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可以作为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吃瓜群众好热闹,不怕事情闹大,越大越亢奋。如今网上就流传一个新鲜出炉的段子:“11月3日为中国最有钱的人操碎心,11月4日为全球最有权的人操碎心。”

前者是指马云10月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反响强烈,中国政府对金融监管毫不手软,重拳密集出击,蚂蚁集团首当其冲。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释放“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的重磅消息;11月2日,金融界四部委史无前例集体约谈蚂蚁集团“三驾马车”;11月3日上午,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当晚约21时,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募资逾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

11月3日21:11,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微信公众号迅速发布评论《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彰显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坚定决心》。这清晰表明暂缓上市的决定不是上海证交所独立作出,必然事先经过中央部委监管层的讨论决策,甚至可能经过更高层批准,否则国务院机关报既无时间、也无必要提前准备评论,及时发布定调,引导民意和舆论。此文署名“金观平”,大概率是虚拟笔名,正如《人民日报》有些评论署名“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缩写一样。

后者是指全程跌宕起伏、即将水落石出的美国大选结果,中国民众对此投入不逊于美国选民。

11月4日开票,很多中国人的朋友圈、微信群刷屏,周围很多朋友同事热议,普遍看好特朗普,笔者对此有异议;等深夜拜登拿下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选情大逆转,又是一轮热议。截至北京时间11月5日20时,新浪微博#美国大选#话题阅读人次高达71.2亿,相当于中国人均至少看5遍,讨论147.5万人次,这还只是一个平台的不完全统计。

拜登胜利在望,虽然还缺“临门一脚”定乾坤。11月4日已信心满满发推文说:“今天,特朗普政府已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在77天内,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如果他如愿入主白宫,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会有若干重大、明显的调整,特朗普不断“退群”将终止,切换为拜登不断“入群”,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WHO就没有任何悬念。中美关系也将面临重新定位和磨合。

自2018年3月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以来,战场接二连三、全面开花,从经贸领域延伸到科技、教育、文化、外交、舆论、香港、台湾、新疆等领域。美方攻得猛,乱拳出击;中方守得紧,频频应招。

持续两年半,呈现出以下三个特征:一、肯定两败俱伤,中国更受伤,美国也不好过,世界更不太平;二、无论谁任美国总统,中美结构性矛盾难以短期解决;三、中美如何既竞争又合作、能较量不崩盘,是摆在两国最高层的现实难题。

从美方而言,双方存在共同利益和需求,例如全球公共产品需要中美双方积极参与,也必然受到其他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欢迎。包括但不限于最为紧迫的新冠病毒疫苗、药物的研制和分发,与WHO和各国中央政府更紧密合作;中欧极为重视的巴黎气候协定;朝核、伊核以及核不扩散问题;全球自由贸易;全球消除饥饿;全球环境保护和清洁能源;对最不发达经济体的人道主义援助等。

从中方而言,既无意愿也无实力挑战美国霸权。需要进一步尊重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尊重美国“带头大哥”的特权和地位,找准自己的定位,避免发力过快过猛,从而减少美国猜忌和误会。中国对外加速成为国际规则的倡议者、制定者、捍卫者,对内也可倒逼加速改革开放。

网上热传段子的这两件大事,中间有无关联呢?笔者就想到一个办法串起来,即可否让马云明年一季度在中国商务部任正部级的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至少有五个好处:

一、个人利益适当切割。客观而言,马云退而未休。11月2日晚,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清晰表明马云实际控制蚂蚁集团,且权力、地位在董事长和总裁之上。

二、提供报效国家机会。马云的财富已经一生用不完,再赚多少个亿也没多少成就感,还不如为国家人民、为世界和平多做些有益工作。各国顶尖人才如有机会为国家与和平服务,往往很难拒绝,不会计较名利和时间。可以预想,马云如答应,根本不会问工资报酬,恐怕也不在乎。

三、完善中国特色“旋转门”。“旋转门”为富有理论素养的学界精英、富有实践经验的商界精英进入政府高层任职,开启稳定甚至法定的“通道”,有助于公民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有助于不同利益群体表达不同的利益诉求,有助于政府倾听采纳利益诉求并科学决策、民主决策。

