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


人们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等待疫苗试验。

 | Rory Jones / Yaroslav Trofimov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以期阻止全球感染人数上升的趋势。

过去一个月,阿联酋已经在向数千名医务工作者、教师、机场工作人员和政府官员提供一款中国疫苗,这是在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紧急使用计划。印尼一名高级卫生官员表示,印尼计划最早在下个月启动类似的紧急接种计划,涉及三种中国新冠疫苗。

俄罗斯在8月份批准为前线人员接种俄产新冠疫苗Sputnik V之后,周三又批准了第二种疫苗的紧急使用,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将加大这两种疫苗的生产。中国已经在国内为数十万民众接种了疫苗,将实验性疫苗的接种范围扩大到临床试验之外,包括学生、外交人员和其他出国旅行的人员。

西方一些卫生专家警告说,疫苗的副作用和有效性还未确定,俄罗斯和中国的行动过快。这两个国家都在尝试利用疫苗外交及其他举措提升全球影响力,对抗美国及其盟友。特别是中国,中国将其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功作为其威权制度优于西方民主制度的证明。

位于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欧洲问题高级顾问François Heisbourg称:“没什么能保证这些疫苗的有效性,也没什么能保证接种这些疫苗的人的安全。这是一个危险的押注,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可能适得其反。”Heisbourg还称:“但实际结果如何只有做了才知道:如果成功了,他们会显得非常聪明,非常有先见之明,并会宣布他们有更好的模式。”

美国和欧洲的疫苗开发商已经承诺,在通过最后阶段或三期临床试验获得充分的数据前,不会寻求政府批准以向公众推销他们的候选疫苗。由于试验参与者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疾病,这方面的其中两项试验在美国已经暂停,分别是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的一项试验以及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的一项试验。

任何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可能都不会接近100%,正因如此公众对疫苗的信心的以及由此导致的大众高接种率对于结束疫情至关重要。

都柏林圣三一大学(Trinity College Dublin)教授、免疫学家Luke O'Neill称:“我们必须极为严谨地对待疫苗开发。”O'Neill表示:“风险在于,如果疫苗存在安全问题,将会威胁到任何疾病的疫苗接种。”

上个月,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制的疫苗的国家。此前,阿联酋对来自125个国家的3.1万名志愿者进行了该疫苗的三期试验。一位负责监督试验的阿联酋官员说,自那以后,数千名最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工作人员已经接种了疫苗,每天都有更多的人接种。

在疫苗的推广方面,阿联酋的行动比俄罗斯快得多。据知情人士透露,自8月以来,俄罗斯约有2,000名前线人员接受了Sputnik V疫苗的接种,约1.3万人参加了正在进行的三期试验,仅为阿联酋人数的三分之一多一点。俄罗斯计划最终争取4万名志愿者参加试验。

阿联酋今年7月开始在阿布扎比和沙迦进行三期试验,涉及国药集团开发的两种不同的疫苗。阿布扎比和沙迦是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中的两个。阿布扎比健康公司SEHA负责这项试验的首席研究员Nawal al Kaabi博士称,三分之一的参与者接受了安慰剂,其余三分之二的参与者接种了这两种疫苗中的一种。

迄今为止,这两种疫苗的有效性尚不清楚,因为随机双盲试验的分析只能在预设数量的试验参与者出现2019冠状病毒病症状时进行,从而可以在接受安慰剂和接种疫苗的人群之间进行统计上有效的比较。Kaabi博士说,到目前为止,只达到了预设数字的五分之一。她没有透露具体数字。

国药集团和其他疫苗开发者研发的中国疫苗正在印尼、俄罗斯、巴西和巴基斯坦等十几个国家进行类似的试验。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人工智能公司Group 42已经与国药集团在阿联酋展开合作,该公司还正在巴林、埃及和约旦与国药集团合作进行疫苗的三期试验。

国药集团的候选疫苗采用的是灭活技术,即把病原体削弱然后用于人类。Kaabi表示,自从阿联酋在9月15日批准了疫苗的紧急使用以来,在阿布扎比接种了疫苗的一线工作人员中,还没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Ken Dittrich是一名63岁的加拿大顾问,他在阿布扎比的Sheikh Khalifa Medical City急诊科工作。阿布扎比是阿联酋治疗新冠肺炎的主要中心之一。Dittrich表示,他自愿注射疫苗,因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更有可能发展为重症。他说道:“我属于老年人。我相信接种疫苗的好处大于任何风险。”

