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一个议题是:就在几天前中欧还决定将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搁置了。先是欧美媒体报道并分析了此事,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欧投资协定旨在为双边投资提供更多的机会和良好的制度保障。他强调:协定达成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根据欧美媒体的报道,中欧暂缓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原因是:中国在国内强迫劳动问题,中国要投资欧洲核电厂并试图在其中使用中国技术,以及以波兰外长拉乌为代表的少数欧盟国家指出的,欧洲应该与中国寻求一项公平、互利的全面投资协定,“需要让我们的跨大西洋盟友加入进来”,等等。但舆论认为,美国的阻挠是其中最大的因素。

中欧只剩差不多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

目前的问题是,美国拜登政府的候任团队没有就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发表任何官方性质的公开表态,公开出面反对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力量都在欧盟内部,核心是波兰和欧洲议会的部分议员,理由之一就是要“让盟友加入进来”,可以推测,这实际上是美国在欧盟内部做了工作。考虑到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方式,美国作为盟国的行为不能说是友善的。欧盟商会人士认为,从现在起到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为止,中欧还有差不多“关键性的一个月时间”。

中欧暂缓签署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客观地讲,就是美国利用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机制,分化欧盟使然,原因显然是中国因素。如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的,拜登新政府执政后将计划联合盟友,在政治上打压中国,而且拜登首先是利用自己长期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期积累下来的关系资源,联合日本和欧洲共同对华。如果欧盟真的先和中国达成了双边投资协定,对拜登首先是政治可信度上的大失败;其次,届时如果中国鉴于美国的态度,把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等优惠只给欧盟而不给美国,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会受到影响。鉴于当前美国国内特朗普主义仍有很大势力,拜登未来在国内也会非常麻烦。

据笔者了解,美国实际上是想和欧盟一起,和中国签署内容相似的中美、中欧两份协议,但一来,这在政治上对中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二来,这样的话欧盟就丧失了竞争优势,同样也不会同意。也许,这就是美国政府想要达到的目的。

正如欧盟商会人士认为的,自现在开始到拜登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把双边经贸投资协议签署下来,则一切好办,如果等到拜登正式任职,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不确定性就更强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明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退休后,中欧政治关系将出现大倒退,欧洲商界人士也向笔者表达了这种担忧。

但是,欧洲经济至少30%的增长份额是靠中国市场,欧洲人、尤其是欧洲商界自己对此很清楚。一方面,欧盟的表决机制难办大事;另一方面,在上述机制下,加上27个欧盟国家中像波兰那样的亲美派国家不停影响欧盟的内政和外交,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对中国来说,欧盟客观上已经丧失了作为整体性的国家集团存在的功能。实际上,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欧洲其实意味着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等,而不是欧盟,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话说:“欧洲”就是一部电话总机而已。中国也只能如此。

中国几乎已成为国际公用砝码

笔者上周在文章里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公用砝码。这句话的意思是:鉴于中美关系的现状,对于任何想与美国搞关系或者获取美国利益的国家来说,中国都是其可以献上的一个手信,供作交易时用,至于手信的价值也取决于其交易的标的。但因为中国国土面积大,经济实力世界第二,具有举国体制的效率,所以绝大多数国家也只能将其当做手信,而不是抵押品或者交换物,这将是拜登上台后中国外交即将面临的现实情况。

以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来说,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胡塔里(Mikko Huotari)形容说:中欧投资协定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象征性胜利”,可能会加大在中国问题上建立跨大西洋联盟的难度。这应该是说出了德国和欧洲许多人士的共同心声,但是,投资协定不签署,对德国和欧洲经济、特别是对中欧关系是否会增添困难呢?这个问题就不应该由欧洲来回答了。

据中欧外交权威人士向笔者介绍: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未能签署,“对默克尔和德国政府都将是一个考验。”很显然,笔者的上述问题对德国、欧洲以及中欧关系来说是现实问题,而在今天欧洲经济萎缩的背景下就更是如此,除非欧洲经济增长的30%由美国来承担。

如何处理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这不是如当前一部分中国人说的可有可无。笔者认为:这样讲是不负责任的,是典型的官僚惯性,因为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具体来说,中国可以以此为依据,来考虑未来如何与欧盟相处,以及是不是把重点放在直接同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相处、尤其是那些非欧盟集团的国家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如何处理暂缓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

