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趁美国大选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近期一连串的经济和外交行动被舆论解读为针对美国新旧政府陷入僵局的交接期而做出的部署。除了亚太15国达成RCEP多边自贸协定有利中国外,外长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以及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贸惩罚,是重要的两个步骤。

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两个军事盟友,日韩是世界第3和第12大经济体,也是中国两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此次王毅造访日韩,以经济为诱饵,同日方达成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包括继续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启动两国必要人员往来“快捷通道”、明年适时举行新一轮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建立中日食品农水产品合作跨部门磋商机制、开通两国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等;与韩方也达成10项共识,包括决定成立“中韩关系未来发展委员会”,启动中韩外交安全“2+2”对话、海洋事务对话、举办新一轮中韩外交部门高级别战略对话、2021年和2022年“中韩文化交流年”活动安排,以及尽早达成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协议等。

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体现了中日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改善发展轨道继续稳定迈进的明确意愿,中韩关系则经受住了疫情考验,展现出强大的韧性和活力。后两者对王毅的访问也给予了积极回应和配合。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是日本外交界的资深知华派,亦公开表示,中日关系不应受到外部环境影响,对华政策首要考虑的并不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日本的国家利益。故王毅对两国的访问行程从公开报道看,显得轻松淡定,与他早先对欧洲几国的访问所呈现的紧张明显有别。

但对澳大利亚,中国又以另一副面孔对待。虽然刚刚签署的RCEP中澳两国都是成员,可由于堪培拉自去年以来紧跟华盛顿反共反中,中国决定要棒打这个出头鸟,今年先后对来自澳大利亚的牛肉、木材、大麦等商品施加进口限制,最近又对其进口葡萄酒出台临时反倾销措施,征收高达212.1%的反倾销税。这些经济惩罚的累积效应迫使堪培拉不得不正视和北京搞坏关系可能带来的严峻后果,总理莫里森几次公开讲话开始有些变调,不再像过去一样直言批评北京,而是强调澳大利亚在美中之间不会选边站。

上述中国政府的几项经济和外交行动,无疑带有地缘政治目的。说得明确点,就是趁美国大选尚处于争议、新旧政府交接不顺利的将近2月的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拉近和前两者的关系,同时也逼后者一定程度的转向,不要跟在美国后头亦步亦趋围堵中国,以为有华盛顿“老大哥”在后面撑腰就不敢惩罚,以突破美国的对华包围圈——这种区别对待日韩和澳大利亚的信号亦是向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地区尤其台湾发送的。

北京大概已经判断拜登上台后大概率会延续特朗普时期的反中遏制战略,因而并不期待中美关系有一个较大改善。这一方面是特朗普仍在利用剩余的几十天时间疯狂打击中国,为拜登政府改善对华关系制造更多障碍;另一方面是拜登本人和他的国安团队在竞选和选胜后有限的对华表态未对华释出善意,虽然他们也表示在有些领域同中国合作,然而主基调是围堵,明确要联合西方民主国家,建立起抗中的国际统一战线。在这种情形下,北京做出两手准备。一手是放缓对美的对抗节奏,向拜登新政府发出软调子,以期给拜登新政府一个好印象,至少是不激怒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迟来的贺电和中国前副外长傅莹在《纽约时报》的投书属于此类,两者都表达出了和拜登新政府进行合作对话、改善关系的想法。一手是做最坏打算并提前布局,在拜登新政府上台前,利用美国盟友对拜登政府的疑虑和其不同的处理手法而生出的自主趋向,将中国和它们的利益进行深度捆绑,如日韩,或者让它们尝到得罪中国的后果,如澳大利亚。中国要抢先布好这个局,使它成为既成事实,拜登上台亦难改变。