四、促进新陈代谢和焕发生机活力。“旋转门”利远大于弊,是人类政治文明的智慧和成果,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品”,没有社、资之分,没有左、右之分。“旋转门”体系越开放,表明社会越公平,执政党越自信。权力不再神圣,更无光环。中国逐步建立健全“旋转门”制度,防范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腐败,多元利益集团之间形成制衡,也可恢复中国执政党建国初万象更新的魄力和气度。2015年8月,拙作“干部人事乱象”系列之七《中国“旋转门”如何转起来?》曾对此有较详细的评论和构思。

五、各方容易接受并符合中国长远利益。马云是目前中国最合适、最有人气的“商务名片”。以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在维护各自国家根本利益的基础上,以更灵敏、更舒服、更高效的沟通,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这是马云的强项。以马云在联合国任职经历、流利英语、亲和力与人脉,更易受到各国、各国际组织欢迎,同时提升中国国际形象,符合中国长远利益。

如果马云愿意接受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职位,干得出色,2023年3月中国政府在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换届时,可以进一步考虑提名他入阁,任商务部部长继续干五年;如果不太放心,可以另配一个商务部党组书记,掌握人事大权。

类似施一公这样的学界精英、马云这样的商界领袖,只要本人愿意、人岗相适,可以任命高级公共管理职位例如内阁部长,服务国家和公众,来去自由,司空见惯。一个强大的、复兴的民族,当有此豪气与雅量:天下英才,尽其所能,为我所用,服我所用,利民利己,岂不快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马云可否任中国国际贸易谈判代表?

发布日期:2020-11-06 06:15
马云可以作为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吃瓜群众好热闹,不怕事情闹大,越大越亢奋。如今网上就流传一个新鲜出炉的段子:“11月3日为中国最有钱的人操碎心,11月4日为全球最有权的人操碎心。”

前者是指马云10月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反响强烈,中国政府对金融监管毫不手软,重拳密集出击,蚂蚁集团首当其冲。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释放“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的重磅消息;11月2日,金融界四部委史无前例集体约谈蚂蚁集团“三驾马车”;11月3日上午,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当晚约21时,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募资逾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

11月3日21:11,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微信公众号迅速发布评论《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彰显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坚定决心》。这清晰表明暂缓上市的决定不是上海证交所独立作出,必然事先经过中央部委监管层的讨论决策,甚至可能经过更高层批准,否则国务院机关报既无时间、也无必要提前准备评论,及时发布定调,引导民意和舆论。此文署名“金观平”,大概率是虚拟笔名,正如《人民日报》有些评论署名“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缩写一样。

后者是指全程跌宕起伏、即将水落石出的美国大选结果,中国民众对此投入不逊于美国选民。

11月4日开票,很多中国人的朋友圈、微信群刷屏,周围很多朋友同事热议,普遍看好特朗普,笔者对此有异议;等深夜拜登拿下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选情大逆转,又是一轮热议。截至北京时间11月5日20时,新浪微博#美国大选#话题阅读人次高达71.2亿,相当于中国人均至少看5遍,讨论147.5万人次,这还只是一个平台的不完全统计。

拜登胜利在望,虽然还缺“临门一脚”定乾坤。11月4日已信心满满发推文说:“今天,特朗普政府已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在77天内,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如果他如愿入主白宫,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会有若干重大、明显的调整,特朗普不断“退群”将终止,切换为拜登不断“入群”,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WHO就没有任何悬念。中美关系也将面临重新定位和磨合。

自2018年3月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以来,战场接二连三、全面开花,从经贸领域延伸到科技、教育、文化、外交、舆论、香港、台湾、新疆等领域。美方攻得猛,乱拳出击;中方守得紧,频频应招。

持续两年半,呈现出以下三个特征:一、肯定两败俱伤,中国更受伤,美国也不好过,世界更不太平;二、无论谁任美国总统,中美结构性矛盾难以短期解决;三、中美如何既竞争又合作、能较量不崩盘,是摆在两国最高层的现实难题。