发布日期:2020-12-28 08:48
摘要: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一个议题是:就在几天前中欧还决定将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搁置了。先是欧美媒体报道并分析了此事,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欧投资协定旨在为双边投资提供更多的机会和良好的制度保障。他强调:协定达成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根据欧美媒体的报道,中欧暂缓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原因是:中国在国内强迫劳动问题,中国要投资欧洲核电厂并试图在其中使用中国技术,以及以波兰外长拉乌为代表的少数欧盟国家指出的,欧洲应该与中国寻求一项公平、互利的全面投资协定,“需要让我们的跨大西洋盟友加入进来”,等等。但舆论认为,美国的阻挠是其中最大的因素。

中欧只剩差不多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

目前的问题是,美国拜登政府的候任团队没有就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发表任何官方性质的公开表态,公开出面反对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力量都在欧盟内部,核心是波兰和欧洲议会的部分议员,理由之一就是要“让盟友加入进来”,可以推测,这实际上是美国在欧盟内部做了工作。考虑到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方式,美国作为盟国的行为不能说是友善的。欧盟商会人士认为,从现在起到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为止,中欧还有差不多“关键性的一个月时间”。

中欧暂缓签署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客观地讲,就是美国利用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机制,分化欧盟使然,原因显然是中国因素。如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的,拜登新政府执政后将计划联合盟友,在政治上打压中国,而且拜登首先是利用自己长期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期积累下来的关系资源,联合日本和欧洲共同对华。如果欧盟真的先和中国达成了双边投资协定,对拜登首先是政治可信度上的大失败;其次,届时如果中国鉴于美国的态度,把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等优惠只给欧盟而不给美国,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会受到影响。鉴于当前美国国内特朗普主义仍有很大势力,拜登未来在国内也会非常麻烦。

据笔者了解,美国实际上是想和欧盟一起,和中国签署内容相似的中美、中欧两份协议,但一来,这在政治上对中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二来,这样的话欧盟就丧失了竞争优势,同样也不会同意。也许,这就是美国政府想要达到的目的。

正如欧盟商会人士认为的,自现在开始到拜登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把双边经贸投资协议签署下来,则一切好办,如果等到拜登正式任职,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不确定性就更强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明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退休后,中欧政治关系将出现大倒退,欧洲商界人士也向笔者表达了这种担忧。

但是,欧洲经济至少30%的增长份额是靠中国市场,欧洲人、尤其是欧洲商界自己对此很清楚。一方面,欧盟的表决机制难办大事;另一方面,在上述机制下,加上27个欧盟国家中像波兰那样的亲美派国家不停影响欧盟的内政和外交,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对中国来说,欧盟客观上已经丧失了作为整体性的国家集团存在的功能。实际上,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欧洲其实意味着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等,而不是欧盟,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话说:“欧洲”就是一部电话总机而已。中国也只能如此。

中国几乎已成为国际公用砝码

笔者上周在文章里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公用砝码。这句话的意思是:鉴于中美关系的现状,对于任何想与美国搞关系或者获取美国利益的国家来说,中国都是其可以献上的一个手信,供作交易时用,至于手信的价值也取决于其交易的标的。但因为中国国土面积大,经济实力世界第二,具有举国体制的效率,所以绝大多数国家也只能将其当做手信,而不是抵押品或者交换物,这将是拜登上台后中国外交即将面临的现实情况。

以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来说,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胡塔里(Mikko Huotari)形容说:中欧投资协定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象征性胜利”,可能会加大在中国问题上建立跨大西洋联盟的难度。这应该是说出了德国和欧洲许多人士的共同心声,但是,投资协定不签署,对德国和欧洲经济、特别是对中欧关系是否会增添困难呢?这个问题就不应该由欧洲来回答了。

据中欧外交权威人士向笔者介绍: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未能签署,“对默克尔和德国政府都将是一个考验。”很显然,笔者的上述问题对德国、欧洲以及中欧关系来说是现实问题,而在今天欧洲经济萎缩的背景下就更是如此,除非欧洲经济增长的30%由美国来承担。

