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资银行加速海外扩张。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银行体系拥有35万亿美元资产,规模为世界最大。以资产衡量,中国的四大行在全球排名最前。然而,西方银行却很少在国外遭遇中国同类的挑战。这加深了一种刻板印象,即中资银行要么对全球业务不感兴趣,要么就是充斥古板的官僚和坏账而在海外缺乏竞争力。一项新研究表明,这样的描画错得离谱。


事实上,中资银行的全球足迹已扩展到可与西方银行相匹敌。今年6月,包括一些政策性银行在内的中国存款机构贡献了跨境贷款总额的7%,高于2015年的5%,向216个国家和地区中的196个放贷。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凯瑟琳·科赫(Catherine Koch)和斯瓦潘-库马尔·普拉丹(Swapan-Kumar Pradhan)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尤金尼奥·塞鲁蒂(Eugenio Cerutti)近期发表了一篇论文,解释了富裕国家为何没注意到这种扩张:中资银行掌控了那些西方银行从未进入或正在放弃的较贫穷的市场。

在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所有跨境贷款中,中资银行如今占26%,其中大部分是美元贷款(见图表)。这相比2016年时五分之一的占比已经提升,而且自疫情发生以来继续攀升。(科赫指出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仅涵盖向其报告的国家,他怀疑真实份额可能更高。)中资银行的份额仍低于欧洲的银行,尽管后者正在缩减这部分放贷,但仍占面向穷国的跨境贷款的 34%。不过,中资银行在其中一半地区都是最大的跨境贷方。

新兴经济体的银行通常不愿给距离本国很远的地区放贷,这或许是因为它们自己的市场仍在发展,以及偏远地区借款人的信用更难评估。研究人员查看了各家银行大本营以及它们国外子公司的放贷情况,结果显示中资银行倒没怎么退却。塞鲁蒂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和欧美的银行相似,尽管它们通常为国有,海外扩张也晚得多。

但在另一个方面,中资银行很不一样。跨境贷款往往与贸易和投资流动相关,银行可从这些渠道获得更多关于外国借款人的信息。中资银行的放贷与双边贸易的联系尤其紧密,但与投资流动没什么关联。几位作者怀疑这反映了中国的资本管制,以及它的组合投资瞄准的是富裕市场。

这一切对借款人意味着什么? 中资银行的崛起带来了风险,也带来了回报。一个担忧是这些贷款加剧了一些穷国的债务困境。中资银行如今在一些地方作用重大,如果一场冲击导致它们回撤,可能引发局部的信贷紧缩。但中国也可能成为所需资本的来源。今年大量资金流入中国,这意味着其银行美元充裕。如果近期的情况可作为一种参考,那么其中的一大块又会被收集利用,流向发展中国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跨境贷款 开疆拓土

发布日期:2020-11-13 17:04
摘要:中资银行加速海外扩张。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银行体系拥有35万亿美元资产,规模为世界最大。以资产衡量,中国的四大行在全球排名最前。然而,西方银行却很少在国外遭遇中国同类的挑战。这加深了一种刻板印象,即中资银行要么对全球业务不感兴趣,要么就是充斥古板的官僚和坏账而在海外缺乏竞争力。一项新研究表明,这样的描画错得离谱。


事实上,中资银行的全球足迹已扩展到可与西方银行相匹敌。今年6月,包括一些政策性银行在内的中国存款机构贡献了跨境贷款总额的7%,高于2015年的5%,向216个国家和地区中的196个放贷。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凯瑟琳·科赫(Catherine Koch)和斯瓦潘-库马尔·普拉丹(Swapan-Kumar Pradhan)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尤金尼奥·塞鲁蒂(Eugenio Cerutti)近期发表了一篇论文,解释了富裕国家为何没注意到这种扩张:中资银行掌控了那些西方银行从未进入或正在放弃的较贫穷的市场。

在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所有跨境贷款中,中资银行如今占26%,其中大部分是美元贷款(见图表)。这相比2016年时五分之一的占比已经提升,而且自疫情发生以来继续攀升。(科赫指出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仅涵盖向其报告的国家,他怀疑真实份额可能更高。)中资银行的份额仍低于欧洲的银行,尽管后者正在缩减这部分放贷,但仍占面向穷国的跨境贷款的 34%。不过,中资银行在其中一半地区都是最大的跨境贷方。

新兴经济体的银行通常不愿给距离本国很远的地区放贷,这或许是因为它们自己的市场仍在发展,以及偏远地区借款人的信用更难评估。研究人员查看了各家银行大本营以及它们国外子公司的放贷情况,结果显示中资银行倒没怎么退却。塞鲁蒂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和欧美的银行相似,尽管它们通常为国有,海外扩张也晚得多。

