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2月31日零点,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表示后悔在法院判决后不肯承认错误,“庄羽女士,对您造成的伤害,我郑重道歉,非常对不起。”同时,郭敬明向所有原创作者和创作环境道歉,希望拒绝抄袭,尊重创作。郭敬明同时表示,“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随后,编剧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于正在道歉函中说:“我知道错了,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希望有机会向琼瑶当面道歉。于正同时表示:“我也向所有原创者道歉、向关心和爱护我的人道歉、向合作伙伴道歉!也希望我的经历能为每一个创作者带来警示,敬畏原创、尊重法律!”


庄羽31日早晨在其个人微博回应郭敬明道歉称:“时隔十五年,收到郭敬明的道歉,如郭敬明先生所说,这的确是一份迟来的歉意,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庄羽同时表示,希望将《圈里圈外》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并在一起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并接受公众的监督。


琼瑶受访回应,“我看到他的微博了,希望他能知错就改”,儿媳妇何琇琼称琼瑶的心情很好,同时发文写道“迟来的道歉!总算为沉重的2020 画下休止符!”


2020年12月21日晚,编剧余飞、宋方金等发布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反感,呼吁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多宣传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尊重原创。次日这封联名信上的署名人员增加至156位。郭敬明和于正的公开道歉可以看作这上百位作家和电视人联名呼吁所取得的胜利。

2004年底,由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被告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

随后,两方均对一审判决不满意,提出上诉。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作家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

庄羽于2006年6月16日向北京一中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对郭敬明“拒不道歉”一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一中院决定依据生效判决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费14000元由郭敬明支付。郭敬明当时表示,愿意赔款,不愿“刊登道歉书”,庄羽则称这在意料之中。

于正此前对侵权事件的态度,和郭敬明如出一辙。

2014年4月15日,琼瑶在《花非花雾非雾》官方微博发表给广电总局的公开信,举报于正《宫锁连城》多处剧情抄袭《梅花烙》,并列举了几个于正的抄袭案例作为证据,她恳请广电总局领导即时停止播出于正新剧《宫3》,并呼吁观众不要看于正剧,更称自己因为此事心如刀绞,已经病倒。

2014年4月28日,琼瑶正式起诉于正侵权,同时对播出单位——湖南卫视一同追究责任。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此案。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于正被要求向琼瑶公开赔礼道歉,五家被告则共计赔偿500万元。

2015年4月8日,恰逢《宫锁连城》开播一周年,“琼瑶诉于正侵权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法院驳回于正等被告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然而,过了整整3年,因于正拒绝履行法院判决中“向陈喆(琼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琼瑶依法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4月2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强制执行,在《法制日报》(现已改名为《法治日报》)上刊登判决主要内容。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郭敬明和于正相继道歉

发布日期:2020-12-31 16:05
摘要: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2月31日零点,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表示后悔在法院判决后不肯承认错误,“庄羽女士,对您造成的伤害,我郑重道歉,非常对不起。”同时,郭敬明向所有原创作者和创作环境道歉,希望拒绝抄袭,尊重创作。郭敬明同时表示,“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随后,编剧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于正在道歉函中说:“我知道错了,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希望有机会向琼瑶当面道歉。于正同时表示:“我也向所有原创者道歉、向关心和爱护我的人道歉、向合作伙伴道歉!也希望我的经历能为每一个创作者带来警示,敬畏原创、尊重法律!”


庄羽31日早晨在其个人微博回应郭敬明道歉称:“时隔十五年,收到郭敬明的道歉,如郭敬明先生所说,这的确是一份迟来的歉意,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庄羽同时表示,希望将《圈里圈外》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并在一起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并接受公众的监督。


琼瑶受访回应,“我看到他的微博了,希望他能知错就改”,儿媳妇何琇琼称琼瑶的心情很好,同时发文写道“迟来的道歉!总算为沉重的2020 画下休止符!”


2020年12月21日晚,编剧余飞、宋方金等发布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反感,呼吁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多宣传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尊重原创。次日这封联名信上的署名人员增加至156位。郭敬明和于正的公开道歉可以看作这上百位作家和电视人联名呼吁所取得的胜利。

2004年底,由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被告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

随后,两方均对一审判决不满意,提出上诉。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作家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

庄羽于2006年6月16日向北京一中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对郭敬明“拒不道歉”一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一中院决定依据生效判决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费14000元由郭敬明支付。郭敬明当时表示,愿意赔款,不愿“刊登道歉书”,庄羽则称这在意料之中。