拜登在处理同盟友或者经济合作伙伴的关系问题上,与特朗普的做法将会有很大不同。对后者,美国的盟友或许都有某种程度的受够了的感受,这已从他们对特朗普不承认败选所作的不友好评价中体现出来。特朗普是个斤斤计较的商人总统,不遂其意,对盟友也会采取大棒或不友好姿态,但从拜登过往的表现以及他的国安团队基本是老牌的外交人员来看,很难想象拜登会对盟友采取特朗普式的措施。换言之,美国的盟友过去慑于特朗普的睚眦必报性格,不得不迎合美国反中策略,哪怕是形式上的;但在拜登时期,它们外交的自主性会得到强化,知道即使没有听从华盛顿的指令抗中,拜登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这样它们选择的余地就更大。

毕竟不是美国的每个盟友尤其东亚的日韩等,都想反中,即使它们讨厌中国,也不妨碍它们同中国做生意。另外,经过特朗普四年的折腾,盟友对美国的信任也大大下降。虽然拜登当选后高呼美国又回来了,要重新成为西方国家的领头羊,可拜登受制于美国民众和两党的分裂,能做到多大程度,外界并不看好,这使得很多盟友不会一味把“宝”压在美国,它们固然可能还会跟随美国反中,但要它们像美国或澳大利亚一样公开同中国翻脸,估计是不会的,除非中国继续对西方国家咄咄逼人。

RCEP的达成以及日韩调整同中国关系,还有澳大利亚的试图转向都反映了这点。RCEP的15国在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签署,显示大亚洲国家意识的某种觉醒,认知到该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而在RCEP里,中日韩三国的经济体量和地缘接近也让它们意识到需要某种去美化的合作。在东亚三国,中日和韩日都尚未签订自贸协定,三国的自贸谈判也早已夭折。阻碍它们彼此的关键因素,以及三国未能达成自贸协定的关键因素是美国,但三国在RCEP里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实现了一定突破,现在借着拜登的当选,三国意图继续推进自贸谈判,实现经济一体化。

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华态度的软化,也可能是意识到美国终究不会为澳大利亚的抗中买单。澳大利亚长达20多年的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是享受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好处。鉴于中澳贸易结构和双方的经济体量,北京对堪培拉的依赖远少于堪培拉对北京的依赖,因此,如果美国不为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惩罚买单,堪培拉可能是难以承受的。

中国在美国政府混乱的过渡期布下的这几个棋,效果如何还需检验,但拜登团队应该明了中国的企图,只是如今的美国现实将会牵制他们的反应能力。拜登政府如果不能尽快改变这种状况,这将很可能在接下来的美中对抗中构成华盛顿的“软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抢在美国交接期应对拜登新政府

发布日期:2020-12-04 06:39
摘要:趁美国大选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近期一连串的经济和外交行动被舆论解读为针对美国新旧政府陷入僵局的交接期而做出的部署。除了亚太15国达成RCEP多边自贸协定有利中国外,外长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以及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贸惩罚,是重要的两个步骤。

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两个军事盟友,日韩是世界第3和第12大经济体,也是中国两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此次王毅造访日韩,以经济为诱饵,同日方达成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包括继续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启动两国必要人员往来“快捷通道”、明年适时举行新一轮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建立中日食品农水产品合作跨部门磋商机制、开通两国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等;与韩方也达成10项共识,包括决定成立“中韩关系未来发展委员会”,启动中韩外交安全“2+2”对话、海洋事务对话、举办新一轮中韩外交部门高级别战略对话、2021年和2022年“中韩文化交流年”活动安排,以及尽早达成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协议等。

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体现了中日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改善发展轨道继续稳定迈进的明确意愿,中韩关系则经受住了疫情考验,展现出强大的韧性和活力。后两者对王毅的访问也给予了积极回应和配合。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是日本外交界的资深知华派,亦公开表示,中日关系不应受到外部环境影响,对华政策首要考虑的并不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日本的国家利益。故王毅对两国的访问行程从公开报道看,显得轻松淡定,与他早先对欧洲几国的访问所呈现的紧张明显有别。

