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双循环”的新战略意味着减少对外依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大的玻璃器皿制造商之一德力股份的总部,陈列架上摆放着成百上千个形状、尺寸和颜色各异的玻璃杯。有些杯身矮墩墩的,有些是纤薄得不可思议的红酒杯,具有“优美的女性曲线”是其中一个卖点。但是,应该引起更多关注的是另一条曲线:德力的业务实力走出的陡峭的上升曲线。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公司一开始大批量生产廉价、易碎裂的玻璃器皿。渐渐地它提升了实力,过去十年出口增长了近两倍。以前它只能靠进口设备来生产最精致的那部分产品,现在可以用国产机器了。“除了品牌知名度,我们和世界顶级公司已经差不了多少了。”高管程英岭说。

德力的演变——在提升自我的同时也变得更本土化——也是政府对更广泛的经济的期望。这算不上什么新想法。多年来,官员们一直都在宣讲中国必须变得更具创新力也更有韧性。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它在一定程度上自然而然地实现了这一目标。但是,与美国愈发紧张的关系大大增加了这些目标的紧迫性。美国对关键零部件特别是半导体出口的限制无情地凸显了中国在工业能力上的不足。生产玻璃杯可能要简单得多,只需要沙子、碳酸钠和一些相对基本的设备,但中国不会止步于此。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曾表示打造完整的国内供应链事关国家安全。

问题是如何打造这样的供应链。中国官员知道他们不能放弃世界。出口仍然是德力等众多企业的重要收入来源。而且中国必须从国外吸引技术和投资。太过明晰地推动曾被政府大肆宣扬的"本土创新"只会让外国人警惕。要取得适当的平衡很难。

中国重大经济政策中最新的一项应运而生∶"双循环"战略。从最基本的层面说,它指的是继续保持对外开放("国际大循环"),同时加强国内市场("国内大循环")。如果这听起来很含混,那么确实如此,因为政府尚未阐明细节。尽管如此,它已迅速成为中国最受热议的经济政策,分析师和企业界人士争相发表自己的见解。该战略是2021至2025年十四五规划的核心,共产党在11月3日发布了这一规划的纲要。它的实施—一特别是中国如何解决两个循环之间的矛盾——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道路至关重要。

"国际大循环"一词由政府研究员王建于1988年提出,他认为中国应奉行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战略,将其大量廉价劳动力接入全球生产网络。直到21世纪的头几年,这一直是中国经济规划者的指导原则。但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出口占GDP的比重从2006年的36%下降到去年的 18%。政府已经反复誓言要让国内消费成为更大的增长引擎。因此,学者们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了国内循环。

这场学术辩论官方听在了耳朵里一—这一点在5月显现出来。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阐述了将双循环作为经济政策的框架。最初,听腻了中国官方言辞的人不禁以为这不过是又换了一种说法,实际上说的还是长期宣传的扩大内需促进再平衡的目标。但后来一件事变得清楚了∶ 某种更大的转变即将发生。在更近期的关于经济的讲话中,习近平说的更多的不是促进消费,而是加强中国的防御能力。他在10月 31日发表的讲话中说,中国需要打造"自主可控"的供应链,重要产品至少要有一个替代来源。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反转了关于国际循环的思路。他没有谈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的经济利益,而只强调向外国企业敞开中国大门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让它们更加依赖中国市场,从而遏阻其他大国向中国施压。

既追求经济上的自力更生,又要争取对其他国家有更大的经济影响力一—这两者的结合基本描述了中国现在的做法。习近平提到全球秩序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实际说的就是中国在崛起,而美国在衰落并且试图遏制这个新的大国崛起。"与全球经济的连接造成脆弱的地方,中国想要尽可能地减少,"研究公司策纬咨询(Trivium China)的安德鲁·波克(Andrew Polk)表示,"能带来好处的地方,中国希望尽可能扩大。"

中国官员对双循环的言论斟字酌句,好让其他国家觉得更中听。11月4日年度盛会进博会在上海开幕,习近平在视频讲话中说,双循环的理念是要让中国更加开放。"这不仅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而且将更好造福各国人民。"他说。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朱宁说,中国的企业更多地把这一理念看作是政府将加大对国内重点行业支持力度的信号。它们渴望听到政府要扶持它们的新消息。

