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 Yoko Kubota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披露的反垄断调查让中国最大的一些科技巨头愈发承压。在过去一年,由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试图限制美国市场的准入并切断美国供应,这些公司时常陷入沮丧之中。

同样在周四,监管部门还宣布将约谈阿里巴巴关联公司、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这种时间安排再一次凸显出科技巨头面临的全球监管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在不久之前,这些颠覆了市场的科技巨头还因为创造了财富而受到赞誉。

在中国国内,周四的这两项监管行动也标志着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迅速恶化的政治命运滑落至新的低谷;马云是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的创始人。就在几周前,即蚂蚁集团庞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即将成行之际,马云在一场金融峰会上高调发言,批评了政府高级官员在他看来过时的思维方式。

之后蚂蚁集团的IPO即被叫停,监管部门警告称将对科技行业进行更严格审查。

围绕阿里巴巴的政治担忧或许是新出现的,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提出的问题却是早已存在。针对中国在线零售行业的指责一直集中在所谓“二选一”的做法上,这种状况持续了至少五年。阿里巴巴运营了两个占主导地位的电商平台淘宝(Taobao)和天猫(Tmall),一直在寻求遏制竞争对手京东(JD.com Inc., JD)的崛起,迅速增长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近期也成为阿里巴巴阻挠的对象。

根据竞争对手和一些商家的说法,阿里巴巴惩罚了某些既在阿里平台又在其竞争对手平台上销售产品的品牌。总部位于上海的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的董事总经理卡文达尔(Ben Cavendar)说,阿里巴巴的惩罚措施包括禁止那些品牌参加阿里平台上高流量的促销活动,或将他们上架的商品在搜索结果中往后移。

阿里巴巴周四表示,将配合监管部门的工作,但没有就“二选一”指控具体置评。去年,该公司一名前高管在一篇个人社交媒体帖子中说,“二选一”做法是一种行业标准。

2015年,京东向市场监管总局投诉称,阿里巴巴强迫商家在天猫和其他平台之间做出选择。根据京东当时的投诉,阿里巴巴威胁要在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期间,对同时在阿里巴巴和京东平台上销售的品牌进行流量和资源限制。

目前还不清楚京东最初的投诉结果如何,两家公司周四都没有回应对该投诉的置评请求。但在那两年后,京东就上述所指的行为起诉了阿里巴巴。

根据该案的一份法律文件,京东表示,阿里巴巴旗下天猫曾要求商家承诺不在京东的平台上开店。总部位于北京的京东当时称阿里巴巴从2013年开始就有类似做法,并要求法院判天猫向京东赔偿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3亿美元)。

该案仍在审理中,两家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京东首席财务官在2017年与分析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认存在这一纠纷,称由于某些竞争对手的做法,超过100个品牌退出了京东平台,但没有详细说明。

商家也纷纷投诉。据中国官方媒体当时报道,2019年10月,总部位于中国南方的微波炉制造商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Guangdong Galanz Enterprise Co.)起诉天猫,因为该公司高管2019年5月造访阿里巴巴竞争对手拼多多的总部后,格兰仕的在线流量大幅下降,其页面似乎从天猫的搜索结果中消失。

据官方媒体报道,格兰仕6月份撤回了该诉讼,并于两周后与阿里巴巴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

阿里巴巴、拼多多和格兰仕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阿里巴巴1999年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成立,截至3月31日的一年,该公司年营收为71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大部分利润通过销售广告、收取佣金以及为在其网站上销售产品的零售商提供服务来赚取。与业务模式相似的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一样,阿里巴巴也已向云计算服务、娱乐和物流领域拓展。

过去几年,中国反垄断案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些目标是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外国公司。高通2015年同意支付近10亿美元的罚款。第二年,中国政府对瑞士-瑞典包装巨头利乐(Tetra Pak International SA)处以近1亿美元罚款。

如今,随着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本土互联网企业跻身国内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企业行列,监管机构释出了加大力度审视这些企业商业行为的信号。

