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恒大汽车投入巨资构建电动汽车产能,但有些人对其造车计划的真实性以及该计划能否帮助其母公司缓解债务负担抱有怀疑。



 | 马思潭 六安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地处华中的一家40亿美元工厂,如今象征着世界上债务负担最重的房地产集团的“登月努力”:成为一个领先电动汽车品牌。

在有500万人口的安徽省六安市,尚未建成的恒大汽车厂距离工地入口附近褪色广告牌上描绘的那个未来派建筑还很遥远。

当记者在去年12月走访该厂时,工地上只有一个钢骨架。“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施工基本上就停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卡车司机在谈到这个2019年9月宣布的项目时表示。

母公司背负约1200亿美元债务的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Evergrande New Energy Vehicle Group),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发展其电动汽车产能,因为该集团预计电动汽车行业将迎来繁荣。该集团发起这些努力之际,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压力。

但是该项目遭遇了一些挫折,包括政府可能对其投资进行审查,该公司也尚未在商业基础上向市场投放任何汽车。尽管在上海和广州的另外两家工厂即将竣工,但还有三家工厂施工进展缓慢。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去年11月下发通知,要求地方政府调查自2015年以来启动的电动汽车项目的土地使用、投资和进展情况,在这份通知中,恒大被点名。《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是北京方面整体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整治该行业一窝蜂上马项目的乱象。

恒大告诉记者,六安汽车厂的建设正在按计划推进,该公司也尚未接到任何主管部门的任何问询。国家发改委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很多规模较小的中国本土竞争对手相比,恒大的电动汽车战略不同寻常。恒大的许多竞争对手不愿自主建厂,而宁愿将生产外包给老牌汽车制造商。恒大则誓言要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合46亿美元)构建产能。

独立评论人士和经济学家邓浩志表示,恒大汽车的计划之所以引起政府的怀疑,是因为它看起来像是“圈地”之举。

他补充说,旨在限制房地产开发商激进扩张的政府政策,已经约束了土地出让。邓浩志相信,以生产电动汽车的名义拿地,使恒大能够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土地,还可能有助于该集团谈成围绕邻近地块的其他交易,可在日后供其建造房产。

一些分析师对恒大造车计划的真实性没那么怀疑。他们指出,恒大的技术实力不断增强,例如它已收购英国组件制造商Protean Electric,还收购了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 AB)的多数股权,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拥有萨博(Saab)生产的一款电动汽车的知识产权。

分析师们相信,恒大还可能受益于投资者对电动汽车行业的巨大兴趣,美国电动汽车集团特斯拉(Tesla)以及蔚来(NIO)和小鹏(Xpeng)等中国竞争对手股价飞涨,就是投资者兴趣的证明。

在香港上市的恒大汽车已从互联网集团腾讯(Tencent)和打车平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等投资者处筹集数亿美元。它还考虑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进行二次上市。

北京方面急于让中国的房地产业降温,为此在去年8月宣布了被称为“三条红线”的新规,限制了开发商可以借入的资金数额。

这加大了负债累累的恒大在房地产业以外“跨界”探索新业务的动力。截至去年6月,该公司的总债务达到1200亿美元;恒大在去年3月公布一项计划,拟每年减少1500亿元人民币债务,直到2022年,具体方式包括出售资产。

但是,香港咨询公司GMT Research的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认为,恒大过去将不同业务相互腾挪的做法令人有理由谨慎。在去年8月更名之前,恒大汽车上市实体的名称原本是恒大健康(Evergrande Health)。

“恒大让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几年前,他们在投资太阳能电池板。这些衍生业务都没有为解决母公司的债务问题做出显著贡献。”他表示。

恒大汽车的亏损在不断增加,2020年上半年达到2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24%。

这可能会加大该公司向市场投放汽车的紧迫性。该公司的首款车型恒驰1 (Hengchi 1)计划在2021年投入量产(比最初预期晚了大约一年),与特斯拉的高端Model S车型竞争。该公司正在开发14款恒驰品牌的车型。

延误也是个问题。去年12月初,地处华南的恒大广州工厂的一位车间技术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需要进行设备调试,该厂的试生产被推迟了。

