了中国投资者在美进行交易的兴趣。

纽约独立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创始合伙人Daniel Rosen长期以来专注于分析中美经济关系,他表示,去年外商对美投资降幅扩大,这反映出新冠疫情的种种影响造成更广泛的经济下滑。

他说:“与美国经济受到的所有其它冲击相比,对于美国外商直接投资下滑的影响,我不认为能有任何带有信心的说法。”

Rosen称,在当前情况下,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是很自然的,因为美国奉行的是开放的市场经济,而中国不是。但他表示,展望未来,只要美国坚持其基本的开放市场竞争体系,就没有理由对外商直接投资在美国的前景感到担忧。


外商直接投资包括外国公司在一个国家建设新工厂或扩大现有业务,或收购当地公司。

在中国,尽管新冠疫情带来巨大影响,跨国公司的投资仍在继续,从美国工业巨头霍尼韦尔(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 HON)到德国运动服装生产商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等公司都在扩大在华业务。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认为,今年外商直接投资不会有明显的复苏,无论是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那些2020年经历了外商直接投资下降的国家。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投资者在投入资金时可能会保持谨慎。他认为真正的反弹要到2022年才会到来。他说,即使到那时,外商直接投资的全面恢复之路也将崎岖不平。

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国际关系与经济学教授Joseph Joyce说,尽管美国的外商投资大幅下降是受疫情影响,但这也促使企业重新考虑未来的投资。

Joyce说:“企业正重新评估有关全球供应链、海外市场以及自身技术使用的政策。他表示:“疫情使得所有这些企业重新思考对公司所处位置的最基本假设。”

上述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在全球经济中,东西方存在明显差异。在2020年,东亚吸引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外国投资,这是20世纪80年代有记录以来的最大份额。印度去年的外国投资增长13%,主要是受数字服务需求上升推动。

在西方,流入欧盟的外国投资锐减71%。新冠死亡人数较高且经济深度萎缩的英国和意大利没有吸引到新投资。在上述两方面表现更好一些的德国,外国投资下降61%。

在去年年初疫情最初暴发时,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曾预计流入中国的外国投资将大幅下降,并预计美国基本不会受到影响。但中国经济在4月恢复运转,而美国和欧洲则开始了一系列持续封锁和中断。

北京方面迅速控制住了国内疫情,不仅推动国内经济相对较快反弹,而且增强了中国的吸引力,甚至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就职之前就是如此——一些投资者憧憬拜登就职能开启一个美中关系不那么动荡的新时期。

在2020年前几个月流入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后,中国官员赶忙安抚外国投资者,并积极响应他们可能存在的任何关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去年3月的国务院会议上表示:“当前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努力降低疫情对外贸外资的负面影响。”

一些外国公司搁置了在华扩张计划,在某些情况下开始撤回投资。但随着中国经济复苏势头加快,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开始显得越发不稳定,外国公司转为向中国投入更多资金,并将中国视为其产品的生产基地和重要增长市场。

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在武汉市政府主办的一场投资会议上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武汉投资人民币30亿元(约合4.6亿美元)。武汉是新冠疫情最初集中暴发的地方。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将投资1.5亿美元,在中国东部城市昆山建设烘焙工厂和创新园区。

与此同时,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在扩大上海工厂的产能,并打算再成立一个研究中心,而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正继续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建设一个新的主题园区,尽管该乐园的游客人数连续两年下降。

随着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医疗和制药方面的投资尤为活跃。中国国家媒体中央电视台在去年4月曾报道称,几家全球制药公司正推进在中国的业务扩张,其中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该公司正致力于在至少五个中国城市设立地区总部。

外商在华投资的韧性与此前的预期相反,人们之前认为外国企业将试图在供应链环节减少对中国的严重依赖。中国在这些企业的供应链中占据关键地位,该供应链此前已经因为中美贸易关税战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首尔半导体(Seoul Semiconductor Co.)是一家在中国拥有广泛业务的韩国芯片制造商,该公司的经历体现了退出中国的困难,尽管有许多动机支持其撤出。该公司在2017年开始考虑把部分发光元件的生产转移到越南。

该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Hong Myeong-ki表示:“我们当时非常依赖中国。”不过尽管该公司已约有一半的产品在越南生产,但Hong现在还没有迁出中国的计划。

在中国经营的日本企业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趋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 9月份的调查中,只有9.2%的企业表示正在或考虑将生产迁出中国,创5年来的最低水平。

“他们需要减少对单一市场供应链的过度依赖,”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驻东京的研究员Ding Ke表示。“但他们发现更大的风险是失去中国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联合国的一个贸易机构表示,中国2020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接受国。在这一年中,新冠疫情导致全球FDI总体下降了42%。

 

Paul Hannon / Eun-young Jeong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新冠疫情加剧了全球经济重心的东移,中国去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新增外商直接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海外企业对美国的新投资下降了49%,原因是美国难以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经济产出大幅下滑。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海外企业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表示,长期排名第二的中国在2020年吸引的外国企业直接投资增长了4%。在新冠疫情首次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出现后,北京方面采取了严格的封锁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住了疫情。尽管去年其他多数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收缩,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依然实现了增长。


2020年的投资数字凸显出中国正在向长期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中心地位迈进,疫情期间中国巩固了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并扩大了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这一转变也随之加速。