如何处理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这不是如当前一部分中国人说的可有可无。笔者认为:这样讲是不负责任的,是典型的官僚惯性,因为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具体来说,中国可以以此为依据,来考虑未来如何与欧盟相处,以及是不是把重点放在直接同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相处、尤其是那些非欧盟集团的国家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一个议题是:就在几天前中欧还决定将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搁置了。先是欧美媒体报道并分析了此事,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欧投资协定旨在为双边投资提供更多的机会和良好的制度保障。他强调:协定达成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根据欧美媒体的报道,中欧暂缓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原因是:中国在国内强迫劳动问题,中国要投资欧洲核电厂并试图在其中使用中国技术,以及以波兰外长拉乌为代表的少数欧盟国家指出的,欧洲应该与中国寻求一项公平、互利的全面投资协定,“需要让我们的跨大西洋盟友加入进来”,等等。但舆论认为,美国的阻挠是其中最大的因素。

中欧只剩差不多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

目前的问题是,美国拜登政府的候任团队没有就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发表任何官方性质的公开表态,公开出面反对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力量都在欧盟内部,核心是波兰和欧洲议会的部分议员,理由之一就是要“让盟友加入进来”,可以推测,这实际上是美国在欧盟内部做了工作。考虑到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方式,美国作为盟国的行为不能说是友善的。欧盟商会人士认为,从现在起到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为止,中欧还有差不多“关键性的一个月时间”。

中欧暂缓签署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客观地讲,就是美国利用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机制,分化欧盟使然,原因显然是中国因素。如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的,拜登新政府执政后将计划联合盟友,在政治上打压中国,而且拜登首先是利用自己长期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期积累下来的关系资源,联合日本和欧洲共同对华。如果欧盟真的先和中国达成了双边投资协定,对拜登首先是政治可信度上的大失败;其次,届时如果中国鉴于美国的态度,把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等优惠只给欧盟而不给美国,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会受到影响。鉴于当前美国国内特朗普主义仍有很大势力,拜登未来在国内也会非常麻烦。

据笔者了解,美国实际上是想和欧盟一起,和中国签署内容相似的中美、中欧两份协议,但一来,这在政治上对中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二来,这样的话欧盟就丧失了竞争优势,同样也不会同意。也许,这就是美国政府想要达到的目的。

正如欧盟商会人士认为的,自现在开始到拜登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把双边经贸投资协议签署下来,则一切好办,如果等到拜登正式任职,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不确定性就更强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明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退休后,中欧政治关系将出现大倒退,欧洲商界人士也向笔者表达了这种担忧。

但是,欧洲经济至少30%的增长份额是靠中国市场,欧洲人、尤其是欧洲商界自己对此很清楚。一方面,欧盟的表决机制难办大事;另一方面,在上述机制下,加上27个欧盟国家中像波兰那样的亲美派国家不停影响欧盟的内政和外交,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对中国来说,欧盟客观上已经丧失了作为整体性的国家集团存在的功能。实际上,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欧洲其实意味着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等,而不是欧盟,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话说:“欧洲”就是一部电话总机而已。中国也只能如此。

中国几乎已成为国际公用砝码

笔者上周在文章里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公用砝码。这句话的意思是:鉴于中美关系的现状,对于任何想与美国搞关系或者获取美国利益的国家来说,中国都是其可以献上的一个手信,供作交易时用,至于手信的价值也取决于其交易的标的。但因为中国国土面积大,经济实力世界第二,具有举国体制的效率,所以绝大多数国家也只能将其当做手信,而不是抵押品或者交换物,这将是拜登上台后中国外交即将面临的现实情况。

以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来说,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胡塔里(Mikko Huotari)形容说:中欧投资协定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象征性胜利”,可能会加大在中国问题上建立跨大西洋联盟的难度。这应该是说出了德国和欧洲许多人士的共同心声,但是,投资协定不签署,对德国和欧洲经济、特别是对中欧关系是否会增添困难呢?这个问题就不应该由欧洲来回答了。

据中欧外交权威人士向笔者介绍: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未能签署,“对默克尔和德国政府都将是一个考验。”很显然,笔者的上述问题对德国、欧洲以及中欧关系来说是现实问题,而在今天欧洲经济萎缩的背景下就更是如此,除非欧洲经济增长的30%由美国来承担。

如何处理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这不是如当前一部分中国人说的可有可无。笔者认为:这样讲是不负责任的,是典型的官僚惯性,因为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具体来说,中国可以以此为依据,来考虑未来如何与欧盟相处,以及是不是把重点放在直接同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相处、尤其是那些非欧盟集团的国家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如何处理暂缓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

