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坏帐导致更坏的行为。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的短视频分享平台上,追债视频已经成了一个热门类别。许多短片的主题都是年轻男子如何灵巧地应对咄咄逼人的追债人的电话。有些视频展示出的暴行——揪头发、扇耳光等——勾画出一个长期以来在中国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结果是追债就像“狂野西部”一样无法无天。追债人有时会冒充警察;债务人亲朋好友的个人信息被卖,他们因而受到骚扰。不过,个人债务的迅速增长正迫使监管机构采取行动。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间,中国的家庭债务存量增加了约4.6万亿美元,接近美国人在2007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差不多长短的时间里累积的5.1万亿美元。另一家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估计,消费者应收账款拖欠余额明年可能接近3.3万亿元人民币,而2015年为1万亿元。

今年6月,深圳起草了中国第一部个人破产法。法院过去经常性地审理放款人和借贷者之间的纠纷,但只允许债权人提起诉讼。这部将于明年实施的新法规将让债务人在面对债权人时得到更多的保护。荷兰浩达律师事务所(Buren Legal)的焦丽表示,其他一些城市也有类似的尝试,尽管"这些改革还是很有限"。

与此同时,人行在去年年底发布了新规草案,威胁惩罚与不良追债公司合作的银行,尽管它在这一新规于今年11月1日施行之前软化了措辞。业内高管表示,来自政府的压力促进了行业整合。永雄资产管理集团等一些公司已禁止员工上门催收,只运营被认为侵扰性较小的呼叫中心。去年有一万多名催收员的永雄已承诺不会再使用贩卖债务人信息、冒充政府官员或是暴力威胁等手段。

然而,这些早期改革并没有击中要害。它们有助于管控银行的追债操作,但构成更大风险的是网络贷款机构和小额贷款公司。今年,许多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拖欠率升至30%以上,而银行为5%。大多数网络贷款机构并不是这批新法规的整治对象,它们往往会雇用当地的催收机构,这些机构会采取激烈的、通常是非法的追债手段。

禁止上门追讨也并没有消除对债务人的骚扰。香港大学的汤姆·麦克唐纳(Tom McDonald)说,人身威胁似乎正被频繁致电这种非面对面的"情绪施压"所取代。那些想知道该怎么对付盛气凌人的催收员的人,只要看看网上越来越多的追债视频就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的个人债务逾期行动

发布日期:2020-12-23 11:54
摘要:坏帐导致更坏的行为。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的短视频分享平台上,追债视频已经成了一个热门类别。许多短片的主题都是年轻男子如何灵巧地应对咄咄逼人的追债人的电话。有些视频展示出的暴行——揪头发、扇耳光等——勾画出一个长期以来在中国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结果是追债就像“狂野西部”一样无法无天。追债人有时会冒充警察;债务人亲朋好友的个人信息被卖,他们因而受到骚扰。不过,个人债务的迅速增长正迫使监管机构采取行动。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间,中国的家庭债务存量增加了约4.6万亿美元,接近美国人在2007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差不多长短的时间里累积的5.1万亿美元。另一家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估计,消费者应收账款拖欠余额明年可能接近3.3万亿元人民币,而2015年为1万亿元。

今年6月,深圳起草了中国第一部个人破产法。法院过去经常性地审理放款人和借贷者之间的纠纷,但只允许债权人提起诉讼。这部将于明年实施的新法规将让债务人在面对债权人时得到更多的保护。荷兰浩达律师事务所(Buren Legal)的焦丽表示,其他一些城市也有类似的尝试,尽管"这些改革还是很有限"。

与此同时,人行在去年年底发布了新规草案,威胁惩罚与不良追债公司合作的银行,尽管它在这一新规于今年11月1日施行之前软化了措辞。业内高管表示,来自政府的压力促进了行业整合。永雄资产管理集团等一些公司已禁止员工上门催收,只运营被认为侵扰性较小的呼叫中心。去年有一万多名催收员的永雄已承诺不会再使用贩卖债务人信息、冒充政府官员或是暴力威胁等手段。

