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知情人士称,45岁的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工作。他在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



 | 杨缘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曾为阿里巴巴(Alibaba)工作的一名外卖员因工资被拖欠而点火自伤。这起事件又一次突显了中国蓬勃发展的外卖行业被指苛待劳动者的情况。

去年,中国的外卖员曾被誉为英雄,因为在新冠疫情危机最严重、全国大片地区处于封锁状态时,他们坚持送餐。外卖行业的营收在2020年快速增长,科技集团美团(Meituan)的外卖营收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33%,至207亿元人民币(合32亿美元)。但是,根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数据,外卖员的每单提成近年有所下降。

周一,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显示,45岁的外卖员刘进在华东城市泰州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身边是一辆美团的送餐摩托车。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人们冲向该男子,用灭火器灭火。“我要我的血汗钱,”一身灰烬的刘进说道。

据两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送餐平台饿了么(Ele.me)工作,但最近加入美团。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刘进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负责外卖员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于是他决定点火自伤以表示抗议。

根据其女儿设立的众筹页面,刘进被确诊为三度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80%,面临逾1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

“有时候,外卖员被迫签约不止一款应用,为饿了么和美团两家都送餐,看看这样会不会比仅为一个平台效力挣得更多,”香港理工大学(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社会学助理教授、专门研究劳工与自动化的陈慧玲(Jenny Chan)表示。

陈慧玲补充说,这些平台倾向于在最初以最低价格发单,然后逐渐提高价格。“外卖员之间相互竞争,”她表示。

《中国劳工通讯》的Aidan Chau表示,外卖员的供应源源不断,让科技集团更强势。“这就是为什么平台可以在提高工人劳动强度的同时降低其工资,”他表示。

中国的科技公司还外包了很大一部分雇用和管理数以百万计送货员的流程;这些送货员代表他们送餐和送包裹。据了解,当地的小型合作伙伴会与中国相对严格但执行不力的劳动法律打擦边球。

在某些情况下,公众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Weibo)上表达的愤慨帮助改变了企业行为。

上月,一名韩姓43岁饿了么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猝死。据官方媒体报道,他的家人最初获得2000元人民币赔偿,因为饿了么声称与韩先生之间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在公众表达愤慨之后,饿了么道歉并将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美团和饿了么的业务模式都基于每天要求数百万外卖员尽可能增加送餐次数。及时送餐、否则就面临苛刻罚款的压力在去年9月被曝光,促使美团和饿了么两家都调整算法,让外卖员有更多时间完成订单。

泰州地方政府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团拒绝置评。

饿了么表示:“我们对这起悲剧事件感到难过。目前情况正在调查中,我们在现阶段无法发表评论。”

另外,中国的科技集团也因为“996”工时制而受到压力,即员工要每周工作6天或更长时间,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原饿了么外卖员为讨薪点火自伤

发布日期:2021-01-13 10:38
摘要:知情人士称,45岁的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工作。他在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



 | 杨缘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曾为阿里巴巴(Alibaba)工作的一名外卖员因工资被拖欠而点火自伤。这起事件又一次突显了中国蓬勃发展的外卖行业被指苛待劳动者的情况。

去年,中国的外卖员曾被誉为英雄,因为在新冠疫情危机最严重、全国大片地区处于封锁状态时,他们坚持送餐。外卖行业的营收在2020年快速增长,科技集团美团(Meituan)的外卖营收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33%,至207亿元人民币(合32亿美元)。但是,根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数据,外卖员的每单提成近年有所下降。

周一,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显示,45岁的外卖员刘进在华东城市泰州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身边是一辆美团的送餐摩托车。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人们冲向该男子,用灭火器灭火。“我要我的血汗钱,”一身灰烬的刘进说道。

据两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送餐平台饿了么(Ele.me)工作,但最近加入美团。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刘进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负责外卖员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于是他决定点火自伤以表示抗议。

根据其女儿设立的众筹页面,刘进被确诊为三度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80%,面临逾1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

“有时候,外卖员被迫签约不止一款应用,为饿了么和美团两家都送餐,看看这样会不会比仅为一个平台效力挣得更多,”香港理工大学(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社会学助理教授、专门研究劳工与自动化的陈慧玲(Jenny Chan)表示。

陈慧玲补充说,这些平台倾向于在最初以最低价格发单,然后逐渐提高价格。“外卖员之间相互竞争,”她表示。

《中国劳工通讯》的Aidan Chau表示,外卖员的供应源源不断,让科技集团更强势。“这就是为什么平台可以在提高工人劳动强度的同时降低其工资,”他表示。

中国的科技公司还外包了很大一部分雇用和管理数以百万计送货员的流程;这些送货员代表他们送餐和送包裹。据了解,当地的小型合作伙伴会与中国相对严格但执行不力的劳动法律打擦边球。