于正此前对侵权事件的态度,和郭敬明如出一辙。

2014年4月15日,琼瑶在《花非花雾非雾》官方微博发表给广电总局的公开信,举报于正《宫锁连城》多处剧情抄袭《梅花烙》,并列举了几个于正的抄袭案例作为证据,她恳请广电总局领导即时停止播出于正新剧《宫3》,并呼吁观众不要看于正剧,更称自己因为此事心如刀绞,已经病倒。

2014年4月28日,琼瑶正式起诉于正侵权,同时对播出单位——湖南卫视一同追究责任。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此案。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于正被要求向琼瑶公开赔礼道歉,五家被告则共计赔偿500万元。

2015年4月8日,恰逢《宫锁连城》开播一周年,“琼瑶诉于正侵权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法院驳回于正等被告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然而,过了整整3年,因于正拒绝履行法院判决中“向陈喆(琼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琼瑶依法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4月2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强制执行,在《法制日报》(现已改名为《法治日报》)上刊登判决主要内容。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2月31日零点,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表示后悔在法院判决后不肯承认错误,“庄羽女士,对您造成的伤害,我郑重道歉,非常对不起。”同时,郭敬明向所有原创作者和创作环境道歉,希望拒绝抄袭,尊重创作。郭敬明同时表示,“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随后,编剧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于正在道歉函中说:“我知道错了,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希望有机会向琼瑶当面道歉。于正同时表示:“我也向所有原创者道歉、向关心和爱护我的人道歉、向合作伙伴道歉!也希望我的经历能为每一个创作者带来警示,敬畏原创、尊重法律!”


庄羽31日早晨在其个人微博回应郭敬明道歉称:“时隔十五年,收到郭敬明的道歉,如郭敬明先生所说,这的确是一份迟来的歉意,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庄羽同时表示,希望将《圈里圈外》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并在一起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并接受公众的监督。


琼瑶受访回应,“我看到他的微博了,希望他能知错就改”,儿媳妇何琇琼称琼瑶的心情很好,同时发文写道“迟来的道歉!总算为沉重的2020 画下休止符!”


2020年12月21日晚,编剧余飞、宋方金等发布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反感,呼吁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多宣传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尊重原创。次日这封联名信上的署名人员增加至156位。郭敬明和于正的公开道歉可以看作这上百位作家和电视人联名呼吁所取得的胜利。

2004年底,由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被告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

随后,两方均对一审判决不满意,提出上诉。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作家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

庄羽于2006年6月16日向北京一中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对郭敬明“拒不道歉”一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一中院决定依据生效判决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费14000元由郭敬明支付。郭敬明当时表示,愿意赔款,不愿“刊登道歉书”,庄羽则称这在意料之中。

于正此前对侵权事件的态度,和郭敬明如出一辙。

2014年4月15日,琼瑶在《花非花雾非雾》官方微博发表给广电总局的公开信,举报于正《宫锁连城》多处剧情抄袭《梅花烙》,并列举了几个于正的抄袭案例作为证据,她恳请广电总局领导即时停止播出于正新剧《宫3》,并呼吁观众不要看于正剧,更称自己因为此事心如刀绞,已经病倒。

2014年4月28日,琼瑶正式起诉于正侵权,同时对播出单位——湖南卫视一同追究责任。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此案。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于正被要求向琼瑶公开赔礼道歉,五家被告则共计赔偿500万元。

2015年4月8日,恰逢《宫锁连城》开播一周年,“琼瑶诉于正侵权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法院驳回于正等被告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然而,过了整整3年,因于正拒绝履行法院判决中“向陈喆(琼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琼瑶依法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4月2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强制执行,在《法制日报》(现已改名为《法治日报》)上刊登判决主要内容。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郭敬明和于正相继道歉

发布日期:2020-12-31 16:05
摘要: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2月31日零点,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表示后悔在法院判决后不肯承认错误,“庄羽女士,对您造成的伤害,我郑重道歉,非常对不起。”同时,郭敬明向所有原创作者和创作环境道歉,希望拒绝抄袭,尊重创作。郭敬明同时表示,“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随后,编剧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于正在道歉函中说:“我知道错了,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希望有机会向琼瑶当面道歉。于正同时表示:“我也向所有原创者道歉、向关心和爱护我的人道歉、向合作伙伴道歉!也希望我的经历能为每一个创作者带来警示,敬畏原创、尊重法律!”


庄羽31日早晨在其个人微博回应郭敬明道歉称:“时隔十五年,收到郭敬明的道歉,如郭敬明先生所说,这的确是一份迟来的歉意,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庄羽同时表示,希望将《圈里圈外》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并在一起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并接受公众的监督。


琼瑶受访回应,“我看到他的微博了,希望他能知错就改”,儿媳妇何琇琼称琼瑶的心情很好,同时发文写道“迟来的道歉!总算为沉重的2020 画下休止符!”


