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网易CEO丁磊说,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互联网浪潮20年无往不利,教育赛道几乎是最难攻克的堡垒。

对于互联网技术来说,教育场景是一个极度个性化、高度专业化的领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更是凤毛麟角。作为网易系中首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网易有道(NYSE:DAO)在2020年实现了业绩快跑,上半年净收入达11.6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2.3%。

网易有道之名取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谓的“道”是什么?在巨头林立的红海中寻找这样一条道路并不容易。

网易CEO丁磊说:“我觉得我是教育的受害者,也是教育的受益者。”同样听一门数学课,为什么这个数学老师讲得很生动,那个数学老师就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因为每位老师对同样的教育内容的表达方式和引导方式不一样,由此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学习效果。

丁磊表示:“有道最重要的投资是在内容上。网易不是特别着急,我相信变现是迟早的事,不会简单粗暴地想短期内变现的问题。”

“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19年10月,网易有道敲响了美国纽交所的钟声。丁磊说:“网易一直在寻找一个企业社会价值的体现,除了赚钱。我们做过很多尝试,努力地给社会创造一些企业力所能及的价值。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知识共享平台,我自己就是开放式教育的受益者。所以,我对教育非常感兴趣。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20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在线教育的优势更加凸显。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3月K12在线教育行业渗透率达到顶峰。第二季度,网易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为5.2亿元,同比增长190%。该板块的收入增长主要归因于有道精品课的收入增长。报告期内,有道精品课实现了销售额4.6亿元,同比增长214.5%,占公司净收入的74%。其中,K12是主要增长引擎。

丁磊表示,以前很多教育资源都投入在学校硬件环境上,但现在,互联网公司投资的是课程内容。通过市场竞争,提高课程内容的质量,降低家庭、企业和使用网课的成本,他认为这是互联网在中国做的最了不起的事。“全世界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教育。”丁磊说。

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丁磊回顾,网易早在2010年就开始做公开课,当时这一举动对教育行业的影响很大。过去十年,网易公开课将长达13,000小时的课程,自费翻译成中文,这些课程都来自欧美、日韩顶尖大学。丁磊做网易公开课的目的,是建造一个24小时的无围墙的大学课程。“因为我自己在大学时期就有这样一种遗憾的体会,隔壁有一个老师的信号系统课上得特别好,但我没有机会去听。而国外的公开课就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你可以24小时看录像、看视频、看翻译。”

在当时,整个中国大陆大学里不存在公开课这一形式的产品。随着网易公开课的问世,才逐渐有了中国的线上公开课,也有了中国的慕课。

从2010年开始,网易每年投入数百万元资金用于课程版权采买。网易公开课支持让所有人免费观看课程视频内容,甚至是没有广告地看。丁磊坦言,作为企业,做这些事情并不赚钱。对他而言,也并非他的主要工作。但他认为一个企业家,应该通过科技和创新去改变和提升人们的生活和学习。

但他们逐步发现的一个问题是,网易公开课提供的是大学课程,更多地面向18岁以上成人人群。丁磊说:“我一直没办法解决一个K12教育的问题,怎么让这些18岁之前的小孩子们受到好的教育?”

事实上,在K12这条赛道,早已巨头林立,以新东方和好未来为主的线下教培机构在行业深耕多年,线上新晋独角兽的角逐也进入白热化阶段。网易有道凭什么在红海中开辟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2014年,网易有道开始尝试探索在线教育领域。现在的有道,定位为中国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致力于提供100%以用户为导向的学习产品和服务。

在商界,最令人激动的事情之一,便是从旧事物中开创新事物。这不但是令人愉悦的,而且是企业成长最有效的一条途径。

2018年有道的自营课程模式,已经做到了2.84亿元的营收规模。2019年上半年,有道词典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5,120万,是国内排名第一的语言类App。有道词典早期的成功,让网易得以不断向教育产品和服务领域进行延伸。

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等业务,为网易公司按下了增长加速键。2020年二季度,网易有道净收入6.2亿元,同比增长93.1%;创新及其他业务分部净收入37.3亿元,同比增长38.7%。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有道经营性净现金流持续为正,毛利率持续优化,呈现积极向好的发展态势。

丁磊认为:“流量为王在当下做教育的语境下似乎并不完全适用。互联网教育的真正门槛在‘内容’。”而内容壁垒一旦攻克,就成为自己的护城河。

2019年9月,网易集团公益项目“一块屏”首次大范围落地,进入了中国十余个县、超三百所学校,上万名学子因此受惠。借助有道精品课的直播系统,学生能够在线接受优质的教学内容。同时,网易还会给贫困地区的老师“上网课”,开设教师培训班,让有道精品课的清北名师带他们备课,从教学源头上改善教学质量。

丁磊希望将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聚集到一起,把顶级“学区房”开到线上,以实现他的梦想: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他希望,技术对教育的改变不只是从线下到线上,更可以推动行业整体变革。

打磨质感,一如既往

在兵贵神速的互联网,打磨质感是一件奢侈的事,丁磊却说这是一件迟早的事。打造精品,是网易20年前就坚定的路线,彼时网易刚刚成立三年,年轻的丁磊相信,这是能在互联网世界中穿越迷雾、赢得竞争的正确抉择。

20多年以来,丁磊一直保持着创业者最初的姿态。以一款款有灵魂的产品出道,被外界认为是一件“很网易”的事情。持久钻研、洞悉人心,网易可以用近20年打磨一款游戏,也可以用数年之力做一款音乐App。

以教育产品为例,与贩卖知识的众多教育品牌不同,网易有道不做平台,而是寻求与名师合作,以“工作室模式”一起打造精品、高质量的内容。在各家纷纷“去名师化”的路上,有道却一直致力于培养名师。

丁磊说产品要有质感。用户看得见的质感背后,是网易科技的内核。他认为,很多人用技术只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意义并不是特别大。任何技术一定要有应用场景,而且要懂得是什么样的场景。技术不是互联网绝对的门槛,有场景的应用,在场景中产生价值,才是最重要的事。谈及风口上的AI,丁磊认为,不是贴个AI的标签就是人工智能,技术要真正用到有价值的地方去。从痛点出发,以需求为驱动,正是网易有道AI教育工具能够成功的一个原因。也正是这种探索方式,让网易在AI方面的成果和技术,往往能够在诞生之初,就有实际、深入的用途,且有大量反馈迅速呈现,以再次反哺技术的改进。

拿起有道辞典笔,丁磊对自己产品的自豪感跃于脸上,像极了一个热血的创业青年。

两年前,有道开始布局智能硬件。2017年10月,有道推出第一款智能硬件“有道翻译蛋”。此后,又陆续推出有道翻译王、有道词典笔等硬件产品。截至今年8月份,有道一共上线了9款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并将陆续推出更多。这些产品,立志于以AI技术的落地,去改进中国人的学习效率。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什么样的产品才算是好的产品?

丁磊分析,学习和游戏很不同,游戏就像一个人吃美食、谈恋爱、唱卡拉OK,这是顺人性的。只有学习,某种程度上是逆人性的,让你不舒服的。所以,中国人有句话叫“学海无涯苦作舟”。但如果可以把学习产品融入“打怪升级”的游戏精神,用户就会逐渐有了持续学习的动力。

他认为,今后最好的教育工具是人工智能与AR和VR相结合。比如,钻石的碳原子排列跟普通石墨的碳原子排列方式不同。这个抽象的立体结构,要如何变成用户更喜欢的学习产品?黑板只能画平面图,但借助于AR技术,一个人看到生动、立体的结构后,会永远难忘。

丁磊年少时有一颗对知识孜孜以求的心,切身感受过教育资源匮乏的束缚,这是他做教育产品的初心;自2013年创立网易云音乐以来,丁磊也长期在平台上推荐自己喜欢的歌曲和歌单;甚至,网易严选上架的一款牛仔裤,都有着丁磊对质感追求的痕迹。若去追寻这一切,只能源于“热爱”。

丁磊说:“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乔布斯时期的苹果产品,它们融合了很多工业设计的情怀,你可以感觉到这个产品跟你的内心是有共鸣的。”

