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知情人士说,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争取让其最高外交官与拜登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在推动本国最高级别的外交官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北京方面从去年12月开始提出派遣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前往华盛顿的想法。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不久,这一想法在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信中以及与中间人的对话中提出。

北京方面计划让杨洁篪向华盛顿传递一个不同于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传递的信息,当时贸易问题是华盛顿的首要任务。现在,考虑到拜登关注的是气候变化和疫情,杨洁篪也打算侧重这些问题,并促成拜登和习近平的初次会晤。

中国官员已通过秘密渠道提议举行这次会晤,但尚未向白宫刚刚成立的拜登国家安全团队和其他政府机构提出正式请求。

其中一位熟悉相关讨论情况的人士称,鉴于中美存在严重分歧,因此中方在与拜登政府接触时一直很谨慎。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上周五在回应本文时表示:“中方未写过此类信件。”该发言人没有提及中方是否已主动提议举行会晤。

采用秘密渠道的接触方式凸显出中方希望迅速稳定中美关系;随着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就诸多问题争执不断,中美关系已恶化至几十年来最差水平;两国分歧涉及贸易和技术、中国处理新冠疫情的方式及其领土主张和人权等许多方面。

中国迫切想让两国关系摆脱动荡;在中国计划重点重建后疫情时代经济的背景下,不稳定的中美关系是一个巨大的干扰因素。中国官员称,对习近平来说,恢复与拜登的工作关系至关重要,眼下习近平正试图确保今后两年的平稳发展,因两年后他将准备开启史无前例的第三个任期。如果与美国的关系处理不当,习近平可能会在党内招致批评。

中方拟建议双方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指导方针,就疫苗证书规格展开合作,以验证免疫证明。中方官员希望借此为出示上述证明的人员在两国之间往来提供便利。北京方面还希望双方能够讨论在发展中国家联合分发疫苗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白宫一直不愿在短时间内与中方高级官员会面,更不用说安排拜登和习近平尽早举行峰会了。

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还没有就位。提名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尚未获参议院确认,财政部、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将与中国打交道的部长级以下官员还没有确定。

拜登的白宫团队无需参议院确认,该团队已经开始清点特朗普政府最近几个月来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动。其中包括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西红柿,将中国半导体和其他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单,切断全球供应商向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供货,以及制裁参与打压香港抗议活动的中国高级官员。

除了研究保留哪些特朗普的措施外,拜登的团队还将权衡应对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的政策以及美国认为的中国对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的经济胁迫。拜登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贸易政策不属于他的优先事项。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杜大伟(David Dollar)称,中国的议程表明,为改善两国整体关系,中国政府正努力在气候变化和抗击疫情等拜登的优先事项上与美方达成共识。

杜大伟说:“该议程涉及的是全球公益事业。”他表示:“这不是‘我们将购买更多大豆’。那是过去的事了。”

这与过去四年相比将是一个巨大变化。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将贸易问题以及让中国增加美国商品采购规模作为优先事项。一年前,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尽管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其他产品的步伐慢于承诺速度,但到目前为止,该协议依然有效。

中国官员认为,拜登政府最终将希望重新谈判这项贸易协议。该协议在两国均被指责为不切实际。在中国领导层将政策重点转向促进国内消费的情况下,北京方面似乎愿意等待。

目前尚不清楚拜登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琦)是否会推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还是会要求进行新一轮谈判。

曾任奥巴马政府财政部驻中国代表的杜大伟说,他预计美中之间的会谈将从布林肯这样的美国高层官员和杨洁篪这两人以下的级别开始,并需要花费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来筹划美中领导人之间的会晤。

杨洁篪是北京最高级别的外交事务官员,长期以来在中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2016年底,当时的候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接听了台湾领导人的电话,此举可能意味着美国对这个被中国视为叛离省份的岛屿的政策发生变化。杨洁篪为此飞往纽约对特朗普政府官员予以斥责。

现在,尽管拜登团队表示支持台湾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但北京方面正尝试一种更柔和的方式。目前台湾问题仍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个潜在冲突点。

拜登政府官员邀请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参加了拜登的就职典礼,这是自1979年华盛顿承认与北京方面的外交关系以来,台湾首次有代表正式参加美国总统的宣誓就职仪式。

在北京,官员们已经在试图摆脱所谓由特朗普政府的行动造成的有毒氛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上周在每日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我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中的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推动高层会晤以缓和与美国的紧张关系

