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10月9日,伊斯坦布尔的一名医务人员接种一剂中国科兴控股研发的新冠疫苗。这是该疫苗在土耳其进行的临床试验的一部分。

 | Chao Deng / Jon Emont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本周早些时候,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表示,他们的候选疫苗的有效性在62%至90%,由此加入了提供数据的另外两个西方疫苗的行列。这些结果可能允许美国和其他国家给予监管授权,并制定分发计划以供广泛接种。

中国疫苗生产商于7月份启动了三期临床试验,与西方国家疫苗开发商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进行相关试验的时间大致相同。公共卫生专家称,在中国研究人员寻找志愿者的国家,新冠疫情的蔓延速度没有近期美国疫情发展的那么快,比如阿联酋和巴西,这是中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得到结果的原因之一;美国是西方领先疫苗生产商的主要试验地。

试验需要积累一定数量的感染病例,研究人员才能通过揭示哪些参与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参与者使用了安慰剂,来计算出有效性。

华盛顿非营利性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负责人Peter Maybarduk说:“中国已表示会让其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但我们需要细节和责任保障。”

中国政府没有等到最终临床结果出来就开始在试验之外接种疫苗。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疫苗有效性的情况下,他们已为近100万中国人接种了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疫苗,这引起了国际公共卫生专家的担忧。

今年9月,阿联酋为医务人员接种了中国的疫苗。

但由于缺乏临床证据,至少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搁置了对中国疫苗的审批。印尼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Penny Lukito上周在一次会议上对议员们说,她所在的机构将把批准紧急使用中国民营药企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疫苗的时间推迟到明年1月底,希望届时能得到在印尼进行的试验的中期结果。

印尼政府正寻求效仿阿联酋批准中国疫苗的紧急使用。该国政府上个月表示,计划采购超过1亿剂科兴控股的疫苗,并从另外两家中国疫苗研发企业采购数千万剂疫苗,这两家公司也没有公布后期临床结果。根据科兴控股发言人的说法,印尼已经收到该公司的12万剂疫苗。

科兴控股的后期试验也在巴西进行。参与这项试验的研究人员说,在参与试验的志愿者中他们现在有74例确诊的新冠病例,足以进行中期分析,他们可能会在12月公布初步结果。科兴控股的一位发言人说,发布信息的时间表取决于巴西团队和“科学过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印尼监管人员Lukito表示,她的机构无法从巴西获得临床数据。科兴控股生物在印尼的临床试验于8月开始,晚于在巴西的试验,印尼试验的中期结果预计在1月份左右揭晓。

中国疫苗研发人员不得不走出国门进行临床试验,因为几个月来新冠疫情在国内已基本得到控制。他们的西方竞争对手也在国外进行临床试验,不过他们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英国招募了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在北京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之际,中国的研究人员被这些地方拒之门外。

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 6185.HK)负责国际业务的高级副总裁Pierre A. Morgon表示,阿斯利康和辉瑞等公司在开展国际临床试验方面比中国疫苗开发人员更具优势,因为它们有更多有经验的人员来开展试验,而且与外国监管机构有联系。康希诺生物正在与中国军方合作研发一种疫苗。Morgon表示,康希诺生物预计将在明年初看到中期结果。Morgon不予作出进一步的评论。

早在5月份,中国就作出了相关表态,让人开始期待中国会尝试通过共享自己研发的疫苗,在帮助全球战胜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可靠的数据可能会阻碍北京为发展中国家供应疫苗的雄心。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全球卫生政策专家J. Stephen Morrison说:“如果中国想把疫苗作为外交工具出口到低收入国家,他们还得继续努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来。”他说,这意味着要继续进行临床试验,拿出数据并展示出一定的透明度。

多个因素仍对中国有利。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组织共同发起的一项全球疫苗供应计划可能要到明年年底才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那些地区无法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竞争,从西方疫苗制造商那里获得初期生产出来的疫苗,这给北京创造了机会。

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另一个考量是,中国主要的候选新冠疫苗可以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储存,不像西方的两款候选疫苗——一款是德国公司BioNTech SE (BNTX)和辉瑞研发的疫苗,另一款是Moderna研发的疫苗,需要在低得多的温度下保存。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潜在优势。

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与中国的候选疫苗一样,只需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保存。在阿斯利康发布良好的有效性数据后,负责采购疫苗用于全球疫苗分发计划的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表示,有信心从阿斯利康那里采购到数亿剂新冠疫苗。