阿联酋官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国药集团的疫苗在试验参与者中只产生了轻微的副作用,这些受试者中包括1,000名患有慢性病的志愿者。为了增强公众信心,阿联酋卫生部长Abdulrahman al-Owais发布了他自己接种疫苗的照片。

一些教师称,阿布扎比教育部门已经通知学校,根据紧急使用授权,未来几周教师可以选择接种疫苗。沙迦一些学校的教师称,校方也向员工提供了疫苗。沙迦机场运营商的一份声明显示,在机场与旅客有接触的员工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官方媒体报道称,阿莱茵市包括警察和司法人员在内的公务员以及其他一些居民也已经接种了疫苗。

Kaabi说,接种疫苗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人被强迫接种。居民还被建议先接种流感疫苗。

周一,在普京和阿联酋事实上的领袖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通话后,阿布扎比称也将进行Sputnik V疫苗的三期试验。

不同于阿联酋、俄罗斯和很多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控制住了国内的疫情——这意味着中国制药公司需要在那些疫情仍在蔓延的国家测试疫苗的效力。

人口数量位居世界第四的印尼难以控制感染数量,并在加快推进检测。该国政府周三称,除了从国药集团采购外,还计划年底前从中国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185.HK)采购1,800万剂疫苗。局印尼卫生部疾病控制与预防负责人Achmad Yurianto说,只有当官员们对疫苗的安全性有把握时,才会授予紧急使用授权。

对疫苗研发者来说,阿联酋是一个格外有吸引力的试验场所,因其1,000万人口包含着许多种族和族群。阿联酋迄今已累计出现11万名新冠感染者,最近几周感染人数逐渐上升且周三创下新高。阿联酋运营着全球最彻底的新冠检测项目之一。

官员们称,在上述病例中,约85%是无症状感染者,而由于阿联酋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又采取了激进的公共卫生措施,该国新冠病死率为0.4%,是全球病死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国药集团新冠疫苗在阿联酋推出的速度已引起怀疑。一些外派人员私下表达了对接种试验时间如此之短的疫苗的担忧。

国药集团正在巴林为其新冠疫苗开展三期试验,巴林青年与体育部(Ministry of Youth and Sports)负责青年中心和委员会事务的助理副部长Saqer Al-Khalifa称,他也面临着对上述中国疫苗的质疑。

但他也表示,上述试验提供了一次机会,可通过协助终结新冠疫情来帮助世上其他人。他称:“无论你个人是生是死,这都是你可为之感到自豪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俄迅速扩大新冠疫苗紧急使用范围

发布日期:2020-10-16 19:03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


人们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等待疫苗试验。

 | Rory Jones / Yaroslav Trofimov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以期阻止全球感染人数上升的趋势。

过去一个月,阿联酋已经在向数千名医务工作者、教师、机场工作人员和政府官员提供一款中国疫苗,这是在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紧急使用计划。印尼一名高级卫生官员表示,印尼计划最早在下个月启动类似的紧急接种计划,涉及三种中国新冠疫苗。

俄罗斯在8月份批准为前线人员接种俄产新冠疫苗Sputnik V之后,周三又批准了第二种疫苗的紧急使用,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将加大这两种疫苗的生产。中国已经在国内为数十万民众接种了疫苗,将实验性疫苗的接种范围扩大到临床试验之外,包括学生、外交人员和其他出国旅行的人员。

西方一些卫生专家警告说,疫苗的副作用和有效性还未确定,俄罗斯和中国的行动过快。这两个国家都在尝试利用疫苗外交及其他举措提升全球影响力,对抗美国及其盟友。特别是中国,中国将其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功作为其威权制度优于西方民主制度的证明。

位于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欧洲问题高级顾问François Heisbourg称:“没什么能保证这些疫苗的有效性,也没什么能保证接种这些疫苗的人的安全。这是一个危险的押注,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可能适得其反。”Heisbourg还称:“但实际结果如何只有做了才知道:如果成功了,他们会显得非常聪明,非常有先见之明,并会宣布他们有更好的模式。”

美国和欧洲的疫苗开发商已经承诺,在通过最后阶段或三期临床试验获得充分的数据前,不会寻求政府批准以向公众推销他们的候选疫苗。由于试验参与者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疾病,这方面的其中两项试验在美国已经暂停,分别是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的一项试验以及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的一项试验。