发布日期:2021-01-23 12:14
摘要:知情人士说,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争取让其最高外交官与拜登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在推动本国最高级别的外交官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北京方面从去年12月开始提出派遣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前往华盛顿的想法。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不久,这一想法在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信中以及与中间人的对话中提出。

北京方面计划让杨洁篪向华盛顿传递一个不同于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传递的信息,当时贸易问题是华盛顿的首要任务。现在,考虑到拜登关注的是气候变化和疫情,杨洁篪也打算侧重这些问题,并促成拜登和习近平的初次会晤。

中国官员已通过秘密渠道提议举行这次会晤,但尚未向白宫刚刚成立的拜登国家安全团队和其他政府机构提出正式请求。

其中一位熟悉相关讨论情况的人士称,鉴于中美存在严重分歧,因此中方在与拜登政府接触时一直很谨慎。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上周五在回应本文时表示:“中方未写过此类信件。”该发言人没有提及中方是否已主动提议举行会晤。

采用秘密渠道的接触方式凸显出中方希望迅速稳定中美关系;随着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就诸多问题争执不断,中美关系已恶化至几十年来最差水平;两国分歧涉及贸易和技术、中国处理新冠疫情的方式及其领土主张和人权等许多方面。

中国迫切想让两国关系摆脱动荡;在中国计划重点重建后疫情时代经济的背景下,不稳定的中美关系是一个巨大的干扰因素。中国官员称,对习近平来说,恢复与拜登的工作关系至关重要,眼下习近平正试图确保今后两年的平稳发展,因两年后他将准备开启史无前例的第三个任期。如果与美国的关系处理不当,习近平可能会在党内招致批评。

中方拟建议双方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指导方针,就疫苗证书规格展开合作,以验证免疫证明。中方官员希望借此为出示上述证明的人员在两国之间往来提供便利。北京方面还希望双方能够讨论在发展中国家联合分发疫苗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白宫一直不愿在短时间内与中方高级官员会面,更不用说安排拜登和习近平尽早举行峰会了。

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还没有就位。提名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尚未获参议院确认,财政部、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将与中国打交道的部长级以下官员还没有确定。

拜登的白宫团队无需参议院确认,该团队已经开始清点特朗普政府最近几个月来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动。其中包括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西红柿,将中国半导体和其他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单,切断全球供应商向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供货,以及制裁参与打压香港抗议活动的中国高级官员。

除了研究保留哪些特朗普的措施外,拜登的团队还将权衡应对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的政策以及美国认为的中国对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的经济胁迫。拜登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贸易政策不属于他的优先事项。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杜大伟(David Dollar)称,中国的议程表明,为改善两国整体关系,中国政府正努力在气候变化和抗击疫情等拜登的优先事项上与美方达成共识。

杜大伟说:“该议程涉及的是全球公益事业。”他表示:“这不是‘我们将购买更多大豆’。那是过去的事了。”

这与过去四年相比将是一个巨大变化。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将贸易问题以及让中国增加美国商品采购规模作为优先事项。一年前,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尽管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其他产品的步伐慢于承诺速度,但到目前为止,该协议依然有效。

中国官员认为,拜登政府最终将希望重新谈判这项贸易协议。该协议在两国均被指责为不切实际。在中国领导层将政策重点转向促进国内消费的情况下,北京方面似乎愿意等待。

目前尚不清楚拜登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琦)是否会推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还是会要求进行新一轮谈判。

曾任奥巴马政府财政部驻中国代表的杜大伟说,他预计美中之间的会谈将从布林肯这样的美国高层官员和杨洁篪这两人以下的级别开始,并需要花费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来筹划美中领导人之间的会晤。

杨洁篪是北京最高级别的外交事务官员,长期以来在中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2016年底,当时的候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接听了台湾领导人的电话,此举可能意味着美国对这个被中国视为叛离省份的岛屿的政策发生变化。杨洁篪为此飞往纽约对特朗普政府官员予以斥责。

现在,尽管拜登团队表示支持台湾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但北京方面正尝试一种更柔和的方式。目前台湾问题仍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个潜在冲突点。

拜登政府官员邀请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参加了拜登的就职典礼,这是自1979年华盛顿承认与北京方面的外交关系以来,台湾首次有代表正式参加美国总统的宣誓就职仪式。

