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最新的病例包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担心秋冬引发二次暴发,全球仍在积极战疫。一方面在于找到特效药物、救命的疗法,另一方面在于研发安全、有效的疫苗。正如中国病毒学家闻玉梅院士所言,结束新冠大流行,“有疫苗不一定行,没有疫苗万万不行”。

中国战疫举世瞩目,中国的疫苗研发,也在疫情期间成功抢跑,跑出“中国速度”。国际医学界公认的新冠疫苗技术路线有五条,分别为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活疫苗、核酸疫苗。“每一条技术路线上,都有中国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商业周刊/中文版》在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了解到。


截至9月底,全世界共有9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中国疫苗独占4席,分别为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科兴生物的一款灭活疫苗、康希诺生物的一款基因重组疫苗(腺病毒载体)。

中国科技部部长王志刚也证实,中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多达11款之多。7月下旬,根据《疫苗法》相关规定,中国已向医护人员、海关边检人员等易感人群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吴桂珍透露,2020年底,中国便可向普通人开放接种新冠疫苗。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面对百年来全球最严重的一场传染病大流行,中国的疫苗研发不掉队、不缺席,反而弯道超车,站在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最前沿。

武汉发生新冠疫情之后,中国政府一方面封城抗疫,同时也紧急动员国内科研力量,投入相关研发。其中,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与康希诺生物的研发团队一马当先,率先取得突破。技术方向上,陈薇选择门槛相对更高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作为攻关方向。腺病毒载体疫苗本身就是一个病毒,但经过基因工程的改写、“设计”,删除其中的关键成分。接种人体之后,腺病毒载体疫苗不会扩展,而是进入人体细胞,释放抗原,构筑一道对抗新冠病毒的防护罩。

1月26日,武汉封城之后的第三天,陈薇就率领专家组赶赴武汉,展开新冠病毒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的科研攻关。陈薇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基因工程专家。2017年,陈薇的生物工程研究所与康希诺生物联合攻关,研制出中国第一支冻干型埃博拉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

对于抢跑的疫苗研发企业,中国股市给予慷慨的奖赏。2020年8月,一年前在港股成功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在中国科创板上市,成为第一个A+H两地上市的疫苗企业。科创板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市值800亿,一夜间成为众所瞩目的疫苗新贵。

面对一路跑在前面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传统的灭活疫苗阵营也在奋起直追。与腺病毒载体疫苗通过基因工程“修改”病毒基因不同,灭活疫苗的技术原理简单直接,就是杀死病原微生物但仍保持其免疫原性。作为国内最大的疫苗供应商,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研发奋起直追,进展顺利。3月22日,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完成第一批4人“先锋队”注射,4人当中便包括中国生物董事长、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杨晓明。

第一批“先锋队”之后,中国生物又分别完成第二批38人、第三批138人接种。4月12日,中国国家药监局绿灯放行,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一期二期临床同时展开。进入9月,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进入三期临床。拿杨晓明的话来说,“等于99步已经走完,离最后的成功只有一公里”。


与中国生物同一路线的科兴生物也分别在4月16日、5月22日完成“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一期、二期临床。5月初,著名的《科学》杂志在线发表科兴生物灭活疫苗临床前研究结果,证明该灭活疫苗在恒河猴模型中安全有效,这是全球第一个公开报道的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为了扩大疫苗产能,科兴生物已在北京大兴区建设新冠疫苗生产车间,预计投产后年产3亿支新冠疫苗。

争分夺秒研发新冠疫苗,不光中国企业之间在竞赛,世界范围内也是一场不容输掉的赛跑。跨国制药巨头辉瑞、阿斯利康、强生的新冠疫苗都已进入三期临床的管道。不过,跨国制药巨头“一统河山”的垄断或许已经打破,中国疫苗巨头作为一股新兴力量出现了。

实际上,面对全球性的大流行,对于穷国、弱国而言,“疫苗民族主义”一直是挥不去的阴影。面对日益严峻的新冠疫情,跨国制药巨头纷纷采取“本土优先”的疫苗策略,优先供应本国疫苗采购。

早在5月,英国官方声称,“如果牛津大学的疫苗有用,英国的人们将最先获得”。为了将美国人挡在门外,德国政府6月份同意以3亿欧元(合3.55亿美元)收购该公司约23%的股份。

但中国不同。10月8日,中国正式宣布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Covax计划由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牵头进行、规模达180亿美元,旨在为低收入国家提供与富裕国家一样的疫苗获取机会。它目前有9款疫苗在研发中,9款在评估中,目标是到2021年向全球提供20亿剂疫苗。

