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关系当前和未来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有日益重要的意义,但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也不少。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东亚媒体普遍关心了中国外长于10月11日至15日对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泰国的正式访问以及对新加坡的过境访问。这本身就说明:在中美关系当前以及未来可预见的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日益重要的意义。可是正是在这里,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就不少,在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这些问题更有激化的可能,例如领海和领土问题。

当我们环顾中国当今的国际环境,不禁想起毛泽东曾经说的:“不要四处出击”。这是毛泽东在当时中国在朝鲜参战背景下恢复国民经济时说的,同样适用于今天。

要搞“疫苗外交”?

根据东南亚媒体的报道,这次中国与部分东南亚国家的互动,中国疫苗成为了双边关系一个新的动量。

据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说:中国政府已同意,一旦冠状病毒疫苗成功开发,将把马来西亚列为优先接受国,马来西亚欢迎和感谢中方提供的援助与承诺。马来西亚政府还欢迎中方鼓励中资企业,在疫苗研发及分配方面,与马来西亚伙伴建立全方位的合作关系。

印尼政府更加乐观,该国政府估计可在下月获得中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并且计划优先为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军警等率先接种疫苗。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佐科政府10月12日发布声明说,印尼官方代表10月10日与合作研发冠状病毒疫苗的多个制药商在中国会面洽商,确定了印尼可获得的疫苗供应量。

据印尼时代网(Tempo.co)报道,与印尼方面洽谈的中国制药商代表来自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阿联酋G42集团、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以及中国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公司(Sinovac)。

其中康希诺向印方承诺,下月供应10万剂单剂量冠状病毒疫苗,明年再供应1500万剂至2000万剂;G42与中国医药集团联合承诺今年内供应1500万剂双剂量疫苗,其中500万剂下月交付;科兴承诺在今年12月结束之前供应300万剂单剂量疫苗,其中150万剂下月第一周送达印尼,其余则会在12月第一周送到,科兴也承诺另以散装方式为印尼提供1500万剂疫苗。

而在明年,中国医药集团答应供应5000万剂双剂量疫苗;康希诺与科兴则分别承诺供应2000万单剂量和1.25亿双剂量疫苗。

然而,一个月前的一个信息却让人对上述事态深感困惑。

正好在一个月前的9月12日,在深圳举办的“疫苗创新与公众健康”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致辞说:“我们有灭活疫苗。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大家讨论的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再加上成本、价格能不能降下来。疫苗应该是获取群体免疫非常关键的(一环)。”

抗体依赖增强(ADE)主要是指机体中存在的一种效应,该效应由病原体感染引起。ADE表现为在低浓度免疫血清中病毒的复制不会被抑制反而会被促进,这意味着一部分人在接种了疫苗后,其自身的免疫反应反而会导致疾病加重,或者丧失免疫力。

既然如高福所言,中国疫苗的抗体依赖增强(ADE)问题没有解决,那怎么可以作为外交手段在国外大量供应疫苗呢?

无独有偶的是,另一则与此相关的信息也让作为政府官员的高福的上述观点增加了可信度。

也是在上月,包括赛诺菲巴斯德、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默克等在内的国际九大疫苗制药公司专门发表联合声明,向国际社会承诺:始终把接种疫苗的个人的安全和福祉作为首要任务;继续坚持高科学和道德标准,进行临床试验和严格的制造过程;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努力确保充足的疫苗供应和范围,包括适合全球接种的疫苗;我们相信,这一承诺将有助于确保公众对COVID-19疫苗进行评估并最终获得批准的严格科学和监管程序的信心。

上述几条内容最重要的就是这句话:“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有世界卫生组织背景的人士向笔者介绍说:这一联合声明的发布与中国当前在国外推广疫苗有关。那么,这是中外之间的市场竞争行为还是这九家外国公司确有什么证据但不便指明,所以采取向世界承诺的方式表明立场呢?