恒大还将不得不应对人们对于中国市场已经充斥电动汽车的担忧。在中国汽车市场的总销量中,电动汽车仍然仅占大约5%。

2009年至2017年期间,国家对电动汽车的约600亿美元补贴(大部分补贴给消费者)催生了数百家新公司。许多企业尚未造出任何汽车就拿到了补贴。

2019年,政府取消了很大一部分补贴,导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出现长达一年的低迷。

然而自那以来,在一批技术含量较高的新车型——如特斯拉Model 3和小鹏P7——推动下,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销量出现起色。

如今,恒大需要的是证明它有一个可以推销的概念。“市场和机会太大,所以他们现在不会放弃投资。”咨询公司Sino Auto Insights的创始人Tu Le表示。

Emma Zhou北京和Qianer Liu广州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恒大的“造车”计划进展缓慢

发布日期:2021-01-19 10:04
摘要:恒大汽车投入巨资构建电动汽车产能,但有些人对其造车计划的真实性以及该计划能否帮助其母公司缓解债务负担抱有怀疑。



 | 马思潭 六安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地处华中的一家40亿美元工厂,如今象征着世界上债务负担最重的房地产集团的“登月努力”:成为一个领先电动汽车品牌。

在有500万人口的安徽省六安市,尚未建成的恒大汽车厂距离工地入口附近褪色广告牌上描绘的那个未来派建筑还很遥远。

当记者在去年12月走访该厂时,工地上只有一个钢骨架。“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施工基本上就停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卡车司机在谈到这个2019年9月宣布的项目时表示。

母公司背负约1200亿美元债务的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Evergrande New Energy Vehicle Group),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发展其电动汽车产能,因为该集团预计电动汽车行业将迎来繁荣。该集团发起这些努力之际,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压力。

但是该项目遭遇了一些挫折,包括政府可能对其投资进行审查,该公司也尚未在商业基础上向市场投放任何汽车。尽管在上海和广州的另外两家工厂即将竣工,但还有三家工厂施工进展缓慢。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去年11月下发通知,要求地方政府调查自2015年以来启动的电动汽车项目的土地使用、投资和进展情况,在这份通知中,恒大被点名。《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是北京方面整体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整治该行业一窝蜂上马项目的乱象。

恒大告诉记者,六安汽车厂的建设正在按计划推进,该公司也尚未接到任何主管部门的任何问询。国家发改委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很多规模较小的中国本土竞争对手相比,恒大的电动汽车战略不同寻常。恒大的许多竞争对手不愿自主建厂,而宁愿将生产外包给老牌汽车制造商。恒大则誓言要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合46亿美元)构建产能。

独立评论人士和经济学家邓浩志表示,恒大汽车的计划之所以引起政府的怀疑,是因为它看起来像是“圈地”之举。

他补充说,旨在限制房地产开发商激进扩张的政府政策,已经约束了土地出让。邓浩志相信,以生产电动汽车的名义拿地,使恒大能够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土地,还可能有助于该集团谈成围绕邻近地块的其他交易,可在日后供其建造房产。

一些分析师对恒大造车计划的真实性没那么怀疑。他们指出,恒大的技术实力不断增强,例如它已收购英国组件制造商Protean Electric,还收购了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 AB)的多数股权,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拥有萨博(Saab)生产的一款电动汽车的知识产权。

分析师们相信,恒大还可能受益于投资者对电动汽车行业的巨大兴趣,美国电动汽车集团特斯拉(Tesla)以及蔚来(NIO)和小鹏(Xpeng)等中国竞争对手股价飞涨,就是投资者兴趣的证明。

在香港上市的恒大汽车已从互联网集团腾讯(Tencent)和打车平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等投资者处筹集数亿美元。它还考虑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进行二次上市。

北京方面急于让中国的房地产业降温,为此在去年8月宣布了被称为“三条红线”的新规,限制了开发商可以借入的资金数额。

这加大了负债累累的恒大在房地产业以外“跨界”探索新业务的动力。截至去年6月,该公司的总债务达到1200亿美元;恒大在去年3月公布一项计划,拟每年减少1500亿元人民币债务,直到2022年,具体方式包括出售资产。