印尼、墨西哥和巴西等国家已着手自行购买阿斯利康的疫苗。印尼国有疫苗生产商PT Bio Farma的负责人近期接受电视采访时被问及该国为何不考虑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他当时表示,存储疫苗所需的极低温度会给分发带来困难。

Bio Farma首席执行官Honesti Basyir说:“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必须要用辉瑞或Moderna的疫苗,就得进一步采购可满足极端条件的存储系统。”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印尼流行病学家Dicky Budiman称,即使科兴控股(的疫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有结果,该疫苗最终仍可能对印尼非常有用,因为它可能不仅便宜,而且不需要在极端温度下存储。

Budiman说:“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一边等(疫苗)一边还要应对大流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制药商面临证明新冠疫苗有效性的压力

发布日期:2020-11-26 11:02
摘要: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10月9日,伊斯坦布尔的一名医务人员接种一剂中国科兴控股研发的新冠疫苗。这是该疫苗在土耳其进行的临床试验的一部分。

 | Chao Deng / Jon Emont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本周早些时候,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表示,他们的候选疫苗的有效性在62%至90%,由此加入了提供数据的另外两个西方疫苗的行列。这些结果可能允许美国和其他国家给予监管授权,并制定分发计划以供广泛接种。

中国疫苗生产商于7月份启动了三期临床试验,与西方国家疫苗开发商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进行相关试验的时间大致相同。公共卫生专家称,在中国研究人员寻找志愿者的国家,新冠疫情的蔓延速度没有近期美国疫情发展的那么快,比如阿联酋和巴西,这是中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得到结果的原因之一;美国是西方领先疫苗生产商的主要试验地。

试验需要积累一定数量的感染病例,研究人员才能通过揭示哪些参与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参与者使用了安慰剂,来计算出有效性。

华盛顿非营利性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负责人Peter Maybarduk说:“中国已表示会让其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但我们需要细节和责任保障。”

中国政府没有等到最终临床结果出来就开始在试验之外接种疫苗。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疫苗有效性的情况下,他们已为近100万中国人接种了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疫苗,这引起了国际公共卫生专家的担忧。

今年9月,阿联酋为医务人员接种了中国的疫苗。

但由于缺乏临床证据,至少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搁置了对中国疫苗的审批。印尼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Penny Lukito上周在一次会议上对议员们说,她所在的机构将把批准紧急使用中国民营药企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疫苗的时间推迟到明年1月底,希望届时能得到在印尼进行的试验的中期结果。

印尼政府正寻求效仿阿联酋批准中国疫苗的紧急使用。该国政府上个月表示,计划采购超过1亿剂科兴控股的疫苗,并从另外两家中国疫苗研发企业采购数千万剂疫苗,这两家公司也没有公布后期临床结果。根据科兴控股发言人的说法,印尼已经收到该公司的12万剂疫苗。

科兴控股的后期试验也在巴西进行。参与这项试验的研究人员说,在参与试验的志愿者中他们现在有74例确诊的新冠病例,足以进行中期分析,他们可能会在12月公布初步结果。科兴控股的一位发言人说,发布信息的时间表取决于巴西团队和“科学过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印尼监管人员Lukito表示,她的机构无法从巴西获得临床数据。科兴控股生物在印尼的临床试验于8月开始,晚于在巴西的试验,印尼试验的中期结果预计在1月份左右揭晓。

中国疫苗研发人员不得不走出国门进行临床试验,因为几个月来新冠疫情在国内已基本得到控制。他们的西方竞争对手也在国外进行临床试验,不过他们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英国招募了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在北京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之际,中国的研究人员被这些地方拒之门外。

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 6185.HK)负责国际业务的高级副总裁Pierre A. Morgon表示,阿斯利康和辉瑞等公司在开展国际临床试验方面比中国疫苗开发人员更具优势,因为它们有更多有经验的人员来开展试验,而且与外国监管机构有联系。康希诺生物正在与中国军方合作研发一种疫苗。Morgon表示,康希诺生物预计将在明年初看到中期结果。Morgon不予作出进一步的评论。

