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之际,中国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将决定世界格局。



 | 原田亮介

OR--商业新媒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暴露出世界各地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明显弱点。

随着一部分人的工资停滞不前以及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社会撕裂和贫富差距拉大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程度。

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民主制度遭遇各种挑战之际,中国通过技术和威权统治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

不难想象,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尤其是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将决定世界的格局。

预知这番未来的一种方法——未必准确——是看看今年的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的分销情况。11月19日,这款红酒开始在全球各地销售。在每年都庆祝第一批博若莱新酒到来的日本,这种红酒的进口数量已降至不到30年前水平的一半,那时日本的消费在泡沫经济中首次起飞。

往年,日本媒体曾报道过装载博若莱新酒的飞机从法国飞抵日本的情形。但今年,这款“环保”葡萄酒先是用火车经过约1万公里的长途跋涉从法国运至上海,然后再用船运至日本。

铁路运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空运的二十分之一,而铁路运输的成本是空运的三分之一。每只酒瓶上都有一个标签,印有这种葡萄酒的环保凭证。

中国不仅仅是这款葡萄酒供应链中的一站。在这项过去以法日两国为主角的商业安排中,中国的地位已大幅提高。虽然受到疫情冲击,日本仍是博若莱新酒的最大进口国。而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葡萄酒进口国。

在更大范围内,新冠危机正迫使人们对各国社会和经济进行重新审视,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称之为“大重置”(Great Reset)。在环境方面,随着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技术进步的加速也将减少排放。

除美国外,日本在落实《巴黎气候协定》方面落后于主要发达国家。但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今年10月宣布,日本到2050年将实现碳中和。2011年大地震之后,日本无法再依赖核能,因此,创新对于把可再生能源转变为稳定的电力来源、以实现2050年目标至关重要。

汽车制造商也别无选择,只能适应新形势。汽车是20世纪文明中最大的耐用消费品。我们正在快速从燃油车向电动车和氢动力车过渡,后两者将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目前的市场领导者未必会成为未来的赢家。

就业也将出现快速变化。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曾预言,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令目前世界上一半的工作岗位消失。

他在自己的新书《技术陷阱:自动化时代的资本、劳动力和权力》(The Technology Trap: Capital, Labor, and Power in the Age of Automation)中指出,创新有两个方面——要么替代劳动力,要么补充劳动力,从而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工业革命早期出现的纺织机将农村家庭手工业转移到城市工厂,引发了捣毁机器的卢德运动(Luddite revolt)。

另一方面,蒸汽机的发明和福特T型车(Ford Model T)时代带来了大规模生产和大量就业,创造了一个以美国的“黄金50年代”(Golden Fifties)为代表的富裕中产阶级。

麻省理工学院(MIT)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强调了教育和人力资源投资的重要性,并警告称,如果不出台一项战略,就业岗位将流失,社会分化将扩大。

这可以清楚地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美国人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随着“锈带”各州大量制造业岗位消失,工人被迫从事低薪工作。而在就业光谱的另一端,那些为大型科技公司——如谷歌(Google)、苹果(Apple)、Facebook、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工作的人拿着高薪。这一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上述麻省理工学院报告将日本的长期停滞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日本墨守着在高增长时期针对大规模生产设计的就业和税收体系。即便是在30年后的今天,日本也尚未完全登上数字列车,虽然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日本对就业的担忧要少一些。

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全球背景下,中国正在成长为一个超级大国。即使在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明年1月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将继续,因为两国将继续争夺全球主导权。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期间削弱了美国在自由世界的领导地位。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能否恢复这一地位还有待观察。

美中之间在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也与1990年代明显不同,当时美国占据压倒性优势。

在特朗普混乱和破坏性的总统任期结束后,美国将竭力重建声誉,弥合国内分歧。在此之际,日本和欧洲必须行动起来,支撑全球秩序和自由贸易安排。

日本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核心成员国。美中两国都不是TPP成员国,美国也未加入RCEP。如果没有日本和欧洲的积极参与,自由贸易的堡垒就无法得到保护。■ 

本文作者是日本经济新闻社(Nikkei)高级执行主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未来世界:中国继续崛起