由于特朗普政府早已拒绝加入Covax计划,中国的加入填补了美国缺席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导体系留下的空白。

疫情当前,中国政府一再坚持,疫苗研发的国际合作、国际共享必不可少,中国研发的疫苗将是“世界的疫苗”。中国政府在7月宣布向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提供10亿美元贷款,用于研发、采购、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

正是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中国的疫苗巨头加快步伐,海外拓展。截至9月,中国生物的活灭疫苗已在秘鲁、摩洛哥、阿根廷、阿联酋、巴林等多个国家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则有巴西、土耳其等四国签约,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董事长兼CEO尹卫东呼吁各国共享新冠疫苗临床数据,加快疫苗上市。

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披露,中国年产80亿支新冠疫苗根本无瓶颈。中国疫苗企业奉行共享疫苗,对于打破垄断、反击疫苗民族主义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

9月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中国的新冠疫苗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确实,9款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4款中国制造。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率先冲线。在疫苗王国,这也许是“中国力量”崛起的一个起点。撰文/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冠疫苗的中国力量

发布日期:2020-10-14 14:55
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最新的病例包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担心秋冬引发二次暴发,全球仍在积极战疫。一方面在于找到特效药物、救命的疗法,另一方面在于研发安全、有效的疫苗。正如中国病毒学家闻玉梅院士所言,结束新冠大流行,“有疫苗不一定行,没有疫苗万万不行”。

中国战疫举世瞩目,中国的疫苗研发,也在疫情期间成功抢跑,跑出“中国速度”。国际医学界公认的新冠疫苗技术路线有五条,分别为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活疫苗、核酸疫苗。“每一条技术路线上,都有中国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商业周刊/中文版》在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了解到。


截至9月底,全世界共有9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中国疫苗独占4席,分别为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科兴生物的一款灭活疫苗、康希诺生物的一款基因重组疫苗(腺病毒载体)。

中国科技部部长王志刚也证实,中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多达11款之多。7月下旬,根据《疫苗法》相关规定,中国已向医护人员、海关边检人员等易感人群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吴桂珍透露,2020年底,中国便可向普通人开放接种新冠疫苗。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面对百年来全球最严重的一场传染病大流行,中国的疫苗研发不掉队、不缺席,反而弯道超车,站在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最前沿。

武汉发生新冠疫情之后,中国政府一方面封城抗疫,同时也紧急动员国内科研力量,投入相关研发。其中,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与康希诺生物的研发团队一马当先,率先取得突破。技术方向上,陈薇选择门槛相对更高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作为攻关方向。腺病毒载体疫苗本身就是一个病毒,但经过基因工程的改写、“设计”,删除其中的关键成分。接种人体之后,腺病毒载体疫苗不会扩展,而是进入人体细胞,释放抗原,构筑一道对抗新冠病毒的防护罩。

1月26日,武汉封城之后的第三天,陈薇就率领专家组赶赴武汉,展开新冠病毒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的科研攻关。陈薇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基因工程专家。2017年,陈薇的生物工程研究所与康希诺生物联合攻关,研制出中国第一支冻干型埃博拉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

对于抢跑的疫苗研发企业,中国股市给予慷慨的奖赏。2020年8月,一年前在港股成功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在中国科创板上市,成为第一个A+H两地上市的疫苗企业。科创板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市值800亿,一夜间成为众所瞩目的疫苗新贵。

面对一路跑在前面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传统的灭活疫苗阵营也在奋起直追。与腺病毒载体疫苗通过基因工程“修改”病毒基因不同,灭活疫苗的技术原理简单直接,就是杀死病原微生物但仍保持其免疫原性。作为国内最大的疫苗供应商,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研发奋起直追,进展顺利。3月22日,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完成第一批4人“先锋队”注射,4人当中便包括中国生物董事长、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杨晓明。

第一批“先锋队”之后,中国生物又分别完成第二批38人、第三批138人接种。4月12日,中国国家药监局绿灯放行,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一期二期临床同时展开。进入9月,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进入三期临床。拿杨晓明的话来说,“等于99步已经走完,离最后的成功只有一公里”。


与中国生物同一路线的科兴生物也分别在4月16日、5月22日完成“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一期、二期临床。5月初,著名的《科学》杂志在线发表科兴生物灭活疫苗临床前研究结果,证明该灭活疫苗在恒河猴模型中安全有效,这是全球第一个公开报道的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为了扩大疫苗产能,科兴生物已在北京大兴区建设新冠疫苗生产车间,预计投产后年产3亿支新冠疫苗。