研究机构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分析师Charlie Chen称:“中国政府认为是时候加强控制科技行业的市场竞争了。”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多年来,中国本土诞生了几家全球顶级的科技公司,由于国内市场监管相对宽松,加上西方竞争对手被拒之门外,这些公司在国内蓬勃发展了多年。

在中国国内,阿里巴巴和腾讯开发了线上支付服务,这些服务在中国几乎无处不在;此外,腾讯的微信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的短视频应用抖音(Douyin)在社交媒体市场也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些公司发展壮大的同时,还积累了大量关于消费者习惯的数据,这让有关政府部门对其影响力的担忧与日俱增,因而加大力度进行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启动反垄断调查后,阿里巴巴卖家投诉的“二选一”做法成为焦点

发布日期:2020-12-25 13:54
摘要: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 Yoko Kubota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披露的反垄断调查让中国最大的一些科技巨头愈发承压。在过去一年,由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试图限制美国市场的准入并切断美国供应,这些公司时常陷入沮丧之中。

同样在周四,监管部门还宣布将约谈阿里巴巴关联公司、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这种时间安排再一次凸显出科技巨头面临的全球监管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在不久之前,这些颠覆了市场的科技巨头还因为创造了财富而受到赞誉。

在中国国内,周四的这两项监管行动也标志着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迅速恶化的政治命运滑落至新的低谷;马云是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的创始人。就在几周前,即蚂蚁集团庞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即将成行之际,马云在一场金融峰会上高调发言,批评了政府高级官员在他看来过时的思维方式。

之后蚂蚁集团的IPO即被叫停,监管部门警告称将对科技行业进行更严格审查。

围绕阿里巴巴的政治担忧或许是新出现的,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提出的问题却是早已存在。针对中国在线零售行业的指责一直集中在所谓“二选一”的做法上,这种状况持续了至少五年。阿里巴巴运营了两个占主导地位的电商平台淘宝(Taobao)和天猫(Tmall),一直在寻求遏制竞争对手京东(JD.com Inc., JD)的崛起,迅速增长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近期也成为阿里巴巴阻挠的对象。

根据竞争对手和一些商家的说法,阿里巴巴惩罚了某些既在阿里平台又在其竞争对手平台上销售产品的品牌。总部位于上海的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的董事总经理卡文达尔(Ben Cavendar)说,阿里巴巴的惩罚措施包括禁止那些品牌参加阿里平台上高流量的促销活动,或将他们上架的商品在搜索结果中往后移。

阿里巴巴周四表示,将配合监管部门的工作,但没有就“二选一”指控具体置评。去年,该公司一名前高管在一篇个人社交媒体帖子中说,“二选一”做法是一种行业标准。

2015年,京东向市场监管总局投诉称,阿里巴巴强迫商家在天猫和其他平台之间做出选择。根据京东当时的投诉,阿里巴巴威胁要在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期间,对同时在阿里巴巴和京东平台上销售的品牌进行流量和资源限制。

目前还不清楚京东最初的投诉结果如何,两家公司周四都没有回应对该投诉的置评请求。但在那两年后,京东就上述所指的行为起诉了阿里巴巴。

根据该案的一份法律文件,京东表示,阿里巴巴旗下天猫曾要求商家承诺不在京东的平台上开店。总部位于北京的京东当时称阿里巴巴从2013年开始就有类似做法,并要求法院判天猫向京东赔偿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3亿美元)。

该案仍在审理中,两家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京东首席财务官在2017年与分析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认存在这一纠纷,称由于某些竞争对手的做法,超过100个品牌退出了京东平台,但没有详细说明。

商家也纷纷投诉。据中国官方媒体当时报道,2019年10月,总部位于中国南方的微波炉制造商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Guangdong Galanz Enterprise Co.)起诉天猫,因为该公司高管2019年5月造访阿里巴巴竞争对手拼多多的总部后,格兰仕的在线流量大幅下降,其页面似乎从天猫的搜索结果中消失。

