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ing Wang:“假装有,直到真的有”的装富产业链,并不是新鲜事。真假名媛,各有各的经济模式。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拼单名媛”被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头浪尖。舆论热点起始于一个公众号作者自费500元潜伏进一个上海名媛群,发现在打着“奢侈品交流、顶级下午茶茶会”的邀请函背后,“名媛群”是一系列有志的年轻拜金女的“拼单团购”——一起租用爱马仕的包包和男士约会、拼单五星级酒店的下午茶和酒店套房拍照……随后“旅拍阔少”也受到了公众关注——通过“炫耀性消费”式的图片以在朋友圈营造高大上人设。

任何社会现象的背后必然蕴藏着消费趋势和商业机遇。正像满足中产和有志阶层(aspirational class)提升与巩固社会地位的一系列产品、服务和平台带动了新的消费趋势,“拼单名媛”和“旅拍阔少”带动了一条“装富”产业链和“共享经济”的商机——从淘宝上提供的营造朋友圈高端人设的一条龙服务,包括旅拍修图和美食美酒等图片与文案展示,到炫耀性消费所带动的出片率高的网红酒店与餐厅的火爆人气,人们对梦的追求总会影响新的经济。

在近年来大众对有野心、靠包装向上游的女性的声讨声中,“名媛”一词虽然在中国几乎成为了贬义词——真的大家闺秀专注于努力工作或建立个人品牌构筑事业女性形象、试图与“名媛”划清界限,假“名媛”通过塑造高级人设妄想获得金钱与地位回报,不论怎样,女人和野心共同的存在总会促进消费,“名媛经济”其实也一直存在。

美国社会学家T. Veblen 指出“名媛”产生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工业革命, 那时出现的新钱(new money)阶级女性跻身上流社会,却因不具有公主或伯爵夫人等上流称谓而被统称为“名媛”。虽然那个时代新钱家族的女性还没有今日名媛的商业影响力,这些力争地位和头衔的美国“名媛”通过与“asset rich, cash poor”的英国贵族男士联姻 “挽救”了英帝国的骄傲。

至于上世纪中华民国也有一代名门闺秀,她们精通中西文化、擅交际、胸怀才艺、思想先进,外也不缺皮草、珠宝等奢侈品衬托,不过毕竟那时没有今日社交媒体带给名人的普众影响力,“名媛经济”也是小圈层内相互影响,就像二十世纪中叶的欧美上流社会的名媛们,她们被美国60年代的八卦男神、《蒂凡尼早餐》的作者Truman Capote 称为“swans”——“swans”出身富裕、自然也会一掷千金购买珠宝华服、出席着一场场杯觥交错交错的派对盛宴,然而不论是Jackie O 和妹妹Lee Radziwill, 还是Fiat 传人Gianni Agnelli的太太Marella Agnelli, 她们的事业仅是权势男人的附属,她们所带动的“名媛经济”在日后才起了效——这些女人她们因各自别具一格的风尚留给了时尚界无限幻想和灵感源泉。

随着之后电视、八卦杂志的流行,“名媛”受到明星般的关注,这时名媛们开始带动大众潮流,产生了真正的“名媛经济效益”。

出身名门,中规中矩的名门淑女博不到具有偷窥欲和好奇心的大众的眼球,名门之后噱头要么是像希尔顿家族的Paris Hilton 那样出格叛逆,要么多是凭借家族已有的名望为自己创立一片天地——中国有赌王女儿何超琼那样晋身家族事业,亦有像叶明子和万宝宝那样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和珠宝品牌。西方的时尚品牌Carolina Herrera、Diane von Furstenberg、Tory Burch 和电商Moda Operandi 的创始人Lauren Santo Domingo 均出身非富即贵。

