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外汇市场变幻莫测,但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 黛安娜•乔伊列娃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

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4年无疑是对的,当时这位时任美联储(Fed)主席将预测汇率比作预测抛硬币的结果。但有时你可以看出硬币是有偏见的:就人民币而言,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全球疫情没有赢家这回事。但是,在掩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在武汉的最初爆发、犯了一些糟糕错误之后,中国比大多数国家更快地控制了病毒,这要归功于严格的封锁措施。其结果是,中国经济出现了V型复苏,最近的人民币走强反映了这一点。

北京方面对人民币保持着严密的控制,过去可能会有诱惑通过操纵汇率走弱来加速复苏,但这次没有。

中国出口商受益于世界其他地区对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用品的旺盛需求。数以百万计被迫在家工作的人用中国制造的部件升级了他们的电脑和家庭娱乐系统。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飙升,这为人民币提供了支撑。

但汇率走弱不会对中国的增长产生太大影响,原因有二。首先,全球总体需求受到抑制,因为抗击疫情的限制措施仍然存在。其次,大多数中国出口合同都是以美元计价的。

中国对这种对美元的依赖越来越不满,并热衷于推动人民币的更多跨境使用。人民币疲软将向可能考虑增持人民币——尤其是在美国政治动荡之际——的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发出错误信号,从而破坏这一战略目标。

中国还对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寄予厚望,希望这种目前正处于高级试验阶段的货币将被其他国家采用。保持对“模拟”人民币的高度信心,将是赢得外界接受数字人民币的关键。

人民币走强还服务于另一个重要的战略目的:吸引外资。今年,海外资金一直在涌入中国资产市场,尤其是因为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约为3%,令发达经济体的收益率相形见绌。此外,领先的债券和股票指数提供商已将中国纳入其主要新兴市场基准指数。

北京决心不破坏这一趋势。它需要外国资本来帮助清理多年来由于政府指导的不计后果的刺激计划而积累的巨额坏账,并帮助发放贷款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

中国还在争取外国人(以及他们的钱)帮助中国金融市场专业化。目标是改善资本配置,开发长期养老金和保险产品,为储户提供一种替代房地产投机或银行存款微薄回报的选择。

因此,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的资金流入看起来是有利于人民币的。此外还有国内政治背景。

明年7月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共领导人已指示不遗余力地保持股市(今年迄今已上涨10%)和人民币在庆祝活动前的强劲势头。

鉴于许多中国人仍将美元/人民币汇率视为信心的晴雨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希望人民币持续下跌破坏他的大日子。

中国人民银行(PBoC)上周六取消了2015年为阻止拙劣的小幅贬值引发的人民币大规模抛售而出台的一项紧急措施,这表明了中国央行的信心。中国央行取消了对外汇远期合约20%的准备金要求。外汇远期合约用于押注人民币走势。

此举推动人民币汇率周一下跌0.9%,至1美元兑6.754元人民币,但这一下跌不太可能让中国央行感到不安,后者可能希望放缓人民币的升值步伐。上周五,人民币汇率飙升了1.5%。

正如格林斯潘所说,外汇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不能保证北京会一直好运,人民币也远未成为避险货币。尤其是政治事件可能会让人民币波动剧烈。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明年7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可能更接近1美元兑6元人民币,而非1美元兑7元人民币。

又讯:人民币的快速升值还能持续吗?

张明

2020年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贬后升。2019年年底至2020年5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9762下降至7.1316,贬值了2.23%;2020年5月底至2020年10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7.1316上升至6.7296,升值了5.64%。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不到四个半月内升值超过5%,这种升值速度的确是多年来罕见的,因此引发了市场与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与美国的冲击存在时间差,再加上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速度与政策力度显著好于美国,导致中国经济复苏程度迄今为止显著好于美国,进而导致中美无风险利率之差显著拉大,最终短期国际资本大量流入中国,推动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

