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李华离开腾讯后创立的富途证券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由于对传统券商的不满,他自己创办了这家在线券商。




OR--商业新媒体

2000年,当李华(Leaf Hua Li)加入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Tencent)成为第18位创始员工时,腾讯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科技初创企业;当时它尚未推出微信(WeChat),要再过四年才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它是当时刚出现的一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生态系统中还有华为(Huawei)、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中国平安(Ping An Insurance)、华大基因(BGI)等公司。这些公司很快将使深圳享誉全球,它们也吸引着来自全中国各地的最聪明的年轻人才。

涌入深圳的这些创业人才满怀抱负,他们不仅寻求加入最有前景的科技集团,而且很快就尝到了获得股份和期权的甜头:当他们所在的公司最终上市时,这些股份和期权会让他们变得富有,因为他们能够将所持的部分股份转化为现实世界的现金。

当李华2007年决定离开腾讯时,他并非第一个离开的创始员工;在他之前,已有另外两名在公司创立之初加入的员工离开。他们选择了退休;李华决定自己创业。如今,他创立的在线券商富途证券(Futu Securities)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并在纽约上市,成为科技如何在太平洋两岸改变证券经纪行业的一个样板。

“当时有的人说,成功的是腾讯平台,而非个人。我产生了自我怀疑,”李华在位于深圳的办公室回忆道。他穿着全球科技业者偏爱的黑色T恤,看上去比他43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再者,“马化腾(Pony Ma,腾讯创始人)还很年轻,所以我知道在这里有天花板。我永远掌管不了腾讯。而且,因为我在腾讯有一大笔股份,我知道我有财务自由去冒险。”

从某些方面来说,像李华这样的技术人士选择进入证券行业实属罕见。

实际上,创立富途体现的是李华的科技背景,而非金融背景。他在湖南的大学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然后像众多同龄人一样南下深圳,收到了深圳一些顶级企业的录用函,包括华为和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现为中国平安所有)。但腾讯的一则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当时的腾讯还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他向腾讯投了简历,但由于缺乏工作经验他收不到任何回复。并不气馁的李华直接来到腾讯,说服了那个小团队以比他在其他公司可拿到的低得多的薪水聘用他。

当他们的公司上市后,许多创业者(包括李华本人)开始将手头的资金投入股市,尤其是在深圳,至少部分可以利用他们自己的技术知识来获利。

但李华对股市的运作方式几乎一无所知——至少一开始如此。

通常,这些创业者在早期的市场交易中都没有愉快的经历。李华表示:“开一个账户的成本非常高。我支付了很多佣金。而且换一家券商服务也没什么差别。”

这也是促使李华在2012年创办富途的原因之一。“当时已经出现大量互联网公司,”他补充称,“但我认为,如果我借鉴腾讯在研发方面的基因,就能(在股票交易领域)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并聚拢大量资产。”他还借鉴了腾讯的社区模式,为迥异的两类交易者——最精明的科技百万富翁和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散户投资者——建立了一个社区。

“我早期的客户就是我的同事,”李华补充道,“我们利用技术带来变革。”

李华面对的首个挑战是筹集资金。他的首席财务官陈宇(Arthur Chen)回忆道:“他见了多位著名(风险投资家)投资人,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路线图。但那时候要说服投资人相信,一个来自腾讯、没有任何金融专业背景的纯产品/研发团队能够创建一家券商,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李华的团队当时正在向香港证监会(SFC)申请经纪牌照。香港证监会刚做出有条件的批准,李华的第一位资金支持者就退出了。”富途吸引人的一个地方是,与中国内地的竞争对手不同,它可以向客户销售在美国和香港交易的股票。

尽管产生了自我怀疑,“我别无选择,”李华说,“我不得不把自己的钱——总积蓄的30%——投入公司。当时我手下有10名员工,大部分都来自腾讯。我妻子支持我。我知道我会把钱赚回来。”

不久之后,他吸引到了来自腾讯、经纬创投(Matrix)和红杉资本(Sequoia)的“A”轮投资。

“在游说投资人之前,研发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个非常棒的交易系统,并(从香港监管机构)获得了经纪牌照。因此,我们没有花太多精力去说服投资人……(他们)很容易就相信了货币化潜力。”他说。