在新的五年规划纲要中(将在可能于明年3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更详细的终稿)共产党并未明确要重点支持的行业,而是更笼统地指出需要在国内发展关键技术。但从已经开始实施的其他政策可以看出,中国将扶持任何因全球性局势变化而受到威胁的高科技产业。8月,中国宣布对半导体和软件企业减免税费,加大贷款支持力度。目前中国自产的芯片约占其消费总量的30%(见图表1),其目标是到2025年提高到70%。另一个重点领域是绿色技术和可再生能源。这不仅是为了环境(中国在近年承诺到2030年前停止增加碳排放),投资这类企业也将降低中国对进口石油的需求。


过去,在发布尚未由人大通过的五年规划纲要时,共产党经常会宣布五年内的GDP年均增长目标(见图表2)。这次的纲要没有这样的数字。习近平在其他讲话中表示,到2035年,中国经济规模完全有可能翻一番。这就要求在未来15年实现年均增长4.7%。这在前七八年可能容易实现,但再往后可能会困难得多。



中国有很好的理由放弃这样的数字目标。它们会造成过分强调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促进增长的短期措施,而不是与医疗或教育相关的社会政策,后者也能促进增长,但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见效。但是,不再强调增长目标可能与新的双循环战略有关,而此间关系政府并未明言。降低经济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可能会削弱其增长能力。

中国可以说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全球化让中国在越来越多的制造业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向内转可能会代价高昂。它可能会导致流入中国的外国技术减少、能鞭策中国企业的竞争减少,并且由于政府将资金投向重点扶持行业,投资浪费的情形会增多。信用评级机构标普的经济学家肖恩.罗奇(Shaun Roache)预测,今后十年中国的年均增长率将为4.6%。但他认为,如果过分追求自力更生,增长率可能会在3%左右。中国"对增长放缓的容忍度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受到考验"。

乐观主义是一种顽固的心理特质,因此一些坚持看好中国的人认为,强调内循环也许会引发新一轮旨在提高中国市场运转效率的改革。以半导体行业为例。中国的金融杂志《财新》上个月报道称,科技巨头华为正加紧赶在2022年之前建立起一条"不含美国技术"的供应链。但是,一开始这样的供应链只能让它制造出28纳米(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制程的芯片,远不如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那么精密。乐观主义者的预期是中国意识到要在这些领域迎头赶上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将加速推进迄今为止进展缓慢的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券商华泰证券的分析师认为,这可能包括进一步放松户籍制度,这项制度阻碍了农村劳动力向中国最大的、生产率最高的城市转移。

与此同时,企业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德力的程英岭表示,尽管疫情影响了需求,但他不会放弃国外市场。不过他的主要精力会放在前景更光明的国内市场上。他的团队正在为年轻消费者调整产品系列,他们对款式和质量的要求比父母一辈更高。本专栏作者冒昧评论道,如此"内外兼重"听起来很像企业版的双循环战略。"我们也不太清楚那都是什么意思,"他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是在跟着市场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绕回去

发布日期:2020-11-25 06:56
摘要:中国“双循环”的新战略意味着减少对外依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大的玻璃器皿制造商之一德力股份的总部,陈列架上摆放着成百上千个形状、尺寸和颜色各异的玻璃杯。有些杯身矮墩墩的,有些是纤薄得不可思议的红酒杯,具有“优美的女性曲线”是其中一个卖点。但是,应该引起更多关注的是另一条曲线:德力的业务实力走出的陡峭的上升曲线。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公司一开始大批量生产廉价、易碎裂的玻璃器皿。渐渐地它提升了实力,过去十年出口增长了近两倍。以前它只能靠进口设备来生产最精致的那部分产品,现在可以用国产机器了。“除了品牌知名度,我们和世界顶级公司已经差不了多少了。”高管程英岭说。

德力的演变——在提升自我的同时也变得更本土化——也是政府对更广泛的经济的期望。这算不上什么新想法。多年来,官员们一直都在宣讲中国必须变得更具创新力也更有韧性。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它在一定程度上自然而然地实现了这一目标。但是,与美国愈发紧张的关系大大增加了这些目标的紧迫性。美国对关键零部件特别是半导体出口的限制无情地凸显了中国在工业能力上的不足。生产玻璃杯可能要简单得多,只需要沙子、碳酸钠和一些相对基本的设备,但中国不会止步于此。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曾表示打造完整的国内供应链事关国家安全。

问题是如何打造这样的供应链。中国官员知道他们不能放弃世界。出口仍然是德力等众多企业的重要收入来源。而且中国必须从国外吸引技术和投资。太过明晰地推动曾被政府大肆宣扬的"本土创新"只会让外国人警惕。要取得适当的平衡很难。

