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政府支持计划的推动,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中也包括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企业。



 | 席佳琳 台北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推动力是一项巨额政府计划,目的是提振该行业,以抵御日益增长的来自美国的科技压力。

根据中国企业信息提供商企查查(Qichacha)的数据,今年头9个月,有超过1.3万家中国公司注册为半导体公司。

这个数字是去年月度平均水平的两倍,仅9月,注册数量就大增逾30%。进入该行业的很多公司没有半导体业务的经验,而是来自汽车零部件或海鲜等行业。

预计中国政府将大幅增加对芯片行业的资金支持,作为其“十四五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将于10月底公布。此举是为了回应美国阻碍中国发展成为科技强国的努力。

一些官方媒体把此举称为“半导体大跃进”,此言指的是1957年毛泽东下令通过土法炼钢来赶超西方工业国家,结果导致史上最大饥荒。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在截至2025年的6年内,将投资1.4万亿美元打造从移动网络到人工智能的高科技产业。

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教授、研究中国芯片产业政策的专家傅道格(Douglas Fuller)表示,大批新进入该行业的企业受到“补贴或对更多补贴的希望”的推动。

傅道格补充称:“这个行业一直有很多政府参与的行动,但完全在这个行业之外的公司可能正在大举涌入这个行业,这点与过去不同。”

中国每年进口逾3000亿美元的芯片,超过包括石油在内的其他所有商品。很大一部分芯片用于中国出口行业。

最新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压制中国科技行业的努力。华盛顿方面对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Huawei,见文首照片)实施制裁,最近又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制裁。

公开记录显示,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中国企业正进入该行业。

今年7月,汽车部件制造商上海新朋(Shanghai Xinpeng Industry Co)注册为半导体生产企业。自去年底以来,该公司已对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和佛山的芯片工厂投资逾4亿元人民币(合5900万美元)。

今年5月,由海鲜生产商转型的网络游戏公司——大连晨鑫网络科技(Dalian Morningstar Network Technology Co)表示,计划斥资2.3亿元人民币,购入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半导体集团51%的股份。

去年,大连晨鑫亏损10亿元人民币,但自宣布投资上海芯片企业之后,这家在深圳上市的公司的股价已上涨逾一倍。“我们的游戏业务没有起色,”该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芯片有更好的未来。”

上海新朋没有回复记者通过电邮发出的置评请求。

过去40年,中国已投入巨额资金,试图创建本国的芯片行业,但最新努力的规模(以及伴随它的豪言壮语)是空前的。

中国官方媒体把发展芯片行业描述为“举全国之力”,这种措辞以前只用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抗击新冠疫情等任务。

上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长白春礼告诉记者,中国需要在先进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制造设备领域加大投入,以避免在技术上被美国“卡脖子”。

尽管中国国内有人就盲目投资芯片行业发出公开警告,但也有很多人淡化其中的风险。

“当然,看看我们现在有1万多个项目,我相信里面肯定有一大堆肯定会出现问题,”行业组织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Shanghai Information Services Association)秘书长陆雷在上月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但是我们不能把它看作浪费。我们必须把它看作这是一个产业发展必须要交纳的成本。产业发展有客观规律,一定有这么一个过程,由量变走向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芯片行业火热背后的隐忧

发布日期:2020-10-16 07:24
受政府支持计划的推动,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中也包括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企业。



 | 席佳琳 台北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推动力是一项巨额政府计划,目的是提振该行业,以抵御日益增长的来自美国的科技压力。

根据中国企业信息提供商企查查(Qichacha)的数据,今年头9个月,有超过1.3万家中国公司注册为半导体公司。

这个数字是去年月度平均水平的两倍,仅9月,注册数量就大增逾30%。进入该行业的很多公司没有半导体业务的经验,而是来自汽车零部件或海鲜等行业。

预计中国政府将大幅增加对芯片行业的资金支持,作为其“十四五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将于10月底公布。此举是为了回应美国阻碍中国发展成为科技强国的努力。

