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梁孟松威胁离开中芯国际之事,暴露出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对台湾人才的依赖,而美国的制裁更显示出这类人才的重要性。



 | 席佳琳 台北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梁孟松(Liang Mong-song)威胁辞去中国大陆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的联席首席执行官一职时,即使对这位出了名“暴脾气”的芯片业老将而言,这也是一个不寻常的时刻。

现年68岁的梁孟松于2017年11月加入中芯国际,倘若他真的离开,将意味着他试图帮助中芯国际追赶台积电(TSM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等国际竞争对手的努力失败了。

上月,一份疑似为梁孟松辞职信的文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影响到了中芯国际的股价。但梁孟松似乎没有离开——中芯国际12月31日公布的最新一份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名单中有他的名字。据接近梁孟松的人士称,管理层内部正在进行有关资源和公司未来重心的讨论。

但这场风波凸显了一件事:中国大陆建设自给自足、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制造业的战略严重依赖于从台湾竞争对手挖来的工程师和高管。

自从在台湾长大的业内高管张汝京(Richard Chang)于2000年创立中芯国际、并聘用了一支来自世界最大芯片代工制造商台积电的工程师团队后,台湾人才一直是中国大陆芯片产业的命脉。

投资银行伯恩斯坦(Bernstein)的驻香港分析师Mark Li估计,目前在中国大陆芯片产业内工作的台湾员工“肯定有数百名,也许数千名,如果你把半导体设计算上的话,甚至可能有数万名”。

中国大陆需要这些专业知识来帮助运营芯片制造厂,以及研发更先进制程的技术,在这方面台湾已经很完备。

据梁孟松的前同事和分析人士称,他是业内最资深、最懂技术的高管之一,曾在台积电和韩国的三星长期任职。他还极大地加速了中芯国际的工艺发展,在3年多一点的时间内实现了从量产28纳米芯片向量产10纳米以下制程芯片的转变。这代表着半导体技术微型化的重大飞跃,而竞争对手完成这样的飞跃通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全心的投入

了解梁孟松的人把这个成功归因于他对技术的近乎全心的投入。这使他受人尊敬,但也常常导致他与同事发生冲突。一名中芯国际的工程师表示:“我们被他的工作激情感动。”

“他对技术非常严格,非常苛刻。他的要求非常高,”台湾半导体企业力旺电子(eMemory)的董事长、梁孟松好友徐清祥(Charles Hsu)表示,“他是这样的人:‘这是要求。你要达到。没得商量。’但如果(你用)这种个性对待别人,就很难相处。”

随着美国试图通过制裁和出口禁令来阻止中国大陆发展先进芯片工艺,这类专业知识比以往更加重要。一名密切关注台海两岸芯片产业的西方专家表示:“中国大陆对来自台湾的半导体行业高管和工程师将会有更大的需求。他们会更大力地挖人。”

美国已禁止向中芯国际供应用于加工比10纳米更先进的芯片所需的设备——这正是梁孟松在中芯国际研发的领域。

作为回应,中国专注于扩大较老的芯片技术的制造产能,并减少对外国软件和机器的依赖。上月,中芯国际宣布与两只中国国有基金建立合资企业,共同投资76亿美元兴建一座新加工厂,生产较成熟的芯片——在中芯国际的分类当中,这是指28纳米芯片或更老的芯片。

但这个重心转变对梁孟松而言是一次挫折。由于梁孟松的职责是帮助中芯国际在技术上追赶竞争对手,他与同为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大陆人赵海军常常在战略方面意见不合。直接了解中芯国际的人透露,任何使资源偏离该目标的战略调整都将削弱梁孟松的地位。

一名中芯国际工程师表示:“今年整个芯片产业的方向与(梁孟松)这些年推动的先进制程技术并不一致。”

一名台积电前高管形容在大陆芯片企业工作的台湾人是会为高薪而跳槽的“雇佣兵”,这位高管称,像梁孟松这样的高管身负一项责任:为跟着他们跳槽、职级较低的台湾籍经理和工程师争取影响力和资源。

这位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战斗——不仅为他自己,也为他手下的人。”

辞职威胁

在上月致董事会的信中,梁孟松将他威胁辞职归咎于中芯国际没有就聘用蒋尚义(Chiang Shang-yi)任副董事长一事与他商量,后者是梁孟松在台积电的前上司。他写道:“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

