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

 

OR--商业新媒体

一辆电池驱动的悍马(Hummer)皮卡车。从听到这个想法的那刻起,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CEO玛丽·巴拉(Mary Barra)就爱上了它。通用总裁马克·罗伊斯(Mark Reuss)的团队曾辩称,推出这个通用头号坏小子的“绿色”版本,最能让心怀疑虑的买家打消疑虑:这家公司即将推出的一系列电动汽车绝不只是实验性的科学计划。

在2019年3月的会议上,巴拉迅速询问了总工程师乔希·塔维尔(Josh Tavel),推出电动悍马需要多长时间。通常要4年,他答道。这是大型车企长久以来的新车怀胎时长,即从图纸设计到成品上市的时间间隔。但巴拉不愿接受这一点,她决定将电池动力汽车作为公司的核心战略。“我在考虑2021年推出。”她说。

这标志着通用汽车一次重大变革的起点,其重要性或许不亚于当年通用的传奇董事长阿尔弗雷德·P·斯隆(Alfred P.Sloan)构想的以不同价位品牌面向不同类型买家的创意。通用汽车有望在2021年秋天开始交付电动悍马皮卡,距离那场决定性会议仅短短30个月,这展现了该公司自我变革的决心。

这家造车巨头计划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动车型,以挑战市场领导者特斯拉(Tesla Inc.)的地位,通用旗下的两员大将凯迪拉克(Cadillac)和悍马将率先出战。通用打算在电气化道路上孤注一掷,斥资270亿美元,重塑40%的车型,并改造三分之一的美国汽车装配厂。

当塔维尔同意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项目时间表时,他并不确定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但在电气时代,速度至关重要。特斯拉正在全球积极扩产,总统当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和其他国家的政治领袖都在大力推进有益电动汽车发展的政策,这将有助于电动汽车的销售。

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一样,巴拉与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等竞争对手相比也有一大优势:自家有充足的电池供应。通用大肆宣传了与合作伙伴LG化学(LG Chem Ltd.)共同开发的下一代Ultium锂离子电池,该公司称这款电池灵活性极高,其大型袋式电池可堆叠在电池箱内,如此一来,工程师可使用相同的动力存储底盘设计各类车型。通用还宣称其皮卡车单次充电可行驶450英里(约合724公里)。借助此等灵活性,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相比之下,如今的内燃机动力总成组合有550种之多。悍马电动皮卡将成为首款搭载新式动力装置的车型,凯迪拉克计划中的Lyriq豪华跨界车将紧随其后。

为实现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皮卡交付时间表,塔维尔第二天就与通用汽车产品开发负责人道格·帕克斯(Doug Parks)开会,组建了一支小型团队,该团队大显身手的基础包括虚拟工程设计工具,简化的内部审批流程,以及电池动力车型相对简单的构造(内燃机引擎需要大量特定的引擎组合以及燃油和排气系统)。设计师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人员和原型产品数量的减少也降低了成本。目前为止,项目进展顺利,通用也因此将悍马的加急时间表定为了未来所有电动车型的样板。“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塔维尔表示,“我们将我们的时间计划纳入了公司的全球计划。这一时间表有望全面推广开来。”


成立17年的特斯拉也在加快车型研发速度,目前有4款在售车型,更多车型在研发之中。该公司2020年3月推出的Model Y跨界SUV车型的研发时间远少于其主力车型Model3轿车,原因是两款车采用了相同的电池组和底盘。特斯拉的首款皮卡“Cybertruck”也有望于2021年末上市,届时,它将与新款悍马正面对决。

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更高,主要因为电池成本高昂,目前多数电动车型都在赔本赚吆喝。通用称其未来的电动车型将是赢利的,但目前为止,主要车企仍需要依靠汽油动力车创造的现金流为电气化转型提供资金。特斯拉全电动汽车的季度利润也主要来自于向不符合排放标准的竞争对手出售清洁能源信用额度(clean energy credits),而非来自于汽车销售。特斯拉降低成本靠的是改进制造工艺和低成本的电池化学技术。

电动汽车所谓的滑板架构可使用标准底盘,因此汽车厂商开发新车型时,不必使用陶土或钢制零件制作太多仿真模型。通用全球虚拟设计执行总监迈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表示,通过大量使用计算机工程设计,通用的原型车和原型部件的预算相比依赖物理模型时减少了63%。