发布日期:2020-12-29 08:55
摘要: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之际,中国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将决定世界格局。



 | 原田亮介

OR--商业新媒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暴露出世界各地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明显弱点。

随着一部分人的工资停滞不前以及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社会撕裂和贫富差距拉大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程度。

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民主制度遭遇各种挑战之际,中国通过技术和威权统治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

不难想象,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尤其是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将决定世界的格局。

预知这番未来的一种方法——未必准确——是看看今年的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的分销情况。11月19日,这款红酒开始在全球各地销售。在每年都庆祝第一批博若莱新酒到来的日本,这种红酒的进口数量已降至不到30年前水平的一半,那时日本的消费在泡沫经济中首次起飞。

往年,日本媒体曾报道过装载博若莱新酒的飞机从法国飞抵日本的情形。但今年,这款“环保”葡萄酒先是用火车经过约1万公里的长途跋涉从法国运至上海,然后再用船运至日本。

铁路运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空运的二十分之一,而铁路运输的成本是空运的三分之一。每只酒瓶上都有一个标签,印有这种葡萄酒的环保凭证。

中国不仅仅是这款葡萄酒供应链中的一站。在这项过去以法日两国为主角的商业安排中,中国的地位已大幅提高。虽然受到疫情冲击,日本仍是博若莱新酒的最大进口国。而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葡萄酒进口国。

在更大范围内,新冠危机正迫使人们对各国社会和经济进行重新审视,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称之为“大重置”(Great Reset)。在环境方面,随着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技术进步的加速也将减少排放。

除美国外,日本在落实《巴黎气候协定》方面落后于主要发达国家。但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今年10月宣布,日本到2050年将实现碳中和。2011年大地震之后,日本无法再依赖核能,因此,创新对于把可再生能源转变为稳定的电力来源、以实现2050年目标至关重要。

汽车制造商也别无选择,只能适应新形势。汽车是20世纪文明中最大的耐用消费品。我们正在快速从燃油车向电动车和氢动力车过渡,后两者将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目前的市场领导者未必会成为未来的赢家。

就业也将出现快速变化。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曾预言,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令目前世界上一半的工作岗位消失。

他在自己的新书《技术陷阱:自动化时代的资本、劳动力和权力》(The Technology Trap: Capital, Labor, and Power in the Age of Automation)中指出,创新有两个方面——要么替代劳动力,要么补充劳动力,从而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工业革命早期出现的纺织机将农村家庭手工业转移到城市工厂,引发了捣毁机器的卢德运动(Luddite revolt)。

另一方面,蒸汽机的发明和福特T型车(Ford Model T)时代带来了大规模生产和大量就业,创造了一个以美国的“黄金50年代”(Golden Fifties)为代表的富裕中产阶级。

麻省理工学院(MIT)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强调了教育和人力资源投资的重要性,并警告称,如果不出台一项战略,就业岗位将流失,社会分化将扩大。

这可以清楚地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美国人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随着“锈带”各州大量制造业岗位消失,工人被迫从事低薪工作。而在就业光谱的另一端,那些为大型科技公司——如谷歌(Google)、苹果(Apple)、Facebook、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工作的人拿着高薪。这一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上述麻省理工学院报告将日本的长期停滞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日本墨守着在高增长时期针对大规模生产设计的就业和税收体系。即便是在30年后的今天,日本也尚未完全登上数字列车,虽然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日本对就业的担忧要少一些。

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全球背景下,中国正在成长为一个超级大国。即使在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明年1月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将继续,因为两国将继续争夺全球主导权。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期间削弱了美国在自由世界的领导地位。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能否恢复这一地位还有待观察。

美中之间在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也与1990年代明显不同,当时美国占据压倒性优势。

在特朗普混乱和破坏性的总统任期结束后,美国将竭力重建声誉,弥合国内分歧。在此之际,日本和欧洲必须行动起来,支撑全球秩序和自由贸易安排。

日本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核心成员国。美中两国都不是TPP成员国,美国也未加入RCEP。如果没有日本和欧洲的积极参与,自由贸易的堡垒就无法得到保护。■ 

本文作者是日本经济新闻社(Nikkei)高级执行主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之际,中国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将决定世界格局。



 | 原田亮介

OR--商业新媒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暴露出世界各地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明显弱点。