根据中国政府的管理要求,新开发疫苗必须经过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才能在民间生产和使用。至于供应到国外的产品,理应更是如此。上述中国疫苗都经过了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吗?或者抗体依赖增强(ADE)的问题解决了吗?

如果上述答案不明确,国际后果将可能很严重。

东盟对中国的最新意义

不过根据马来西亚外长的介绍,中马双方在会面中除了讨论疫苗,也讨论了两国共同关心的区域和全球问题,如南中国海课题。在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当前主要的问题就是领土、领海问题,包括南海岛礁问题。因为美国的因素,当前这一问题无疑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但只要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保持克制,不和相关国家发生直面冲突,美国的作用是有限的。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不要四处出击”的说法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当前东盟之所以对中国十分重要,也是美国因素使然。数据显示:中国连续10年稳居东盟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地位。特别是今年,东盟超越欧盟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不仅有数字上的意义,更因为地理位置相近,中国有能力控制这条贸易线路的安全,其重要性就更加不言而喻了。这一现实对东盟国家也是如此,彼此相互需要,实现双赢。与此同时,与欧美国家在贸易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人权、要求中国改变制度等要求不同,在东盟国家的对华贸易中很少出现此类问题,或者至少是不强烈,这也为中国所看重。

当今东盟对中国的另一大意义是:一旦中美之间真的脱钩,东盟国家可以在中外间扮演桥梁的作用,对东盟来说,这是以前对华经贸职能的一种转换。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以前没有的最新意义。

据外交权威人士对笔者分析:一旦中美经贸脱钩,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供应链将会中断,而这个中断的环节,可以由东盟国家完成,再出售给中国。如此,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产业链就不会中断,民众的就业就可以持续下去。实际上,除了东盟国家外,其它国家也可以承担上述这种职能并加入进来。这就是笔者以前在FT中文网发表相关文章时说的:即便中美完全中断经贸联系,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不中断这一关系,不与中国脱钩,中国仍然能够支撑下去,并继续保持相当的经济增长。至于韩国则会跟上去,继续利用好中国的大市场,为自己国家获利。而做到上述这一点的前提是:中国必须维护好与这几个地区国家的关系,而决不能失去其中的任何一块,否则前景将非常暗淡。

有鉴于此,包括上述拓展海外疫苗市场在内,都完全有必要回顾一下毛泽东当年的话:“不要四面出击,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东盟国家对中国日益重要的意义

发布日期:2020-10-19 05:49
在中美关系当前和未来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有日益重要的意义,但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也不少。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东亚媒体普遍关心了中国外长于10月11日至15日对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泰国的正式访问以及对新加坡的过境访问。这本身就说明:在中美关系当前以及未来可预见的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日益重要的意义。可是正是在这里,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就不少,在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这些问题更有激化的可能,例如领海和领土问题。

当我们环顾中国当今的国际环境,不禁想起毛泽东曾经说的:“不要四处出击”。这是毛泽东在当时中国在朝鲜参战背景下恢复国民经济时说的,同样适用于今天。

要搞“疫苗外交”?

根据东南亚媒体的报道,这次中国与部分东南亚国家的互动,中国疫苗成为了双边关系一个新的动量。

据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说:中国政府已同意,一旦冠状病毒疫苗成功开发,将把马来西亚列为优先接受国,马来西亚欢迎和感谢中方提供的援助与承诺。马来西亚政府还欢迎中方鼓励中资企业,在疫苗研发及分配方面,与马来西亚伙伴建立全方位的合作关系。

印尼政府更加乐观,该国政府估计可在下月获得中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并且计划优先为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军警等率先接种疫苗。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佐科政府10月12日发布声明说,印尼官方代表10月10日与合作研发冠状病毒疫苗的多个制药商在中国会面洽商,确定了印尼可获得的疫苗供应量。

据印尼时代网(Tempo.co)报道,与印尼方面洽谈的中国制药商代表来自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阿联酋G42集团、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以及中国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公司(Sinovac)。