现在回想起来,富途的创立可以说是正当其时。

当时,李华和他(休完两年园艺假后)创立的公司比华尔街晚了几十年。但在读了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关于如何与“华尔街的排他世界”较量的回忆录后,李华开始确信,折扣券商(discount brokerage)是适合富途的模式,而且“在线(券商服务)才是未来的出路”。

“他是一个真正的颠覆者,”李华谈到施瓦布时说道,“但那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认为我可以通过技术接触到大量的客户。腾讯的商业模式完全是围绕来自用户的创新。投资者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社交网络的影响力太强大了。”

如今,“富途已经成了电子交易领域的YouTube,”驻新加坡的对冲基金经理Yu Liu表示,“假如你进行交易时无法访问该平台及其内容,那就像你战斗时步枪里没有子弹。他们的用户生成的内容更胜于研究报告。而且它不仅仅是单向的。”

在某些方面,人们很容易拿富途与美国的罗宾侠(Robinhood)作比。与这家券商一样,富途的宗旨是让普通人也能负担得起进行交易,以体现金融的包容性。“但我们永远无法复制他们的订单流,”李华表示,原因在于不同的经济效应。“这里的证券交易所不给订单回扣。香港是独家垄断的;他们不想为了实时价格而让出这部分收入。”

虽然中美存在政治问题和金融脱钩,李华仍然喜欢美国市场。他之所以让富途在美国上市,是因为太平洋那一边有更多投资者懂得折扣券商。他补充称:“如果不存在政治问题,美国仍然是科技公司的更佳选择。”

随着富途发展壮大,李华越来越担心风险管理。他补充称:“随着我们管理的资产越来越多,有了更多的产品,进行更多的交易,这一点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有一件事他现在不必再担心了。他拥有财务自由,部分得益于他从腾讯获得的股票和期权,部分得益于他在互联网券商模式上的押注得到了丰厚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富途创始人李华:券商行业闯入的技术人士

发布日期:2020-11-24 18:24
摘要:李华离开腾讯后创立的富途证券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由于对传统券商的不满,他自己创办了这家在线券商。




OR--商业新媒体

2000年,当李华(Leaf Hua Li)加入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Tencent)成为第18位创始员工时,腾讯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科技初创企业;当时它尚未推出微信(WeChat),要再过四年才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它是当时刚出现的一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生态系统中还有华为(Huawei)、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中国平安(Ping An Insurance)、华大基因(BGI)等公司。这些公司很快将使深圳享誉全球,它们也吸引着来自全中国各地的最聪明的年轻人才。

涌入深圳的这些创业人才满怀抱负,他们不仅寻求加入最有前景的科技集团,而且很快就尝到了获得股份和期权的甜头:当他们所在的公司最终上市时,这些股份和期权会让他们变得富有,因为他们能够将所持的部分股份转化为现实世界的现金。

当李华2007年决定离开腾讯时,他并非第一个离开的创始员工;在他之前,已有另外两名在公司创立之初加入的员工离开。他们选择了退休;李华决定自己创业。如今,他创立的在线券商富途证券(Futu Securities)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并在纽约上市,成为科技如何在太平洋两岸改变证券经纪行业的一个样板。

“当时有的人说,成功的是腾讯平台,而非个人。我产生了自我怀疑,”李华在位于深圳的办公室回忆道。他穿着全球科技业者偏爱的黑色T恤,看上去比他43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再者,“马化腾(Pony Ma,腾讯创始人)还很年轻,所以我知道在这里有天花板。我永远掌管不了腾讯。而且,因为我在腾讯有一大笔股份,我知道我有财务自由去冒险。”

从某些方面来说,像李华这样的技术人士选择进入证券行业实属罕见。

实际上,创立富途体现的是李华的科技背景,而非金融背景。他在湖南的大学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然后像众多同龄人一样南下深圳,收到了深圳一些顶级企业的录用函,包括华为和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现为中国平安所有)。但腾讯的一则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当时的腾讯还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他向腾讯投了简历,但由于缺乏工作经验他收不到任何回复。并不气馁的李华直接来到腾讯,说服了那个小团队以比他在其他公司可拿到的低得多的薪水聘用他。

当他们的公司上市后,许多创业者(包括李华本人)开始将手头的资金投入股市,尤其是在深圳,至少部分可以利用他们自己的技术知识来获利。

但李华对股市的运作方式几乎一无所知——至少一开始如此。

通常,这些创业者在早期的市场交易中都没有愉快的经历。李华表示:“开一个账户的成本非常高。我支付了很多佣金。而且换一家券商服务也没什么差别。”