但是,香港咨询公司GMT Research的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认为,恒大过去将不同业务相互腾挪的做法令人有理由谨慎。在去年8月更名之前,恒大汽车上市实体的名称原本是恒大健康(Evergrande Health)。

“恒大让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几年前,他们在投资太阳能电池板。这些衍生业务都没有为解决母公司的债务问题做出显著贡献。”他表示。

恒大汽车的亏损在不断增加,2020年上半年达到2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24%。

这可能会加大该公司向市场投放汽车的紧迫性。该公司的首款车型恒驰1 (Hengchi 1)计划在2021年投入量产(比最初预期晚了大约一年),与特斯拉的高端Model S车型竞争。该公司正在开发14款恒驰品牌的车型。

延误也是个问题。去年12月初,地处华南的恒大广州工厂的一位车间技术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需要进行设备调试,该厂的试生产被推迟了。

恒大还将不得不应对人们对于中国市场已经充斥电动汽车的担忧。在中国汽车市场的总销量中,电动汽车仍然仅占大约5%。

2009年至2017年期间,国家对电动汽车的约600亿美元补贴(大部分补贴给消费者)催生了数百家新公司。许多企业尚未造出任何汽车就拿到了补贴。

2019年,政府取消了很大一部分补贴,导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出现长达一年的低迷。

然而自那以来,在一批技术含量较高的新车型——如特斯拉Model 3和小鹏P7——推动下,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销量出现起色。

如今,恒大需要的是证明它有一个可以推销的概念。“市场和机会太大,所以他们现在不会放弃投资。”咨询公司Sino Auto Insights的创始人Tu Le表示。

Emma Zhou北京和Qianer Liu广州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恒大汽车投入巨资构建电动汽车产能,但有些人对其造车计划的真实性以及该计划能否帮助其母公司缓解债务负担抱有怀疑。



 | 马思潭 六安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地处华中的一家40亿美元工厂,如今象征着世界上债务负担最重的房地产集团的“登月努力”:成为一个领先电动汽车品牌。

在有500万人口的安徽省六安市,尚未建成的恒大汽车厂距离工地入口附近褪色广告牌上描绘的那个未来派建筑还很遥远。

当记者在去年12月走访该厂时,工地上只有一个钢骨架。“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施工基本上就停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卡车司机在谈到这个2019年9月宣布的项目时表示。

母公司背负约1200亿美元债务的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Evergrande New Energy Vehicle Group),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发展其电动汽车产能,因为该集团预计电动汽车行业将迎来繁荣。该集团发起这些努力之际,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压力。

但是该项目遭遇了一些挫折,包括政府可能对其投资进行审查,该公司也尚未在商业基础上向市场投放任何汽车。尽管在上海和广州的另外两家工厂即将竣工,但还有三家工厂施工进展缓慢。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去年11月下发通知,要求地方政府调查自2015年以来启动的电动汽车项目的土地使用、投资和进展情况,在这份通知中,恒大被点名。《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是北京方面整体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整治该行业一窝蜂上马项目的乱象。

恒大告诉记者,六安汽车厂的建设正在按计划推进,该公司也尚未接到任何主管部门的任何问询。国家发改委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很多规模较小的中国本土竞争对手相比,恒大的电动汽车战略不同寻常。恒大的许多竞争对手不愿自主建厂,而宁愿将生产外包给老牌汽车制造商。恒大则誓言要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合46亿美元)构建产能。

独立评论人士和经济学家邓浩志表示,恒大汽车的计划之所以引起政府的怀疑,是因为它看起来像是“圈地”之举。

他补充说,旨在限制房地产开发商激进扩张的政府政策,已经约束了土地出让。邓浩志相信,以生产电动汽车的名义拿地,使恒大能够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土地,还可能有助于该集团谈成围绕邻近地块的其他交易,可在日后供其建造房产。

一些分析师对恒大造车计划的真实性没那么怀疑。他们指出,恒大的技术实力不断增强,例如它已收购英国组件制造商Protean Electric,还收购了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 AB)的多数股权,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拥有萨博(Saab)生产的一款电动汽车的知识产权。