但对澳大利亚,中国又以另一副面孔对待。虽然刚刚签署的RCEP中澳两国都是成员,可由于堪培拉自去年以来紧跟华盛顿反共反中,中国决定要棒打这个出头鸟,今年先后对来自澳大利亚的牛肉、木材、大麦等商品施加进口限制,最近又对其进口葡萄酒出台临时反倾销措施,征收高达212.1%的反倾销税。这些经济惩罚的累积效应迫使堪培拉不得不正视和北京搞坏关系可能带来的严峻后果,总理莫里森几次公开讲话开始有些变调,不再像过去一样直言批评北京,而是强调澳大利亚在美中之间不会选边站。

上述中国政府的几项经济和外交行动,无疑带有地缘政治目的。说得明确点,就是趁美国大选尚处于争议、新旧政府交接不顺利的将近2月的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拉近和前两者的关系,同时也逼后者一定程度的转向,不要跟在美国后头亦步亦趋围堵中国,以为有华盛顿“老大哥”在后面撑腰就不敢惩罚,以突破美国的对华包围圈——这种区别对待日韩和澳大利亚的信号亦是向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地区尤其台湾发送的。

北京大概已经判断拜登上台后大概率会延续特朗普时期的反中遏制战略,因而并不期待中美关系有一个较大改善。这一方面是特朗普仍在利用剩余的几十天时间疯狂打击中国,为拜登政府改善对华关系制造更多障碍;另一方面是拜登本人和他的国安团队在竞选和选胜后有限的对华表态未对华释出善意,虽然他们也表示在有些领域同中国合作,然而主基调是围堵,明确要联合西方民主国家,建立起抗中的国际统一战线。在这种情形下,北京做出两手准备。一手是放缓对美的对抗节奏,向拜登新政府发出软调子,以期给拜登新政府一个好印象,至少是不激怒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迟来的贺电和中国前副外长傅莹在《纽约时报》的投书属于此类,两者都表达出了和拜登新政府进行合作对话、改善关系的想法。一手是做最坏打算并提前布局,在拜登新政府上台前,利用美国盟友对拜登政府的疑虑和其不同的处理手法而生出的自主趋向,将中国和它们的利益进行深度捆绑,如日韩,或者让它们尝到得罪中国的后果,如澳大利亚。中国要抢先布好这个局,使它成为既成事实,拜登上台亦难改变。

拜登在处理同盟友或者经济合作伙伴的关系问题上,与特朗普的做法将会有很大不同。对后者,美国的盟友或许都有某种程度的受够了的感受,这已从他们对特朗普不承认败选所作的不友好评价中体现出来。特朗普是个斤斤计较的商人总统,不遂其意,对盟友也会采取大棒或不友好姿态,但从拜登过往的表现以及他的国安团队基本是老牌的外交人员来看,很难想象拜登会对盟友采取特朗普式的措施。换言之,美国的盟友过去慑于特朗普的睚眦必报性格,不得不迎合美国反中策略,哪怕是形式上的;但在拜登时期,它们外交的自主性会得到强化,知道即使没有听从华盛顿的指令抗中,拜登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这样它们选择的余地就更大。

毕竟不是美国的每个盟友尤其东亚的日韩等,都想反中,即使它们讨厌中国,也不妨碍它们同中国做生意。另外,经过特朗普四年的折腾,盟友对美国的信任也大大下降。虽然拜登当选后高呼美国又回来了,要重新成为西方国家的领头羊,可拜登受制于美国民众和两党的分裂,能做到多大程度,外界并不看好,这使得很多盟友不会一味把“宝”压在美国,它们固然可能还会跟随美国反中,但要它们像美国或澳大利亚一样公开同中国翻脸,估计是不会的,除非中国继续对西方国家咄咄逼人。

RCEP的达成以及日韩调整同中国关系,还有澳大利亚的试图转向都反映了这点。RCEP的15国在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签署,显示大亚洲国家意识的某种觉醒,认知到该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而在RCEP里,中日韩三国的经济体量和地缘接近也让它们意识到需要某种去美化的合作。在东亚三国,中日和韩日都尚未签订自贸协定,三国的自贸谈判也早已夭折。阻碍它们彼此的关键因素,以及三国未能达成自贸协定的关键因素是美国,但三国在RCEP里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实现了一定突破,现在借着拜登的当选,三国意图继续推进自贸谈判,实现经济一体化。