一些官方媒体把此举称为“半导体大跃进”,此言指的是1957年毛泽东下令通过土法炼钢来赶超西方工业国家,结果导致史上最大饥荒。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在截至2025年的6年内,将投资1.4万亿美元打造从移动网络到人工智能的高科技产业。

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教授、研究中国芯片产业政策的专家傅道格(Douglas Fuller)表示,大批新进入该行业的企业受到“补贴或对更多补贴的希望”的推动。

傅道格补充称:“这个行业一直有很多政府参与的行动,但完全在这个行业之外的公司可能正在大举涌入这个行业,这点与过去不同。”

中国每年进口逾3000亿美元的芯片,超过包括石油在内的其他所有商品。很大一部分芯片用于中国出口行业。

最新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压制中国科技行业的努力。华盛顿方面对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Huawei,见文首照片)实施制裁,最近又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制裁。

公开记录显示,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中国企业正进入该行业。

今年7月,汽车部件制造商上海新朋(Shanghai Xinpeng Industry Co)注册为半导体生产企业。自去年底以来,该公司已对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和佛山的芯片工厂投资逾4亿元人民币(合5900万美元)。

今年5月,由海鲜生产商转型的网络游戏公司——大连晨鑫网络科技(Dalian Morningstar Network Technology Co)表示,计划斥资2.3亿元人民币,购入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半导体集团51%的股份。

去年,大连晨鑫亏损10亿元人民币,但自宣布投资上海芯片企业之后,这家在深圳上市的公司的股价已上涨逾一倍。“我们的游戏业务没有起色,”该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芯片有更好的未来。”

上海新朋没有回复记者通过电邮发出的置评请求。

过去40年,中国已投入巨额资金,试图创建本国的芯片行业,但最新努力的规模(以及伴随它的豪言壮语)是空前的。

中国官方媒体把发展芯片行业描述为“举全国之力”,这种措辞以前只用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抗击新冠疫情等任务。

上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长白春礼告诉记者,中国需要在先进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制造设备领域加大投入,以避免在技术上被美国“卡脖子”。

尽管中国国内有人就盲目投资芯片行业发出公开警告,但也有很多人淡化其中的风险。

“当然,看看我们现在有1万多个项目,我相信里面肯定有一大堆肯定会出现问题,”行业组织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Shanghai Information Services Association)秘书长陆雷在上月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但是我们不能把它看作浪费。我们必须把它看作这是一个产业发展必须要交纳的成本。产业发展有客观规律,一定有这么一个过程,由量变走向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受政府支持计划的推动,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中也包括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企业。



 | 席佳琳 台北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推动力是一项巨额政府计划,目的是提振该行业,以抵御日益增长的来自美国的科技压力。

根据中国企业信息提供商企查查(Qichacha)的数据,今年头9个月,有超过1.3万家中国公司注册为半导体公司。

这个数字是去年月度平均水平的两倍,仅9月,注册数量就大增逾30%。进入该行业的很多公司没有半导体业务的经验,而是来自汽车零部件或海鲜等行业。

预计中国政府将大幅增加对芯片行业的资金支持,作为其“十四五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将于10月底公布。此举是为了回应美国阻碍中国发展成为科技强国的努力。

一些官方媒体把此举称为“半导体大跃进”,此言指的是1957年毛泽东下令通过土法炼钢来赶超西方工业国家,结果导致史上最大饥荒。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在截至2025年的6年内,将投资1.4万亿美元打造从移动网络到人工智能的高科技产业。

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教授、研究中国芯片产业政策的专家傅道格(Douglas Fuller)表示,大批新进入该行业的企业受到“补贴或对更多补贴的希望”的推动。

傅道格补充称:“这个行业一直有很多政府参与的行动,但完全在这个行业之外的公司可能正在大举涌入这个行业,这点与过去不同。”

中国每年进口逾3000亿美元的芯片,超过包括石油在内的其他所有商品。很大一部分芯片用于中国出口行业。

最新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压制中国科技行业的努力。华盛顿方面对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Huawei,见文首照片)实施制裁,最近又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制裁。

