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地方政府把资产转移到其融资平台,以压低后者的资产负债率,资产规模变大的融资平台可为基建等项目筹集到更多资金。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高管和官员们表示,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正在纷纷规避借款限制,具体做法是把资产转移到地方投资公司的账目上,从而压低其正式的资产负债率。

这种做法使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可以为基础设施和其他建设项目筹集更多资金。但分析人士警告称,许多资产的质量较差,为坏账飙升搭起舞台。近几周,政府支持的公司已出现一波债券违约。

“我们的许多资产并不产生太大的经济价值,”北方城市太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太原市龙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Taiyuan Longcheng Development Investment)总经理刘鹏飞在上月举行的一个投资会议上表示。“太原市政府把它们交给我们,使我们可以满足债权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设定的(资产负债率)要求。”

太原龙城过去一直专注于基础设施项目。现在,它是一家经营范围涵盖停车场和旅游景点的大型、多元化运营商,其中许多业务勉强生存。

根据公开记录,960个定期披露财务业绩的大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总资产在过去四年中增加了40%。但是它们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仅增长6%和4%。

“不会只因为二者规模不同,一家总资产1000亿元人民币(合153亿美元)的公司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就小于一家总资产10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研究集团TS Lombard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地方政府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过后寻求借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振经济,资产转移热潮看来将会继续下去。陕西省政府去年10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按照“应划尽划”的原则将资产划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便它们的融资规模在未来两年期间翻一番。陕西省政府补充说,此举将“有效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

“我们的规模越大,就能借到越多的资金,”陕西的另一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延安城市建设投资公司(Yan'an City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Corp)的一名高管表示。

这名高管表示,自2018年以来,延安市政府已将从酒店到水处理厂的数十家国有企业转移至延安城投。其中大多数企业难以盈利。

不过,这名高管补充说,延安城投之所以能够借入更多资金,是因为其更大的规模转化为更好的信用等级;去年10月,其信用评级被调高一档,至AA+。在过去两年期间,延安城投的未偿银行贷款增加一倍以上。

以往,许多地方政府曾免费向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供宝贵的土地,以提高其借款能力。但中央政府已禁止这种做法,迫使地方政府诉诸于转移质量较差的资产。

身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最大贷方的中国各银行,愿意向规模较大的政府投资公司提供贷款,即便后者的基础资产质量在恶化。

“我们有义务支持政府控股的企业——只要它们满足基本的融资要求,”西安银行(Bank of Xi'an)的一名高管表示。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入债券市场需要借助的评级机构,总体上也愿意支持。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China Chengxin Credit Rating Group)是中国最大的信用评级集团之一,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更多关注总资产,而非利润或现金流。“将政府控股的实体——无论其是否盈利——注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政府支持的标志,”这位负责人表示。“这对它们的信用评级是有利的。”

然而,一些投资者并不相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获取资产的狂潮将会减少它们违约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负债表的扩大,不会使信贷风险消失,”专业买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的上海基金经理Dave Wang表示。“这类风险可能会在以后爆发,而且以更大规模爆发。”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些高管表示,他们意识到潜在的风险,因为他们寻求打造对市场反应更灵敏的企业。

华中城市马鞍山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江东控股(Jiangdong Holding)的一名高管表示,他所在的集团收购了两家规模较小的同行,希望效仿新加坡国有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即使它在可预见的未来赶不上淡马锡的资本回报率。

“淡马锡的年投资回报率多年来都在16%左右,”他表示。“我们能达到1.5%就满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地方政府投资公司规避借款上限

发布日期:2021-01-04 09:52
摘要:中国地方政府把资产转移到其融资平台,以压低后者的资产负债率,资产规模变大的融资平台可为基建等项目筹集到更多资金。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高管和官员们表示,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正在纷纷规避借款限制,具体做法是把资产转移到地方投资公司的账目上,从而压低其正式的资产负债率。

这种做法使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可以为基础设施和其他建设项目筹集更多资金。但分析人士警告称,许多资产的质量较差,为坏账飙升搭起舞台。近几周,政府支持的公司已出现一波债券违约。

“我们的许多资产并不产生太大的经济价值,”北方城市太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太原市龙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Taiyuan Longcheng Development Investment)总经理刘鹏飞在上月举行的一个投资会议上表示。“太原市政府把它们交给我们,使我们可以满足债权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设定的(资产负债率)要求。”