中国重大经济政策中最新的一项应运而生∶"双循环"战略。从最基本的层面说,它指的是继续保持对外开放("国际大循环"),同时加强国内市场("国内大循环")。如果这听起来很含混,那么确实如此,因为政府尚未阐明细节。尽管如此,它已迅速成为中国最受热议的经济政策,分析师和企业界人士争相发表自己的见解。该战略是2021至2025年十四五规划的核心,共产党在11月3日发布了这一规划的纲要。它的实施—一特别是中国如何解决两个循环之间的矛盾——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道路至关重要。

"国际大循环"一词由政府研究员王建于1988年提出,他认为中国应奉行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战略,将其大量廉价劳动力接入全球生产网络。直到21世纪的头几年,这一直是中国经济规划者的指导原则。但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出口占GDP的比重从2006年的36%下降到去年的 18%。政府已经反复誓言要让国内消费成为更大的增长引擎。因此,学者们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了国内循环。

这场学术辩论官方听在了耳朵里一—这一点在5月显现出来。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阐述了将双循环作为经济政策的框架。最初,听腻了中国官方言辞的人不禁以为这不过是又换了一种说法,实际上说的还是长期宣传的扩大内需促进再平衡的目标。但后来一件事变得清楚了∶ 某种更大的转变即将发生。在更近期的关于经济的讲话中,习近平说的更多的不是促进消费,而是加强中国的防御能力。他在10月 31日发表的讲话中说,中国需要打造"自主可控"的供应链,重要产品至少要有一个替代来源。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反转了关于国际循环的思路。他没有谈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的经济利益,而只强调向外国企业敞开中国大门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让它们更加依赖中国市场,从而遏阻其他大国向中国施压。

既追求经济上的自力更生,又要争取对其他国家有更大的经济影响力一—这两者的结合基本描述了中国现在的做法。习近平提到全球秩序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实际说的就是中国在崛起,而美国在衰落并且试图遏制这个新的大国崛起。"与全球经济的连接造成脆弱的地方,中国想要尽可能地减少,"研究公司策纬咨询(Trivium China)的安德鲁·波克(Andrew Polk)表示,"能带来好处的地方,中国希望尽可能扩大。"

中国官员对双循环的言论斟字酌句,好让其他国家觉得更中听。11月4日年度盛会进博会在上海开幕,习近平在视频讲话中说,双循环的理念是要让中国更加开放。"这不仅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而且将更好造福各国人民。"他说。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朱宁说,中国的企业更多地把这一理念看作是政府将加大对国内重点行业支持力度的信号。它们渴望听到政府要扶持它们的新消息。

在新的五年规划纲要中(将在可能于明年3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更详细的终稿)共产党并未明确要重点支持的行业,而是更笼统地指出需要在国内发展关键技术。但从已经开始实施的其他政策可以看出,中国将扶持任何因全球性局势变化而受到威胁的高科技产业。8月,中国宣布对半导体和软件企业减免税费,加大贷款支持力度。目前中国自产的芯片约占其消费总量的30%(见图表1),其目标是到2025年提高到70%。另一个重点领域是绿色技术和可再生能源。这不仅是为了环境(中国在近年承诺到2030年前停止增加碳排放),投资这类企业也将降低中国对进口石油的需求。


过去,在发布尚未由人大通过的五年规划纲要时,共产党经常会宣布五年内的GDP年均增长目标(见图表2)。这次的纲要没有这样的数字。习近平在其他讲话中表示,到2035年,中国经济规模完全有可能翻一番。这就要求在未来15年实现年均增长4.7%。这在前七八年可能容易实现,但再往后可能会困难得多。



中国有很好的理由放弃这样的数字目标。它们会造成过分强调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促进增长的短期措施,而不是与医疗或教育相关的社会政策,后者也能促进增长,但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见效。但是,不再强调增长目标可能与新的双循环战略有关,而此间关系政府并未明言。降低经济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可能会削弱其增长能力。

中国可以说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全球化让中国在越来越多的制造业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向内转可能会代价高昂。它可能会导致流入中国的外国技术减少、能鞭策中国企业的竞争减少,并且由于政府将资金投向重点扶持行业,投资浪费的情形会增多。信用评级机构标普的经济学家肖恩.罗奇(Shaun Roache)预测,今后十年中国的年均增长率将为4.6%。但他认为,如果过分追求自力更生,增长率可能会在3%左右。中国"对增长放缓的容忍度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受到考验"。