随着一部分人的工资停滞不前以及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社会撕裂和贫富差距拉大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程度。

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民主制度遭遇各种挑战之际,中国通过技术和威权统治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

不难想象,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尤其是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将决定世界的格局。

预知这番未来的一种方法——未必准确——是看看今年的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的分销情况。11月19日,这款红酒开始在全球各地销售。在每年都庆祝第一批博若莱新酒到来的日本,这种红酒的进口数量已降至不到30年前水平的一半,那时日本的消费在泡沫经济中首次起飞。

往年,日本媒体曾报道过装载博若莱新酒的飞机从法国飞抵日本的情形。但今年,这款“环保”葡萄酒先是用火车经过约1万公里的长途跋涉从法国运至上海,然后再用船运至日本。

铁路运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空运的二十分之一,而铁路运输的成本是空运的三分之一。每只酒瓶上都有一个标签,印有这种葡萄酒的环保凭证。

中国不仅仅是这款葡萄酒供应链中的一站。在这项过去以法日两国为主角的商业安排中,中国的地位已大幅提高。虽然受到疫情冲击,日本仍是博若莱新酒的最大进口国。而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葡萄酒进口国。

在更大范围内,新冠危机正迫使人们对各国社会和经济进行重新审视,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称之为“大重置”(Great Reset)。在环境方面,随着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技术进步的加速也将减少排放。

除美国外,日本在落实《巴黎气候协定》方面落后于主要发达国家。但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今年10月宣布,日本到2050年将实现碳中和。2011年大地震之后,日本无法再依赖核能,因此,创新对于把可再生能源转变为稳定的电力来源、以实现2050年目标至关重要。

汽车制造商也别无选择,只能适应新形势。汽车是20世纪文明中最大的耐用消费品。我们正在快速从燃油车向电动车和氢动力车过渡,后两者将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目前的市场领导者未必会成为未来的赢家。

就业也将出现快速变化。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曾预言,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令目前世界上一半的工作岗位消失。

他在自己的新书《技术陷阱:自动化时代的资本、劳动力和权力》(The Technology Trap: Capital, Labor, and Power in the Age of Automation)中指出,创新有两个方面——要么替代劳动力,要么补充劳动力,从而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工业革命早期出现的纺织机将农村家庭手工业转移到城市工厂,引发了捣毁机器的卢德运动(Luddite revolt)。

另一方面,蒸汽机的发明和福特T型车(Ford Model T)时代带来了大规模生产和大量就业,创造了一个以美国的“黄金50年代”(Golden Fifties)为代表的富裕中产阶级。

麻省理工学院(MIT)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强调了教育和人力资源投资的重要性,并警告称,如果不出台一项战略,就业岗位将流失,社会分化将扩大。

这可以清楚地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美国人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随着“锈带”各州大量制造业岗位消失,工人被迫从事低薪工作。而在就业光谱的另一端,那些为大型科技公司——如谷歌(Google)、苹果(Apple)、Facebook、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工作的人拿着高薪。这一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上述麻省理工学院报告将日本的长期停滞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日本墨守着在高增长时期针对大规模生产设计的就业和税收体系。即便是在30年后的今天,日本也尚未完全登上数字列车,虽然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日本对就业的担忧要少一些。

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全球背景下,中国正在成长为一个超级大国。即使在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明年1月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将继续,因为两国将继续争夺全球主导权。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期间削弱了美国在自由世界的领导地位。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能否恢复这一地位还有待观察。

美中之间在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也与1990年代明显不同,当时美国占据压倒性优势。

在特朗普混乱和破坏性的总统任期结束后,美国将竭力重建声誉,弥合国内分歧。在此之际,日本和欧洲必须行动起来,支撑全球秩序和自由贸易安排。

日本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核心成员国。美中两国都不是TPP成员国,美国也未加入RCEP。如果没有日本和欧洲的积极参与,自由贸易的堡垒就无法得到保护。■ 

本文作者是日本经济新闻社(Nikkei)高级执行主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未来世界:中国继续崛起

