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过去两年中国境内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境内债市的违约规模连续第三年突破千亿规模,尤其进入2020年四季度后,国有企业异军突起成为近期违约的主力军,一度令市场信心大受打击,监管层和部分地方政府遂着手整顿市场,金融委上周末更是召开会议旗帜鲜明的要求严惩“逃废债”,试图重振市场信心。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展露复苏迹象后宽松政策逐步退出,更多企业在未来债务到期之际或仍将面临考验。

1. 问题有多大?

据彭博整理的信息,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违约债券本金合计约1040.3亿元人民币,连续第三年违约规模超过千亿且仍在增长。2019年和2018年该数额分别为1424亿元和1220亿元,2017年违约额尚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

尽管绝大多数违约发生于在岸人民币计价债券市场,但今年以来离岸市场上的违约已较去年全年翻倍,达80.7亿美元。此前随着疫情导致大多数经济活动停摆,已有至少12例发行人通过展期、置换、撤销回售等方式避开直接违约的案例,但这种短期操作往往最终只是争取了时间而未消除风险。

2. 哪里是重灾区?

过去两年,违约多数发生在多元化的民营企业,而近期则更多是国企或政府背景的企业发生违约,这给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较大的打击。另外,一些房企也加入了违约阵营,7月份,泰禾集团成为中国首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千亿级大型住宅开发企业,随后,天房集团和一家福建房企福建福晟集团也未能按时偿债。

3. 背后原因是什么?

随着经济企稳复苏和宽松政策的陆续退出,多数企业已不像今年上半年一样可以轻易获取大量低价的信贷资源,发债成本有所回升之余,弱资质公司还要承受资金紧缩和还款压力升高的双重重压。与此同时,市场担忧一度被新冠疫情耽误的国企去杠杆进程似也重新开始推进。

辽宁省国企华晨汽车集团和河南省国企永城煤业集团先后发生债券兑付违约,市场担忧一些发行人自身的偿债意愿可能不高,同时也对中国地方政府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企施以援手感到不确定。

4. 政府是否已经介入?

面对违约的高歌猛进和市场信心的极度萎缩,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周末召开会议,要求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此外,上周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对饱受诟病的“结构化发行”发出禁令,同时对海通证券等多家中介机构开展自律调查。证监会对华晨汽车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上交所也就华晨事件对招商证券发出监管警示函。

从地方政府的层面看,中国各地政府对于当地企业的支持态度早已分化。就在此次辽宁与河南国企违约导致市场信心动摇之际,山西省副省长就强力发声安抚市场,称近期当地国企债券兑付“毫无问题”,并表示绝不允许有“欠债不还”的念头。

5. 国企债券的现状

过去两年,中国境内的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这使得国企债和城投债备受追捧,其与民企债的信用利差大幅走阔。然而,并不是所有的AAA国企债都拥有同样的偿债能力和政府支持力度,那些运营效率较低、债务和社会负担沉重、现金流对债务的覆盖率低的企业,一旦债券市场再融资无法进行,脆弱的资金链就极容易断裂。

据兴业研究提供的数据,近期接二连三的国企违约事件发生后,截至11月13日当周,民营企业与地方国企的信用利差已经快速收窄至今年4月2日来的新低。而据彭博数据显示,明年一季度国企境内债券到期规模约达1.2万亿元,为自2002年有数据来的第二大单季高峰,仅次于本季度的1.33万亿元,其违约风险仍未过境。

6. 本轮国企违约还有哪些影响?