从美方而言,双方存在共同利益和需求,例如全球公共产品需要中美双方积极参与,也必然受到其他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欢迎。包括但不限于最为紧迫的新冠病毒疫苗、药物的研制和分发,与WHO和各国中央政府更紧密合作;中欧极为重视的巴黎气候协定;朝核、伊核以及核不扩散问题;全球自由贸易;全球消除饥饿;全球环境保护和清洁能源;对最不发达经济体的人道主义援助等。

从中方而言,既无意愿也无实力挑战美国霸权。需要进一步尊重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尊重美国“带头大哥”的特权和地位,找准自己的定位,避免发力过快过猛,从而减少美国猜忌和误会。中国对外加速成为国际规则的倡议者、制定者、捍卫者,对内也可倒逼加速改革开放。

网上热传段子的这两件大事,中间有无关联呢?笔者就想到一个办法串起来,即可否让马云明年一季度在中国商务部任正部级的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至少有五个好处:

一、个人利益适当切割。客观而言,马云退而未休。11月2日晚,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清晰表明马云实际控制蚂蚁集团,且权力、地位在董事长和总裁之上。

二、提供报效国家机会。马云的财富已经一生用不完,再赚多少个亿也没多少成就感,还不如为国家人民、为世界和平多做些有益工作。各国顶尖人才如有机会为国家与和平服务,往往很难拒绝,不会计较名利和时间。可以预想,马云如答应,根本不会问工资报酬,恐怕也不在乎。

三、完善中国特色“旋转门”。“旋转门”为富有理论素养的学界精英、富有实践经验的商界精英进入政府高层任职,开启稳定甚至法定的“通道”,有助于公民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有助于不同利益群体表达不同的利益诉求,有助于政府倾听采纳利益诉求并科学决策、民主决策。

四、促进新陈代谢和焕发生机活力。“旋转门”利远大于弊,是人类政治文明的智慧和成果,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品”,没有社、资之分,没有左、右之分。“旋转门”体系越开放,表明社会越公平,执政党越自信。权力不再神圣,更无光环。中国逐步建立健全“旋转门”制度,防范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腐败,多元利益集团之间形成制衡,也可恢复中国执政党建国初万象更新的魄力和气度。2015年8月,拙作“干部人事乱象”系列之七《中国“旋转门”如何转起来?》曾对此有较详细的评论和构思。

五、各方容易接受并符合中国长远利益。马云是目前中国最合适、最有人气的“商务名片”。以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在维护各自国家根本利益的基础上,以更灵敏、更舒服、更高效的沟通,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这是马云的强项。以马云在联合国任职经历、流利英语、亲和力与人脉,更易受到各国、各国际组织欢迎,同时提升中国国际形象,符合中国长远利益。

如果马云愿意接受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职位,干得出色,2023年3月中国政府在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换届时,可以进一步考虑提名他入阁,任商务部部长继续干五年;如果不太放心,可以另配一个商务部党组书记,掌握人事大权。

类似施一公这样的学界精英、马云这样的商界领袖,只要本人愿意、人岗相适,可以任命高级公共管理职位例如内阁部长,服务国家和公众,来去自由,司空见惯。一个强大的、复兴的民族,当有此豪气与雅量:天下英才,尽其所能,为我所用,服我所用,利民利己,岂不快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马云可以作为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吃瓜群众好热闹,不怕事情闹大,越大越亢奋。如今网上就流传一个新鲜出炉的段子:“11月3日为中国最有钱的人操碎心,11月4日为全球最有权的人操碎心。”

前者是指马云10月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反响强烈,中国政府对金融监管毫不手软,重拳密集出击,蚂蚁集团首当其冲。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释放“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的重磅消息;11月2日,金融界四部委史无前例集体约谈蚂蚁集团“三驾马车”;11月3日上午,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当晚约21时,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募资逾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

11月3日21:11,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微信公众号迅速发布评论《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彰显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坚定决心》。这清晰表明暂缓上市的决定不是上海证交所独立作出,必然事先经过中央部委监管层的讨论决策,甚至可能经过更高层批准,否则国务院机关报既无时间、也无必要提前准备评论,及时发布定调,引导民意和舆论。此文署名“金观平”,大概率是虚拟笔名,正如《人民日报》有些评论署名“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缩写一样。