2019年第三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0%、6.0%、-6.8%与3.2%,美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0%、2.5%、0.6%与-9.6%。不难发现,在2020年第二季度,中美季度GDP同比增速之差由上一季度的-7.4%显著反转至12.8%。美国经济深度下滑导致美联储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中国经济触底反弹导致中国央行已经开始逐渐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货币政策方向的差异导致中美利差迅速拉大。截至2020年10月9日,中国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3.19%与0.79%,两者相差240个基点。如此之大的无风险利差自然会让中国迎来大规模的短期资本流入。例如,债券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中国债券2.94万亿人民币,较8月末增加了1375亿元,这是境外投资者连续第22个月增持中国债券。在今年前9个月,外资就增持了超过7000亿元中国债券。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二,是美元指数自身在波动中下行。美元指数在2020年年初至今呈现出先升后贬的特征。2019年底至2020年3月19日,美元指数由96.45上升至102.69,升值了6.5%;2020年3月19日至2020年10月12月,美元指数由102.69下降至93.04,贬值了9.4%。导致2020年3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总体贬值的主要原因,是随着疫情在美国的深化,导致美国经济增速与无风险利率双双下行,进而造成美国与其他重要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差与利差均显著收窄所致。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三,是中国金融市场加快了向外国机构投资者开放的步伐,中国金融产品也被越来越多地纳入全球金融指数,这总体而言也会增加外国投资者对中国金融资产的配置。2019年9月10日,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对QFII与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2020年9月25日,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宣布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固定收益旗舰指数产品——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这是自中国政府债券在2019年4月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BBGA)、在2019年9月被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GD)之后,中国债券第三度被纳入国际重要债券指数。迄今为止,中国债券已经被三大国际债券指数全面接纳。根据海通证券的估计,纳入三大国际指数预计能够带来2400-3800亿美元的被动跟踪资金流入。

此外,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也与国际环境变动改善了投资者预期有关。例如,近期美国国内总统大选总体上体现出拜登支持率相对于特朗普上升的特点,据说这一消息在外汇市场上对人民币资产构成了利好。

展望未来,人民币还能对美元继续快速升值吗?

笔者认为,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仍将面临一定的升值压力,但多种因素的变化可能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速度将会下降,汇率的双边波动有望显著上升。

首先,随着疫情逐渐趋于稳定,美国经济增速将在2020年下半年逐渐反弹,这就意味着,从2020年四季度起,中美经济增速之差可能会开始趋于收窄,这进一步意味着,中美无风险利差进一步扩大的概率很低,适当收缩的概率正在上升。

其次,考虑到近期国际范围内不确定性有所上升(例如美国国内总统选战依然扑朔迷离、最近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双边冲突有所加剧),以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欧洲出现了二次反弹,美元指数在短期内继续快速回落的概率明显下降,未来一段时间内呈现双向波动的概率显著上升。

再次,即将在11月初上演的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结果如何,目前来看依然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特朗普上台后,是否会进一步出台加剧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如果拜登上台,他是否会显著调整对华政策?如果大选出现异常情况,大选结果是否要提交联邦法院仲裁?特朗普政府是否会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提高自己赢得选举的可能性?这些不确定性均会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走向与波动性造成冲击。

综上所述,从短期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进一步升值至6.6左右,但继续上升并升破6.5的概率较低。如果美国国内通过财政救市方案、美国经济反弹超预期、美国国内大选不确定性加剧、中美双边摩擦超预期恶化,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再度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为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近期出版《宏观中国》一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强韧经济支撑人民币走强

发布日期:2020-10-15 06:36
虽然外汇市场变幻莫测,但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 黛安娜•乔伊列娃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

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4年无疑是对的,当时这位时任美联储(Fed)主席将预测汇率比作预测抛硬币的结果。但有时你可以看出硬币是有偏见的:就人民币而言,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全球疫情没有赢家这回事。但是,在掩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在武汉的最初爆发、犯了一些糟糕错误之后,中国比大多数国家更快地控制了病毒,这要归功于严格的封锁措施。其结果是,中国经济出现了V型复苏,最近的人民币走强反映了这一点。

北京方面对人民币保持着严密的控制,过去可能会有诱惑通过操纵汇率走弱来加速复苏,但这次没有。

中国出口商受益于世界其他地区对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用品的旺盛需求。数以百万计被迫在家工作的人用中国制造的部件升级了他们的电脑和家庭娱乐系统。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飙升,这为人民币提供了支撑。

但汇率走弱不会对中国的增长产生太大影响,原因有二。首先,全球总体需求受到抑制,因为抗击疫情的限制措施仍然存在。其次,大多数中国出口合同都是以美元计价的。

中国对这种对美元的依赖越来越不满,并热衷于推动人民币的更多跨境使用。人民币疲软将向可能考虑增持人民币——尤其是在美国政治动荡之际——的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发出错误信号,从而破坏这一战略目标。

中国还对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寄予厚望,希望这种目前正处于高级试验阶段的货币将被其他国家采用。保持对“模拟”人民币的高度信心,将是赢得外界接受数字人民币的关键。

人民币走强还服务于另一个重要的战略目的:吸引外资。今年,海外资金一直在涌入中国资产市场,尤其是因为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约为3%,令发达经济体的收益率相形见绌。此外,领先的债券和股票指数提供商已将中国纳入其主要新兴市场基准指数。

