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两个变量包括中国人口政策变化;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梁建章说,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即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

 

OR--商业新媒体

梁建章不仅关注公司战略和业绩,也对人口和创新问题非常重视。身为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的他在2020年11月中旬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表示,短期来看,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经济能力将继续赶超美国。但长期来说,大国创新竞争要取决于两个变量:一是中国人口政策变化;二是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

在其看来,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所以,美国因为人口优势变成强国,中国当然也因人口红利而飞快追赶。

梁建章认为,中美科研发展,两国的研发人员、研发资金的投入尤为重要。中国追赶美国的速度很快,中国的科研人员人数已超过美国,但中国研发人员的成本上只有美国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他强调,要重视未来中美人才竞争。

梁建章指出,人才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小部分成功人士、顶尖人才的数量和质量衡量指标,是博士生的数量、质量。怎么看“质量”?就是这些最顶尖人才的池子有多大。如果一个小国家池子很小,顶尖博士生或者顶尖科学家的质量,也比不上一个大国选出来的最顶尖的人才。

当前,中国理工科博士人数已略微超过美国。从一个国家“每百万人口里有多少人被美国研究生院录取”,来衡量该国人才池质量,中国是所有国家里“每百万人口去美国研究院读博士”比例最高的,比欧洲国家高1倍。印度在这一点上也尤为突出,但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此外,中国大学生质量也高于日本。

梁建章称,受“人口惯性”影响,未来的人口还会增加。但总体人力资源,要看其它两个因素:一是年轻人口与年长人口的差异。25岁至40岁为年轻人口,这一段无论从创业、科研都是创造力最旺盛的。很多诺贝尔奖得主、企业家,也在这样的年龄取得突破;二是近年教育水平大幅度提高,导致大学毕业生数量提升。综合这两个因素,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口现在是上升趋势,一直到2040年左右达到顶峰,然后开始逐步下降,所以这是“慢性病”。

中国人口数量是美国的4倍。他说,中国暂时性的生育率下降,至少在一代人之间并不明显。然而,美国有移民优势。美国博士生、企业家里,有一半来自外国移民。移民将美国的人才池子放大1倍。总之,中国的人才规模在近几年快速追赶美国。但顶峰将在2040年到来,随后有可能开始下降。

长期关注人口问题的梁建章有自己的担忧:如果中国每个家庭只生一个,每代人减半的话,美国继续保持开放政策吸纳移民,到21世纪末,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甚至不用算移民,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所以中国的人口优势只能维持百年。长期来看,生育是全球性问题。近些年,很多人崇尚“不需要家庭”、“不需要结婚”、“不需要和异性结婚”等。如此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已凸显。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就是“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梁建章称大国创新竞争取决于两个变量

发布日期:2020-11-27 14:20
摘要:两个变量包括中国人口政策变化;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梁建章说,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即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

 

OR--商业新媒体

梁建章不仅关注公司战略和业绩,也对人口和创新问题非常重视。身为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的他在2020年11月中旬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表示,短期来看,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经济能力将继续赶超美国。但长期来说,大国创新竞争要取决于两个变量:一是中国人口政策变化;二是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

在其看来,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所以,美国因为人口优势变成强国,中国当然也因人口红利而飞快追赶。

梁建章认为,中美科研发展,两国的研发人员、研发资金的投入尤为重要。中国追赶美国的速度很快,中国的科研人员人数已超过美国,但中国研发人员的成本上只有美国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他强调,要重视未来中美人才竞争。

梁建章指出,人才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小部分成功人士、顶尖人才的数量和质量衡量指标,是博士生的数量、质量。怎么看“质量”?就是这些最顶尖人才的池子有多大。如果一个小国家池子很小,顶尖博士生或者顶尖科学家的质量,也比不上一个大国选出来的最顶尖的人才。

当前,中国理工科博士人数已略微超过美国。从一个国家“每百万人口里有多少人被美国研究生院录取”,来衡量该国人才池质量,中国是所有国家里“每百万人口去美国研究院读博士”比例最高的,比欧洲国家高1倍。印度在这一点上也尤为突出,但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此外,中国大学生质量也高于日本。

梁建章称,受“人口惯性”影响,未来的人口还会增加。但总体人力资源,要看其它两个因素:一是年轻人口与年长人口的差异。25岁至40岁为年轻人口,这一段无论从创业、科研都是创造力最旺盛的。很多诺贝尔奖得主、企业家,也在这样的年龄取得突破;二是近年教育水平大幅度提高,导致大学毕业生数量提升。综合这两个因素,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口现在是上升趋势,一直到2040年左右达到顶峰,然后开始逐步下降,所以这是“慢性病”。