其中康希诺向印方承诺,下月供应10万剂单剂量冠状病毒疫苗,明年再供应1500万剂至2000万剂;G42与中国医药集团联合承诺今年内供应1500万剂双剂量疫苗,其中500万剂下月交付;科兴承诺在今年12月结束之前供应300万剂单剂量疫苗,其中150万剂下月第一周送达印尼,其余则会在12月第一周送到,科兴也承诺另以散装方式为印尼提供1500万剂疫苗。

而在明年,中国医药集团答应供应5000万剂双剂量疫苗;康希诺与科兴则分别承诺供应2000万单剂量和1.25亿双剂量疫苗。

然而,一个月前的一个信息却让人对上述事态深感困惑。

正好在一个月前的9月12日,在深圳举办的“疫苗创新与公众健康”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致辞说:“我们有灭活疫苗。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大家讨论的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再加上成本、价格能不能降下来。疫苗应该是获取群体免疫非常关键的(一环)。”

抗体依赖增强(ADE)主要是指机体中存在的一种效应,该效应由病原体感染引起。ADE表现为在低浓度免疫血清中病毒的复制不会被抑制反而会被促进,这意味着一部分人在接种了疫苗后,其自身的免疫反应反而会导致疾病加重,或者丧失免疫力。

既然如高福所言,中国疫苗的抗体依赖增强(ADE)问题没有解决,那怎么可以作为外交手段在国外大量供应疫苗呢?

无独有偶的是,另一则与此相关的信息也让作为政府官员的高福的上述观点增加了可信度。

也是在上月,包括赛诺菲巴斯德、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默克等在内的国际九大疫苗制药公司专门发表联合声明,向国际社会承诺:始终把接种疫苗的个人的安全和福祉作为首要任务;继续坚持高科学和道德标准,进行临床试验和严格的制造过程;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努力确保充足的疫苗供应和范围,包括适合全球接种的疫苗;我们相信,这一承诺将有助于确保公众对COVID-19疫苗进行评估并最终获得批准的严格科学和监管程序的信心。

上述几条内容最重要的就是这句话:“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有世界卫生组织背景的人士向笔者介绍说:这一联合声明的发布与中国当前在国外推广疫苗有关。那么,这是中外之间的市场竞争行为还是这九家外国公司确有什么证据但不便指明,所以采取向世界承诺的方式表明立场呢?

根据中国政府的管理要求,新开发疫苗必须经过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才能在民间生产和使用。至于供应到国外的产品,理应更是如此。上述中国疫苗都经过了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吗?或者抗体依赖增强(ADE)的问题解决了吗?

如果上述答案不明确,国际后果将可能很严重。

东盟对中国的最新意义

不过根据马来西亚外长的介绍,中马双方在会面中除了讨论疫苗,也讨论了两国共同关心的区域和全球问题,如南中国海课题。在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当前主要的问题就是领土、领海问题,包括南海岛礁问题。因为美国的因素,当前这一问题无疑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但只要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保持克制,不和相关国家发生直面冲突,美国的作用是有限的。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不要四处出击”的说法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当前东盟之所以对中国十分重要,也是美国因素使然。数据显示:中国连续10年稳居东盟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地位。特别是今年,东盟超越欧盟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不仅有数字上的意义,更因为地理位置相近,中国有能力控制这条贸易线路的安全,其重要性就更加不言而喻了。这一现实对东盟国家也是如此,彼此相互需要,实现双赢。与此同时,与欧美国家在贸易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人权、要求中国改变制度等要求不同,在东盟国家的对华贸易中很少出现此类问题,或者至少是不强烈,这也为中国所看重。

当今东盟对中国的另一大意义是:一旦中美之间真的脱钩,东盟国家可以在中外间扮演桥梁的作用,对东盟来说,这是以前对华经贸职能的一种转换。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以前没有的最新意义。