后者是指全程跌宕起伏、即将水落石出的美国大选结果,中国民众对此投入不逊于美国选民。

11月4日开票,很多中国人的朋友圈、微信群刷屏,周围很多朋友同事热议,普遍看好特朗普,笔者对此有异议;等深夜拜登拿下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选情大逆转,又是一轮热议。截至北京时间11月5日20时,新浪微博#美国大选#话题阅读人次高达71.2亿,相当于中国人均至少看5遍,讨论147.5万人次,这还只是一个平台的不完全统计。

拜登胜利在望,虽然还缺“临门一脚”定乾坤。11月4日已信心满满发推文说:“今天,特朗普政府已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在77天内,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如果他如愿入主白宫,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会有若干重大、明显的调整,特朗普不断“退群”将终止,切换为拜登不断“入群”,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WHO就没有任何悬念。中美关系也将面临重新定位和磨合。

自2018年3月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以来,战场接二连三、全面开花,从经贸领域延伸到科技、教育、文化、外交、舆论、香港、台湾、新疆等领域。美方攻得猛,乱拳出击;中方守得紧,频频应招。

持续两年半,呈现出以下三个特征:一、肯定两败俱伤,中国更受伤,美国也不好过,世界更不太平;二、无论谁任美国总统,中美结构性矛盾难以短期解决;三、中美如何既竞争又合作、能较量不崩盘,是摆在两国最高层的现实难题。

从美方而言,双方存在共同利益和需求,例如全球公共产品需要中美双方积极参与,也必然受到其他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欢迎。包括但不限于最为紧迫的新冠病毒疫苗、药物的研制和分发,与WHO和各国中央政府更紧密合作;中欧极为重视的巴黎气候协定;朝核、伊核以及核不扩散问题;全球自由贸易;全球消除饥饿;全球环境保护和清洁能源;对最不发达经济体的人道主义援助等。

从中方而言,既无意愿也无实力挑战美国霸权。需要进一步尊重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尊重美国“带头大哥”的特权和地位,找准自己的定位,避免发力过快过猛,从而减少美国猜忌和误会。中国对外加速成为国际规则的倡议者、制定者、捍卫者,对内也可倒逼加速改革开放。

网上热传段子的这两件大事,中间有无关联呢?笔者就想到一个办法串起来,即可否让马云明年一季度在中国商务部任正部级的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至少有五个好处:

一、个人利益适当切割。客观而言,马云退而未休。11月2日晚,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清晰表明马云实际控制蚂蚁集团,且权力、地位在董事长和总裁之上。

二、提供报效国家机会。马云的财富已经一生用不完,再赚多少个亿也没多少成就感,还不如为国家人民、为世界和平多做些有益工作。各国顶尖人才如有机会为国家与和平服务,往往很难拒绝,不会计较名利和时间。可以预想,马云如答应,根本不会问工资报酬,恐怕也不在乎。

三、完善中国特色“旋转门”。“旋转门”为富有理论素养的学界精英、富有实践经验的商界精英进入政府高层任职,开启稳定甚至法定的“通道”,有助于公民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有助于不同利益群体表达不同的利益诉求,有助于政府倾听采纳利益诉求并科学决策、民主决策。

四、促进新陈代谢和焕发生机活力。“旋转门”利远大于弊,是人类政治文明的智慧和成果,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品”,没有社、资之分,没有左、右之分。“旋转门”体系越开放,表明社会越公平,执政党越自信。权力不再神圣,更无光环。中国逐步建立健全“旋转门”制度,防范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腐败,多元利益集团之间形成制衡,也可恢复中国执政党建国初万象更新的魄力和气度。2015年8月,拙作“干部人事乱象”系列之七《中国“旋转门”如何转起来?》曾对此有较详细的评论和构思。

五、各方容易接受并符合中国长远利益。马云是目前中国最合适、最有人气的“商务名片”。以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在维护各自国家根本利益的基础上,以更灵敏、更舒服、更高效的沟通,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这是马云的强项。以马云在联合国任职经历、流利英语、亲和力与人脉,更易受到各国、各国际组织欢迎,同时提升中国国际形象,符合中国长远利益。