大道至简。改变世界这个宏大的命题,对于丁磊来说,就是打磨一款款能够打动人心、直抵灵魂的产品。

他曾多次向外界表示,23年前创立网易,是受到了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自传书《我的上半生》的鼓舞。丁磊说:“当我看到一位56岁的前辈都能热血沸腾地干一件事情,我作为26岁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能去做呢?”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会影响很多人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创立原创内容的工业体系

如果说26岁时创业,是凭借一股个人英雄主义的热血。如今,49岁的丁磊要对股东、员工和社会负有更大的责任。正如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的书里早就写的,“股东、合作伙伴、员工和消费者,你不能伤害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打磨产品可以十年磨一剑,但让产品变现,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先通过免费产品拓展用户,再做商业变现,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但不是丁磊的路。丁磊相信的是:先把产品做到极致,然后再考虑市场和用户买单。大道至简。

互联网浪潮席卷了世界,游戏、音乐和教育这三个赛道的内容原创最是艰难。网易游戏在日本市场取得的成功印证了丁磊的想法。

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发展稳健,净收入138.3亿元,同比增长20.9%。本季度,《梦幻西游网页版》、《猎手之王》和《实况球会经理》等新游戏陆续推出,在市场中获得广泛关注。《荒野行动》和《明日之后》等游戏在日本表现强劲,进一步提升了网易的国际影响力。特别是今年夏天,网易游戏《荒野行动》在日本市场收入第一名。丁磊说,历史上没有别的中国游戏公司在日本取得过这样的成功,网易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也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在欧美取得成果。”

有道上市当天,丁磊曾表示,未来的在线教育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不仅仅是基于一个电脑或者手机屏的使用,以后会基于AR、VR,这样的教育会更加让人身临其境、更加高效、更加有趣味性。

他认为,做教育的竞争优势,最核心的还是要借助科技的工具和手段,协助用户完成教育的课程,掌握教育的知识链,有针对性地对某个知识点的弱点进行反复的提升和加强。特别是当一个新鲜事物出现的时候,作为企业家,一定要能抓住在这个新鲜的设备应用上能产生的新商业模式。

丁磊表示,“我们其实很期待AR眼镜。AR眼镜比VR眼镜舒服,我觉得AR眼镜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动力。因为网易在内容和技术领域耕作了好久,我们知道AR眼镜问世后,我们可以结合做哪些产品创新。假如今天拿来一份杂志,你看不懂这段文字,但你的眼镜有个雷达,一扫杂志,英文全部变成中文翻译出来了。这可能是很快就会出现的事情。”

“对于企业家来说,对科技的发展要有跟踪能力和想象力,你要做好准备。比如,这个翻译的过程,别的公司做不了,只有我们能做,因为整个流程中的核心技术,有道做了快二十年了,引擎在我们手里。眼镜只是一个帮我获取信息,完成信息输入或者输出的设备。为了等待这样一个产品的问世,网易做了很久的技术准备。”丁磊认为,只有做好基础技术的研发和准备,才能在机会与趋势来临时,让产品进一步爆发和放大应用范围。

如今,游戏、音乐和教育是网易的三大发展领域,三者的共同点都是内容。但在这样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内容如何才能建立起自己价值的护城河?

丁磊认为,核心是创作的创意,与创作的手段和过程,以及科技的应用。科技可以解决效率、成本的问题,这些可以帮助一些企业在PGC内容里产出价值。

网易云音乐一直是丁磊的心头好。

为什么90年代流行的日本创作者作曲的《千千阙歌》、《人间》等歌曲可以经久不衰?

丁磊表示,中国原创音乐,因为盗版等问题失去了宝贵的二十年,但网易云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对中国音乐行业做出了巨大的改变。从2013年网易做云音乐至今,你会发现很多人基本上不买CD,也不下载MP3了。流媒体听音乐的方式,已经改变了整个中国音乐的发行模式。但只改变发行,对网易来说不够。网易希望改变的是,让整个中国的原创音乐能够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能创造出更多本土原创的音乐给中国人。所以,网易云音乐上有20万个原创音乐人,他们创作的歌曲放到平台,大家都可以听。

丁磊对福布斯中国透露:“我们还要做一件事情,是要做中国原创音乐的工业化,能够让大家一起做出优质的中国原创歌曲。”在他看来,日本的音乐工业很强大,强大到大家都喜欢听日本歌曲。为什么中国自己没有这么好的流行音乐产品出来?因为中国音乐尚未形成工业化体系。

中国音乐行业需要一个工业体系、商业体系,可以让这些音乐人能够不停地成长。音乐如此,教育也如此。

2003年,32岁的丁磊以10.76亿美元的身价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一位,成为第一个互联网出身的中国内地首富。但对于当时的丁磊来说,如何建立一个伟大并长胜不衰的公司是接下去要长久探索的路。

丁磊说:“2003年我读了《基业长青》,2005年我读了《赢》,这两本书我相见恨晚。《基业长青》回答了我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企业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网易CEO丁磊:改变世界就是打磨一款款能够打动人心、直抵灵魂的产品

发布日期:2020-11-07 07:19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网易CEO丁磊说,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互联网浪潮20年无往不利,教育赛道几乎是最难攻克的堡垒。

对于互联网技术来说,教育场景是一个极度个性化、高度专业化的领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更是凤毛麟角。作为网易系中首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网易有道(NYSE:DAO)在2020年实现了业绩快跑,上半年净收入达11.6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2.3%。

网易有道之名取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谓的“道”是什么?在巨头林立的红海中寻找这样一条道路并不容易。

网易CEO丁磊说:“我觉得我是教育的受害者,也是教育的受益者。”同样听一门数学课,为什么这个数学老师讲得很生动,那个数学老师就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因为每位老师对同样的教育内容的表达方式和引导方式不一样,由此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学习效果。

丁磊表示:“有道最重要的投资是在内容上。网易不是特别着急,我相信变现是迟早的事,不会简单粗暴地想短期内变现的问题。”

“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19年10月,网易有道敲响了美国纽交所的钟声。丁磊说:“网易一直在寻找一个企业社会价值的体现,除了赚钱。我们做过很多尝试,努力地给社会创造一些企业力所能及的价值。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知识共享平台,我自己就是开放式教育的受益者。所以,我对教育非常感兴趣。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20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在线教育的优势更加凸显。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3月K12在线教育行业渗透率达到顶峰。第二季度,网易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为5.2亿元,同比增长190%。该板块的收入增长主要归因于有道精品课的收入增长。报告期内,有道精品课实现了销售额4.6亿元,同比增长214.5%,占公司净收入的74%。其中,K12是主要增长引擎。

丁磊表示,以前很多教育资源都投入在学校硬件环境上,但现在,互联网公司投资的是课程内容。通过市场竞争,提高课程内容的质量,降低家庭、企业和使用网课的成本,他认为这是互联网在中国做的最了不起的事。“全世界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教育。”丁磊说。

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丁磊回顾,网易早在2010年就开始做公开课,当时这一举动对教育行业的影响很大。过去十年,网易公开课将长达13,000小时的课程,自费翻译成中文,这些课程都来自欧美、日韩顶尖大学。丁磊做网易公开课的目的,是建造一个24小时的无围墙的大学课程。“因为我自己在大学时期就有这样一种遗憾的体会,隔壁有一个老师的信号系统课上得特别好,但我没有机会去听。而国外的公开课就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你可以24小时看录像、看视频、看翻译。”

在当时,整个中国大陆大学里不存在公开课这一形式的产品。随着网易公开课的问世,才逐渐有了中国的线上公开课,也有了中国的慕课。

从2010年开始,网易每年投入数百万元资金用于课程版权采买。网易公开课支持让所有人免费观看课程视频内容,甚至是没有广告地看。丁磊坦言,作为企业,做这些事情并不赚钱。对他而言,也并非他的主要工作。但他认为一个企业家,应该通过科技和创新去改变和提升人们的生活和学习。

但他们逐步发现的一个问题是,网易公开课提供的是大学课程,更多地面向18岁以上成人人群。丁磊说:“我一直没办法解决一个K12教育的问题,怎么让这些18岁之前的小孩子们受到好的教育?”