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华态度的软化,也可能是意识到美国终究不会为澳大利亚的抗中买单。澳大利亚长达20多年的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是享受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好处。鉴于中澳贸易结构和双方的经济体量,北京对堪培拉的依赖远少于堪培拉对北京的依赖,因此,如果美国不为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惩罚买单,堪培拉可能是难以承受的。

中国在美国政府混乱的过渡期布下的这几个棋,效果如何还需检验,但拜登团队应该明了中国的企图,只是如今的美国现实将会牵制他们的反应能力。拜登政府如果不能尽快改变这种状况,这将很可能在接下来的美中对抗中构成华盛顿的“软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趁美国大选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近期一连串的经济和外交行动被舆论解读为针对美国新旧政府陷入僵局的交接期而做出的部署。除了亚太15国达成RCEP多边自贸协定有利中国外,外长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以及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贸惩罚,是重要的两个步骤。

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两个军事盟友,日韩是世界第3和第12大经济体,也是中国两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此次王毅造访日韩,以经济为诱饵,同日方达成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包括继续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启动两国必要人员往来“快捷通道”、明年适时举行新一轮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建立中日食品农水产品合作跨部门磋商机制、开通两国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等;与韩方也达成10项共识,包括决定成立“中韩关系未来发展委员会”,启动中韩外交安全“2+2”对话、海洋事务对话、举办新一轮中韩外交部门高级别战略对话、2021年和2022年“中韩文化交流年”活动安排,以及尽早达成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协议等。

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体现了中日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改善发展轨道继续稳定迈进的明确意愿,中韩关系则经受住了疫情考验,展现出强大的韧性和活力。后两者对王毅的访问也给予了积极回应和配合。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是日本外交界的资深知华派,亦公开表示,中日关系不应受到外部环境影响,对华政策首要考虑的并不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日本的国家利益。故王毅对两国的访问行程从公开报道看,显得轻松淡定,与他早先对欧洲几国的访问所呈现的紧张明显有别。

但对澳大利亚,中国又以另一副面孔对待。虽然刚刚签署的RCEP中澳两国都是成员,可由于堪培拉自去年以来紧跟华盛顿反共反中,中国决定要棒打这个出头鸟,今年先后对来自澳大利亚的牛肉、木材、大麦等商品施加进口限制,最近又对其进口葡萄酒出台临时反倾销措施,征收高达212.1%的反倾销税。这些经济惩罚的累积效应迫使堪培拉不得不正视和北京搞坏关系可能带来的严峻后果,总理莫里森几次公开讲话开始有些变调,不再像过去一样直言批评北京,而是强调澳大利亚在美中之间不会选边站。

上述中国政府的几项经济和外交行动,无疑带有地缘政治目的。说得明确点,就是趁美国大选尚处于争议、新旧政府交接不顺利的将近2月的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拉近和前两者的关系,同时也逼后者一定程度的转向,不要跟在美国后头亦步亦趋围堵中国,以为有华盛顿“老大哥”在后面撑腰就不敢惩罚,以突破美国的对华包围圈——这种区别对待日韩和澳大利亚的信号亦是向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地区尤其台湾发送的。

北京大概已经判断拜登上台后大概率会延续特朗普时期的反中遏制战略,因而并不期待中美关系有一个较大改善。这一方面是特朗普仍在利用剩余的几十天时间疯狂打击中国,为拜登政府改善对华关系制造更多障碍;另一方面是拜登本人和他的国安团队在竞选和选胜后有限的对华表态未对华释出善意,虽然他们也表示在有些领域同中国合作,然而主基调是围堵,明确要联合西方民主国家,建立起抗中的国际统一战线。在这种情形下,北京做出两手准备。一手是放缓对美的对抗节奏,向拜登新政府发出软调子,以期给拜登新政府一个好印象,至少是不激怒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迟来的贺电和中国前副外长傅莹在《纽约时报》的投书属于此类,两者都表达出了和拜登新政府进行合作对话、改善关系的想法。一手是做最坏打算并提前布局,在拜登新政府上台前,利用美国盟友对拜登政府的疑虑和其不同的处理手法而生出的自主趋向,将中国和它们的利益进行深度捆绑,如日韩,或者让它们尝到得罪中国的后果,如澳大利亚。中国要抢先布好这个局,使它成为既成事实,拜登上台亦难改变。