但在另一个方面,中资银行很不一样。跨境贷款往往与贸易和投资流动相关,银行可从这些渠道获得更多关于外国借款人的信息。中资银行的放贷与双边贸易的联系尤其紧密,但与投资流动没什么关联。几位作者怀疑这反映了中国的资本管制,以及它的组合投资瞄准的是富裕市场。

这一切对借款人意味着什么? 中资银行的崛起带来了风险,也带来了回报。一个担忧是这些贷款加剧了一些穷国的债务困境。中资银行如今在一些地方作用重大,如果一场冲击导致它们回撤,可能引发局部的信贷紧缩。但中国也可能成为所需资本的来源。今年大量资金流入中国,这意味着其银行美元充裕。如果近期的情况可作为一种参考,那么其中的一大块又会被收集利用,流向发展中国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资银行加速海外扩张。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银行体系拥有35万亿美元资产,规模为世界最大。以资产衡量,中国的四大行在全球排名最前。然而,西方银行却很少在国外遭遇中国同类的挑战。这加深了一种刻板印象,即中资银行要么对全球业务不感兴趣,要么就是充斥古板的官僚和坏账而在海外缺乏竞争力。一项新研究表明,这样的描画错得离谱。


事实上,中资银行的全球足迹已扩展到可与西方银行相匹敌。今年6月,包括一些政策性银行在内的中国存款机构贡献了跨境贷款总额的7%,高于2015年的5%,向216个国家和地区中的196个放贷。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凯瑟琳·科赫(Catherine Koch)和斯瓦潘-库马尔·普拉丹(Swapan-Kumar Pradhan)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尤金尼奥·塞鲁蒂(Eugenio Cerutti)近期发表了一篇论文,解释了富裕国家为何没注意到这种扩张:中资银行掌控了那些西方银行从未进入或正在放弃的较贫穷的市场。

在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所有跨境贷款中,中资银行如今占26%,其中大部分是美元贷款(见图表)。这相比2016年时五分之一的占比已经提升,而且自疫情发生以来继续攀升。(科赫指出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仅涵盖向其报告的国家,他怀疑真实份额可能更高。)中资银行的份额仍低于欧洲的银行,尽管后者正在缩减这部分放贷,但仍占面向穷国的跨境贷款的 34%。不过,中资银行在其中一半地区都是最大的跨境贷方。

新兴经济体的银行通常不愿给距离本国很远的地区放贷,这或许是因为它们自己的市场仍在发展,以及偏远地区借款人的信用更难评估。研究人员查看了各家银行大本营以及它们国外子公司的放贷情况,结果显示中资银行倒没怎么退却。塞鲁蒂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和欧美的银行相似,尽管它们通常为国有,海外扩张也晚得多。

但在另一个方面,中资银行很不一样。跨境贷款往往与贸易和投资流动相关,银行可从这些渠道获得更多关于外国借款人的信息。中资银行的放贷与双边贸易的联系尤其紧密,但与投资流动没什么关联。几位作者怀疑这反映了中国的资本管制,以及它的组合投资瞄准的是富裕市场。

这一切对借款人意味着什么? 中资银行的崛起带来了风险,也带来了回报。一个担忧是这些贷款加剧了一些穷国的债务困境。中资银行如今在一些地方作用重大,如果一场冲击导致它们回撤,可能引发局部的信贷紧缩。但中国也可能成为所需资本的来源。今年大量资金流入中国,这意味着其银行美元充裕。如果近期的情况可作为一种参考,那么其中的一大块又会被收集利用,流向发展中国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跨境贷款 开疆拓土

发布日期:2020-11-13 17:04
摘要:中资银行加速海外扩张。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银行体系拥有35万亿美元资产,规模为世界最大。以资产衡量,中国的四大行在全球排名最前。然而,西方银行却很少在国外遭遇中国同类的挑战。这加深了一种刻板印象,即中资银行要么对全球业务不感兴趣,要么就是充斥古板的官僚和坏账而在海外缺乏竞争力。一项新研究表明,这样的描画错得离谱。


事实上,中资银行的全球足迹已扩展到可与西方银行相匹敌。今年6月,包括一些政策性银行在内的中国存款机构贡献了跨境贷款总额的7%,高于2015年的5%,向216个国家和地区中的196个放贷。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凯瑟琳·科赫(Catherine Koch)和斯瓦潘-库马尔·普拉丹(Swapan-Kumar Pradhan)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尤金尼奥·塞鲁蒂(Eugenio Cerutti)近期发表了一篇论文,解释了富裕国家为何没注意到这种扩张:中资银行掌控了那些西方银行从未进入或正在放弃的较贫穷的市场。