事实上,在K12这条赛道,早已巨头林立,以新东方和好未来为主的线下教培机构在行业深耕多年,线上新晋独角兽的角逐也进入白热化阶段。网易有道凭什么在红海中开辟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2014年,网易有道开始尝试探索在线教育领域。现在的有道,定位为中国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致力于提供100%以用户为导向的学习产品和服务。

在商界,最令人激动的事情之一,便是从旧事物中开创新事物。这不但是令人愉悦的,而且是企业成长最有效的一条途径。

2018年有道的自营课程模式,已经做到了2.84亿元的营收规模。2019年上半年,有道词典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5,120万,是国内排名第一的语言类App。有道词典早期的成功,让网易得以不断向教育产品和服务领域进行延伸。

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等业务,为网易公司按下了增长加速键。2020年二季度,网易有道净收入6.2亿元,同比增长93.1%;创新及其他业务分部净收入37.3亿元,同比增长38.7%。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有道经营性净现金流持续为正,毛利率持续优化,呈现积极向好的发展态势。

丁磊认为:“流量为王在当下做教育的语境下似乎并不完全适用。互联网教育的真正门槛在‘内容’。”而内容壁垒一旦攻克,就成为自己的护城河。

2019年9月,网易集团公益项目“一块屏”首次大范围落地,进入了中国十余个县、超三百所学校,上万名学子因此受惠。借助有道精品课的直播系统,学生能够在线接受优质的教学内容。同时,网易还会给贫困地区的老师“上网课”,开设教师培训班,让有道精品课的清北名师带他们备课,从教学源头上改善教学质量。

丁磊希望将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聚集到一起,把顶级“学区房”开到线上,以实现他的梦想: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他希望,技术对教育的改变不只是从线下到线上,更可以推动行业整体变革。

打磨质感,一如既往

在兵贵神速的互联网,打磨质感是一件奢侈的事,丁磊却说这是一件迟早的事。打造精品,是网易20年前就坚定的路线,彼时网易刚刚成立三年,年轻的丁磊相信,这是能在互联网世界中穿越迷雾、赢得竞争的正确抉择。

20多年以来,丁磊一直保持着创业者最初的姿态。以一款款有灵魂的产品出道,被外界认为是一件“很网易”的事情。持久钻研、洞悉人心,网易可以用近20年打磨一款游戏,也可以用数年之力做一款音乐App。

以教育产品为例,与贩卖知识的众多教育品牌不同,网易有道不做平台,而是寻求与名师合作,以“工作室模式”一起打造精品、高质量的内容。在各家纷纷“去名师化”的路上,有道却一直致力于培养名师。

丁磊说产品要有质感。用户看得见的质感背后,是网易科技的内核。他认为,很多人用技术只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意义并不是特别大。任何技术一定要有应用场景,而且要懂得是什么样的场景。技术不是互联网绝对的门槛,有场景的应用,在场景中产生价值,才是最重要的事。谈及风口上的AI,丁磊认为,不是贴个AI的标签就是人工智能,技术要真正用到有价值的地方去。从痛点出发,以需求为驱动,正是网易有道AI教育工具能够成功的一个原因。也正是这种探索方式,让网易在AI方面的成果和技术,往往能够在诞生之初,就有实际、深入的用途,且有大量反馈迅速呈现,以再次反哺技术的改进。

拿起有道辞典笔,丁磊对自己产品的自豪感跃于脸上,像极了一个热血的创业青年。

两年前,有道开始布局智能硬件。2017年10月,有道推出第一款智能硬件“有道翻译蛋”。此后,又陆续推出有道翻译王、有道词典笔等硬件产品。截至今年8月份,有道一共上线了9款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并将陆续推出更多。这些产品,立志于以AI技术的落地,去改进中国人的学习效率。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什么样的产品才算是好的产品?

丁磊分析,学习和游戏很不同,游戏就像一个人吃美食、谈恋爱、唱卡拉OK,这是顺人性的。只有学习,某种程度上是逆人性的,让你不舒服的。所以,中国人有句话叫“学海无涯苦作舟”。但如果可以把学习产品融入“打怪升级”的游戏精神,用户就会逐渐有了持续学习的动力。

他认为,今后最好的教育工具是人工智能与AR和VR相结合。比如,钻石的碳原子排列跟普通石墨的碳原子排列方式不同。这个抽象的立体结构,要如何变成用户更喜欢的学习产品?黑板只能画平面图,但借助于AR技术,一个人看到生动、立体的结构后,会永远难忘。

丁磊年少时有一颗对知识孜孜以求的心,切身感受过教育资源匮乏的束缚,这是他做教育产品的初心;自2013年创立网易云音乐以来,丁磊也长期在平台上推荐自己喜欢的歌曲和歌单;甚至,网易严选上架的一款牛仔裤,都有着丁磊对质感追求的痕迹。若去追寻这一切,只能源于“热爱”。

丁磊说:“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乔布斯时期的苹果产品,它们融合了很多工业设计的情怀,你可以感觉到这个产品跟你的内心是有共鸣的。”

大道至简。改变世界这个宏大的命题,对于丁磊来说,就是打磨一款款能够打动人心、直抵灵魂的产品。

他曾多次向外界表示,23年前创立网易,是受到了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自传书《我的上半生》的鼓舞。丁磊说:“当我看到一位56岁的前辈都能热血沸腾地干一件事情,我作为26岁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能去做呢?”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会影响很多人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创立原创内容的工业体系

如果说26岁时创业,是凭借一股个人英雄主义的热血。如今,49岁的丁磊要对股东、员工和社会负有更大的责任。正如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的书里早就写的,“股东、合作伙伴、员工和消费者,你不能伤害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打磨产品可以十年磨一剑,但让产品变现,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先通过免费产品拓展用户,再做商业变现,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但不是丁磊的路。丁磊相信的是:先把产品做到极致,然后再考虑市场和用户买单。大道至简。

互联网浪潮席卷了世界,游戏、音乐和教育这三个赛道的内容原创最是艰难。网易游戏在日本市场取得的成功印证了丁磊的想法。

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发展稳健,净收入138.3亿元,同比增长20.9%。本季度,《梦幻西游网页版》、《猎手之王》和《实况球会经理》等新游戏陆续推出,在市场中获得广泛关注。《荒野行动》和《明日之后》等游戏在日本表现强劲,进一步提升了网易的国际影响力。特别是今年夏天,网易游戏《荒野行动》在日本市场收入第一名。丁磊说,历史上没有别的中国游戏公司在日本取得过这样的成功,网易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也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在欧美取得成果。”

有道上市当天,丁磊曾表示,未来的在线教育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不仅仅是基于一个电脑或者手机屏的使用,以后会基于AR、VR,这样的教育会更加让人身临其境、更加高效、更加有趣味性。

他认为,做教育的竞争优势,最核心的还是要借助科技的工具和手段,协助用户完成教育的课程,掌握教育的知识链,有针对性地对某个知识点的弱点进行反复的提升和加强。特别是当一个新鲜事物出现的时候,作为企业家,一定要能抓住在这个新鲜的设备应用上能产生的新商业模式。

丁磊表示,“我们其实很期待AR眼镜。AR眼镜比VR眼镜舒服,我觉得AR眼镜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动力。因为网易在内容和技术领域耕作了好久,我们知道AR眼镜问世后,我们可以结合做哪些产品创新。假如今天拿来一份杂志,你看不懂这段文字,但你的眼镜有个雷达,一扫杂志,英文全部变成中文翻译出来了。这可能是很快就会出现的事情。”

“对于企业家来说,对科技的发展要有跟踪能力和想象力,你要做好准备。比如,这个翻译的过程,别的公司做不了,只有我们能做,因为整个流程中的核心技术,有道做了快二十年了,引擎在我们手里。眼镜只是一个帮我获取信息,完成信息输入或者输出的设备。为了等待这样一个产品的问世,网易做了很久的技术准备。”丁磊认为,只有做好基础技术的研发和准备,才能在机会与趋势来临时,让产品进一步爆发和放大应用范围。

如今,游戏、音乐和教育是网易的三大发展领域,三者的共同点都是内容。但在这样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内容如何才能建立起自己价值的护城河?

丁磊认为,核心是创作的创意,与创作的手段和过程,以及科技的应用。科技可以解决效率、成本的问题,这些可以帮助一些企业在PGC内容里产出价值。

网易云音乐一直是丁磊的心头好。

为什么90年代流行的日本创作者作曲的《千千阙歌》、《人间》等歌曲可以经久不衰?