早在十多年前,宝岛台湾的学者就发现了以被誉为“第一少奶奶”孙芸芸为代表的贵妇背后的“名媛经济学”。那些人美、气质好的豪门千金频频为商家代言、参加走秀和派对活动。拿孙芸芸为例,她本身就是出身豪门,父亲是前台湾大哥大董事长孙道存,后嫁给了台湾三桥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廖镇汉。长期以来,孙芸芸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在宝岛人民心里留下了很有责任感的形象,来找孙芸芸代言的商家一直很多。她还推出了自己的饰品品牌STAR by Yun。美国名媛Paris Hilton 亦在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后,凭借自己的名声做起了自己同名的时尚品牌,产品包括珠宝、鞋子、墨镜和香水,仅她的香水业务价值就约15亿美元。出身名门世家的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推出了养生品牌GOOP——集合美妆公司、服装制造商、出版社、博客节目制作者和健康医疗信息平台为一体的,触及人的肉体、精神与灵魂个个层面的生活方式商业品牌。自身的流量加上时刻保持高强度的社交都巩固了这些名媛连带的经济效益。

上海“拼单名媛”试图打造高端人设广遭唾弃,其实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假装你成功了/是某人了, 直到你真正做到为止) 这一成功学技巧广泛适用。早在社交媒体时代之前,欧美 “伪名媛”在社交场的立足和进阶靠的也是常在上流社会派对的图片中出现。

早在2006年,一个专门八卦名人名媛的博客Socialite Rank (socialiterank.com) 风靡纽约,这个被称为现实版“绯闻女孩”的网站一段时间支配着纽约社交圈的绯闻八卦,几乎日更上流社会的晚宴派对图片和信息,借助人们对名人生活的好奇心与偷窥欲,造就了也毁掉了多位“名媛”。其中,靠上流社会派对照片“出道”的最佳“伪名媛”案例就是现在时尚界叱咤风云的Olivia Palermo。

十多年前《绯闻少女》火遍全球的时候,Olivia Palermo 被称为是剧中富家千金Queen B的原型。Olivia Palermo的父亲虽然是一位房产开发商,但身世并没那么显赫。她最初受到观众的关注就是因为在一次苏富比拍卖行的酒会上被纽约专拍名流的摄影师Patrick McMullan 抓拍,随后被Socialite Rank 深度追踪和“攻击”。如今,Socialite Rank 网站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名人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自己“掌控”想展现给外界的公众形象。但不论是Socialite Rank 时代,媒体“操纵”名人的公众形象还是这个时代大众都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展现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假装成功了,直到你做到为止”靠的都是毅力和坚持。

当年轻人为了梦想和实现野心努力的时候,流动性的社会就会绽现无限的机遇和活力。生活在可以自由掌控自己命运的时代的人们都是幸运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名媛经济,欧美也有

发布日期:2020-10-15 07:32
Luning Wang:“假装有,直到真的有”的装富产业链,并不是新鲜事。真假名媛,各有各的经济模式。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拼单名媛”被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头浪尖。舆论热点起始于一个公众号作者自费500元潜伏进一个上海名媛群,发现在打着“奢侈品交流、顶级下午茶茶会”的邀请函背后,“名媛群”是一系列有志的年轻拜金女的“拼单团购”——一起租用爱马仕的包包和男士约会、拼单五星级酒店的下午茶和酒店套房拍照……随后“旅拍阔少”也受到了公众关注——通过“炫耀性消费”式的图片以在朋友圈营造高大上人设。

任何社会现象的背后必然蕴藏着消费趋势和商业机遇。正像满足中产和有志阶层(aspirational class)提升与巩固社会地位的一系列产品、服务和平台带动了新的消费趋势,“拼单名媛”和“旅拍阔少”带动了一条“装富”产业链和“共享经济”的商机——从淘宝上提供的营造朋友圈高端人设的一条龙服务,包括旅拍修图和美食美酒等图片与文案展示,到炫耀性消费所带动的出片率高的网红酒店与餐厅的火爆人气,人们对梦的追求总会影响新的经济。

在近年来大众对有野心、靠包装向上游的女性的声讨声中,“名媛”一词虽然在中国几乎成为了贬义词——真的大家闺秀专注于努力工作或建立个人品牌构筑事业女性形象、试图与“名媛”划清界限,假“名媛”通过塑造高级人设妄想获得金钱与地位回报,不论怎样,女人和野心共同的存在总会促进消费,“名媛经济”其实也一直存在。

