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已下定决心,务必确保本土科技巨头的旗开得胜;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建设自立自强科技产业的目标已被中国政府提升到战略支撑的高度,成为制定国家要务的最新五年规划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中国正加倍努力摆脱对外国企业的依赖,结果可能会在国内造就大批科技巨头,逐渐将海外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就在美国政府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拥有的权力过大而开始试图约束甚至拆分它们时,中国却在反向行之。未来,北京方面应该会给出更多资金、更多政策扶持和更多关注,确保大型芯片和软件公司的创建和成功。

10月29日,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闭幕。会议将发展自主能力和建设科技力量等作为国家重任予以部署。

其结果将是,随着中国政府对强劲国内市场的巩固,助力那些市场“新秀”为自家商品找到销路,中国的产业和贸易将与外界更加隔绝。

那些依然认为中国是可靠长期市场的外国公司(尤其从事的是半导体、软件或材料行业)是在自欺欺人。只有那些提供中国内地没有的关键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才有机会持续进入中国市场,但也只是在内地出现替代品之前。

英特尔(Intel Corp.)、英伟达(Nvidia Corp.)和微软(Microsoft Corp.)应该留个心眼。苹果(Apple Inc.)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应有所警惕。与此同时,用于设计和制造芯片的设备、化学品和软件供应商应享受花开堪折的当下,因为如果北京方面可以做些什么的话,这样的好日子将不会持续多长时间。

阿斯麦(ASML Holding NV)、东京威力科创(Tokyo Electron Ltd.)和新思科技(Synopsys Inc.)等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实现一定的增长,因为中国企业仰仗它们提供半导体行业所必需的核心元器件,前提是美国政府不会为了进一步阻碍中国的前进步伐而挡住这些公司的财路。但如果它们认识不到中国政府扶持的本土竞争对手正在尽一切可能复制它们的产品,那就太愚蠢了。

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和保障技术创新的经济权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尽管如此,在任何涉嫌知识产权盗窃的案件中,内地如有检察官或法官支持的是西方大公司而非本土新兴企业,那可真是大无畏了。

我相信,目前还没看到下一个群星闪耀时代的来临。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控股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中坚力量。中国政府希望半导体行业能升起类似新星。

华为刚好符合上述新星形象,美国政府也承认这一点,所以试图打击这家深圳公司的海思芯片部门。中芯国际也将参与其中,但20年过去了,它仍无法与台积电(TSMC)或联合微电子(United Microelectronics Corp.)等竞争对手匹敌。于是,出现了一批有政府背景(如清华系)的芯片制造商。

不过,芯片界的阿里巴巴还未诞生。

它也许孵化于深圳的一间小办公室,掌舵者是海思前高管,尽管华盛顿向他们施压,但他们下定决心不放弃自己的芯片梦。它也许是在美国即将拿到学位、计划回国的研究生,因疫情无法出门,开Zoom电话会议时谈到的话题。抑或,它还躺在一位在台积电辛勤工作了十年、被巨额财富前景所吸引的台湾工程师的银行存款里。

不管中国下一个科技巨头是谁,你都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有财力和决心确保它马到成功,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何时诞生芯片界阿里巴巴

发布日期:2020-11-09 08:20
中国政府已下定决心,务必确保本土科技巨头的旗开得胜;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建设自立自强科技产业的目标已被中国政府提升到战略支撑的高度,成为制定国家要务的最新五年规划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中国正加倍努力摆脱对外国企业的依赖,结果可能会在国内造就大批科技巨头,逐渐将海外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就在美国政府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拥有的权力过大而开始试图约束甚至拆分它们时,中国却在反向行之。未来,北京方面应该会给出更多资金、更多政策扶持和更多关注,确保大型芯片和软件公司的创建和成功。

10月29日,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闭幕。会议将发展自主能力和建设科技力量等作为国家重任予以部署。