如果马云愿意接受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职位,干得出色,2023年3月中国政府在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换届时,可以进一步考虑提名他入阁,任商务部部长继续干五年;如果不太放心,可以另配一个商务部党组书记,掌握人事大权。

类似施一公这样的学界精英、马云这样的商界领袖,只要本人愿意、人岗相适,可以任命高级公共管理职位例如内阁部长,服务国家和公众,来去自由,司空见惯。一个强大的、复兴的民族,当有此豪气与雅量:天下英才,尽其所能,为我所用,服我所用,利民利己,岂不快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马云可否任中国国际贸易谈判代表?

发布日期:2020-11-06 06:15
马云可以作为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吃瓜群众好热闹,不怕事情闹大,越大越亢奋。如今网上就流传一个新鲜出炉的段子:“11月3日为中国最有钱的人操碎心,11月4日为全球最有权的人操碎心。”

前者是指马云10月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反响强烈,中国政府对金融监管毫不手软,重拳密集出击,蚂蚁集团首当其冲。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释放“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的重磅消息;11月2日,金融界四部委史无前例集体约谈蚂蚁集团“三驾马车”;11月3日上午,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当晚约21时,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募资逾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

11月3日21:11,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微信公众号迅速发布评论《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彰显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坚定决心》。这清晰表明暂缓上市的决定不是上海证交所独立作出,必然事先经过中央部委监管层的讨论决策,甚至可能经过更高层批准,否则国务院机关报既无时间、也无必要提前准备评论,及时发布定调,引导民意和舆论。此文署名“金观平”,大概率是虚拟笔名,正如《人民日报》有些评论署名“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缩写一样。

后者是指全程跌宕起伏、即将水落石出的美国大选结果,中国民众对此投入不逊于美国选民。

11月4日开票,很多中国人的朋友圈、微信群刷屏,周围很多朋友同事热议,普遍看好特朗普,笔者对此有异议;等深夜拜登拿下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选情大逆转,又是一轮热议。截至北京时间11月5日20时,新浪微博#美国大选#话题阅读人次高达71.2亿,相当于中国人均至少看5遍,讨论147.5万人次,这还只是一个平台的不完全统计。

拜登胜利在望,虽然还缺“临门一脚”定乾坤。11月4日已信心满满发推文说:“今天,特朗普政府已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在77天内,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如果他如愿入主白宫,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会有若干重大、明显的调整,特朗普不断“退群”将终止,切换为拜登不断“入群”,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WHO就没有任何悬念。中美关系也将面临重新定位和磨合。

自2018年3月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以来,战场接二连三、全面开花,从经贸领域延伸到科技、教育、文化、外交、舆论、香港、台湾、新疆等领域。美方攻得猛,乱拳出击;中方守得紧,频频应招。

持续两年半,呈现出以下三个特征:一、肯定两败俱伤,中国更受伤,美国也不好过,世界更不太平;二、无论谁任美国总统,中美结构性矛盾难以短期解决;三、中美如何既竞争又合作、能较量不崩盘,是摆在两国最高层的现实难题。

从美方而言,双方存在共同利益和需求,例如全球公共产品需要中美双方积极参与,也必然受到其他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欢迎。包括但不限于最为紧迫的新冠病毒疫苗、药物的研制和分发,与WHO和各国中央政府更紧密合作;中欧极为重视的巴黎气候协定;朝核、伊核以及核不扩散问题;全球自由贸易;全球消除饥饿;全球环境保护和清洁能源;对最不发达经济体的人道主义援助等。

从中方而言,既无意愿也无实力挑战美国霸权。需要进一步尊重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尊重美国“带头大哥”的特权和地位,找准自己的定位,避免发力过快过猛,从而减少美国猜忌和误会。中国对外加速成为国际规则的倡议者、制定者、捍卫者,对内也可倒逼加速改革开放。

网上热传段子的这两件大事,中间有无关联呢?笔者就想到一个办法串起来,即可否让马云明年一季度在中国商务部任正部级的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至少有五个好处:

