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任命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这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这一行动?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的焦点被拜登政府的一项人事任命所吸引,这就是拜登任命美国奥巴马时代的资深外交官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因为专门设立这个以前从未有过的职务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和中美关系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时,拜登等于把此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交给了坎贝尔本人。

在宣布这项人事任命之前,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名为“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保密文件,它标志着美国印太战略的公开化,文件的第一句话就是:“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然而中国的舆论反应却很有意思:如此众多的中国专家和学者都在网上喋喋不休地强调坎贝尔本人的能力超强,以及暗示中国即将遇到的麻烦,但对美国印太战略显而易见的缺陷以及中国应如何反应却几乎只字未提;不仅如此,中国官方也在非常应该表态的时候表示了沉默。

中国为何不向世界公开宣告:美国不是印太国家,中国才是?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首先,美国是印太国家吗?抱歉,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历史和现实是,美国是一个为了自身利益,在历史上与印太地区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国家,但不能由此说自己就是印太国家。因为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有很多,例如因为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关系,中国和中东、欧洲与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有比美国更悠久的长期交往,可是这些国家从未声称自己是“印太国家”。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的依据如下:

美国与印太大多数国家一是语言不同、难以直接沟通。从当地居民的母语来说,美国和绝大多数印太国家都不相同,而且差距很大。东亚地区居民的多数母语属于中国汉语这个大的系统,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今天,绝大多数印太国家无论是书面语还是口语都和美国的母语英语差距甚大、无法直接沟通,即便是印度的印地语等南亚语种也是如此。

二来,美国与绝大多数印太国家的文化更是完全不同。大多数东亚国家的文化都是以中国的儒家文化为核心,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南亚印度半岛的文化也是以本地文化为核心,即便是印太地区本地的地方文化,也和美国不同。而美国文化基本上以欧洲文化为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上述这两种文化相差甚远,在一些核心价值观上甚至是完全对立的。

最严重的是,美国的主流文化从来不认同印太地区国家的文化,而且,美国在与印太国家发展双边及多边关系的过程中,对印太文化总体上历来奉行的是改造和同化政策,更谈不上接纳与融入。而文化对区别民族和居民的标杆意义毋庸置疑, 它决定了不同居民之间不同的“心理状态”。

第三,美国与印太国家的地理位置相距甚为遥远,分别在浩瀚太平洋的东西两岸。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果美国可以据此说自己是印太国家的话,那中国当然也可以声称自己是美洲国家,因为南北美洲的西岸都在太平洋的沿岸,而中国在地理上是当然的太平洋国家。

最后,美国公民大多数也不认同自己是印太国家,起码美国中部和东海岸居民是如此。他们习惯上更倾向于认同自己是美洲国家,是深受欧洲文化影响或者混合文化的美洲国家,甚至非洲对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影响,都要显著超过印太地区国家。

与此相反,中国却是理所当然的印太国家。

中国国土在地理位置上,北到东亚和东北亚,东向太平洋;南至南海,在绿地和海洋与南亚和印度洋相邻。在语言和文化上与东亚大多数国家同文同种,是亚洲主流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至于历史上与印太国家的联系、交往乃至一体化,就更毋庸置疑了。

以上结论十分重要,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将之公告世界:美国不是印太国家,而是印太域外国家,只有中国才是毋庸置疑的印太国家,否则就是在默认美国政府关于“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立场,从而客观上为美国下一步以印太国家身份采取的一切行动提供了道义上的合法性,这是重大原则问题。

实际上,中国学界也提出了类似观点。2020年12月26日,在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主办的“多国印太战略方针报告深度解读”的线上会议上,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院长贾文山一语点破:从克林顿的“太平洋国家”到小布什的“亚洲国家”再到特朗普的“印太国家”,美国国家身份认同如同像皮球,可以随意根据需求更改形状。因此,中国应大胆质疑域外国家在印太地区的合法性,共同维护亚太、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繁荣。