乐观主义是一种顽固的心理特质,因此一些坚持看好中国的人认为,强调内循环也许会引发新一轮旨在提高中国市场运转效率的改革。以半导体行业为例。中国的金融杂志《财新》上个月报道称,科技巨头华为正加紧赶在2022年之前建立起一条"不含美国技术"的供应链。但是,一开始这样的供应链只能让它制造出28纳米(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制程的芯片,远不如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那么精密。乐观主义者的预期是中国意识到要在这些领域迎头赶上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将加速推进迄今为止进展缓慢的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券商华泰证券的分析师认为,这可能包括进一步放松户籍制度,这项制度阻碍了农村劳动力向中国最大的、生产率最高的城市转移。

与此同时,企业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德力的程英岭表示,尽管疫情影响了需求,但他不会放弃国外市场。不过他的主要精力会放在前景更光明的国内市场上。他的团队正在为年轻消费者调整产品系列,他们对款式和质量的要求比父母一辈更高。本专栏作者冒昧评论道,如此"内外兼重"听起来很像企业版的双循环战略。"我们也不太清楚那都是什么意思,"他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是在跟着市场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双循环”的新战略意味着减少对外依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大的玻璃器皿制造商之一德力股份的总部,陈列架上摆放着成百上千个形状、尺寸和颜色各异的玻璃杯。有些杯身矮墩墩的,有些是纤薄得不可思议的红酒杯,具有“优美的女性曲线”是其中一个卖点。但是,应该引起更多关注的是另一条曲线:德力的业务实力走出的陡峭的上升曲线。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公司一开始大批量生产廉价、易碎裂的玻璃器皿。渐渐地它提升了实力,过去十年出口增长了近两倍。以前它只能靠进口设备来生产最精致的那部分产品,现在可以用国产机器了。“除了品牌知名度,我们和世界顶级公司已经差不了多少了。”高管程英岭说。

德力的演变——在提升自我的同时也变得更本土化——也是政府对更广泛的经济的期望。这算不上什么新想法。多年来,官员们一直都在宣讲中国必须变得更具创新力也更有韧性。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它在一定程度上自然而然地实现了这一目标。但是,与美国愈发紧张的关系大大增加了这些目标的紧迫性。美国对关键零部件特别是半导体出口的限制无情地凸显了中国在工业能力上的不足。生产玻璃杯可能要简单得多,只需要沙子、碳酸钠和一些相对基本的设备,但中国不会止步于此。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曾表示打造完整的国内供应链事关国家安全。

问题是如何打造这样的供应链。中国官员知道他们不能放弃世界。出口仍然是德力等众多企业的重要收入来源。而且中国必须从国外吸引技术和投资。太过明晰地推动曾被政府大肆宣扬的"本土创新"只会让外国人警惕。要取得适当的平衡很难。

中国重大经济政策中最新的一项应运而生∶"双循环"战略。从最基本的层面说,它指的是继续保持对外开放("国际大循环"),同时加强国内市场("国内大循环")。如果这听起来很含混,那么确实如此,因为政府尚未阐明细节。尽管如此,它已迅速成为中国最受热议的经济政策,分析师和企业界人士争相发表自己的见解。该战略是2021至2025年十四五规划的核心,共产党在11月3日发布了这一规划的纲要。它的实施—一特别是中国如何解决两个循环之间的矛盾——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道路至关重要。

"国际大循环"一词由政府研究员王建于1988年提出,他认为中国应奉行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战略,将其大量廉价劳动力接入全球生产网络。直到21世纪的头几年,这一直是中国经济规划者的指导原则。但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出口占GDP的比重从2006年的36%下降到去年的 18%。政府已经反复誓言要让国内消费成为更大的增长引擎。因此,学者们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了国内循环。

这场学术辩论官方听在了耳朵里一—这一点在5月显现出来。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阐述了将双循环作为经济政策的框架。最初,听腻了中国官方言辞的人不禁以为这不过是又换了一种说法,实际上说的还是长期宣传的扩大内需促进再平衡的目标。但后来一件事变得清楚了∶ 某种更大的转变即将发生。在更近期的关于经济的讲话中,习近平说的更多的不是促进消费,而是加强中国的防御能力。他在10月 31日发表的讲话中说,中国需要打造"自主可控"的供应链,重要产品至少要有一个替代来源。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反转了关于国际循环的思路。他没有谈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的经济利益,而只强调向外国企业敞开中国大门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让它们更加依赖中国市场,从而遏阻其他大国向中国施压。

既追求经济上的自力更生,又要争取对其他国家有更大的经济影响力一—这两者的结合基本描述了中国现在的做法。习近平提到全球秩序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实际说的就是中国在崛起,而美国在衰落并且试图遏制这个新的大国崛起。"与全球经济的连接造成脆弱的地方,中国想要尽可能地减少,"研究公司策纬咨询(Trivium China)的安德鲁·波克(Andrew Polk)表示,"能带来好处的地方,中国希望尽可能扩大。"