拜登在处理同盟友或者经济合作伙伴的关系问题上,与特朗普的做法将会有很大不同。对后者,美国的盟友或许都有某种程度的受够了的感受,这已从他们对特朗普不承认败选所作的不友好评价中体现出来。特朗普是个斤斤计较的商人总统,不遂其意,对盟友也会采取大棒或不友好姿态,但从拜登过往的表现以及他的国安团队基本是老牌的外交人员来看,很难想象拜登会对盟友采取特朗普式的措施。换言之,美国的盟友过去慑于特朗普的睚眦必报性格,不得不迎合美国反中策略,哪怕是形式上的;但在拜登时期,它们外交的自主性会得到强化,知道即使没有听从华盛顿的指令抗中,拜登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这样它们选择的余地就更大。

毕竟不是美国的每个盟友尤其东亚的日韩等,都想反中,即使它们讨厌中国,也不妨碍它们同中国做生意。另外,经过特朗普四年的折腾,盟友对美国的信任也大大下降。虽然拜登当选后高呼美国又回来了,要重新成为西方国家的领头羊,可拜登受制于美国民众和两党的分裂,能做到多大程度,外界并不看好,这使得很多盟友不会一味把“宝”压在美国,它们固然可能还会跟随美国反中,但要它们像美国或澳大利亚一样公开同中国翻脸,估计是不会的,除非中国继续对西方国家咄咄逼人。

RCEP的达成以及日韩调整同中国关系,还有澳大利亚的试图转向都反映了这点。RCEP的15国在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签署,显示大亚洲国家意识的某种觉醒,认知到该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而在RCEP里,中日韩三国的经济体量和地缘接近也让它们意识到需要某种去美化的合作。在东亚三国,中日和韩日都尚未签订自贸协定,三国的自贸谈判也早已夭折。阻碍它们彼此的关键因素,以及三国未能达成自贸协定的关键因素是美国,但三国在RCEP里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实现了一定突破,现在借着拜登的当选,三国意图继续推进自贸谈判,实现经济一体化。

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华态度的软化,也可能是意识到美国终究不会为澳大利亚的抗中买单。澳大利亚长达20多年的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是享受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好处。鉴于中澳贸易结构和双方的经济体量,北京对堪培拉的依赖远少于堪培拉对北京的依赖,因此,如果美国不为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惩罚买单,堪培拉可能是难以承受的。

中国在美国政府混乱的过渡期布下的这几个棋,效果如何还需检验,但拜登团队应该明了中国的企图,只是如今的美国现实将会牵制他们的反应能力。拜登政府如果不能尽快改变这种状况,这将很可能在接下来的美中对抗中构成华盛顿的“软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抢在美国交接期应对拜登新政府

发布日期:2020-12-04 06:39
摘要:趁美国大选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近期一连串的经济和外交行动被舆论解读为针对美国新旧政府陷入僵局的交接期而做出的部署。除了亚太15国达成RCEP多边自贸协定有利中国外,外长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以及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贸惩罚,是重要的两个步骤。

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两个军事盟友,日韩是世界第3和第12大经济体,也是中国两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此次王毅造访日韩,以经济为诱饵,同日方达成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包括继续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启动两国必要人员往来“快捷通道”、明年适时举行新一轮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建立中日食品农水产品合作跨部门磋商机制、开通两国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等;与韩方也达成10项共识,包括决定成立“中韩关系未来发展委员会”,启动中韩外交安全“2+2”对话、海洋事务对话、举办新一轮中韩外交部门高级别战略对话、2021年和2022年“中韩文化交流年”活动安排,以及尽早达成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协议等。