在北京,官员们已经在试图摆脱所谓由特朗普政府的行动造成的有毒氛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上周在每日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我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中的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知情人士说,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争取让其最高外交官与拜登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在推动本国最高级别的外交官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北京方面从去年12月开始提出派遣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前往华盛顿的想法。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不久,这一想法在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信中以及与中间人的对话中提出。

北京方面计划让杨洁篪向华盛顿传递一个不同于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传递的信息,当时贸易问题是华盛顿的首要任务。现在,考虑到拜登关注的是气候变化和疫情,杨洁篪也打算侧重这些问题,并促成拜登和习近平的初次会晤。

中国官员已通过秘密渠道提议举行这次会晤,但尚未向白宫刚刚成立的拜登国家安全团队和其他政府机构提出正式请求。

其中一位熟悉相关讨论情况的人士称,鉴于中美存在严重分歧,因此中方在与拜登政府接触时一直很谨慎。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上周五在回应本文时表示:“中方未写过此类信件。”该发言人没有提及中方是否已主动提议举行会晤。

采用秘密渠道的接触方式凸显出中方希望迅速稳定中美关系;随着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就诸多问题争执不断,中美关系已恶化至几十年来最差水平;两国分歧涉及贸易和技术、中国处理新冠疫情的方式及其领土主张和人权等许多方面。

中国迫切想让两国关系摆脱动荡;在中国计划重点重建后疫情时代经济的背景下,不稳定的中美关系是一个巨大的干扰因素。中国官员称,对习近平来说,恢复与拜登的工作关系至关重要,眼下习近平正试图确保今后两年的平稳发展,因两年后他将准备开启史无前例的第三个任期。如果与美国的关系处理不当,习近平可能会在党内招致批评。

中方拟建议双方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指导方针,就疫苗证书规格展开合作,以验证免疫证明。中方官员希望借此为出示上述证明的人员在两国之间往来提供便利。北京方面还希望双方能够讨论在发展中国家联合分发疫苗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白宫一直不愿在短时间内与中方高级官员会面,更不用说安排拜登和习近平尽早举行峰会了。

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还没有就位。提名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尚未获参议院确认,财政部、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将与中国打交道的部长级以下官员还没有确定。

拜登的白宫团队无需参议院确认,该团队已经开始清点特朗普政府最近几个月来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动。其中包括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西红柿,将中国半导体和其他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单,切断全球供应商向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供货,以及制裁参与打压香港抗议活动的中国高级官员。

除了研究保留哪些特朗普的措施外,拜登的团队还将权衡应对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的政策以及美国认为的中国对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的经济胁迫。拜登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贸易政策不属于他的优先事项。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杜大伟(David Dollar)称,中国的议程表明,为改善两国整体关系,中国政府正努力在气候变化和抗击疫情等拜登的优先事项上与美方达成共识。

杜大伟说:“该议程涉及的是全球公益事业。”他表示:“这不是‘我们将购买更多大豆’。那是过去的事了。”

这与过去四年相比将是一个巨大变化。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将贸易问题以及让中国增加美国商品采购规模作为优先事项。一年前,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尽管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其他产品的步伐慢于承诺速度,但到目前为止,该协议依然有效。

中国官员认为,拜登政府最终将希望重新谈判这项贸易协议。该协议在两国均被指责为不切实际。在中国领导层将政策重点转向促进国内消费的情况下,北京方面似乎愿意等待。

目前尚不清楚拜登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琦)是否会推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还是会要求进行新一轮谈判。

曾任奥巴马政府财政部驻中国代表的杜大伟说,他预计美中之间的会谈将从布林肯这样的美国高层官员和杨洁篪这两人以下的级别开始,并需要花费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来筹划美中领导人之间的会晤。

杨洁篪是北京最高级别的外交事务官员,长期以来在中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2016年底,当时的候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接听了台湾领导人的电话,此举可能意味着美国对这个被中国视为叛离省份的岛屿的政策发生变化。杨洁篪为此飞往纽约对特朗普政府官员予以斥责。

现在,尽管拜登团队表示支持台湾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但北京方面正尝试一种更柔和的方式。目前台湾问题仍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个潜在冲突点。

拜登政府官员邀请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参加了拜登的就职典礼,这是自1979年华盛顿承认与北京方面的外交关系以来,台湾首次有代表正式参加美国总统的宣誓就职仪式。

在北京,官员们已经在试图摆脱所谓由特朗普政府的行动造成的有毒氛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上周在每日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我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中的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推动高层会晤以缓和与美国的紧张关系