中国人口数量是美国的4倍。他说,中国暂时性的生育率下降,至少在一代人之间并不明显。然而,美国有移民优势。美国博士生、企业家里,有一半来自外国移民。移民将美国的人才池子放大1倍。总之,中国的人才规模在近几年快速追赶美国。但顶峰将在2040年到来,随后有可能开始下降。

长期关注人口问题的梁建章有自己的担忧:如果中国每个家庭只生一个,每代人减半的话,美国继续保持开放政策吸纳移民,到21世纪末,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甚至不用算移民,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所以中国的人口优势只能维持百年。长期来看,生育是全球性问题。近些年,很多人崇尚“不需要家庭”、“不需要结婚”、“不需要和异性结婚”等。如此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已凸显。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就是“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两个变量包括中国人口政策变化;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梁建章说,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即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

 

OR--商业新媒体

梁建章不仅关注公司战略和业绩,也对人口和创新问题非常重视。身为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的他在2020年11月中旬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表示,短期来看,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经济能力将继续赶超美国。但长期来说,大国创新竞争要取决于两个变量:一是中国人口政策变化;二是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

在其看来,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所以,美国因为人口优势变成强国,中国当然也因人口红利而飞快追赶。

梁建章认为,中美科研发展,两国的研发人员、研发资金的投入尤为重要。中国追赶美国的速度很快,中国的科研人员人数已超过美国,但中国研发人员的成本上只有美国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他强调,要重视未来中美人才竞争。

梁建章指出,人才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小部分成功人士、顶尖人才的数量和质量衡量指标,是博士生的数量、质量。怎么看“质量”?就是这些最顶尖人才的池子有多大。如果一个小国家池子很小,顶尖博士生或者顶尖科学家的质量,也比不上一个大国选出来的最顶尖的人才。

当前,中国理工科博士人数已略微超过美国。从一个国家“每百万人口里有多少人被美国研究生院录取”,来衡量该国人才池质量,中国是所有国家里“每百万人口去美国研究院读博士”比例最高的,比欧洲国家高1倍。印度在这一点上也尤为突出,但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此外,中国大学生质量也高于日本。

梁建章称,受“人口惯性”影响,未来的人口还会增加。但总体人力资源,要看其它两个因素:一是年轻人口与年长人口的差异。25岁至40岁为年轻人口,这一段无论从创业、科研都是创造力最旺盛的。很多诺贝尔奖得主、企业家,也在这样的年龄取得突破;二是近年教育水平大幅度提高,导致大学毕业生数量提升。综合这两个因素,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口现在是上升趋势,一直到2040年左右达到顶峰,然后开始逐步下降,所以这是“慢性病”。

中国人口数量是美国的4倍。他说,中国暂时性的生育率下降,至少在一代人之间并不明显。然而,美国有移民优势。美国博士生、企业家里,有一半来自外国移民。移民将美国的人才池子放大1倍。总之,中国的人才规模在近几年快速追赶美国。但顶峰将在2040年到来,随后有可能开始下降。

长期关注人口问题的梁建章有自己的担忧:如果中国每个家庭只生一个,每代人减半的话,美国继续保持开放政策吸纳移民,到21世纪末,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甚至不用算移民,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所以中国的人口优势只能维持百年。长期来看,生育是全球性问题。近些年,很多人崇尚“不需要家庭”、“不需要结婚”、“不需要和异性结婚”等。如此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已凸显。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就是“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梁建章称大国创新竞争取决于两个变量

发布日期:2020-11-27 14:20
摘要:两个变量包括中国人口政策变化;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梁建章说,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即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

 

OR--商业新媒体

梁建章不仅关注公司战略和业绩,也对人口和创新问题非常重视。身为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的他在2020年11月中旬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表示,短期来看,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经济能力将继续赶超美国。但长期来说,大国创新竞争要取决于两个变量:一是中国人口政策变化;二是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

在其看来,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所以,美国因为人口优势变成强国,中国当然也因人口红利而飞快追赶。

梁建章认为,中美科研发展,两国的研发人员、研发资金的投入尤为重要。中国追赶美国的速度很快,中国的科研人员人数已超过美国,但中国研发人员的成本上只有美国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他强调,要重视未来中美人才竞争。

梁建章指出,人才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小部分成功人士、顶尖人才的数量和质量衡量指标,是博士生的数量、质量。怎么看“质量”?就是这些最顶尖人才的池子有多大。如果一个小国家池子很小,顶尖博士生或者顶尖科学家的质量,也比不上一个大国选出来的最顶尖的人才。