这轮违约潮给市场冲击最大的不是违约本身,而是违约前企业评级多还是AAA,显示评级有效性存疑,同时企业在违约前将不少优质资产划转的行为令市场产生“逃废债”的担忧。此类担忧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会极大影响债券投资人的信心,进而使得同行业、同省份或者具有相似特点的企业债券在二级市场遭到抛售,并影响相关主体在一级市场进行再融资。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债券违约再破千亿 国企引领新一波违约潮

发布日期:2020-11-24 19:37
摘要: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过去两年中国境内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境内债市的违约规模连续第三年突破千亿规模,尤其进入2020年四季度后,国有企业异军突起成为近期违约的主力军,一度令市场信心大受打击,监管层和部分地方政府遂着手整顿市场,金融委上周末更是召开会议旗帜鲜明的要求严惩“逃废债”,试图重振市场信心。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展露复苏迹象后宽松政策逐步退出,更多企业在未来债务到期之际或仍将面临考验。

1. 问题有多大?

据彭博整理的信息,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违约债券本金合计约1040.3亿元人民币,连续第三年违约规模超过千亿且仍在增长。2019年和2018年该数额分别为1424亿元和1220亿元,2017年违约额尚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

尽管绝大多数违约发生于在岸人民币计价债券市场,但今年以来离岸市场上的违约已较去年全年翻倍,达80.7亿美元。此前随着疫情导致大多数经济活动停摆,已有至少12例发行人通过展期、置换、撤销回售等方式避开直接违约的案例,但这种短期操作往往最终只是争取了时间而未消除风险。

2. 哪里是重灾区?

过去两年,违约多数发生在多元化的民营企业,而近期则更多是国企或政府背景的企业发生违约,这给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较大的打击。另外,一些房企也加入了违约阵营,7月份,泰禾集团成为中国首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千亿级大型住宅开发企业,随后,天房集团和一家福建房企福建福晟集团也未能按时偿债。

3. 背后原因是什么?

随着经济企稳复苏和宽松政策的陆续退出,多数企业已不像今年上半年一样可以轻易获取大量低价的信贷资源,发债成本有所回升之余,弱资质公司还要承受资金紧缩和还款压力升高的双重重压。与此同时,市场担忧一度被新冠疫情耽误的国企去杠杆进程似也重新开始推进。

辽宁省国企华晨汽车集团和河南省国企永城煤业集团先后发生债券兑付违约,市场担忧一些发行人自身的偿债意愿可能不高,同时也对中国地方政府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企施以援手感到不确定。

4. 政府是否已经介入?

面对违约的高歌猛进和市场信心的极度萎缩,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周末召开会议,要求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此外,上周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对饱受诟病的“结构化发行”发出禁令,同时对海通证券等多家中介机构开展自律调查。证监会对华晨汽车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上交所也就华晨事件对招商证券发出监管警示函。

从地方政府的层面看,中国各地政府对于当地企业的支持态度早已分化。就在此次辽宁与河南国企违约导致市场信心动摇之际,山西省副省长就强力发声安抚市场,称近期当地国企债券兑付“毫无问题”,并表示绝不允许有“欠债不还”的念头。

5. 国企债券的现状

过去两年,中国境内的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这使得国企债和城投债备受追捧,其与民企债的信用利差大幅走阔。然而,并不是所有的AAA国企债都拥有同样的偿债能力和政府支持力度,那些运营效率较低、债务和社会负担沉重、现金流对债务的覆盖率低的企业,一旦债券市场再融资无法进行,脆弱的资金链就极容易断裂。

据兴业研究提供的数据,近期接二连三的国企违约事件发生后,截至11月13日当周,民营企业与地方国企的信用利差已经快速收窄至今年4月2日来的新低。而据彭博数据显示,明年一季度国企境内债券到期规模约达1.2万亿元,为自2002年有数据来的第二大单季高峰,仅次于本季度的1.33万亿元,其违约风险仍未过境。

6. 本轮国企违约还有哪些影响?

这轮违约潮给市场冲击最大的不是违约本身,而是违约前企业评级多还是AAA,显示评级有效性存疑,同时企业在违约前将不少优质资产划转的行为令市场产生“逃废债”的担忧。此类担忧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会极大影响债券投资人的信心,进而使得同行业、同省份或者具有相似特点的企业债券在二级市场遭到抛售,并影响相关主体在一级市场进行再融资。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过去两年中国境内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境内债市的违约规模连续第三年突破千亿规模,尤其进入2020年四季度后,国有企业异军突起成为近期违约的主力军,一度令市场信心大受打击,监管层和部分地方政府遂着手整顿市场,金融委上周末更是召开会议旗帜鲜明的要求严惩“逃废债”,试图重振市场信心。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展露复苏迹象后宽松政策逐步退出,更多企业在未来债务到期之际或仍将面临考验。

1. 问题有多大?