发布日期:2020-12-29 08:55
摘要: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之际,中国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将决定世界格局。



 | 原田亮介

OR--商业新媒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暴露出世界各地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明显弱点。

随着一部分人的工资停滞不前以及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社会撕裂和贫富差距拉大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程度。

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民主制度遭遇各种挑战之际,中国通过技术和威权统治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

不难想象,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尤其是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将决定世界的格局。

预知这番未来的一种方法——未必准确——是看看今年的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的分销情况。11月19日,这款红酒开始在全球各地销售。在每年都庆祝第一批博若莱新酒到来的日本,这种红酒的进口数量已降至不到30年前水平的一半,那时日本的消费在泡沫经济中首次起飞。

往年,日本媒体曾报道过装载博若莱新酒的飞机从法国飞抵日本的情形。但今年,这款“环保”葡萄酒先是用火车经过约1万公里的长途跋涉从法国运至上海,然后再用船运至日本。

铁路运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空运的二十分之一,而铁路运输的成本是空运的三分之一。每只酒瓶上都有一个标签,印有这种葡萄酒的环保凭证。

中国不仅仅是这款葡萄酒供应链中的一站。在这项过去以法日两国为主角的商业安排中,中国的地位已大幅提高。虽然受到疫情冲击,日本仍是博若莱新酒的最大进口国。而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葡萄酒进口国。

在更大范围内,新冠危机正迫使人们对各国社会和经济进行重新审视,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称之为“大重置”(Great Reset)。在环境方面,随着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技术进步的加速也将减少排放。

除美国外,日本在落实《巴黎气候协定》方面落后于主要发达国家。但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今年10月宣布,日本到2050年将实现碳中和。2011年大地震之后,日本无法再依赖核能,因此,创新对于把可再生能源转变为稳定的电力来源、以实现2050年目标至关重要。

汽车制造商也别无选择,只能适应新形势。汽车是20世纪文明中最大的耐用消费品。我们正在快速从燃油车向电动车和氢动力车过渡,后两者将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目前的市场领导者未必会成为未来的赢家。

就业也将出现快速变化。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曾预言,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令目前世界上一半的工作岗位消失。

他在自己的新书《技术陷阱:自动化时代的资本、劳动力和权力》(The Technology Trap: Capital, Labor, and Power in the Age of Automation)中指出,创新有两个方面——要么替代劳动力,要么补充劳动力,从而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工业革命早期出现的纺织机将农村家庭手工业转移到城市工厂,引发了捣毁机器的卢德运动(Luddite revolt)。

另一方面,蒸汽机的发明和福特T型车(Ford Model T)时代带来了大规模生产和大量就业,创造了一个以美国的“黄金50年代”(Golden Fifties)为代表的富裕中产阶级。

麻省理工学院(MIT)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强调了教育和人力资源投资的重要性,并警告称,如果不出台一项战略,就业岗位将流失,社会分化将扩大。

这可以清楚地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美国人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随着“锈带”各州大量制造业岗位消失,工人被迫从事低薪工作。而在就业光谱的另一端,那些为大型科技公司——如谷歌(Google)、苹果(Apple)、Facebook、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工作的人拿着高薪。这一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上述麻省理工学院报告将日本的长期停滞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日本墨守着在高增长时期针对大规模生产设计的就业和税收体系。即便是在30年后的今天,日本也尚未完全登上数字列车,虽然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日本对就业的担忧要少一些。

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全球背景下,中国正在成长为一个超级大国。即使在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明年1月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将继续,因为两国将继续争夺全球主导权。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期间削弱了美国在自由世界的领导地位。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能否恢复这一地位还有待观察。

美中之间在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也与1990年代明显不同,当时美国占据压倒性优势。

在特朗普混乱和破坏性的总统任期结束后,美国将竭力重建声誉,弥合国内分歧。在此之际,日本和欧洲必须行动起来,支撑全球秩序和自由贸易安排。

日本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核心成员国。美中两国都不是TPP成员国,美国也未加入RCEP。如果没有日本和欧洲的积极参与,自由贸易的堡垒就无法得到保护。■ 

本文作者是日本经济新闻社(Nikkei)高级执行主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之际,中国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将决定世界格局。



 | 原田亮介

OR--商业新媒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暴露出世界各地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明显弱点。