北京决心不破坏这一趋势。它需要外国资本来帮助清理多年来由于政府指导的不计后果的刺激计划而积累的巨额坏账,并帮助发放贷款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

中国还在争取外国人(以及他们的钱)帮助中国金融市场专业化。目标是改善资本配置,开发长期养老金和保险产品,为储户提供一种替代房地产投机或银行存款微薄回报的选择。

因此,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的资金流入看起来是有利于人民币的。此外还有国内政治背景。

明年7月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共领导人已指示不遗余力地保持股市(今年迄今已上涨10%)和人民币在庆祝活动前的强劲势头。

鉴于许多中国人仍将美元/人民币汇率视为信心的晴雨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希望人民币持续下跌破坏他的大日子。

中国人民银行(PBoC)上周六取消了2015年为阻止拙劣的小幅贬值引发的人民币大规模抛售而出台的一项紧急措施,这表明了中国央行的信心。中国央行取消了对外汇远期合约20%的准备金要求。外汇远期合约用于押注人民币走势。

此举推动人民币汇率周一下跌0.9%,至1美元兑6.754元人民币,但这一下跌不太可能让中国央行感到不安,后者可能希望放缓人民币的升值步伐。上周五,人民币汇率飙升了1.5%。

正如格林斯潘所说,外汇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不能保证北京会一直好运,人民币也远未成为避险货币。尤其是政治事件可能会让人民币波动剧烈。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明年7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可能更接近1美元兑6元人民币,而非1美元兑7元人民币。

又讯:人民币的快速升值还能持续吗?

张明

2020年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贬后升。2019年年底至2020年5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9762下降至7.1316,贬值了2.23%;2020年5月底至2020年10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7.1316上升至6.7296,升值了5.64%。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不到四个半月内升值超过5%,这种升值速度的确是多年来罕见的,因此引发了市场与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与美国的冲击存在时间差,再加上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速度与政策力度显著好于美国,导致中国经济复苏程度迄今为止显著好于美国,进而导致中美无风险利率之差显著拉大,最终短期国际资本大量流入中国,推动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

2019年第三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0%、6.0%、-6.8%与3.2%,美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0%、2.5%、0.6%与-9.6%。不难发现,在2020年第二季度,中美季度GDP同比增速之差由上一季度的-7.4%显著反转至12.8%。美国经济深度下滑导致美联储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中国经济触底反弹导致中国央行已经开始逐渐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货币政策方向的差异导致中美利差迅速拉大。截至2020年10月9日,中国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3.19%与0.79%,两者相差240个基点。如此之大的无风险利差自然会让中国迎来大规模的短期资本流入。例如,债券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中国债券2.94万亿人民币,较8月末增加了1375亿元,这是境外投资者连续第22个月增持中国债券。在今年前9个月,外资就增持了超过7000亿元中国债券。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二,是美元指数自身在波动中下行。美元指数在2020年年初至今呈现出先升后贬的特征。2019年底至2020年3月19日,美元指数由96.45上升至102.69,升值了6.5%;2020年3月19日至2020年10月12月,美元指数由102.69下降至93.04,贬值了9.4%。导致2020年3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总体贬值的主要原因,是随着疫情在美国的深化,导致美国经济增速与无风险利率双双下行,进而造成美国与其他重要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差与利差均显著收窄所致。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三,是中国金融市场加快了向外国机构投资者开放的步伐,中国金融产品也被越来越多地纳入全球金融指数,这总体而言也会增加外国投资者对中国金融资产的配置。2019年9月10日,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对QFII与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2020年9月25日,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宣布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固定收益旗舰指数产品——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这是自中国政府债券在2019年4月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BBGA)、在2019年9月被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GD)之后,中国债券第三度被纳入国际重要债券指数。迄今为止,中国债券已经被三大国际债券指数全面接纳。根据海通证券的估计,纳入三大国际指数预计能够带来2400-3800亿美元的被动跟踪资金流入。

此外,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也与国际环境变动改善了投资者预期有关。例如,近期美国国内总统大选总体上体现出拜登支持率相对于特朗普上升的特点,据说这一消息在外汇市场上对人民币资产构成了利好。

展望未来,人民币还能对美元继续快速升值吗?