按照旧方法,通用需要使用一款经过装扮的旧皮卡来模拟新车(比如当前研发的新悍马),并以旧车作为参照。造一辆配备引擎和底盘的原型车可能需要整整两年时间。而据安德森介绍,现在这款悍马皮卡的开发时间刚过18个月,他们已经在试车道上测试原型车了。工程技术公司Munro&Associates创始人桑迪·芒罗(Sandy Munro)表示,由于每辆手工打造的测试车的成本在5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减少测试车的数量可节省大量成本。向电动汽车的快速过渡也将改变参与未来汽车制造的普通员工的命运。通用将需要更少的机械工程师和蓝领装配线工人来设计和制造它们。与此同时,通用将需要更多的软件编程人员和电池专家。

另外,电动汽车高速发展带来的一些最大变化也体现在通用汽车注重协商的企业文化上。为避免在位于底特律北部的通用庞大的技术中心园区里召开通常耗时数小时且参与人员过多的委员会会议,塔维尔每天中午会开一次开放式会议,限时一小时,团队成员就围在一张木桌旁。他借用了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的两个比萨饼原则,以尽可能减少延误。“如果两个比萨还不够大家吃,就表示人数太多了。”塔维尔表示。

团队面临的其中一项挑战是如何在工程上解决4块可移动车顶板的问题,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它可以像Jeep牧马人或即将上市的福特(Ford)Bronco一样打开车顶。塔维尔希望将这些模块化面板存放在前行李箱(即燃油汽车的引擎位置)。负责的工程师准备了一套PPT,介绍了几种方案,关于如何移动其他部件,以为这些面板腾出空间,但塔维尔拒绝阅读这份PPT。他直接让那位工程师当场决定,然后通知团队中的所有人。讨论环节就此取消。

这也是塔维尔的政策之一:所有决定都要在24小时内做出,以免棘手问题久拖不决。他说公司对这一快速决策的首肯来自最高层。他说当巴拉打电话跟他了解进度时,她的问题很少是关于皮卡本身的,通常都是为了践行通用汽车的协商文化,以及询问进度是否跟得上时间表。

塔维尔从16岁开始驾驶跑车,他曾是一位挥舞扳手的赛道技师,他喜欢打破规则。但苛刻的日程安排需要悍马团队长时间加班,也占用了许多周末时间。通用希望在后续电动车型的研发中用轻松点的流程替代疯狂的劳作,安德森如是说。“这种激情驱动的能量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他表示,“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下一个项目不必再像阿波罗太空计划一样疯狂。我们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塔维尔认为这个项目的意义将超越悍马电动皮卡本身,因为它将向整个公司展现如何更快速地行动。他说巴拉的用意是“让我们作为旗手,向整个组织展示更多可能性。”一年后,他将见证她的决定是否正确。撰文/David Welch 

总之 通用将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池动力车型,以免在电动汽车市场起飞时被甩在后面。但要重塑40%的产品线,通用必须学会加快研发速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通用汽车开上电气化的单行道

发布日期:2021-01-05 15:04
摘要: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

 

OR--商业新媒体

一辆电池驱动的悍马(Hummer)皮卡车。从听到这个想法的那刻起,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CEO玛丽·巴拉(Mary Barra)就爱上了它。通用总裁马克·罗伊斯(Mark Reuss)的团队曾辩称,推出这个通用头号坏小子的“绿色”版本,最能让心怀疑虑的买家打消疑虑:这家公司即将推出的一系列电动汽车绝不只是实验性的科学计划。

在2019年3月的会议上,巴拉迅速询问了总工程师乔希·塔维尔(Josh Tavel),推出电动悍马需要多长时间。通常要4年,他答道。这是大型车企长久以来的新车怀胎时长,即从图纸设计到成品上市的时间间隔。但巴拉不愿接受这一点,她决定将电池动力汽车作为公司的核心战略。“我在考虑2021年推出。”她说。

这标志着通用汽车一次重大变革的起点,其重要性或许不亚于当年通用的传奇董事长阿尔弗雷德·P·斯隆(Alfred P.Sloan)构想的以不同价位品牌面向不同类型买家的创意。通用汽车有望在2021年秋天开始交付电动悍马皮卡,距离那场决定性会议仅短短30个月,这展现了该公司自我变革的决心。

这家造车巨头计划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动车型,以挑战市场领导者特斯拉(Tesla Inc.)的地位,通用旗下的两员大将凯迪拉克(Cadillac)和悍马将率先出战。通用打算在电气化道路上孤注一掷,斥资270亿美元,重塑40%的车型,并改造三分之一的美国汽车装配厂。

当塔维尔同意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项目时间表时,他并不确定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但在电气时代,速度至关重要。特斯拉正在全球积极扩产,总统当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和其他国家的政治领袖都在大力推进有益电动汽车发展的政策,这将有助于电动汽车的销售。