早在5月份,中国就作出了相关表态,让人开始期待中国会尝试通过共享自己研发的疫苗,在帮助全球战胜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可靠的数据可能会阻碍北京为发展中国家供应疫苗的雄心。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全球卫生政策专家J. Stephen Morrison说:“如果中国想把疫苗作为外交工具出口到低收入国家,他们还得继续努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来。”他说,这意味着要继续进行临床试验,拿出数据并展示出一定的透明度。

多个因素仍对中国有利。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组织共同发起的一项全球疫苗供应计划可能要到明年年底才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那些地区无法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竞争,从西方疫苗制造商那里获得初期生产出来的疫苗,这给北京创造了机会。

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另一个考量是,中国主要的候选新冠疫苗可以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储存,不像西方的两款候选疫苗——一款是德国公司BioNTech SE (BNTX)和辉瑞研发的疫苗,另一款是Moderna研发的疫苗,需要在低得多的温度下保存。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潜在优势。

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与中国的候选疫苗一样,只需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保存。在阿斯利康发布良好的有效性数据后,负责采购疫苗用于全球疫苗分发计划的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表示,有信心从阿斯利康那里采购到数亿剂新冠疫苗。

印尼、墨西哥和巴西等国家已着手自行购买阿斯利康的疫苗。印尼国有疫苗生产商PT Bio Farma的负责人近期接受电视采访时被问及该国为何不考虑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他当时表示,存储疫苗所需的极低温度会给分发带来困难。

Bio Farma首席执行官Honesti Basyir说:“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必须要用辉瑞或Moderna的疫苗,就得进一步采购可满足极端条件的存储系统。”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印尼流行病学家Dicky Budiman称,即使科兴控股(的疫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有结果,该疫苗最终仍可能对印尼非常有用,因为它可能不仅便宜,而且不需要在极端温度下存储。

Budiman说:“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一边等(疫苗)一边还要应对大流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10月9日,伊斯坦布尔的一名医务人员接种一剂中国科兴控股研发的新冠疫苗。这是该疫苗在土耳其进行的临床试验的一部分。

 | Chao Deng / Jon Emont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本周早些时候,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表示,他们的候选疫苗的有效性在62%至90%,由此加入了提供数据的另外两个西方疫苗的行列。这些结果可能允许美国和其他国家给予监管授权,并制定分发计划以供广泛接种。

中国疫苗生产商于7月份启动了三期临床试验,与西方国家疫苗开发商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进行相关试验的时间大致相同。公共卫生专家称,在中国研究人员寻找志愿者的国家,新冠疫情的蔓延速度没有近期美国疫情发展的那么快,比如阿联酋和巴西,这是中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得到结果的原因之一;美国是西方领先疫苗生产商的主要试验地。

试验需要积累一定数量的感染病例,研究人员才能通过揭示哪些参与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参与者使用了安慰剂,来计算出有效性。

华盛顿非营利性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负责人Peter Maybarduk说:“中国已表示会让其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但我们需要细节和责任保障。”

中国政府没有等到最终临床结果出来就开始在试验之外接种疫苗。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疫苗有效性的情况下,他们已为近100万中国人接种了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疫苗,这引起了国际公共卫生专家的担忧。

今年9月,阿联酋为医务人员接种了中国的疫苗。

但由于缺乏临床证据,至少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搁置了对中国疫苗的审批。印尼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Penny Lukito上周在一次会议上对议员们说,她所在的机构将把批准紧急使用中国民营药企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疫苗的时间推迟到明年1月底,希望届时能得到在印尼进行的试验的中期结果。

印尼政府正寻求效仿阿联酋批准中国疫苗的紧急使用。该国政府上个月表示,计划采购超过1亿剂科兴控股的疫苗,并从另外两家中国疫苗研发企业采购数千万剂疫苗,这两家公司也没有公布后期临床结果。根据科兴控股发言人的说法,印尼已经收到该公司的12万剂疫苗。

科兴控股的后期试验也在巴西进行。参与这项试验的研究人员说,在参与试验的志愿者中他们现在有74例确诊的新冠病例,足以进行中期分析,他们可能会在12月公布初步结果。科兴控股的一位发言人说,发布信息的时间表取决于巴西团队和“科学过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印尼监管人员Lukito表示,她的机构无法从巴西获得临床数据。科兴控股生物在印尼的临床试验于8月开始,晚于在巴西的试验,印尼试验的中期结果预计在1月份左右揭晓。

中国疫苗研发人员不得不走出国门进行临床试验,因为几个月来新冠疫情在国内已基本得到控制。他们的西方竞争对手也在国外进行临床试验,不过他们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英国招募了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在北京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之际,中国的研究人员被这些地方拒之门外。