丁磊表示,中国原创音乐,因为盗版等问题失去了宝贵的二十年,但网易云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对中国音乐行业做出了巨大的改变。从2013年网易做云音乐至今,你会发现很多人基本上不买CD,也不下载MP3了。流媒体听音乐的方式,已经改变了整个中国音乐的发行模式。但只改变发行,对网易来说不够。网易希望改变的是,让整个中国的原创音乐能够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能创造出更多本土原创的音乐给中国人。所以,网易云音乐上有20万个原创音乐人,他们创作的歌曲放到平台,大家都可以听。

丁磊对福布斯中国透露:“我们还要做一件事情,是要做中国原创音乐的工业化,能够让大家一起做出优质的中国原创歌曲。”在他看来,日本的音乐工业很强大,强大到大家都喜欢听日本歌曲。为什么中国自己没有这么好的流行音乐产品出来?因为中国音乐尚未形成工业化体系。

中国音乐行业需要一个工业体系、商业体系,可以让这些音乐人能够不停地成长。音乐如此,教育也如此。

2003年,32岁的丁磊以10.76亿美元的身价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一位,成为第一个互联网出身的中国内地首富。但对于当时的丁磊来说,如何建立一个伟大并长胜不衰的公司是接下去要长久探索的路。

丁磊说:“2003年我读了《基业长青》,2005年我读了《赢》,这两本书我相见恨晚。《基业长青》回答了我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企业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网易CEO丁磊说,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互联网浪潮20年无往不利,教育赛道几乎是最难攻克的堡垒。

对于互联网技术来说,教育场景是一个极度个性化、高度专业化的领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更是凤毛麟角。作为网易系中首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网易有道(NYSE:DAO)在2020年实现了业绩快跑,上半年净收入达11.6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2.3%。

网易有道之名取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谓的“道”是什么?在巨头林立的红海中寻找这样一条道路并不容易。

网易CEO丁磊说:“我觉得我是教育的受害者,也是教育的受益者。”同样听一门数学课,为什么这个数学老师讲得很生动,那个数学老师就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因为每位老师对同样的教育内容的表达方式和引导方式不一样,由此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学习效果。

丁磊表示:“有道最重要的投资是在内容上。网易不是特别着急,我相信变现是迟早的事,不会简单粗暴地想短期内变现的问题。”

“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19年10月,网易有道敲响了美国纽交所的钟声。丁磊说:“网易一直在寻找一个企业社会价值的体现,除了赚钱。我们做过很多尝试,努力地给社会创造一些企业力所能及的价值。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知识共享平台,我自己就是开放式教育的受益者。所以,我对教育非常感兴趣。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20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在线教育的优势更加凸显。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3月K12在线教育行业渗透率达到顶峰。第二季度,网易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为5.2亿元,同比增长190%。该板块的收入增长主要归因于有道精品课的收入增长。报告期内,有道精品课实现了销售额4.6亿元,同比增长214.5%,占公司净收入的74%。其中,K12是主要增长引擎。

丁磊表示,以前很多教育资源都投入在学校硬件环境上,但现在,互联网公司投资的是课程内容。通过市场竞争,提高课程内容的质量,降低家庭、企业和使用网课的成本,他认为这是互联网在中国做的最了不起的事。“全世界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教育。”丁磊说。

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丁磊回顾,网易早在2010年就开始做公开课,当时这一举动对教育行业的影响很大。过去十年,网易公开课将长达13,000小时的课程,自费翻译成中文,这些课程都来自欧美、日韩顶尖大学。丁磊做网易公开课的目的,是建造一个24小时的无围墙的大学课程。“因为我自己在大学时期就有这样一种遗憾的体会,隔壁有一个老师的信号系统课上得特别好,但我没有机会去听。而国外的公开课就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你可以24小时看录像、看视频、看翻译。”

在当时,整个中国大陆大学里不存在公开课这一形式的产品。随着网易公开课的问世,才逐渐有了中国的线上公开课,也有了中国的慕课。

从2010年开始,网易每年投入数百万元资金用于课程版权采买。网易公开课支持让所有人免费观看课程视频内容,甚至是没有广告地看。丁磊坦言,作为企业,做这些事情并不赚钱。对他而言,也并非他的主要工作。但他认为一个企业家,应该通过科技和创新去改变和提升人们的生活和学习。

但他们逐步发现的一个问题是,网易公开课提供的是大学课程,更多地面向18岁以上成人人群。丁磊说:“我一直没办法解决一个K12教育的问题,怎么让这些18岁之前的小孩子们受到好的教育?”

事实上,在K12这条赛道,早已巨头林立,以新东方和好未来为主的线下教培机构在行业深耕多年,线上新晋独角兽的角逐也进入白热化阶段。网易有道凭什么在红海中开辟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2014年,网易有道开始尝试探索在线教育领域。现在的有道,定位为中国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致力于提供100%以用户为导向的学习产品和服务。

在商界,最令人激动的事情之一,便是从旧事物中开创新事物。这不但是令人愉悦的,而且是企业成长最有效的一条途径。

2018年有道的自营课程模式,已经做到了2.84亿元的营收规模。2019年上半年,有道词典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5,120万,是国内排名第一的语言类App。有道词典早期的成功,让网易得以不断向教育产品和服务领域进行延伸。

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等业务,为网易公司按下了增长加速键。2020年二季度,网易有道净收入6.2亿元,同比增长93.1%;创新及其他业务分部净收入37.3亿元,同比增长38.7%。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有道经营性净现金流持续为正,毛利率持续优化,呈现积极向好的发展态势。

丁磊认为:“流量为王在当下做教育的语境下似乎并不完全适用。互联网教育的真正门槛在‘内容’。”而内容壁垒一旦攻克,就成为自己的护城河。

2019年9月,网易集团公益项目“一块屏”首次大范围落地,进入了中国十余个县、超三百所学校,上万名学子因此受惠。借助有道精品课的直播系统,学生能够在线接受优质的教学内容。同时,网易还会给贫困地区的老师“上网课”,开设教师培训班,让有道精品课的清北名师带他们备课,从教学源头上改善教学质量。

丁磊希望将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聚集到一起,把顶级“学区房”开到线上,以实现他的梦想: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他希望,技术对教育的改变不只是从线下到线上,更可以推动行业整体变革。

打磨质感,一如既往

在兵贵神速的互联网,打磨质感是一件奢侈的事,丁磊却说这是一件迟早的事。打造精品,是网易20年前就坚定的路线,彼时网易刚刚成立三年,年轻的丁磊相信,这是能在互联网世界中穿越迷雾、赢得竞争的正确抉择。

20多年以来,丁磊一直保持着创业者最初的姿态。以一款款有灵魂的产品出道,被外界认为是一件“很网易”的事情。持久钻研、洞悉人心,网易可以用近20年打磨一款游戏,也可以用数年之力做一款音乐App。

以教育产品为例,与贩卖知识的众多教育品牌不同,网易有道不做平台,而是寻求与名师合作,以“工作室模式”一起打造精品、高质量的内容。在各家纷纷“去名师化”的路上,有道却一直致力于培养名师。

丁磊说产品要有质感。用户看得见的质感背后,是网易科技的内核。他认为,很多人用技术只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意义并不是特别大。任何技术一定要有应用场景,而且要懂得是什么样的场景。技术不是互联网绝对的门槛,有场景的应用,在场景中产生价值,才是最重要的事。谈及风口上的AI,丁磊认为,不是贴个AI的标签就是人工智能,技术要真正用到有价值的地方去。从痛点出发,以需求为驱动,正是网易有道AI教育工具能够成功的一个原因。也正是这种探索方式,让网易在AI方面的成果和技术,往往能够在诞生之初,就有实际、深入的用途,且有大量反馈迅速呈现,以再次反哺技术的改进。

拿起有道辞典笔,丁磊对自己产品的自豪感跃于脸上,像极了一个热血的创业青年。

两年前,有道开始布局智能硬件。2017年10月,有道推出第一款智能硬件“有道翻译蛋”。此后,又陆续推出有道翻译王、有道词典笔等硬件产品。截至今年8月份,有道一共上线了9款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并将陆续推出更多。这些产品,立志于以AI技术的落地,去改进中国人的学习效率。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什么样的产品才算是好的产品?

