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2020年中美紧张不断升级,但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  帕特里克•詹金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三年前,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晤时,两人的关系达到顶峰。当面对特朗普要求其开放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压力时,习近平做出承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载着特朗普刚刚离开北京,中国财政部果真宣布了全面改革的消息,要取消对在华经营的外国金融服务企业的所有权限制——这让华尔街非常高兴。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上周有关“新冷战”(New Cold War)的系列文章所概述的那样,如今的美中关系看起来非常不同。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正在多个方面展开较量。然而,在金融领域,并没有证据表明两国关系破裂。

摩根大通(JPMorgan)刚刚完成从资产管理领域合资伙伴的10亿美元收购交易,由此获得了对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nd Management)的完整控制权。该行还启动了控制其中国证券和期货合资企业的进程。与此同时,高盛(Goldman Sachs)准备从合资伙伴手中收购证券合资企业的全部股份,此举可能使其成为首家获准在华运营的大型全资外资投行。

如果说2020年是中美紧张升级、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美苏对峙的一年,那么,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赢得在华业务更大控制权的远不止摩根大通和高盛两家企业。

与摩根大通一样,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今年3月获得了其证券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使其持股比例从49%增至51%,该公司还计划争取100%的股权。上月,花旗集团(Citigroup)获得了监管机构的批准,成为首家在中国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这使得它能够在中国代表基金管理公司持有证券。此前8月份有消息称,贝莱德(BlackRock)已获准在中国经营自己的全资共同基金业务,而先锋集团(Vanguard)则将在上海设立一个新的地区总部。

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在美国的言论日益恶劣、意味着对中国制造业的破坏性打击和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生存威胁之际,为什么华尔街没有被拖入这场对峙?

答案很简单:互利互惠。对大型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来说,能够更自由地进入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国,是一件很合利益的事,尽管它们在中国短期内难以获得利润。如果西方金融机构能够更多地融入到中国经济的血液之中,也符合西方政府的利益。在中国政府五年规划体系的支撑下,其更具有可预见性的监管环境让外国投资者感到放心。

至于北京方面,习近平日渐接受中国向西方资本主义倾斜,这使得金融市场自由化成为其实现目标的一个明显手段:中国金融业人士可以从与西方同行更多的接触中获益,而中国经济也可以从西方投资者带来的资本获取渠道中获益。

中国政策制定者担心,国内银行和非银行机构的贷款是企业融资的主要来源。同时,中国中产阶级不断增加的储蓄有很大的利用空间:中国的个人理财市场在把现金都藏在床下和疯狂投机单一股票这两个传统的极端行为之间存在缺口。另一个关键的政策目标则是建立一个更发达的保险和养老金市场。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认为,结交华尔街的朋友是缓和地缘政治紧张的软实力。

然而,中国出台最新举措的时机耐人寻味。一些人认为这与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打压有关,政府是在利用外国企业推动上海的相对崛起。还有人猜测,北京方面希望缩减中国民营金融领域一些最大参与者的规模,这种猜测或许也有一定道理。

这种金融方面的缓和状态会持续下去吗?如果乔•拜登(Joe Biden)在下月的美国大选中胜出,考虑到他对北京方面的强硬态度,华尔街进军中国可能会面临新的障碍。但一位经验丰富的银行业人士表示,即使在特朗普统治下,也会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们总是担心一觉醒来会在Twitter上看到这样一条推文:‘摩根大通、高盛滚出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为什么华尔街没有被拖入中美对峙?

发布日期:2020-10-17 06:43
尽管2020年中美紧张不断升级,但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  帕特里克•詹金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三年前,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晤时,两人的关系达到顶峰。当面对特朗普要求其开放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压力时,习近平做出承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载着特朗普刚刚离开北京,中国财政部果真宣布了全面改革的消息,要取消对在华经营的外国金融服务企业的所有权限制——这让华尔街非常高兴。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上周有关“新冷战”(New Cold War)的系列文章所概述的那样,如今的美中关系看起来非常不同。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正在多个方面展开较量。然而,在金融领域,并没有证据表明两国关系破裂。

摩根大通(JPMorgan)刚刚完成从资产管理领域合资伙伴的10亿美元收购交易,由此获得了对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nd Management)的完整控制权。该行还启动了控制其中国证券和期货合资企业的进程。与此同时,高盛(Goldman Sachs)准备从合资伙伴手中收购证券合资企业的全部股份,此举可能使其成为首家获准在华运营的大型全资外资投行。