蒋尚义在2006年从台积电研发副总裁的职位上退休时,台积电未
选中梁孟松接任,梁随后离开台积电加入三星。中芯国际没有解释聘用蒋尚义的理由。

了解梁孟松的人士表示,他把中芯国际的最高职位视作一个引领非凡的技术进步的机会——他认为自己此前在台积电被人忽视,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前述台积电前高管表示:“如果他真的现在离开中芯国际,那么他如此热情投入的使命就要失败了。”

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更广泛层面的失败,即中国大陆依靠台湾人才发展芯片制造产业的努力将要失败。

“许多台湾企业——最重要的是台积电——(现在)已针对员工跳槽到大陆同行的情况增加了法律和财务障碍,”他表示,“几乎不可能会有另一个梁孟松。”

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芯国际董事会风波折射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1-01-22 07:43
摘要:梁孟松威胁离开中芯国际之事,暴露出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对台湾人才的依赖,而美国的制裁更显示出这类人才的重要性。



 | 席佳琳 台北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梁孟松(Liang Mong-song)威胁辞去中国大陆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的联席首席执行官一职时,即使对这位出了名“暴脾气”的芯片业老将而言,这也是一个不寻常的时刻。

现年68岁的梁孟松于2017年11月加入中芯国际,倘若他真的离开,将意味着他试图帮助中芯国际追赶台积电(TSM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等国际竞争对手的努力失败了。

上月,一份疑似为梁孟松辞职信的文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影响到了中芯国际的股价。但梁孟松似乎没有离开——中芯国际12月31日公布的最新一份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名单中有他的名字。据接近梁孟松的人士称,管理层内部正在进行有关资源和公司未来重心的讨论。

但这场风波凸显了一件事:中国大陆建设自给自足、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制造业的战略严重依赖于从台湾竞争对手挖来的工程师和高管。

自从在台湾长大的业内高管张汝京(Richard Chang)于2000年创立中芯国际、并聘用了一支来自世界最大芯片代工制造商台积电的工程师团队后,台湾人才一直是中国大陆芯片产业的命脉。

投资银行伯恩斯坦(Bernstein)的驻香港分析师Mark Li估计,目前在中国大陆芯片产业内工作的台湾员工“肯定有数百名,也许数千名,如果你把半导体设计算上的话,甚至可能有数万名”。

中国大陆需要这些专业知识来帮助运营芯片制造厂,以及研发更先进制程的技术,在这方面台湾已经很完备。

据梁孟松的前同事和分析人士称,他是业内最资深、最懂技术的高管之一,曾在台积电和韩国的三星长期任职。他还极大地加速了中芯国际的工艺发展,在3年多一点的时间内实现了从量产28纳米芯片向量产10纳米以下制程芯片的转变。这代表着半导体技术微型化的重大飞跃,而竞争对手完成这样的飞跃通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全心的投入

了解梁孟松的人把这个成功归因于他对技术的近乎全心的投入。这使他受人尊敬,但也常常导致他与同事发生冲突。一名中芯国际的工程师表示:“我们被他的工作激情感动。”

“他对技术非常严格,非常苛刻。他的要求非常高,”台湾半导体企业力旺电子(eMemory)的董事长、梁孟松好友徐清祥(Charles Hsu)表示,“他是这样的人:‘这是要求。你要达到。没得商量。’但如果(你用)这种个性对待别人,就很难相处。”

随着美国试图通过制裁和出口禁令来阻止中国大陆发展先进芯片工艺,这类专业知识比以往更加重要。一名密切关注台海两岸芯片产业的西方专家表示:“中国大陆对来自台湾的半导体行业高管和工程师将会有更大的需求。他们会更大力地挖人。”

美国已禁止向中芯国际供应用于加工比10纳米更先进的芯片所需的设备——这正是梁孟松在中芯国际研发的领域。

作为回应,中国专注于扩大较老的芯片技术的制造产能,并减少对外国软件和机器的依赖。上月,中芯国际宣布与两只中国国有基金建立合资企业,共同投资76亿美元兴建一座新加工厂,生产较成熟的芯片——在中芯国际的分类当中,这是指28纳米芯片或更老的芯片。