然而,这些早期改革并没有击中要害。它们有助于管控银行的追债操作,但构成更大风险的是网络贷款机构和小额贷款公司。今年,许多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拖欠率升至30%以上,而银行为5%。大多数网络贷款机构并不是这批新法规的整治对象,它们往往会雇用当地的催收机构,这些机构会采取激烈的、通常是非法的追债手段。

禁止上门追讨也并没有消除对债务人的骚扰。香港大学的汤姆·麦克唐纳(Tom McDonald)说,人身威胁似乎正被频繁致电这种非面对面的"情绪施压"所取代。那些想知道该怎么对付盛气凌人的催收员的人,只要看看网上越来越多的追债视频就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坏帐导致更坏的行为。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的短视频分享平台上,追债视频已经成了一个热门类别。许多短片的主题都是年轻男子如何灵巧地应对咄咄逼人的追债人的电话。有些视频展示出的暴行——揪头发、扇耳光等——勾画出一个长期以来在中国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结果是追债就像“狂野西部”一样无法无天。追债人有时会冒充警察;债务人亲朋好友的个人信息被卖,他们因而受到骚扰。不过,个人债务的迅速增长正迫使监管机构采取行动。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间,中国的家庭债务存量增加了约4.6万亿美元,接近美国人在2007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差不多长短的时间里累积的5.1万亿美元。另一家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估计,消费者应收账款拖欠余额明年可能接近3.3万亿元人民币,而2015年为1万亿元。

今年6月,深圳起草了中国第一部个人破产法。法院过去经常性地审理放款人和借贷者之间的纠纷,但只允许债权人提起诉讼。这部将于明年实施的新法规将让债务人在面对债权人时得到更多的保护。荷兰浩达律师事务所(Buren Legal)的焦丽表示,其他一些城市也有类似的尝试,尽管"这些改革还是很有限"。

与此同时,人行在去年年底发布了新规草案,威胁惩罚与不良追债公司合作的银行,尽管它在这一新规于今年11月1日施行之前软化了措辞。业内高管表示,来自政府的压力促进了行业整合。永雄资产管理集团等一些公司已禁止员工上门催收,只运营被认为侵扰性较小的呼叫中心。去年有一万多名催收员的永雄已承诺不会再使用贩卖债务人信息、冒充政府官员或是暴力威胁等手段。

然而,这些早期改革并没有击中要害。它们有助于管控银行的追债操作,但构成更大风险的是网络贷款机构和小额贷款公司。今年,许多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拖欠率升至30%以上,而银行为5%。大多数网络贷款机构并不是这批新法规的整治对象,它们往往会雇用当地的催收机构,这些机构会采取激烈的、通常是非法的追债手段。

禁止上门追讨也并没有消除对债务人的骚扰。香港大学的汤姆·麦克唐纳(Tom McDonald)说,人身威胁似乎正被频繁致电这种非面对面的"情绪施压"所取代。那些想知道该怎么对付盛气凌人的催收员的人,只要看看网上越来越多的追债视频就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的个人债务逾期行动

发布日期:2020-12-23 11:54
摘要:坏帐导致更坏的行为。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的短视频分享平台上,追债视频已经成了一个热门类别。许多短片的主题都是年轻男子如何灵巧地应对咄咄逼人的追债人的电话。有些视频展示出的暴行——揪头发、扇耳光等——勾画出一个长期以来在中国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结果是追债就像“狂野西部”一样无法无天。追债人有时会冒充警察;债务人亲朋好友的个人信息被卖,他们因而受到骚扰。不过,个人债务的迅速增长正迫使监管机构采取行动。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间,中国的家庭债务存量增加了约4.6万亿美元,接近美国人在2007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差不多长短的时间里累积的5.1万亿美元。另一家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估计,消费者应收账款拖欠余额明年可能接近3.3万亿元人民币,而2015年为1万亿元。