丁磊分析,学习和游戏很不同,游戏就像一个人吃美食、谈恋爱、唱卡拉OK,这是顺人性的。只有学习,某种程度上是逆人性的,让你不舒服的。所以,中国人有句话叫“学海无涯苦作舟”。但如果可以把学习产品融入“打怪升级”的游戏精神,用户就会逐渐有了持续学习的动力。

他认为,今后最好的教育工具是人工智能与AR和VR相结合。比如,钻石的碳原子排列跟普通石墨的碳原子排列方式不同。这个抽象的立体结构,要如何变成用户更喜欢的学习产品?黑板只能画平面图,但借助于AR技术,一个人看到生动、立体的结构后,会永远难忘。

丁磊年少时有一颗对知识孜孜以求的心,切身感受过教育资源匮乏的束缚,这是他做教育产品的初心;自2013年创立网易云音乐以来,丁磊也长期在平台上推荐自己喜欢的歌曲和歌单;甚至,网易严选上架的一款牛仔裤,都有着丁磊对质感追求的痕迹。若去追寻这一切,只能源于“热爱”。

丁磊说:“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乔布斯时期的苹果产品,它们融合了很多工业设计的情怀,你可以感觉到这个产品跟你的内心是有共鸣的。”

大道至简。改变世界这个宏大的命题,对于丁磊来说,就是打磨一款款能够打动人心、直抵灵魂的产品。

他曾多次向外界表示,23年前创立网易,是受到了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自传书《我的上半生》的鼓舞。丁磊说:“当我看到一位56岁的前辈都能热血沸腾地干一件事情,我作为26岁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能去做呢?”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会影响很多人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创立原创内容的工业体系

如果说26岁时创业,是凭借一股个人英雄主义的热血。如今,49岁的丁磊要对股东、员工和社会负有更大的责任。正如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的书里早就写的,“股东、合作伙伴、员工和消费者,你不能伤害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打磨产品可以十年磨一剑,但让产品变现,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先通过免费产品拓展用户,再做商业变现,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但不是丁磊的路。丁磊相信的是:先把产品做到极致,然后再考虑市场和用户买单。大道至简。

互联网浪潮席卷了世界,游戏、音乐和教育这三个赛道的内容原创最是艰难。网易游戏在日本市场取得的成功印证了丁磊的想法。

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发展稳健,净收入138.3亿元,同比增长20.9%。本季度,《梦幻西游网页版》、《猎手之王》和《实况球会经理》等新游戏陆续推出,在市场中获得广泛关注。《荒野行动》和《明日之后》等游戏在日本表现强劲,进一步提升了网易的国际影响力。特别是今年夏天,网易游戏《荒野行动》在日本市场收入第一名。丁磊说,历史上没有别的中国游戏公司在日本取得过这样的成功,网易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也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在欧美取得成果。”

有道上市当天,丁磊曾表示,未来的在线教育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不仅仅是基于一个电脑或者手机屏的使用,以后会基于AR、VR,这样的教育会更加让人身临其境、更加高效、更加有趣味性。

他认为,做教育的竞争优势,最核心的还是要借助科技的工具和手段,协助用户完成教育的课程,掌握教育的知识链,有针对性地对某个知识点的弱点进行反复的提升和加强。特别是当一个新鲜事物出现的时候,作为企业家,一定要能抓住在这个新鲜的设备应用上能产生的新商业模式。

丁磊表示,“我们其实很期待AR眼镜。AR眼镜比VR眼镜舒服,我觉得AR眼镜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动力。因为网易在内容和技术领域耕作了好久,我们知道AR眼镜问世后,我们可以结合做哪些产品创新。假如今天拿来一份杂志,你看不懂这段文字,但你的眼镜有个雷达,一扫杂志,英文全部变成中文翻译出来了。这可能是很快就会出现的事情。”

“对于企业家来说,对科技的发展要有跟踪能力和想象力,你要做好准备。比如,这个翻译的过程,别的公司做不了,只有我们能做,因为整个流程中的核心技术,有道做了快二十年了,引擎在我们手里。眼镜只是一个帮我获取信息,完成信息输入或者输出的设备。为了等待这样一个产品的问世,网易做了很久的技术准备。”丁磊认为,只有做好基础技术的研发和准备,才能在机会与趋势来临时,让产品进一步爆发和放大应用范围。

如今,游戏、音乐和教育是网易的三大发展领域,三者的共同点都是内容。但在这样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内容如何才能建立起自己价值的护城河?

丁磊认为,核心是创作的创意,与创作的手段和过程,以及科技的应用。科技可以解决效率、成本的问题,这些可以帮助一些企业在PGC内容里产出价值。

网易云音乐一直是丁磊的心头好。

为什么90年代流行的日本创作者作曲的《千千阙歌》、《人间》等歌曲可以经久不衰?

丁磊表示,中国原创音乐,因为盗版等问题失去了宝贵的二十年,但网易云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对中国音乐行业做出了巨大的改变。从2013年网易做云音乐至今,你会发现很多人基本上不买CD,也不下载MP3了。流媒体听音乐的方式,已经改变了整个中国音乐的发行模式。但只改变发行,对网易来说不够。网易希望改变的是,让整个中国的原创音乐能够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能创造出更多本土原创的音乐给中国人。所以,网易云音乐上有20万个原创音乐人,他们创作的歌曲放到平台,大家都可以听。

丁磊对福布斯中国透露:“我们还要做一件事情,是要做中国原创音乐的工业化,能够让大家一起做出优质的中国原创歌曲。”在他看来,日本的音乐工业很强大,强大到大家都喜欢听日本歌曲。为什么中国自己没有这么好的流行音乐产品出来?因为中国音乐尚未形成工业化体系。

中国音乐行业需要一个工业体系、商业体系,可以让这些音乐人能够不停地成长。音乐如此,教育也如此。

2003年,32岁的丁磊以10.76亿美元的身价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一位,成为第一个互联网出身的中国内地首富。但对于当时的丁磊来说,如何建立一个伟大并长胜不衰的公司是接下去要长久探索的路。

丁磊说:“2003年我读了《基业长青》,2005年我读了《赢》,这两本书我相见恨晚。《基业长青》回答了我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企业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网易CEO丁磊:改变世界就是打磨一款款能够打动人心、直抵灵魂的产品

发布日期:2020-11-07 07:19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网易CEO丁磊说,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互联网浪潮20年无往不利,教育赛道几乎是最难攻克的堡垒。

对于互联网技术来说,教育场景是一个极度个性化、高度专业化的领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更是凤毛麟角。作为网易系中首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网易有道(NYSE:DAO)在2020年实现了业绩快跑,上半年净收入达11.6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2.3%。

网易有道之名取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谓的“道”是什么?在巨头林立的红海中寻找这样一条道路并不容易。

网易CEO丁磊说:“我觉得我是教育的受害者,也是教育的受益者。”同样听一门数学课,为什么这个数学老师讲得很生动,那个数学老师就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因为每位老师对同样的教育内容的表达方式和引导方式不一样,由此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学习效果。

丁磊表示:“有道最重要的投资是在内容上。网易不是特别着急,我相信变现是迟早的事,不会简单粗暴地想短期内变现的问题。”

“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19年10月,网易有道敲响了美国纽交所的钟声。丁磊说:“网易一直在寻找一个企业社会价值的体现,除了赚钱。我们做过很多尝试,努力地给社会创造一些企业力所能及的价值。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知识共享平台,我自己就是开放式教育的受益者。所以,我对教育非常感兴趣。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20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在线教育的优势更加凸显。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3月K12在线教育行业渗透率达到顶峰。第二季度,网易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为5.2亿元,同比增长190%。该板块的收入增长主要归因于有道精品课的收入增长。报告期内,有道精品课实现了销售额4.6亿元,同比增长214.5%,占公司净收入的74%。其中,K12是主要增长引擎。

丁磊表示,以前很多教育资源都投入在学校硬件环境上,但现在,互联网公司投资的是课程内容。通过市场竞争,提高课程内容的质量,降低家庭、企业和使用网课的成本,他认为这是互联网在中国做的最了不起的事。“全世界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教育。”丁磊说。