其结果将是,随着中国政府对强劲国内市场的巩固,助力那些市场“新秀”为自家商品找到销路,中国的产业和贸易将与外界更加隔绝。

那些依然认为中国是可靠长期市场的外国公司(尤其从事的是半导体、软件或材料行业)是在自欺欺人。只有那些提供中国内地没有的关键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才有机会持续进入中国市场,但也只是在内地出现替代品之前。

英特尔(Intel Corp.)、英伟达(Nvidia Corp.)和微软(Microsoft Corp.)应该留个心眼。苹果(Apple Inc.)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应有所警惕。与此同时,用于设计和制造芯片的设备、化学品和软件供应商应享受花开堪折的当下,因为如果北京方面可以做些什么的话,这样的好日子将不会持续多长时间。

阿斯麦(ASML Holding NV)、东京威力科创(Tokyo Electron Ltd.)和新思科技(Synopsys Inc.)等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实现一定的增长,因为中国企业仰仗它们提供半导体行业所必需的核心元器件,前提是美国政府不会为了进一步阻碍中国的前进步伐而挡住这些公司的财路。但如果它们认识不到中国政府扶持的本土竞争对手正在尽一切可能复制它们的产品,那就太愚蠢了。

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和保障技术创新的经济权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尽管如此,在任何涉嫌知识产权盗窃的案件中,内地如有检察官或法官支持的是西方大公司而非本土新兴企业,那可真是大无畏了。

我相信,目前还没看到下一个群星闪耀时代的来临。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控股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中坚力量。中国政府希望半导体行业能升起类似新星。

华为刚好符合上述新星形象,美国政府也承认这一点,所以试图打击这家深圳公司的海思芯片部门。中芯国际也将参与其中,但20年过去了,它仍无法与台积电(TSMC)或联合微电子(United Microelectronics Corp.)等竞争对手匹敌。于是,出现了一批有政府背景(如清华系)的芯片制造商。

不过,芯片界的阿里巴巴还未诞生。

它也许孵化于深圳的一间小办公室,掌舵者是海思前高管,尽管华盛顿向他们施压,但他们下定决心不放弃自己的芯片梦。它也许是在美国即将拿到学位、计划回国的研究生,因疫情无法出门,开Zoom电话会议时谈到的话题。抑或,它还躺在一位在台积电辛勤工作了十年、被巨额财富前景所吸引的台湾工程师的银行存款里。

不管中国下一个科技巨头是谁,你都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有财力和决心确保它马到成功,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政府已下定决心,务必确保本土科技巨头的旗开得胜;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建设自立自强科技产业的目标已被中国政府提升到战略支撑的高度,成为制定国家要务的最新五年规划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中国正加倍努力摆脱对外国企业的依赖,结果可能会在国内造就大批科技巨头,逐渐将海外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就在美国政府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拥有的权力过大而开始试图约束甚至拆分它们时,中国却在反向行之。未来,北京方面应该会给出更多资金、更多政策扶持和更多关注,确保大型芯片和软件公司的创建和成功。

10月29日,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闭幕。会议将发展自主能力和建设科技力量等作为国家重任予以部署。

其结果将是,随着中国政府对强劲国内市场的巩固,助力那些市场“新秀”为自家商品找到销路,中国的产业和贸易将与外界更加隔绝。

那些依然认为中国是可靠长期市场的外国公司(尤其从事的是半导体、软件或材料行业)是在自欺欺人。只有那些提供中国内地没有的关键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才有机会持续进入中国市场,但也只是在内地出现替代品之前。

英特尔(Intel Corp.)、英伟达(Nvidia Corp.)和微软(Microsoft Corp.)应该留个心眼。苹果(Apple Inc.)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应有所警惕。与此同时,用于设计和制造芯片的设备、化学品和软件供应商应享受花开堪折的当下,因为如果北京方面可以做些什么的话,这样的好日子将不会持续多长时间。