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 6185.HK)负责国际业务的高级副总裁Pierre A. Morgon表示,阿斯利康和辉瑞等公司在开展国际临床试验方面比中国疫苗开发人员更具优势,因为它们有更多有经验的人员来开展试验,而且与外国监管机构有联系。康希诺生物正在与中国军方合作研发一种疫苗。Morgon表示,康希诺生物预计将在明年初看到中期结果。Morgon不予作出进一步的评论。

早在5月份,中国就作出了相关表态,让人开始期待中国会尝试通过共享自己研发的疫苗,在帮助全球战胜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可靠的数据可能会阻碍北京为发展中国家供应疫苗的雄心。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全球卫生政策专家J. Stephen Morrison说:“如果中国想把疫苗作为外交工具出口到低收入国家,他们还得继续努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来。”他说,这意味着要继续进行临床试验,拿出数据并展示出一定的透明度。

多个因素仍对中国有利。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组织共同发起的一项全球疫苗供应计划可能要到明年年底才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那些地区无法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竞争,从西方疫苗制造商那里获得初期生产出来的疫苗,这给北京创造了机会。

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另一个考量是,中国主要的候选新冠疫苗可以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储存,不像西方的两款候选疫苗——一款是德国公司BioNTech SE (BNTX)和辉瑞研发的疫苗,另一款是Moderna研发的疫苗,需要在低得多的温度下保存。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潜在优势。

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与中国的候选疫苗一样,只需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保存。在阿斯利康发布良好的有效性数据后,负责采购疫苗用于全球疫苗分发计划的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表示,有信心从阿斯利康那里采购到数亿剂新冠疫苗。

印尼、墨西哥和巴西等国家已着手自行购买阿斯利康的疫苗。印尼国有疫苗生产商PT Bio Farma的负责人近期接受电视采访时被问及该国为何不考虑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他当时表示,存储疫苗所需的极低温度会给分发带来困难。

Bio Farma首席执行官Honesti Basyir说:“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必须要用辉瑞或Moderna的疫苗,就得进一步采购可满足极端条件的存储系统。”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印尼流行病学家Dicky Budiman称,即使科兴控股(的疫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有结果,该疫苗最终仍可能对印尼非常有用,因为它可能不仅便宜,而且不需要在极端温度下存储。

Budiman说:“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一边等(疫苗)一边还要应对大流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制药商面临证明新冠疫苗有效性的压力

发布日期:2020-11-26 11:02
摘要: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10月9日,伊斯坦布尔的一名医务人员接种一剂中国科兴控股研发的新冠疫苗。这是该疫苗在土耳其进行的临床试验的一部分。

 | Chao Deng / Jon Emont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本周早些时候,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表示,他们的候选疫苗的有效性在62%至90%,由此加入了提供数据的另外两个西方疫苗的行列。这些结果可能允许美国和其他国家给予监管授权,并制定分发计划以供广泛接种。

中国疫苗生产商于7月份启动了三期临床试验,与西方国家疫苗开发商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进行相关试验的时间大致相同。公共卫生专家称,在中国研究人员寻找志愿者的国家,新冠疫情的蔓延速度没有近期美国疫情发展的那么快,比如阿联酋和巴西,这是中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得到结果的原因之一;美国是西方领先疫苗生产商的主要试验地。

试验需要积累一定数量的感染病例,研究人员才能通过揭示哪些参与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参与者使用了安慰剂,来计算出有效性。

华盛顿非营利性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负责人Peter Maybarduk说:“中国已表示会让其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但我们需要细节和责任保障。”

中国政府没有等到最终临床结果出来就开始在试验之外接种疫苗。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疫苗有效性的情况下,他们已为近100万中国人接种了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疫苗,这引起了国际公共卫生专家的担忧。

今年9月,阿联酋为医务人员接种了中国的疫苗。

但由于缺乏临床证据,至少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搁置了对中国疫苗的审批。印尼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Penny Lukito上周在一次会议上对议员们说,她所在的机构将把批准紧急使用中国民营药企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疫苗的时间推迟到明年1月底,希望届时能得到在印尼进行的试验的中期结果。