据彭博整理的信息,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违约债券本金合计约1040.3亿元人民币,连续第三年违约规模超过千亿且仍在增长。2019年和2018年该数额分别为1424亿元和1220亿元,2017年违约额尚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

尽管绝大多数违约发生于在岸人民币计价债券市场,但今年以来离岸市场上的违约已较去年全年翻倍,达80.7亿美元。此前随着疫情导致大多数经济活动停摆,已有至少12例发行人通过展期、置换、撤销回售等方式避开直接违约的案例,但这种短期操作往往最终只是争取了时间而未消除风险。

2. 哪里是重灾区?

过去两年,违约多数发生在多元化的民营企业,而近期则更多是国企或政府背景的企业发生违约,这给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较大的打击。另外,一些房企也加入了违约阵营,7月份,泰禾集团成为中国首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千亿级大型住宅开发企业,随后,天房集团和一家福建房企福建福晟集团也未能按时偿债。

3. 背后原因是什么?

随着经济企稳复苏和宽松政策的陆续退出,多数企业已不像今年上半年一样可以轻易获取大量低价的信贷资源,发债成本有所回升之余,弱资质公司还要承受资金紧缩和还款压力升高的双重重压。与此同时,市场担忧一度被新冠疫情耽误的国企去杠杆进程似也重新开始推进。

辽宁省国企华晨汽车集团和河南省国企永城煤业集团先后发生债券兑付违约,市场担忧一些发行人自身的偿债意愿可能不高,同时也对中国地方政府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企施以援手感到不确定。

4. 政府是否已经介入?

面对违约的高歌猛进和市场信心的极度萎缩,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周末召开会议,要求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此外,上周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对饱受诟病的“结构化发行”发出禁令,同时对海通证券等多家中介机构开展自律调查。证监会对华晨汽车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上交所也就华晨事件对招商证券发出监管警示函。

从地方政府的层面看,中国各地政府对于当地企业的支持态度早已分化。就在此次辽宁与河南国企违约导致市场信心动摇之际,山西省副省长就强力发声安抚市场,称近期当地国企债券兑付“毫无问题”,并表示绝不允许有“欠债不还”的念头。

5. 国企债券的现状

过去两年,中国境内的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这使得国企债和城投债备受追捧,其与民企债的信用利差大幅走阔。然而,并不是所有的AAA国企债都拥有同样的偿债能力和政府支持力度,那些运营效率较低、债务和社会负担沉重、现金流对债务的覆盖率低的企业,一旦债券市场再融资无法进行,脆弱的资金链就极容易断裂。

据兴业研究提供的数据,近期接二连三的国企违约事件发生后,截至11月13日当周,民营企业与地方国企的信用利差已经快速收窄至今年4月2日来的新低。而据彭博数据显示,明年一季度国企境内债券到期规模约达1.2万亿元,为自2002年有数据来的第二大单季高峰,仅次于本季度的1.33万亿元,其违约风险仍未过境。

6. 本轮国企违约还有哪些影响?

这轮违约潮给市场冲击最大的不是违约本身,而是违约前企业评级多还是AAA,显示评级有效性存疑,同时企业在违约前将不少优质资产划转的行为令市场产生“逃废债”的担忧。此类担忧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会极大影响债券投资人的信心,进而使得同行业、同省份或者具有相似特点的企业债券在二级市场遭到抛售,并影响相关主体在一级市场进行再融资。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债券违约再破千亿 国企引领新一波违约潮

发布日期:2020-11-24 19:37
摘要: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过去两年中国境内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境内债市的违约规模连续第三年突破千亿规模,尤其进入2020年四季度后,国有企业异军突起成为近期违约的主力军,一度令市场信心大受打击,监管层和部分地方政府遂着手整顿市场,金融委上周末更是召开会议旗帜鲜明的要求严惩“逃废债”,试图重振市场信心。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展露复苏迹象后宽松政策逐步退出,更多企业在未来债务到期之际或仍将面临考验。

1. 问题有多大?