公开记录显示,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中国企业正进入该行业。

今年7月,汽车部件制造商上海新朋(Shanghai Xinpeng Industry Co)注册为半导体生产企业。自去年底以来,该公司已对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和佛山的芯片工厂投资逾4亿元人民币(合5900万美元)。

今年5月,由海鲜生产商转型的网络游戏公司——大连晨鑫网络科技(Dalian Morningstar Network Technology Co)表示,计划斥资2.3亿元人民币,购入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半导体集团51%的股份。

去年,大连晨鑫亏损10亿元人民币,但自宣布投资上海芯片企业之后,这家在深圳上市的公司的股价已上涨逾一倍。“我们的游戏业务没有起色,”该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芯片有更好的未来。”

上海新朋没有回复记者通过电邮发出的置评请求。

过去40年,中国已投入巨额资金,试图创建本国的芯片行业,但最新努力的规模(以及伴随它的豪言壮语)是空前的。

中国官方媒体把发展芯片行业描述为“举全国之力”,这种措辞以前只用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抗击新冠疫情等任务。

上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长白春礼告诉记者,中国需要在先进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制造设备领域加大投入,以避免在技术上被美国“卡脖子”。

尽管中国国内有人就盲目投资芯片行业发出公开警告,但也有很多人淡化其中的风险。

“当然,看看我们现在有1万多个项目,我相信里面肯定有一大堆肯定会出现问题,”行业组织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Shanghai Information Services Association)秘书长陆雷在上月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但是我们不能把它看作浪费。我们必须把它看作这是一个产业发展必须要交纳的成本。产业发展有客观规律,一定有这么一个过程,由量变走向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芯片行业火热背后的隐忧

发布日期:2020-10-16 07:24
受政府支持计划的推动,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中也包括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企业。



 | 席佳琳 台北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推动力是一项巨额政府计划,目的是提振该行业,以抵御日益增长的来自美国的科技压力。

根据中国企业信息提供商企查查(Qichacha)的数据,今年头9个月,有超过1.3万家中国公司注册为半导体公司。

这个数字是去年月度平均水平的两倍,仅9月,注册数量就大增逾30%。进入该行业的很多公司没有半导体业务的经验,而是来自汽车零部件或海鲜等行业。

预计中国政府将大幅增加对芯片行业的资金支持,作为其“十四五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将于10月底公布。此举是为了回应美国阻碍中国发展成为科技强国的努力。

一些官方媒体把此举称为“半导体大跃进”,此言指的是1957年毛泽东下令通过土法炼钢来赶超西方工业国家,结果导致史上最大饥荒。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在截至2025年的6年内,将投资1.4万亿美元打造从移动网络到人工智能的高科技产业。

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教授、研究中国芯片产业政策的专家傅道格(Douglas Fuller)表示,大批新进入该行业的企业受到“补贴或对更多补贴的希望”的推动。

傅道格补充称:“这个行业一直有很多政府参与的行动,但完全在这个行业之外的公司可能正在大举涌入这个行业,这点与过去不同。”

中国每年进口逾3000亿美元的芯片,超过包括石油在内的其他所有商品。很大一部分芯片用于中国出口行业。

最新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压制中国科技行业的努力。华盛顿方面对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Huawei,见文首照片)实施制裁,最近又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制裁。

公开记录显示,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中国企业正进入该行业。

今年7月,汽车部件制造商上海新朋(Shanghai Xinpeng Industry Co)注册为半导体生产企业。自去年底以来,该公司已对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和佛山的芯片工厂投资逾4亿元人民币(合5900万美元)。

今年5月,由海鲜生产商转型的网络游戏公司——大连晨鑫网络科技(Dalian Morningstar Network Technology Co)表示,计划斥资2.3亿元人民币,购入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半导体集团51%的股份。

去年,大连晨鑫亏损10亿元人民币,但自宣布投资上海芯片企业之后,这家在深圳上市的公司的股价已上涨逾一倍。“我们的游戏业务没有起色,”该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芯片有更好的未来。”