中国官员对双循环的言论斟字酌句,好让其他国家觉得更中听。11月4日年度盛会进博会在上海开幕,习近平在视频讲话中说,双循环的理念是要让中国更加开放。"这不仅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而且将更好造福各国人民。"他说。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朱宁说,中国的企业更多地把这一理念看作是政府将加大对国内重点行业支持力度的信号。它们渴望听到政府要扶持它们的新消息。

在新的五年规划纲要中(将在可能于明年3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更详细的终稿)共产党并未明确要重点支持的行业,而是更笼统地指出需要在国内发展关键技术。但从已经开始实施的其他政策可以看出,中国将扶持任何因全球性局势变化而受到威胁的高科技产业。8月,中国宣布对半导体和软件企业减免税费,加大贷款支持力度。目前中国自产的芯片约占其消费总量的30%(见图表1),其目标是到2025年提高到70%。另一个重点领域是绿色技术和可再生能源。这不仅是为了环境(中国在近年承诺到2030年前停止增加碳排放),投资这类企业也将降低中国对进口石油的需求。


过去,在发布尚未由人大通过的五年规划纲要时,共产党经常会宣布五年内的GDP年均增长目标(见图表2)。这次的纲要没有这样的数字。习近平在其他讲话中表示,到2035年,中国经济规模完全有可能翻一番。这就要求在未来15年实现年均增长4.7%。这在前七八年可能容易实现,但再往后可能会困难得多。



中国有很好的理由放弃这样的数字目标。它们会造成过分强调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促进增长的短期措施,而不是与医疗或教育相关的社会政策,后者也能促进增长,但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见效。但是,不再强调增长目标可能与新的双循环战略有关,而此间关系政府并未明言。降低经济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可能会削弱其增长能力。

中国可以说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全球化让中国在越来越多的制造业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向内转可能会代价高昂。它可能会导致流入中国的外国技术减少、能鞭策中国企业的竞争减少,并且由于政府将资金投向重点扶持行业,投资浪费的情形会增多。信用评级机构标普的经济学家肖恩.罗奇(Shaun Roache)预测,今后十年中国的年均增长率将为4.6%。但他认为,如果过分追求自力更生,增长率可能会在3%左右。中国"对增长放缓的容忍度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受到考验"。

乐观主义是一种顽固的心理特质,因此一些坚持看好中国的人认为,强调内循环也许会引发新一轮旨在提高中国市场运转效率的改革。以半导体行业为例。中国的金融杂志《财新》上个月报道称,科技巨头华为正加紧赶在2022年之前建立起一条"不含美国技术"的供应链。但是,一开始这样的供应链只能让它制造出28纳米(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制程的芯片,远不如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那么精密。乐观主义者的预期是中国意识到要在这些领域迎头赶上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将加速推进迄今为止进展缓慢的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券商华泰证券的分析师认为,这可能包括进一步放松户籍制度,这项制度阻碍了农村劳动力向中国最大的、生产率最高的城市转移。

与此同时,企业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德力的程英岭表示,尽管疫情影响了需求,但他不会放弃国外市场。不过他的主要精力会放在前景更光明的国内市场上。他的团队正在为年轻消费者调整产品系列,他们对款式和质量的要求比父母一辈更高。本专栏作者冒昧评论道,如此"内外兼重"听起来很像企业版的双循环战略。"我们也不太清楚那都是什么意思,"他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是在跟着市场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绕回去

发布日期:2020-11-25 06:56
摘要:中国“双循环”的新战略意味着减少对外依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大的玻璃器皿制造商之一德力股份的总部,陈列架上摆放着成百上千个形状、尺寸和颜色各异的玻璃杯。有些杯身矮墩墩的,有些是纤薄得不可思议的红酒杯,具有“优美的女性曲线”是其中一个卖点。但是,应该引起更多关注的是另一条曲线:德力的业务实力走出的陡峭的上升曲线。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公司一开始大批量生产廉价、易碎裂的玻璃器皿。渐渐地它提升了实力,过去十年出口增长了近两倍。以前它只能靠进口设备来生产最精致的那部分产品,现在可以用国产机器了。“除了品牌知名度,我们和世界顶级公司已经差不了多少了。”高管程英岭说。