据彭博整理的信息,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违约债券本金合计约1040.3亿元人民币,连续第三年违约规模超过千亿且仍在增长。2019年和2018年该数额分别为1424亿元和1220亿元,2017年违约额尚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

尽管绝大多数违约发生于在岸人民币计价债券市场,但今年以来离岸市场上的违约已较去年全年翻倍,达80.7亿美元。此前随着疫情导致大多数经济活动停摆,已有至少12例发行人通过展期、置换、撤销回售等方式避开直接违约的案例,但这种短期操作往往最终只是争取了时间而未消除风险。

2. 哪里是重灾区?

过去两年,违约多数发生在多元化的民营企业,而近期则更多是国企或政府背景的企业发生违约,这给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较大的打击。另外,一些房企也加入了违约阵营,7月份,泰禾集团成为中国首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千亿级大型住宅开发企业,随后,天房集团和一家福建房企福建福晟集团也未能按时偿债。

3. 背后原因是什么?

随着经济企稳复苏和宽松政策的陆续退出,多数企业已不像今年上半年一样可以轻易获取大量低价的信贷资源,发债成本有所回升之余,弱资质公司还要承受资金紧缩和还款压力升高的双重重压。与此同时,市场担忧一度被新冠疫情耽误的国企去杠杆进程似也重新开始推进。

辽宁省国企华晨汽车集团和河南省国企永城煤业集团先后发生债券兑付违约,市场担忧一些发行人自身的偿债意愿可能不高,同时也对中国地方政府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企施以援手感到不确定。

4. 政府是否已经介入?

面对违约的高歌猛进和市场信心的极度萎缩,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周末召开会议,要求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此外,上周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对饱受诟病的“结构化发行”发出禁令,同时对海通证券等多家中介机构开展自律调查。证监会对华晨汽车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上交所也就华晨事件对招商证券发出监管警示函。

从地方政府的层面看,中国各地政府对于当地企业的支持态度早已分化。就在此次辽宁与河南国企违约导致市场信心动摇之际,山西省副省长就强力发声安抚市场,称近期当地国企债券兑付“毫无问题”,并表示绝不允许有“欠债不还”的念头。

5. 国企债券的现状

过去两年,中国境内的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这使得国企债和城投债备受追捧,其与民企债的信用利差大幅走阔。然而,并不是所有的AAA国企债都拥有同样的偿债能力和政府支持力度,那些运营效率较低、债务和社会负担沉重、现金流对债务的覆盖率低的企业,一旦债券市场再融资无法进行,脆弱的资金链就极容易断裂。

据兴业研究提供的数据,近期接二连三的国企违约事件发生后,截至11月13日当周,民营企业与地方国企的信用利差已经快速收窄至今年4月2日来的新低。而据彭博数据显示,明年一季度国企境内债券到期规模约达1.2万亿元,为自2002年有数据来的第二大单季高峰,仅次于本季度的1.33万亿元,其违约风险仍未过境。

6. 本轮国企违约还有哪些影响?

这轮违约潮给市场冲击最大的不是违约本身,而是违约前企业评级多还是AAA,显示评级有效性存疑,同时企业在违约前将不少优质资产划转的行为令市场产生“逃废债”的担忧。此类担忧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会极大影响债券投资人的信心,进而使得同行业、同省份或者具有相似特点的企业债券在二级市场遭到抛售,并影响相关主体在一级市场进行再融资。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过去两年中国境内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境内债市的违约规模连续第三年突破千亿规模,尤其进入2020年四季度后,国有企业异军突起成为近期违约的主力军,一度令市场信心大受打击,监管层和部分地方政府遂着手整顿市场,金融委上周末更是召开会议旗帜鲜明的要求严惩“逃废债”,试图重振市场信心。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展露复苏迹象后宽松政策逐步退出,更多企业在未来债务到期之际或仍将面临考验。

1. 问题有多大?