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一样,巴拉与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等竞争对手相比也有一大优势:自家有充足的电池供应。通用大肆宣传了与合作伙伴LG化学(LG Chem Ltd.)共同开发的下一代Ultium锂离子电池,该公司称这款电池灵活性极高,其大型袋式电池可堆叠在电池箱内,如此一来,工程师可使用相同的动力存储底盘设计各类车型。通用还宣称其皮卡车单次充电可行驶450英里(约合724公里)。借助此等灵活性,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相比之下,如今的内燃机动力总成组合有550种之多。悍马电动皮卡将成为首款搭载新式动力装置的车型,凯迪拉克计划中的Lyriq豪华跨界车将紧随其后。

为实现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皮卡交付时间表,塔维尔第二天就与通用汽车产品开发负责人道格·帕克斯(Doug Parks)开会,组建了一支小型团队,该团队大显身手的基础包括虚拟工程设计工具,简化的内部审批流程,以及电池动力车型相对简单的构造(内燃机引擎需要大量特定的引擎组合以及燃油和排气系统)。设计师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人员和原型产品数量的减少也降低了成本。目前为止,项目进展顺利,通用也因此将悍马的加急时间表定为了未来所有电动车型的样板。“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塔维尔表示,“我们将我们的时间计划纳入了公司的全球计划。这一时间表有望全面推广开来。”


成立17年的特斯拉也在加快车型研发速度,目前有4款在售车型,更多车型在研发之中。该公司2020年3月推出的Model Y跨界SUV车型的研发时间远少于其主力车型Model3轿车,原因是两款车采用了相同的电池组和底盘。特斯拉的首款皮卡“Cybertruck”也有望于2021年末上市,届时,它将与新款悍马正面对决。

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更高,主要因为电池成本高昂,目前多数电动车型都在赔本赚吆喝。通用称其未来的电动车型将是赢利的,但目前为止,主要车企仍需要依靠汽油动力车创造的现金流为电气化转型提供资金。特斯拉全电动汽车的季度利润也主要来自于向不符合排放标准的竞争对手出售清洁能源信用额度(clean energy credits),而非来自于汽车销售。特斯拉降低成本靠的是改进制造工艺和低成本的电池化学技术。

电动汽车所谓的滑板架构可使用标准底盘,因此汽车厂商开发新车型时,不必使用陶土或钢制零件制作太多仿真模型。通用全球虚拟设计执行总监迈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表示,通过大量使用计算机工程设计,通用的原型车和原型部件的预算相比依赖物理模型时减少了63%。

按照旧方法,通用需要使用一款经过装扮的旧皮卡来模拟新车(比如当前研发的新悍马),并以旧车作为参照。造一辆配备引擎和底盘的原型车可能需要整整两年时间。而据安德森介绍,现在这款悍马皮卡的开发时间刚过18个月,他们已经在试车道上测试原型车了。工程技术公司Munro&Associates创始人桑迪·芒罗(Sandy Munro)表示,由于每辆手工打造的测试车的成本在5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减少测试车的数量可节省大量成本。向电动汽车的快速过渡也将改变参与未来汽车制造的普通员工的命运。通用将需要更少的机械工程师和蓝领装配线工人来设计和制造它们。与此同时,通用将需要更多的软件编程人员和电池专家。

另外,电动汽车高速发展带来的一些最大变化也体现在通用汽车注重协商的企业文化上。为避免在位于底特律北部的通用庞大的技术中心园区里召开通常耗时数小时且参与人员过多的委员会会议,塔维尔每天中午会开一次开放式会议,限时一小时,团队成员就围在一张木桌旁。他借用了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的两个比萨饼原则,以尽可能减少延误。“如果两个比萨还不够大家吃,就表示人数太多了。”塔维尔表示。

团队面临的其中一项挑战是如何在工程上解决4块可移动车顶板的问题,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它可以像Jeep牧马人或即将上市的福特(Ford)Bronco一样打开车顶。塔维尔希望将这些模块化面板存放在前行李箱(即燃油汽车的引擎位置)。负责的工程师准备了一套PPT,介绍了几种方案,关于如何移动其他部件,以为这些面板腾出空间,但塔维尔拒绝阅读这份PPT。他直接让那位工程师当场决定,然后通知团队中的所有人。讨论环节就此取消。

这也是塔维尔的政策之一:所有决定都要在24小时内做出,以免棘手问题久拖不决。他说公司对这一快速决策的首肯来自最高层。他说当巴拉打电话跟他了解进度时,她的问题很少是关于皮卡本身的,通常都是为了践行通用汽车的协商文化,以及询问进度是否跟得上时间表。