据外交权威人士对笔者分析:一旦中美经贸脱钩,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供应链将会中断,而这个中断的环节,可以由东盟国家完成,再出售给中国。如此,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产业链就不会中断,民众的就业就可以持续下去。实际上,除了东盟国家外,其它国家也可以承担上述这种职能并加入进来。这就是笔者以前在FT中文网发表相关文章时说的:即便中美完全中断经贸联系,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不中断这一关系,不与中国脱钩,中国仍然能够支撑下去,并继续保持相当的经济增长。至于韩国则会跟上去,继续利用好中国的大市场,为自己国家获利。而做到上述这一点的前提是:中国必须维护好与这几个地区国家的关系,而决不能失去其中的任何一块,否则前景将非常暗淡。

有鉴于此,包括上述拓展海外疫苗市场在内,都完全有必要回顾一下毛泽东当年的话:“不要四面出击,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在中美关系当前和未来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有日益重要的意义,但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也不少。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东亚媒体普遍关心了中国外长于10月11日至15日对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泰国的正式访问以及对新加坡的过境访问。这本身就说明:在中美关系当前以及未来可预见的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日益重要的意义。可是正是在这里,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就不少,在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这些问题更有激化的可能,例如领海和领土问题。

当我们环顾中国当今的国际环境,不禁想起毛泽东曾经说的:“不要四处出击”。这是毛泽东在当时中国在朝鲜参战背景下恢复国民经济时说的,同样适用于今天。

要搞“疫苗外交”?

根据东南亚媒体的报道,这次中国与部分东南亚国家的互动,中国疫苗成为了双边关系一个新的动量。

据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说:中国政府已同意,一旦冠状病毒疫苗成功开发,将把马来西亚列为优先接受国,马来西亚欢迎和感谢中方提供的援助与承诺。马来西亚政府还欢迎中方鼓励中资企业,在疫苗研发及分配方面,与马来西亚伙伴建立全方位的合作关系。

印尼政府更加乐观,该国政府估计可在下月获得中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并且计划优先为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军警等率先接种疫苗。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佐科政府10月12日发布声明说,印尼官方代表10月10日与合作研发冠状病毒疫苗的多个制药商在中国会面洽商,确定了印尼可获得的疫苗供应量。

据印尼时代网(Tempo.co)报道,与印尼方面洽谈的中国制药商代表来自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阿联酋G42集团、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以及中国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公司(Sinovac)。

其中康希诺向印方承诺,下月供应10万剂单剂量冠状病毒疫苗,明年再供应1500万剂至2000万剂;G42与中国医药集团联合承诺今年内供应1500万剂双剂量疫苗,其中500万剂下月交付;科兴承诺在今年12月结束之前供应300万剂单剂量疫苗,其中150万剂下月第一周送达印尼,其余则会在12月第一周送到,科兴也承诺另以散装方式为印尼提供1500万剂疫苗。

而在明年,中国医药集团答应供应5000万剂双剂量疫苗;康希诺与科兴则分别承诺供应2000万单剂量和1.25亿双剂量疫苗。

然而,一个月前的一个信息却让人对上述事态深感困惑。

正好在一个月前的9月12日,在深圳举办的“疫苗创新与公众健康”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致辞说:“我们有灭活疫苗。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大家讨论的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再加上成本、价格能不能降下来。疫苗应该是获取群体免疫非常关键的(一环)。”

抗体依赖增强(ADE)主要是指机体中存在的一种效应,该效应由病原体感染引起。ADE表现为在低浓度免疫血清中病毒的复制不会被抑制反而会被促进,这意味着一部分人在接种了疫苗后,其自身的免疫反应反而会导致疾病加重,或者丧失免疫力。

既然如高福所言,中国疫苗的抗体依赖增强(ADE)问题没有解决,那怎么可以作为外交手段在国外大量供应疫苗呢?