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体现了中日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改善发展轨道继续稳定迈进的明确意愿,中韩关系则经受住了疫情考验,展现出强大的韧性和活力。后两者对王毅的访问也给予了积极回应和配合。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是日本外交界的资深知华派,亦公开表示,中日关系不应受到外部环境影响,对华政策首要考虑的并不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日本的国家利益。故王毅对两国的访问行程从公开报道看,显得轻松淡定,与他早先对欧洲几国的访问所呈现的紧张明显有别。

但对澳大利亚,中国又以另一副面孔对待。虽然刚刚签署的RCEP中澳两国都是成员,可由于堪培拉自去年以来紧跟华盛顿反共反中,中国决定要棒打这个出头鸟,今年先后对来自澳大利亚的牛肉、木材、大麦等商品施加进口限制,最近又对其进口葡萄酒出台临时反倾销措施,征收高达212.1%的反倾销税。这些经济惩罚的累积效应迫使堪培拉不得不正视和北京搞坏关系可能带来的严峻后果,总理莫里森几次公开讲话开始有些变调,不再像过去一样直言批评北京,而是强调澳大利亚在美中之间不会选边站。

上述中国政府的几项经济和外交行动,无疑带有地缘政治目的。说得明确点,就是趁美国大选尚处于争议、新旧政府交接不顺利的将近2月的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拉近和前两者的关系,同时也逼后者一定程度的转向,不要跟在美国后头亦步亦趋围堵中国,以为有华盛顿“老大哥”在后面撑腰就不敢惩罚,以突破美国的对华包围圈——这种区别对待日韩和澳大利亚的信号亦是向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地区尤其台湾发送的。

北京大概已经判断拜登上台后大概率会延续特朗普时期的反中遏制战略,因而并不期待中美关系有一个较大改善。这一方面是特朗普仍在利用剩余的几十天时间疯狂打击中国,为拜登政府改善对华关系制造更多障碍;另一方面是拜登本人和他的国安团队在竞选和选胜后有限的对华表态未对华释出善意,虽然他们也表示在有些领域同中国合作,然而主基调是围堵,明确要联合西方民主国家,建立起抗中的国际统一战线。在这种情形下,北京做出两手准备。一手是放缓对美的对抗节奏,向拜登新政府发出软调子,以期给拜登新政府一个好印象,至少是不激怒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迟来的贺电和中国前副外长傅莹在《纽约时报》的投书属于此类,两者都表达出了和拜登新政府进行合作对话、改善关系的想法。一手是做最坏打算并提前布局,在拜登新政府上台前,利用美国盟友对拜登政府的疑虑和其不同的处理手法而生出的自主趋向,将中国和它们的利益进行深度捆绑,如日韩,或者让它们尝到得罪中国的后果,如澳大利亚。中国要抢先布好这个局,使它成为既成事实,拜登上台亦难改变。

拜登在处理同盟友或者经济合作伙伴的关系问题上,与特朗普的做法将会有很大不同。对后者,美国的盟友或许都有某种程度的受够了的感受,这已从他们对特朗普不承认败选所作的不友好评价中体现出来。特朗普是个斤斤计较的商人总统,不遂其意,对盟友也会采取大棒或不友好姿态,但从拜登过往的表现以及他的国安团队基本是老牌的外交人员来看,很难想象拜登会对盟友采取特朗普式的措施。换言之,美国的盟友过去慑于特朗普的睚眦必报性格,不得不迎合美国反中策略,哪怕是形式上的;但在拜登时期,它们外交的自主性会得到强化,知道即使没有听从华盛顿的指令抗中,拜登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这样它们选择的余地就更大。

毕竟不是美国的每个盟友尤其东亚的日韩等,都想反中,即使它们讨厌中国,也不妨碍它们同中国做生意。另外,经过特朗普四年的折腾,盟友对美国的信任也大大下降。虽然拜登当选后高呼美国又回来了,要重新成为西方国家的领头羊,可拜登受制于美国民众和两党的分裂,能做到多大程度,外界并不看好,这使得很多盟友不会一味把“宝”压在美国,它们固然可能还会跟随美国反中,但要它们像美国或澳大利亚一样公开同中国翻脸,估计是不会的,除非中国继续对西方国家咄咄逼人。