塔维尔从16岁开始驾驶跑车,他曾是一位挥舞扳手的赛道技师,他喜欢打破规则。但苛刻的日程安排需要悍马团队长时间加班,也占用了许多周末时间。通用希望在后续电动车型的研发中用轻松点的流程替代疯狂的劳作,安德森如是说。“这种激情驱动的能量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他表示,“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下一个项目不必再像阿波罗太空计划一样疯狂。我们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塔维尔认为这个项目的意义将超越悍马电动皮卡本身,因为它将向整个公司展现如何更快速地行动。他说巴拉的用意是“让我们作为旗手,向整个组织展示更多可能性。”一年后,他将见证她的决定是否正确。撰文/David Welch 

总之 通用将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池动力车型,以免在电动汽车市场起飞时被甩在后面。但要重塑40%的产品线,通用必须学会加快研发速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

 

OR--商业新媒体

一辆电池驱动的悍马(Hummer)皮卡车。从听到这个想法的那刻起,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CEO玛丽·巴拉(Mary Barra)就爱上了它。通用总裁马克·罗伊斯(Mark Reuss)的团队曾辩称,推出这个通用头号坏小子的“绿色”版本,最能让心怀疑虑的买家打消疑虑:这家公司即将推出的一系列电动汽车绝不只是实验性的科学计划。

在2019年3月的会议上,巴拉迅速询问了总工程师乔希·塔维尔(Josh Tavel),推出电动悍马需要多长时间。通常要4年,他答道。这是大型车企长久以来的新车怀胎时长,即从图纸设计到成品上市的时间间隔。但巴拉不愿接受这一点,她决定将电池动力汽车作为公司的核心战略。“我在考虑2021年推出。”她说。

这标志着通用汽车一次重大变革的起点,其重要性或许不亚于当年通用的传奇董事长阿尔弗雷德·P·斯隆(Alfred P.Sloan)构想的以不同价位品牌面向不同类型买家的创意。通用汽车有望在2021年秋天开始交付电动悍马皮卡,距离那场决定性会议仅短短30个月,这展现了该公司自我变革的决心。

这家造车巨头计划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动车型,以挑战市场领导者特斯拉(Tesla Inc.)的地位,通用旗下的两员大将凯迪拉克(Cadillac)和悍马将率先出战。通用打算在电气化道路上孤注一掷,斥资270亿美元,重塑40%的车型,并改造三分之一的美国汽车装配厂。

当塔维尔同意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项目时间表时,他并不确定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但在电气时代,速度至关重要。特斯拉正在全球积极扩产,总统当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和其他国家的政治领袖都在大力推进有益电动汽车发展的政策,这将有助于电动汽车的销售。

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一样,巴拉与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等竞争对手相比也有一大优势:自家有充足的电池供应。通用大肆宣传了与合作伙伴LG化学(LG Chem Ltd.)共同开发的下一代Ultium锂离子电池,该公司称这款电池灵活性极高,其大型袋式电池可堆叠在电池箱内,如此一来,工程师可使用相同的动力存储底盘设计各类车型。通用还宣称其皮卡车单次充电可行驶450英里(约合724公里)。借助此等灵活性,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相比之下,如今的内燃机动力总成组合有550种之多。悍马电动皮卡将成为首款搭载新式动力装置的车型,凯迪拉克计划中的Lyriq豪华跨界车将紧随其后。

为实现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皮卡交付时间表,塔维尔第二天就与通用汽车产品开发负责人道格·帕克斯(Doug Parks)开会,组建了一支小型团队,该团队大显身手的基础包括虚拟工程设计工具,简化的内部审批流程,以及电池动力车型相对简单的构造(内燃机引擎需要大量特定的引擎组合以及燃油和排气系统)。设计师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人员和原型产品数量的减少也降低了成本。目前为止,项目进展顺利,通用也因此将悍马的加急时间表定为了未来所有电动车型的样板。“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塔维尔表示,“我们将我们的时间计划纳入了公司的全球计划。这一时间表有望全面推广开来。”


成立17年的特斯拉也在加快车型研发速度,目前有4款在售车型,更多车型在研发之中。该公司2020年3月推出的Model Y跨界SUV车型的研发时间远少于其主力车型Model3轿车,原因是两款车采用了相同的电池组和底盘。特斯拉的首款皮卡“Cybertruck”也有望于2021年末上市,届时,它将与新款悍马正面对决。