任何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可能都不会接近100%,正因如此公众对疫苗的信心的以及由此导致的大众高接种率对于结束疫情至关重要。

都柏林圣三一大学(Trinity College Dublin)教授、免疫学家Luke O'Neill称:“我们必须极为严谨地对待疫苗开发。”O'Neill表示:“风险在于,如果疫苗存在安全问题,将会威胁到任何疾病的疫苗接种。”

上个月,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制的疫苗的国家。此前,阿联酋对来自125个国家的3.1万名志愿者进行了该疫苗的三期试验。一位负责监督试验的阿联酋官员说,自那以后,数千名最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工作人员已经接种了疫苗,每天都有更多的人接种。

在疫苗的推广方面,阿联酋的行动比俄罗斯快得多。据知情人士透露,自8月以来,俄罗斯约有2,000名前线人员接受了Sputnik V疫苗的接种,约1.3万人参加了正在进行的三期试验,仅为阿联酋人数的三分之一多一点。俄罗斯计划最终争取4万名志愿者参加试验。

阿联酋今年7月开始在阿布扎比和沙迦进行三期试验,涉及国药集团开发的两种不同的疫苗。阿布扎比和沙迦是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中的两个。阿布扎比健康公司SEHA负责这项试验的首席研究员Nawal al Kaabi博士称,三分之一的参与者接受了安慰剂,其余三分之二的参与者接种了这两种疫苗中的一种。

迄今为止,这两种疫苗的有效性尚不清楚,因为随机双盲试验的分析只能在预设数量的试验参与者出现2019冠状病毒病症状时进行,从而可以在接受安慰剂和接种疫苗的人群之间进行统计上有效的比较。Kaabi博士说,到目前为止,只达到了预设数字的五分之一。她没有透露具体数字。

国药集团和其他疫苗开发者研发的中国疫苗正在印尼、俄罗斯、巴西和巴基斯坦等十几个国家进行类似的试验。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人工智能公司Group 42已经与国药集团在阿联酋展开合作,该公司还正在巴林、埃及和约旦与国药集团合作进行疫苗的三期试验。

国药集团的候选疫苗采用的是灭活技术,即把病原体削弱然后用于人类。Kaabi表示,自从阿联酋在9月15日批准了疫苗的紧急使用以来,在阿布扎比接种了疫苗的一线工作人员中,还没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Ken Dittrich是一名63岁的加拿大顾问,他在阿布扎比的Sheikh Khalifa Medical City急诊科工作。阿布扎比是阿联酋治疗新冠肺炎的主要中心之一。Dittrich表示,他自愿注射疫苗,因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更有可能发展为重症。他说道:“我属于老年人。我相信接种疫苗的好处大于任何风险。”

阿联酋官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国药集团的疫苗在试验参与者中只产生了轻微的副作用,这些受试者中包括1,000名患有慢性病的志愿者。为了增强公众信心,阿联酋卫生部长Abdulrahman al-Owais发布了他自己接种疫苗的照片。

一些教师称,阿布扎比教育部门已经通知学校,根据紧急使用授权,未来几周教师可以选择接种疫苗。沙迦一些学校的教师称,校方也向员工提供了疫苗。沙迦机场运营商的一份声明显示,在机场与旅客有接触的员工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官方媒体报道称,阿莱茵市包括警察和司法人员在内的公务员以及其他一些居民也已经接种了疫苗。

Kaabi说,接种疫苗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人被强迫接种。居民还被建议先接种流感疫苗。

周一,在普京和阿联酋事实上的领袖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通话后,阿布扎比称也将进行Sputnik V疫苗的三期试验。

不同于阿联酋、俄罗斯和很多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控制住了国内的疫情——这意味着中国制药公司需要在那些疫情仍在蔓延的国家测试疫苗的效力。

人口数量位居世界第四的印尼难以控制感染数量,并在加快推进检测。该国政府周三称,除了从国药集团采购外,还计划年底前从中国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185.HK)采购1,800万剂疫苗。局印尼卫生部疾病控制与预防负责人Achmad Yurianto说,只有当官员们对疫苗的安全性有把握时,才会授予紧急使用授权。

对疫苗研发者来说,阿联酋是一个格外有吸引力的试验场所,因其1,000万人口包含着许多种族和族群。阿联酋迄今已累计出现11万名新冠感染者,最近几周感染人数逐渐上升且周三创下新高。阿联酋运营着全球最彻底的新冠检测项目之一。