笔者认为,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仍将面临一定的升值压力,但多种因素的变化可能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速度将会下降,汇率的双边波动有望显著上升。

首先,随着疫情逐渐趋于稳定,美国经济增速将在2020年下半年逐渐反弹,这就意味着,从2020年四季度起,中美经济增速之差可能会开始趋于收窄,这进一步意味着,中美无风险利差进一步扩大的概率很低,适当收缩的概率正在上升。

其次,考虑到近期国际范围内不确定性有所上升(例如美国国内总统选战依然扑朔迷离、最近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双边冲突有所加剧),以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欧洲出现了二次反弹,美元指数在短期内继续快速回落的概率明显下降,未来一段时间内呈现双向波动的概率显著上升。

再次,即将在11月初上演的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结果如何,目前来看依然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特朗普上台后,是否会进一步出台加剧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如果拜登上台,他是否会显著调整对华政策?如果大选出现异常情况,大选结果是否要提交联邦法院仲裁?特朗普政府是否会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提高自己赢得选举的可能性?这些不确定性均会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走向与波动性造成冲击。

综上所述,从短期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进一步升值至6.6左右,但继续上升并升破6.5的概率较低。如果美国国内通过财政救市方案、美国经济反弹超预期、美国国内大选不确定性加剧、中美双边摩擦超预期恶化,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再度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为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近期出版《宏观中国》一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虽然外汇市场变幻莫测,但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 黛安娜•乔伊列娃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

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4年无疑是对的,当时这位时任美联储(Fed)主席将预测汇率比作预测抛硬币的结果。但有时你可以看出硬币是有偏见的:就人民币而言,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全球疫情没有赢家这回事。但是,在掩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在武汉的最初爆发、犯了一些糟糕错误之后,中国比大多数国家更快地控制了病毒,这要归功于严格的封锁措施。其结果是,中国经济出现了V型复苏,最近的人民币走强反映了这一点。

北京方面对人民币保持着严密的控制,过去可能会有诱惑通过操纵汇率走弱来加速复苏,但这次没有。

中国出口商受益于世界其他地区对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用品的旺盛需求。数以百万计被迫在家工作的人用中国制造的部件升级了他们的电脑和家庭娱乐系统。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飙升,这为人民币提供了支撑。

但汇率走弱不会对中国的增长产生太大影响,原因有二。首先,全球总体需求受到抑制,因为抗击疫情的限制措施仍然存在。其次,大多数中国出口合同都是以美元计价的。

中国对这种对美元的依赖越来越不满,并热衷于推动人民币的更多跨境使用。人民币疲软将向可能考虑增持人民币——尤其是在美国政治动荡之际——的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发出错误信号,从而破坏这一战略目标。

中国还对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寄予厚望,希望这种目前正处于高级试验阶段的货币将被其他国家采用。保持对“模拟”人民币的高度信心,将是赢得外界接受数字人民币的关键。

人民币走强还服务于另一个重要的战略目的:吸引外资。今年,海外资金一直在涌入中国资产市场,尤其是因为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约为3%,令发达经济体的收益率相形见绌。此外,领先的债券和股票指数提供商已将中国纳入其主要新兴市场基准指数。

北京决心不破坏这一趋势。它需要外国资本来帮助清理多年来由于政府指导的不计后果的刺激计划而积累的巨额坏账,并帮助发放贷款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

中国还在争取外国人(以及他们的钱)帮助中国金融市场专业化。目标是改善资本配置,开发长期养老金和保险产品,为储户提供一种替代房地产投机或银行存款微薄回报的选择。

因此,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的资金流入看起来是有利于人民币的。此外还有国内政治背景。

明年7月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共领导人已指示不遗余力地保持股市(今年迄今已上涨10%)和人民币在庆祝活动前的强劲势头。

鉴于许多中国人仍将美元/人民币汇率视为信心的晴雨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希望人民币持续下跌破坏他的大日子。

中国人民银行(PBoC)上周六取消了2015年为阻止拙劣的小幅贬值引发的人民币大规模抛售而出台的一项紧急措施,这表明了中国央行的信心。中国央行取消了对外汇远期合约20%的准备金要求。外汇远期合约用于押注人民币走势。

此举推动人民币汇率周一下跌0.9%,至1美元兑6.754元人民币,但这一下跌不太可能让中国央行感到不安,后者可能希望放缓人民币的升值步伐。上周五,人民币汇率飙升了1.5%。

正如格林斯潘所说,外汇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不能保证北京会一直好运,人民币也远未成为避险货币。尤其是政治事件可能会让人民币波动剧烈。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明年7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可能更接近1美元兑6元人民币,而非1美元兑7元人民币。

又讯:人民币的快速升值还能持续吗?