分析师们相信,恒大还可能受益于投资者对电动汽车行业的巨大兴趣,美国电动汽车集团特斯拉(Tesla)以及蔚来(NIO)和小鹏(Xpeng)等中国竞争对手股价飞涨,就是投资者兴趣的证明。

在香港上市的恒大汽车已从互联网集团腾讯(Tencent)和打车平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等投资者处筹集数亿美元。它还考虑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进行二次上市。

北京方面急于让中国的房地产业降温,为此在去年8月宣布了被称为“三条红线”的新规,限制了开发商可以借入的资金数额。

这加大了负债累累的恒大在房地产业以外“跨界”探索新业务的动力。截至去年6月,该公司的总债务达到1200亿美元;恒大在去年3月公布一项计划,拟每年减少1500亿元人民币债务,直到2022年,具体方式包括出售资产。

但是,香港咨询公司GMT Research的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认为,恒大过去将不同业务相互腾挪的做法令人有理由谨慎。在去年8月更名之前,恒大汽车上市实体的名称原本是恒大健康(Evergrande Health)。

“恒大让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几年前,他们在投资太阳能电池板。这些衍生业务都没有为解决母公司的债务问题做出显著贡献。”他表示。

恒大汽车的亏损在不断增加,2020年上半年达到2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24%。

这可能会加大该公司向市场投放汽车的紧迫性。该公司的首款车型恒驰1 (Hengchi 1)计划在2021年投入量产(比最初预期晚了大约一年),与特斯拉的高端Model S车型竞争。该公司正在开发14款恒驰品牌的车型。

延误也是个问题。去年12月初,地处华南的恒大广州工厂的一位车间技术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需要进行设备调试,该厂的试生产被推迟了。

恒大还将不得不应对人们对于中国市场已经充斥电动汽车的担忧。在中国汽车市场的总销量中,电动汽车仍然仅占大约5%。

2009年至2017年期间,国家对电动汽车的约600亿美元补贴(大部分补贴给消费者)催生了数百家新公司。许多企业尚未造出任何汽车就拿到了补贴。

2019年,政府取消了很大一部分补贴,导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出现长达一年的低迷。

然而自那以来,在一批技术含量较高的新车型——如特斯拉Model 3和小鹏P7——推动下,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销量出现起色。

如今,恒大需要的是证明它有一个可以推销的概念。“市场和机会太大,所以他们现在不会放弃投资。”咨询公司Sino Auto Insights的创始人Tu Le表示。

Emma Zhou北京和Qianer Liu广州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恒大的“造车”计划进展缓慢

发布日期:2021-01-19 10:04
摘要:恒大汽车投入巨资构建电动汽车产能,但有些人对其造车计划的真实性以及该计划能否帮助其母公司缓解债务负担抱有怀疑。



 | 马思潭 六安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地处华中的一家40亿美元工厂,如今象征着世界上债务负担最重的房地产集团的“登月努力”:成为一个领先电动汽车品牌。

在有500万人口的安徽省六安市,尚未建成的恒大汽车厂距离工地入口附近褪色广告牌上描绘的那个未来派建筑还很遥远。

当记者在去年12月走访该厂时,工地上只有一个钢骨架。“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施工基本上就停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卡车司机在谈到这个2019年9月宣布的项目时表示。

母公司背负约1200亿美元债务的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Evergrande New Energy Vehicle Group),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发展其电动汽车产能,因为该集团预计电动汽车行业将迎来繁荣。该集团发起这些努力之际,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压力。

但是该项目遭遇了一些挫折,包括政府可能对其投资进行审查,该公司也尚未在商业基础上向市场投放任何汽车。尽管在上海和广州的另外两家工厂即将竣工,但还有三家工厂施工进展缓慢。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去年11月下发通知,要求地方政府调查自2015年以来启动的电动汽车项目的土地使用、投资和进展情况,在这份通知中,恒大被点名。《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是北京方面整体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整治该行业一窝蜂上马项目的乱象。

恒大告诉记者,六安汽车厂的建设正在按计划推进,该公司也尚未接到任何主管部门的任何问询。国家发改委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很多规模较小的中国本土竞争对手相比,恒大的电动汽车战略不同寻常。恒大的许多竞争对手不愿自主建厂,而宁愿将生产外包给老牌汽车制造商。恒大则誓言要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合46亿美元)构建产能。