在某些情况下,公众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Weibo)上表达的愤慨帮助改变了企业行为。

上月,一名韩姓43岁饿了么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猝死。据官方媒体报道,他的家人最初获得2000元人民币赔偿,因为饿了么声称与韩先生之间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在公众表达愤慨之后,饿了么道歉并将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美团和饿了么的业务模式都基于每天要求数百万外卖员尽可能增加送餐次数。及时送餐、否则就面临苛刻罚款的压力在去年9月被曝光,促使美团和饿了么两家都调整算法,让外卖员有更多时间完成订单。

泰州地方政府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团拒绝置评。

饿了么表示:“我们对这起悲剧事件感到难过。目前情况正在调查中,我们在现阶段无法发表评论。”

另外,中国的科技集团也因为“996”工时制而受到压力,即员工要每周工作6天或更长时间,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知情人士称,45岁的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工作。他在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



 | 杨缘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曾为阿里巴巴(Alibaba)工作的一名外卖员因工资被拖欠而点火自伤。这起事件又一次突显了中国蓬勃发展的外卖行业被指苛待劳动者的情况。

去年,中国的外卖员曾被誉为英雄,因为在新冠疫情危机最严重、全国大片地区处于封锁状态时,他们坚持送餐。外卖行业的营收在2020年快速增长,科技集团美团(Meituan)的外卖营收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33%,至207亿元人民币(合32亿美元)。但是,根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数据,外卖员的每单提成近年有所下降。

周一,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显示,45岁的外卖员刘进在华东城市泰州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身边是一辆美团的送餐摩托车。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人们冲向该男子,用灭火器灭火。“我要我的血汗钱,”一身灰烬的刘进说道。

据两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送餐平台饿了么(Ele.me)工作,但最近加入美团。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刘进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负责外卖员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于是他决定点火自伤以表示抗议。

根据其女儿设立的众筹页面,刘进被确诊为三度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80%,面临逾1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

“有时候,外卖员被迫签约不止一款应用,为饿了么和美团两家都送餐,看看这样会不会比仅为一个平台效力挣得更多,”香港理工大学(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社会学助理教授、专门研究劳工与自动化的陈慧玲(Jenny Chan)表示。

陈慧玲补充说,这些平台倾向于在最初以最低价格发单,然后逐渐提高价格。“外卖员之间相互竞争,”她表示。

《中国劳工通讯》的Aidan Chau表示,外卖员的供应源源不断,让科技集团更强势。“这就是为什么平台可以在提高工人劳动强度的同时降低其工资,”他表示。

中国的科技公司还外包了很大一部分雇用和管理数以百万计送货员的流程;这些送货员代表他们送餐和送包裹。据了解,当地的小型合作伙伴会与中国相对严格但执行不力的劳动法律打擦边球。

在某些情况下,公众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Weibo)上表达的愤慨帮助改变了企业行为。

上月,一名韩姓43岁饿了么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猝死。据官方媒体报道,他的家人最初获得2000元人民币赔偿,因为饿了么声称与韩先生之间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在公众表达愤慨之后,饿了么道歉并将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美团和饿了么的业务模式都基于每天要求数百万外卖员尽可能增加送餐次数。及时送餐、否则就面临苛刻罚款的压力在去年9月被曝光,促使美团和饿了么两家都调整算法,让外卖员有更多时间完成订单。

泰州地方政府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团拒绝置评。

饿了么表示:“我们对这起悲剧事件感到难过。目前情况正在调查中,我们在现阶段无法发表评论。”

另外,中国的科技集团也因为“996”工时制而受到压力,即员工要每周工作6天或更长时间,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原饿了么外卖员为讨薪点火自伤

发布日期:2021-01-13 10:38
摘要:知情人士称,45岁的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工作。他在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



 | 杨缘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曾为阿里巴巴(Alibaba)工作的一名外卖员因工资被拖欠而点火自伤。这起事件又一次突显了中国蓬勃发展的外卖行业被指苛待劳动者的情况。

去年,中国的外卖员曾被誉为英雄,因为在新冠疫情危机最严重、全国大片地区处于封锁状态时,他们坚持送餐。外卖行业的营收在2020年快速增长,科技集团美团(Meituan)的外卖营收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33%,至207亿元人民币(合32亿美元)。但是,根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数据,外卖员的每单提成近年有所下降。

周一,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显示,45岁的外卖员刘进在华东城市泰州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身边是一辆美团的送餐摩托车。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人们冲向该男子,用灭火器灭火。“我要我的血汗钱,”一身灰烬的刘进说道。

据两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送餐平台饿了么(Ele.me)工作,但最近加入美团。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刘进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负责外卖员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于是他决定点火自伤以表示抗议。