今年6月,深圳起草了中国第一部个人破产法。法院过去经常性地审理放款人和借贷者之间的纠纷,但只允许债权人提起诉讼。这部将于明年实施的新法规将让债务人在面对债权人时得到更多的保护。荷兰浩达律师事务所(Buren Legal)的焦丽表示,其他一些城市也有类似的尝试,尽管"这些改革还是很有限"。

与此同时,人行在去年年底发布了新规草案,威胁惩罚与不良追债公司合作的银行,尽管它在这一新规于今年11月1日施行之前软化了措辞。业内高管表示,来自政府的压力促进了行业整合。永雄资产管理集团等一些公司已禁止员工上门催收,只运营被认为侵扰性较小的呼叫中心。去年有一万多名催收员的永雄已承诺不会再使用贩卖债务人信息、冒充政府官员或是暴力威胁等手段。

然而,这些早期改革并没有击中要害。它们有助于管控银行的追债操作,但构成更大风险的是网络贷款机构和小额贷款公司。今年,许多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拖欠率升至30%以上,而银行为5%。大多数网络贷款机构并不是这批新法规的整治对象,它们往往会雇用当地的催收机构,这些机构会采取激烈的、通常是非法的追债手段。

禁止上门追讨也并没有消除对债务人的骚扰。香港大学的汤姆·麦克唐纳(Tom McDonald)说,人身威胁似乎正被频繁致电这种非面对面的"情绪施压"所取代。那些想知道该怎么对付盛气凌人的催收员的人,只要看看网上越来越多的追债视频就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坏帐导致更坏的行为。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的短视频分享平台上,追债视频已经成了一个热门类别。许多短片的主题都是年轻男子如何灵巧地应对咄咄逼人的追债人的电话。有些视频展示出的暴行——揪头发、扇耳光等——勾画出一个长期以来在中国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结果是追债就像“狂野西部”一样无法无天。追债人有时会冒充警察;债务人亲朋好友的个人信息被卖,他们因而受到骚扰。不过,个人债务的迅速增长正迫使监管机构采取行动。

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间,中国的家庭债务存量增加了约4.6万亿美元,接近美国人在2007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差不多长短的时间里累积的5.1万亿美元。另一家咨询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估计,消费者应收账款拖欠余额明年可能接近3.3万亿元人民币,而2015年为1万亿元。

今年6月,深圳起草了中国第一部个人破产法。法院过去经常性地审理放款人和借贷者之间的纠纷,但只允许债权人提起诉讼。这部将于明年实施的新法规将让债务人在面对债权人时得到更多的保护。荷兰浩达律师事务所(Buren Legal)的焦丽表示,其他一些城市也有类似的尝试,尽管"这些改革还是很有限"。

与此同时,人行在去年年底发布了新规草案,威胁惩罚与不良追债公司合作的银行,尽管它在这一新规于今年11月1日施行之前软化了措辞。业内高管表示,来自政府的压力促进了行业整合。永雄资产管理集团等一些公司已禁止员工上门催收,只运营被认为侵扰性较小的呼叫中心。去年有一万多名催收员的永雄已承诺不会再使用贩卖债务人信息、冒充政府官员或是暴力威胁等手段。

然而,这些早期改革并没有击中要害。它们有助于管控银行的追债操作,但构成更大风险的是网络贷款机构和小额贷款公司。今年,许多非银行贷款机构的拖欠率升至30%以上,而银行为5%。大多数网络贷款机构并不是这批新法规的整治对象,它们往往会雇用当地的催收机构,这些机构会采取激烈的、通常是非法的追债手段。

禁止上门追讨也并没有消除对债务人的骚扰。香港大学的汤姆·麦克唐纳(Tom McDonald)说,人身威胁似乎正被频繁致电这种非面对面的"情绪施压"所取代。那些想知道该怎么对付盛气凌人的催收员的人,只要看看网上越来越多的追债视频就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