据官方媒体报道,格兰仕6月份撤回了该诉讼,并于两周后与阿里巴巴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

阿里巴巴、拼多多和格兰仕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阿里巴巴1999年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成立,截至3月31日的一年,该公司年营收为71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大部分利润通过销售广告、收取佣金以及为在其网站上销售产品的零售商提供服务来赚取。与业务模式相似的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一样,阿里巴巴也已向云计算服务、娱乐和物流领域拓展。

过去几年,中国反垄断案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些目标是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外国公司。高通2015年同意支付近10亿美元的罚款。第二年,中国政府对瑞士-瑞典包装巨头利乐(Tetra Pak International SA)处以近1亿美元罚款。

如今,随着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本土互联网企业跻身国内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企业行列,监管机构释出了加大力度审视这些企业商业行为的信号。

研究机构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分析师Charlie Chen称:“中国政府认为是时候加强控制科技行业的市场竞争了。”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多年来,中国本土诞生了几家全球顶级的科技公司,由于国内市场监管相对宽松,加上西方竞争对手被拒之门外,这些公司在国内蓬勃发展了多年。

在中国国内,阿里巴巴和腾讯开发了线上支付服务,这些服务在中国几乎无处不在;此外,腾讯的微信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的短视频应用抖音(Douyin)在社交媒体市场也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些公司发展壮大的同时,还积累了大量关于消费者习惯的数据,这让有关政府部门对其影响力的担忧与日俱增,因而加大力度进行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 Yoko Kubota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披露的反垄断调查让中国最大的一些科技巨头愈发承压。在过去一年,由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试图限制美国市场的准入并切断美国供应,这些公司时常陷入沮丧之中。

同样在周四,监管部门还宣布将约谈阿里巴巴关联公司、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这种时间安排再一次凸显出科技巨头面临的全球监管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在不久之前,这些颠覆了市场的科技巨头还因为创造了财富而受到赞誉。

在中国国内,周四的这两项监管行动也标志着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迅速恶化的政治命运滑落至新的低谷;马云是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的创始人。就在几周前,即蚂蚁集团庞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即将成行之际,马云在一场金融峰会上高调发言,批评了政府高级官员在他看来过时的思维方式。

之后蚂蚁集团的IPO即被叫停,监管部门警告称将对科技行业进行更严格审查。

围绕阿里巴巴的政治担忧或许是新出现的,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提出的问题却是早已存在。针对中国在线零售行业的指责一直集中在所谓“二选一”的做法上,这种状况持续了至少五年。阿里巴巴运营了两个占主导地位的电商平台淘宝(Taobao)和天猫(Tmall),一直在寻求遏制竞争对手京东(JD.com Inc., JD)的崛起,迅速增长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近期也成为阿里巴巴阻挠的对象。

根据竞争对手和一些商家的说法,阿里巴巴惩罚了某些既在阿里平台又在其竞争对手平台上销售产品的品牌。总部位于上海的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的董事总经理卡文达尔(Ben Cavendar)说,阿里巴巴的惩罚措施包括禁止那些品牌参加阿里平台上高流量的促销活动,或将他们上架的商品在搜索结果中往后移。

阿里巴巴周四表示,将配合监管部门的工作,但没有就“二选一”指控具体置评。去年,该公司一名前高管在一篇个人社交媒体帖子中说,“二选一”做法是一种行业标准。

2015年,京东向市场监管总局投诉称,阿里巴巴强迫商家在天猫和其他平台之间做出选择。根据京东当时的投诉,阿里巴巴威胁要在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期间,对同时在阿里巴巴和京东平台上销售的品牌进行流量和资源限制。

目前还不清楚京东最初的投诉结果如何,两家公司周四都没有回应对该投诉的置评请求。但在那两年后,京东就上述所指的行为起诉了阿里巴巴。

根据该案的一份法律文件,京东表示,阿里巴巴旗下天猫曾要求商家承诺不在京东的平台上开店。总部位于北京的京东当时称阿里巴巴从2013年开始就有类似做法,并要求法院判天猫向京东赔偿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3亿美元)。