太原龙城过去一直专注于基础设施项目。现在,它是一家经营范围涵盖停车场和旅游景点的大型、多元化运营商,其中许多业务勉强生存。

根据公开记录,960个定期披露财务业绩的大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总资产在过去四年中增加了40%。但是它们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仅增长6%和4%。

“不会只因为二者规模不同,一家总资产1000亿元人民币(合153亿美元)的公司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就小于一家总资产10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研究集团TS Lombard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地方政府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过后寻求借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振经济,资产转移热潮看来将会继续下去。陕西省政府去年10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按照“应划尽划”的原则将资产划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便它们的融资规模在未来两年期间翻一番。陕西省政府补充说,此举将“有效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

“我们的规模越大,就能借到越多的资金,”陕西的另一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延安城市建设投资公司(Yan'an City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Corp)的一名高管表示。

这名高管表示,自2018年以来,延安市政府已将从酒店到水处理厂的数十家国有企业转移至延安城投。其中大多数企业难以盈利。

不过,这名高管补充说,延安城投之所以能够借入更多资金,是因为其更大的规模转化为更好的信用等级;去年10月,其信用评级被调高一档,至AA+。在过去两年期间,延安城投的未偿银行贷款增加一倍以上。

以往,许多地方政府曾免费向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供宝贵的土地,以提高其借款能力。但中央政府已禁止这种做法,迫使地方政府诉诸于转移质量较差的资产。

身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最大贷方的中国各银行,愿意向规模较大的政府投资公司提供贷款,即便后者的基础资产质量在恶化。

“我们有义务支持政府控股的企业——只要它们满足基本的融资要求,”西安银行(Bank of Xi'an)的一名高管表示。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入债券市场需要借助的评级机构,总体上也愿意支持。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China Chengxin Credit Rating Group)是中国最大的信用评级集团之一,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更多关注总资产,而非利润或现金流。“将政府控股的实体——无论其是否盈利——注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政府支持的标志,”这位负责人表示。“这对它们的信用评级是有利的。”

然而,一些投资者并不相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获取资产的狂潮将会减少它们违约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负债表的扩大,不会使信贷风险消失,”专业买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的上海基金经理Dave Wang表示。“这类风险可能会在以后爆发,而且以更大规模爆发。”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些高管表示,他们意识到潜在的风险,因为他们寻求打造对市场反应更灵敏的企业。

华中城市马鞍山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江东控股(Jiangdong Holding)的一名高管表示,他所在的集团收购了两家规模较小的同行,希望效仿新加坡国有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即使它在可预见的未来赶不上淡马锡的资本回报率。

“淡马锡的年投资回报率多年来都在16%左右,”他表示。“我们能达到1.5%就满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地方政府把资产转移到其融资平台,以压低后者的资产负债率,资产规模变大的融资平台可为基建等项目筹集到更多资金。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高管和官员们表示,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正在纷纷规避借款限制,具体做法是把资产转移到地方投资公司的账目上,从而压低其正式的资产负债率。

这种做法使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可以为基础设施和其他建设项目筹集更多资金。但分析人士警告称,许多资产的质量较差,为坏账飙升搭起舞台。近几周,政府支持的公司已出现一波债券违约。

“我们的许多资产并不产生太大的经济价值,”北方城市太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太原市龙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Taiyuan Longcheng Development Investment)总经理刘鹏飞在上月举行的一个投资会议上表示。“太原市政府把它们交给我们,使我们可以满足债权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设定的(资产负债率)要求。”

太原龙城过去一直专注于基础设施项目。现在,它是一家经营范围涵盖停车场和旅游景点的大型、多元化运营商,其中许多业务勉强生存。

根据公开记录,960个定期披露财务业绩的大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总资产在过去四年中增加了40%。但是它们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仅增长6%和4%。

“不会只因为二者规模不同,一家总资产1000亿元人民币(合153亿美元)的公司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就小于一家总资产10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研究集团TS Lombard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地方政府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过后寻求借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振经济,资产转移热潮看来将会继续下去。陕西省政府去年10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按照“应划尽划”的原则将资产划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便它们的融资规模在未来两年期间翻一番。陕西省政府补充说,此举将“有效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

“我们的规模越大,就能借到越多的资金,”陕西的另一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延安城市建设投资公司(Yan'an City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Corp)的一名高管表示。