一、个人利益适当切割。客观而言,马云退而未休。11月2日晚,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清晰表明马云实际控制蚂蚁集团,且权力、地位在董事长和总裁之上。

二、提供报效国家机会。马云的财富已经一生用不完,再赚多少个亿也没多少成就感,还不如为国家人民、为世界和平多做些有益工作。各国顶尖人才如有机会为国家与和平服务,往往很难拒绝,不会计较名利和时间。可以预想,马云如答应,根本不会问工资报酬,恐怕也不在乎。

三、完善中国特色“旋转门”。“旋转门”为富有理论素养的学界精英、富有实践经验的商界精英进入政府高层任职,开启稳定甚至法定的“通道”,有助于公民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有助于不同利益群体表达不同的利益诉求,有助于政府倾听采纳利益诉求并科学决策、民主决策。

四、促进新陈代谢和焕发生机活力。“旋转门”利远大于弊,是人类政治文明的智慧和成果,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品”,没有社、资之分,没有左、右之分。“旋转门”体系越开放,表明社会越公平,执政党越自信。权力不再神圣,更无光环。中国逐步建立健全“旋转门”制度,防范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腐败,多元利益集团之间形成制衡,也可恢复中国执政党建国初万象更新的魄力和气度。2015年8月,拙作“干部人事乱象”系列之七《中国“旋转门”如何转起来?》曾对此有较详细的评论和构思。

五、各方容易接受并符合中国长远利益。马云是目前中国最合适、最有人气的“商务名片”。以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在维护各自国家根本利益的基础上,以更灵敏、更舒服、更高效的沟通,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这是马云的强项。以马云在联合国任职经历、流利英语、亲和力与人脉,更易受到各国、各国际组织欢迎,同时提升中国国际形象,符合中国长远利益。

如果马云愿意接受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职位,干得出色,2023年3月中国政府在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换届时,可以进一步考虑提名他入阁,任商务部部长继续干五年;如果不太放心,可以另配一个商务部党组书记,掌握人事大权。

类似施一公这样的学界精英、马云这样的商界领袖,只要本人愿意、人岗相适,可以任命高级公共管理职位例如内阁部长,服务国家和公众,来去自由,司空见惯。一个强大的、复兴的民族,当有此豪气与雅量:天下英才,尽其所能,为我所用,服我所用,利民利己,岂不快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马云可以作为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吃瓜群众好热闹,不怕事情闹大,越大越亢奋。如今网上就流传一个新鲜出炉的段子:“11月3日为中国最有钱的人操碎心,11月4日为全球最有权的人操碎心。”

前者是指马云10月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反响强烈,中国政府对金融监管毫不手软,重拳密集出击,蚂蚁集团首当其冲。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释放“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的重磅消息;11月2日,金融界四部委史无前例集体约谈蚂蚁集团“三驾马车”;11月3日上午,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当晚约21时,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募资逾3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IPO,在上市前不到40小时按下“暂停键”,震惊全球市场。

11月3日21:11,国务院机关报《经济日报》微信公众号迅速发布评论《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彰显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坚定决心》。这清晰表明暂缓上市的决定不是上海证交所独立作出,必然事先经过中央部委监管层的讨论决策,甚至可能经过更高层批准,否则国务院机关报既无时间、也无必要提前准备评论,及时发布定调,引导民意和舆论。此文署名“金观平”,大概率是虚拟笔名,正如《人民日报》有些评论署名“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缩写一样。

后者是指全程跌宕起伏、即将水落石出的美国大选结果,中国民众对此投入不逊于美国选民。

11月4日开票,很多中国人的朋友圈、微信群刷屏,周围很多朋友同事热议,普遍看好特朗普,笔者对此有异议;等深夜拜登拿下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选情大逆转,又是一轮热议。截至北京时间11月5日20时,新浪微博#美国大选#话题阅读人次高达71.2亿,相当于中国人均至少看5遍,讨论147.5万人次,这还只是一个平台的不完全统计。