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更高,主要因为电池成本高昂,目前多数电动车型都在赔本赚吆喝。通用称其未来的电动车型将是赢利的,但目前为止,主要车企仍需要依靠汽油动力车创造的现金流为电气化转型提供资金。特斯拉全电动汽车的季度利润也主要来自于向不符合排放标准的竞争对手出售清洁能源信用额度(clean energy credits),而非来自于汽车销售。特斯拉降低成本靠的是改进制造工艺和低成本的电池化学技术。

电动汽车所谓的滑板架构可使用标准底盘,因此汽车厂商开发新车型时,不必使用陶土或钢制零件制作太多仿真模型。通用全球虚拟设计执行总监迈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表示,通过大量使用计算机工程设计,通用的原型车和原型部件的预算相比依赖物理模型时减少了63%。

按照旧方法,通用需要使用一款经过装扮的旧皮卡来模拟新车(比如当前研发的新悍马),并以旧车作为参照。造一辆配备引擎和底盘的原型车可能需要整整两年时间。而据安德森介绍,现在这款悍马皮卡的开发时间刚过18个月,他们已经在试车道上测试原型车了。工程技术公司Munro&Associates创始人桑迪·芒罗(Sandy Munro)表示,由于每辆手工打造的测试车的成本在5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减少测试车的数量可节省大量成本。向电动汽车的快速过渡也将改变参与未来汽车制造的普通员工的命运。通用将需要更少的机械工程师和蓝领装配线工人来设计和制造它们。与此同时,通用将需要更多的软件编程人员和电池专家。

另外,电动汽车高速发展带来的一些最大变化也体现在通用汽车注重协商的企业文化上。为避免在位于底特律北部的通用庞大的技术中心园区里召开通常耗时数小时且参与人员过多的委员会会议,塔维尔每天中午会开一次开放式会议,限时一小时,团队成员就围在一张木桌旁。他借用了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的两个比萨饼原则,以尽可能减少延误。“如果两个比萨还不够大家吃,就表示人数太多了。”塔维尔表示。

团队面临的其中一项挑战是如何在工程上解决4块可移动车顶板的问题,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它可以像Jeep牧马人或即将上市的福特(Ford)Bronco一样打开车顶。塔维尔希望将这些模块化面板存放在前行李箱(即燃油汽车的引擎位置)。负责的工程师准备了一套PPT,介绍了几种方案,关于如何移动其他部件,以为这些面板腾出空间,但塔维尔拒绝阅读这份PPT。他直接让那位工程师当场决定,然后通知团队中的所有人。讨论环节就此取消。

这也是塔维尔的政策之一:所有决定都要在24小时内做出,以免棘手问题久拖不决。他说公司对这一快速决策的首肯来自最高层。他说当巴拉打电话跟他了解进度时,她的问题很少是关于皮卡本身的,通常都是为了践行通用汽车的协商文化,以及询问进度是否跟得上时间表。

塔维尔从16岁开始驾驶跑车,他曾是一位挥舞扳手的赛道技师,他喜欢打破规则。但苛刻的日程安排需要悍马团队长时间加班,也占用了许多周末时间。通用希望在后续电动车型的研发中用轻松点的流程替代疯狂的劳作,安德森如是说。“这种激情驱动的能量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他表示,“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下一个项目不必再像阿波罗太空计划一样疯狂。我们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塔维尔认为这个项目的意义将超越悍马电动皮卡本身,因为它将向整个公司展现如何更快速地行动。他说巴拉的用意是“让我们作为旗手,向整个组织展示更多可能性。”一年后,他将见证她的决定是否正确。撰文/David Welch 

总之 通用将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池动力车型,以免在电动汽车市场起飞时被甩在后面。但要重塑40%的产品线,通用必须学会加快研发速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通用汽车开上电气化的单行道

发布日期:2021-01-05 15:04
摘要: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

 

OR--商业新媒体

一辆电池驱动的悍马(Hummer)皮卡车。从听到这个想法的那刻起,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CEO玛丽·巴拉(Mary Barra)就爱上了它。通用总裁马克·罗伊斯(Mark Reuss)的团队曾辩称,推出这个通用头号坏小子的“绿色”版本,最能让心怀疑虑的买家打消疑虑:这家公司即将推出的一系列电动汽车绝不只是实验性的科学计划。

在2019年3月的会议上,巴拉迅速询问了总工程师乔希·塔维尔(Josh Tavel),推出电动悍马需要多长时间。通常要4年,他答道。这是大型车企长久以来的新车怀胎时长,即从图纸设计到成品上市的时间间隔。但巴拉不愿接受这一点,她决定将电池动力汽车作为公司的核心战略。“我在考虑2021年推出。”她说。