但这个重心转变对梁孟松而言是一次挫折。由于梁孟松的职责是帮助中芯国际在技术上追赶竞争对手,他与同为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大陆人赵海军常常在战略方面意见不合。直接了解中芯国际的人透露,任何使资源偏离该目标的战略调整都将削弱梁孟松的地位。

一名中芯国际工程师表示:“今年整个芯片产业的方向与(梁孟松)这些年推动的先进制程技术并不一致。”

一名台积电前高管形容在大陆芯片企业工作的台湾人是会为高薪而跳槽的“雇佣兵”,这位高管称,像梁孟松这样的高管身负一项责任:为跟着他们跳槽、职级较低的台湾籍经理和工程师争取影响力和资源。

这位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战斗——不仅为他自己,也为他手下的人。”

辞职威胁

在上月致董事会的信中,梁孟松将他威胁辞职归咎于中芯国际没有就聘用蒋尚义(Chiang Shang-yi)任副董事长一事与他商量,后者是梁孟松在台积电的前上司。他写道:“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

蒋尚义在2006年从台积电研发副总裁的职位上退休时,台积电未
选中梁孟松接任,梁随后离开台积电加入三星。中芯国际没有解释聘用蒋尚义的理由。

了解梁孟松的人士表示,他把中芯国际的最高职位视作一个引领非凡的技术进步的机会——他认为自己此前在台积电被人忽视,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前述台积电前高管表示:“如果他真的现在离开中芯国际,那么他如此热情投入的使命就要失败了。”

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更广泛层面的失败,即中国大陆依靠台湾人才发展芯片制造产业的努力将要失败。

“许多台湾企业——最重要的是台积电——(现在)已针对员工跳槽到大陆同行的情况增加了法律和财务障碍,”他表示,“几乎不可能会有另一个梁孟松。”

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梁孟松威胁离开中芯国际之事,暴露出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对台湾人才的依赖,而美国的制裁更显示出这类人才的重要性。



 | 席佳琳 台北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梁孟松(Liang Mong-song)威胁辞去中国大陆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的联席首席执行官一职时,即使对这位出了名“暴脾气”的芯片业老将而言,这也是一个不寻常的时刻。

现年68岁的梁孟松于2017年11月加入中芯国际,倘若他真的离开,将意味着他试图帮助中芯国际追赶台积电(TSM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等国际竞争对手的努力失败了。

上月,一份疑似为梁孟松辞职信的文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影响到了中芯国际的股价。但梁孟松似乎没有离开——中芯国际12月31日公布的最新一份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名单中有他的名字。据接近梁孟松的人士称,管理层内部正在进行有关资源和公司未来重心的讨论。

但这场风波凸显了一件事:中国大陆建设自给自足、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制造业的战略严重依赖于从台湾竞争对手挖来的工程师和高管。

自从在台湾长大的业内高管张汝京(Richard Chang)于2000年创立中芯国际、并聘用了一支来自世界最大芯片代工制造商台积电的工程师团队后,台湾人才一直是中国大陆芯片产业的命脉。

投资银行伯恩斯坦(Bernstein)的驻香港分析师Mark Li估计,目前在中国大陆芯片产业内工作的台湾员工“肯定有数百名,也许数千名,如果你把半导体设计算上的话,甚至可能有数万名”。

中国大陆需要这些专业知识来帮助运营芯片制造厂,以及研发更先进制程的技术,在这方面台湾已经很完备。

据梁孟松的前同事和分析人士称,他是业内最资深、最懂技术的高管之一,曾在台积电和韩国的三星长期任职。他还极大地加速了中芯国际的工艺发展,在3年多一点的时间内实现了从量产28纳米芯片向量产10纳米以下制程芯片的转变。这代表着半导体技术微型化的重大飞跃,而竞争对手完成这样的飞跃通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全心的投入

了解梁孟松的人把这个成功归因于他对技术的近乎全心的投入。这使他受人尊敬,但也常常导致他与同事发生冲突。一名中芯国际的工程师表示:“我们被他的工作激情感动。”

“他对技术非常严格,非常苛刻。他的要求非常高,”台湾半导体企业力旺电子(eMemory)的董事长、梁孟松好友徐清祥(Charles Hsu)表示,“他是这样的人:‘这是要求。你要达到。没得商量。’但如果(你用)这种个性对待别人,就很难相处。”