发布日期:2020-12-28 08:48
摘要: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一个议题是:就在几天前中欧还决定将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搁置了。先是欧美媒体报道并分析了此事,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欧投资协定旨在为双边投资提供更多的机会和良好的制度保障。他强调:协定达成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根据欧美媒体的报道,中欧暂缓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原因是:中国在国内强迫劳动问题,中国要投资欧洲核电厂并试图在其中使用中国技术,以及以波兰外长拉乌为代表的少数欧盟国家指出的,欧洲应该与中国寻求一项公平、互利的全面投资协定,“需要让我们的跨大西洋盟友加入进来”,等等。但舆论认为,美国的阻挠是其中最大的因素。

中欧只剩差不多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

目前的问题是,美国拜登政府的候任团队没有就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发表任何官方性质的公开表态,公开出面反对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力量都在欧盟内部,核心是波兰和欧洲议会的部分议员,理由之一就是要“让盟友加入进来”,可以推测,这实际上是美国在欧盟内部做了工作。考虑到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方式,美国作为盟国的行为不能说是友善的。欧盟商会人士认为,从现在起到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为止,中欧还有差不多“关键性的一个月时间”。

中欧暂缓签署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客观地讲,就是美国利用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机制,分化欧盟使然,原因显然是中国因素。如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的,拜登新政府执政后将计划联合盟友,在政治上打压中国,而且拜登首先是利用自己长期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期积累下来的关系资源,联合日本和欧洲共同对华。如果欧盟真的先和中国达成了双边投资协定,对拜登首先是政治可信度上的大失败;其次,届时如果中国鉴于美国的态度,把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等优惠只给欧盟而不给美国,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会受到影响。鉴于当前美国国内特朗普主义仍有很大势力,拜登未来在国内也会非常麻烦。

据笔者了解,美国实际上是想和欧盟一起,和中国签署内容相似的中美、中欧两份协议,但一来,这在政治上对中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二来,这样的话欧盟就丧失了竞争优势,同样也不会同意。也许,这就是美国政府想要达到的目的。

正如欧盟商会人士认为的,自现在开始到拜登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把双边经贸投资协议签署下来,则一切好办,如果等到拜登正式任职,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不确定性就更强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明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退休后,中欧政治关系将出现大倒退,欧洲商界人士也向笔者表达了这种担忧。

但是,欧洲经济至少30%的增长份额是靠中国市场,欧洲人、尤其是欧洲商界自己对此很清楚。一方面,欧盟的表决机制难办大事;另一方面,在上述机制下,加上27个欧盟国家中像波兰那样的亲美派国家不停影响欧盟的内政和外交,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对中国来说,欧盟客观上已经丧失了作为整体性的国家集团存在的功能。实际上,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欧洲其实意味着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等,而不是欧盟,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话说:“欧洲”就是一部电话总机而已。中国也只能如此。

中国几乎已成为国际公用砝码

笔者上周在文章里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公用砝码。这句话的意思是:鉴于中美关系的现状,对于任何想与美国搞关系或者获取美国利益的国家来说,中国都是其可以献上的一个手信,供作交易时用,至于手信的价值也取决于其交易的标的。但因为中国国土面积大,经济实力世界第二,具有举国体制的效率,所以绝大多数国家也只能将其当做手信,而不是抵押品或者交换物,这将是拜登上台后中国外交即将面临的现实情况。

以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来说,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胡塔里(Mikko Huotari)形容说:中欧投资协定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象征性胜利”,可能会加大在中国问题上建立跨大西洋联盟的难度。这应该是说出了德国和欧洲许多人士的共同心声,但是,投资协定不签署,对德国和欧洲经济、特别是对中欧关系是否会增添困难呢?这个问题就不应该由欧洲来回答了。

据中欧外交权威人士向笔者介绍: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未能签署,“对默克尔和德国政府都将是一个考验。”很显然,笔者的上述问题对德国、欧洲以及中欧关系来说是现实问题,而在今天欧洲经济萎缩的背景下就更是如此,除非欧洲经济增长的30%由美国来承担。