官员们称,在上述病例中,约85%是无症状感染者,而由于阿联酋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又采取了激进的公共卫生措施,该国新冠病死率为0.4%,是全球病死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国药集团新冠疫苗在阿联酋推出的速度已引起怀疑。一些外派人员私下表达了对接种试验时间如此之短的疫苗的担忧。

国药集团正在巴林为其新冠疫苗开展三期试验,巴林青年与体育部(Ministry of Youth and Sports)负责青年中心和委员会事务的助理副部长Saqer Al-Khalifa称,他也面临着对上述中国疫苗的质疑。

但他也表示,上述试验提供了一次机会,可通过协助终结新冠疫情来帮助世上其他人。他称:“无论你个人是生是死,这都是你可为之感到自豪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


人们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等待疫苗试验。

 | Rory Jones / Yaroslav Trofimov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以期阻止全球感染人数上升的趋势。

过去一个月,阿联酋已经在向数千名医务工作者、教师、机场工作人员和政府官员提供一款中国疫苗,这是在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紧急使用计划。印尼一名高级卫生官员表示,印尼计划最早在下个月启动类似的紧急接种计划,涉及三种中国新冠疫苗。

俄罗斯在8月份批准为前线人员接种俄产新冠疫苗Sputnik V之后,周三又批准了第二种疫苗的紧急使用,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将加大这两种疫苗的生产。中国已经在国内为数十万民众接种了疫苗,将实验性疫苗的接种范围扩大到临床试验之外,包括学生、外交人员和其他出国旅行的人员。

西方一些卫生专家警告说,疫苗的副作用和有效性还未确定,俄罗斯和中国的行动过快。这两个国家都在尝试利用疫苗外交及其他举措提升全球影响力,对抗美国及其盟友。特别是中国,中国将其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功作为其威权制度优于西方民主制度的证明。

位于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欧洲问题高级顾问François Heisbourg称:“没什么能保证这些疫苗的有效性,也没什么能保证接种这些疫苗的人的安全。这是一个危险的押注,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可能适得其反。”Heisbourg还称:“但实际结果如何只有做了才知道:如果成功了,他们会显得非常聪明,非常有先见之明,并会宣布他们有更好的模式。”

美国和欧洲的疫苗开发商已经承诺,在通过最后阶段或三期临床试验获得充分的数据前,不会寻求政府批准以向公众推销他们的候选疫苗。由于试验参与者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疾病,这方面的其中两项试验在美国已经暂停,分别是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的一项试验以及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的一项试验。

任何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可能都不会接近100%,正因如此公众对疫苗的信心的以及由此导致的大众高接种率对于结束疫情至关重要。

都柏林圣三一大学(Trinity College Dublin)教授、免疫学家Luke O'Neill称:“我们必须极为严谨地对待疫苗开发。”O'Neill表示:“风险在于,如果疫苗存在安全问题,将会威胁到任何疾病的疫苗接种。”

上个月,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制的疫苗的国家。此前,阿联酋对来自125个国家的3.1万名志愿者进行了该疫苗的三期试验。一位负责监督试验的阿联酋官员说,自那以后,数千名最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工作人员已经接种了疫苗,每天都有更多的人接种。

在疫苗的推广方面,阿联酋的行动比俄罗斯快得多。据知情人士透露,自8月以来,俄罗斯约有2,000名前线人员接受了Sputnik V疫苗的接种,约1.3万人参加了正在进行的三期试验,仅为阿联酋人数的三分之一多一点。俄罗斯计划最终争取4万名志愿者参加试验。

阿联酋今年7月开始在阿布扎比和沙迦进行三期试验,涉及国药集团开发的两种不同的疫苗。阿布扎比和沙迦是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中的两个。阿布扎比健康公司SEHA负责这项试验的首席研究员Nawal al Kaabi博士称,三分之一的参与者接受了安慰剂,其余三分之二的参与者接种了这两种疫苗中的一种。

迄今为止,这两种疫苗的有效性尚不清楚,因为随机双盲试验的分析只能在预设数量的试验参与者出现2019冠状病毒病症状时进行,从而可以在接受安慰剂和接种疫苗的人群之间进行统计上有效的比较。Kaabi博士说,到目前为止,只达到了预设数字的五分之一。她没有透露具体数字。