如果说2020年是中美紧张升级、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美苏对峙的一年,那么,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赢得在华业务更大控制权的远不止摩根大通和高盛两家企业。

与摩根大通一样,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今年3月获得了其证券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使其持股比例从49%增至51%,该公司还计划争取100%的股权。上月,花旗集团(Citigroup)获得了监管机构的批准,成为首家在中国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这使得它能够在中国代表基金管理公司持有证券。此前8月份有消息称,贝莱德(BlackRock)已获准在中国经营自己的全资共同基金业务,而先锋集团(Vanguard)则将在上海设立一个新的地区总部。

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在美国的言论日益恶劣、意味着对中国制造业的破坏性打击和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生存威胁之际,为什么华尔街没有被拖入这场对峙?

答案很简单:互利互惠。对大型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来说,能够更自由地进入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国,是一件很合利益的事,尽管它们在中国短期内难以获得利润。如果西方金融机构能够更多地融入到中国经济的血液之中,也符合西方政府的利益。在中国政府五年规划体系的支撑下,其更具有可预见性的监管环境让外国投资者感到放心。

至于北京方面,习近平日渐接受中国向西方资本主义倾斜,这使得金融市场自由化成为其实现目标的一个明显手段:中国金融业人士可以从与西方同行更多的接触中获益,而中国经济也可以从西方投资者带来的资本获取渠道中获益。

中国政策制定者担心,国内银行和非银行机构的贷款是企业融资的主要来源。同时,中国中产阶级不断增加的储蓄有很大的利用空间:中国的个人理财市场在把现金都藏在床下和疯狂投机单一股票这两个传统的极端行为之间存在缺口。另一个关键的政策目标则是建立一个更发达的保险和养老金市场。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认为,结交华尔街的朋友是缓和地缘政治紧张的软实力。

然而,中国出台最新举措的时机耐人寻味。一些人认为这与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打压有关,政府是在利用外国企业推动上海的相对崛起。还有人猜测,北京方面希望缩减中国民营金融领域一些最大参与者的规模,这种猜测或许也有一定道理。

这种金融方面的缓和状态会持续下去吗?如果乔•拜登(Joe Biden)在下月的美国大选中胜出,考虑到他对北京方面的强硬态度,华尔街进军中国可能会面临新的障碍。但一位经验丰富的银行业人士表示,即使在特朗普统治下,也会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们总是担心一觉醒来会在Twitter上看到这样一条推文:‘摩根大通、高盛滚出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尽管2020年中美紧张不断升级,但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  帕特里克•詹金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三年前,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晤时,两人的关系达到顶峰。当面对特朗普要求其开放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压力时,习近平做出承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载着特朗普刚刚离开北京,中国财政部果真宣布了全面改革的消息,要取消对在华经营的外国金融服务企业的所有权限制——这让华尔街非常高兴。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上周有关“新冷战”(New Cold War)的系列文章所概述的那样,如今的美中关系看起来非常不同。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正在多个方面展开较量。然而,在金融领域,并没有证据表明两国关系破裂。

摩根大通(JPMorgan)刚刚完成从资产管理领域合资伙伴的10亿美元收购交易,由此获得了对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nd Management)的完整控制权。该行还启动了控制其中国证券和期货合资企业的进程。与此同时,高盛(Goldman Sachs)准备从合资伙伴手中收购证券合资企业的全部股份,此举可能使其成为首家获准在华运营的大型全资外资投行。

如果说2020年是中美紧张升级、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美苏对峙的一年,那么,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赢得在华业务更大控制权的远不止摩根大通和高盛两家企业。

与摩根大通一样,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今年3月获得了其证券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使其持股比例从49%增至51%,该公司还计划争取100%的股权。上月,花旗集团(Citigroup)获得了监管机构的批准,成为首家在中国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这使得它能够在中国代表基金管理公司持有证券。此前8月份有消息称,贝莱德(BlackRock)已获准在中国经营自己的全资共同基金业务,而先锋集团(Vanguard)则将在上海设立一个新的地区总部。

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在美国的言论日益恶劣、意味着对中国制造业的破坏性打击和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生存威胁之际,为什么华尔街没有被拖入这场对峙?