该案仍在审理中,两家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京东首席财务官在2017年与分析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认存在这一纠纷,称由于某些竞争对手的做法,超过100个品牌退出了京东平台,但没有详细说明。

商家也纷纷投诉。据中国官方媒体当时报道,2019年10月,总部位于中国南方的微波炉制造商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Guangdong Galanz Enterprise Co.)起诉天猫,因为该公司高管2019年5月造访阿里巴巴竞争对手拼多多的总部后,格兰仕的在线流量大幅下降,其页面似乎从天猫的搜索结果中消失。

据官方媒体报道,格兰仕6月份撤回了该诉讼,并于两周后与阿里巴巴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

阿里巴巴、拼多多和格兰仕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阿里巴巴1999年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成立,截至3月31日的一年,该公司年营收为71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大部分利润通过销售广告、收取佣金以及为在其网站上销售产品的零售商提供服务来赚取。与业务模式相似的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一样,阿里巴巴也已向云计算服务、娱乐和物流领域拓展。

过去几年,中国反垄断案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些目标是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外国公司。高通2015年同意支付近10亿美元的罚款。第二年,中国政府对瑞士-瑞典包装巨头利乐(Tetra Pak International SA)处以近1亿美元罚款。

如今,随着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本土互联网企业跻身国内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企业行列,监管机构释出了加大力度审视这些企业商业行为的信号。

研究机构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分析师Charlie Chen称:“中国政府认为是时候加强控制科技行业的市场竞争了。”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多年来,中国本土诞生了几家全球顶级的科技公司,由于国内市场监管相对宽松,加上西方竞争对手被拒之门外,这些公司在国内蓬勃发展了多年。

在中国国内,阿里巴巴和腾讯开发了线上支付服务,这些服务在中国几乎无处不在;此外,腾讯的微信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的短视频应用抖音(Douyin)在社交媒体市场也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些公司发展壮大的同时,还积累了大量关于消费者习惯的数据,这让有关政府部门对其影响力的担忧与日俱增,因而加大力度进行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启动反垄断调查后,阿里巴巴卖家投诉的“二选一”做法成为焦点

发布日期:2020-12-25 13:54
摘要: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 Yoko Kubota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披露的反垄断调查让中国最大的一些科技巨头愈发承压。在过去一年,由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试图限制美国市场的准入并切断美国供应,这些公司时常陷入沮丧之中。

同样在周四,监管部门还宣布将约谈阿里巴巴关联公司、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这种时间安排再一次凸显出科技巨头面临的全球监管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在不久之前,这些颠覆了市场的科技巨头还因为创造了财富而受到赞誉。

在中国国内,周四的这两项监管行动也标志着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迅速恶化的政治命运滑落至新的低谷;马云是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的创始人。就在几周前,即蚂蚁集团庞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即将成行之际,马云在一场金融峰会上高调发言,批评了政府高级官员在他看来过时的思维方式。

之后蚂蚁集团的IPO即被叫停,监管部门警告称将对科技行业进行更严格审查。

围绕阿里巴巴的政治担忧或许是新出现的,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提出的问题却是早已存在。针对中国在线零售行业的指责一直集中在所谓“二选一”的做法上,这种状况持续了至少五年。阿里巴巴运营了两个占主导地位的电商平台淘宝(Taobao)和天猫(Tmall),一直在寻求遏制竞争对手京东(JD.com Inc., JD)的崛起,迅速增长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近期也成为阿里巴巴阻挠的对象。

根据竞争对手和一些商家的说法,阿里巴巴惩罚了某些既在阿里平台又在其竞争对手平台上销售产品的品牌。总部位于上海的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的董事总经理卡文达尔(Ben Cavendar)说,阿里巴巴的惩罚措施包括禁止那些品牌参加阿里平台上高流量的促销活动,或将他们上架的商品在搜索结果中往后移。