据彭博整理的信息,2020年中国在岸市场发生了至少88例新发债券违约事件,违约债券本金合计约1040.3亿元人民币,连续第三年违约规模超过千亿且仍在增长。2019年和2018年该数额分别为1424亿元和1220亿元,2017年违约额尚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

尽管绝大多数违约发生于在岸人民币计价债券市场,但今年以来离岸市场上的违约已较去年全年翻倍,达80.7亿美元。此前随着疫情导致大多数经济活动停摆,已有至少12例发行人通过展期、置换、撤销回售等方式避开直接违约的案例,但这种短期操作往往最终只是争取了时间而未消除风险。

2. 哪里是重灾区?

过去两年,违约多数发生在多元化的民营企业,而近期则更多是国企或政府背景的企业发生违约,这给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较大的打击。另外,一些房企也加入了违约阵营,7月份,泰禾集团成为中国首个发生债券违约的千亿级大型住宅开发企业,随后,天房集团和一家福建房企福建福晟集团也未能按时偿债。

3. 背后原因是什么?

随着经济企稳复苏和宽松政策的陆续退出,多数企业已不像今年上半年一样可以轻易获取大量低价的信贷资源,发债成本有所回升之余,弱资质公司还要承受资金紧缩和还款压力升高的双重重压。与此同时,市场担忧一度被新冠疫情耽误的国企去杠杆进程似也重新开始推进。

辽宁省国企华晨汽车集团和河南省国企永城煤业集团先后发生债券兑付违约,市场担忧一些发行人自身的偿债意愿可能不高,同时也对中国地方政府是否愿意为不堪债务重负的国企施以援手感到不确定。

4. 政府是否已经介入?

面对违约的高歌猛进和市场信心的极度萎缩,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周末召开会议,要求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此外,上周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对饱受诟病的“结构化发行”发出禁令,同时对海通证券等多家中介机构开展自律调查。证监会对华晨汽车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上交所也就华晨事件对招商证券发出监管警示函。

从地方政府的层面看,中国各地政府对于当地企业的支持态度早已分化。就在此次辽宁与河南国企违约导致市场信心动摇之际,山西省副省长就强力发声安抚市场,称近期当地国企债券兑付“毫无问题”,并表示绝不允许有“欠债不还”的念头。

5. 国企债券的现状

过去两年,中国境内的信用债违约主体集中在民营企业,这使得国企债和城投债备受追捧,其与民企债的信用利差大幅走阔。然而,并不是所有的AAA国企债都拥有同样的偿债能力和政府支持力度,那些运营效率较低、债务和社会负担沉重、现金流对债务的覆盖率低的企业,一旦债券市场再融资无法进行,脆弱的资金链就极容易断裂。

据兴业研究提供的数据,近期接二连三的国企违约事件发生后,截至11月13日当周,民营企业与地方国企的信用利差已经快速收窄至今年4月2日来的新低。而据彭博数据显示,明年一季度国企境内债券到期规模约达1.2万亿元,为自2002年有数据来的第二大单季高峰,仅次于本季度的1.33万亿元,其违约风险仍未过境。

6. 本轮国企违约还有哪些影响?

这轮违约潮给市场冲击最大的不是违约本身,而是违约前企业评级多还是AAA,显示评级有效性存疑,同时企业在违约前将不少优质资产划转的行为令市场产生“逃废债”的担忧。此类担忧如果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会极大影响债券投资人的信心,进而使得同行业、同省份或者具有相似特点的企业债券在二级市场遭到抛售,并影响相关主体在一级市场进行再融资。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