发布日期:2021-01-23 12:14
摘要:知情人士说,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争取让其最高外交官与拜登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在推动本国最高级别的外交官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北京方面从去年12月开始提出派遣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前往华盛顿的想法。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不久,这一想法在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信中以及与中间人的对话中提出。

北京方面计划让杨洁篪向华盛顿传递一个不同于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传递的信息,当时贸易问题是华盛顿的首要任务。现在,考虑到拜登关注的是气候变化和疫情,杨洁篪也打算侧重这些问题,并促成拜登和习近平的初次会晤。

中国官员已通过秘密渠道提议举行这次会晤,但尚未向白宫刚刚成立的拜登国家安全团队和其他政府机构提出正式请求。

其中一位熟悉相关讨论情况的人士称,鉴于中美存在严重分歧,因此中方在与拜登政府接触时一直很谨慎。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上周五在回应本文时表示:“中方未写过此类信件。”该发言人没有提及中方是否已主动提议举行会晤。

采用秘密渠道的接触方式凸显出中方希望迅速稳定中美关系;随着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就诸多问题争执不断,中美关系已恶化至几十年来最差水平;两国分歧涉及贸易和技术、中国处理新冠疫情的方式及其领土主张和人权等许多方面。

中国迫切想让两国关系摆脱动荡;在中国计划重点重建后疫情时代经济的背景下,不稳定的中美关系是一个巨大的干扰因素。中国官员称,对习近平来说,恢复与拜登的工作关系至关重要,眼下习近平正试图确保今后两年的平稳发展,因两年后他将准备开启史无前例的第三个任期。如果与美国的关系处理不当,习近平可能会在党内招致批评。

中方拟建议双方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指导方针,就疫苗证书规格展开合作,以验证免疫证明。中方官员希望借此为出示上述证明的人员在两国之间往来提供便利。北京方面还希望双方能够讨论在发展中国家联合分发疫苗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白宫一直不愿在短时间内与中方高级官员会面,更不用说安排拜登和习近平尽早举行峰会了。

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还没有就位。提名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尚未获参议院确认,财政部、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将与中国打交道的部长级以下官员还没有确定。

拜登的白宫团队无需参议院确认,该团队已经开始清点特朗普政府最近几个月来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动。其中包括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西红柿,将中国半导体和其他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单,切断全球供应商向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供货,以及制裁参与打压香港抗议活动的中国高级官员。

除了研究保留哪些特朗普的措施外,拜登的团队还将权衡应对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的政策以及美国认为的中国对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的经济胁迫。拜登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贸易政策不属于他的优先事项。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杜大伟(David Dollar)称,中国的议程表明,为改善两国整体关系,中国政府正努力在气候变化和抗击疫情等拜登的优先事项上与美方达成共识。

杜大伟说:“该议程涉及的是全球公益事业。”他表示:“这不是‘我们将购买更多大豆’。那是过去的事了。”

这与过去四年相比将是一个巨大变化。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将贸易问题以及让中国增加美国商品采购规模作为优先事项。一年前,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尽管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其他产品的步伐慢于承诺速度,但到目前为止,该协议依然有效。

中国官员认为,拜登政府最终将希望重新谈判这项贸易协议。该协议在两国均被指责为不切实际。在中国领导层将政策重点转向促进国内消费的情况下,北京方面似乎愿意等待。

目前尚不清楚拜登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琦)是否会推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还是会要求进行新一轮谈判。

曾任奥巴马政府财政部驻中国代表的杜大伟说,他预计美中之间的会谈将从布林肯这样的美国高层官员和杨洁篪这两人以下的级别开始,并需要花费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来筹划美中领导人之间的会晤。

杨洁篪是北京最高级别的外交事务官员,长期以来在中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2016年底,当时的候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接听了台湾领导人的电话,此举可能意味着美国对这个被中国视为叛离省份的岛屿的政策发生变化。杨洁篪为此飞往纽约对特朗普政府官员予以斥责。

现在,尽管拜登团队表示支持台湾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但北京方面正尝试一种更柔和的方式。目前台湾问题仍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个潜在冲突点。

拜登政府官员邀请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参加了拜登的就职典礼,这是自1979年华盛顿承认与北京方面的外交关系以来,台湾首次有代表正式参加美国总统的宣誓就职仪式。

在北京,官员们已经在试图摆脱所谓由特朗普政府的行动造成的有毒氛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上周在每日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我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中的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知情人士说,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争取让其最高外交官与拜登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重启陷入困境的美中关系,北京方面正在推动本国最高级别的外交官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高级幕僚举行会谈,探讨两国领导人举行峰会的事宜。