张明

2020年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贬后升。2019年年底至2020年5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9762下降至7.1316,贬值了2.23%;2020年5月底至2020年10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7.1316上升至6.7296,升值了5.64%。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不到四个半月内升值超过5%,这种升值速度的确是多年来罕见的,因此引发了市场与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与美国的冲击存在时间差,再加上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速度与政策力度显著好于美国,导致中国经济复苏程度迄今为止显著好于美国,进而导致中美无风险利率之差显著拉大,最终短期国际资本大量流入中国,推动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

2019年第三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0%、6.0%、-6.8%与3.2%,美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0%、2.5%、0.6%与-9.6%。不难发现,在2020年第二季度,中美季度GDP同比增速之差由上一季度的-7.4%显著反转至12.8%。美国经济深度下滑导致美联储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中国经济触底反弹导致中国央行已经开始逐渐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货币政策方向的差异导致中美利差迅速拉大。截至2020年10月9日,中国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3.19%与0.79%,两者相差240个基点。如此之大的无风险利差自然会让中国迎来大规模的短期资本流入。例如,债券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中国债券2.94万亿人民币,较8月末增加了1375亿元,这是境外投资者连续第22个月增持中国债券。在今年前9个月,外资就增持了超过7000亿元中国债券。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二,是美元指数自身在波动中下行。美元指数在2020年年初至今呈现出先升后贬的特征。2019年底至2020年3月19日,美元指数由96.45上升至102.69,升值了6.5%;2020年3月19日至2020年10月12月,美元指数由102.69下降至93.04,贬值了9.4%。导致2020年3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总体贬值的主要原因,是随着疫情在美国的深化,导致美国经济增速与无风险利率双双下行,进而造成美国与其他重要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差与利差均显著收窄所致。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三,是中国金融市场加快了向外国机构投资者开放的步伐,中国金融产品也被越来越多地纳入全球金融指数,这总体而言也会增加外国投资者对中国金融资产的配置。2019年9月10日,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对QFII与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2020年9月25日,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宣布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固定收益旗舰指数产品——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这是自中国政府债券在2019年4月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BBGA)、在2019年9月被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GD)之后,中国债券第三度被纳入国际重要债券指数。迄今为止,中国债券已经被三大国际债券指数全面接纳。根据海通证券的估计,纳入三大国际指数预计能够带来2400-3800亿美元的被动跟踪资金流入。

此外,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也与国际环境变动改善了投资者预期有关。例如,近期美国国内总统大选总体上体现出拜登支持率相对于特朗普上升的特点,据说这一消息在外汇市场上对人民币资产构成了利好。

展望未来,人民币还能对美元继续快速升值吗?

笔者认为,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仍将面临一定的升值压力,但多种因素的变化可能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速度将会下降,汇率的双边波动有望显著上升。

首先,随着疫情逐渐趋于稳定,美国经济增速将在2020年下半年逐渐反弹,这就意味着,从2020年四季度起,中美经济增速之差可能会开始趋于收窄,这进一步意味着,中美无风险利差进一步扩大的概率很低,适当收缩的概率正在上升。

其次,考虑到近期国际范围内不确定性有所上升(例如美国国内总统选战依然扑朔迷离、最近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双边冲突有所加剧),以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欧洲出现了二次反弹,美元指数在短期内继续快速回落的概率明显下降,未来一段时间内呈现双向波动的概率显著上升。

再次,即将在11月初上演的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结果如何,目前来看依然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特朗普上台后,是否会进一步出台加剧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如果拜登上台,他是否会显著调整对华政策?如果大选出现异常情况,大选结果是否要提交联邦法院仲裁?特朗普政府是否会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提高自己赢得选举的可能性?这些不确定性均会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走向与波动性造成冲击。

综上所述,从短期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进一步升值至6.6左右,但继续上升并升破6.5的概率较低。如果美国国内通过财政救市方案、美国经济反弹超预期、美国国内大选不确定性加剧、中美双边摩擦超预期恶化,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再度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为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近期出版《宏观中国》一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强韧经济支撑人民币走强

发布日期:2020-10-15 06:36
虽然外汇市场变幻莫测,但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 黛安娜•乔伊列娃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

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4年无疑是对的,当时这位时任美联储(Fed)主席将预测汇率比作预测抛硬币的结果。但有时你可以看出硬币是有偏见的:就人民币而言,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全球疫情没有赢家这回事。但是,在掩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在武汉的最初爆发、犯了一些糟糕错误之后,中国比大多数国家更快地控制了病毒,这要归功于严格的封锁措施。其结果是,中国经济出现了V型复苏,最近的人民币走强反映了这一点。

北京方面对人民币保持着严密的控制,过去可能会有诱惑通过操纵汇率走弱来加速复苏,但这次没有。

中国出口商受益于世界其他地区对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用品的旺盛需求。数以百万计被迫在家工作的人用中国制造的部件升级了他们的电脑和家庭娱乐系统。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飙升,这为人民币提供了支撑。