中国可不承认坎贝尔的职务身份

中国对美国宣示“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行为应做出明确而坚决的回应。

首先,中国要向全世界宣示: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美国是一个与印太地区有着阶段性或多或少联系的域外国家,美国本身不是印太国家,而中国才是真正的印太国家。

中国外交部门在与美国的工作接触中,拟应不承认坎贝尔挂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印太协调员”职务身份,不与他就印太议题会晤和讨论问题;其次,就印太相关问题,中国只承认美国国务院负责官员和相关分管官员的职务身份,并只与他们会晤和共同工作。

据笔者了解,拜登的印太战略在亚洲是有支持者的,主要是日本和个别东盟国家。据日本新闻界权威人士向笔者内部透露:日本会成为美国在印太反对中国的盟友,理由是“拜登的印太战略和特朗普的不一样”,这显然是指拜登和亚洲盟友关系基础好,现在又重视和尊重盟友。而东盟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也介绍说:美国经济困难,也的确需要支持,这是战略伙伴的基础。还有消息来源说:坎贝尔自己有一个私人咨询公司“亚洲集团”,日本和东盟等国给了他不少业务。

考虑到上述事实,如果中国在事情一开始没有快速反应的话,日后操作的空间会变小,而且灵活性也会下降。考虑到这一政策是特朗普政府的产物并公开发布的,因此中国的上述立场宣示,拟应在拜登宣示就职之前公告于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为何不反驳“美国是印太国家”的说法?

发布日期:2021-01-19 07:25
摘要:拜登任命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这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这一行动?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的焦点被拜登政府的一项人事任命所吸引,这就是拜登任命美国奥巴马时代的资深外交官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因为专门设立这个以前从未有过的职务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和中美关系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时,拜登等于把此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交给了坎贝尔本人。

在宣布这项人事任命之前,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名为“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保密文件,它标志着美国印太战略的公开化,文件的第一句话就是:“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然而中国的舆论反应却很有意思:如此众多的中国专家和学者都在网上喋喋不休地强调坎贝尔本人的能力超强,以及暗示中国即将遇到的麻烦,但对美国印太战略显而易见的缺陷以及中国应如何反应却几乎只字未提;不仅如此,中国官方也在非常应该表态的时候表示了沉默。

中国为何不向世界公开宣告:美国不是印太国家,中国才是?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首先,美国是印太国家吗?抱歉,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历史和现实是,美国是一个为了自身利益,在历史上与印太地区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国家,但不能由此说自己就是印太国家。因为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有很多,例如因为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关系,中国和中东、欧洲与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有比美国更悠久的长期交往,可是这些国家从未声称自己是“印太国家”。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的依据如下:

美国与印太大多数国家一是语言不同、难以直接沟通。从当地居民的母语来说,美国和绝大多数印太国家都不相同,而且差距很大。东亚地区居民的多数母语属于中国汉语这个大的系统,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今天,绝大多数印太国家无论是书面语还是口语都和美国的母语英语差距甚大、无法直接沟通,即便是印度的印地语等南亚语种也是如此。

二来,美国与绝大多数印太国家的文化更是完全不同。大多数东亚国家的文化都是以中国的儒家文化为核心,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南亚印度半岛的文化也是以本地文化为核心,即便是印太地区本地的地方文化,也和美国不同。而美国文化基本上以欧洲文化为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上述这两种文化相差甚远,在一些核心价值观上甚至是完全对立的。

最严重的是,美国的主流文化从来不认同印太地区国家的文化,而且,美国在与印太国家发展双边及多边关系的过程中,对印太文化总体上历来奉行的是改造和同化政策,更谈不上接纳与融入。而文化对区别民族和居民的标杆意义毋庸置疑, 它决定了不同居民之间不同的“心理状态”。