北京方面从去年12月开始提出派遣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前往华盛顿的想法。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不久,这一想法在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信中以及与中间人的对话中提出。

北京方面计划让杨洁篪向华盛顿传递一个不同于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传递的信息,当时贸易问题是华盛顿的首要任务。现在,考虑到拜登关注的是气候变化和疫情,杨洁篪也打算侧重这些问题,并促成拜登和习近平的初次会晤。

中国官员已通过秘密渠道提议举行这次会晤,但尚未向白宫刚刚成立的拜登国家安全团队和其他政府机构提出正式请求。

其中一位熟悉相关讨论情况的人士称,鉴于中美存在严重分歧,因此中方在与拜登政府接触时一直很谨慎。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上周五在回应本文时表示:“中方未写过此类信件。”该发言人没有提及中方是否已主动提议举行会晤。

采用秘密渠道的接触方式凸显出中方希望迅速稳定中美关系;随着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就诸多问题争执不断,中美关系已恶化至几十年来最差水平;两国分歧涉及贸易和技术、中国处理新冠疫情的方式及其领土主张和人权等许多方面。

中国迫切想让两国关系摆脱动荡;在中国计划重点重建后疫情时代经济的背景下,不稳定的中美关系是一个巨大的干扰因素。中国官员称,对习近平来说,恢复与拜登的工作关系至关重要,眼下习近平正试图确保今后两年的平稳发展,因两年后他将准备开启史无前例的第三个任期。如果与美国的关系处理不当,习近平可能会在党内招致批评。

中方拟建议双方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指导方针,就疫苗证书规格展开合作,以验证免疫证明。中方官员希望借此为出示上述证明的人员在两国之间往来提供便利。北京方面还希望双方能够讨论在发展中国家联合分发疫苗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白宫一直不愿在短时间内与中方高级官员会面,更不用说安排拜登和习近平尽早举行峰会了。

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还没有就位。提名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尚未获参议院确认,财政部、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将与中国打交道的部长级以下官员还没有确定。

拜登的白宫团队无需参议院确认,该团队已经开始清点特朗普政府最近几个月来对中国采取的许多行动。其中包括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西红柿,将中国半导体和其他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单,切断全球供应商向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供货,以及制裁参与打压香港抗议活动的中国高级官员。

除了研究保留哪些特朗普的措施外,拜登的团队还将权衡应对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的政策以及美国认为的中国对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的经济胁迫。拜登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贸易政策不属于他的优先事项。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杜大伟(David Dollar)称,中国的议程表明,为改善两国整体关系,中国政府正努力在气候变化和抗击疫情等拜登的优先事项上与美方达成共识。

杜大伟说:“该议程涉及的是全球公益事业。”他表示:“这不是‘我们将购买更多大豆’。那是过去的事了。”

这与过去四年相比将是一个巨大变化。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将贸易问题以及让中国增加美国商品采购规模作为优先事项。一年前,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尽管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其他产品的步伐慢于承诺速度,但到目前为止,该协议依然有效。

中国官员认为,拜登政府最终将希望重新谈判这项贸易协议。该协议在两国均被指责为不切实际。在中国领导层将政策重点转向促进国内消费的情况下,北京方面似乎愿意等待。

目前尚不清楚拜登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琦)是否会推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还是会要求进行新一轮谈判。

曾任奥巴马政府财政部驻中国代表的杜大伟说,他预计美中之间的会谈将从布林肯这样的美国高层官员和杨洁篪这两人以下的级别开始,并需要花费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来筹划美中领导人之间的会晤。

杨洁篪是北京最高级别的外交事务官员,长期以来在中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2016年底,当时的候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接听了台湾领导人的电话,此举可能意味着美国对这个被中国视为叛离省份的岛屿的政策发生变化。杨洁篪为此飞往纽约对特朗普政府官员予以斥责。

现在,尽管拜登团队表示支持台湾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但北京方面正尝试一种更柔和的方式。目前台湾问题仍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个潜在冲突点。

拜登政府官员邀请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参加了拜登的就职典礼,这是自1979年华盛顿承认与北京方面的外交关系以来,台湾首次有代表正式参加美国总统的宣誓就职仪式。

在北京,官员们已经在试图摆脱所谓由特朗普政府的行动造成的有毒氛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上周在每日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我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中的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