虽然去年中国吸引了更多的新资金流入,但美国的外国投资总存量仍然要大得多,这反映出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对寻求在本土市场之外扩张的外国企业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美国吸引到的外商投资2016年达到4,720亿美元的峰值,相比之下,当年中国获得的外商投资为1,340亿美元。自那以来,外商对中国的投资持续上升,而对美国的投资从2017年以来逐年下降。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鼓励美国公司离开中国,在美国重新建立业务。特朗普政府的种种举措还让中国投资者意识到,在美国进行的收购交易将面临以国家安全为由的新审查,这抑制了中国投资者在美进行交易的兴趣。

纽约独立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创始合伙人Daniel Rosen长期以来专注于分析中美经济关系,他表示,去年外商对美投资降幅扩大,这反映出新冠疫情的种种影响造成更广泛的经济下滑。

他说:“与美国经济受到的所有其它冲击相比,对于美国外商直接投资下滑的影响,我不认为能有任何带有信心的说法。”

Rosen称,在当前情况下,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是很自然的,因为美国奉行的是开放的市场经济,而中国不是。但他表示,展望未来,只要美国坚持其基本的开放市场竞争体系,就没有理由对外商直接投资在美国的前景感到担忧。


外商直接投资包括外国公司在一个国家建设新工厂或扩大现有业务,或收购当地公司。

在中国,尽管新冠疫情带来巨大影响,跨国公司的投资仍在继续,从美国工业巨头霍尼韦尔(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 HON)到德国运动服装生产商阿迪达斯(Adidas AG, ADDYY)等公司都在扩大在华业务。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认为,今年外商直接投资不会有明显的复苏,无论是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那些2020年经历了外商直接投资下降的国家。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James Zhan)称,投资者在投入资金时可能会保持谨慎。他认为真正的反弹要到2022年才会到来。他说,即使到那时,外商直接投资的全面恢复之路也将崎岖不平。

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国际关系与经济学教授Joseph Joyce说,尽管美国的外商投资大幅下降是受疫情影响,但这也促使企业重新考虑未来的投资。

Joyce说:“企业正重新评估有关全球供应链、海外市场以及自身技术使用的政策。他表示:“疫情使得所有这些企业重新思考对公司所处位置的最基本假设。”

上述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在全球经济中,东西方存在明显差异。在2020年,东亚吸引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外国投资,这是20世纪80年代有记录以来的最大份额。印度去年的外国投资增长13%,主要是受数字服务需求上升推动。

在西方,流入欧盟的外国投资锐减71%。新冠死亡人数较高且经济深度萎缩的英国和意大利没有吸引到新投资。在上述两方面表现更好一些的德国,外国投资下降61%。

在去年年初疫情最初暴发时,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曾预计流入中国的外国投资将大幅下降,并预计美国基本不会受到影响。但中国经济在4月恢复运转,而美国和欧洲则开始了一系列持续封锁和中断。

北京方面迅速控制住了国内疫情,不仅推动国内经济相对较快反弹,而且增强了中国的吸引力,甚至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就职之前就是如此——一些投资者憧憬拜登就职能开启一个美中关系不那么动荡的新时期。

在2020年前几个月流入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后,中国官员赶忙安抚外国投资者,并积极响应他们可能存在的任何关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去年3月的国务院会议上表示:“当前要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努力降低疫情对外贸外资的负面影响。”

一些外国公司搁置了在华扩张计划,在某些情况下开始撤回投资。但随着中国经济复苏势头加快,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开始显得越发不稳定,外国公司转为向中国投入更多资金,并将中国视为其产品的生产基地和重要增长市场。

沃尔玛(WalMart Inc., WMT)在武汉市政府主办的一场投资会议上表示,未来五年将在武汉投资人民币30亿元(约合4.6亿美元)。武汉是新冠疫情最初集中暴发的地方。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将投资1.5亿美元,在中国东部城市昆山建设烘焙工厂和创新园区。

与此同时,特斯拉(Tesla Inc., TSLA)正在扩大上海工厂的产能,并打算再成立一个研究中心,而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正继续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建设一个新的主题园区,尽管该乐园的游客人数连续两年下降。

随着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医疗和制药方面的投资尤为活跃。中国国家媒体中央电视台在去年4月曾报道称,几家全球制药公司正推进在中国的业务扩张,其中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该公司正致力于在至少五个中国城市设立地区总部。

外商在华投资的韧性与此前的预期相反,人们之前认为外国企业将试图在供应链环节减少对中国的严重依赖。中国在这些企业的供应链中占据关键地位,该供应链此前已经因为中美贸易关税战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首尔半导体(Seoul Semiconductor Co.)是一家在中国拥有广泛业务的韩国芯片制造商,该公司的经历体现了退出中国的困难,尽管有许多动机支持其撤出。该公司在2017年开始考虑把部分发光元件的生产转移到越南。

该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Hong Myeong-ki表示:“我们当时非常依赖中国。”不过尽管该公司已约有一半的产品在越南生产,但Hong现在还没有迁出中国的计划。

在中国经营的日本企业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趋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 9月份的调查中,只有9.2%的企业表示正在或考虑将生产迁出中国,创5年来的最低水平。

“他们需要减少对单一市场供应链的过度依赖,”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驻东京的研究员Ding Ke表示。“但他们发现更大的风险是失去中国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