这标志着通用汽车一次重大变革的起点,其重要性或许不亚于当年通用的传奇董事长阿尔弗雷德·P·斯隆(Alfred P.Sloan)构想的以不同价位品牌面向不同类型买家的创意。通用汽车有望在2021年秋天开始交付电动悍马皮卡,距离那场决定性会议仅短短30个月,这展现了该公司自我变革的决心。

这家造车巨头计划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动车型,以挑战市场领导者特斯拉(Tesla Inc.)的地位,通用旗下的两员大将凯迪拉克(Cadillac)和悍马将率先出战。通用打算在电气化道路上孤注一掷,斥资270亿美元,重塑40%的车型,并改造三分之一的美国汽车装配厂。

当塔维尔同意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项目时间表时,他并不确定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但在电气时代,速度至关重要。特斯拉正在全球积极扩产,总统当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和其他国家的政治领袖都在大力推进有益电动汽车发展的政策,这将有助于电动汽车的销售。

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一样,巴拉与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等竞争对手相比也有一大优势:自家有充足的电池供应。通用大肆宣传了与合作伙伴LG化学(LG Chem Ltd.)共同开发的下一代Ultium锂离子电池,该公司称这款电池灵活性极高,其大型袋式电池可堆叠在电池箱内,如此一来,工程师可使用相同的动力存储底盘设计各类车型。通用还宣称其皮卡车单次充电可行驶450英里(约合724公里)。借助此等灵活性,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相比之下,如今的内燃机动力总成组合有550种之多。悍马电动皮卡将成为首款搭载新式动力装置的车型,凯迪拉克计划中的Lyriq豪华跨界车将紧随其后。

为实现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皮卡交付时间表,塔维尔第二天就与通用汽车产品开发负责人道格·帕克斯(Doug Parks)开会,组建了一支小型团队,该团队大显身手的基础包括虚拟工程设计工具,简化的内部审批流程,以及电池动力车型相对简单的构造(内燃机引擎需要大量特定的引擎组合以及燃油和排气系统)。设计师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人员和原型产品数量的减少也降低了成本。目前为止,项目进展顺利,通用也因此将悍马的加急时间表定为了未来所有电动车型的样板。“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塔维尔表示,“我们将我们的时间计划纳入了公司的全球计划。这一时间表有望全面推广开来。”


成立17年的特斯拉也在加快车型研发速度,目前有4款在售车型,更多车型在研发之中。该公司2020年3月推出的Model Y跨界SUV车型的研发时间远少于其主力车型Model3轿车,原因是两款车采用了相同的电池组和底盘。特斯拉的首款皮卡“Cybertruck”也有望于2021年末上市,届时,它将与新款悍马正面对决。

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更高,主要因为电池成本高昂,目前多数电动车型都在赔本赚吆喝。通用称其未来的电动车型将是赢利的,但目前为止,主要车企仍需要依靠汽油动力车创造的现金流为电气化转型提供资金。特斯拉全电动汽车的季度利润也主要来自于向不符合排放标准的竞争对手出售清洁能源信用额度(clean energy credits),而非来自于汽车销售。特斯拉降低成本靠的是改进制造工艺和低成本的电池化学技术。

电动汽车所谓的滑板架构可使用标准底盘,因此汽车厂商开发新车型时,不必使用陶土或钢制零件制作太多仿真模型。通用全球虚拟设计执行总监迈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表示,通过大量使用计算机工程设计,通用的原型车和原型部件的预算相比依赖物理模型时减少了63%。

按照旧方法,通用需要使用一款经过装扮的旧皮卡来模拟新车(比如当前研发的新悍马),并以旧车作为参照。造一辆配备引擎和底盘的原型车可能需要整整两年时间。而据安德森介绍,现在这款悍马皮卡的开发时间刚过18个月,他们已经在试车道上测试原型车了。工程技术公司Munro&Associates创始人桑迪·芒罗(Sandy Munro)表示,由于每辆手工打造的测试车的成本在5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减少测试车的数量可节省大量成本。向电动汽车的快速过渡也将改变参与未来汽车制造的普通员工的命运。通用将需要更少的机械工程师和蓝领装配线工人来设计和制造它们。与此同时,通用将需要更多的软件编程人员和电池专家。

另外,电动汽车高速发展带来的一些最大变化也体现在通用汽车注重协商的企业文化上。为避免在位于底特律北部的通用庞大的技术中心园区里召开通常耗时数小时且参与人员过多的委员会会议,塔维尔每天中午会开一次开放式会议,限时一小时,团队成员就围在一张木桌旁。他借用了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的两个比萨饼原则,以尽可能减少延误。“如果两个比萨还不够大家吃,就表示人数太多了。”塔维尔表示。