在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所有跨境贷款中,中资银行如今占26%,其中大部分是美元贷款(见图表)。这相比2016年时五分之一的占比已经提升,而且自疫情发生以来继续攀升。(科赫指出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仅涵盖向其报告的国家,他怀疑真实份额可能更高。)中资银行的份额仍低于欧洲的银行,尽管后者正在缩减这部分放贷,但仍占面向穷国的跨境贷款的 34%。不过,中资银行在其中一半地区都是最大的跨境贷方。

新兴经济体的银行通常不愿给距离本国很远的地区放贷,这或许是因为它们自己的市场仍在发展,以及偏远地区借款人的信用更难评估。研究人员查看了各家银行大本营以及它们国外子公司的放贷情况,结果显示中资银行倒没怎么退却。塞鲁蒂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和欧美的银行相似,尽管它们通常为国有,海外扩张也晚得多。

但在另一个方面,中资银行很不一样。跨境贷款往往与贸易和投资流动相关,银行可从这些渠道获得更多关于外国借款人的信息。中资银行的放贷与双边贸易的联系尤其紧密,但与投资流动没什么关联。几位作者怀疑这反映了中国的资本管制,以及它的组合投资瞄准的是富裕市场。

这一切对借款人意味着什么? 中资银行的崛起带来了风险,也带来了回报。一个担忧是这些贷款加剧了一些穷国的债务困境。中资银行如今在一些地方作用重大,如果一场冲击导致它们回撤,可能引发局部的信贷紧缩。但中国也可能成为所需资本的来源。今年大量资金流入中国,这意味着其银行美元充裕。如果近期的情况可作为一种参考,那么其中的一大块又会被收集利用,流向发展中国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资银行加速海外扩张。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银行体系拥有35万亿美元资产,规模为世界最大。以资产衡量,中国的四大行在全球排名最前。然而,西方银行却很少在国外遭遇中国同类的挑战。这加深了一种刻板印象,即中资银行要么对全球业务不感兴趣,要么就是充斥古板的官僚和坏账而在海外缺乏竞争力。一项新研究表明,这样的描画错得离谱。


事实上,中资银行的全球足迹已扩展到可与西方银行相匹敌。今年6月,包括一些政策性银行在内的中国存款机构贡献了跨境贷款总额的7%,高于2015年的5%,向216个国家和地区中的196个放贷。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凯瑟琳·科赫(Catherine Koch)和斯瓦潘-库马尔·普拉丹(Swapan-Kumar Pradhan)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尤金尼奥·塞鲁蒂(Eugenio Cerutti)近期发表了一篇论文,解释了富裕国家为何没注意到这种扩张:中资银行掌控了那些西方银行从未进入或正在放弃的较贫穷的市场。

在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所有跨境贷款中,中资银行如今占26%,其中大部分是美元贷款(见图表)。这相比2016年时五分之一的占比已经提升,而且自疫情发生以来继续攀升。(科赫指出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仅涵盖向其报告的国家,他怀疑真实份额可能更高。)中资银行的份额仍低于欧洲的银行,尽管后者正在缩减这部分放贷,但仍占面向穷国的跨境贷款的 34%。不过,中资银行在其中一半地区都是最大的跨境贷方。

新兴经济体的银行通常不愿给距离本国很远的地区放贷,这或许是因为它们自己的市场仍在发展,以及偏远地区借款人的信用更难评估。研究人员查看了各家银行大本营以及它们国外子公司的放贷情况,结果显示中资银行倒没怎么退却。塞鲁蒂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和欧美的银行相似,尽管它们通常为国有,海外扩张也晚得多。

但在另一个方面,中资银行很不一样。跨境贷款往往与贸易和投资流动相关,银行可从这些渠道获得更多关于外国借款人的信息。中资银行的放贷与双边贸易的联系尤其紧密,但与投资流动没什么关联。几位作者怀疑这反映了中国的资本管制,以及它的组合投资瞄准的是富裕市场。

这一切对借款人意味着什么? 中资银行的崛起带来了风险,也带来了回报。一个担忧是这些贷款加剧了一些穷国的债务困境。中资银行如今在一些地方作用重大,如果一场冲击导致它们回撤,可能引发局部的信贷紧缩。但中国也可能成为所需资本的来源。今年大量资金流入中国,这意味着其银行美元充裕。如果近期的情况可作为一种参考,那么其中的一大块又会被收集利用,流向发展中国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