这也是促使李华在2012年创办富途的原因之一。“当时已经出现大量互联网公司,”他补充称,“但我认为,如果我借鉴腾讯在研发方面的基因,就能(在股票交易领域)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并聚拢大量资产。”他还借鉴了腾讯的社区模式,为迥异的两类交易者——最精明的科技百万富翁和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散户投资者——建立了一个社区。

“我早期的客户就是我的同事,”李华补充道,“我们利用技术带来变革。”

李华面对的首个挑战是筹集资金。他的首席财务官陈宇(Arthur Chen)回忆道:“他见了多位著名(风险投资家)投资人,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路线图。但那时候要说服投资人相信,一个来自腾讯、没有任何金融专业背景的纯产品/研发团队能够创建一家券商,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李华的团队当时正在向香港证监会(SFC)申请经纪牌照。香港证监会刚做出有条件的批准,李华的第一位资金支持者就退出了。”富途吸引人的一个地方是,与中国内地的竞争对手不同,它可以向客户销售在美国和香港交易的股票。

尽管产生了自我怀疑,“我别无选择,”李华说,“我不得不把自己的钱——总积蓄的30%——投入公司。当时我手下有10名员工,大部分都来自腾讯。我妻子支持我。我知道我会把钱赚回来。”

不久之后,他吸引到了来自腾讯、经纬创投(Matrix)和红杉资本(Sequoia)的“A”轮投资。

“在游说投资人之前,研发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个非常棒的交易系统,并(从香港监管机构)获得了经纪牌照。因此,我们没有花太多精力去说服投资人……(他们)很容易就相信了货币化潜力。”他说。

现在回想起来,富途的创立可以说是正当其时。

当时,李华和他(休完两年园艺假后)创立的公司比华尔街晚了几十年。但在读了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关于如何与“华尔街的排他世界”较量的回忆录后,李华开始确信,折扣券商(discount brokerage)是适合富途的模式,而且“在线(券商服务)才是未来的出路”。

“他是一个真正的颠覆者,”李华谈到施瓦布时说道,“但那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认为我可以通过技术接触到大量的客户。腾讯的商业模式完全是围绕来自用户的创新。投资者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社交网络的影响力太强大了。”

如今,“富途已经成了电子交易领域的YouTube,”驻新加坡的对冲基金经理Yu Liu表示,“假如你进行交易时无法访问该平台及其内容,那就像你战斗时步枪里没有子弹。他们的用户生成的内容更胜于研究报告。而且它不仅仅是单向的。”

在某些方面,人们很容易拿富途与美国的罗宾侠(Robinhood)作比。与这家券商一样,富途的宗旨是让普通人也能负担得起进行交易,以体现金融的包容性。“但我们永远无法复制他们的订单流,”李华表示,原因在于不同的经济效应。“这里的证券交易所不给订单回扣。香港是独家垄断的;他们不想为了实时价格而让出这部分收入。”

虽然中美存在政治问题和金融脱钩,李华仍然喜欢美国市场。他之所以让富途在美国上市,是因为太平洋那一边有更多投资者懂得折扣券商。他补充称:“如果不存在政治问题,美国仍然是科技公司的更佳选择。”

随着富途发展壮大,李华越来越担心风险管理。他补充称:“随着我们管理的资产越来越多,有了更多的产品,进行更多的交易,这一点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有一件事他现在不必再担心了。他拥有财务自由,部分得益于他从腾讯获得的股票和期权,部分得益于他在互联网券商模式上的押注得到了丰厚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李华离开腾讯后创立的富途证券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由于对传统券商的不满,他自己创办了这家在线券商。




OR--商业新媒体

2000年,当李华(Leaf Hua Li)加入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Tencent)成为第18位创始员工时,腾讯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科技初创企业;当时它尚未推出微信(WeChat),要再过四年才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它是当时刚出现的一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生态系统中还有华为(Huawei)、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中国平安(Ping An Insurance)、华大基因(BGI)等公司。这些公司很快将使深圳享誉全球,它们也吸引着来自全中国各地的最聪明的年轻人才。

涌入深圳的这些创业人才满怀抱负,他们不仅寻求加入最有前景的科技集团,而且很快就尝到了获得股份和期权的甜头:当他们所在的公司最终上市时,这些股份和期权会让他们变得富有,因为他们能够将所持的部分股份转化为现实世界的现金。