团队面临的其中一项挑战是如何在工程上解决4块可移动车顶板的问题,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它可以像Jeep牧马人或即将上市的福特(Ford)Bronco一样打开车顶。塔维尔希望将这些模块化面板存放在前行李箱(即燃油汽车的引擎位置)。负责的工程师准备了一套PPT,介绍了几种方案,关于如何移动其他部件,以为这些面板腾出空间,但塔维尔拒绝阅读这份PPT。他直接让那位工程师当场决定,然后通知团队中的所有人。讨论环节就此取消。

这也是塔维尔的政策之一:所有决定都要在24小时内做出,以免棘手问题久拖不决。他说公司对这一快速决策的首肯来自最高层。他说当巴拉打电话跟他了解进度时,她的问题很少是关于皮卡本身的,通常都是为了践行通用汽车的协商文化,以及询问进度是否跟得上时间表。

塔维尔从16岁开始驾驶跑车,他曾是一位挥舞扳手的赛道技师,他喜欢打破规则。但苛刻的日程安排需要悍马团队长时间加班,也占用了许多周末时间。通用希望在后续电动车型的研发中用轻松点的流程替代疯狂的劳作,安德森如是说。“这种激情驱动的能量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他表示,“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下一个项目不必再像阿波罗太空计划一样疯狂。我们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塔维尔认为这个项目的意义将超越悍马电动皮卡本身,因为它将向整个公司展现如何更快速地行动。他说巴拉的用意是“让我们作为旗手,向整个组织展示更多可能性。”一年后,他将见证她的决定是否正确。撰文/David Welch 

总之 通用将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池动力车型,以免在电动汽车市场起飞时被甩在后面。但要重塑40%的产品线,通用必须学会加快研发速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

 

OR--商业新媒体

一辆电池驱动的悍马(Hummer)皮卡车。从听到这个想法的那刻起,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CEO玛丽·巴拉(Mary Barra)就爱上了它。通用总裁马克·罗伊斯(Mark Reuss)的团队曾辩称,推出这个通用头号坏小子的“绿色”版本,最能让心怀疑虑的买家打消疑虑:这家公司即将推出的一系列电动汽车绝不只是实验性的科学计划。

在2019年3月的会议上,巴拉迅速询问了总工程师乔希·塔维尔(Josh Tavel),推出电动悍马需要多长时间。通常要4年,他答道。这是大型车企长久以来的新车怀胎时长,即从图纸设计到成品上市的时间间隔。但巴拉不愿接受这一点,她决定将电池动力汽车作为公司的核心战略。“我在考虑2021年推出。”她说。

这标志着通用汽车一次重大变革的起点,其重要性或许不亚于当年通用的传奇董事长阿尔弗雷德·P·斯隆(Alfred P.Sloan)构想的以不同价位品牌面向不同类型买家的创意。通用汽车有望在2021年秋天开始交付电动悍马皮卡,距离那场决定性会议仅短短30个月,这展现了该公司自我变革的决心。

这家造车巨头计划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动车型,以挑战市场领导者特斯拉(Tesla Inc.)的地位,通用旗下的两员大将凯迪拉克(Cadillac)和悍马将率先出战。通用打算在电气化道路上孤注一掷,斥资270亿美元,重塑40%的车型,并改造三分之一的美国汽车装配厂。

当塔维尔同意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项目时间表时,他并不确定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但在电气时代,速度至关重要。特斯拉正在全球积极扩产,总统当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和其他国家的政治领袖都在大力推进有益电动汽车发展的政策,这将有助于电动汽车的销售。

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一样,巴拉与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等竞争对手相比也有一大优势:自家有充足的电池供应。通用大肆宣传了与合作伙伴LG化学(LG Chem Ltd.)共同开发的下一代Ultium锂离子电池,该公司称这款电池灵活性极高,其大型袋式电池可堆叠在电池箱内,如此一来,工程师可使用相同的动力存储底盘设计各类车型。通用还宣称其皮卡车单次充电可行驶450英里(约合724公里)。借助此等灵活性,通用在设计中只需考虑19种不同的电池和驱动单元配置,相比之下,如今的内燃机动力总成组合有550种之多。悍马电动皮卡将成为首款搭载新式动力装置的车型,凯迪拉克计划中的Lyriq豪华跨界车将紧随其后。