美国社会学家T. Veblen 指出“名媛”产生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工业革命, 那时出现的新钱(new money)阶级女性跻身上流社会,却因不具有公主或伯爵夫人等上流称谓而被统称为“名媛”。虽然那个时代新钱家族的女性还没有今日名媛的商业影响力,这些力争地位和头衔的美国“名媛”通过与“asset rich, cash poor”的英国贵族男士联姻 “挽救”了英帝国的骄傲。

至于上世纪中华民国也有一代名门闺秀,她们精通中西文化、擅交际、胸怀才艺、思想先进,外也不缺皮草、珠宝等奢侈品衬托,不过毕竟那时没有今日社交媒体带给名人的普众影响力,“名媛经济”也是小圈层内相互影响,就像二十世纪中叶的欧美上流社会的名媛们,她们被美国60年代的八卦男神、《蒂凡尼早餐》的作者Truman Capote 称为“swans”——“swans”出身富裕、自然也会一掷千金购买珠宝华服、出席着一场场杯觥交错交错的派对盛宴,然而不论是Jackie O 和妹妹Lee Radziwill, 还是Fiat 传人Gianni Agnelli的太太Marella Agnelli, 她们的事业仅是权势男人的附属,她们所带动的“名媛经济”在日后才起了效——这些女人她们因各自别具一格的风尚留给了时尚界无限幻想和灵感源泉。

随着之后电视、八卦杂志的流行,“名媛”受到明星般的关注,这时名媛们开始带动大众潮流,产生了真正的“名媛经济效益”。

出身名门,中规中矩的名门淑女博不到具有偷窥欲和好奇心的大众的眼球,名门之后噱头要么是像希尔顿家族的Paris Hilton 那样出格叛逆,要么多是凭借家族已有的名望为自己创立一片天地——中国有赌王女儿何超琼那样晋身家族事业,亦有像叶明子和万宝宝那样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和珠宝品牌。西方的时尚品牌Carolina Herrera、Diane von Furstenberg、Tory Burch 和电商Moda Operandi 的创始人Lauren Santo Domingo 均出身非富即贵。

早在十多年前,宝岛台湾的学者就发现了以被誉为“第一少奶奶”孙芸芸为代表的贵妇背后的“名媛经济学”。那些人美、气质好的豪门千金频频为商家代言、参加走秀和派对活动。拿孙芸芸为例,她本身就是出身豪门,父亲是前台湾大哥大董事长孙道存,后嫁给了台湾三桥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廖镇汉。长期以来,孙芸芸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在宝岛人民心里留下了很有责任感的形象,来找孙芸芸代言的商家一直很多。她还推出了自己的饰品品牌STAR by Yun。美国名媛Paris Hilton 亦在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后,凭借自己的名声做起了自己同名的时尚品牌,产品包括珠宝、鞋子、墨镜和香水,仅她的香水业务价值就约15亿美元。出身名门世家的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推出了养生品牌GOOP——集合美妆公司、服装制造商、出版社、博客节目制作者和健康医疗信息平台为一体的,触及人的肉体、精神与灵魂个个层面的生活方式商业品牌。自身的流量加上时刻保持高强度的社交都巩固了这些名媛连带的经济效益。

上海“拼单名媛”试图打造高端人设广遭唾弃,其实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假装你成功了/是某人了, 直到你真正做到为止) 这一成功学技巧广泛适用。早在社交媒体时代之前,欧美 “伪名媛”在社交场的立足和进阶靠的也是常在上流社会派对的图片中出现。

早在2006年,一个专门八卦名人名媛的博客Socialite Rank (socialiterank.com) 风靡纽约,这个被称为现实版“绯闻女孩”的网站一段时间支配着纽约社交圈的绯闻八卦,几乎日更上流社会的晚宴派对图片和信息,借助人们对名人生活的好奇心与偷窥欲,造就了也毁掉了多位“名媛”。其中,靠上流社会派对照片“出道”的最佳“伪名媛”案例就是现在时尚界叱咤风云的Olivia Palermo。