阿里巴巴周四表示,将配合监管部门的工作,但没有就“二选一”指控具体置评。去年,该公司一名前高管在一篇个人社交媒体帖子中说,“二选一”做法是一种行业标准。

2015年,京东向市场监管总局投诉称,阿里巴巴强迫商家在天猫和其他平台之间做出选择。根据京东当时的投诉,阿里巴巴威胁要在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期间,对同时在阿里巴巴和京东平台上销售的品牌进行流量和资源限制。

目前还不清楚京东最初的投诉结果如何,两家公司周四都没有回应对该投诉的置评请求。但在那两年后,京东就上述所指的行为起诉了阿里巴巴。

根据该案的一份法律文件,京东表示,阿里巴巴旗下天猫曾要求商家承诺不在京东的平台上开店。总部位于北京的京东当时称阿里巴巴从2013年开始就有类似做法,并要求法院判天猫向京东赔偿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3亿美元)。

该案仍在审理中,两家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京东首席财务官在2017年与分析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认存在这一纠纷,称由于某些竞争对手的做法,超过100个品牌退出了京东平台,但没有详细说明。

商家也纷纷投诉。据中国官方媒体当时报道,2019年10月,总部位于中国南方的微波炉制造商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Guangdong Galanz Enterprise Co.)起诉天猫,因为该公司高管2019年5月造访阿里巴巴竞争对手拼多多的总部后,格兰仕的在线流量大幅下降,其页面似乎从天猫的搜索结果中消失。

据官方媒体报道,格兰仕6月份撤回了该诉讼,并于两周后与阿里巴巴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

阿里巴巴、拼多多和格兰仕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阿里巴巴1999年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成立,截至3月31日的一年,该公司年营收为71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大部分利润通过销售广告、收取佣金以及为在其网站上销售产品的零售商提供服务来赚取。与业务模式相似的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一样,阿里巴巴也已向云计算服务、娱乐和物流领域拓展。

过去几年,中国反垄断案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些目标是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外国公司。高通2015年同意支付近10亿美元的罚款。第二年,中国政府对瑞士-瑞典包装巨头利乐(Tetra Pak International SA)处以近1亿美元罚款。

如今,随着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本土互联网企业跻身国内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企业行列,监管机构释出了加大力度审视这些企业商业行为的信号。

研究机构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分析师Charlie Chen称:“中国政府认为是时候加强控制科技行业的市场竞争了。”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多年来,中国本土诞生了几家全球顶级的科技公司,由于国内市场监管相对宽松,加上西方竞争对手被拒之门外,这些公司在国内蓬勃发展了多年。

在中国国内,阿里巴巴和腾讯开发了线上支付服务,这些服务在中国几乎无处不在;此外,腾讯的微信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的短视频应用抖音(Douyin)在社交媒体市场也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些公司发展壮大的同时,还积累了大量关于消费者习惯的数据,这让有关政府部门对其影响力的担忧与日俱增,因而加大力度进行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 Yoko Kubota / Liza Lin

OR--商业新媒体

长期以来,商家及竞争对手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要求部分卖家只在阿里平台销售商品的做法怨声载道。中国启动针对阿里巴巴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调查之后,所谓的“二选一”问题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披露的反垄断调查让中国最大的一些科技巨头愈发承压。在过去一年,由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试图限制美国市场的准入并切断美国供应,这些公司时常陷入沮丧之中。

同样在周四,监管部门还宣布将约谈阿里巴巴关联公司、金融巨头蚂蚁集团(Ant Group),这种时间安排再一次凸显出科技巨头面临的全球监管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在不久之前,这些颠覆了市场的科技巨头还因为创造了财富而受到赞誉。

在中国国内,周四的这两项监管行动也标志着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迅速恶化的政治命运滑落至新的低谷;马云是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的创始人。就在几周前,即蚂蚁集团庞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即将成行之际,马云在一场金融峰会上高调发言,批评了政府高级官员在他看来过时的思维方式。