国药集团和其他疫苗开发者研发的中国疫苗正在印尼、俄罗斯、巴西和巴基斯坦等十几个国家进行类似的试验。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人工智能公司Group 42已经与国药集团在阿联酋展开合作,该公司还正在巴林、埃及和约旦与国药集团合作进行疫苗的三期试验。

国药集团的候选疫苗采用的是灭活技术,即把病原体削弱然后用于人类。Kaabi表示,自从阿联酋在9月15日批准了疫苗的紧急使用以来,在阿布扎比接种了疫苗的一线工作人员中,还没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Ken Dittrich是一名63岁的加拿大顾问,他在阿布扎比的Sheikh Khalifa Medical City急诊科工作。阿布扎比是阿联酋治疗新冠肺炎的主要中心之一。Dittrich表示,他自愿注射疫苗,因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更有可能发展为重症。他说道:“我属于老年人。我相信接种疫苗的好处大于任何风险。”

阿联酋官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国药集团的疫苗在试验参与者中只产生了轻微的副作用,这些受试者中包括1,000名患有慢性病的志愿者。为了增强公众信心,阿联酋卫生部长Abdulrahman al-Owais发布了他自己接种疫苗的照片。

一些教师称,阿布扎比教育部门已经通知学校,根据紧急使用授权,未来几周教师可以选择接种疫苗。沙迦一些学校的教师称,校方也向员工提供了疫苗。沙迦机场运营商的一份声明显示,在机场与旅客有接触的员工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官方媒体报道称,阿莱茵市包括警察和司法人员在内的公务员以及其他一些居民也已经接种了疫苗。

Kaabi说,接种疫苗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人被强迫接种。居民还被建议先接种流感疫苗。

周一,在普京和阿联酋事实上的领袖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通话后,阿布扎比称也将进行Sputnik V疫苗的三期试验。

不同于阿联酋、俄罗斯和很多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控制住了国内的疫情——这意味着中国制药公司需要在那些疫情仍在蔓延的国家测试疫苗的效力。

人口数量位居世界第四的印尼难以控制感染数量,并在加快推进检测。该国政府周三称,除了从国药集团采购外,还计划年底前从中国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185.HK)采购1,800万剂疫苗。局印尼卫生部疾病控制与预防负责人Achmad Yurianto说,只有当官员们对疫苗的安全性有把握时,才会授予紧急使用授权。

对疫苗研发者来说,阿联酋是一个格外有吸引力的试验场所,因其1,000万人口包含着许多种族和族群。阿联酋迄今已累计出现11万名新冠感染者,最近几周感染人数逐渐上升且周三创下新高。阿联酋运营着全球最彻底的新冠检测项目之一。

官员们称,在上述病例中,约85%是无症状感染者,而由于阿联酋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又采取了激进的公共卫生措施,该国新冠病死率为0.4%,是全球病死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国药集团新冠疫苗在阿联酋推出的速度已引起怀疑。一些外派人员私下表达了对接种试验时间如此之短的疫苗的担忧。

国药集团正在巴林为其新冠疫苗开展三期试验,巴林青年与体育部(Ministry of Youth and Sports)负责青年中心和委员会事务的助理副部长Saqer Al-Khalifa称,他也面临着对上述中国疫苗的质疑。

但他也表示,上述试验提供了一次机会,可通过协助终结新冠疫情来帮助世上其他人。他称:“无论你个人是生是死,这都是你可为之感到自豪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俄迅速扩大新冠疫苗紧急使用范围

发布日期:2020-10-16 19:03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


人们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等待疫苗试验。

 | Rory Jones / Yaroslav Trofimov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以期阻止全球感染人数上升的趋势。

过去一个月,阿联酋已经在向数千名医务工作者、教师、机场工作人员和政府官员提供一款中国疫苗,这是在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紧急使用计划。印尼一名高级卫生官员表示,印尼计划最早在下个月启动类似的紧急接种计划,涉及三种中国新冠疫苗。

俄罗斯在8月份批准为前线人员接种俄产新冠疫苗Sputnik V之后,周三又批准了第二种疫苗的紧急使用,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将加大这两种疫苗的生产。中国已经在国内为数十万民众接种了疫苗,将实验性疫苗的接种范围扩大到临床试验之外,包括学生、外交人员和其他出国旅行的人员。

西方一些卫生专家警告说,疫苗的副作用和有效性还未确定,俄罗斯和中国的行动过快。这两个国家都在尝试利用疫苗外交及其他举措提升全球影响力,对抗美国及其盟友。特别是中国,中国将其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功作为其威权制度优于西方民主制度的证明。