第三,美国与印太国家的地理位置相距甚为遥远,分别在浩瀚太平洋的东西两岸。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果美国可以据此说自己是印太国家的话,那中国当然也可以声称自己是美洲国家,因为南北美洲的西岸都在太平洋的沿岸,而中国在地理上是当然的太平洋国家。

最后,美国公民大多数也不认同自己是印太国家,起码美国中部和东海岸居民是如此。他们习惯上更倾向于认同自己是美洲国家,是深受欧洲文化影响或者混合文化的美洲国家,甚至非洲对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影响,都要显著超过印太地区国家。

与此相反,中国却是理所当然的印太国家。

中国国土在地理位置上,北到东亚和东北亚,东向太平洋;南至南海,在绿地和海洋与南亚和印度洋相邻。在语言和文化上与东亚大多数国家同文同种,是亚洲主流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至于历史上与印太国家的联系、交往乃至一体化,就更毋庸置疑了。

以上结论十分重要,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将之公告世界:美国不是印太国家,而是印太域外国家,只有中国才是毋庸置疑的印太国家,否则就是在默认美国政府关于“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立场,从而客观上为美国下一步以印太国家身份采取的一切行动提供了道义上的合法性,这是重大原则问题。

实际上,中国学界也提出了类似观点。2020年12月26日,在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主办的“多国印太战略方针报告深度解读”的线上会议上,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院长贾文山一语点破:从克林顿的“太平洋国家”到小布什的“亚洲国家”再到特朗普的“印太国家”,美国国家身份认同如同像皮球,可以随意根据需求更改形状。因此,中国应大胆质疑域外国家在印太地区的合法性,共同维护亚太、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繁荣。

中国可不承认坎贝尔的职务身份

中国对美国宣示“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行为应做出明确而坚决的回应。

首先,中国要向全世界宣示: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美国是一个与印太地区有着阶段性或多或少联系的域外国家,美国本身不是印太国家,而中国才是真正的印太国家。

中国外交部门在与美国的工作接触中,拟应不承认坎贝尔挂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印太协调员”职务身份,不与他就印太议题会晤和讨论问题;其次,就印太相关问题,中国只承认美国国务院负责官员和相关分管官员的职务身份,并只与他们会晤和共同工作。

据笔者了解,拜登的印太战略在亚洲是有支持者的,主要是日本和个别东盟国家。据日本新闻界权威人士向笔者内部透露:日本会成为美国在印太反对中国的盟友,理由是“拜登的印太战略和特朗普的不一样”,这显然是指拜登和亚洲盟友关系基础好,现在又重视和尊重盟友。而东盟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也介绍说:美国经济困难,也的确需要支持,这是战略伙伴的基础。还有消息来源说:坎贝尔自己有一个私人咨询公司“亚洲集团”,日本和东盟等国给了他不少业务。

考虑到上述事实,如果中国在事情一开始没有快速反应的话,日后操作的空间会变小,而且灵活性也会下降。考虑到这一政策是特朗普政府的产物并公开发布的,因此中国的上述立场宣示,拟应在拜登宣示就职之前公告于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拜登任命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这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这一行动?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的焦点被拜登政府的一项人事任命所吸引,这就是拜登任命美国奥巴马时代的资深外交官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因为专门设立这个以前从未有过的职务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和中美关系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时,拜登等于把此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交给了坎贝尔本人。

在宣布这项人事任命之前,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名为“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保密文件,它标志着美国印太战略的公开化,文件的第一句话就是:“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然而中国的舆论反应却很有意思:如此众多的中国专家和学者都在网上喋喋不休地强调坎贝尔本人的能力超强,以及暗示中国即将遇到的麻烦,但对美国印太战略显而易见的缺陷以及中国应如何反应却几乎只字未提;不仅如此,中国官方也在非常应该表态的时候表示了沉默。