十多年前《绯闻少女》火遍全球的时候,Olivia Palermo 被称为是剧中富家千金Queen B的原型。Olivia Palermo的父亲虽然是一位房产开发商,但身世并没那么显赫。她最初受到观众的关注就是因为在一次苏富比拍卖行的酒会上被纽约专拍名流的摄影师Patrick McMullan 抓拍,随后被Socialite Rank 深度追踪和“攻击”。如今,Socialite Rank 网站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名人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自己“掌控”想展现给外界的公众形象。但不论是Socialite Rank 时代,媒体“操纵”名人的公众形象还是这个时代大众都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展现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假装成功了,直到你做到为止”靠的都是毅力和坚持。

当年轻人为了梦想和实现野心努力的时候,流动性的社会就会绽现无限的机遇和活力。生活在可以自由掌控自己命运的时代的人们都是幸运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Luning Wang:“假装有,直到真的有”的装富产业链,并不是新鲜事。真假名媛,各有各的经济模式。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拼单名媛”被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头浪尖。舆论热点起始于一个公众号作者自费500元潜伏进一个上海名媛群,发现在打着“奢侈品交流、顶级下午茶茶会”的邀请函背后,“名媛群”是一系列有志的年轻拜金女的“拼单团购”——一起租用爱马仕的包包和男士约会、拼单五星级酒店的下午茶和酒店套房拍照……随后“旅拍阔少”也受到了公众关注——通过“炫耀性消费”式的图片以在朋友圈营造高大上人设。

任何社会现象的背后必然蕴藏着消费趋势和商业机遇。正像满足中产和有志阶层(aspirational class)提升与巩固社会地位的一系列产品、服务和平台带动了新的消费趋势,“拼单名媛”和“旅拍阔少”带动了一条“装富”产业链和“共享经济”的商机——从淘宝上提供的营造朋友圈高端人设的一条龙服务,包括旅拍修图和美食美酒等图片与文案展示,到炫耀性消费所带动的出片率高的网红酒店与餐厅的火爆人气,人们对梦的追求总会影响新的经济。

在近年来大众对有野心、靠包装向上游的女性的声讨声中,“名媛”一词虽然在中国几乎成为了贬义词——真的大家闺秀专注于努力工作或建立个人品牌构筑事业女性形象、试图与“名媛”划清界限,假“名媛”通过塑造高级人设妄想获得金钱与地位回报,不论怎样,女人和野心共同的存在总会促进消费,“名媛经济”其实也一直存在。

美国社会学家T. Veblen 指出“名媛”产生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工业革命, 那时出现的新钱(new money)阶级女性跻身上流社会,却因不具有公主或伯爵夫人等上流称谓而被统称为“名媛”。虽然那个时代新钱家族的女性还没有今日名媛的商业影响力,这些力争地位和头衔的美国“名媛”通过与“asset rich, cash poor”的英国贵族男士联姻 “挽救”了英帝国的骄傲。

至于上世纪中华民国也有一代名门闺秀,她们精通中西文化、擅交际、胸怀才艺、思想先进,外也不缺皮草、珠宝等奢侈品衬托,不过毕竟那时没有今日社交媒体带给名人的普众影响力,“名媛经济”也是小圈层内相互影响,就像二十世纪中叶的欧美上流社会的名媛们,她们被美国60年代的八卦男神、《蒂凡尼早餐》的作者Truman Capote 称为“swans”——“swans”出身富裕、自然也会一掷千金购买珠宝华服、出席着一场场杯觥交错交错的派对盛宴,然而不论是Jackie O 和妹妹Lee Radziwill, 还是Fiat 传人Gianni Agnelli的太太Marella Agnelli, 她们的事业仅是权势男人的附属,她们所带动的“名媛经济”在日后才起了效——这些女人她们因各自别具一格的风尚留给了时尚界无限幻想和灵感源泉。