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丁磊回顾,网易早在2010年就开始做公开课,当时这一举动对教育行业的影响很大。过去十年,网易公开课将长达13,000小时的课程,自费翻译成中文,这些课程都来自欧美、日韩顶尖大学。丁磊做网易公开课的目的,是建造一个24小时的无围墙的大学课程。“因为我自己在大学时期就有这样一种遗憾的体会,隔壁有一个老师的信号系统课上得特别好,但我没有机会去听。而国外的公开课就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你可以24小时看录像、看视频、看翻译。”

在当时,整个中国大陆大学里不存在公开课这一形式的产品。随着网易公开课的问世,才逐渐有了中国的线上公开课,也有了中国的慕课。

从2010年开始,网易每年投入数百万元资金用于课程版权采买。网易公开课支持让所有人免费观看课程视频内容,甚至是没有广告地看。丁磊坦言,作为企业,做这些事情并不赚钱。对他而言,也并非他的主要工作。但他认为一个企业家,应该通过科技和创新去改变和提升人们的生活和学习。

但他们逐步发现的一个问题是,网易公开课提供的是大学课程,更多地面向18岁以上成人人群。丁磊说:“我一直没办法解决一个K12教育的问题,怎么让这些18岁之前的小孩子们受到好的教育?”

事实上,在K12这条赛道,早已巨头林立,以新东方和好未来为主的线下教培机构在行业深耕多年,线上新晋独角兽的角逐也进入白热化阶段。网易有道凭什么在红海中开辟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2014年,网易有道开始尝试探索在线教育领域。现在的有道,定位为中国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致力于提供100%以用户为导向的学习产品和服务。

在商界,最令人激动的事情之一,便是从旧事物中开创新事物。这不但是令人愉悦的,而且是企业成长最有效的一条途径。

2018年有道的自营课程模式,已经做到了2.84亿元的营收规模。2019年上半年,有道词典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5,120万,是国内排名第一的语言类App。有道词典早期的成功,让网易得以不断向教育产品和服务领域进行延伸。

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等业务,为网易公司按下了增长加速键。2020年二季度,网易有道净收入6.2亿元,同比增长93.1%;创新及其他业务分部净收入37.3亿元,同比增长38.7%。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有道经营性净现金流持续为正,毛利率持续优化,呈现积极向好的发展态势。

丁磊认为:“流量为王在当下做教育的语境下似乎并不完全适用。互联网教育的真正门槛在‘内容’。”而内容壁垒一旦攻克,就成为自己的护城河。

2019年9月,网易集团公益项目“一块屏”首次大范围落地,进入了中国十余个县、超三百所学校,上万名学子因此受惠。借助有道精品课的直播系统,学生能够在线接受优质的教学内容。同时,网易还会给贫困地区的老师“上网课”,开设教师培训班,让有道精品课的清北名师带他们备课,从教学源头上改善教学质量。

丁磊希望将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聚集到一起,把顶级“学区房”开到线上,以实现他的梦想: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他希望,技术对教育的改变不只是从线下到线上,更可以推动行业整体变革。

打磨质感,一如既往

在兵贵神速的互联网,打磨质感是一件奢侈的事,丁磊却说这是一件迟早的事。打造精品,是网易20年前就坚定的路线,彼时网易刚刚成立三年,年轻的丁磊相信,这是能在互联网世界中穿越迷雾、赢得竞争的正确抉择。

20多年以来,丁磊一直保持着创业者最初的姿态。以一款款有灵魂的产品出道,被外界认为是一件“很网易”的事情。持久钻研、洞悉人心,网易可以用近20年打磨一款游戏,也可以用数年之力做一款音乐App。

以教育产品为例,与贩卖知识的众多教育品牌不同,网易有道不做平台,而是寻求与名师合作,以“工作室模式”一起打造精品、高质量的内容。在各家纷纷“去名师化”的路上,有道却一直致力于培养名师。

丁磊说产品要有质感。用户看得见的质感背后,是网易科技的内核。他认为,很多人用技术只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意义并不是特别大。任何技术一定要有应用场景,而且要懂得是什么样的场景。技术不是互联网绝对的门槛,有场景的应用,在场景中产生价值,才是最重要的事。谈及风口上的AI,丁磊认为,不是贴个AI的标签就是人工智能,技术要真正用到有价值的地方去。从痛点出发,以需求为驱动,正是网易有道AI教育工具能够成功的一个原因。也正是这种探索方式,让网易在AI方面的成果和技术,往往能够在诞生之初,就有实际、深入的用途,且有大量反馈迅速呈现,以再次反哺技术的改进。

拿起有道辞典笔,丁磊对自己产品的自豪感跃于脸上,像极了一个热血的创业青年。

两年前,有道开始布局智能硬件。2017年10月,有道推出第一款智能硬件“有道翻译蛋”。此后,又陆续推出有道翻译王、有道词典笔等硬件产品。截至今年8月份,有道一共上线了9款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并将陆续推出更多。这些产品,立志于以AI技术的落地,去改进中国人的学习效率。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什么样的产品才算是好的产品?

丁磊分析,学习和游戏很不同,游戏就像一个人吃美食、谈恋爱、唱卡拉OK,这是顺人性的。只有学习,某种程度上是逆人性的,让你不舒服的。所以,中国人有句话叫“学海无涯苦作舟”。但如果可以把学习产品融入“打怪升级”的游戏精神,用户就会逐渐有了持续学习的动力。

他认为,今后最好的教育工具是人工智能与AR和VR相结合。比如,钻石的碳原子排列跟普通石墨的碳原子排列方式不同。这个抽象的立体结构,要如何变成用户更喜欢的学习产品?黑板只能画平面图,但借助于AR技术,一个人看到生动、立体的结构后,会永远难忘。

丁磊年少时有一颗对知识孜孜以求的心,切身感受过教育资源匮乏的束缚,这是他做教育产品的初心;自2013年创立网易云音乐以来,丁磊也长期在平台上推荐自己喜欢的歌曲和歌单;甚至,网易严选上架的一款牛仔裤,都有着丁磊对质感追求的痕迹。若去追寻这一切,只能源于“热爱”。

丁磊说:“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乔布斯时期的苹果产品,它们融合了很多工业设计的情怀,你可以感觉到这个产品跟你的内心是有共鸣的。”

大道至简。改变世界这个宏大的命题,对于丁磊来说,就是打磨一款款能够打动人心、直抵灵魂的产品。

他曾多次向外界表示,23年前创立网易,是受到了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自传书《我的上半生》的鼓舞。丁磊说:“当我看到一位56岁的前辈都能热血沸腾地干一件事情,我作为26岁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能去做呢?”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会影响很多人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创立原创内容的工业体系

如果说26岁时创业,是凭借一股个人英雄主义的热血。如今,49岁的丁磊要对股东、员工和社会负有更大的责任。正如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的书里早就写的,“股东、合作伙伴、员工和消费者,你不能伤害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打磨产品可以十年磨一剑,但让产品变现,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先通过免费产品拓展用户,再做商业变现,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但不是丁磊的路。丁磊相信的是:先把产品做到极致,然后再考虑市场和用户买单。大道至简。

互联网浪潮席卷了世界,游戏、音乐和教育这三个赛道的内容原创最是艰难。网易游戏在日本市场取得的成功印证了丁磊的想法。

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发展稳健,净收入138.3亿元,同比增长20.9%。本季度,《梦幻西游网页版》、《猎手之王》和《实况球会经理》等新游戏陆续推出,在市场中获得广泛关注。《荒野行动》和《明日之后》等游戏在日本表现强劲,进一步提升了网易的国际影响力。特别是今年夏天,网易游戏《荒野行动》在日本市场收入第一名。丁磊说,历史上没有别的中国游戏公司在日本取得过这样的成功,网易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也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在欧美取得成果。”

有道上市当天,丁磊曾表示,未来的在线教育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不仅仅是基于一个电脑或者手机屏的使用,以后会基于AR、VR,这样的教育会更加让人身临其境、更加高效、更加有趣味性。