上海新朋没有回复记者通过电邮发出的置评请求。

过去40年,中国已投入巨额资金,试图创建本国的芯片行业,但最新努力的规模(以及伴随它的豪言壮语)是空前的。

中国官方媒体把发展芯片行业描述为“举全国之力”,这种措辞以前只用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抗击新冠疫情等任务。

上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长白春礼告诉记者,中国需要在先进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制造设备领域加大投入,以避免在技术上被美国“卡脖子”。

尽管中国国内有人就盲目投资芯片行业发出公开警告,但也有很多人淡化其中的风险。

“当然,看看我们现在有1万多个项目,我相信里面肯定有一大堆肯定会出现问题,”行业组织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Shanghai Information Services Association)秘书长陆雷在上月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但是我们不能把它看作浪费。我们必须把它看作这是一个产业发展必须要交纳的成本。产业发展有客观规律,一定有这么一个过程,由量变走向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受政府支持计划的推动,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中也包括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企业。



 | 席佳琳 台北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正纷纷涌入国内芯片行业,其推动力是一项巨额政府计划,目的是提振该行业,以抵御日益增长的来自美国的科技压力。

根据中国企业信息提供商企查查(Qichacha)的数据,今年头9个月,有超过1.3万家中国公司注册为半导体公司。

这个数字是去年月度平均水平的两倍,仅9月,注册数量就大增逾30%。进入该行业的很多公司没有半导体业务的经验,而是来自汽车零部件或海鲜等行业。

预计中国政府将大幅增加对芯片行业的资金支持,作为其“十四五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将于10月底公布。此举是为了回应美国阻碍中国发展成为科技强国的努力。

一些官方媒体把此举称为“半导体大跃进”,此言指的是1957年毛泽东下令通过土法炼钢来赶超西方工业国家,结果导致史上最大饥荒。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在截至2025年的6年内,将投资1.4万亿美元打造从移动网络到人工智能的高科技产业。

香港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教授、研究中国芯片产业政策的专家傅道格(Douglas Fuller)表示,大批新进入该行业的企业受到“补贴或对更多补贴的希望”的推动。

傅道格补充称:“这个行业一直有很多政府参与的行动,但完全在这个行业之外的公司可能正在大举涌入这个行业,这点与过去不同。”

中国每年进口逾3000亿美元的芯片,超过包括石油在内的其他所有商品。很大一部分芯片用于中国出口行业。

最新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压制中国科技行业的努力。华盛顿方面对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Huawei,见文首照片)实施制裁,最近又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制裁。

公开记录显示,没有任何芯片经验的中国企业正进入该行业。

今年7月,汽车部件制造商上海新朋(Shanghai Xinpeng Industry Co)注册为半导体生产企业。自去年底以来,该公司已对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和佛山的芯片工厂投资逾4亿元人民币(合5900万美元)。

今年5月,由海鲜生产商转型的网络游戏公司——大连晨鑫网络科技(Dalian Morningstar Network Technology Co)表示,计划斥资2.3亿元人民币,购入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半导体集团51%的股份。

去年,大连晨鑫亏损10亿元人民币,但自宣布投资上海芯片企业之后,这家在深圳上市的公司的股价已上涨逾一倍。“我们的游戏业务没有起色,”该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芯片有更好的未来。”

上海新朋没有回复记者通过电邮发出的置评请求。

过去40年,中国已投入巨额资金,试图创建本国的芯片行业,但最新努力的规模(以及伴随它的豪言壮语)是空前的。

中国官方媒体把发展芯片行业描述为“举全国之力”,这种措辞以前只用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抗击新冠疫情等任务。

上月,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长白春礼告诉记者,中国需要在先进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制造设备领域加大投入,以避免在技术上被美国“卡脖子”。

尽管中国国内有人就盲目投资芯片行业发出公开警告,但也有很多人淡化其中的风险。

“当然,看看我们现在有1万多个项目,我相信里面肯定有一大堆肯定会出现问题,”行业组织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Shanghai Information Services Association)秘书长陆雷在上月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但是我们不能把它看作浪费。我们必须把它看作这是一个产业发展必须要交纳的成本。产业发展有客观规律,一定有这么一个过程,由量变走向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