当李华2007年决定离开腾讯时,他并非第一个离开的创始员工;在他之前,已有另外两名在公司创立之初加入的员工离开。他们选择了退休;李华决定自己创业。如今,他创立的在线券商富途证券(Futu Securities)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并在纽约上市,成为科技如何在太平洋两岸改变证券经纪行业的一个样板。

“当时有的人说,成功的是腾讯平台,而非个人。我产生了自我怀疑,”李华在位于深圳的办公室回忆道。他穿着全球科技业者偏爱的黑色T恤,看上去比他43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再者,“马化腾(Pony Ma,腾讯创始人)还很年轻,所以我知道在这里有天花板。我永远掌管不了腾讯。而且,因为我在腾讯有一大笔股份,我知道我有财务自由去冒险。”

从某些方面来说,像李华这样的技术人士选择进入证券行业实属罕见。

实际上,创立富途体现的是李华的科技背景,而非金融背景。他在湖南的大学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然后像众多同龄人一样南下深圳,收到了深圳一些顶级企业的录用函,包括华为和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现为中国平安所有)。但腾讯的一则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当时的腾讯还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他向腾讯投了简历,但由于缺乏工作经验他收不到任何回复。并不气馁的李华直接来到腾讯,说服了那个小团队以比他在其他公司可拿到的低得多的薪水聘用他。

当他们的公司上市后,许多创业者(包括李华本人)开始将手头的资金投入股市,尤其是在深圳,至少部分可以利用他们自己的技术知识来获利。

但李华对股市的运作方式几乎一无所知——至少一开始如此。

通常,这些创业者在早期的市场交易中都没有愉快的经历。李华表示:“开一个账户的成本非常高。我支付了很多佣金。而且换一家券商服务也没什么差别。”

这也是促使李华在2012年创办富途的原因之一。“当时已经出现大量互联网公司,”他补充称,“但我认为,如果我借鉴腾讯在研发方面的基因,就能(在股票交易领域)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并聚拢大量资产。”他还借鉴了腾讯的社区模式,为迥异的两类交易者——最精明的科技百万富翁和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散户投资者——建立了一个社区。

“我早期的客户就是我的同事,”李华补充道,“我们利用技术带来变革。”

李华面对的首个挑战是筹集资金。他的首席财务官陈宇(Arthur Chen)回忆道:“他见了多位著名(风险投资家)投资人,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路线图。但那时候要说服投资人相信,一个来自腾讯、没有任何金融专业背景的纯产品/研发团队能够创建一家券商,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李华的团队当时正在向香港证监会(SFC)申请经纪牌照。香港证监会刚做出有条件的批准,李华的第一位资金支持者就退出了。”富途吸引人的一个地方是,与中国内地的竞争对手不同,它可以向客户销售在美国和香港交易的股票。

尽管产生了自我怀疑,“我别无选择,”李华说,“我不得不把自己的钱——总积蓄的30%——投入公司。当时我手下有10名员工,大部分都来自腾讯。我妻子支持我。我知道我会把钱赚回来。”

不久之后,他吸引到了来自腾讯、经纬创投(Matrix)和红杉资本(Sequoia)的“A”轮投资。

“在游说投资人之前,研发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个非常棒的交易系统,并(从香港监管机构)获得了经纪牌照。因此,我们没有花太多精力去说服投资人……(他们)很容易就相信了货币化潜力。”他说。

现在回想起来,富途的创立可以说是正当其时。

当时,李华和他(休完两年园艺假后)创立的公司比华尔街晚了几十年。但在读了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关于如何与“华尔街的排他世界”较量的回忆录后,李华开始确信,折扣券商(discount brokerage)是适合富途的模式,而且“在线(券商服务)才是未来的出路”。

“他是一个真正的颠覆者,”李华谈到施瓦布时说道,“但那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认为我可以通过技术接触到大量的客户。腾讯的商业模式完全是围绕来自用户的创新。投资者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社交网络的影响力太强大了。”

如今,“富途已经成了电子交易领域的YouTube,”驻新加坡的对冲基金经理Yu Liu表示,“假如你进行交易时无法访问该平台及其内容,那就像你战斗时步枪里没有子弹。他们的用户生成的内容更胜于研究报告。而且它不仅仅是单向的。”