拜登胜利在望,虽然还缺“临门一脚”定乾坤。11月4日已信心满满发推文说:“今天,特朗普政府已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在77天内,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如果他如愿入主白宫,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会有若干重大、明显的调整,特朗普不断“退群”将终止,切换为拜登不断“入群”,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WHO就没有任何悬念。中美关系也将面临重新定位和磨合。

自2018年3月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以来,战场接二连三、全面开花,从经贸领域延伸到科技、教育、文化、外交、舆论、香港、台湾、新疆等领域。美方攻得猛,乱拳出击;中方守得紧,频频应招。

持续两年半,呈现出以下三个特征:一、肯定两败俱伤,中国更受伤,美国也不好过,世界更不太平;二、无论谁任美国总统,中美结构性矛盾难以短期解决;三、中美如何既竞争又合作、能较量不崩盘,是摆在两国最高层的现实难题。

从美方而言,双方存在共同利益和需求,例如全球公共产品需要中美双方积极参与,也必然受到其他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欢迎。包括但不限于最为紧迫的新冠病毒疫苗、药物的研制和分发,与WHO和各国中央政府更紧密合作;中欧极为重视的巴黎气候协定;朝核、伊核以及核不扩散问题;全球自由贸易;全球消除饥饿;全球环境保护和清洁能源;对最不发达经济体的人道主义援助等。

从中方而言,既无意愿也无实力挑战美国霸权。需要进一步尊重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尊重美国“带头大哥”的特权和地位,找准自己的定位,避免发力过快过猛,从而减少美国猜忌和误会。中国对外加速成为国际规则的倡议者、制定者、捍卫者,对内也可倒逼加速改革开放。

网上热传段子的这两件大事,中间有无关联呢?笔者就想到一个办法串起来,即可否让马云明年一季度在中国商务部任正部级的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至少有五个好处:

一、个人利益适当切割。客观而言,马云退而未休。11月2日晚,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清晰表明马云实际控制蚂蚁集团,且权力、地位在董事长和总裁之上。

二、提供报效国家机会。马云的财富已经一生用不完,再赚多少个亿也没多少成就感,还不如为国家人民、为世界和平多做些有益工作。各国顶尖人才如有机会为国家与和平服务,往往很难拒绝,不会计较名利和时间。可以预想,马云如答应,根本不会问工资报酬,恐怕也不在乎。

三、完善中国特色“旋转门”。“旋转门”为富有理论素养的学界精英、富有实践经验的商界精英进入政府高层任职,开启稳定甚至法定的“通道”,有助于公民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有助于不同利益群体表达不同的利益诉求,有助于政府倾听采纳利益诉求并科学决策、民主决策。

四、促进新陈代谢和焕发生机活力。“旋转门”利远大于弊,是人类政治文明的智慧和成果,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品”,没有社、资之分,没有左、右之分。“旋转门”体系越开放,表明社会越公平,执政党越自信。权力不再神圣,更无光环。中国逐步建立健全“旋转门”制度,防范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腐败,多元利益集团之间形成制衡,也可恢复中国执政党建国初万象更新的魄力和气度。2015年8月,拙作“干部人事乱象”系列之七《中国“旋转门”如何转起来?》曾对此有较详细的评论和构思。

五、各方容易接受并符合中国长远利益。马云是目前中国最合适、最有人气的“商务名片”。以一个新名人、新形象、新方式,与美国新政府谈判过招,在维护各自国家根本利益的基础上,以更灵敏、更舒服、更高效的沟通,寻找两国的利益契合点和平衡点,这是马云的强项。以马云在联合国任职经历、流利英语、亲和力与人脉,更易受到各国、各国际组织欢迎,同时提升中国国际形象,符合中国长远利益。

如果马云愿意接受国际贸易谈判代表职位,干得出色,2023年3月中国政府在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换届时,可以进一步考虑提名他入阁,任商务部部长继续干五年;如果不太放心,可以另配一个商务部党组书记,掌握人事大权。

类似施一公这样的学界精英、马云这样的商界领袖,只要本人愿意、人岗相适,可以任命高级公共管理职位例如内阁部长,服务国家和公众,来去自由,司空见惯。一个强大的、复兴的民族,当有此豪气与雅量:天下英才,尽其所能,为我所用,服我所用,利民利己,岂不快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