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中国央行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设定中暂停使用“逆周期因子”。在有需要的时候,逆周期因子可助力该央行为人民币提供支撑。此外,中国央行已下调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这两个举措对中国央行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但显示出旨在抑制人民币升势的努力。

在2020年,海外市场对中国商品的强劲需求大幅推高了中国的贸易顺差。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从5月份低点升值近7%,目前在1美元兑人民币6.72元附近交投。中国债市和股市被纳入一些主要的债券和股票市场指数也提振了来自国际投资者的资金流入。

随着中国国债发行量激增,外国投资者所持份额略有上升;来自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entral Depository & Clearing Co.)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今年以来净买入约人民币3,700亿元(相当于550亿美元)的中国国债。这种购买步伐比起2018年同期仍略慢,当时是外资购买中国国债的高峰期。

对于一个资本管制较少的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如果货币升值超出政府希望的水平,应对措施可能相对简单。央行可以降息或者至少让债券价格上涨,以此拉低市场收益率。

对中国政府而言,这是一个尴尬的选择,原因是中央政府担心会像2008-10年金融危机后那样引发企业信贷热潮,或者导致集中在房地产市场的家庭债务持续攀升。

大规模的资本流入是许多发展中经济体不会介意的问题,而且与指数相关的资本流动可能不会像北京方面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担心的那样动荡不定。但允许这些资本流入,就是将一个国家对金融环境的部分控制权拱手让给了国际市场。

对于国际上的许多债券和股票投资者来说,中国经济现在被归类为新兴市场,这一事实将带来在其他新兴市场很常见的上行和下行压力。

另一个人们密切关注的因素是下周美国大选的结果。很难判定如果美国的贸易政策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会对人民币有多大影响,但去年的市场走势表明,人民币汇率与围绕中美商贸关系的看法之间存在紧密关联。

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接受更多资金流入中国资产意味着一定程度上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随着海外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资产进一步增加,北京方面可能会发现,像先前一样控制人民币汇率会更加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对不断攀升的人民币汇率的控制力逐渐减弱

发布日期:2020-10-30 11:58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中国央行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设定中暂停使用“逆周期因子”。在有需要的时候,逆周期因子可助力该央行为人民币提供支撑。此外,中国央行已下调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这两个举措对中国央行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但显示出旨在抑制人民币升势的努力。

在2020年,海外市场对中国商品的强劲需求大幅推高了中国的贸易顺差。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从5月份低点升值近7%,目前在1美元兑人民币6.72元附近交投。中国债市和股市被纳入一些主要的债券和股票市场指数也提振了来自国际投资者的资金流入。

随着中国国债发行量激增,外国投资者所持份额略有上升;来自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entral Depository & Clearing Co.)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今年以来净买入约人民币3,700亿元(相当于550亿美元)的中国国债。这种购买步伐比起2018年同期仍略慢,当时是外资购买中国国债的高峰期。

对于一个资本管制较少的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如果货币升值超出政府希望的水平,应对措施可能相对简单。央行可以降息或者至少让债券价格上涨,以此拉低市场收益率。

对中国政府而言,这是一个尴尬的选择,原因是中央政府担心会像2008-10年金融危机后那样引发企业信贷热潮,或者导致集中在房地产市场的家庭债务持续攀升。

大规模的资本流入是许多发展中经济体不会介意的问题,而且与指数相关的资本流动可能不会像北京方面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担心的那样动荡不定。但允许这些资本流入,就是将一个国家对金融环境的部分控制权拱手让给了国际市场。

对于国际上的许多债券和股票投资者来说,中国经济现在被归类为新兴市场,这一事实将带来在其他新兴市场很常见的上行和下行压力。

另一个人们密切关注的因素是下周美国大选的结果。很难判定如果美国的贸易政策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会对人民币有多大影响,但去年的市场走势表明,人民币汇率与围绕中美商贸关系的看法之间存在紧密关联。

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接受更多资金流入中国资产意味着一定程度上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随着海外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资产进一步增加,北京方面可能会发现,像先前一样控制人民币汇率会更加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中国央行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设定中暂停使用“逆周期因子”。在有需要的时候,逆周期因子可助力该央行为人民币提供支撑。此外,中国央行已下调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这两个举措对中国央行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但显示出旨在抑制人民币升势的努力。

在2020年,海外市场对中国商品的强劲需求大幅推高了中国的贸易顺差。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从5月份低点升值近7%,目前在1美元兑人民币6.72元附近交投。中国债市和股市被纳入一些主要的债券和股票市场指数也提振了来自国际投资者的资金流入。

随着中国国债发行量激增,外国投资者所持份额略有上升;来自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entral Depository & Clearing Co.)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今年以来净买入约人民币3,700亿元(相当于550亿美元)的中国国债。这种购买步伐比起2018年同期仍略慢,当时是外资购买中国国债的高峰期。

对于一个资本管制较少的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如果货币升值超出政府希望的水平,应对措施可能相对简单。央行可以降息或者至少让债券价格上涨,以此拉低市场收益率。