无独有偶的是,另一则与此相关的信息也让作为政府官员的高福的上述观点增加了可信度。

也是在上月,包括赛诺菲巴斯德、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默克等在内的国际九大疫苗制药公司专门发表联合声明,向国际社会承诺:始终把接种疫苗的个人的安全和福祉作为首要任务;继续坚持高科学和道德标准,进行临床试验和严格的制造过程;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努力确保充足的疫苗供应和范围,包括适合全球接种的疫苗;我们相信,这一承诺将有助于确保公众对COVID-19疫苗进行评估并最终获得批准的严格科学和监管程序的信心。

上述几条内容最重要的就是这句话:“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有世界卫生组织背景的人士向笔者介绍说:这一联合声明的发布与中国当前在国外推广疫苗有关。那么,这是中外之间的市场竞争行为还是这九家外国公司确有什么证据但不便指明,所以采取向世界承诺的方式表明立场呢?

根据中国政府的管理要求,新开发疫苗必须经过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才能在民间生产和使用。至于供应到国外的产品,理应更是如此。上述中国疫苗都经过了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吗?或者抗体依赖增强(ADE)的问题解决了吗?

如果上述答案不明确,国际后果将可能很严重。

东盟对中国的最新意义

不过根据马来西亚外长的介绍,中马双方在会面中除了讨论疫苗,也讨论了两国共同关心的区域和全球问题,如南中国海课题。在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当前主要的问题就是领土、领海问题,包括南海岛礁问题。因为美国的因素,当前这一问题无疑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但只要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保持克制,不和相关国家发生直面冲突,美国的作用是有限的。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不要四处出击”的说法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当前东盟之所以对中国十分重要,也是美国因素使然。数据显示:中国连续10年稳居东盟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地位。特别是今年,东盟超越欧盟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不仅有数字上的意义,更因为地理位置相近,中国有能力控制这条贸易线路的安全,其重要性就更加不言而喻了。这一现实对东盟国家也是如此,彼此相互需要,实现双赢。与此同时,与欧美国家在贸易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人权、要求中国改变制度等要求不同,在东盟国家的对华贸易中很少出现此类问题,或者至少是不强烈,这也为中国所看重。

当今东盟对中国的另一大意义是:一旦中美之间真的脱钩,东盟国家可以在中外间扮演桥梁的作用,对东盟来说,这是以前对华经贸职能的一种转换。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以前没有的最新意义。

据外交权威人士对笔者分析:一旦中美经贸脱钩,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供应链将会中断,而这个中断的环节,可以由东盟国家完成,再出售给中国。如此,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产业链就不会中断,民众的就业就可以持续下去。实际上,除了东盟国家外,其它国家也可以承担上述这种职能并加入进来。这就是笔者以前在FT中文网发表相关文章时说的:即便中美完全中断经贸联系,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不中断这一关系,不与中国脱钩,中国仍然能够支撑下去,并继续保持相当的经济增长。至于韩国则会跟上去,继续利用好中国的大市场,为自己国家获利。而做到上述这一点的前提是:中国必须维护好与这几个地区国家的关系,而决不能失去其中的任何一块,否则前景将非常暗淡。

有鉴于此,包括上述拓展海外疫苗市场在内,都完全有必要回顾一下毛泽东当年的话:“不要四面出击,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东盟国家对中国日益重要的意义

发布日期:2020-10-19 05:49
在中美关系当前和未来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有日益重要的意义,但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也不少。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东亚媒体普遍关心了中国外长于10月11日至15日对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泰国的正式访问以及对新加坡的过境访问。这本身就说明:在中美关系当前以及未来可预见的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日益重要的意义。可是正是在这里,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就不少,在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这些问题更有激化的可能,例如领海和领土问题。

当我们环顾中国当今的国际环境,不禁想起毛泽东曾经说的:“不要四处出击”。这是毛泽东在当时中国在朝鲜参战背景下恢复国民经济时说的,同样适用于今天。

要搞“疫苗外交”?