他认为,做教育的竞争优势,最核心的还是要借助科技的工具和手段,协助用户完成教育的课程,掌握教育的知识链,有针对性地对某个知识点的弱点进行反复的提升和加强。特别是当一个新鲜事物出现的时候,作为企业家,一定要能抓住在这个新鲜的设备应用上能产生的新商业模式。

丁磊表示,“我们其实很期待AR眼镜。AR眼镜比VR眼镜舒服,我觉得AR眼镜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动力。因为网易在内容和技术领域耕作了好久,我们知道AR眼镜问世后,我们可以结合做哪些产品创新。假如今天拿来一份杂志,你看不懂这段文字,但你的眼镜有个雷达,一扫杂志,英文全部变成中文翻译出来了。这可能是很快就会出现的事情。”

“对于企业家来说,对科技的发展要有跟踪能力和想象力,你要做好准备。比如,这个翻译的过程,别的公司做不了,只有我们能做,因为整个流程中的核心技术,有道做了快二十年了,引擎在我们手里。眼镜只是一个帮我获取信息,完成信息输入或者输出的设备。为了等待这样一个产品的问世,网易做了很久的技术准备。”丁磊认为,只有做好基础技术的研发和准备,才能在机会与趋势来临时,让产品进一步爆发和放大应用范围。

如今,游戏、音乐和教育是网易的三大发展领域,三者的共同点都是内容。但在这样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内容如何才能建立起自己价值的护城河?

丁磊认为,核心是创作的创意,与创作的手段和过程,以及科技的应用。科技可以解决效率、成本的问题,这些可以帮助一些企业在PGC内容里产出价值。

网易云音乐一直是丁磊的心头好。

为什么90年代流行的日本创作者作曲的《千千阙歌》、《人间》等歌曲可以经久不衰?

丁磊表示,中国原创音乐,因为盗版等问题失去了宝贵的二十年,但网易云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对中国音乐行业做出了巨大的改变。从2013年网易做云音乐至今,你会发现很多人基本上不买CD,也不下载MP3了。流媒体听音乐的方式,已经改变了整个中国音乐的发行模式。但只改变发行,对网易来说不够。网易希望改变的是,让整个中国的原创音乐能够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能创造出更多本土原创的音乐给中国人。所以,网易云音乐上有20万个原创音乐人,他们创作的歌曲放到平台,大家都可以听。

丁磊对福布斯中国透露:“我们还要做一件事情,是要做中国原创音乐的工业化,能够让大家一起做出优质的中国原创歌曲。”在他看来,日本的音乐工业很强大,强大到大家都喜欢听日本歌曲。为什么中国自己没有这么好的流行音乐产品出来?因为中国音乐尚未形成工业化体系。

中国音乐行业需要一个工业体系、商业体系,可以让这些音乐人能够不停地成长。音乐如此,教育也如此。

2003年,32岁的丁磊以10.76亿美元的身价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一位,成为第一个互联网出身的中国内地首富。但对于当时的丁磊来说,如何建立一个伟大并长胜不衰的公司是接下去要长久探索的路。

丁磊说:“2003年我读了《基业长青》,2005年我读了《赢》,这两本书我相见恨晚。《基业长青》回答了我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企业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网易CEO丁磊说,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互联网浪潮20年无往不利,教育赛道几乎是最难攻克的堡垒。

对于互联网技术来说,教育场景是一个极度个性化、高度专业化的领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更是凤毛麟角。作为网易系中首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网易有道(NYSE:DAO)在2020年实现了业绩快跑,上半年净收入达11.6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2.3%。

网易有道之名取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谓的“道”是什么?在巨头林立的红海中寻找这样一条道路并不容易。

网易CEO丁磊说:“我觉得我是教育的受害者,也是教育的受益者。”同样听一门数学课,为什么这个数学老师讲得很生动,那个数学老师就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因为每位老师对同样的教育内容的表达方式和引导方式不一样,由此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学习效果。

丁磊表示:“有道最重要的投资是在内容上。网易不是特别着急,我相信变现是迟早的事,不会简单粗暴地想短期内变现的问题。”

“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19年10月,网易有道敲响了美国纽交所的钟声。丁磊说:“网易一直在寻找一个企业社会价值的体现,除了赚钱。我们做过很多尝试,努力地给社会创造一些企业力所能及的价值。互联网本来就是一个知识共享平台,我自己就是开放式教育的受益者。所以,我对教育非常感兴趣。教育这件事,我准备了十年。”

2020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在线教育的优势更加凸显。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3月K12在线教育行业渗透率达到顶峰。第二季度,网易有道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为5.2亿元,同比增长190%。该板块的收入增长主要归因于有道精品课的收入增长。报告期内,有道精品课实现了销售额4.6亿元,同比增长214.5%,占公司净收入的74%。其中,K12是主要增长引擎。

丁磊表示,以前很多教育资源都投入在学校硬件环境上,但现在,互联网公司投资的是课程内容。通过市场竞争,提高课程内容的质量,降低家庭、企业和使用网课的成本,他认为这是互联网在中国做的最了不起的事。“全世界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教育。”丁磊说。

科技的伟大力量在于能让人变成更好的人,让世界变成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在同一纬度上追求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

丁磊回顾,网易早在2010年就开始做公开课,当时这一举动对教育行业的影响很大。过去十年,网易公开课将长达13,000小时的课程,自费翻译成中文,这些课程都来自欧美、日韩顶尖大学。丁磊做网易公开课的目的,是建造一个24小时的无围墙的大学课程。“因为我自己在大学时期就有这样一种遗憾的体会,隔壁有一个老师的信号系统课上得特别好,但我没有机会去听。而国外的公开课就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你可以24小时看录像、看视频、看翻译。”

在当时,整个中国大陆大学里不存在公开课这一形式的产品。随着网易公开课的问世,才逐渐有了中国的线上公开课,也有了中国的慕课。

从2010年开始,网易每年投入数百万元资金用于课程版权采买。网易公开课支持让所有人免费观看课程视频内容,甚至是没有广告地看。丁磊坦言,作为企业,做这些事情并不赚钱。对他而言,也并非他的主要工作。但他认为一个企业家,应该通过科技和创新去改变和提升人们的生活和学习。

但他们逐步发现的一个问题是,网易公开课提供的是大学课程,更多地面向18岁以上成人人群。丁磊说:“我一直没办法解决一个K12教育的问题,怎么让这些18岁之前的小孩子们受到好的教育?”

事实上,在K12这条赛道,早已巨头林立,以新东方和好未来为主的线下教培机构在行业深耕多年,线上新晋独角兽的角逐也进入白热化阶段。网易有道凭什么在红海中开辟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2014年,网易有道开始尝试探索在线教育领域。现在的有道,定位为中国领先的智能学习公司,致力于提供100%以用户为导向的学习产品和服务。

在商界,最令人激动的事情之一,便是从旧事物中开创新事物。这不但是令人愉悦的,而且是企业成长最有效的一条途径。

2018年有道的自营课程模式,已经做到了2.84亿元的营收规模。2019年上半年,有道词典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5,120万,是国内排名第一的语言类App。有道词典早期的成功,让网易得以不断向教育产品和服务领域进行延伸。

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等业务,为网易公司按下了增长加速键。2020年二季度,网易有道净收入6.2亿元,同比增长93.1%;创新及其他业务分部净收入37.3亿元,同比增长38.7%。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有道经营性净现金流持续为正,毛利率持续优化,呈现积极向好的发展态势。

丁磊认为:“流量为王在当下做教育的语境下似乎并不完全适用。互联网教育的真正门槛在‘内容’。”而内容壁垒一旦攻克,就成为自己的护城河。

2019年9月,网易集团公益项目“一块屏”首次大范围落地,进入了中国十余个县、超三百所学校,上万名学子因此受惠。借助有道精品课的直播系统,学生能够在线接受优质的教学内容。同时,网易还会给贫困地区的老师“上网课”,开设教师培训班,让有道精品课的清北名师带他们备课,从教学源头上改善教学质量。

丁磊希望将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聚集到一起,把顶级“学区房”开到线上,以实现他的梦想: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他希望,技术对教育的改变不只是从线下到线上,更可以推动行业整体变革。