在某些方面,人们很容易拿富途与美国的罗宾侠(Robinhood)作比。与这家券商一样,富途的宗旨是让普通人也能负担得起进行交易,以体现金融的包容性。“但我们永远无法复制他们的订单流,”李华表示,原因在于不同的经济效应。“这里的证券交易所不给订单回扣。香港是独家垄断的;他们不想为了实时价格而让出这部分收入。”

虽然中美存在政治问题和金融脱钩,李华仍然喜欢美国市场。他之所以让富途在美国上市,是因为太平洋那一边有更多投资者懂得折扣券商。他补充称:“如果不存在政治问题,美国仍然是科技公司的更佳选择。”

随着富途发展壮大,李华越来越担心风险管理。他补充称:“随着我们管理的资产越来越多,有了更多的产品,进行更多的交易,这一点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有一件事他现在不必再担心了。他拥有财务自由,部分得益于他从腾讯获得的股票和期权,部分得益于他在互联网券商模式上的押注得到了丰厚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富途创始人李华:券商行业闯入的技术人士

发布日期:2020-11-24 18:24
摘要:李华离开腾讯后创立的富途证券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由于对传统券商的不满,他自己创办了这家在线券商。




OR--商业新媒体

2000年,当李华(Leaf Hua Li)加入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Tencent)成为第18位创始员工时,腾讯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科技初创企业;当时它尚未推出微信(WeChat),要再过四年才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它是当时刚出现的一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生态系统中还有华为(Huawei)、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中国平安(Ping An Insurance)、华大基因(BGI)等公司。这些公司很快将使深圳享誉全球,它们也吸引着来自全中国各地的最聪明的年轻人才。

涌入深圳的这些创业人才满怀抱负,他们不仅寻求加入最有前景的科技集团,而且很快就尝到了获得股份和期权的甜头:当他们所在的公司最终上市时,这些股份和期权会让他们变得富有,因为他们能够将所持的部分股份转化为现实世界的现金。

当李华2007年决定离开腾讯时,他并非第一个离开的创始员工;在他之前,已有另外两名在公司创立之初加入的员工离开。他们选择了退休;李华决定自己创业。如今,他创立的在线券商富途证券(Futu Securities)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并在纽约上市,成为科技如何在太平洋两岸改变证券经纪行业的一个样板。

“当时有的人说,成功的是腾讯平台,而非个人。我产生了自我怀疑,”李华在位于深圳的办公室回忆道。他穿着全球科技业者偏爱的黑色T恤,看上去比他43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再者,“马化腾(Pony Ma,腾讯创始人)还很年轻,所以我知道在这里有天花板。我永远掌管不了腾讯。而且,因为我在腾讯有一大笔股份,我知道我有财务自由去冒险。”

从某些方面来说,像李华这样的技术人士选择进入证券行业实属罕见。

实际上,创立富途体现的是李华的科技背景,而非金融背景。他在湖南的大学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然后像众多同龄人一样南下深圳,收到了深圳一些顶级企业的录用函,包括华为和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现为中国平安所有)。但腾讯的一则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当时的腾讯还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他向腾讯投了简历,但由于缺乏工作经验他收不到任何回复。并不气馁的李华直接来到腾讯,说服了那个小团队以比他在其他公司可拿到的低得多的薪水聘用他。

当他们的公司上市后,许多创业者(包括李华本人)开始将手头的资金投入股市,尤其是在深圳,至少部分可以利用他们自己的技术知识来获利。

但李华对股市的运作方式几乎一无所知——至少一开始如此。

通常,这些创业者在早期的市场交易中都没有愉快的经历。李华表示:“开一个账户的成本非常高。我支付了很多佣金。而且换一家券商服务也没什么差别。”

这也是促使李华在2012年创办富途的原因之一。“当时已经出现大量互联网公司,”他补充称,“但我认为,如果我借鉴腾讯在研发方面的基因,就能(在股票交易领域)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并聚拢大量资产。”他还借鉴了腾讯的社区模式,为迥异的两类交易者——最精明的科技百万富翁和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散户投资者——建立了一个社区。

“我早期的客户就是我的同事,”李华补充道,“我们利用技术带来变革。”

李华面对的首个挑战是筹集资金。他的首席财务官陈宇(Arthur Chen)回忆道:“他见了多位著名(风险投资家)投资人,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路线图。但那时候要说服投资人相信,一个来自腾讯、没有任何金融专业背景的纯产品/研发团队能够创建一家券商,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李华的团队当时正在向香港证监会(SFC)申请经纪牌照。香港证监会刚做出有条件的批准,李华的第一位资金支持者就退出了。”富途吸引人的一个地方是,与中国内地的竞争对手不同,它可以向客户销售在美国和香港交易的股票。