独立评论人士和经济学家邓浩志表示,恒大汽车的计划之所以引起政府的怀疑,是因为它看起来像是“圈地”之举。

他补充说,旨在限制房地产开发商激进扩张的政府政策,已经约束了土地出让。邓浩志相信,以生产电动汽车的名义拿地,使恒大能够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土地,还可能有助于该集团谈成围绕邻近地块的其他交易,可在日后供其建造房产。

一些分析师对恒大造车计划的真实性没那么怀疑。他们指出,恒大的技术实力不断增强,例如它已收购英国组件制造商Protean Electric,还收购了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 AB)的多数股权,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拥有萨博(Saab)生产的一款电动汽车的知识产权。

分析师们相信,恒大还可能受益于投资者对电动汽车行业的巨大兴趣,美国电动汽车集团特斯拉(Tesla)以及蔚来(NIO)和小鹏(Xpeng)等中国竞争对手股价飞涨,就是投资者兴趣的证明。

在香港上市的恒大汽车已从互联网集团腾讯(Tencent)和打车平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等投资者处筹集数亿美元。它还考虑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进行二次上市。

北京方面急于让中国的房地产业降温,为此在去年8月宣布了被称为“三条红线”的新规,限制了开发商可以借入的资金数额。

这加大了负债累累的恒大在房地产业以外“跨界”探索新业务的动力。截至去年6月,该公司的总债务达到1200亿美元;恒大在去年3月公布一项计划,拟每年减少1500亿元人民币债务,直到2022年,具体方式包括出售资产。

但是,香港咨询公司GMT Research的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认为,恒大过去将不同业务相互腾挪的做法令人有理由谨慎。在去年8月更名之前,恒大汽车上市实体的名称原本是恒大健康(Evergrande Health)。

“恒大让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几年前,他们在投资太阳能电池板。这些衍生业务都没有为解决母公司的债务问题做出显著贡献。”他表示。

恒大汽车的亏损在不断增加,2020年上半年达到2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24%。

这可能会加大该公司向市场投放汽车的紧迫性。该公司的首款车型恒驰1 (Hengchi 1)计划在2021年投入量产(比最初预期晚了大约一年),与特斯拉的高端Model S车型竞争。该公司正在开发14款恒驰品牌的车型。

延误也是个问题。去年12月初,地处华南的恒大广州工厂的一位车间技术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需要进行设备调试,该厂的试生产被推迟了。

恒大还将不得不应对人们对于中国市场已经充斥电动汽车的担忧。在中国汽车市场的总销量中,电动汽车仍然仅占大约5%。

2009年至2017年期间,国家对电动汽车的约600亿美元补贴(大部分补贴给消费者)催生了数百家新公司。许多企业尚未造出任何汽车就拿到了补贴。

2019年,政府取消了很大一部分补贴,导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出现长达一年的低迷。

然而自那以来,在一批技术含量较高的新车型——如特斯拉Model 3和小鹏P7——推动下,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销量出现起色。

如今,恒大需要的是证明它有一个可以推销的概念。“市场和机会太大,所以他们现在不会放弃投资。”咨询公司Sino Auto Insights的创始人Tu Le表示。

Emma Zhou北京和Qianer Liu广州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恒大汽车投入巨资构建电动汽车产能,但有些人对其造车计划的真实性以及该计划能否帮助其母公司缓解债务负担抱有怀疑。



 | 马思潭 六安 , 韩乐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地处华中的一家40亿美元工厂,如今象征着世界上债务负担最重的房地产集团的“登月努力”:成为一个领先电动汽车品牌。

在有500万人口的安徽省六安市,尚未建成的恒大汽车厂距离工地入口附近褪色广告牌上描绘的那个未来派建筑还很遥远。

当记者在去年12月走访该厂时,工地上只有一个钢骨架。“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施工基本上就停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卡车司机在谈到这个2019年9月宣布的项目时表示。

母公司背负约1200亿美元债务的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Evergrande New Energy Vehicle Group),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发展其电动汽车产能,因为该集团预计电动汽车行业将迎来繁荣。该集团发起这些努力之际,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压力。