阿斯麦(ASML Holding NV)、东京威力科创(Tokyo Electron Ltd.)和新思科技(Synopsys Inc.)等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实现一定的增长,因为中国企业仰仗它们提供半导体行业所必需的核心元器件,前提是美国政府不会为了进一步阻碍中国的前进步伐而挡住这些公司的财路。但如果它们认识不到中国政府扶持的本土竞争对手正在尽一切可能复制它们的产品,那就太愚蠢了。

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和保障技术创新的经济权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尽管如此,在任何涉嫌知识产权盗窃的案件中,内地如有检察官或法官支持的是西方大公司而非本土新兴企业,那可真是大无畏了。

我相信,目前还没看到下一个群星闪耀时代的来临。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控股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中坚力量。中国政府希望半导体行业能升起类似新星。

华为刚好符合上述新星形象,美国政府也承认这一点,所以试图打击这家深圳公司的海思芯片部门。中芯国际也将参与其中,但20年过去了,它仍无法与台积电(TSMC)或联合微电子(United Microelectronics Corp.)等竞争对手匹敌。于是,出现了一批有政府背景(如清华系)的芯片制造商。

不过,芯片界的阿里巴巴还未诞生。

它也许孵化于深圳的一间小办公室,掌舵者是海思前高管,尽管华盛顿向他们施压,但他们下定决心不放弃自己的芯片梦。它也许是在美国即将拿到学位、计划回国的研究生,因疫情无法出门,开Zoom电话会议时谈到的话题。抑或,它还躺在一位在台积电辛勤工作了十年、被巨额财富前景所吸引的台湾工程师的银行存款里。

不管中国下一个科技巨头是谁,你都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有财力和决心确保它马到成功,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何时诞生芯片界阿里巴巴

发布日期:2020-11-09 08:20
中国政府已下定决心,务必确保本土科技巨头的旗开得胜;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建设自立自强科技产业的目标已被中国政府提升到战略支撑的高度,成为制定国家要务的最新五年规划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中国正加倍努力摆脱对外国企业的依赖,结果可能会在国内造就大批科技巨头,逐渐将海外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就在美国政府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拥有的权力过大而开始试图约束甚至拆分它们时,中国却在反向行之。未来,北京方面应该会给出更多资金、更多政策扶持和更多关注,确保大型芯片和软件公司的创建和成功。

10月29日,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闭幕。会议将发展自主能力和建设科技力量等作为国家重任予以部署。

其结果将是,随着中国政府对强劲国内市场的巩固,助力那些市场“新秀”为自家商品找到销路,中国的产业和贸易将与外界更加隔绝。

那些依然认为中国是可靠长期市场的外国公司(尤其从事的是半导体、软件或材料行业)是在自欺欺人。只有那些提供中国内地没有的关键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才有机会持续进入中国市场,但也只是在内地出现替代品之前。

英特尔(Intel Corp.)、英伟达(Nvidia Corp.)和微软(Microsoft Corp.)应该留个心眼。苹果(Apple Inc.)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应有所警惕。与此同时,用于设计和制造芯片的设备、化学品和软件供应商应享受花开堪折的当下,因为如果北京方面可以做些什么的话,这样的好日子将不会持续多长时间。

阿斯麦(ASML Holding NV)、东京威力科创(Tokyo Electron Ltd.)和新思科技(Synopsys Inc.)等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实现一定的增长,因为中国企业仰仗它们提供半导体行业所必需的核心元器件,前提是美国政府不会为了进一步阻碍中国的前进步伐而挡住这些公司的财路。但如果它们认识不到中国政府扶持的本土竞争对手正在尽一切可能复制它们的产品,那就太愚蠢了。

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和保障技术创新的经济权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尽管如此,在任何涉嫌知识产权盗窃的案件中,内地如有检察官或法官支持的是西方大公司而非本土新兴企业,那可真是大无畏了。

我相信,目前还没看到下一个群星闪耀时代的来临。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控股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中坚力量。中国政府希望半导体行业能升起类似新星。