对中国政府而言,这是一个尴尬的选择,原因是中央政府担心会像2008-10年金融危机后那样引发企业信贷热潮,或者导致集中在房地产市场的家庭债务持续攀升。

大规模的资本流入是许多发展中经济体不会介意的问题,而且与指数相关的资本流动可能不会像北京方面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担心的那样动荡不定。但允许这些资本流入,就是将一个国家对金融环境的部分控制权拱手让给了国际市场。

对于国际上的许多债券和股票投资者来说,中国经济现在被归类为新兴市场,这一事实将带来在其他新兴市场很常见的上行和下行压力。

另一个人们密切关注的因素是下周美国大选的结果。很难判定如果美国的贸易政策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会对人民币有多大影响,但去年的市场走势表明,人民币汇率与围绕中美商贸关系的看法之间存在紧密关联。

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接受更多资金流入中国资产意味着一定程度上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随着海外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资产进一步增加,北京方面可能会发现,像先前一样控制人民币汇率会更加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对不断攀升的人民币汇率的控制力逐渐减弱

发布日期:2020-10-30 11:58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中国央行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设定中暂停使用“逆周期因子”。在有需要的时候,逆周期因子可助力该央行为人民币提供支撑。此外,中国央行已下调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这两个举措对中国央行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但显示出旨在抑制人民币升势的努力。

在2020年,海外市场对中国商品的强劲需求大幅推高了中国的贸易顺差。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从5月份低点升值近7%,目前在1美元兑人民币6.72元附近交投。中国债市和股市被纳入一些主要的债券和股票市场指数也提振了来自国际投资者的资金流入。

随着中国国债发行量激增,外国投资者所持份额略有上升;来自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entral Depository & Clearing Co.)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今年以来净买入约人民币3,700亿元(相当于550亿美元)的中国国债。这种购买步伐比起2018年同期仍略慢,当时是外资购买中国国债的高峰期。

对于一个资本管制较少的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如果货币升值超出政府希望的水平,应对措施可能相对简单。央行可以降息或者至少让债券价格上涨,以此拉低市场收益率。

对中国政府而言,这是一个尴尬的选择,原因是中央政府担心会像2008-10年金融危机后那样引发企业信贷热潮,或者导致集中在房地产市场的家庭债务持续攀升。

大规模的资本流入是许多发展中经济体不会介意的问题,而且与指数相关的资本流动可能不会像北京方面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担心的那样动荡不定。但允许这些资本流入,就是将一个国家对金融环境的部分控制权拱手让给了国际市场。

对于国际上的许多债券和股票投资者来说,中国经济现在被归类为新兴市场,这一事实将带来在其他新兴市场很常见的上行和下行压力。

另一个人们密切关注的因素是下周美国大选的结果。很难判定如果美国的贸易政策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会对人民币有多大影响,但去年的市场走势表明,人民币汇率与围绕中美商贸关系的看法之间存在紧密关联。

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接受更多资金流入中国资产意味着一定程度上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随着海外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资产进一步增加,北京方面可能会发现,像先前一样控制人民币汇率会更加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 Mike Bird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强,中国央行似乎正试图减缓这种升势。不过,在将其对人民币的部分控制权让给国际市场之后,这一次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变少了。

中国央行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设定中暂停使用“逆周期因子”。在有需要的时候,逆周期因子可助力该央行为人民币提供支撑。此外,中国央行已下调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这两个举措对中国央行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但显示出旨在抑制人民币升势的努力。

在2020年,海外市场对中国商品的强劲需求大幅推高了中国的贸易顺差。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从5月份低点升值近7%,目前在1美元兑人民币6.72元附近交投。中国债市和股市被纳入一些主要的债券和股票市场指数也提振了来自国际投资者的资金流入。

随着中国国债发行量激增,外国投资者所持份额略有上升;来自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entral Depository & Clearing Co.)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今年以来净买入约人民币3,700亿元(相当于550亿美元)的中国国债。这种购买步伐比起2018年同期仍略慢,当时是外资购买中国国债的高峰期。

对于一个资本管制较少的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如果货币升值超出政府希望的水平,应对措施可能相对简单。央行可以降息或者至少让债券价格上涨,以此拉低市场收益率。

对中国政府而言,这是一个尴尬的选择,原因是中央政府担心会像2008-10年金融危机后那样引发企业信贷热潮,或者导致集中在房地产市场的家庭债务持续攀升。

大规模的资本流入是许多发展中经济体不会介意的问题,而且与指数相关的资本流动可能不会像北京方面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担心的那样动荡不定。但允许这些资本流入,就是将一个国家对金融环境的部分控制权拱手让给了国际市场。

对于国际上的许多债券和股票投资者来说,中国经济现在被归类为新兴市场,这一事实将带来在其他新兴市场很常见的上行和下行压力。

另一个人们密切关注的因素是下周美国大选的结果。很难判定如果美国的贸易政策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会对人民币有多大影响,但去年的市场走势表明,人民币汇率与围绕中美商贸关系的看法之间存在紧密关联。

无论选举结果如何,接受更多资金流入中国资产意味着一定程度上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随着海外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资产进一步增加,北京方面可能会发现,像先前一样控制人民币汇率会更加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