随着之后电视、八卦杂志的流行,“名媛”受到明星般的关注,这时名媛们开始带动大众潮流,产生了真正的“名媛经济效益”。

出身名门,中规中矩的名门淑女博不到具有偷窥欲和好奇心的大众的眼球,名门之后噱头要么是像希尔顿家族的Paris Hilton 那样出格叛逆,要么多是凭借家族已有的名望为自己创立一片天地——中国有赌王女儿何超琼那样晋身家族事业,亦有像叶明子和万宝宝那样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和珠宝品牌。西方的时尚品牌Carolina Herrera、Diane von Furstenberg、Tory Burch 和电商Moda Operandi 的创始人Lauren Santo Domingo 均出身非富即贵。

早在十多年前,宝岛台湾的学者就发现了以被誉为“第一少奶奶”孙芸芸为代表的贵妇背后的“名媛经济学”。那些人美、气质好的豪门千金频频为商家代言、参加走秀和派对活动。拿孙芸芸为例,她本身就是出身豪门,父亲是前台湾大哥大董事长孙道存,后嫁给了台湾三桥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廖镇汉。长期以来,孙芸芸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在宝岛人民心里留下了很有责任感的形象,来找孙芸芸代言的商家一直很多。她还推出了自己的饰品品牌STAR by Yun。美国名媛Paris Hilton 亦在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后,凭借自己的名声做起了自己同名的时尚品牌,产品包括珠宝、鞋子、墨镜和香水,仅她的香水业务价值就约15亿美元。出身名门世家的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推出了养生品牌GOOP——集合美妆公司、服装制造商、出版社、博客节目制作者和健康医疗信息平台为一体的,触及人的肉体、精神与灵魂个个层面的生活方式商业品牌。自身的流量加上时刻保持高强度的社交都巩固了这些名媛连带的经济效益。

上海“拼单名媛”试图打造高端人设广遭唾弃,其实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假装你成功了/是某人了, 直到你真正做到为止) 这一成功学技巧广泛适用。早在社交媒体时代之前,欧美 “伪名媛”在社交场的立足和进阶靠的也是常在上流社会派对的图片中出现。

早在2006年,一个专门八卦名人名媛的博客Socialite Rank (socialiterank.com) 风靡纽约,这个被称为现实版“绯闻女孩”的网站一段时间支配着纽约社交圈的绯闻八卦,几乎日更上流社会的晚宴派对图片和信息,借助人们对名人生活的好奇心与偷窥欲,造就了也毁掉了多位“名媛”。其中,靠上流社会派对照片“出道”的最佳“伪名媛”案例就是现在时尚界叱咤风云的Olivia Palermo。

十多年前《绯闻少女》火遍全球的时候,Olivia Palermo 被称为是剧中富家千金Queen B的原型。Olivia Palermo的父亲虽然是一位房产开发商,但身世并没那么显赫。她最初受到观众的关注就是因为在一次苏富比拍卖行的酒会上被纽约专拍名流的摄影师Patrick McMullan 抓拍,随后被Socialite Rank 深度追踪和“攻击”。如今,Socialite Rank 网站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名人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自己“掌控”想展现给外界的公众形象。但不论是Socialite Rank 时代,媒体“操纵”名人的公众形象还是这个时代大众都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展现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假装成功了,直到你做到为止”靠的都是毅力和坚持。

当年轻人为了梦想和实现野心努力的时候,流动性的社会就会绽现无限的机遇和活力。生活在可以自由掌控自己命运的时代的人们都是幸运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名媛经济,欧美也有

发布日期:2020-10-15 07:32
Luning Wang:“假装有,直到真的有”的装富产业链,并不是新鲜事。真假名媛,各有各的经济模式。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拼单名媛”被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头浪尖。舆论热点起始于一个公众号作者自费500元潜伏进一个上海名媛群,发现在打着“奢侈品交流、顶级下午茶茶会”的邀请函背后,“名媛群”是一系列有志的年轻拜金女的“拼单团购”——一起租用爱马仕的包包和男士约会、拼单五星级酒店的下午茶和酒店套房拍照……随后“旅拍阔少”也受到了公众关注——通过“炫耀性消费”式的图片以在朋友圈营造高大上人设。