随着美国试图通过制裁和出口禁令来阻止中国大陆发展先进芯片工艺,这类专业知识比以往更加重要。一名密切关注台海两岸芯片产业的西方专家表示:“中国大陆对来自台湾的半导体行业高管和工程师将会有更大的需求。他们会更大力地挖人。”

美国已禁止向中芯国际供应用于加工比10纳米更先进的芯片所需的设备——这正是梁孟松在中芯国际研发的领域。

作为回应,中国专注于扩大较老的芯片技术的制造产能,并减少对外国软件和机器的依赖。上月,中芯国际宣布与两只中国国有基金建立合资企业,共同投资76亿美元兴建一座新加工厂,生产较成熟的芯片——在中芯国际的分类当中,这是指28纳米芯片或更老的芯片。

但这个重心转变对梁孟松而言是一次挫折。由于梁孟松的职责是帮助中芯国际在技术上追赶竞争对手,他与同为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大陆人赵海军常常在战略方面意见不合。直接了解中芯国际的人透露,任何使资源偏离该目标的战略调整都将削弱梁孟松的地位。

一名中芯国际工程师表示:“今年整个芯片产业的方向与(梁孟松)这些年推动的先进制程技术并不一致。”

一名台积电前高管形容在大陆芯片企业工作的台湾人是会为高薪而跳槽的“雇佣兵”,这位高管称,像梁孟松这样的高管身负一项责任:为跟着他们跳槽、职级较低的台湾籍经理和工程师争取影响力和资源。

这位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战斗——不仅为他自己,也为他手下的人。”

辞职威胁

在上月致董事会的信中,梁孟松将他威胁辞职归咎于中芯国际没有就聘用蒋尚义(Chiang Shang-yi)任副董事长一事与他商量,后者是梁孟松在台积电的前上司。他写道:“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

蒋尚义在2006年从台积电研发副总裁的职位上退休时,台积电未
选中梁孟松接任,梁随后离开台积电加入三星。中芯国际没有解释聘用蒋尚义的理由。

了解梁孟松的人士表示,他把中芯国际的最高职位视作一个引领非凡的技术进步的机会——他认为自己此前在台积电被人忽视,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前述台积电前高管表示:“如果他真的现在离开中芯国际,那么他如此热情投入的使命就要失败了。”

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更广泛层面的失败,即中国大陆依靠台湾人才发展芯片制造产业的努力将要失败。

“许多台湾企业——最重要的是台积电——(现在)已针对员工跳槽到大陆同行的情况增加了法律和财务障碍,”他表示,“几乎不可能会有另一个梁孟松。”

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芯国际董事会风波折射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1-01-22 07:43
摘要:梁孟松威胁离开中芯国际之事,暴露出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对台湾人才的依赖,而美国的制裁更显示出这类人才的重要性。



 | 席佳琳 台北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梁孟松(Liang Mong-song)威胁辞去中国大陆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的联席首席执行官一职时,即使对这位出了名“暴脾气”的芯片业老将而言,这也是一个不寻常的时刻。

现年68岁的梁孟松于2017年11月加入中芯国际,倘若他真的离开,将意味着他试图帮助中芯国际追赶台积电(TSM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等国际竞争对手的努力失败了。

上月,一份疑似为梁孟松辞职信的文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影响到了中芯国际的股价。但梁孟松似乎没有离开——中芯国际12月31日公布的最新一份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名单中有他的名字。据接近梁孟松的人士称,管理层内部正在进行有关资源和公司未来重心的讨论。

但这场风波凸显了一件事:中国大陆建设自给自足、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制造业的战略严重依赖于从台湾竞争对手挖来的工程师和高管。

自从在台湾长大的业内高管张汝京(Richard Chang)于2000年创立中芯国际、并聘用了一支来自世界最大芯片代工制造商台积电的工程师团队后,台湾人才一直是中国大陆芯片产业的命脉。

投资银行伯恩斯坦(Bernstein)的驻香港分析师Mark Li估计,目前在中国大陆芯片产业内工作的台湾员工“肯定有数百名,也许数千名,如果你把半导体设计算上的话,甚至可能有数万名”。