德力的演变——在提升自我的同时也变得更本土化——也是政府对更广泛的经济的期望。这算不上什么新想法。多年来,官员们一直都在宣讲中国必须变得更具创新力也更有韧性。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它在一定程度上自然而然地实现了这一目标。但是,与美国愈发紧张的关系大大增加了这些目标的紧迫性。美国对关键零部件特别是半导体出口的限制无情地凸显了中国在工业能力上的不足。生产玻璃杯可能要简单得多,只需要沙子、碳酸钠和一些相对基本的设备,但中国不会止步于此。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曾表示打造完整的国内供应链事关国家安全。

问题是如何打造这样的供应链。中国官员知道他们不能放弃世界。出口仍然是德力等众多企业的重要收入来源。而且中国必须从国外吸引技术和投资。太过明晰地推动曾被政府大肆宣扬的"本土创新"只会让外国人警惕。要取得适当的平衡很难。

中国重大经济政策中最新的一项应运而生∶"双循环"战略。从最基本的层面说,它指的是继续保持对外开放("国际大循环"),同时加强国内市场("国内大循环")。如果这听起来很含混,那么确实如此,因为政府尚未阐明细节。尽管如此,它已迅速成为中国最受热议的经济政策,分析师和企业界人士争相发表自己的见解。该战略是2021至2025年十四五规划的核心,共产党在11月3日发布了这一规划的纲要。它的实施—一特别是中国如何解决两个循环之间的矛盾——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道路至关重要。

"国际大循环"一词由政府研究员王建于1988年提出,他认为中国应奉行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战略,将其大量廉价劳动力接入全球生产网络。直到21世纪的头几年,这一直是中国经济规划者的指导原则。但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出口占GDP的比重从2006年的36%下降到去年的 18%。政府已经反复誓言要让国内消费成为更大的增长引擎。因此,学者们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了国内循环。

这场学术辩论官方听在了耳朵里一—这一点在5月显现出来。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阐述了将双循环作为经济政策的框架。最初,听腻了中国官方言辞的人不禁以为这不过是又换了一种说法,实际上说的还是长期宣传的扩大内需促进再平衡的目标。但后来一件事变得清楚了∶ 某种更大的转变即将发生。在更近期的关于经济的讲话中,习近平说的更多的不是促进消费,而是加强中国的防御能力。他在10月 31日发表的讲话中说,中国需要打造"自主可控"的供应链,重要产品至少要有一个替代来源。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反转了关于国际循环的思路。他没有谈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的经济利益,而只强调向外国企业敞开中国大门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让它们更加依赖中国市场,从而遏阻其他大国向中国施压。

既追求经济上的自力更生,又要争取对其他国家有更大的经济影响力一—这两者的结合基本描述了中国现在的做法。习近平提到全球秩序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实际说的就是中国在崛起,而美国在衰落并且试图遏制这个新的大国崛起。"与全球经济的连接造成脆弱的地方,中国想要尽可能地减少,"研究公司策纬咨询(Trivium China)的安德鲁·波克(Andrew Polk)表示,"能带来好处的地方,中国希望尽可能扩大。"

中国官员对双循环的言论斟字酌句,好让其他国家觉得更中听。11月4日年度盛会进博会在上海开幕,习近平在视频讲话中说,双循环的理念是要让中国更加开放。"这不仅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而且将更好造福各国人民。"他说。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朱宁说,中国的企业更多地把这一理念看作是政府将加大对国内重点行业支持力度的信号。它们渴望听到政府要扶持它们的新消息。

在新的五年规划纲要中(将在可能于明年3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更详细的终稿)共产党并未明确要重点支持的行业,而是更笼统地指出需要在国内发展关键技术。但从已经开始实施的其他政策可以看出,中国将扶持任何因全球性局势变化而受到威胁的高科技产业。8月,中国宣布对半导体和软件企业减免税费,加大贷款支持力度。目前中国自产的芯片约占其消费总量的30%(见图表1),其目标是到2025年提高到70%。另一个重点领域是绿色技术和可再生能源。这不仅是为了环境(中国在近年承诺到2030年前停止增加碳排放),投资这类企业也将降低中国对进口石油的需求。


过去,在发布尚未由人大通过的五年规划纲要时,共产党经常会宣布五年内的GDP年均增长目标(见图表2)。这次的纲要没有这样的数字。习近平在其他讲话中表示,到2035年,中国经济规模完全有可能翻一番。这就要求在未来15年实现年均增长4.7%。这在前七八年可能容易实现,但再往后可能会困难得多。