华为刚好符合上述新星形象,美国政府也承认这一点,所以试图打击这家深圳公司的海思芯片部门。中芯国际也将参与其中,但20年过去了,它仍无法与台积电(TSMC)或联合微电子(United Microelectronics Corp.)等竞争对手匹敌。于是,出现了一批有政府背景(如清华系)的芯片制造商。

不过,芯片界的阿里巴巴还未诞生。

它也许孵化于深圳的一间小办公室,掌舵者是海思前高管,尽管华盛顿向他们施压,但他们下定决心不放弃自己的芯片梦。它也许是在美国即将拿到学位、计划回国的研究生,因疫情无法出门,开Zoom电话会议时谈到的话题。抑或,它还躺在一位在台积电辛勤工作了十年、被巨额财富前景所吸引的台湾工程师的银行存款里。

不管中国下一个科技巨头是谁,你都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有财力和决心确保它马到成功,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政府已下定决心,务必确保本土科技巨头的旗开得胜;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 Tim Culpan

OR--商业新媒体 】建设自立自强科技产业的目标已被中国政府提升到战略支撑的高度,成为制定国家要务的最新五年规划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中国正加倍努力摆脱对外国企业的依赖,结果可能会在国内造就大批科技巨头,逐渐将海外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就在美国政府认为大型科技公司拥有的权力过大而开始试图约束甚至拆分它们时,中国却在反向行之。未来,北京方面应该会给出更多资金、更多政策扶持和更多关注,确保大型芯片和软件公司的创建和成功。

10月29日,中共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闭幕。会议将发展自主能力和建设科技力量等作为国家重任予以部署。

其结果将是,随着中国政府对强劲国内市场的巩固,助力那些市场“新秀”为自家商品找到销路,中国的产业和贸易将与外界更加隔绝。

那些依然认为中国是可靠长期市场的外国公司(尤其从事的是半导体、软件或材料行业)是在自欺欺人。只有那些提供中国内地没有的关键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才有机会持续进入中国市场,但也只是在内地出现替代品之前。

英特尔(Intel Corp.)、英伟达(Nvidia Corp.)和微软(Microsoft Corp.)应该留个心眼。苹果(Apple Inc.)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应有所警惕。与此同时,用于设计和制造芯片的设备、化学品和软件供应商应享受花开堪折的当下,因为如果北京方面可以做些什么的话,这样的好日子将不会持续多长时间。

阿斯麦(ASML Holding NV)、东京威力科创(Tokyo Electron Ltd.)和新思科技(Synopsys Inc.)等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实现一定的增长,因为中国企业仰仗它们提供半导体行业所必需的核心元器件,前提是美国政府不会为了进一步阻碍中国的前进步伐而挡住这些公司的财路。但如果它们认识不到中国政府扶持的本土竞争对手正在尽一切可能复制它们的产品,那就太愚蠢了。

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和保障技术创新的经济权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尽管如此,在任何涉嫌知识产权盗窃的案件中,内地如有检察官或法官支持的是西方大公司而非本土新兴企业,那可真是大无畏了。

我相信,目前还没看到下一个群星闪耀时代的来临。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控股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中坚力量。中国政府希望半导体行业能升起类似新星。

华为刚好符合上述新星形象,美国政府也承认这一点,所以试图打击这家深圳公司的海思芯片部门。中芯国际也将参与其中,但20年过去了,它仍无法与台积电(TSMC)或联合微电子(United Microelectronics Corp.)等竞争对手匹敌。于是,出现了一批有政府背景(如清华系)的芯片制造商。

不过,芯片界的阿里巴巴还未诞生。

它也许孵化于深圳的一间小办公室,掌舵者是海思前高管,尽管华盛顿向他们施压,但他们下定决心不放弃自己的芯片梦。它也许是在美国即将拿到学位、计划回国的研究生,因疫情无法出门,开Zoom电话会议时谈到的话题。抑或,它还躺在一位在台积电辛勤工作了十年、被巨额财富前景所吸引的台湾工程师的银行存款里。

不管中国下一个科技巨头是谁,你都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有财力和决心确保它马到成功,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