根据东南亚媒体的报道,这次中国与部分东南亚国家的互动,中国疫苗成为了双边关系一个新的动量。

据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说:中国政府已同意,一旦冠状病毒疫苗成功开发,将把马来西亚列为优先接受国,马来西亚欢迎和感谢中方提供的援助与承诺。马来西亚政府还欢迎中方鼓励中资企业,在疫苗研发及分配方面,与马来西亚伙伴建立全方位的合作关系。

印尼政府更加乐观,该国政府估计可在下月获得中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并且计划优先为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军警等率先接种疫苗。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佐科政府10月12日发布声明说,印尼官方代表10月10日与合作研发冠状病毒疫苗的多个制药商在中国会面洽商,确定了印尼可获得的疫苗供应量。

据印尼时代网(Tempo.co)报道,与印尼方面洽谈的中国制药商代表来自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阿联酋G42集团、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以及中国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公司(Sinovac)。

其中康希诺向印方承诺,下月供应10万剂单剂量冠状病毒疫苗,明年再供应1500万剂至2000万剂;G42与中国医药集团联合承诺今年内供应1500万剂双剂量疫苗,其中500万剂下月交付;科兴承诺在今年12月结束之前供应300万剂单剂量疫苗,其中150万剂下月第一周送达印尼,其余则会在12月第一周送到,科兴也承诺另以散装方式为印尼提供1500万剂疫苗。

而在明年,中国医药集团答应供应5000万剂双剂量疫苗;康希诺与科兴则分别承诺供应2000万单剂量和1.25亿双剂量疫苗。

然而,一个月前的一个信息却让人对上述事态深感困惑。

正好在一个月前的9月12日,在深圳举办的“疫苗创新与公众健康”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致辞说:“我们有灭活疫苗。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大家讨论的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再加上成本、价格能不能降下来。疫苗应该是获取群体免疫非常关键的(一环)。”

抗体依赖增强(ADE)主要是指机体中存在的一种效应,该效应由病原体感染引起。ADE表现为在低浓度免疫血清中病毒的复制不会被抑制反而会被促进,这意味着一部分人在接种了疫苗后,其自身的免疫反应反而会导致疾病加重,或者丧失免疫力。

既然如高福所言,中国疫苗的抗体依赖增强(ADE)问题没有解决,那怎么可以作为外交手段在国外大量供应疫苗呢?

无独有偶的是,另一则与此相关的信息也让作为政府官员的高福的上述观点增加了可信度。

也是在上月,包括赛诺菲巴斯德、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默克等在内的国际九大疫苗制药公司专门发表联合声明,向国际社会承诺:始终把接种疫苗的个人的安全和福祉作为首要任务;继续坚持高科学和道德标准,进行临床试验和严格的制造过程;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努力确保充足的疫苗供应和范围,包括适合全球接种的疫苗;我们相信,这一承诺将有助于确保公众对COVID-19疫苗进行评估并最终获得批准的严格科学和监管程序的信心。

上述几条内容最重要的就是这句话:“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有世界卫生组织背景的人士向笔者介绍说:这一联合声明的发布与中国当前在国外推广疫苗有关。那么,这是中外之间的市场竞争行为还是这九家外国公司确有什么证据但不便指明,所以采取向世界承诺的方式表明立场呢?

根据中国政府的管理要求,新开发疫苗必须经过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才能在民间生产和使用。至于供应到国外的产品,理应更是如此。上述中国疫苗都经过了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吗?或者抗体依赖增强(ADE)的问题解决了吗?

如果上述答案不明确,国际后果将可能很严重。

东盟对中国的最新意义

不过根据马来西亚外长的介绍,中马双方在会面中除了讨论疫苗,也讨论了两国共同关心的区域和全球问题,如南中国海课题。在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当前主要的问题就是领土、领海问题,包括南海岛礁问题。因为美国的因素,当前这一问题无疑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但只要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保持克制,不和相关国家发生直面冲突,美国的作用是有限的。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不要四处出击”的说法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当前东盟之所以对中国十分重要,也是美国因素使然。数据显示:中国连续10年稳居东盟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地位。特别是今年,东盟超越欧盟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不仅有数字上的意义,更因为地理位置相近,中国有能力控制这条贸易线路的安全,其重要性就更加不言而喻了。这一现实对东盟国家也是如此,彼此相互需要,实现双赢。与此同时,与欧美国家在贸易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人权、要求中国改变制度等要求不同,在东盟国家的对华贸易中很少出现此类问题,或者至少是不强烈,这也为中国所看重。