中国大陆需要这些专业知识来帮助运营芯片制造厂,以及研发更先进制程的技术,在这方面台湾已经很完备。

据梁孟松的前同事和分析人士称,他是业内最资深、最懂技术的高管之一,曾在台积电和韩国的三星长期任职。他还极大地加速了中芯国际的工艺发展,在3年多一点的时间内实现了从量产28纳米芯片向量产10纳米以下制程芯片的转变。这代表着半导体技术微型化的重大飞跃,而竞争对手完成这样的飞跃通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全心的投入

了解梁孟松的人把这个成功归因于他对技术的近乎全心的投入。这使他受人尊敬,但也常常导致他与同事发生冲突。一名中芯国际的工程师表示:“我们被他的工作激情感动。”

“他对技术非常严格,非常苛刻。他的要求非常高,”台湾半导体企业力旺电子(eMemory)的董事长、梁孟松好友徐清祥(Charles Hsu)表示,“他是这样的人:‘这是要求。你要达到。没得商量。’但如果(你用)这种个性对待别人,就很难相处。”

随着美国试图通过制裁和出口禁令来阻止中国大陆发展先进芯片工艺,这类专业知识比以往更加重要。一名密切关注台海两岸芯片产业的西方专家表示:“中国大陆对来自台湾的半导体行业高管和工程师将会有更大的需求。他们会更大力地挖人。”

美国已禁止向中芯国际供应用于加工比10纳米更先进的芯片所需的设备——这正是梁孟松在中芯国际研发的领域。

作为回应,中国专注于扩大较老的芯片技术的制造产能,并减少对外国软件和机器的依赖。上月,中芯国际宣布与两只中国国有基金建立合资企业,共同投资76亿美元兴建一座新加工厂,生产较成熟的芯片——在中芯国际的分类当中,这是指28纳米芯片或更老的芯片。

但这个重心转变对梁孟松而言是一次挫折。由于梁孟松的职责是帮助中芯国际在技术上追赶竞争对手,他与同为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大陆人赵海军常常在战略方面意见不合。直接了解中芯国际的人透露,任何使资源偏离该目标的战略调整都将削弱梁孟松的地位。

一名中芯国际工程师表示:“今年整个芯片产业的方向与(梁孟松)这些年推动的先进制程技术并不一致。”

一名台积电前高管形容在大陆芯片企业工作的台湾人是会为高薪而跳槽的“雇佣兵”,这位高管称,像梁孟松这样的高管身负一项责任:为跟着他们跳槽、职级较低的台湾籍经理和工程师争取影响力和资源。

这位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战斗——不仅为他自己,也为他手下的人。”

辞职威胁

在上月致董事会的信中,梁孟松将他威胁辞职归咎于中芯国际没有就聘用蒋尚义(Chiang Shang-yi)任副董事长一事与他商量,后者是梁孟松在台积电的前上司。他写道:“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

蒋尚义在2006年从台积电研发副总裁的职位上退休时,台积电未
选中梁孟松接任,梁随后离开台积电加入三星。中芯国际没有解释聘用蒋尚义的理由。

了解梁孟松的人士表示,他把中芯国际的最高职位视作一个引领非凡的技术进步的机会——他认为自己此前在台积电被人忽视,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前述台积电前高管表示:“如果他真的现在离开中芯国际,那么他如此热情投入的使命就要失败了。”

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更广泛层面的失败,即中国大陆依靠台湾人才发展芯片制造产业的努力将要失败。

“许多台湾企业——最重要的是台积电——(现在)已针对员工跳槽到大陆同行的情况增加了法律和财务障碍,”他表示,“几乎不可能会有另一个梁孟松。”

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梁孟松威胁离开中芯国际之事,暴露出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对台湾人才的依赖,而美国的制裁更显示出这类人才的重要性。



 | 席佳琳 台北 ,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梁孟松(Liang Mong-song)威胁辞去中国大陆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的联席首席执行官一职时,即使对这位出了名“暴脾气”的芯片业老将而言,这也是一个不寻常的时刻。

现年68岁的梁孟松于2017年11月加入中芯国际,倘若他真的离开,将意味着他试图帮助中芯国际追赶台积电(TSMC)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等国际竞争对手的努力失败了。

上月,一份疑似为梁孟松辞职信的文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影响到了中芯国际的股价。但梁孟松似乎没有离开——中芯国际12月31日公布的最新一份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名单中有他的名字。据接近梁孟松的人士称,管理层内部正在进行有关资源和公司未来重心的讨论。