打磨质感,一如既往

在兵贵神速的互联网,打磨质感是一件奢侈的事,丁磊却说这是一件迟早的事。打造精品,是网易20年前就坚定的路线,彼时网易刚刚成立三年,年轻的丁磊相信,这是能在互联网世界中穿越迷雾、赢得竞争的正确抉择。

20多年以来,丁磊一直保持着创业者最初的姿态。以一款款有灵魂的产品出道,被外界认为是一件“很网易”的事情。持久钻研、洞悉人心,网易可以用近20年打磨一款游戏,也可以用数年之力做一款音乐App。

以教育产品为例,与贩卖知识的众多教育品牌不同,网易有道不做平台,而是寻求与名师合作,以“工作室模式”一起打造精品、高质量的内容。在各家纷纷“去名师化”的路上,有道却一直致力于培养名师。

丁磊说产品要有质感。用户看得见的质感背后,是网易科技的内核。他认为,很多人用技术只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意义并不是特别大。任何技术一定要有应用场景,而且要懂得是什么样的场景。技术不是互联网绝对的门槛,有场景的应用,在场景中产生价值,才是最重要的事。谈及风口上的AI,丁磊认为,不是贴个AI的标签就是人工智能,技术要真正用到有价值的地方去。从痛点出发,以需求为驱动,正是网易有道AI教育工具能够成功的一个原因。也正是这种探索方式,让网易在AI方面的成果和技术,往往能够在诞生之初,就有实际、深入的用途,且有大量反馈迅速呈现,以再次反哺技术的改进。

拿起有道辞典笔,丁磊对自己产品的自豪感跃于脸上,像极了一个热血的创业青年。

两年前,有道开始布局智能硬件。2017年10月,有道推出第一款智能硬件“有道翻译蛋”。此后,又陆续推出有道翻译王、有道词典笔等硬件产品。截至今年8月份,有道一共上线了9款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并将陆续推出更多。这些产品,立志于以AI技术的落地,去改进中国人的学习效率。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什么样的产品才算是好的产品?

丁磊分析,学习和游戏很不同,游戏就像一个人吃美食、谈恋爱、唱卡拉OK,这是顺人性的。只有学习,某种程度上是逆人性的,让你不舒服的。所以,中国人有句话叫“学海无涯苦作舟”。但如果可以把学习产品融入“打怪升级”的游戏精神,用户就会逐渐有了持续学习的动力。

他认为,今后最好的教育工具是人工智能与AR和VR相结合。比如,钻石的碳原子排列跟普通石墨的碳原子排列方式不同。这个抽象的立体结构,要如何变成用户更喜欢的学习产品?黑板只能画平面图,但借助于AR技术,一个人看到生动、立体的结构后,会永远难忘。

丁磊年少时有一颗对知识孜孜以求的心,切身感受过教育资源匮乏的束缚,这是他做教育产品的初心;自2013年创立网易云音乐以来,丁磊也长期在平台上推荐自己喜欢的歌曲和歌单;甚至,网易严选上架的一款牛仔裤,都有着丁磊对质感追求的痕迹。若去追寻这一切,只能源于“热爱”。

丁磊说:“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乔布斯时期的苹果产品,它们融合了很多工业设计的情怀,你可以感觉到这个产品跟你的内心是有共鸣的。”

大道至简。改变世界这个宏大的命题,对于丁磊来说,就是打磨一款款能够打动人心、直抵灵魂的产品。

他曾多次向外界表示,23年前创立网易,是受到了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自传书《我的上半生》的鼓舞。丁磊说:“当我看到一位56岁的前辈都能热血沸腾地干一件事情,我作为26岁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能去做呢?”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会影响很多人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创立原创内容的工业体系

如果说26岁时创业,是凭借一股个人英雄主义的热血。如今,49岁的丁磊要对股东、员工和社会负有更大的责任。正如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的书里早就写的,“股东、合作伙伴、员工和消费者,你不能伤害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打磨产品可以十年磨一剑,但让产品变现,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先通过免费产品拓展用户,再做商业变现,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但不是丁磊的路。丁磊相信的是:先把产品做到极致,然后再考虑市场和用户买单。大道至简。

互联网浪潮席卷了世界,游戏、音乐和教育这三个赛道的内容原创最是艰难。网易游戏在日本市场取得的成功印证了丁磊的想法。

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发展稳健,净收入138.3亿元,同比增长20.9%。本季度,《梦幻西游网页版》、《猎手之王》和《实况球会经理》等新游戏陆续推出,在市场中获得广泛关注。《荒野行动》和《明日之后》等游戏在日本表现强劲,进一步提升了网易的国际影响力。特别是今年夏天,网易游戏《荒野行动》在日本市场收入第一名。丁磊说,历史上没有别的中国游戏公司在日本取得过这样的成功,网易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也想看看我们能不能在欧美取得成果。”

有道上市当天,丁磊曾表示,未来的在线教育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不仅仅是基于一个电脑或者手机屏的使用,以后会基于AR、VR,这样的教育会更加让人身临其境、更加高效、更加有趣味性。

他认为,做教育的竞争优势,最核心的还是要借助科技的工具和手段,协助用户完成教育的课程,掌握教育的知识链,有针对性地对某个知识点的弱点进行反复的提升和加强。特别是当一个新鲜事物出现的时候,作为企业家,一定要能抓住在这个新鲜的设备应用上能产生的新商业模式。

丁磊表示,“我们其实很期待AR眼镜。AR眼镜比VR眼镜舒服,我觉得AR眼镜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动力。因为网易在内容和技术领域耕作了好久,我们知道AR眼镜问世后,我们可以结合做哪些产品创新。假如今天拿来一份杂志,你看不懂这段文字,但你的眼镜有个雷达,一扫杂志,英文全部变成中文翻译出来了。这可能是很快就会出现的事情。”

“对于企业家来说,对科技的发展要有跟踪能力和想象力,你要做好准备。比如,这个翻译的过程,别的公司做不了,只有我们能做,因为整个流程中的核心技术,有道做了快二十年了,引擎在我们手里。眼镜只是一个帮我获取信息,完成信息输入或者输出的设备。为了等待这样一个产品的问世,网易做了很久的技术准备。”丁磊认为,只有做好基础技术的研发和准备,才能在机会与趋势来临时,让产品进一步爆发和放大应用范围。

如今,游戏、音乐和教育是网易的三大发展领域,三者的共同点都是内容。但在这样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内容如何才能建立起自己价值的护城河?

丁磊认为,核心是创作的创意,与创作的手段和过程,以及科技的应用。科技可以解决效率、成本的问题,这些可以帮助一些企业在PGC内容里产出价值。

网易云音乐一直是丁磊的心头好。

为什么90年代流行的日本创作者作曲的《千千阙歌》、《人间》等歌曲可以经久不衰?

丁磊表示,中国原创音乐,因为盗版等问题失去了宝贵的二十年,但网易云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对中国音乐行业做出了巨大的改变。从2013年网易做云音乐至今,你会发现很多人基本上不买CD,也不下载MP3了。流媒体听音乐的方式,已经改变了整个中国音乐的发行模式。但只改变发行,对网易来说不够。网易希望改变的是,让整个中国的原创音乐能够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能创造出更多本土原创的音乐给中国人。所以,网易云音乐上有20万个原创音乐人,他们创作的歌曲放到平台,大家都可以听。

丁磊对福布斯中国透露:“我们还要做一件事情,是要做中国原创音乐的工业化,能够让大家一起做出优质的中国原创歌曲。”在他看来,日本的音乐工业很强大,强大到大家都喜欢听日本歌曲。为什么中国自己没有这么好的流行音乐产品出来?因为中国音乐尚未形成工业化体系。

中国音乐行业需要一个工业体系、商业体系,可以让这些音乐人能够不停地成长。音乐如此,教育也如此。

2003年,32岁的丁磊以10.76亿美元的身价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一位,成为第一个互联网出身的中国内地首富。但对于当时的丁磊来说,如何建立一个伟大并长胜不衰的公司是接下去要长久探索的路。

丁磊说:“2003年我读了《基业长青》,2005年我读了《赢》,这两本书我相见恨晚。《基业长青》回答了我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企业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在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以1,781.6亿元财富市值位居第11名。创立网易23年后,丁磊表示,网易一直坚持用科技做原创内容。网易是一家有互联网属性的内容公司。有道也是一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