随着一部分人的工资停滞不前以及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社会撕裂和贫富差距拉大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程度。

在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苦苦挣扎、民主制度遭遇各种挑战之际,中国通过技术和威权统治遏制住了疫情,走在了前面。

不难想象,未来5年,中国的雄心和技术进步——尤其是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将决定世界的格局。

预知这番未来的一种方法——未必准确——是看看今年的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的分销情况。11月19日,这款红酒开始在全球各地销售。在每年都庆祝第一批博若莱新酒到来的日本,这种红酒的进口数量已降至不到30年前水平的一半,那时日本的消费在泡沫经济中首次起飞。

往年,日本媒体曾报道过装载博若莱新酒的飞机从法国飞抵日本的情形。但今年,这款“环保”葡萄酒先是用火车经过约1万公里的长途跋涉从法国运至上海,然后再用船运至日本。

铁路运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空运的二十分之一,而铁路运输的成本是空运的三分之一。每只酒瓶上都有一个标签,印有这种葡萄酒的环保凭证。

中国不仅仅是这款葡萄酒供应链中的一站。在这项过去以法日两国为主角的商业安排中,中国的地位已大幅提高。虽然受到疫情冲击,日本仍是博若莱新酒的最大进口国。而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葡萄酒进口国。

在更大范围内,新冠危机正迫使人们对各国社会和经济进行重新审视,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称之为“大重置”(Great Reset)。在环境方面,随着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技术进步的加速也将减少排放。

除美国外,日本在落实《巴黎气候协定》方面落后于主要发达国家。但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今年10月宣布,日本到2050年将实现碳中和。2011年大地震之后,日本无法再依赖核能,因此,创新对于把可再生能源转变为稳定的电力来源、以实现2050年目标至关重要。

汽车制造商也别无选择,只能适应新形势。汽车是20世纪文明中最大的耐用消费品。我们正在快速从燃油车向电动车和氢动力车过渡,后两者将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目前的市场领导者未必会成为未来的赢家。

就业也将出现快速变化。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卡尔•贝内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曾预言,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令目前世界上一半的工作岗位消失。

他在自己的新书《技术陷阱:自动化时代的资本、劳动力和权力》(The Technology Trap: Capital, Labor, and Power in the Age of Automation)中指出,创新有两个方面——要么替代劳动力,要么补充劳动力,从而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工业革命早期出现的纺织机将农村家庭手工业转移到城市工厂,引发了捣毁机器的卢德运动(Luddite revolt)。

另一方面,蒸汽机的发明和福特T型车(Ford Model T)时代带来了大规模生产和大量就业,创造了一个以美国的“黄金50年代”(Golden Fifties)为代表的富裕中产阶级。

麻省理工学院(MIT)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强调了教育和人力资源投资的重要性,并警告称,如果不出台一项战略,就业岗位将流失,社会分化将扩大。

这可以清楚地解释为什么如此多美国人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随着“锈带”各州大量制造业岗位消失,工人被迫从事低薪工作。而在就业光谱的另一端,那些为大型科技公司——如谷歌(Google)、苹果(Apple)、Facebook、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工作的人拿着高薪。这一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上述麻省理工学院报告将日本的长期停滞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日本墨守着在高增长时期针对大规模生产设计的就业和税收体系。即便是在30年后的今天,日本也尚未完全登上数字列车,虽然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日本对就业的担忧要少一些。

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全球背景下,中国正在成长为一个超级大国。即使在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明年1月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将继续,因为两国将继续争夺全球主导权。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期间削弱了美国在自由世界的领导地位。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能否恢复这一地位还有待观察。

美中之间在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也与1990年代明显不同,当时美国占据压倒性优势。

在特朗普混乱和破坏性的总统任期结束后,美国将竭力重建声誉,弥合国内分歧。在此之际,日本和欧洲必须行动起来,支撑全球秩序和自由贸易安排。

日本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核心成员国。美中两国都不是TPP成员国,美国也未加入RCEP。如果没有日本和欧洲的积极参与,自由贸易的堡垒就无法得到保护。■ 

本文作者是日本经济新闻社(Nikkei)高级执行主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