中国有很好的理由放弃这样的数字目标。它们会造成过分强调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促进增长的短期措施,而不是与医疗或教育相关的社会政策,后者也能促进增长,但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见效。但是,不再强调增长目标可能与新的双循环战略有关,而此间关系政府并未明言。降低经济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可能会削弱其增长能力。

中国可以说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全球化让中国在越来越多的制造业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向内转可能会代价高昂。它可能会导致流入中国的外国技术减少、能鞭策中国企业的竞争减少,并且由于政府将资金投向重点扶持行业,投资浪费的情形会增多。信用评级机构标普的经济学家肖恩.罗奇(Shaun Roache)预测,今后十年中国的年均增长率将为4.6%。但他认为,如果过分追求自力更生,增长率可能会在3%左右。中国"对增长放缓的容忍度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受到考验"。

乐观主义是一种顽固的心理特质,因此一些坚持看好中国的人认为,强调内循环也许会引发新一轮旨在提高中国市场运转效率的改革。以半导体行业为例。中国的金融杂志《财新》上个月报道称,科技巨头华为正加紧赶在2022年之前建立起一条"不含美国技术"的供应链。但是,一开始这样的供应链只能让它制造出28纳米(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制程的芯片,远不如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那么精密。乐观主义者的预期是中国意识到要在这些领域迎头赶上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将加速推进迄今为止进展缓慢的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券商华泰证券的分析师认为,这可能包括进一步放松户籍制度,这项制度阻碍了农村劳动力向中国最大的、生产率最高的城市转移。

与此同时,企业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德力的程英岭表示,尽管疫情影响了需求,但他不会放弃国外市场。不过他的主要精力会放在前景更光明的国内市场上。他的团队正在为年轻消费者调整产品系列,他们对款式和质量的要求比父母一辈更高。本专栏作者冒昧评论道,如此"内外兼重"听起来很像企业版的双循环战略。"我们也不太清楚那都是什么意思,"他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是在跟着市场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双循环”的新战略意味着减少对外依赖。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最大的玻璃器皿制造商之一德力股份的总部,陈列架上摆放着成百上千个形状、尺寸和颜色各异的玻璃杯。有些杯身矮墩墩的,有些是纤薄得不可思议的红酒杯,具有“优美的女性曲线”是其中一个卖点。但是,应该引起更多关注的是另一条曲线:德力的业务实力走出的陡峭的上升曲线。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公司一开始大批量生产廉价、易碎裂的玻璃器皿。渐渐地它提升了实力,过去十年出口增长了近两倍。以前它只能靠进口设备来生产最精致的那部分产品,现在可以用国产机器了。“除了品牌知名度,我们和世界顶级公司已经差不了多少了。”高管程英岭说。

德力的演变——在提升自我的同时也变得更本土化——也是政府对更广泛的经济的期望。这算不上什么新想法。多年来,官员们一直都在宣讲中国必须变得更具创新力也更有韧性。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它在一定程度上自然而然地实现了这一目标。但是,与美国愈发紧张的关系大大增加了这些目标的紧迫性。美国对关键零部件特别是半导体出口的限制无情地凸显了中国在工业能力上的不足。生产玻璃杯可能要简单得多,只需要沙子、碳酸钠和一些相对基本的设备,但中国不会止步于此。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曾表示打造完整的国内供应链事关国家安全。

问题是如何打造这样的供应链。中国官员知道他们不能放弃世界。出口仍然是德力等众多企业的重要收入来源。而且中国必须从国外吸引技术和投资。太过明晰地推动曾被政府大肆宣扬的"本土创新"只会让外国人警惕。要取得适当的平衡很难。

中国重大经济政策中最新的一项应运而生∶"双循环"战略。从最基本的层面说,它指的是继续保持对外开放("国际大循环"),同时加强国内市场("国内大循环")。如果这听起来很含混,那么确实如此,因为政府尚未阐明细节。尽管如此,它已迅速成为中国最受热议的经济政策,分析师和企业界人士争相发表自己的见解。该战略是2021至2025年十四五规划的核心,共产党在11月3日发布了这一规划的纲要。它的实施—一特别是中国如何解决两个循环之间的矛盾——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道路至关重要。

"国际大循环"一词由政府研究员王建于1988年提出,他认为中国应奉行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战略,将其大量廉价劳动力接入全球生产网络。直到21世纪的头几年,这一直是中国经济规划者的指导原则。但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出口占GDP的比重从2006年的36%下降到去年的 18%。政府已经反复誓言要让国内消费成为更大的增长引擎。因此,学者们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了国内循环。