之后蚂蚁集团的IPO即被叫停,监管部门警告称将对科技行业进行更严格审查。

围绕阿里巴巴的政治担忧或许是新出现的,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周四提出的问题却是早已存在。针对中国在线零售行业的指责一直集中在所谓“二选一”的做法上,这种状况持续了至少五年。阿里巴巴运营了两个占主导地位的电商平台淘宝(Taobao)和天猫(Tmall),一直在寻求遏制竞争对手京东(JD.com Inc., JD)的崛起,迅速增长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近期也成为阿里巴巴阻挠的对象。

根据竞争对手和一些商家的说法,阿里巴巴惩罚了某些既在阿里平台又在其竞争对手平台上销售产品的品牌。总部位于上海的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的董事总经理卡文达尔(Ben Cavendar)说,阿里巴巴的惩罚措施包括禁止那些品牌参加阿里平台上高流量的促销活动,或将他们上架的商品在搜索结果中往后移。

阿里巴巴周四表示,将配合监管部门的工作,但没有就“二选一”指控具体置评。去年,该公司一名前高管在一篇个人社交媒体帖子中说,“二选一”做法是一种行业标准。

2015年,京东向市场监管总局投诉称,阿里巴巴强迫商家在天猫和其他平台之间做出选择。根据京东当时的投诉,阿里巴巴威胁要在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期间,对同时在阿里巴巴和京东平台上销售的品牌进行流量和资源限制。

目前还不清楚京东最初的投诉结果如何,两家公司周四都没有回应对该投诉的置评请求。但在那两年后,京东就上述所指的行为起诉了阿里巴巴。

根据该案的一份法律文件,京东表示,阿里巴巴旗下天猫曾要求商家承诺不在京东的平台上开店。总部位于北京的京东当时称阿里巴巴从2013年开始就有类似做法,并要求法院判天猫向京东赔偿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3亿美元)。

该案仍在审理中,两家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京东首席财务官在2017年与分析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认存在这一纠纷,称由于某些竞争对手的做法,超过100个品牌退出了京东平台,但没有详细说明。

商家也纷纷投诉。据中国官方媒体当时报道,2019年10月,总部位于中国南方的微波炉制造商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Guangdong Galanz Enterprise Co.)起诉天猫,因为该公司高管2019年5月造访阿里巴巴竞争对手拼多多的总部后,格兰仕的在线流量大幅下降,其页面似乎从天猫的搜索结果中消失。

据官方媒体报道,格兰仕6月份撤回了该诉讼,并于两周后与阿里巴巴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

阿里巴巴、拼多多和格兰仕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阿里巴巴1999年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成立,截至3月31日的一年,该公司年营收为71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大部分利润通过销售广告、收取佣金以及为在其网站上销售产品的零售商提供服务来赚取。与业务模式相似的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一样,阿里巴巴也已向云计算服务、娱乐和物流领域拓展。

过去几年,中国反垄断案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些目标是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外国公司。高通2015年同意支付近10亿美元的罚款。第二年,中国政府对瑞士-瑞典包装巨头利乐(Tetra Pak International SA)处以近1亿美元罚款。

如今,随着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本土互联网企业跻身国内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企业行列,监管机构释出了加大力度审视这些企业商业行为的信号。

研究机构华兴资本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分析师Charlie Chen称:“中国政府认为是时候加强控制科技行业的市场竞争了。”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多年来,中国本土诞生了几家全球顶级的科技公司,由于国内市场监管相对宽松,加上西方竞争对手被拒之门外,这些公司在国内蓬勃发展了多年。

在中国国内,阿里巴巴和腾讯开发了线上支付服务,这些服务在中国几乎无处不在;此外,腾讯的微信和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的短视频应用抖音(Douyin)在社交媒体市场也占据了主导地位。

这些公司发展壮大的同时,还积累了大量关于消费者习惯的数据,这让有关政府部门对其影响力的担忧与日俱增,因而加大力度进行管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