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在支付宝上通过五家参与蚂蚁IPO战略配售的基金向散户投资者出售蚂蚁新股。这一安排引发了争议。

 

OR--商业新媒体
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控股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正面临日益严格的审视,原因是该集团在其移动支付应用上通过一项独家配售协议,向散户投资者提供投资其新股的渠道。蚂蚁此次新股发行拟筹资300亿美元。

根据这项协议,投资者通过五只参与蚂蚁首次公开发行(IPO)战略配售的基金,投资了蚂蚁新股。蚂蚁的支付宝(Alipay)手机应用是这几只基金的独家第三方分销平台。蚂蚁此次IPO有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显然有。”上海泽奔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在谈及蚂蚁与这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时表示。“从伦理角度看,这是在利用你自己的平台从你的客户那里筹集资金投资你自己的公司。”

在回答英国《金融时报》的提问时,蚂蚁表示,这些基金的细节已“完全披露”,并称它并未承销自己的IPO。该集团表示:“基金是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一直由基金公司独立运作。”

作为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支付平台,蚂蚁计划的沪港两地上市是本年度最受期待的新股发行之一。

不过,虽然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上月批准了蚂蚁在聚焦科技股的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但蚂蚁拟在香港进行的IPO尚未获得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

基金经理和分析师表示,蚂蚁与基金管理公司在支付宝上达成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削弱中国投资银行的权力,从而扰乱中国的资本市场业务。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监管机构将如何看待这种做法。

除正常分配给散户投资者的新股份额之外,蚂蚁还允许五家中国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战略配售基金”购买蚂蚁新股,然后让散户投资者购买。在中国国庆节前,支付宝曾大力推广这几只基金。

这五只基金——分别由华夏(China Asset Management)、汇添富(China Universal Asset Management)、中欧(Zhong Ou Fund Management)、鹏华(Penghua Fund Management)和易方达(E Fund Management)管理——表示,它们已总共筹集到600亿元人民币(合89亿美元)。根据法规,每只基金均可将其资产的10%投资于蚂蚁新股。

这些基金的散户投资者面临18个月的封闭期。

科技业顾问、前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副教授杰弗里•李•芬克(Jeffrey Lee Funk)表示:“蚂蚁集团……让支付宝用户能够投资共同基金。仅上周,该集团就筹集了90亿美元,有些人只投了一元钱人民币。”

蚂蚁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计划在获得必需的监管批准方面正取得“稳步进展”。此前,路透社(Reuters)报道,中国监管机构已推迟批准蚂蚁集团赴港上市,同时审视了支付宝与前述基金的分销安排。

一位知情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证监会尚未给予蚂蚁相关批准,蚂蚁需要这些批准才能让香港交易所上市委员会放行它的IPO。该人士补充道,该IPO计划的进度仍在正常时间框架内。

前安德思资产管理(Adama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布罗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支付宝与前述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西尔弗斯称:“该安排旨在让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绕过传统投行,通过支付宝和(腾讯(Tencent)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公司接入庞大的散户资金池。”

泽奔的张磊德表示,蚂蚁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的阻力。但他补充道,据他所知,这项安排没有违反任何金融监管规定。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在本月生效的指导方针中表示,基金分销商在销售产品时应评估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并将相关情况向投资者披露。

一位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蚂蚁将其一部分新股圈起来,设了一座“围墙花园”。

该公司将在沪港两市发售至少10%的股票,最多筹资3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高达3180亿美元。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康河信(Hudson Lockett)香港、梅塞德丝•吕尔(Mercedes Ruehl)新加坡、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蚂蚁配售基金独家代销引发争议

发布日期:2020-10-14 20:05
蚂蚁集团在支付宝上通过五家参与蚂蚁IPO战略配售的基金向散户投资者出售蚂蚁新股。这一安排引发了争议。

 

OR--商业新媒体
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控股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正面临日益严格的审视,原因是该集团在其移动支付应用上通过一项独家配售协议,向散户投资者提供投资其新股的渠道。蚂蚁此次新股发行拟筹资300亿美元。

根据这项协议,投资者通过五只参与蚂蚁首次公开发行(IPO)战略配售的基金,投资了蚂蚁新股。蚂蚁的支付宝(Alipay)手机应用是这几只基金的独家第三方分销平台。蚂蚁此次IPO有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显然有。”上海泽奔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在谈及蚂蚁与这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时表示。“从伦理角度看,这是在利用你自己的平台从你的客户那里筹集资金投资你自己的公司。”