但这场风波凸显了一件事:中国大陆建设自给自足、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制造业的战略严重依赖于从台湾竞争对手挖来的工程师和高管。

自从在台湾长大的业内高管张汝京(Richard Chang)于2000年创立中芯国际、并聘用了一支来自世界最大芯片代工制造商台积电的工程师团队后,台湾人才一直是中国大陆芯片产业的命脉。

投资银行伯恩斯坦(Bernstein)的驻香港分析师Mark Li估计,目前在中国大陆芯片产业内工作的台湾员工“肯定有数百名,也许数千名,如果你把半导体设计算上的话,甚至可能有数万名”。

中国大陆需要这些专业知识来帮助运营芯片制造厂,以及研发更先进制程的技术,在这方面台湾已经很完备。

据梁孟松的前同事和分析人士称,他是业内最资深、最懂技术的高管之一,曾在台积电和韩国的三星长期任职。他还极大地加速了中芯国际的工艺发展,在3年多一点的时间内实现了从量产28纳米芯片向量产10纳米以下制程芯片的转变。这代表着半导体技术微型化的重大飞跃,而竞争对手完成这样的飞跃通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全心的投入

了解梁孟松的人把这个成功归因于他对技术的近乎全心的投入。这使他受人尊敬,但也常常导致他与同事发生冲突。一名中芯国际的工程师表示:“我们被他的工作激情感动。”

“他对技术非常严格,非常苛刻。他的要求非常高,”台湾半导体企业力旺电子(eMemory)的董事长、梁孟松好友徐清祥(Charles Hsu)表示,“他是这样的人:‘这是要求。你要达到。没得商量。’但如果(你用)这种个性对待别人,就很难相处。”

随着美国试图通过制裁和出口禁令来阻止中国大陆发展先进芯片工艺,这类专业知识比以往更加重要。一名密切关注台海两岸芯片产业的西方专家表示:“中国大陆对来自台湾的半导体行业高管和工程师将会有更大的需求。他们会更大力地挖人。”

美国已禁止向中芯国际供应用于加工比10纳米更先进的芯片所需的设备——这正是梁孟松在中芯国际研发的领域。

作为回应,中国专注于扩大较老的芯片技术的制造产能,并减少对外国软件和机器的依赖。上月,中芯国际宣布与两只中国国有基金建立合资企业,共同投资76亿美元兴建一座新加工厂,生产较成熟的芯片——在中芯国际的分类当中,这是指28纳米芯片或更老的芯片。

但这个重心转变对梁孟松而言是一次挫折。由于梁孟松的职责是帮助中芯国际在技术上追赶竞争对手,他与同为联合首席执行官的大陆人赵海军常常在战略方面意见不合。直接了解中芯国际的人透露,任何使资源偏离该目标的战略调整都将削弱梁孟松的地位。

一名中芯国际工程师表示:“今年整个芯片产业的方向与(梁孟松)这些年推动的先进制程技术并不一致。”

一名台积电前高管形容在大陆芯片企业工作的台湾人是会为高薪而跳槽的“雇佣兵”,这位高管称,像梁孟松这样的高管身负一项责任:为跟着他们跳槽、职级较低的台湾籍经理和工程师争取影响力和资源。

这位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战斗——不仅为他自己,也为他手下的人。”

辞职威胁

在上月致董事会的信中,梁孟松将他威胁辞职归咎于中芯国际没有就聘用蒋尚义(Chiang Shang-yi)任副董事长一事与他商量,后者是梁孟松在台积电的前上司。他写道:“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

蒋尚义在2006年从台积电研发副总裁的职位上退休时,台积电未
选中梁孟松接任,梁随后离开台积电加入三星。中芯国际没有解释聘用蒋尚义的理由。

了解梁孟松的人士表示,他把中芯国际的最高职位视作一个引领非凡的技术进步的机会——他认为自己此前在台积电被人忽视,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前述台积电前高管表示:“如果他真的现在离开中芯国际,那么他如此热情投入的使命就要失败了。”

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更广泛层面的失败,即中国大陆依靠台湾人才发展芯片制造产业的努力将要失败。

“许多台湾企业——最重要的是台积电——(现在)已针对员工跳槽到大陆同行的情况增加了法律和财务障碍,”他表示,“几乎不可能会有另一个梁孟松。”

Qianer Liu深圳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