任何社会现象的背后必然蕴藏着消费趋势和商业机遇。正像满足中产和有志阶层(aspirational class)提升与巩固社会地位的一系列产品、服务和平台带动了新的消费趋势,“拼单名媛”和“旅拍阔少”带动了一条“装富”产业链和“共享经济”的商机——从淘宝上提供的营造朋友圈高端人设的一条龙服务,包括旅拍修图和美食美酒等图片与文案展示,到炫耀性消费所带动的出片率高的网红酒店与餐厅的火爆人气,人们对梦的追求总会影响新的经济。

在近年来大众对有野心、靠包装向上游的女性的声讨声中,“名媛”一词虽然在中国几乎成为了贬义词——真的大家闺秀专注于努力工作或建立个人品牌构筑事业女性形象、试图与“名媛”划清界限,假“名媛”通过塑造高级人设妄想获得金钱与地位回报,不论怎样,女人和野心共同的存在总会促进消费,“名媛经济”其实也一直存在。

美国社会学家T. Veblen 指出“名媛”产生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工业革命, 那时出现的新钱(new money)阶级女性跻身上流社会,却因不具有公主或伯爵夫人等上流称谓而被统称为“名媛”。虽然那个时代新钱家族的女性还没有今日名媛的商业影响力,这些力争地位和头衔的美国“名媛”通过与“asset rich, cash poor”的英国贵族男士联姻 “挽救”了英帝国的骄傲。

至于上世纪中华民国也有一代名门闺秀,她们精通中西文化、擅交际、胸怀才艺、思想先进,外也不缺皮草、珠宝等奢侈品衬托,不过毕竟那时没有今日社交媒体带给名人的普众影响力,“名媛经济”也是小圈层内相互影响,就像二十世纪中叶的欧美上流社会的名媛们,她们被美国60年代的八卦男神、《蒂凡尼早餐》的作者Truman Capote 称为“swans”——“swans”出身富裕、自然也会一掷千金购买珠宝华服、出席着一场场杯觥交错交错的派对盛宴,然而不论是Jackie O 和妹妹Lee Radziwill, 还是Fiat 传人Gianni Agnelli的太太Marella Agnelli, 她们的事业仅是权势男人的附属,她们所带动的“名媛经济”在日后才起了效——这些女人她们因各自别具一格的风尚留给了时尚界无限幻想和灵感源泉。

随着之后电视、八卦杂志的流行,“名媛”受到明星般的关注,这时名媛们开始带动大众潮流,产生了真正的“名媛经济效益”。

出身名门,中规中矩的名门淑女博不到具有偷窥欲和好奇心的大众的眼球,名门之后噱头要么是像希尔顿家族的Paris Hilton 那样出格叛逆,要么多是凭借家族已有的名望为自己创立一片天地——中国有赌王女儿何超琼那样晋身家族事业,亦有像叶明子和万宝宝那样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和珠宝品牌。西方的时尚品牌Carolina Herrera、Diane von Furstenberg、Tory Burch 和电商Moda Operandi 的创始人Lauren Santo Domingo 均出身非富即贵。

早在十多年前,宝岛台湾的学者就发现了以被誉为“第一少奶奶”孙芸芸为代表的贵妇背后的“名媛经济学”。那些人美、气质好的豪门千金频频为商家代言、参加走秀和派对活动。拿孙芸芸为例,她本身就是出身豪门,父亲是前台湾大哥大董事长孙道存,后嫁给了台湾三桥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廖镇汉。长期以来,孙芸芸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在宝岛人民心里留下了很有责任感的形象,来找孙芸芸代言的商家一直很多。她还推出了自己的饰品品牌STAR by Yun。美国名媛Paris Hilton 亦在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后,凭借自己的名声做起了自己同名的时尚品牌,产品包括珠宝、鞋子、墨镜和香水,仅她的香水业务价值就约15亿美元。出身名门世家的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推出了养生品牌GOOP——集合美妆公司、服装制造商、出版社、博客节目制作者和健康医疗信息平台为一体的,触及人的肉体、精神与灵魂个个层面的生活方式商业品牌。自身的流量加上时刻保持高强度的社交都巩固了这些名媛连带的经济效益。