当今东盟对中国的另一大意义是:一旦中美之间真的脱钩,东盟国家可以在中外间扮演桥梁的作用,对东盟来说,这是以前对华经贸职能的一种转换。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以前没有的最新意义。

据外交权威人士对笔者分析:一旦中美经贸脱钩,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供应链将会中断,而这个中断的环节,可以由东盟国家完成,再出售给中国。如此,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产业链就不会中断,民众的就业就可以持续下去。实际上,除了东盟国家外,其它国家也可以承担上述这种职能并加入进来。这就是笔者以前在FT中文网发表相关文章时说的:即便中美完全中断经贸联系,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不中断这一关系,不与中国脱钩,中国仍然能够支撑下去,并继续保持相当的经济增长。至于韩国则会跟上去,继续利用好中国的大市场,为自己国家获利。而做到上述这一点的前提是:中国必须维护好与这几个地区国家的关系,而决不能失去其中的任何一块,否则前景将非常暗淡。

有鉴于此,包括上述拓展海外疫苗市场在内,都完全有必要回顾一下毛泽东当年的话:“不要四面出击,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在中美关系当前和未来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有日益重要的意义,但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也不少。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东亚媒体普遍关心了中国外长于10月11日至15日对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泰国的正式访问以及对新加坡的过境访问。这本身就说明:在中美关系当前以及未来可预见的态势下,东盟国家对中国日益重要的意义。可是正是在这里,中国与当地国家关系的问题就不少,在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这些问题更有激化的可能,例如领海和领土问题。

当我们环顾中国当今的国际环境,不禁想起毛泽东曾经说的:“不要四处出击”。这是毛泽东在当时中国在朝鲜参战背景下恢复国民经济时说的,同样适用于今天。

要搞“疫苗外交”?

根据东南亚媒体的报道,这次中国与部分东南亚国家的互动,中国疫苗成为了双边关系一个新的动量。

据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说:中国政府已同意,一旦冠状病毒疫苗成功开发,将把马来西亚列为优先接受国,马来西亚欢迎和感谢中方提供的援助与承诺。马来西亚政府还欢迎中方鼓励中资企业,在疫苗研发及分配方面,与马来西亚伙伴建立全方位的合作关系。

印尼政府更加乐观,该国政府估计可在下月获得中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并且计划优先为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军警等率先接种疫苗。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佐科政府10月12日发布声明说,印尼官方代表10月10日与合作研发冠状病毒疫苗的多个制药商在中国会面洽商,确定了印尼可获得的疫苗供应量。

据印尼时代网(Tempo.co)报道,与印尼方面洽谈的中国制药商代表来自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阿联酋G42集团、中国医药集团(Sinopharm)以及中国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公司(Sinovac)。

其中康希诺向印方承诺,下月供应10万剂单剂量冠状病毒疫苗,明年再供应1500万剂至2000万剂;G42与中国医药集团联合承诺今年内供应1500万剂双剂量疫苗,其中500万剂下月交付;科兴承诺在今年12月结束之前供应300万剂单剂量疫苗,其中150万剂下月第一周送达印尼,其余则会在12月第一周送到,科兴也承诺另以散装方式为印尼提供1500万剂疫苗。

而在明年,中国医药集团答应供应5000万剂双剂量疫苗;康希诺与科兴则分别承诺供应2000万单剂量和1.25亿双剂量疫苗。

然而,一个月前的一个信息却让人对上述事态深感困惑。

正好在一个月前的9月12日,在深圳举办的“疫苗创新与公众健康”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致辞说:“我们有灭活疫苗。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大家讨论的ADE(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再加上成本、价格能不能降下来。疫苗应该是获取群体免疫非常关键的(一环)。”

抗体依赖增强(ADE)主要是指机体中存在的一种效应,该效应由病原体感染引起。ADE表现为在低浓度免疫血清中病毒的复制不会被抑制反而会被促进,这意味着一部分人在接种了疫苗后,其自身的免疫反应反而会导致疾病加重,或者丧失免疫力。

既然如高福所言,中国疫苗的抗体依赖增强(ADE)问题没有解决,那怎么可以作为外交手段在国外大量供应疫苗呢?