答案很简单:互利互惠。对大型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来说,能够更自由地进入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国,是一件很合利益的事,尽管它们在中国短期内难以获得利润。如果西方金融机构能够更多地融入到中国经济的血液之中,也符合西方政府的利益。在中国政府五年规划体系的支撑下,其更具有可预见性的监管环境让外国投资者感到放心。

至于北京方面,习近平日渐接受中国向西方资本主义倾斜,这使得金融市场自由化成为其实现目标的一个明显手段:中国金融业人士可以从与西方同行更多的接触中获益,而中国经济也可以从西方投资者带来的资本获取渠道中获益。

中国政策制定者担心,国内银行和非银行机构的贷款是企业融资的主要来源。同时,中国中产阶级不断增加的储蓄有很大的利用空间:中国的个人理财市场在把现金都藏在床下和疯狂投机单一股票这两个传统的极端行为之间存在缺口。另一个关键的政策目标则是建立一个更发达的保险和养老金市场。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认为,结交华尔街的朋友是缓和地缘政治紧张的软实力。

然而,中国出台最新举措的时机耐人寻味。一些人认为这与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打压有关,政府是在利用外国企业推动上海的相对崛起。还有人猜测,北京方面希望缩减中国民营金融领域一些最大参与者的规模,这种猜测或许也有一定道理。

这种金融方面的缓和状态会持续下去吗?如果乔•拜登(Joe Biden)在下月的美国大选中胜出,考虑到他对北京方面的强硬态度,华尔街进军中国可能会面临新的障碍。但一位经验丰富的银行业人士表示,即使在特朗普统治下,也会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们总是担心一觉醒来会在Twitter上看到这样一条推文:‘摩根大通、高盛滚出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为什么华尔街没有被拖入中美对峙?

发布日期:2020-10-17 06:43
尽管2020年中美紧张不断升级,但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  帕特里克•詹金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三年前,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晤时,两人的关系达到顶峰。当面对特朗普要求其开放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压力时,习近平做出承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载着特朗普刚刚离开北京,中国财政部果真宣布了全面改革的消息,要取消对在华经营的外国金融服务企业的所有权限制——这让华尔街非常高兴。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上周有关“新冷战”(New Cold War)的系列文章所概述的那样,如今的美中关系看起来非常不同。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正在多个方面展开较量。然而,在金融领域,并没有证据表明两国关系破裂。

摩根大通(JPMorgan)刚刚完成从资产管理领域合资伙伴的10亿美元收购交易,由此获得了对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nd Management)的完整控制权。该行还启动了控制其中国证券和期货合资企业的进程。与此同时,高盛(Goldman Sachs)准备从合资伙伴手中收购证券合资企业的全部股份,此举可能使其成为首家获准在华运营的大型全资外资投行。

如果说2020年是中美紧张升级、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美苏对峙的一年,那么,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赢得在华业务更大控制权的远不止摩根大通和高盛两家企业。

与摩根大通一样,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今年3月获得了其证券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使其持股比例从49%增至51%,该公司还计划争取100%的股权。上月,花旗集团(Citigroup)获得了监管机构的批准,成为首家在中国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这使得它能够在中国代表基金管理公司持有证券。此前8月份有消息称,贝莱德(BlackRock)已获准在中国经营自己的全资共同基金业务,而先锋集团(Vanguard)则将在上海设立一个新的地区总部。

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在美国的言论日益恶劣、意味着对中国制造业的破坏性打击和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生存威胁之际,为什么华尔街没有被拖入这场对峙?

答案很简单:互利互惠。对大型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来说,能够更自由地进入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国,是一件很合利益的事,尽管它们在中国短期内难以获得利润。如果西方金融机构能够更多地融入到中国经济的血液之中,也符合西方政府的利益。在中国政府五年规划体系的支撑下,其更具有可预见性的监管环境让外国投资者感到放心。

至于北京方面,习近平日渐接受中国向西方资本主义倾斜,这使得金融市场自由化成为其实现目标的一个明显手段:中国金融业人士可以从与西方同行更多的接触中获益,而中国经济也可以从西方投资者带来的资本获取渠道中获益。

中国政策制定者担心,国内银行和非银行机构的贷款是企业融资的主要来源。同时,中国中产阶级不断增加的储蓄有很大的利用空间:中国的个人理财市场在把现金都藏在床下和疯狂投机单一股票这两个传统的极端行为之间存在缺口。另一个关键的政策目标则是建立一个更发达的保险和养老金市场。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认为,结交华尔街的朋友是缓和地缘政治紧张的软实力。