RCEP的达成以及日韩调整同中国关系,还有澳大利亚的试图转向都反映了这点。RCEP的15国在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签署,显示大亚洲国家意识的某种觉醒,认知到该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而在RCEP里,中日韩三国的经济体量和地缘接近也让它们意识到需要某种去美化的合作。在东亚三国,中日和韩日都尚未签订自贸协定,三国的自贸谈判也早已夭折。阻碍它们彼此的关键因素,以及三国未能达成自贸协定的关键因素是美国,但三国在RCEP里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实现了一定突破,现在借着拜登的当选,三国意图继续推进自贸谈判,实现经济一体化。

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华态度的软化,也可能是意识到美国终究不会为澳大利亚的抗中买单。澳大利亚长达20多年的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是享受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好处。鉴于中澳贸易结构和双方的经济体量,北京对堪培拉的依赖远少于堪培拉对北京的依赖,因此,如果美国不为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惩罚买单,堪培拉可能是难以承受的。

中国在美国政府混乱的过渡期布下的这几个棋,效果如何还需检验,但拜登团队应该明了中国的企图,只是如今的美国现实将会牵制他们的反应能力。拜登政府如果不能尽快改变这种状况,这将很可能在接下来的美中对抗中构成华盛顿的“软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趁美国大选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政府近期一连串的经济和外交行动被舆论解读为针对美国新旧政府陷入僵局的交接期而做出的部署。除了亚太15国达成RCEP多边自贸协定有利中国外,外长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以及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贸惩罚,是重要的两个步骤。

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两个军事盟友,日韩是世界第3和第12大经济体,也是中国两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此次王毅造访日韩,以经济为诱饵,同日方达成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包括继续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启动两国必要人员往来“快捷通道”、明年适时举行新一轮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建立中日食品农水产品合作跨部门磋商机制、开通两国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等;与韩方也达成10项共识,包括决定成立“中韩关系未来发展委员会”,启动中韩外交安全“2+2”对话、海洋事务对话、举办新一轮中韩外交部门高级别战略对话、2021年和2022年“中韩文化交流年”活动安排,以及尽早达成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协议等。

王毅对日韩的访问体现了中日推动两国关系沿着改善发展轨道继续稳定迈进的明确意愿,中韩关系则经受住了疫情考验,展现出强大的韧性和活力。后两者对王毅的访问也给予了积极回应和配合。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是日本外交界的资深知华派,亦公开表示,中日关系不应受到外部环境影响,对华政策首要考虑的并不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日本的国家利益。故王毅对两国的访问行程从公开报道看,显得轻松淡定,与他早先对欧洲几国的访问所呈现的紧张明显有别。

但对澳大利亚,中国又以另一副面孔对待。虽然刚刚签署的RCEP中澳两国都是成员,可由于堪培拉自去年以来紧跟华盛顿反共反中,中国决定要棒打这个出头鸟,今年先后对来自澳大利亚的牛肉、木材、大麦等商品施加进口限制,最近又对其进口葡萄酒出台临时反倾销措施,征收高达212.1%的反倾销税。这些经济惩罚的累积效应迫使堪培拉不得不正视和北京搞坏关系可能带来的严峻后果,总理莫里森几次公开讲话开始有些变调,不再像过去一样直言批评北京,而是强调澳大利亚在美中之间不会选边站。

上述中国政府的几项经济和外交行动,无疑带有地缘政治目的。说得明确点,就是趁美国大选尚处于争议、新旧政府交接不顺利的将近2月的过渡期,中国先把周边的日韩澳搞定,让日韩尝到经济合作的甜头,让澳大利亚尝到反中的苦头,拉近和前两者的关系,同时也逼后者一定程度的转向,不要跟在美国后头亦步亦趋围堵中国,以为有华盛顿“老大哥”在后面撑腰就不敢惩罚,以突破美国的对华包围圈——这种区别对待日韩和澳大利亚的信号亦是向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地区尤其台湾发送的。