尽管产生了自我怀疑,“我别无选择,”李华说,“我不得不把自己的钱——总积蓄的30%——投入公司。当时我手下有10名员工,大部分都来自腾讯。我妻子支持我。我知道我会把钱赚回来。”

不久之后,他吸引到了来自腾讯、经纬创投(Matrix)和红杉资本(Sequoia)的“A”轮投资。

“在游说投资人之前,研发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个非常棒的交易系统,并(从香港监管机构)获得了经纪牌照。因此,我们没有花太多精力去说服投资人……(他们)很容易就相信了货币化潜力。”他说。

现在回想起来,富途的创立可以说是正当其时。

当时,李华和他(休完两年园艺假后)创立的公司比华尔街晚了几十年。但在读了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关于如何与“华尔街的排他世界”较量的回忆录后,李华开始确信,折扣券商(discount brokerage)是适合富途的模式,而且“在线(券商服务)才是未来的出路”。

“他是一个真正的颠覆者,”李华谈到施瓦布时说道,“但那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认为我可以通过技术接触到大量的客户。腾讯的商业模式完全是围绕来自用户的创新。投资者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社交网络的影响力太强大了。”

如今,“富途已经成了电子交易领域的YouTube,”驻新加坡的对冲基金经理Yu Liu表示,“假如你进行交易时无法访问该平台及其内容,那就像你战斗时步枪里没有子弹。他们的用户生成的内容更胜于研究报告。而且它不仅仅是单向的。”

在某些方面,人们很容易拿富途与美国的罗宾侠(Robinhood)作比。与这家券商一样,富途的宗旨是让普通人也能负担得起进行交易,以体现金融的包容性。“但我们永远无法复制他们的订单流,”李华表示,原因在于不同的经济效应。“这里的证券交易所不给订单回扣。香港是独家垄断的;他们不想为了实时价格而让出这部分收入。”

虽然中美存在政治问题和金融脱钩,李华仍然喜欢美国市场。他之所以让富途在美国上市,是因为太平洋那一边有更多投资者懂得折扣券商。他补充称:“如果不存在政治问题,美国仍然是科技公司的更佳选择。”

随着富途发展壮大,李华越来越担心风险管理。他补充称:“随着我们管理的资产越来越多,有了更多的产品,进行更多的交易,这一点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有一件事他现在不必再担心了。他拥有财务自由,部分得益于他从腾讯获得的股票和期权,部分得益于他在互联网券商模式上的押注得到了丰厚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李华离开腾讯后创立的富途证券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由于对传统券商的不满,他自己创办了这家在线券商。




OR--商业新媒体

2000年,当李华(Leaf Hua Li)加入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Tencent)成为第18位创始员工时,腾讯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科技初创企业;当时它尚未推出微信(WeChat),要再过四年才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它是当时刚出现的一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生态系统中还有华为(Huawei)、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中国平安(Ping An Insurance)、华大基因(BGI)等公司。这些公司很快将使深圳享誉全球,它们也吸引着来自全中国各地的最聪明的年轻人才。

涌入深圳的这些创业人才满怀抱负,他们不仅寻求加入最有前景的科技集团,而且很快就尝到了获得股份和期权的甜头:当他们所在的公司最终上市时,这些股份和期权会让他们变得富有,因为他们能够将所持的部分股份转化为现实世界的现金。

当李华2007年决定离开腾讯时,他并非第一个离开的创始员工;在他之前,已有另外两名在公司创立之初加入的员工离开。他们选择了退休;李华决定自己创业。如今,他创立的在线券商富途证券(Futu Securities)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金融公司之一,并在纽约上市,成为科技如何在太平洋两岸改变证券经纪行业的一个样板。

“当时有的人说,成功的是腾讯平台,而非个人。我产生了自我怀疑,”李华在位于深圳的办公室回忆道。他穿着全球科技业者偏爱的黑色T恤,看上去比他43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再者,“马化腾(Pony Ma,腾讯创始人)还很年轻,所以我知道在这里有天花板。我永远掌管不了腾讯。而且,因为我在腾讯有一大笔股份,我知道我有财务自由去冒险。”