中国为何不向世界公开宣告:美国不是印太国家,中国才是?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首先,美国是印太国家吗?抱歉,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历史和现实是,美国是一个为了自身利益,在历史上与印太地区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国家,但不能由此说自己就是印太国家。因为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有很多,例如因为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关系,中国和中东、欧洲与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有比美国更悠久的长期交往,可是这些国家从未声称自己是“印太国家”。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的依据如下:

美国与印太大多数国家一是语言不同、难以直接沟通。从当地居民的母语来说,美国和绝大多数印太国家都不相同,而且差距很大。东亚地区居民的多数母语属于中国汉语这个大的系统,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今天,绝大多数印太国家无论是书面语还是口语都和美国的母语英语差距甚大、无法直接沟通,即便是印度的印地语等南亚语种也是如此。

二来,美国与绝大多数印太国家的文化更是完全不同。大多数东亚国家的文化都是以中国的儒家文化为核心,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南亚印度半岛的文化也是以本地文化为核心,即便是印太地区本地的地方文化,也和美国不同。而美国文化基本上以欧洲文化为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上述这两种文化相差甚远,在一些核心价值观上甚至是完全对立的。

最严重的是,美国的主流文化从来不认同印太地区国家的文化,而且,美国在与印太国家发展双边及多边关系的过程中,对印太文化总体上历来奉行的是改造和同化政策,更谈不上接纳与融入。而文化对区别民族和居民的标杆意义毋庸置疑, 它决定了不同居民之间不同的“心理状态”。

第三,美国与印太国家的地理位置相距甚为遥远,分别在浩瀚太平洋的东西两岸。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果美国可以据此说自己是印太国家的话,那中国当然也可以声称自己是美洲国家,因为南北美洲的西岸都在太平洋的沿岸,而中国在地理上是当然的太平洋国家。

最后,美国公民大多数也不认同自己是印太国家,起码美国中部和东海岸居民是如此。他们习惯上更倾向于认同自己是美洲国家,是深受欧洲文化影响或者混合文化的美洲国家,甚至非洲对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影响,都要显著超过印太地区国家。

与此相反,中国却是理所当然的印太国家。

中国国土在地理位置上,北到东亚和东北亚,东向太平洋;南至南海,在绿地和海洋与南亚和印度洋相邻。在语言和文化上与东亚大多数国家同文同种,是亚洲主流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至于历史上与印太国家的联系、交往乃至一体化,就更毋庸置疑了。

以上结论十分重要,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将之公告世界:美国不是印太国家,而是印太域外国家,只有中国才是毋庸置疑的印太国家,否则就是在默认美国政府关于“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立场,从而客观上为美国下一步以印太国家身份采取的一切行动提供了道义上的合法性,这是重大原则问题。

实际上,中国学界也提出了类似观点。2020年12月26日,在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主办的“多国印太战略方针报告深度解读”的线上会议上,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院长贾文山一语点破:从克林顿的“太平洋国家”到小布什的“亚洲国家”再到特朗普的“印太国家”,美国国家身份认同如同像皮球,可以随意根据需求更改形状。因此,中国应大胆质疑域外国家在印太地区的合法性,共同维护亚太、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繁荣。

中国可不承认坎贝尔的职务身份

中国对美国宣示“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行为应做出明确而坚决的回应。

首先,中国要向全世界宣示: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美国是一个与印太地区有着阶段性或多或少联系的域外国家,美国本身不是印太国家,而中国才是真正的印太国家。

中国外交部门在与美国的工作接触中,拟应不承认坎贝尔挂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印太协调员”职务身份,不与他就印太议题会晤和讨论问题;其次,就印太相关问题,中国只承认美国国务院负责官员和相关分管官员的职务身份,并只与他们会晤和共同工作。