当前,中国理工科博士人数已略微超过美国。从一个国家“每百万人口里有多少人被美国研究生院录取”,来衡量该国人才池质量,中国是所有国家里“每百万人口去美国研究院读博士”比例最高的,比欧洲国家高1倍。印度在这一点上也尤为突出,但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此外,中国大学生质量也高于日本。

梁建章称,受“人口惯性”影响,未来的人口还会增加。但总体人力资源,要看其它两个因素:一是年轻人口与年长人口的差异。25岁至40岁为年轻人口,这一段无论从创业、科研都是创造力最旺盛的。很多诺贝尔奖得主、企业家,也在这样的年龄取得突破;二是近年教育水平大幅度提高,导致大学毕业生数量提升。综合这两个因素,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口现在是上升趋势,一直到2040年左右达到顶峰,然后开始逐步下降,所以这是“慢性病”。

中国人口数量是美国的4倍。他说,中国暂时性的生育率下降,至少在一代人之间并不明显。然而,美国有移民优势。美国博士生、企业家里,有一半来自外国移民。移民将美国的人才池子放大1倍。总之,中国的人才规模在近几年快速追赶美国。但顶峰将在2040年到来,随后有可能开始下降。

长期关注人口问题的梁建章有自己的担忧:如果中国每个家庭只生一个,每代人减半的话,美国继续保持开放政策吸纳移民,到21世纪末,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甚至不用算移民,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所以中国的人口优势只能维持百年。长期来看,生育是全球性问题。近些年,很多人崇尚“不需要家庭”、“不需要结婚”、“不需要和异性结婚”等。如此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已凸显。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就是“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两个变量包括中国人口政策变化;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梁建章说,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即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

 

OR--商业新媒体

梁建章不仅关注公司战略和业绩,也对人口和创新问题非常重视。身为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的他在2020年11月中旬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表示,短期来看,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经济能力将继续赶超美国。但长期来说,大国创新竞争要取决于两个变量:一是中国人口政策变化;二是美国能不能继续保持开放、吸引移民的状态。

在其看来,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所以,美国因为人口优势变成强国,中国当然也因人口红利而飞快追赶。

梁建章认为,中美科研发展,两国的研发人员、研发资金的投入尤为重要。中国追赶美国的速度很快,中国的科研人员人数已超过美国,但中国研发人员的成本上只有美国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他强调,要重视未来中美人才竞争。

梁建章指出,人才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小部分成功人士、顶尖人才的数量和质量衡量指标,是博士生的数量、质量。怎么看“质量”?就是这些最顶尖人才的池子有多大。如果一个小国家池子很小,顶尖博士生或者顶尖科学家的质量,也比不上一个大国选出来的最顶尖的人才。

当前,中国理工科博士人数已略微超过美国。从一个国家“每百万人口里有多少人被美国研究生院录取”,来衡量该国人才池质量,中国是所有国家里“每百万人口去美国研究院读博士”比例最高的,比欧洲国家高1倍。印度在这一点上也尤为突出,但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此外,中国大学生质量也高于日本。

梁建章称,受“人口惯性”影响,未来的人口还会增加。但总体人力资源,要看其它两个因素:一是年轻人口与年长人口的差异。25岁至40岁为年轻人口,这一段无论从创业、科研都是创造力最旺盛的。很多诺贝尔奖得主、企业家,也在这样的年龄取得突破;二是近年教育水平大幅度提高,导致大学毕业生数量提升。综合这两个因素,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口现在是上升趋势,一直到2040年左右达到顶峰,然后开始逐步下降,所以这是“慢性病”。

中国人口数量是美国的4倍。他说,中国暂时性的生育率下降,至少在一代人之间并不明显。然而,美国有移民优势。美国博士生、企业家里,有一半来自外国移民。移民将美国的人才池子放大1倍。总之,中国的人才规模在近几年快速追赶美国。但顶峰将在2040年到来,随后有可能开始下降。

长期关注人口问题的梁建章有自己的担忧:如果中国每个家庭只生一个,每代人减半的话,美国继续保持开放政策吸纳移民,到21世纪末,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甚至不用算移民,美国年轻人口就可能超过中国,所以中国的人口优势只能维持百年。长期来看,生育是全球性问题。近些年,很多人崇尚“不需要家庭”、“不需要结婚”、“不需要和异性结婚”等。如此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已凸显。中国也面临世界性难题,就是“怎么样鼓励大家生孩子”。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尽管创新有多重指标,然而科技创新依赖于市场的庞大和人口多寡。人越多,市场越大,规模效应在互联网阶段越来越强,人产生的数据也成为一种资源,更加剧这种规模效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