这场学术辩论官方听在了耳朵里一—这一点在5月显现出来。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阐述了将双循环作为经济政策的框架。最初,听腻了中国官方言辞的人不禁以为这不过是又换了一种说法,实际上说的还是长期宣传的扩大内需促进再平衡的目标。但后来一件事变得清楚了∶ 某种更大的转变即将发生。在更近期的关于经济的讲话中,习近平说的更多的不是促进消费,而是加强中国的防御能力。他在10月 31日发表的讲话中说,中国需要打造"自主可控"的供应链,重要产品至少要有一个替代来源。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反转了关于国际循环的思路。他没有谈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的经济利益,而只强调向外国企业敞开中国大门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让它们更加依赖中国市场,从而遏阻其他大国向中国施压。

既追求经济上的自力更生,又要争取对其他国家有更大的经济影响力一—这两者的结合基本描述了中国现在的做法。习近平提到全球秩序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实际说的就是中国在崛起,而美国在衰落并且试图遏制这个新的大国崛起。"与全球经济的连接造成脆弱的地方,中国想要尽可能地减少,"研究公司策纬咨询(Trivium China)的安德鲁·波克(Andrew Polk)表示,"能带来好处的地方,中国希望尽可能扩大。"

中国官员对双循环的言论斟字酌句,好让其他国家觉得更中听。11月4日年度盛会进博会在上海开幕,习近平在视频讲话中说,双循环的理念是要让中国更加开放。"这不仅是中国自身发展需要,而且将更好造福各国人民。"他说。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朱宁说,中国的企业更多地把这一理念看作是政府将加大对国内重点行业支持力度的信号。它们渴望听到政府要扶持它们的新消息。

在新的五年规划纲要中(将在可能于明年3月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更详细的终稿)共产党并未明确要重点支持的行业,而是更笼统地指出需要在国内发展关键技术。但从已经开始实施的其他政策可以看出,中国将扶持任何因全球性局势变化而受到威胁的高科技产业。8月,中国宣布对半导体和软件企业减免税费,加大贷款支持力度。目前中国自产的芯片约占其消费总量的30%(见图表1),其目标是到2025年提高到70%。另一个重点领域是绿色技术和可再生能源。这不仅是为了环境(中国在近年承诺到2030年前停止增加碳排放),投资这类企业也将降低中国对进口石油的需求。


过去,在发布尚未由人大通过的五年规划纲要时,共产党经常会宣布五年内的GDP年均增长目标(见图表2)。这次的纲要没有这样的数字。习近平在其他讲话中表示,到2035年,中国经济规模完全有可能翻一番。这就要求在未来15年实现年均增长4.7%。这在前七八年可能容易实现,但再往后可能会困难得多。



中国有很好的理由放弃这样的数字目标。它们会造成过分强调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促进增长的短期措施,而不是与医疗或教育相关的社会政策,后者也能促进增长,但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见效。但是,不再强调增长目标可能与新的双循环战略有关,而此间关系政府并未明言。降低经济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可能会削弱其增长能力。

中国可以说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全球化让中国在越来越多的制造业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向内转可能会代价高昂。它可能会导致流入中国的外国技术减少、能鞭策中国企业的竞争减少,并且由于政府将资金投向重点扶持行业,投资浪费的情形会增多。信用评级机构标普的经济学家肖恩.罗奇(Shaun Roache)预测,今后十年中国的年均增长率将为4.6%。但他认为,如果过分追求自力更生,增长率可能会在3%左右。中国"对增长放缓的容忍度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受到考验"。

乐观主义是一种顽固的心理特质,因此一些坚持看好中国的人认为,强调内循环也许会引发新一轮旨在提高中国市场运转效率的改革。以半导体行业为例。中国的金融杂志《财新》上个月报道称,科技巨头华为正加紧赶在2022年之前建立起一条"不含美国技术"的供应链。但是,一开始这样的供应链只能让它制造出28纳米(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制程的芯片,远不如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那么精密。乐观主义者的预期是中国意识到要在这些领域迎头赶上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将加速推进迄今为止进展缓慢的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券商华泰证券的分析师认为,这可能包括进一步放松户籍制度,这项制度阻碍了农村劳动力向中国最大的、生产率最高的城市转移。

与此同时,企业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德力的程英岭表示,尽管疫情影响了需求,但他不会放弃国外市场。不过他的主要精力会放在前景更光明的国内市场上。他的团队正在为年轻消费者调整产品系列,他们对款式和质量的要求比父母一辈更高。本专栏作者冒昧评论道,如此"内外兼重"听起来很像企业版的双循环战略。"我们也不太清楚那都是什么意思,"他叹了口气说,"我们只是在跟着市场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