然而,中国出台最新举措的时机耐人寻味。一些人认为这与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打压有关,政府是在利用外国企业推动上海的相对崛起。还有人猜测,北京方面希望缩减中国民营金融领域一些最大参与者的规模,这种猜测或许也有一定道理。

这种金融方面的缓和状态会持续下去吗?如果乔•拜登(Joe Biden)在下月的美国大选中胜出,考虑到他对北京方面的强硬态度,华尔街进军中国可能会面临新的障碍。但一位经验丰富的银行业人士表示,即使在特朗普统治下,也会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们总是担心一觉醒来会在Twitter上看到这样一条推文:‘摩根大通、高盛滚出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尽管2020年中美紧张不断升级,但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  帕特里克•詹金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三年前,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晤时,两人的关系达到顶峰。当面对特朗普要求其开放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压力时,习近平做出承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载着特朗普刚刚离开北京,中国财政部果真宣布了全面改革的消息,要取消对在华经营的外国金融服务企业的所有权限制——这让华尔街非常高兴。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上周有关“新冷战”(New Cold War)的系列文章所概述的那样,如今的美中关系看起来非常不同。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正在多个方面展开较量。然而,在金融领域,并没有证据表明两国关系破裂。

摩根大通(JPMorgan)刚刚完成从资产管理领域合资伙伴的10亿美元收购交易,由此获得了对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nd Management)的完整控制权。该行还启动了控制其中国证券和期货合资企业的进程。与此同时,高盛(Goldman Sachs)准备从合资伙伴手中收购证券合资企业的全部股份,此举可能使其成为首家获准在华运营的大型全资外资投行。

如果说2020年是中美紧张升级、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美苏对峙的一年,那么,这也是中国政府在经历了20年缓慢金融开放之后,终于向华尔街敞开大门的一年。

赢得在华业务更大控制权的远不止摩根大通和高盛两家企业。

与摩根大通一样,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今年3月获得了其证券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使其持股比例从49%增至51%,该公司还计划争取100%的股权。上月,花旗集团(Citigroup)获得了监管机构的批准,成为首家在中国获得基金托管牌照的美资银行,这使得它能够在中国代表基金管理公司持有证券。此前8月份有消息称,贝莱德(BlackRock)已获准在中国经营自己的全资共同基金业务,而先锋集团(Vanguard)则将在上海设立一个新的地区总部。

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在美国的言论日益恶劣、意味着对中国制造业的破坏性打击和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生存威胁之际,为什么华尔街没有被拖入这场对峙?

答案很简单:互利互惠。对大型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来说,能够更自由地进入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国,是一件很合利益的事,尽管它们在中国短期内难以获得利润。如果西方金融机构能够更多地融入到中国经济的血液之中,也符合西方政府的利益。在中国政府五年规划体系的支撑下,其更具有可预见性的监管环境让外国投资者感到放心。

至于北京方面,习近平日渐接受中国向西方资本主义倾斜,这使得金融市场自由化成为其实现目标的一个明显手段:中国金融业人士可以从与西方同行更多的接触中获益,而中国经济也可以从西方投资者带来的资本获取渠道中获益。

中国政策制定者担心,国内银行和非银行机构的贷款是企业融资的主要来源。同时,中国中产阶级不断增加的储蓄有很大的利用空间:中国的个人理财市场在把现金都藏在床下和疯狂投机单一股票这两个传统的极端行为之间存在缺口。另一个关键的政策目标则是建立一个更发达的保险和养老金市场。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认为,结交华尔街的朋友是缓和地缘政治紧张的软实力。

然而,中国出台最新举措的时机耐人寻味。一些人认为这与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政治打压有关,政府是在利用外国企业推动上海的相对崛起。还有人猜测,北京方面希望缩减中国民营金融领域一些最大参与者的规模,这种猜测或许也有一定道理。

这种金融方面的缓和状态会持续下去吗?如果乔•拜登(Joe Biden)在下月的美国大选中胜出,考虑到他对北京方面的强硬态度,华尔街进军中国可能会面临新的障碍。但一位经验丰富的银行业人士表示,即使在特朗普统治下,也会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们总是担心一觉醒来会在Twitter上看到这样一条推文:‘摩根大通、高盛滚出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