上海“拼单名媛”试图打造高端人设广遭唾弃,其实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假装你成功了/是某人了, 直到你真正做到为止) 这一成功学技巧广泛适用。早在社交媒体时代之前,欧美 “伪名媛”在社交场的立足和进阶靠的也是常在上流社会派对的图片中出现。

早在2006年,一个专门八卦名人名媛的博客Socialite Rank (socialiterank.com) 风靡纽约,这个被称为现实版“绯闻女孩”的网站一段时间支配着纽约社交圈的绯闻八卦,几乎日更上流社会的晚宴派对图片和信息,借助人们对名人生活的好奇心与偷窥欲,造就了也毁掉了多位“名媛”。其中,靠上流社会派对照片“出道”的最佳“伪名媛”案例就是现在时尚界叱咤风云的Olivia Palermo。

十多年前《绯闻少女》火遍全球的时候,Olivia Palermo 被称为是剧中富家千金Queen B的原型。Olivia Palermo的父亲虽然是一位房产开发商,但身世并没那么显赫。她最初受到观众的关注就是因为在一次苏富比拍卖行的酒会上被纽约专拍名流的摄影师Patrick McMullan 抓拍,随后被Socialite Rank 深度追踪和“攻击”。如今,Socialite Rank 网站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名人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自己“掌控”想展现给外界的公众形象。但不论是Socialite Rank 时代,媒体“操纵”名人的公众形象还是这个时代大众都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展现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假装成功了,直到你做到为止”靠的都是毅力和坚持。

当年轻人为了梦想和实现野心努力的时候,流动性的社会就会绽现无限的机遇和活力。生活在可以自由掌控自己命运的时代的人们都是幸运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Luning Wang:“假装有,直到真的有”的装富产业链,并不是新鲜事。真假名媛,各有各的经济模式。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这两天,“拼单名媛”被推到社会舆论的风头浪尖。舆论热点起始于一个公众号作者自费500元潜伏进一个上海名媛群,发现在打着“奢侈品交流、顶级下午茶茶会”的邀请函背后,“名媛群”是一系列有志的年轻拜金女的“拼单团购”——一起租用爱马仕的包包和男士约会、拼单五星级酒店的下午茶和酒店套房拍照……随后“旅拍阔少”也受到了公众关注——通过“炫耀性消费”式的图片以在朋友圈营造高大上人设。

任何社会现象的背后必然蕴藏着消费趋势和商业机遇。正像满足中产和有志阶层(aspirational class)提升与巩固社会地位的一系列产品、服务和平台带动了新的消费趋势,“拼单名媛”和“旅拍阔少”带动了一条“装富”产业链和“共享经济”的商机——从淘宝上提供的营造朋友圈高端人设的一条龙服务,包括旅拍修图和美食美酒等图片与文案展示,到炫耀性消费所带动的出片率高的网红酒店与餐厅的火爆人气,人们对梦的追求总会影响新的经济。

在近年来大众对有野心、靠包装向上游的女性的声讨声中,“名媛”一词虽然在中国几乎成为了贬义词——真的大家闺秀专注于努力工作或建立个人品牌构筑事业女性形象、试图与“名媛”划清界限,假“名媛”通过塑造高级人设妄想获得金钱与地位回报,不论怎样,女人和野心共同的存在总会促进消费,“名媛经济”其实也一直存在。

美国社会学家T. Veblen 指出“名媛”产生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工业革命, 那时出现的新钱(new money)阶级女性跻身上流社会,却因不具有公主或伯爵夫人等上流称谓而被统称为“名媛”。虽然那个时代新钱家族的女性还没有今日名媛的商业影响力,这些力争地位和头衔的美国“名媛”通过与“asset rich, cash poor”的英国贵族男士联姻 “挽救”了英帝国的骄傲。