但汇率走弱不会对中国的增长产生太大影响,原因有二。首先,全球总体需求受到抑制,因为抗击疫情的限制措施仍然存在。其次,大多数中国出口合同都是以美元计价的。

中国对这种对美元的依赖越来越不满,并热衷于推动人民币的更多跨境使用。人民币疲软将向可能考虑增持人民币——尤其是在美国政治动荡之际——的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发出错误信号,从而破坏这一战略目标。

中国还对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寄予厚望,希望这种目前正处于高级试验阶段的货币将被其他国家采用。保持对“模拟”人民币的高度信心,将是赢得外界接受数字人民币的关键。

人民币走强还服务于另一个重要的战略目的:吸引外资。今年,海外资金一直在涌入中国资产市场,尤其是因为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约为3%,令发达经济体的收益率相形见绌。此外,领先的债券和股票指数提供商已将中国纳入其主要新兴市场基准指数。

北京决心不破坏这一趋势。它需要外国资本来帮助清理多年来由于政府指导的不计后果的刺激计划而积累的巨额坏账,并帮助发放贷款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

中国还在争取外国人(以及他们的钱)帮助中国金融市场专业化。目标是改善资本配置,开发长期养老金和保险产品,为储户提供一种替代房地产投机或银行存款微薄回报的选择。

因此,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的资金流入看起来是有利于人民币的。此外还有国内政治背景。

明年7月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共领导人已指示不遗余力地保持股市(今年迄今已上涨10%)和人民币在庆祝活动前的强劲势头。

鉴于许多中国人仍将美元/人民币汇率视为信心的晴雨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希望人民币持续下跌破坏他的大日子。

中国人民银行(PBoC)上周六取消了2015年为阻止拙劣的小幅贬值引发的人民币大规模抛售而出台的一项紧急措施,这表明了中国央行的信心。中国央行取消了对外汇远期合约20%的准备金要求。外汇远期合约用于押注人民币走势。

此举推动人民币汇率周一下跌0.9%,至1美元兑6.754元人民币,但这一下跌不太可能让中国央行感到不安,后者可能希望放缓人民币的升值步伐。上周五,人民币汇率飙升了1.5%。

正如格林斯潘所说,外汇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不能保证北京会一直好运,人民币也远未成为避险货币。尤其是政治事件可能会让人民币波动剧烈。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明年7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可能更接近1美元兑6元人民币,而非1美元兑7元人民币。

又讯:人民币的快速升值还能持续吗?

张明

2020年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贬后升。2019年年底至2020年5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9762下降至7.1316,贬值了2.23%;2020年5月底至2020年10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7.1316上升至6.7296,升值了5.64%。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不到四个半月内升值超过5%,这种升值速度的确是多年来罕见的,因此引发了市场与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与美国的冲击存在时间差,再加上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速度与政策力度显著好于美国,导致中国经济复苏程度迄今为止显著好于美国,进而导致中美无风险利率之差显著拉大,最终短期国际资本大量流入中国,推动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

2019年第三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0%、6.0%、-6.8%与3.2%,美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0%、2.5%、0.6%与-9.6%。不难发现,在2020年第二季度,中美季度GDP同比增速之差由上一季度的-7.4%显著反转至12.8%。美国经济深度下滑导致美联储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中国经济触底反弹导致中国央行已经开始逐渐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货币政策方向的差异导致中美利差迅速拉大。截至2020年10月9日,中国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3.19%与0.79%,两者相差240个基点。如此之大的无风险利差自然会让中国迎来大规模的短期资本流入。例如,债券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中国债券2.94万亿人民币,较8月末增加了1375亿元,这是境外投资者连续第22个月增持中国债券。在今年前9个月,外资就增持了超过7000亿元中国债券。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二,是美元指数自身在波动中下行。美元指数在2020年年初至今呈现出先升后贬的特征。2019年底至2020年3月19日,美元指数由96.45上升至102.69,升值了6.5%;2020年3月19日至2020年10月12月,美元指数由102.69下降至93.04,贬值了9.4%。导致2020年3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总体贬值的主要原因,是随着疫情在美国的深化,导致美国经济增速与无风险利率双双下行,进而造成美国与其他重要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差与利差均显著收窄所致。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三,是中国金融市场加快了向外国机构投资者开放的步伐,中国金融产品也被越来越多地纳入全球金融指数,这总体而言也会增加外国投资者对中国金融资产的配置。2019年9月10日,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对QFII与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2020年9月25日,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宣布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固定收益旗舰指数产品——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这是自中国政府债券在2019年4月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BBGA)、在2019年9月被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GD)之后,中国债券第三度被纳入国际重要债券指数。迄今为止,中国债券已经被三大国际债券指数全面接纳。根据海通证券的估计,纳入三大国际指数预计能够带来2400-3800亿美元的被动跟踪资金流入。

此外,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也与国际环境变动改善了投资者预期有关。例如,近期美国国内总统大选总体上体现出拜登支持率相对于特朗普上升的特点,据说这一消息在外汇市场上对人民币资产构成了利好。

展望未来,人民币还能对美元继续快速升值吗?