根据其女儿设立的众筹页面,刘进被确诊为三度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80%,面临逾1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

“有时候,外卖员被迫签约不止一款应用,为饿了么和美团两家都送餐,看看这样会不会比仅为一个平台效力挣得更多,”香港理工大学(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社会学助理教授、专门研究劳工与自动化的陈慧玲(Jenny Chan)表示。

陈慧玲补充说,这些平台倾向于在最初以最低价格发单,然后逐渐提高价格。“外卖员之间相互竞争,”她表示。

《中国劳工通讯》的Aidan Chau表示,外卖员的供应源源不断,让科技集团更强势。“这就是为什么平台可以在提高工人劳动强度的同时降低其工资,”他表示。

中国的科技公司还外包了很大一部分雇用和管理数以百万计送货员的流程;这些送货员代表他们送餐和送包裹。据了解,当地的小型合作伙伴会与中国相对严格但执行不力的劳动法律打擦边球。

在某些情况下,公众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Weibo)上表达的愤慨帮助改变了企业行为。

上月,一名韩姓43岁饿了么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猝死。据官方媒体报道,他的家人最初获得2000元人民币赔偿,因为饿了么声称与韩先生之间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在公众表达愤慨之后,饿了么道歉并将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美团和饿了么的业务模式都基于每天要求数百万外卖员尽可能增加送餐次数。及时送餐、否则就面临苛刻罚款的压力在去年9月被曝光,促使美团和饿了么两家都调整算法,让外卖员有更多时间完成订单。

泰州地方政府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团拒绝置评。

饿了么表示:“我们对这起悲剧事件感到难过。目前情况正在调查中,我们在现阶段无法发表评论。”

另外,中国的科技集团也因为“996”工时制而受到压力,即员工要每周工作6天或更长时间,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知情人士称,45岁的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工作。他在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



 | 杨缘 , 瑞安•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曾为阿里巴巴(Alibaba)工作的一名外卖员因工资被拖欠而点火自伤。这起事件又一次突显了中国蓬勃发展的外卖行业被指苛待劳动者的情况。

去年,中国的外卖员曾被誉为英雄,因为在新冠疫情危机最严重、全国大片地区处于封锁状态时,他们坚持送餐。外卖行业的营收在2020年快速增长,科技集团美团(Meituan)的外卖营收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33%,至207亿元人民币(合32亿美元)。但是,根据总部位于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数据,外卖员的每单提成近年有所下降。

周一,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显示,45岁的外卖员刘进在华东城市泰州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身边是一辆美团的送餐摩托车。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人们冲向该男子,用灭火器灭火。“我要我的血汗钱,”一身灰烬的刘进说道。

据两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刘进曾为阿里巴巴旗下的送餐平台饿了么(Ele.me)工作,但最近加入美团。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刘进试图辞职时,与饿了么负责外卖员的当地合作伙伴发生工资纠纷。于是他决定点火自伤以表示抗议。

根据其女儿设立的众筹页面,刘进被确诊为三度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80%,面临逾1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用。

“有时候,外卖员被迫签约不止一款应用,为饿了么和美团两家都送餐,看看这样会不会比仅为一个平台效力挣得更多,”香港理工大学(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社会学助理教授、专门研究劳工与自动化的陈慧玲(Jenny Chan)表示。

陈慧玲补充说,这些平台倾向于在最初以最低价格发单,然后逐渐提高价格。“外卖员之间相互竞争,”她表示。

《中国劳工通讯》的Aidan Chau表示,外卖员的供应源源不断,让科技集团更强势。“这就是为什么平台可以在提高工人劳动强度的同时降低其工资,”他表示。

中国的科技公司还外包了很大一部分雇用和管理数以百万计送货员的流程;这些送货员代表他们送餐和送包裹。据了解,当地的小型合作伙伴会与中国相对严格但执行不力的劳动法律打擦边球。

在某些情况下,公众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Weibo)上表达的愤慨帮助改变了企业行为。

上月,一名韩姓43岁饿了么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猝死。据官方媒体报道,他的家人最初获得2000元人民币赔偿,因为饿了么声称与韩先生之间不存在直接雇佣关系。在公众表达愤慨之后,饿了么道歉并将赔偿提高至60万元人民币。

美团和饿了么的业务模式都基于每天要求数百万外卖员尽可能增加送餐次数。及时送餐、否则就面临苛刻罚款的压力在去年9月被曝光,促使美团和饿了么两家都调整算法,让外卖员有更多时间完成订单。

泰州地方政府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团拒绝置评。

饿了么表示:“我们对这起悲剧事件感到难过。目前情况正在调查中,我们在现阶段无法发表评论。”

另外,中国的科技集团也因为“996”工时制而受到压力,即员工要每周工作6天或更长时间,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至晚上9点。

Nian Liu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