位于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欧洲问题高级顾问François Heisbourg称:“没什么能保证这些疫苗的有效性,也没什么能保证接种这些疫苗的人的安全。这是一个危险的押注,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可能适得其反。”Heisbourg还称:“但实际结果如何只有做了才知道:如果成功了,他们会显得非常聪明,非常有先见之明,并会宣布他们有更好的模式。”

美国和欧洲的疫苗开发商已经承诺,在通过最后阶段或三期临床试验获得充分的数据前,不会寻求政府批准以向公众推销他们的候选疫苗。由于试验参与者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疾病,这方面的其中两项试验在美国已经暂停,分别是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的一项试验以及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的一项试验。

任何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可能都不会接近100%,正因如此公众对疫苗的信心的以及由此导致的大众高接种率对于结束疫情至关重要。

都柏林圣三一大学(Trinity College Dublin)教授、免疫学家Luke O'Neill称:“我们必须极为严谨地对待疫苗开发。”O'Neill表示:“风险在于,如果疫苗存在安全问题,将会威胁到任何疾病的疫苗接种。”

上个月,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制的疫苗的国家。此前,阿联酋对来自125个国家的3.1万名志愿者进行了该疫苗的三期试验。一位负责监督试验的阿联酋官员说,自那以后,数千名最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工作人员已经接种了疫苗,每天都有更多的人接种。

在疫苗的推广方面,阿联酋的行动比俄罗斯快得多。据知情人士透露,自8月以来,俄罗斯约有2,000名前线人员接受了Sputnik V疫苗的接种,约1.3万人参加了正在进行的三期试验,仅为阿联酋人数的三分之一多一点。俄罗斯计划最终争取4万名志愿者参加试验。

阿联酋今年7月开始在阿布扎比和沙迦进行三期试验,涉及国药集团开发的两种不同的疫苗。阿布扎比和沙迦是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中的两个。阿布扎比健康公司SEHA负责这项试验的首席研究员Nawal al Kaabi博士称,三分之一的参与者接受了安慰剂,其余三分之二的参与者接种了这两种疫苗中的一种。

迄今为止,这两种疫苗的有效性尚不清楚,因为随机双盲试验的分析只能在预设数量的试验参与者出现2019冠状病毒病症状时进行,从而可以在接受安慰剂和接种疫苗的人群之间进行统计上有效的比较。Kaabi博士说,到目前为止,只达到了预设数字的五分之一。她没有透露具体数字。

国药集团和其他疫苗开发者研发的中国疫苗正在印尼、俄罗斯、巴西和巴基斯坦等十几个国家进行类似的试验。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人工智能公司Group 42已经与国药集团在阿联酋展开合作,该公司还正在巴林、埃及和约旦与国药集团合作进行疫苗的三期试验。

国药集团的候选疫苗采用的是灭活技术,即把病原体削弱然后用于人类。Kaabi表示,自从阿联酋在9月15日批准了疫苗的紧急使用以来,在阿布扎比接种了疫苗的一线工作人员中,还没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Ken Dittrich是一名63岁的加拿大顾问,他在阿布扎比的Sheikh Khalifa Medical City急诊科工作。阿布扎比是阿联酋治疗新冠肺炎的主要中心之一。Dittrich表示,他自愿注射疫苗,因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更有可能发展为重症。他说道:“我属于老年人。我相信接种疫苗的好处大于任何风险。”

阿联酋官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国药集团的疫苗在试验参与者中只产生了轻微的副作用,这些受试者中包括1,000名患有慢性病的志愿者。为了增强公众信心,阿联酋卫生部长Abdulrahman al-Owais发布了他自己接种疫苗的照片。

一些教师称,阿布扎比教育部门已经通知学校,根据紧急使用授权,未来几周教师可以选择接种疫苗。沙迦一些学校的教师称,校方也向员工提供了疫苗。沙迦机场运营商的一份声明显示,在机场与旅客有接触的员工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官方媒体报道称,阿莱茵市包括警察和司法人员在内的公务员以及其他一些居民也已经接种了疫苗。

Kaabi说,接种疫苗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人被强迫接种。居民还被建议先接种流感疫苗。

周一,在普京和阿联酋事实上的领袖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通话后,阿布扎比称也将进行Sputnik V疫苗的三期试验。