这名高管表示,自2018年以来,延安市政府已将从酒店到水处理厂的数十家国有企业转移至延安城投。其中大多数企业难以盈利。

不过,这名高管补充说,延安城投之所以能够借入更多资金,是因为其更大的规模转化为更好的信用等级;去年10月,其信用评级被调高一档,至AA+。在过去两年期间,延安城投的未偿银行贷款增加一倍以上。

以往,许多地方政府曾免费向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供宝贵的土地,以提高其借款能力。但中央政府已禁止这种做法,迫使地方政府诉诸于转移质量较差的资产。

身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最大贷方的中国各银行,愿意向规模较大的政府投资公司提供贷款,即便后者的基础资产质量在恶化。

“我们有义务支持政府控股的企业——只要它们满足基本的融资要求,”西安银行(Bank of Xi'an)的一名高管表示。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入债券市场需要借助的评级机构,总体上也愿意支持。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China Chengxin Credit Rating Group)是中国最大的信用评级集团之一,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更多关注总资产,而非利润或现金流。“将政府控股的实体——无论其是否盈利——注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政府支持的标志,”这位负责人表示。“这对它们的信用评级是有利的。”

然而,一些投资者并不相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获取资产的狂潮将会减少它们违约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负债表的扩大,不会使信贷风险消失,”专业买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的上海基金经理Dave Wang表示。“这类风险可能会在以后爆发,而且以更大规模爆发。”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些高管表示,他们意识到潜在的风险,因为他们寻求打造对市场反应更灵敏的企业。

华中城市马鞍山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江东控股(Jiangdong Holding)的一名高管表示,他所在的集团收购了两家规模较小的同行,希望效仿新加坡国有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即使它在可预见的未来赶不上淡马锡的资本回报率。

“淡马锡的年投资回报率多年来都在16%左右,”他表示。“我们能达到1.5%就满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地方政府投资公司规避借款上限

发布日期:2021-01-04 09:52
摘要:中国地方政府把资产转移到其融资平台,以压低后者的资产负债率,资产规模变大的融资平台可为基建等项目筹集到更多资金。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高管和官员们表示,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正在纷纷规避借款限制,具体做法是把资产转移到地方投资公司的账目上,从而压低其正式的资产负债率。

这种做法使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可以为基础设施和其他建设项目筹集更多资金。但分析人士警告称,许多资产的质量较差,为坏账飙升搭起舞台。近几周,政府支持的公司已出现一波债券违约。

“我们的许多资产并不产生太大的经济价值,”北方城市太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太原市龙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Taiyuan Longcheng Development Investment)总经理刘鹏飞在上月举行的一个投资会议上表示。“太原市政府把它们交给我们,使我们可以满足债权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设定的(资产负债率)要求。”

太原龙城过去一直专注于基础设施项目。现在,它是一家经营范围涵盖停车场和旅游景点的大型、多元化运营商,其中许多业务勉强生存。

根据公开记录,960个定期披露财务业绩的大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总资产在过去四年中增加了40%。但是它们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仅增长6%和4%。

“不会只因为二者规模不同,一家总资产1000亿元人民币(合153亿美元)的公司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就小于一家总资产10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研究集团TS Lombard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地方政府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过后寻求借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振经济,资产转移热潮看来将会继续下去。陕西省政府去年10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按照“应划尽划”的原则将资产划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便它们的融资规模在未来两年期间翻一番。陕西省政府补充说,此举将“有效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

“我们的规模越大,就能借到越多的资金,”陕西的另一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延安城市建设投资公司(Yan'an City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Corp)的一名高管表示。

这名高管表示,自2018年以来,延安市政府已将从酒店到水处理厂的数十家国有企业转移至延安城投。其中大多数企业难以盈利。

不过,这名高管补充说,延安城投之所以能够借入更多资金,是因为其更大的规模转化为更好的信用等级;去年10月,其信用评级被调高一档,至AA+。在过去两年期间,延安城投的未偿银行贷款增加一倍以上。

以往,许多地方政府曾免费向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供宝贵的土地,以提高其借款能力。但中央政府已禁止这种做法,迫使地方政府诉诸于转移质量较差的资产。

身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最大贷方的中国各银行,愿意向规模较大的政府投资公司提供贷款,即便后者的基础资产质量在恶化。

“我们有义务支持政府控股的企业——只要它们满足基本的融资要求,”西安银行(Bank of Xi'an)的一名高管表示。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入债券市场需要借助的评级机构,总体上也愿意支持。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China Chengxin Credit Rating Group)是中国最大的信用评级集团之一,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更多关注总资产,而非利润或现金流。“将政府控股的实体——无论其是否盈利——注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政府支持的标志,”这位负责人表示。“这对它们的信用评级是有利的。”