但是该项目遭遇了一些挫折,包括政府可能对其投资进行审查,该公司也尚未在商业基础上向市场投放任何汽车。尽管在上海和广州的另外两家工厂即将竣工,但还有三家工厂施工进展缓慢。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去年11月下发通知,要求地方政府调查自2015年以来启动的电动汽车项目的土地使用、投资和进展情况,在这份通知中,恒大被点名。《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是北京方面整体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整治该行业一窝蜂上马项目的乱象。

恒大告诉记者,六安汽车厂的建设正在按计划推进,该公司也尚未接到任何主管部门的任何问询。国家发改委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很多规模较小的中国本土竞争对手相比,恒大的电动汽车战略不同寻常。恒大的许多竞争对手不愿自主建厂,而宁愿将生产外包给老牌汽车制造商。恒大则誓言要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合46亿美元)构建产能。

独立评论人士和经济学家邓浩志表示,恒大汽车的计划之所以引起政府的怀疑,是因为它看起来像是“圈地”之举。

他补充说,旨在限制房地产开发商激进扩张的政府政策,已经约束了土地出让。邓浩志相信,以生产电动汽车的名义拿地,使恒大能够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土地,还可能有助于该集团谈成围绕邻近地块的其他交易,可在日后供其建造房产。

一些分析师对恒大造车计划的真实性没那么怀疑。他们指出,恒大的技术实力不断增强,例如它已收购英国组件制造商Protean Electric,还收购了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 AB)的多数股权,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拥有萨博(Saab)生产的一款电动汽车的知识产权。

分析师们相信,恒大还可能受益于投资者对电动汽车行业的巨大兴趣,美国电动汽车集团特斯拉(Tesla)以及蔚来(NIO)和小鹏(Xpeng)等中国竞争对手股价飞涨,就是投资者兴趣的证明。

在香港上市的恒大汽车已从互联网集团腾讯(Tencent)和打车平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等投资者处筹集数亿美元。它还考虑在聚焦科技股的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进行二次上市。

北京方面急于让中国的房地产业降温,为此在去年8月宣布了被称为“三条红线”的新规,限制了开发商可以借入的资金数额。

这加大了负债累累的恒大在房地产业以外“跨界”探索新业务的动力。截至去年6月,该公司的总债务达到1200亿美元;恒大在去年3月公布一项计划,拟每年减少1500亿元人民币债务,直到2022年,具体方式包括出售资产。

但是,香港咨询公司GMT Research的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认为,恒大过去将不同业务相互腾挪的做法令人有理由谨慎。在去年8月更名之前,恒大汽车上市实体的名称原本是恒大健康(Evergrande Health)。

“恒大让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几年前,他们在投资太阳能电池板。这些衍生业务都没有为解决母公司的债务问题做出显著贡献。”他表示。

恒大汽车的亏损在不断增加,2020年上半年达到2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24%。

这可能会加大该公司向市场投放汽车的紧迫性。该公司的首款车型恒驰1 (Hengchi 1)计划在2021年投入量产(比最初预期晚了大约一年),与特斯拉的高端Model S车型竞争。该公司正在开发14款恒驰品牌的车型。

延误也是个问题。去年12月初,地处华南的恒大广州工厂的一位车间技术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需要进行设备调试,该厂的试生产被推迟了。

恒大还将不得不应对人们对于中国市场已经充斥电动汽车的担忧。在中国汽车市场的总销量中,电动汽车仍然仅占大约5%。

2009年至2017年期间,国家对电动汽车的约600亿美元补贴(大部分补贴给消费者)催生了数百家新公司。许多企业尚未造出任何汽车就拿到了补贴。

2019年,政府取消了很大一部分补贴,导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出现长达一年的低迷。

然而自那以来,在一批技术含量较高的新车型——如特斯拉Model 3和小鹏P7——推动下,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销量出现起色。

如今,恒大需要的是证明它有一个可以推销的概念。“市场和机会太大,所以他们现在不会放弃投资。”咨询公司Sino Auto Insights的创始人Tu Le表示。

Emma Zhou北京和Qianer Liu广州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