印尼政府正寻求效仿阿联酋批准中国疫苗的紧急使用。该国政府上个月表示,计划采购超过1亿剂科兴控股的疫苗,并从另外两家中国疫苗研发企业采购数千万剂疫苗,这两家公司也没有公布后期临床结果。根据科兴控股发言人的说法,印尼已经收到该公司的12万剂疫苗。

科兴控股的后期试验也在巴西进行。参与这项试验的研究人员说,在参与试验的志愿者中他们现在有74例确诊的新冠病例,足以进行中期分析,他们可能会在12月公布初步结果。科兴控股的一位发言人说,发布信息的时间表取决于巴西团队和“科学过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印尼监管人员Lukito表示,她的机构无法从巴西获得临床数据。科兴控股生物在印尼的临床试验于8月开始,晚于在巴西的试验,印尼试验的中期结果预计在1月份左右揭晓。

中国疫苗研发人员不得不走出国门进行临床试验,因为几个月来新冠疫情在国内已基本得到控制。他们的西方竞争对手也在国外进行临床试验,不过他们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英国招募了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在北京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之际,中国的研究人员被这些地方拒之门外。

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 6185.HK)负责国际业务的高级副总裁Pierre A. Morgon表示,阿斯利康和辉瑞等公司在开展国际临床试验方面比中国疫苗开发人员更具优势,因为它们有更多有经验的人员来开展试验,而且与外国监管机构有联系。康希诺生物正在与中国军方合作研发一种疫苗。Morgon表示,康希诺生物预计将在明年初看到中期结果。Morgon不予作出进一步的评论。

早在5月份,中国就作出了相关表态,让人开始期待中国会尝试通过共享自己研发的疫苗,在帮助全球战胜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可靠的数据可能会阻碍北京为发展中国家供应疫苗的雄心。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全球卫生政策专家J. Stephen Morrison说:“如果中国想把疫苗作为外交工具出口到低收入国家,他们还得继续努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来。”他说,这意味着要继续进行临床试验,拿出数据并展示出一定的透明度。

多个因素仍对中国有利。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组织共同发起的一项全球疫苗供应计划可能要到明年年底才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那些地区无法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竞争,从西方疫苗制造商那里获得初期生产出来的疫苗,这给北京创造了机会。

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另一个考量是,中国主要的候选新冠疫苗可以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储存,不像西方的两款候选疫苗——一款是德国公司BioNTech SE (BNTX)和辉瑞研发的疫苗,另一款是Moderna研发的疫苗,需要在低得多的温度下保存。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潜在优势。

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与中国的候选疫苗一样,只需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保存。在阿斯利康发布良好的有效性数据后,负责采购疫苗用于全球疫苗分发计划的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表示,有信心从阿斯利康那里采购到数亿剂新冠疫苗。

印尼、墨西哥和巴西等国家已着手自行购买阿斯利康的疫苗。印尼国有疫苗生产商PT Bio Farma的负责人近期接受电视采访时被问及该国为何不考虑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他当时表示,存储疫苗所需的极低温度会给分发带来困难。

Bio Farma首席执行官Honesti Basyir说:“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必须要用辉瑞或Moderna的疫苗,就得进一步采购可满足极端条件的存储系统。”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印尼流行病学家Dicky Budiman称,即使科兴控股(的疫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有结果,该疫苗最终仍可能对印尼非常有用,因为它可能不仅便宜,而且不需要在极端温度下存储。

Budiman说:“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一边等(疫苗)一边还要应对大流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10月9日,伊斯坦布尔的一名医务人员接种一剂中国科兴控股研发的新冠疫苗。这是该疫苗在土耳其进行的临床试验的一部分。

 | Chao Deng / Jon Emont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制药商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尽快拿出临床数据来证明他们领先的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此前西方企业研发的三种疫苗的初步数据已显示对这种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本周早些时候,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表示,他们的候选疫苗的有效性在62%至90%,由此加入了提供数据的另外两个西方疫苗的行列。这些结果可能允许美国和其他国家给予监管授权,并制定分发计划以供广泛接种。

中国疫苗生产商于7月份启动了三期临床试验,与西方国家疫苗开发商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Moderna Inc. (MRNA)进行相关试验的时间大致相同。公共卫生专家称,在中国研究人员寻找志愿者的国家,新冠疫情的蔓延速度没有近期美国疫情发展的那么快,比如阿联酋和巴西,这是中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得到结果的原因之一;美国是西方领先疫苗生产商的主要试验地。