不同于阿联酋、俄罗斯和很多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控制住了国内的疫情——这意味着中国制药公司需要在那些疫情仍在蔓延的国家测试疫苗的效力。

人口数量位居世界第四的印尼难以控制感染数量,并在加快推进检测。该国政府周三称,除了从国药集团采购外,还计划年底前从中国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185.HK)采购1,800万剂疫苗。局印尼卫生部疾病控制与预防负责人Achmad Yurianto说,只有当官员们对疫苗的安全性有把握时,才会授予紧急使用授权。

对疫苗研发者来说,阿联酋是一个格外有吸引力的试验场所,因其1,000万人口包含着许多种族和族群。阿联酋迄今已累计出现11万名新冠感染者,最近几周感染人数逐渐上升且周三创下新高。阿联酋运营着全球最彻底的新冠检测项目之一。

官员们称,在上述病例中,约85%是无症状感染者,而由于阿联酋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又采取了激进的公共卫生措施,该国新冠病死率为0.4%,是全球病死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国药集团新冠疫苗在阿联酋推出的速度已引起怀疑。一些外派人员私下表达了对接种试验时间如此之短的疫苗的担忧。

国药集团正在巴林为其新冠疫苗开展三期试验,巴林青年与体育部(Ministry of Youth and Sports)负责青年中心和委员会事务的助理副部长Saqer Al-Khalifa称,他也面临着对上述中国疫苗的质疑。

但他也表示,上述试验提供了一次机会,可通过协助终结新冠疫情来帮助世上其他人。他称:“无论你个人是生是死,这都是你可为之感到自豪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


人们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等待疫苗试验。

 | Rory Jones / Yaroslav Trofimov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和欧洲还在等待新冠疫苗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然后再进行部署之际,其他一些国家则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已开始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实验性候选疫苗投入紧急使用,以期阻止全球感染人数上升的趋势。

过去一个月,阿联酋已经在向数千名医务工作者、教师、机场工作人员和政府官员提供一款中国疫苗,这是在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紧急使用计划。印尼一名高级卫生官员表示,印尼计划最早在下个月启动类似的紧急接种计划,涉及三种中国新冠疫苗。

俄罗斯在8月份批准为前线人员接种俄产新冠疫苗Sputnik V之后,周三又批准了第二种疫苗的紧急使用,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将加大这两种疫苗的生产。中国已经在国内为数十万民众接种了疫苗,将实验性疫苗的接种范围扩大到临床试验之外,包括学生、外交人员和其他出国旅行的人员。

西方一些卫生专家警告说,疫苗的副作用和有效性还未确定,俄罗斯和中国的行动过快。这两个国家都在尝试利用疫苗外交及其他举措提升全球影响力,对抗美国及其盟友。特别是中国,中国将其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功作为其威权制度优于西方民主制度的证明。

位于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欧洲问题高级顾问François Heisbourg称:“没什么能保证这些疫苗的有效性,也没什么能保证接种这些疫苗的人的安全。这是一个危险的押注,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可能适得其反。”Heisbourg还称:“但实际结果如何只有做了才知道:如果成功了,他们会显得非常聪明,非常有先见之明,并会宣布他们有更好的模式。”

美国和欧洲的疫苗开发商已经承诺,在通过最后阶段或三期临床试验获得充分的数据前,不会寻求政府批准以向公众推销他们的候选疫苗。由于试验参与者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疾病,这方面的其中两项试验在美国已经暂停,分别是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的一项试验以及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的一项试验。

任何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可能都不会接近100%,正因如此公众对疫苗的信心的以及由此导致的大众高接种率对于结束疫情至关重要。

都柏林圣三一大学(Trinity College Dublin)教授、免疫学家Luke O'Neill称:“我们必须极为严谨地对待疫苗开发。”O'Neill表示:“风险在于,如果疫苗存在安全问题,将会威胁到任何疾病的疫苗接种。”

上个月,阿联酋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批准紧急使用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 简称:国药集团)研制的疫苗的国家。此前,阿联酋对来自125个国家的3.1万名志愿者进行了该疫苗的三期试验。一位负责监督试验的阿联酋官员说,自那以后,数千名最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工作人员已经接种了疫苗,每天都有更多的人接种。