在回答英国《金融时报》的提问时,蚂蚁表示,这些基金的细节已“完全披露”,并称它并未承销自己的IPO。该集团表示:“基金是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一直由基金公司独立运作。”

作为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支付平台,蚂蚁计划的沪港两地上市是本年度最受期待的新股发行之一。

不过,虽然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上月批准了蚂蚁在聚焦科技股的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但蚂蚁拟在香港进行的IPO尚未获得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

基金经理和分析师表示,蚂蚁与基金管理公司在支付宝上达成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削弱中国投资银行的权力,从而扰乱中国的资本市场业务。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监管机构将如何看待这种做法。

除正常分配给散户投资者的新股份额之外,蚂蚁还允许五家中国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战略配售基金”购买蚂蚁新股,然后让散户投资者购买。在中国国庆节前,支付宝曾大力推广这几只基金。

这五只基金——分别由华夏(China Asset Management)、汇添富(China Universal Asset Management)、中欧(Zhong Ou Fund Management)、鹏华(Penghua Fund Management)和易方达(E Fund Management)管理——表示,它们已总共筹集到600亿元人民币(合89亿美元)。根据法规,每只基金均可将其资产的10%投资于蚂蚁新股。

这些基金的散户投资者面临18个月的封闭期。

科技业顾问、前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副教授杰弗里•李•芬克(Jeffrey Lee Funk)表示:“蚂蚁集团……让支付宝用户能够投资共同基金。仅上周,该集团就筹集了90亿美元,有些人只投了一元钱人民币。”

蚂蚁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计划在获得必需的监管批准方面正取得“稳步进展”。此前,路透社(Reuters)报道,中国监管机构已推迟批准蚂蚁集团赴港上市,同时审视了支付宝与前述基金的分销安排。

一位知情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证监会尚未给予蚂蚁相关批准,蚂蚁需要这些批准才能让香港交易所上市委员会放行它的IPO。该人士补充道,该IPO计划的进度仍在正常时间框架内。

前安德思资产管理(Adama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布罗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支付宝与前述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西尔弗斯称:“该安排旨在让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绕过传统投行,通过支付宝和(腾讯(Tencent)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公司接入庞大的散户资金池。”

泽奔的张磊德表示,蚂蚁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的阻力。但他补充道,据他所知,这项安排没有违反任何金融监管规定。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在本月生效的指导方针中表示,基金分销商在销售产品时应评估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并将相关情况向投资者披露。

一位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蚂蚁将其一部分新股圈起来,设了一座“围墙花园”。

该公司将在沪港两市发售至少10%的股票,最多筹资3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高达3180亿美元。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康河信(Hudson Lockett)香港、梅塞德丝•吕尔(Mercedes Ruehl)新加坡、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蚂蚁集团在支付宝上通过五家参与蚂蚁IPO战略配售的基金向散户投资者出售蚂蚁新股。这一安排引发了争议。

 

OR--商业新媒体
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控股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正面临日益严格的审视,原因是该集团在其移动支付应用上通过一项独家配售协议,向散户投资者提供投资其新股的渠道。蚂蚁此次新股发行拟筹资300亿美元。

根据这项协议,投资者通过五只参与蚂蚁首次公开发行(IPO)战略配售的基金,投资了蚂蚁新股。蚂蚁的支付宝(Alipay)手机应用是这几只基金的独家第三方分销平台。蚂蚁此次IPO有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显然有。”上海泽奔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在谈及蚂蚁与这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时表示。“从伦理角度看,这是在利用你自己的平台从你的客户那里筹集资金投资你自己的公司。”

在回答英国《金融时报》的提问时,蚂蚁表示,这些基金的细节已“完全披露”,并称它并未承销自己的IPO。该集团表示:“基金是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一直由基金公司独立运作。”

作为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支付平台,蚂蚁计划的沪港两地上市是本年度最受期待的新股发行之一。

不过,虽然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上月批准了蚂蚁在聚焦科技股的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但蚂蚁拟在香港进行的IPO尚未获得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

基金经理和分析师表示,蚂蚁与基金管理公司在支付宝上达成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削弱中国投资银行的权力,从而扰乱中国的资本市场业务。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监管机构将如何看待这种做法。

除正常分配给散户投资者的新股份额之外,蚂蚁还允许五家中国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战略配售基金”购买蚂蚁新股,然后让散户投资者购买。在中国国庆节前,支付宝曾大力推广这几只基金。

这五只基金——分别由华夏(China Asset Management)、汇添富(China Universal Asset Management)、中欧(Zhong Ou Fund Management)、鹏华(Penghua Fund Management)和易方达(E Fund Management)管理——表示,它们已总共筹集到600亿元人民币(合89亿美元)。根据法规,每只基金均可将其资产的10%投资于蚂蚁新股。