无独有偶的是,另一则与此相关的信息也让作为政府官员的高福的上述观点增加了可信度。

也是在上月,包括赛诺菲巴斯德、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默克等在内的国际九大疫苗制药公司专门发表联合声明,向国际社会承诺:始终把接种疫苗的个人的安全和福祉作为首要任务;继续坚持高科学和道德标准,进行临床试验和严格的制造过程;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努力确保充足的疫苗供应和范围,包括适合全球接种的疫苗;我们相信,这一承诺将有助于确保公众对COVID-19疫苗进行评估并最终获得批准的严格科学和监管程序的信心。

上述几条内容最重要的就是这句话:“只有在通过第三阶段临床研究证明安全和有效后,才能提交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有世界卫生组织背景的人士向笔者介绍说:这一联合声明的发布与中国当前在国外推广疫苗有关。那么,这是中外之间的市场竞争行为还是这九家外国公司确有什么证据但不便指明,所以采取向世界承诺的方式表明立场呢?

根据中国政府的管理要求,新开发疫苗必须经过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才能在民间生产和使用。至于供应到国外的产品,理应更是如此。上述中国疫苗都经过了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了吗?或者抗体依赖增强(ADE)的问题解决了吗?

如果上述答案不明确,国际后果将可能很严重。

东盟对中国的最新意义

不过根据马来西亚外长的介绍,中马双方在会面中除了讨论疫苗,也讨论了两国共同关心的区域和全球问题,如南中国海课题。在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当前主要的问题就是领土、领海问题,包括南海岛礁问题。因为美国的因素,当前这一问题无疑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但只要中国在这一问题上保持克制,不和相关国家发生直面冲突,美国的作用是有限的。在这一点上,毛泽东“不要四处出击”的说法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当前东盟之所以对中国十分重要,也是美国因素使然。数据显示:中国连续10年稳居东盟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地位。特别是今年,东盟超越欧盟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不仅有数字上的意义,更因为地理位置相近,中国有能力控制这条贸易线路的安全,其重要性就更加不言而喻了。这一现实对东盟国家也是如此,彼此相互需要,实现双赢。与此同时,与欧美国家在贸易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人权、要求中国改变制度等要求不同,在东盟国家的对华贸易中很少出现此类问题,或者至少是不强烈,这也为中国所看重。

当今东盟对中国的另一大意义是:一旦中美之间真的脱钩,东盟国家可以在中外间扮演桥梁的作用,对东盟来说,这是以前对华经贸职能的一种转换。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以前没有的最新意义。

据外交权威人士对笔者分析:一旦中美经贸脱钩,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供应链将会中断,而这个中断的环节,可以由东盟国家完成,再出售给中国。如此,中国国内制造业的产业链就不会中断,民众的就业就可以持续下去。实际上,除了东盟国家外,其它国家也可以承担上述这种职能并加入进来。这就是笔者以前在FT中文网发表相关文章时说的:即便中美完全中断经贸联系,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不中断这一关系,不与中国脱钩,中国仍然能够支撑下去,并继续保持相当的经济增长。至于韩国则会跟上去,继续利用好中国的大市场,为自己国家获利。而做到上述这一点的前提是:中国必须维护好与这几个地区国家的关系,而决不能失去其中的任何一块,否则前景将非常暗淡。

有鉴于此,包括上述拓展海外疫苗市场在内,都完全有必要回顾一下毛泽东当年的话:“不要四面出击,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