2020年12月21日晚,编剧余飞、宋方金等发布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反感,呼吁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多宣传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尊重原创。次日这封联名信上的署名人员增加至156位。郭敬明和于正的公开道歉可以看作这上百位作家和电视人联名呼吁所取得的胜利。

2004年底,由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被告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

随后,两方均对一审判决不满意,提出上诉。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作家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

庄羽于2006年6月16日向北京一中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对郭敬明“拒不道歉”一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一中院决定依据生效判决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费14000元由郭敬明支付。郭敬明当时表示,愿意赔款,不愿“刊登道歉书”,庄羽则称这在意料之中。

于正此前对侵权事件的态度,和郭敬明如出一辙。

2014年4月15日,琼瑶在《花非花雾非雾》官方微博发表给广电总局的公开信,举报于正《宫锁连城》多处剧情抄袭《梅花烙》,并列举了几个于正的抄袭案例作为证据,她恳请广电总局领导即时停止播出于正新剧《宫3》,并呼吁观众不要看于正剧,更称自己因为此事心如刀绞,已经病倒。

2014年4月28日,琼瑶正式起诉于正侵权,同时对播出单位——湖南卫视一同追究责任。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此案。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于正被要求向琼瑶公开赔礼道歉,五家被告则共计赔偿500万元。

2015年4月8日,恰逢《宫锁连城》开播一周年,“琼瑶诉于正侵权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法院驳回于正等被告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然而,过了整整3年,因于正拒绝履行法院判决中“向陈喆(琼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琼瑶依法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4月2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强制执行,在《法制日报》(现已改名为《法治日报》)上刊登判决主要内容。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12月31日零点,郭敬明就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正式向庄羽道歉,表示后悔在法院判决后不肯承认错误,“庄羽女士,对您造成的伤害,我郑重道歉,非常对不起。”同时,郭敬明向所有原创作者和创作环境道歉,希望拒绝抄袭,尊重创作。郭敬明同时表示,“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随后,编剧于正12月31日早晨也在其个人微博就《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向琼瑶道歉。于正在道歉函中说:“我知道错了,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希望有机会向琼瑶当面道歉。于正同时表示:“我也向所有原创者道歉、向关心和爱护我的人道歉、向合作伙伴道歉!也希望我的经历能为每一个创作者带来警示,敬畏原创、尊重法律!”


庄羽31日早晨在其个人微博回应郭敬明道歉称:“时隔十五年,收到郭敬明的道歉,如郭敬明先生所说,这的确是一份迟来的歉意,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庄羽同时表示,希望将《圈里圈外》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并在一起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并接受公众的监督。


琼瑶受访回应,“我看到他的微博了,希望他能知错就改”,儿媳妇何琇琼称琼瑶的心情很好,同时发文写道“迟来的道歉!总算为沉重的2020 画下休止符!”


2020年12月21日晚,编剧余飞、宋方金等发布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反感,呼吁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多宣传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尊重原创。次日这封联名信上的署名人员增加至156位。郭敬明和于正的公开道歉可以看作这上百位作家和电视人联名呼吁所取得的胜利。

2004年底,由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被告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

随后,两方均对一审判决不满意,提出上诉。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作家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

庄羽于2006年6月16日向北京一中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对郭敬明“拒不道歉”一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一中院决定依据生效判决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费14000元由郭敬明支付。郭敬明当时表示,愿意赔款,不愿“刊登道歉书”,庄羽则称这在意料之中。

于正此前对侵权事件的态度,和郭敬明如出一辙。

2014年4月15日,琼瑶在《花非花雾非雾》官方微博发表给广电总局的公开信,举报于正《宫锁连城》多处剧情抄袭《梅花烙》,并列举了几个于正的抄袭案例作为证据,她恳请广电总局领导即时停止播出于正新剧《宫3》,并呼吁观众不要看于正剧,更称自己因为此事心如刀绞,已经病倒。

2014年4月28日,琼瑶正式起诉于正侵权,同时对播出单位——湖南卫视一同追究责任。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此案。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于正被要求向琼瑶公开赔礼道歉,五家被告则共计赔偿500万元。

2015年4月8日,恰逢《宫锁连城》开播一周年,“琼瑶诉于正侵权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法院驳回于正等被告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然而,过了整整3年,因于正拒绝履行法院判决中“向陈喆(琼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琼瑶依法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4月2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强制执行,在《法制日报》(现已改名为《法治日报》)上刊登判决主要内容。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