这些基金的散户投资者面临18个月的封闭期。

科技业顾问、前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副教授杰弗里•李•芬克(Jeffrey Lee Funk)表示:“蚂蚁集团……让支付宝用户能够投资共同基金。仅上周,该集团就筹集了90亿美元,有些人只投了一元钱人民币。”

蚂蚁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计划在获得必需的监管批准方面正取得“稳步进展”。此前,路透社(Reuters)报道,中国监管机构已推迟批准蚂蚁集团赴港上市,同时审视了支付宝与前述基金的分销安排。

一位知情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证监会尚未给予蚂蚁相关批准,蚂蚁需要这些批准才能让香港交易所上市委员会放行它的IPO。该人士补充道,该IPO计划的进度仍在正常时间框架内。

前安德思资产管理(Adama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布罗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支付宝与前述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西尔弗斯称:“该安排旨在让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绕过传统投行,通过支付宝和(腾讯(Tencent)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公司接入庞大的散户资金池。”

泽奔的张磊德表示,蚂蚁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的阻力。但他补充道,据他所知,这项安排没有违反任何金融监管规定。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在本月生效的指导方针中表示,基金分销商在销售产品时应评估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并将相关情况向投资者披露。

一位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蚂蚁将其一部分新股圈起来,设了一座“围墙花园”。

该公司将在沪港两市发售至少10%的股票,最多筹资3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高达3180亿美元。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康河信(Hudson Lockett)香港、梅塞德丝•吕尔(Mercedes Ruehl)新加坡、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蚂蚁配售基金独家代销引发争议

发布日期:2020-10-14 20:05
蚂蚁集团在支付宝上通过五家参与蚂蚁IPO战略配售的基金向散户投资者出售蚂蚁新股。这一安排引发了争议。

 

OR--商业新媒体
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控股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正面临日益严格的审视,原因是该集团在其移动支付应用上通过一项独家配售协议,向散户投资者提供投资其新股的渠道。蚂蚁此次新股发行拟筹资300亿美元。

根据这项协议,投资者通过五只参与蚂蚁首次公开发行(IPO)战略配售的基金,投资了蚂蚁新股。蚂蚁的支付宝(Alipay)手机应用是这几只基金的独家第三方分销平台。蚂蚁此次IPO有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显然有。”上海泽奔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在谈及蚂蚁与这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时表示。“从伦理角度看,这是在利用你自己的平台从你的客户那里筹集资金投资你自己的公司。”

在回答英国《金融时报》的提问时,蚂蚁表示,这些基金的细节已“完全披露”,并称它并未承销自己的IPO。该集团表示:“基金是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一直由基金公司独立运作。”

作为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支付平台,蚂蚁计划的沪港两地上市是本年度最受期待的新股发行之一。

不过,虽然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上月批准了蚂蚁在聚焦科技股的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但蚂蚁拟在香港进行的IPO尚未获得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

基金经理和分析师表示,蚂蚁与基金管理公司在支付宝上达成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削弱中国投资银行的权力,从而扰乱中国的资本市场业务。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监管机构将如何看待这种做法。

除正常分配给散户投资者的新股份额之外,蚂蚁还允许五家中国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战略配售基金”购买蚂蚁新股,然后让散户投资者购买。在中国国庆节前,支付宝曾大力推广这几只基金。

这五只基金——分别由华夏(China Asset Management)、汇添富(China Universal Asset Management)、中欧(Zhong Ou Fund Management)、鹏华(Penghua Fund Management)和易方达(E Fund Management)管理——表示,它们已总共筹集到600亿元人民币(合89亿美元)。根据法规,每只基金均可将其资产的10%投资于蚂蚁新股。

这些基金的散户投资者面临18个月的封闭期。

科技业顾问、前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副教授杰弗里•李•芬克(Jeffrey Lee Funk)表示:“蚂蚁集团……让支付宝用户能够投资共同基金。仅上周,该集团就筹集了90亿美元,有些人只投了一元钱人民币。”

蚂蚁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计划在获得必需的监管批准方面正取得“稳步进展”。此前,路透社(Reuters)报道,中国监管机构已推迟批准蚂蚁集团赴港上市,同时审视了支付宝与前述基金的分销安排。

一位知情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证监会尚未给予蚂蚁相关批准,蚂蚁需要这些批准才能让香港交易所上市委员会放行它的IPO。该人士补充道,该IPO计划的进度仍在正常时间框架内。