据笔者了解,拜登的印太战略在亚洲是有支持者的,主要是日本和个别东盟国家。据日本新闻界权威人士向笔者内部透露:日本会成为美国在印太反对中国的盟友,理由是“拜登的印太战略和特朗普的不一样”,这显然是指拜登和亚洲盟友关系基础好,现在又重视和尊重盟友。而东盟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也介绍说:美国经济困难,也的确需要支持,这是战略伙伴的基础。还有消息来源说:坎贝尔自己有一个私人咨询公司“亚洲集团”,日本和东盟等国给了他不少业务。

考虑到上述事实,如果中国在事情一开始没有快速反应的话,日后操作的空间会变小,而且灵活性也会下降。考虑到这一政策是特朗普政府的产物并公开发布的,因此中国的上述立场宣示,拟应在拜登宣示就职之前公告于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为何不反驳“美国是印太国家”的说法?

发布日期:2021-01-19 07:25
摘要:拜登任命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这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这一行动?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的焦点被拜登政府的一项人事任命所吸引,这就是拜登任命美国奥巴马时代的资深外交官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因为专门设立这个以前从未有过的职务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和中美关系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时,拜登等于把此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交给了坎贝尔本人。

在宣布这项人事任命之前,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名为“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保密文件,它标志着美国印太战略的公开化,文件的第一句话就是:“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然而中国的舆论反应却很有意思:如此众多的中国专家和学者都在网上喋喋不休地强调坎贝尔本人的能力超强,以及暗示中国即将遇到的麻烦,但对美国印太战略显而易见的缺陷以及中国应如何反应却几乎只字未提;不仅如此,中国官方也在非常应该表态的时候表示了沉默。

中国为何不向世界公开宣告:美国不是印太国家,中国才是?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首先,美国是印太国家吗?抱歉,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历史和现实是,美国是一个为了自身利益,在历史上与印太地区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国家,但不能由此说自己就是印太国家。因为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有很多,例如因为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关系,中国和中东、欧洲与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有比美国更悠久的长期交往,可是这些国家从未声称自己是“印太国家”。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的依据如下:

美国与印太大多数国家一是语言不同、难以直接沟通。从当地居民的母语来说,美国和绝大多数印太国家都不相同,而且差距很大。东亚地区居民的多数母语属于中国汉语这个大的系统,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今天,绝大多数印太国家无论是书面语还是口语都和美国的母语英语差距甚大、无法直接沟通,即便是印度的印地语等南亚语种也是如此。

二来,美国与绝大多数印太国家的文化更是完全不同。大多数东亚国家的文化都是以中国的儒家文化为核心,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南亚印度半岛的文化也是以本地文化为核心,即便是印太地区本地的地方文化,也和美国不同。而美国文化基本上以欧洲文化为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上述这两种文化相差甚远,在一些核心价值观上甚至是完全对立的。

最严重的是,美国的主流文化从来不认同印太地区国家的文化,而且,美国在与印太国家发展双边及多边关系的过程中,对印太文化总体上历来奉行的是改造和同化政策,更谈不上接纳与融入。而文化对区别民族和居民的标杆意义毋庸置疑, 它决定了不同居民之间不同的“心理状态”。

第三,美国与印太国家的地理位置相距甚为遥远,分别在浩瀚太平洋的东西两岸。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果美国可以据此说自己是印太国家的话,那中国当然也可以声称自己是美洲国家,因为南北美洲的西岸都在太平洋的沿岸,而中国在地理上是当然的太平洋国家。

最后,美国公民大多数也不认同自己是印太国家,起码美国中部和东海岸居民是如此。他们习惯上更倾向于认同自己是美洲国家,是深受欧洲文化影响或者混合文化的美洲国家,甚至非洲对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影响,都要显著超过印太地区国家。

与此相反,中国却是理所当然的印太国家。

中国国土在地理位置上,北到东亚和东北亚,东向太平洋;南至南海,在绿地和海洋与南亚和印度洋相邻。在语言和文化上与东亚大多数国家同文同种,是亚洲主流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至于历史上与印太国家的联系、交往乃至一体化,就更毋庸置疑了。