然而,一些投资者并不相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获取资产的狂潮将会减少它们违约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负债表的扩大,不会使信贷风险消失,”专业买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的上海基金经理Dave Wang表示。“这类风险可能会在以后爆发,而且以更大规模爆发。”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些高管表示,他们意识到潜在的风险,因为他们寻求打造对市场反应更灵敏的企业。

华中城市马鞍山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江东控股(Jiangdong Holding)的一名高管表示,他所在的集团收购了两家规模较小的同行,希望效仿新加坡国有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即使它在可预见的未来赶不上淡马锡的资本回报率。

“淡马锡的年投资回报率多年来都在16%左右,”他表示。“我们能达到1.5%就满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地方政府把资产转移到其融资平台,以压低后者的资产负债率,资产规模变大的融资平台可为基建等项目筹集到更多资金。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高管和官员们表示,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正在纷纷规避借款限制,具体做法是把资产转移到地方投资公司的账目上,从而压低其正式的资产负债率。

这种做法使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可以为基础设施和其他建设项目筹集更多资金。但分析人士警告称,许多资产的质量较差,为坏账飙升搭起舞台。近几周,政府支持的公司已出现一波债券违约。

“我们的许多资产并不产生太大的经济价值,”北方城市太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太原市龙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Taiyuan Longcheng Development Investment)总经理刘鹏飞在上月举行的一个投资会议上表示。“太原市政府把它们交给我们,使我们可以满足债权银行和债券投资者设定的(资产负债率)要求。”

太原龙城过去一直专注于基础设施项目。现在,它是一家经营范围涵盖停车场和旅游景点的大型、多元化运营商,其中许多业务勉强生存。

根据公开记录,960个定期披露财务业绩的大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总资产在过去四年中增加了40%。但是它们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仅增长6%和4%。

“不会只因为二者规模不同,一家总资产1000亿元人民币(合153亿美元)的公司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就小于一家总资产10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研究集团TS Lombard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庄波表示。

随着地方政府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过后寻求借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振经济,资产转移热潮看来将会继续下去。陕西省政府去年10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按照“应划尽划”的原则将资产划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便它们的融资规模在未来两年期间翻一番。陕西省政府补充说,此举将“有效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

“我们的规模越大,就能借到越多的资金,”陕西的另一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延安城市建设投资公司(Yan'an City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Corp)的一名高管表示。

这名高管表示,自2018年以来,延安市政府已将从酒店到水处理厂的数十家国有企业转移至延安城投。其中大多数企业难以盈利。

不过,这名高管补充说,延安城投之所以能够借入更多资金,是因为其更大的规模转化为更好的信用等级;去年10月,其信用评级被调高一档,至AA+。在过去两年期间,延安城投的未偿银行贷款增加一倍以上。

以往,许多地方政府曾免费向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供宝贵的土地,以提高其借款能力。但中央政府已禁止这种做法,迫使地方政府诉诸于转移质量较差的资产。

身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最大贷方的中国各银行,愿意向规模较大的政府投资公司提供贷款,即便后者的基础资产质量在恶化。

“我们有义务支持政府控股的企业——只要它们满足基本的融资要求,”西安银行(Bank of Xi'an)的一名高管表示。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入债券市场需要借助的评级机构,总体上也愿意支持。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China Chengxin Credit Rating Group)是中国最大的信用评级集团之一,一名高管表示,该公司更多关注总资产,而非利润或现金流。“将政府控股的实体——无论其是否盈利——注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政府支持的标志,”这位负责人表示。“这对它们的信用评级是有利的。”

然而,一些投资者并不相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获取资产的狂潮将会减少它们违约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负债表的扩大,不会使信贷风险消失,”专业买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的上海基金经理Dave Wang表示。“这类风险可能会在以后爆发,而且以更大规模爆发。”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些高管表示,他们意识到潜在的风险,因为他们寻求打造对市场反应更灵敏的企业。

华中城市马鞍山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江东控股(Jiangdong Holding)的一名高管表示,他所在的集团收购了两家规模较小的同行,希望效仿新加坡国有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即使它在可预见的未来赶不上淡马锡的资本回报率。

“淡马锡的年投资回报率多年来都在16%左右,”他表示。“我们能达到1.5%就满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