在疫苗的推广方面,阿联酋的行动比俄罗斯快得多。据知情人士透露,自8月以来,俄罗斯约有2,000名前线人员接受了Sputnik V疫苗的接种,约1.3万人参加了正在进行的三期试验,仅为阿联酋人数的三分之一多一点。俄罗斯计划最终争取4万名志愿者参加试验。

阿联酋今年7月开始在阿布扎比和沙迦进行三期试验,涉及国药集团开发的两种不同的疫苗。阿布扎比和沙迦是阿联酋七个酋长国中的两个。阿布扎比健康公司SEHA负责这项试验的首席研究员Nawal al Kaabi博士称,三分之一的参与者接受了安慰剂,其余三分之二的参与者接种了这两种疫苗中的一种。

迄今为止,这两种疫苗的有效性尚不清楚,因为随机双盲试验的分析只能在预设数量的试验参与者出现2019冠状病毒病症状时进行,从而可以在接受安慰剂和接种疫苗的人群之间进行统计上有效的比较。Kaabi博士说,到目前为止,只达到了预设数字的五分之一。她没有透露具体数字。

国药集团和其他疫苗开发者研发的中国疫苗正在印尼、俄罗斯、巴西和巴基斯坦等十几个国家进行类似的试验。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人工智能公司Group 42已经与国药集团在阿联酋展开合作,该公司还正在巴林、埃及和约旦与国药集团合作进行疫苗的三期试验。

国药集团的候选疫苗采用的是灭活技术,即把病原体削弱然后用于人类。Kaabi表示,自从阿联酋在9月15日批准了疫苗的紧急使用以来,在阿布扎比接种了疫苗的一线工作人员中,还没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Ken Dittrich是一名63岁的加拿大顾问,他在阿布扎比的Sheikh Khalifa Medical City急诊科工作。阿布扎比是阿联酋治疗新冠肺炎的主要中心之一。Dittrich表示,他自愿注射疫苗,因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更有可能发展为重症。他说道:“我属于老年人。我相信接种疫苗的好处大于任何风险。”

阿联酋官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国药集团的疫苗在试验参与者中只产生了轻微的副作用,这些受试者中包括1,000名患有慢性病的志愿者。为了增强公众信心,阿联酋卫生部长Abdulrahman al-Owais发布了他自己接种疫苗的照片。

一些教师称,阿布扎比教育部门已经通知学校,根据紧急使用授权,未来几周教师可以选择接种疫苗。沙迦一些学校的教师称,校方也向员工提供了疫苗。沙迦机场运营商的一份声明显示,在机场与旅客有接触的员工已经开始接种疫苗。官方媒体报道称,阿莱茵市包括警察和司法人员在内的公务员以及其他一些居民也已经接种了疫苗。

Kaabi说,接种疫苗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人被强迫接种。居民还被建议先接种流感疫苗。

周一,在普京和阿联酋事实上的领袖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通话后,阿布扎比称也将进行Sputnik V疫苗的三期试验。

不同于阿联酋、俄罗斯和很多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控制住了国内的疫情——这意味着中国制药公司需要在那些疫情仍在蔓延的国家测试疫苗的效力。

人口数量位居世界第四的印尼难以控制感染数量,并在加快推进检测。该国政府周三称,除了从国药集团采购外,还计划年底前从中国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185.HK)采购1,800万剂疫苗。局印尼卫生部疾病控制与预防负责人Achmad Yurianto说,只有当官员们对疫苗的安全性有把握时,才会授予紧急使用授权。

对疫苗研发者来说,阿联酋是一个格外有吸引力的试验场所,因其1,000万人口包含着许多种族和族群。阿联酋迄今已累计出现11万名新冠感染者,最近几周感染人数逐渐上升且周三创下新高。阿联酋运营着全球最彻底的新冠检测项目之一。

官员们称,在上述病例中,约85%是无症状感染者,而由于阿联酋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又采取了激进的公共卫生措施,该国新冠病死率为0.4%,是全球病死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国药集团新冠疫苗在阿联酋推出的速度已引起怀疑。一些外派人员私下表达了对接种试验时间如此之短的疫苗的担忧。

国药集团正在巴林为其新冠疫苗开展三期试验,巴林青年与体育部(Ministry of Youth and Sports)负责青年中心和委员会事务的助理副部长Saqer Al-Khalifa称,他也面临着对上述中国疫苗的质疑。

但他也表示,上述试验提供了一次机会,可通过协助终结新冠疫情来帮助世上其他人。他称:“无论你个人是生是死,这都是你可为之感到自豪的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