为实现巴拉雄心勃勃的悍马皮卡交付时间表,塔维尔第二天就与通用汽车产品开发负责人道格·帕克斯(Doug Parks)开会,组建了一支小型团队,该团队大显身手的基础包括虚拟工程设计工具,简化的内部审批流程,以及电池动力车型相对简单的构造(内燃机引擎需要大量特定的引擎组合以及燃油和排气系统)。设计师第二天就开始工作。人员和原型产品数量的减少也降低了成本。目前为止,项目进展顺利,通用也因此将悍马的加急时间表定为了未来所有电动车型的样板。“我们想做划时代的事,”塔维尔表示,“我们将我们的时间计划纳入了公司的全球计划。这一时间表有望全面推广开来。”


成立17年的特斯拉也在加快车型研发速度,目前有4款在售车型,更多车型在研发之中。该公司2020年3月推出的Model Y跨界SUV车型的研发时间远少于其主力车型Model3轿车,原因是两款车采用了相同的电池组和底盘。特斯拉的首款皮卡“Cybertruck”也有望于2021年末上市,届时,它将与新款悍马正面对决。

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更高,主要因为电池成本高昂,目前多数电动车型都在赔本赚吆喝。通用称其未来的电动车型将是赢利的,但目前为止,主要车企仍需要依靠汽油动力车创造的现金流为电气化转型提供资金。特斯拉全电动汽车的季度利润也主要来自于向不符合排放标准的竞争对手出售清洁能源信用额度(clean energy credits),而非来自于汽车销售。特斯拉降低成本靠的是改进制造工艺和低成本的电池化学技术。

电动汽车所谓的滑板架构可使用标准底盘,因此汽车厂商开发新车型时,不必使用陶土或钢制零件制作太多仿真模型。通用全球虚拟设计执行总监迈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表示,通过大量使用计算机工程设计,通用的原型车和原型部件的预算相比依赖物理模型时减少了63%。

按照旧方法,通用需要使用一款经过装扮的旧皮卡来模拟新车(比如当前研发的新悍马),并以旧车作为参照。造一辆配备引擎和底盘的原型车可能需要整整两年时间。而据安德森介绍,现在这款悍马皮卡的开发时间刚过18个月,他们已经在试车道上测试原型车了。工程技术公司Munro&Associates创始人桑迪·芒罗(Sandy Munro)表示,由于每辆手工打造的测试车的成本在50万至200万美元之间,减少测试车的数量可节省大量成本。向电动汽车的快速过渡也将改变参与未来汽车制造的普通员工的命运。通用将需要更少的机械工程师和蓝领装配线工人来设计和制造它们。与此同时,通用将需要更多的软件编程人员和电池专家。

另外,电动汽车高速发展带来的一些最大变化也体现在通用汽车注重协商的企业文化上。为避免在位于底特律北部的通用庞大的技术中心园区里召开通常耗时数小时且参与人员过多的委员会会议,塔维尔每天中午会开一次开放式会议,限时一小时,团队成员就围在一张木桌旁。他借用了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的两个比萨饼原则,以尽可能减少延误。“如果两个比萨还不够大家吃,就表示人数太多了。”塔维尔表示。

团队面临的其中一项挑战是如何在工程上解决4块可移动车顶板的问题,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它可以像Jeep牧马人或即将上市的福特(Ford)Bronco一样打开车顶。塔维尔希望将这些模块化面板存放在前行李箱(即燃油汽车的引擎位置)。负责的工程师准备了一套PPT,介绍了几种方案,关于如何移动其他部件,以为这些面板腾出空间,但塔维尔拒绝阅读这份PPT。他直接让那位工程师当场决定,然后通知团队中的所有人。讨论环节就此取消。

这也是塔维尔的政策之一:所有决定都要在24小时内做出,以免棘手问题久拖不决。他说公司对这一快速决策的首肯来自最高层。他说当巴拉打电话跟他了解进度时,她的问题很少是关于皮卡本身的,通常都是为了践行通用汽车的协商文化,以及询问进度是否跟得上时间表。

塔维尔从16岁开始驾驶跑车,他曾是一位挥舞扳手的赛道技师,他喜欢打破规则。但苛刻的日程安排需要悍马团队长时间加班,也占用了许多周末时间。通用希望在后续电动车型的研发中用轻松点的流程替代疯狂的劳作,安德森如是说。“这种激情驱动的能量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他表示,“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下一个项目不必再像阿波罗太空计划一样疯狂。我们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塔维尔认为这个项目的意义将超越悍马电动皮卡本身,因为它将向整个公司展现如何更快速地行动。他说巴拉的用意是“让我们作为旗手,向整个组织展示更多可能性。”一年后,他将见证她的决定是否正确。撰文/David Welch 

总之 通用将在2025年底前推出30款电池动力车型,以免在电动汽车市场起飞时被甩在后面。但要重塑40%的产品线,通用必须学会加快研发速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