至于上世纪中华民国也有一代名门闺秀,她们精通中西文化、擅交际、胸怀才艺、思想先进,外也不缺皮草、珠宝等奢侈品衬托,不过毕竟那时没有今日社交媒体带给名人的普众影响力,“名媛经济”也是小圈层内相互影响,就像二十世纪中叶的欧美上流社会的名媛们,她们被美国60年代的八卦男神、《蒂凡尼早餐》的作者Truman Capote 称为“swans”——“swans”出身富裕、自然也会一掷千金购买珠宝华服、出席着一场场杯觥交错交错的派对盛宴,然而不论是Jackie O 和妹妹Lee Radziwill, 还是Fiat 传人Gianni Agnelli的太太Marella Agnelli, 她们的事业仅是权势男人的附属,她们所带动的“名媛经济”在日后才起了效——这些女人她们因各自别具一格的风尚留给了时尚界无限幻想和灵感源泉。

随着之后电视、八卦杂志的流行,“名媛”受到明星般的关注,这时名媛们开始带动大众潮流,产生了真正的“名媛经济效益”。

出身名门,中规中矩的名门淑女博不到具有偷窥欲和好奇心的大众的眼球,名门之后噱头要么是像希尔顿家族的Paris Hilton 那样出格叛逆,要么多是凭借家族已有的名望为自己创立一片天地——中国有赌王女儿何超琼那样晋身家族事业,亦有像叶明子和万宝宝那样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和珠宝品牌。西方的时尚品牌Carolina Herrera、Diane von Furstenberg、Tory Burch 和电商Moda Operandi 的创始人Lauren Santo Domingo 均出身非富即贵。

早在十多年前,宝岛台湾的学者就发现了以被誉为“第一少奶奶”孙芸芸为代表的贵妇背后的“名媛经济学”。那些人美、气质好的豪门千金频频为商家代言、参加走秀和派对活动。拿孙芸芸为例,她本身就是出身豪门,父亲是前台湾大哥大董事长孙道存,后嫁给了台湾三桥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廖镇汉。长期以来,孙芸芸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在宝岛人民心里留下了很有责任感的形象,来找孙芸芸代言的商家一直很多。她还推出了自己的饰品品牌STAR by Yun。美国名媛Paris Hilton 亦在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后,凭借自己的名声做起了自己同名的时尚品牌,产品包括珠宝、鞋子、墨镜和香水,仅她的香水业务价值就约15亿美元。出身名门世家的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推出了养生品牌GOOP——集合美妆公司、服装制造商、出版社、博客节目制作者和健康医疗信息平台为一体的,触及人的肉体、精神与灵魂个个层面的生活方式商业品牌。自身的流量加上时刻保持高强度的社交都巩固了这些名媛连带的经济效益。

上海“拼单名媛”试图打造高端人设广遭唾弃,其实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假装你成功了/是某人了, 直到你真正做到为止) 这一成功学技巧广泛适用。早在社交媒体时代之前,欧美 “伪名媛”在社交场的立足和进阶靠的也是常在上流社会派对的图片中出现。

早在2006年,一个专门八卦名人名媛的博客Socialite Rank (socialiterank.com) 风靡纽约,这个被称为现实版“绯闻女孩”的网站一段时间支配着纽约社交圈的绯闻八卦,几乎日更上流社会的晚宴派对图片和信息,借助人们对名人生活的好奇心与偷窥欲,造就了也毁掉了多位“名媛”。其中,靠上流社会派对照片“出道”的最佳“伪名媛”案例就是现在时尚界叱咤风云的Olivia Palermo。

十多年前《绯闻少女》火遍全球的时候,Olivia Palermo 被称为是剧中富家千金Queen B的原型。Olivia Palermo的父亲虽然是一位房产开发商,但身世并没那么显赫。她最初受到观众的关注就是因为在一次苏富比拍卖行的酒会上被纽约专拍名流的摄影师Patrick McMullan 抓拍,随后被Socialite Rank 深度追踪和“攻击”。如今,Socialite Rank 网站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名人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自己“掌控”想展现给外界的公众形象。但不论是Socialite Rank 时代,媒体“操纵”名人的公众形象还是这个时代大众都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展现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假装成功了,直到你做到为止”靠的都是毅力和坚持。

当年轻人为了梦想和实现野心努力的时候,流动性的社会就会绽现无限的机遇和活力。生活在可以自由掌控自己命运的时代的人们都是幸运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