北京大概已经判断拜登上台后大概率会延续特朗普时期的反中遏制战略,因而并不期待中美关系有一个较大改善。这一方面是特朗普仍在利用剩余的几十天时间疯狂打击中国,为拜登政府改善对华关系制造更多障碍;另一方面是拜登本人和他的国安团队在竞选和选胜后有限的对华表态未对华释出善意,虽然他们也表示在有些领域同中国合作,然而主基调是围堵,明确要联合西方民主国家,建立起抗中的国际统一战线。在这种情形下,北京做出两手准备。一手是放缓对美的对抗节奏,向拜登新政府发出软调子,以期给拜登新政府一个好印象,至少是不激怒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迟来的贺电和中国前副外长傅莹在《纽约时报》的投书属于此类,两者都表达出了和拜登新政府进行合作对话、改善关系的想法。一手是做最坏打算并提前布局,在拜登新政府上台前,利用美国盟友对拜登政府的疑虑和其不同的处理手法而生出的自主趋向,将中国和它们的利益进行深度捆绑,如日韩,或者让它们尝到得罪中国的后果,如澳大利亚。中国要抢先布好这个局,使它成为既成事实,拜登上台亦难改变。

拜登在处理同盟友或者经济合作伙伴的关系问题上,与特朗普的做法将会有很大不同。对后者,美国的盟友或许都有某种程度的受够了的感受,这已从他们对特朗普不承认败选所作的不友好评价中体现出来。特朗普是个斤斤计较的商人总统,不遂其意,对盟友也会采取大棒或不友好姿态,但从拜登过往的表现以及他的国安团队基本是老牌的外交人员来看,很难想象拜登会对盟友采取特朗普式的措施。换言之,美国的盟友过去慑于特朗普的睚眦必报性格,不得不迎合美国反中策略,哪怕是形式上的;但在拜登时期,它们外交的自主性会得到强化,知道即使没有听从华盛顿的指令抗中,拜登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这样它们选择的余地就更大。

毕竟不是美国的每个盟友尤其东亚的日韩等,都想反中,即使它们讨厌中国,也不妨碍它们同中国做生意。另外,经过特朗普四年的折腾,盟友对美国的信任也大大下降。虽然拜登当选后高呼美国又回来了,要重新成为西方国家的领头羊,可拜登受制于美国民众和两党的分裂,能做到多大程度,外界并不看好,这使得很多盟友不会一味把“宝”压在美国,它们固然可能还会跟随美国反中,但要它们像美国或澳大利亚一样公开同中国翻脸,估计是不会的,除非中国继续对西方国家咄咄逼人。

RCEP的达成以及日韩调整同中国关系,还有澳大利亚的试图转向都反映了这点。RCEP的15国在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签署,显示大亚洲国家意识的某种觉醒,认知到该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而在RCEP里,中日韩三国的经济体量和地缘接近也让它们意识到需要某种去美化的合作。在东亚三国,中日和韩日都尚未签订自贸协定,三国的自贸谈判也早已夭折。阻碍它们彼此的关键因素,以及三国未能达成自贸协定的关键因素是美国,但三国在RCEP里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实现了一定突破,现在借着拜登的当选,三国意图继续推进自贸谈判,实现经济一体化。

澳大利亚最近的对华态度的软化,也可能是意识到美国终究不会为澳大利亚的抗中买单。澳大利亚长达20多年的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是享受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好处。鉴于中澳贸易结构和双方的经济体量,北京对堪培拉的依赖远少于堪培拉对北京的依赖,因此,如果美国不为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惩罚买单,堪培拉可能是难以承受的。

中国在美国政府混乱的过渡期布下的这几个棋,效果如何还需检验,但拜登团队应该明了中国的企图,只是如今的美国现实将会牵制他们的反应能力。拜登政府如果不能尽快改变这种状况,这将很可能在接下来的美中对抗中构成华盛顿的“软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