前安德思资产管理(Adama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布罗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支付宝与前述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西尔弗斯称:“该安排旨在让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绕过传统投行,通过支付宝和(腾讯(Tencent)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公司接入庞大的散户资金池。”

泽奔的张磊德表示,蚂蚁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的阻力。但他补充道,据他所知,这项安排没有违反任何金融监管规定。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在本月生效的指导方针中表示,基金分销商在销售产品时应评估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并将相关情况向投资者披露。

一位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蚂蚁将其一部分新股圈起来,设了一座“围墙花园”。

该公司将在沪港两市发售至少10%的股票,最多筹资3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高达3180亿美元。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康河信(Hudson Lockett)香港、梅塞德丝•吕尔(Mercedes Ruehl)新加坡、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蚂蚁集团在支付宝上通过五家参与蚂蚁IPO战略配售的基金向散户投资者出售蚂蚁新股。这一安排引发了争议。

 

OR--商业新媒体
亿万富翁马云(Jack Ma)控股的蚂蚁集团(Ant Group)正面临日益严格的审视,原因是该集团在其移动支付应用上通过一项独家配售协议,向散户投资者提供投资其新股的渠道。蚂蚁此次新股发行拟筹资300亿美元。

根据这项协议,投资者通过五只参与蚂蚁首次公开发行(IPO)战略配售的基金,投资了蚂蚁新股。蚂蚁的支付宝(Alipay)手机应用是这几只基金的独家第三方分销平台。蚂蚁此次IPO有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显然有。”上海泽奔咨询(Z-Ben)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在谈及蚂蚁与这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时表示。“从伦理角度看,这是在利用你自己的平台从你的客户那里筹集资金投资你自己的公司。”

在回答英国《金融时报》的提问时,蚂蚁表示,这些基金的细节已“完全披露”,并称它并未承销自己的IPO。该集团表示:“基金是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一直由基金公司独立运作。”

作为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支付平台,蚂蚁计划的沪港两地上市是本年度最受期待的新股发行之一。

不过,虽然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上月批准了蚂蚁在聚焦科技股的科创板(Star Market)上市,但蚂蚁拟在香港进行的IPO尚未获得中国证券监管部门批准。

基金经理和分析师表示,蚂蚁与基金管理公司在支付宝上达成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削弱中国投资银行的权力,从而扰乱中国的资本市场业务。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监管机构将如何看待这种做法。

除正常分配给散户投资者的新股份额之外,蚂蚁还允许五家中国基金管理公司作为“战略配售基金”购买蚂蚁新股,然后让散户投资者购买。在中国国庆节前,支付宝曾大力推广这几只基金。

这五只基金——分别由华夏(China Asset Management)、汇添富(China Universal Asset Management)、中欧(Zhong Ou Fund Management)、鹏华(Penghua Fund Management)和易方达(E Fund Management)管理——表示,它们已总共筹集到600亿元人民币(合89亿美元)。根据法规,每只基金均可将其资产的10%投资于蚂蚁新股。

这些基金的散户投资者面临18个月的封闭期。

科技业顾问、前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副教授杰弗里•李•芬克(Jeffrey Lee Funk)表示:“蚂蚁集团……让支付宝用户能够投资共同基金。仅上周,该集团就筹集了90亿美元,有些人只投了一元钱人民币。”

蚂蚁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计划在获得必需的监管批准方面正取得“稳步进展”。此前,路透社(Reuters)报道,中国监管机构已推迟批准蚂蚁集团赴港上市,同时审视了支付宝与前述基金的分销安排。

一位知情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证监会尚未给予蚂蚁相关批准,蚂蚁需要这些批准才能让香港交易所上市委员会放行它的IPO。该人士补充道,该IPO计划的进度仍在正常时间框架内。

前安德思资产管理(Adama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布罗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支付宝与前述几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分销安排可能会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西尔弗斯称:“该安排旨在让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绕过传统投行,通过支付宝和(腾讯(Tencent)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公司接入庞大的散户资金池。”

泽奔的张磊德表示,蚂蚁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的阻力。但他补充道,据他所知,这项安排没有违反任何金融监管规定。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在本月生效的指导方针中表示,基金分销商在销售产品时应评估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并将相关情况向投资者披露。

一位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蚂蚁将其一部分新股圈起来,设了一座“围墙花园”。

该公司将在沪港两市发售至少10%的股票,最多筹资300亿美元,一些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估值高达3180亿美元。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康河信(Hudson Lockett)香港、梅塞德丝•吕尔(Mercedes Ruehl)新加坡、瑞安•麦克莫罗(Ryan McMorrow)北京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