以上结论十分重要,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将之公告世界:美国不是印太国家,而是印太域外国家,只有中国才是毋庸置疑的印太国家,否则就是在默认美国政府关于“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立场,从而客观上为美国下一步以印太国家身份采取的一切行动提供了道义上的合法性,这是重大原则问题。

实际上,中国学界也提出了类似观点。2020年12月26日,在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主办的“多国印太战略方针报告深度解读”的线上会议上,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院长贾文山一语点破:从克林顿的“太平洋国家”到小布什的“亚洲国家”再到特朗普的“印太国家”,美国国家身份认同如同像皮球,可以随意根据需求更改形状。因此,中国应大胆质疑域外国家在印太地区的合法性,共同维护亚太、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繁荣。

中国可不承认坎贝尔的职务身份

中国对美国宣示“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行为应做出明确而坚决的回应。

首先,中国要向全世界宣示: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美国是一个与印太地区有着阶段性或多或少联系的域外国家,美国本身不是印太国家,而中国才是真正的印太国家。

中国外交部门在与美国的工作接触中,拟应不承认坎贝尔挂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印太协调员”职务身份,不与他就印太议题会晤和讨论问题;其次,就印太相关问题,中国只承认美国国务院负责官员和相关分管官员的职务身份,并只与他们会晤和共同工作。

据笔者了解,拜登的印太战略在亚洲是有支持者的,主要是日本和个别东盟国家。据日本新闻界权威人士向笔者内部透露:日本会成为美国在印太反对中国的盟友,理由是“拜登的印太战略和特朗普的不一样”,这显然是指拜登和亚洲盟友关系基础好,现在又重视和尊重盟友。而东盟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也介绍说:美国经济困难,也的确需要支持,这是战略伙伴的基础。还有消息来源说:坎贝尔自己有一个私人咨询公司“亚洲集团”,日本和东盟等国给了他不少业务。

考虑到上述事实,如果中国在事情一开始没有快速反应的话,日后操作的空间会变小,而且灵活性也会下降。考虑到这一政策是特朗普政府的产物并公开发布的,因此中国的上述立场宣示,拟应在拜登宣示就职之前公告于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拜登任命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这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这一行动?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世界舆论的焦点被拜登政府的一项人事任命所吸引,这就是拜登任命美国奥巴马时代的资深外交官坎贝尔为“印太协调人”。因为专门设立这个以前从未有过的职务表明:未来亚洲事务和中美关系将在美国外交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时,拜登等于把此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交给了坎贝尔本人。

在宣布这项人事任命之前,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名为“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保密文件,它标志着美国印太战略的公开化,文件的第一句话就是:“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然而中国的舆论反应却很有意思:如此众多的中国专家和学者都在网上喋喋不休地强调坎贝尔本人的能力超强,以及暗示中国即将遇到的麻烦,但对美国印太战略显而易见的缺陷以及中国应如何反应却几乎只字未提;不仅如此,中国官方也在非常应该表态的时候表示了沉默。

中国为何不向世界公开宣告:美国不是印太国家,中国才是?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首先,美国是印太国家吗?抱歉,美国不是印太国家。

历史和现实是,美国是一个为了自身利益,在历史上与印太地区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国家,但不能由此说自己就是印太国家。因为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有很多,例如因为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关系,中国和中东、欧洲与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有比美国更悠久的长期交往,可是这些国家从未声称自己是“印太国家”。

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的依据如下:

美国与印太大多数国家一是语言不同、难以直接沟通。从当地居民的母语来说,美国和绝大多数印太国家都不相同,而且差距很大。东亚地区居民的多数母语属于中国汉语这个大的系统,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今天,绝大多数印太国家无论是书面语还是口语都和美国的母语英语差距甚大、无法直接沟通,即便是印度的印地语等南亚语种也是如此。