笔者认为,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仍将面临一定的升值压力,但多种因素的变化可能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速度将会下降,汇率的双边波动有望显著上升。

首先,随着疫情逐渐趋于稳定,美国经济增速将在2020年下半年逐渐反弹,这就意味着,从2020年四季度起,中美经济增速之差可能会开始趋于收窄,这进一步意味着,中美无风险利差进一步扩大的概率很低,适当收缩的概率正在上升。

其次,考虑到近期国际范围内不确定性有所上升(例如美国国内总统选战依然扑朔迷离、最近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双边冲突有所加剧),以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欧洲出现了二次反弹,美元指数在短期内继续快速回落的概率明显下降,未来一段时间内呈现双向波动的概率显著上升。

再次,即将在11月初上演的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结果如何,目前来看依然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特朗普上台后,是否会进一步出台加剧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如果拜登上台,他是否会显著调整对华政策?如果大选出现异常情况,大选结果是否要提交联邦法院仲裁?特朗普政府是否会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提高自己赢得选举的可能性?这些不确定性均会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走向与波动性造成冲击。

综上所述,从短期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进一步升值至6.6左右,但继续上升并升破6.5的概率较低。如果美国国内通过财政救市方案、美国经济反弹超预期、美国国内大选不确定性加剧、中美双边摩擦超预期恶化,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再度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为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近期出版《宏观中国》一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虽然外汇市场变幻莫测,但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 黛安娜•乔伊列娃 

OR--商业新媒体
本文作者是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

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2004年无疑是对的,当时这位时任美联储(Fed)主席将预测汇率比作预测抛硬币的结果。但有时你可以看出硬币是有偏见的:就人民币而言,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因素表明,未来几个月人民币将继续升值。

全球疫情没有赢家这回事。但是,在掩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在武汉的最初爆发、犯了一些糟糕错误之后,中国比大多数国家更快地控制了病毒,这要归功于严格的封锁措施。其结果是,中国经济出现了V型复苏,最近的人民币走强反映了这一点。

北京方面对人民币保持着严密的控制,过去可能会有诱惑通过操纵汇率走弱来加速复苏,但这次没有。

中国出口商受益于世界其他地区对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用品的旺盛需求。数以百万计被迫在家工作的人用中国制造的部件升级了他们的电脑和家庭娱乐系统。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飙升,这为人民币提供了支撑。

但汇率走弱不会对中国的增长产生太大影响,原因有二。首先,全球总体需求受到抑制,因为抗击疫情的限制措施仍然存在。其次,大多数中国出口合同都是以美元计价的。

中国对这种对美元的依赖越来越不满,并热衷于推动人民币的更多跨境使用。人民币疲软将向可能考虑增持人民币——尤其是在美国政治动荡之际——的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发出错误信号,从而破坏这一战略目标。

中国还对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寄予厚望,希望这种目前正处于高级试验阶段的货币将被其他国家采用。保持对“模拟”人民币的高度信心,将是赢得外界接受数字人民币的关键。

人民币走强还服务于另一个重要的战略目的:吸引外资。今年,海外资金一直在涌入中国资产市场,尤其是因为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约为3%,令发达经济体的收益率相形见绌。此外,领先的债券和股票指数提供商已将中国纳入其主要新兴市场基准指数。

北京决心不破坏这一趋势。它需要外国资本来帮助清理多年来由于政府指导的不计后果的刺激计划而积累的巨额坏账,并帮助发放贷款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

中国还在争取外国人(以及他们的钱)帮助中国金融市场专业化。目标是改善资本配置,开发长期养老金和保险产品,为储户提供一种替代房地产投机或银行存款微薄回报的选择。

因此,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的资金流入看起来是有利于人民币的。此外还有国内政治背景。

明年7月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共领导人已指示不遗余力地保持股市(今年迄今已上涨10%)和人民币在庆祝活动前的强劲势头。

鉴于许多中国人仍将美元/人民币汇率视为信心的晴雨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希望人民币持续下跌破坏他的大日子。

中国人民银行(PBoC)上周六取消了2015年为阻止拙劣的小幅贬值引发的人民币大规模抛售而出台的一项紧急措施,这表明了中国央行的信心。中国央行取消了对外汇远期合约20%的准备金要求。外汇远期合约用于押注人民币走势。

此举推动人民币汇率周一下跌0.9%,至1美元兑6.754元人民币,但这一下跌不太可能让中国央行感到不安,后者可能希望放缓人民币的升值步伐。上周五,人民币汇率飙升了1.5%。

正如格林斯潘所说,外汇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不能保证北京会一直好运,人民币也远未成为避险货币。尤其是政治事件可能会让人民币波动剧烈。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明年7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很可能更接近1美元兑6元人民币,而非1美元兑7元人民币。

又讯:人民币的快速升值还能持续吗?