从某些方面来说,像李华这样的技术人士选择进入证券行业实属罕见。

实际上,创立富途体现的是李华的科技背景,而非金融背景。他在湖南的大学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然后像众多同龄人一样南下深圳,收到了深圳一些顶级企业的录用函,包括华为和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现为中国平安所有)。但腾讯的一则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当时的腾讯还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他向腾讯投了简历,但由于缺乏工作经验他收不到任何回复。并不气馁的李华直接来到腾讯,说服了那个小团队以比他在其他公司可拿到的低得多的薪水聘用他。

当他们的公司上市后,许多创业者(包括李华本人)开始将手头的资金投入股市,尤其是在深圳,至少部分可以利用他们自己的技术知识来获利。

但李华对股市的运作方式几乎一无所知——至少一开始如此。

通常,这些创业者在早期的市场交易中都没有愉快的经历。李华表示:“开一个账户的成本非常高。我支付了很多佣金。而且换一家券商服务也没什么差别。”

这也是促使李华在2012年创办富途的原因之一。“当时已经出现大量互联网公司,”他补充称,“但我认为,如果我借鉴腾讯在研发方面的基因,就能(在股票交易领域)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并聚拢大量资产。”他还借鉴了腾讯的社区模式,为迥异的两类交易者——最精明的科技百万富翁和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散户投资者——建立了一个社区。

“我早期的客户就是我的同事,”李华补充道,“我们利用技术带来变革。”

李华面对的首个挑战是筹集资金。他的首席财务官陈宇(Arthur Chen)回忆道:“他见了多位著名(风险投资家)投资人,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路线图。但那时候要说服投资人相信,一个来自腾讯、没有任何金融专业背景的纯产品/研发团队能够创建一家券商,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李华的团队当时正在向香港证监会(SFC)申请经纪牌照。香港证监会刚做出有条件的批准,李华的第一位资金支持者就退出了。”富途吸引人的一个地方是,与中国内地的竞争对手不同,它可以向客户销售在美国和香港交易的股票。

尽管产生了自我怀疑,“我别无选择,”李华说,“我不得不把自己的钱——总积蓄的30%——投入公司。当时我手下有10名员工,大部分都来自腾讯。我妻子支持我。我知道我会把钱赚回来。”

不久之后,他吸引到了来自腾讯、经纬创投(Matrix)和红杉资本(Sequoia)的“A”轮投资。

“在游说投资人之前,研发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个非常棒的交易系统,并(从香港监管机构)获得了经纪牌照。因此,我们没有花太多精力去说服投资人……(他们)很容易就相信了货币化潜力。”他说。

现在回想起来,富途的创立可以说是正当其时。

当时,李华和他(休完两年园艺假后)创立的公司比华尔街晚了几十年。但在读了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关于如何与“华尔街的排他世界”较量的回忆录后,李华开始确信,折扣券商(discount brokerage)是适合富途的模式,而且“在线(券商服务)才是未来的出路”。

“他是一个真正的颠覆者,”李华谈到施瓦布时说道,“但那是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认为我可以通过技术接触到大量的客户。腾讯的商业模式完全是围绕来自用户的创新。投资者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社交网络的影响力太强大了。”

如今,“富途已经成了电子交易领域的YouTube,”驻新加坡的对冲基金经理Yu Liu表示,“假如你进行交易时无法访问该平台及其内容,那就像你战斗时步枪里没有子弹。他们的用户生成的内容更胜于研究报告。而且它不仅仅是单向的。”

在某些方面,人们很容易拿富途与美国的罗宾侠(Robinhood)作比。与这家券商一样,富途的宗旨是让普通人也能负担得起进行交易,以体现金融的包容性。“但我们永远无法复制他们的订单流,”李华表示,原因在于不同的经济效应。“这里的证券交易所不给订单回扣。香港是独家垄断的;他们不想为了实时价格而让出这部分收入。”

虽然中美存在政治问题和金融脱钩,李华仍然喜欢美国市场。他之所以让富途在美国上市,是因为太平洋那一边有更多投资者懂得折扣券商。他补充称:“如果不存在政治问题,美国仍然是科技公司的更佳选择。”

随着富途发展壮大,李华越来越担心风险管理。他补充称:“随着我们管理的资产越来越多,有了更多的产品,进行更多的交易,这一点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有一件事他现在不必再担心了。他拥有财务自由,部分得益于他从腾讯获得的股票和期权,部分得益于他在互联网券商模式上的押注得到了丰厚回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