如何处理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这不是如当前一部分中国人说的可有可无。笔者认为:这样讲是不负责任的,是典型的官僚惯性,因为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具体来说,中国可以以此为依据,来考虑未来如何与欧盟相处,以及是不是把重点放在直接同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相处、尤其是那些非欧盟集团的国家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一个议题是:就在几天前中欧还决定将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搁置了。先是欧美媒体报道并分析了此事,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欧投资协定旨在为双边投资提供更多的机会和良好的制度保障。他强调:协定达成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根据欧美媒体的报道,中欧暂缓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原因是:中国在国内强迫劳动问题,中国要投资欧洲核电厂并试图在其中使用中国技术,以及以波兰外长拉乌为代表的少数欧盟国家指出的,欧洲应该与中国寻求一项公平、互利的全面投资协定,“需要让我们的跨大西洋盟友加入进来”,等等。但舆论认为,美国的阻挠是其中最大的因素。

中欧只剩差不多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

目前的问题是,美国拜登政府的候任团队没有就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发表任何官方性质的公开表态,公开出面反对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力量都在欧盟内部,核心是波兰和欧洲议会的部分议员,理由之一就是要“让盟友加入进来”,可以推测,这实际上是美国在欧盟内部做了工作。考虑到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方式,美国作为盟国的行为不能说是友善的。欧盟商会人士认为,从现在起到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为止,中欧还有差不多“关键性的一个月时间”。

中欧暂缓签署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客观地讲,就是美国利用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机制,分化欧盟使然,原因显然是中国因素。如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的,拜登新政府执政后将计划联合盟友,在政治上打压中国,而且拜登首先是利用自己长期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期积累下来的关系资源,联合日本和欧洲共同对华。如果欧盟真的先和中国达成了双边投资协定,对拜登首先是政治可信度上的大失败;其次,届时如果中国鉴于美国的态度,把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等优惠只给欧盟而不给美国,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会受到影响。鉴于当前美国国内特朗普主义仍有很大势力,拜登未来在国内也会非常麻烦。

据笔者了解,美国实际上是想和欧盟一起,和中国签署内容相似的中美、中欧两份协议,但一来,这在政治上对中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二来,这样的话欧盟就丧失了竞争优势,同样也不会同意。也许,这就是美国政府想要达到的目的。

正如欧盟商会人士认为的,自现在开始到拜登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把双边经贸投资协议签署下来,则一切好办,如果等到拜登正式任职,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不确定性就更强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明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退休后,中欧政治关系将出现大倒退,欧洲商界人士也向笔者表达了这种担忧。

但是,欧洲经济至少30%的增长份额是靠中国市场,欧洲人、尤其是欧洲商界自己对此很清楚。一方面,欧盟的表决机制难办大事;另一方面,在上述机制下,加上27个欧盟国家中像波兰那样的亲美派国家不停影响欧盟的内政和外交,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对中国来说,欧盟客观上已经丧失了作为整体性的国家集团存在的功能。实际上,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欧洲其实意味着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等,而不是欧盟,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话说:“欧洲”就是一部电话总机而已。中国也只能如此。

中国几乎已成为国际公用砝码

笔者上周在文章里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国际公用砝码。这句话的意思是:鉴于中美关系的现状,对于任何想与美国搞关系或者获取美国利益的国家来说,中国都是其可以献上的一个手信,供作交易时用,至于手信的价值也取决于其交易的标的。但因为中国国土面积大,经济实力世界第二,具有举国体制的效率,所以绝大多数国家也只能将其当做手信,而不是抵押品或者交换物,这将是拜登上台后中国外交即将面临的现实情况。

以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来说,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胡塔里(Mikko Huotari)形容说:中欧投资协定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象征性胜利”,可能会加大在中国问题上建立跨大西洋联盟的难度。这应该是说出了德国和欧洲许多人士的共同心声,但是,投资协定不签署,对德国和欧洲经济、特别是对中欧关系是否会增添困难呢?这个问题就不应该由欧洲来回答了。

据中欧外交权威人士向笔者介绍:此次中欧双边投资协定未能签署,“对默克尔和德国政府都将是一个考验。”很显然,笔者的上述问题对德国、欧洲以及中欧关系来说是现实问题,而在今天欧洲经济萎缩的背景下就更是如此,除非欧洲经济增长的30%由美国来承担。

如何处理搁置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这不是如当前一部分中国人说的可有可无。笔者认为:这样讲是不负责任的,是典型的官僚惯性,因为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实际上是考验中欧关系的试金石,对未来如何处理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有重大的指示意义。具体来说,中国可以以此为依据,来考虑未来如何与欧盟相处,以及是不是把重点放在直接同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相处、尤其是那些非欧盟集团的国家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