张明

2020年年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贬后升。2019年年底至2020年5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9762下降至7.1316,贬值了2.23%;2020年5月底至2020年10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7.1316上升至6.7296,升值了5.64%。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不到四个半月内升值超过5%,这种升值速度的确是多年来罕见的,因此引发了市场与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与美国的冲击存在时间差,再加上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速度与政策力度显著好于美国,导致中国经济复苏程度迄今为止显著好于美国,进而导致中美无风险利率之差显著拉大,最终短期国际资本大量流入中国,推动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

2019年第三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0%、6.0%、-6.8%与3.2%,美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0%、2.5%、0.6%与-9.6%。不难发现,在2020年第二季度,中美季度GDP同比增速之差由上一季度的-7.4%显著反转至12.8%。美国经济深度下滑导致美联储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中国经济触底反弹导致中国央行已经开始逐渐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货币政策方向的差异导致中美利差迅速拉大。截至2020年10月9日,中国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3.19%与0.79%,两者相差240个基点。如此之大的无风险利差自然会让中国迎来大规模的短期资本流入。例如,债券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中国债券2.94万亿人民币,较8月末增加了1375亿元,这是境外投资者连续第22个月增持中国债券。在今年前9个月,外资就增持了超过7000亿元中国债券。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二,是美元指数自身在波动中下行。美元指数在2020年年初至今呈现出先升后贬的特征。2019年底至2020年3月19日,美元指数由96.45上升至102.69,升值了6.5%;2020年3月19日至2020年10月12月,美元指数由102.69下降至93.04,贬值了9.4%。导致2020年3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总体贬值的主要原因,是随着疫情在美国的深化,导致美国经济增速与无风险利率双双下行,进而造成美国与其他重要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差与利差均显著收窄所致。

导致今年6月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的重要因素之三,是中国金融市场加快了向外国机构投资者开放的步伐,中国金融产品也被越来越多地纳入全球金融指数,这总体而言也会增加外国投资者对中国金融资产的配置。2019年9月10日,中国央行宣布取消对QFII与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2020年9月25日,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宣布将中国国债纳入其固定收益旗舰指数产品——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这是自中国政府债券在2019年4月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BBGA)、在2019年9月被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债券指数(GBI-EMGD)之后,中国债券第三度被纳入国际重要债券指数。迄今为止,中国债券已经被三大国际债券指数全面接纳。根据海通证券的估计,纳入三大国际指数预计能够带来2400-3800亿美元的被动跟踪资金流入。

此外,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也与国际环境变动改善了投资者预期有关。例如,近期美国国内总统大选总体上体现出拜登支持率相对于特朗普上升的特点,据说这一消息在外汇市场上对人民币资产构成了利好。

展望未来,人民币还能对美元继续快速升值吗?

笔者认为,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仍将面临一定的升值压力,但多种因素的变化可能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速度将会下降,汇率的双边波动有望显著上升。

首先,随着疫情逐渐趋于稳定,美国经济增速将在2020年下半年逐渐反弹,这就意味着,从2020年四季度起,中美经济增速之差可能会开始趋于收窄,这进一步意味着,中美无风险利差进一步扩大的概率很低,适当收缩的概率正在上升。

其次,考虑到近期国际范围内不确定性有所上升(例如美国国内总统选战依然扑朔迷离、最近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双边冲突有所加剧),以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欧洲出现了二次反弹,美元指数在短期内继续快速回落的概率明显下降,未来一段时间内呈现双向波动的概率显著上升。

再次,即将在11月初上演的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结果如何,目前来看依然存在巨大不确定性。特朗普上台后,是否会进一步出台加剧中美经贸摩擦的政策?如果拜登上台,他是否会显著调整对华政策?如果大选出现异常情况,大选结果是否要提交联邦法院仲裁?特朗普政府是否会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提高自己赢得选举的可能性?这些不确定性均会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走向与波动性造成冲击。

综上所述,从短期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进一步升值至6.6左右,但继续上升并升破6.5的概率较低。如果美国国内通过财政救市方案、美国经济反弹超预期、美国国内大选不确定性加剧、中美双边摩擦超预期恶化,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再度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为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近期出版《宏观中国》一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