试验需要积累一定数量的感染病例,研究人员才能通过揭示哪些参与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参与者使用了安慰剂,来计算出有效性。

华盛顿非营利性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负责人Peter Maybarduk说:“中国已表示会让其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但我们需要细节和责任保障。”

中国政府没有等到最终临床结果出来就开始在试验之外接种疫苗。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疫苗有效性的情况下,他们已为近100万中国人接种了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的疫苗,这引起了国际公共卫生专家的担忧。

今年9月,阿联酋为医务人员接种了中国的疫苗。

但由于缺乏临床证据,至少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搁置了对中国疫苗的审批。印尼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人Penny Lukito上周在一次会议上对议员们说,她所在的机构将把批准紧急使用中国民营药企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疫苗的时间推迟到明年1月底,希望届时能得到在印尼进行的试验的中期结果。

印尼政府正寻求效仿阿联酋批准中国疫苗的紧急使用。该国政府上个月表示,计划采购超过1亿剂科兴控股的疫苗,并从另外两家中国疫苗研发企业采购数千万剂疫苗,这两家公司也没有公布后期临床结果。根据科兴控股发言人的说法,印尼已经收到该公司的12万剂疫苗。

科兴控股的后期试验也在巴西进行。参与这项试验的研究人员说,在参与试验的志愿者中他们现在有74例确诊的新冠病例,足以进行中期分析,他们可能会在12月公布初步结果。科兴控股的一位发言人说,发布信息的时间表取决于巴西团队和“科学过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印尼监管人员Lukito表示,她的机构无法从巴西获得临床数据。科兴控股生物在印尼的临床试验于8月开始,晚于在巴西的试验,印尼试验的中期结果预计在1月份左右揭晓。

中国疫苗研发人员不得不走出国门进行临床试验,因为几个月来新冠疫情在国内已基本得到控制。他们的西方竞争对手也在国外进行临床试验,不过他们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英国招募了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在北京和西方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之际,中国的研究人员被这些地方拒之门外。

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 6185.HK)负责国际业务的高级副总裁Pierre A. Morgon表示,阿斯利康和辉瑞等公司在开展国际临床试验方面比中国疫苗开发人员更具优势,因为它们有更多有经验的人员来开展试验,而且与外国监管机构有联系。康希诺生物正在与中国军方合作研发一种疫苗。Morgon表示,康希诺生物预计将在明年初看到中期结果。Morgon不予作出进一步的评论。

早在5月份,中国就作出了相关表态,让人开始期待中国会尝试通过共享自己研发的疫苗,在帮助全球战胜疫情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可靠的数据可能会阻碍北京为发展中国家供应疫苗的雄心。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全球卫生政策专家J. Stephen Morrison说:“如果中国想把疫苗作为外交工具出口到低收入国家,他们还得继续努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来。”他说,这意味着要继续进行临床试验,拿出数据并展示出一定的透明度。

多个因素仍对中国有利。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其他一些国际机构组织共同发起的一项全球疫苗供应计划可能要到明年年底才能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那些地区无法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竞争,从西方疫苗制造商那里获得初期生产出来的疫苗,这给北京创造了机会。

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另一个考量是,中国主要的候选新冠疫苗可以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储存,不像西方的两款候选疫苗——一款是德国公司BioNTech SE (BNTX)和辉瑞研发的疫苗,另一款是Moderna研发的疫苗,需要在低得多的温度下保存。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潜在优势。

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与中国的候选疫苗一样,只需在普通的冷藏温度下保存。在阿斯利康发布良好的有效性数据后,负责采购疫苗用于全球疫苗分发计划的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表示,有信心从阿斯利康那里采购到数亿剂新冠疫苗。

印尼、墨西哥和巴西等国家已着手自行购买阿斯利康的疫苗。印尼国有疫苗生产商PT Bio Farma的负责人近期接受电视采访时被问及该国为何不考虑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他当时表示,存储疫苗所需的极低温度会给分发带来困难。

Bio Farma首席执行官Honesti Basyir说:“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必须要用辉瑞或Moderna的疫苗,就得进一步采购可满足极端条件的存储系统。”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印尼流行病学家Dicky Budiman称,即使科兴控股(的疫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有结果,该疫苗最终仍可能对印尼非常有用,因为它可能不仅便宜,而且不需要在极端温度下存储。

Budiman说:“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一边等(疫苗)一边还要应对大流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