二来,美国与绝大多数印太国家的文化更是完全不同。大多数东亚国家的文化都是以中国的儒家文化为核心,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南亚印度半岛的文化也是以本地文化为核心,即便是印太地区本地的地方文化,也和美国不同。而美国文化基本上以欧洲文化为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上述这两种文化相差甚远,在一些核心价值观上甚至是完全对立的。

最严重的是,美国的主流文化从来不认同印太地区国家的文化,而且,美国在与印太国家发展双边及多边关系的过程中,对印太文化总体上历来奉行的是改造和同化政策,更谈不上接纳与融入。而文化对区别民族和居民的标杆意义毋庸置疑, 它决定了不同居民之间不同的“心理状态”。

第三,美国与印太国家的地理位置相距甚为遥远,分别在浩瀚太平洋的东西两岸。如此遥远的距离,如果美国可以据此说自己是印太国家的话,那中国当然也可以声称自己是美洲国家,因为南北美洲的西岸都在太平洋的沿岸,而中国在地理上是当然的太平洋国家。

最后,美国公民大多数也不认同自己是印太国家,起码美国中部和东海岸居民是如此。他们习惯上更倾向于认同自己是美洲国家,是深受欧洲文化影响或者混合文化的美洲国家,甚至非洲对美国的历史和文化影响,都要显著超过印太地区国家。

与此相反,中国却是理所当然的印太国家。

中国国土在地理位置上,北到东亚和东北亚,东向太平洋;南至南海,在绿地和海洋与南亚和印度洋相邻。在语言和文化上与东亚大多数国家同文同种,是亚洲主流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至于历史上与印太国家的联系、交往乃至一体化,就更毋庸置疑了。

以上结论十分重要,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将之公告世界:美国不是印太国家,而是印太域外国家,只有中国才是毋庸置疑的印太国家,否则就是在默认美国政府关于“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立场,从而客观上为美国下一步以印太国家身份采取的一切行动提供了道义上的合法性,这是重大原则问题。

实际上,中国学界也提出了类似观点。2020年12月26日,在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主办的“多国印太战略方针报告深度解读”的线上会议上,山东大学(威海)全球胜任力研究院院长贾文山一语点破:从克林顿的“太平洋国家”到小布什的“亚洲国家”再到特朗普的“印太国家”,美国国家身份认同如同像皮球,可以随意根据需求更改形状。因此,中国应大胆质疑域外国家在印太地区的合法性,共同维护亚太、印太地区的安全与繁荣。

中国可不承认坎贝尔的职务身份

中国对美国宣示“美国一直是印度-太平洋国家”的行为应做出明确而坚决的回应。

首先,中国要向全世界宣示:美国不是印太国家,美国是一个与印太地区有着阶段性或多或少联系的域外国家,美国本身不是印太国家,而中国才是真正的印太国家。

中国外交部门在与美国的工作接触中,拟应不承认坎贝尔挂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印太协调员”职务身份,不与他就印太议题会晤和讨论问题;其次,就印太相关问题,中国只承认美国国务院负责官员和相关分管官员的职务身份,并只与他们会晤和共同工作。

据笔者了解,拜登的印太战略在亚洲是有支持者的,主要是日本和个别东盟国家。据日本新闻界权威人士向笔者内部透露:日本会成为美国在印太反对中国的盟友,理由是“拜登的印太战略和特朗普的不一样”,这显然是指拜登和亚洲盟友关系基础好,现在又重视和尊重盟友。而东盟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也介绍说:美国经济困难,也的确需要支持,这是战略伙伴的基础。还有消息来源说:坎贝尔自己有一个私人咨询公司“亚洲集团”,日本和东盟等国给了他不少业务。

考虑到上述事实,如果中国在事情一开始没有快速反应的话,日后操作的空间会变小,而且灵活性也会下降。考虑到这一政策是特朗普政府的产物并公开发布的,因此中国的上述立场宣示,拟应在拜登宣示就职之前公告于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