争分夺秒研发新冠疫苗,不光中国企业之间在竞赛,世界范围内也是一场不容输掉的赛跑。跨国制药巨头辉瑞、阿斯利康、强生的新冠疫苗都已进入三期临床的管道。不过,跨国制药巨头“一统河山”的垄断或许已经打破,中国疫苗巨头作为一股新兴力量出现了。

实际上,面对全球性的大流行,对于穷国、弱国而言,“疫苗民族主义”一直是挥不去的阴影。面对日益严峻的新冠疫情,跨国制药巨头纷纷采取“本土优先”的疫苗策略,优先供应本国疫苗采购。

早在5月,英国官方声称,“如果牛津大学的疫苗有用,英国的人们将最先获得”。为了将美国人挡在门外,德国政府6月份同意以3亿欧元(合3.55亿美元)收购该公司约23%的股份。

但中国不同。10月8日,中国正式宣布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Covax计划由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牵头进行、规模达180亿美元,旨在为低收入国家提供与富裕国家一样的疫苗获取机会。它目前有9款疫苗在研发中,9款在评估中,目标是到2021年向全球提供20亿剂疫苗。

由于特朗普政府早已拒绝加入Covax计划,中国的加入填补了美国缺席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导体系留下的空白。

疫情当前,中国政府一再坚持,疫苗研发的国际合作、国际共享必不可少,中国研发的疫苗将是“世界的疫苗”。中国政府在7月宣布向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提供10亿美元贷款,用于研发、采购、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

正是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中国的疫苗巨头加快步伐,海外拓展。截至9月,中国生物的活灭疫苗已在秘鲁、摩洛哥、阿根廷、阿联酋、巴林等多个国家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则有巴西、土耳其等四国签约,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董事长兼CEO尹卫东呼吁各国共享新冠疫苗临床数据,加快疫苗上市。

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披露,中国年产80亿支新冠疫苗根本无瓶颈。中国疫苗企业奉行共享疫苗,对于打破垄断、反击疫苗民族主义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

9月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中国的新冠疫苗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确实,9款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4款中国制造。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率先冲线。在疫苗王国,这也许是“中国力量”崛起的一个起点。撰文/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最新的病例包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担心秋冬引发二次暴发,全球仍在积极战疫。一方面在于找到特效药物、救命的疗法,另一方面在于研发安全、有效的疫苗。正如中国病毒学家闻玉梅院士所言,结束新冠大流行,“有疫苗不一定行,没有疫苗万万不行”。

中国战疫举世瞩目,中国的疫苗研发,也在疫情期间成功抢跑,跑出“中国速度”。国际医学界公认的新冠疫苗技术路线有五条,分别为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活疫苗、核酸疫苗。“每一条技术路线上,都有中国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商业周刊/中文版》在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了解到。


截至9月底,全世界共有9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中国疫苗独占4席,分别为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科兴生物的一款灭活疫苗、康希诺生物的一款基因重组疫苗(腺病毒载体)。

中国科技部部长王志刚也证实,中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多达11款之多。7月下旬,根据《疫苗法》相关规定,中国已向医护人员、海关边检人员等易感人群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吴桂珍透露,2020年底,中国便可向普通人开放接种新冠疫苗。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面对百年来全球最严重的一场传染病大流行,中国的疫苗研发不掉队、不缺席,反而弯道超车,站在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最前沿。

武汉发生新冠疫情之后,中国政府一方面封城抗疫,同时也紧急动员国内科研力量,投入相关研发。其中,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与康希诺生物的研发团队一马当先,率先取得突破。技术方向上,陈薇选择门槛相对更高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作为攻关方向。腺病毒载体疫苗本身就是一个病毒,但经过基因工程的改写、“设计”,删除其中的关键成分。接种人体之后,腺病毒载体疫苗不会扩展,而是进入人体细胞,释放抗原,构筑一道对抗新冠病毒的防护罩。

1月26日,武汉封城之后的第三天,陈薇就率领专家组赶赴武汉,展开新冠病毒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的科研攻关。陈薇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基因工程专家。2017年,陈薇的生物工程研究所与康希诺生物联合攻关,研制出中国第一支冻干型埃博拉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

对于抢跑的疫苗研发企业,中国股市给予慷慨的奖赏。2020年8月,一年前在港股成功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在中国科创板上市,成为第一个A+H两地上市的疫苗企业。科创板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市值800亿,一夜间成为众所瞩目的疫苗新贵。

面对一路跑在前面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传统的灭活疫苗阵营也在奋起直追。与腺病毒载体疫苗通过基因工程“修改”病毒基因不同,灭活疫苗的技术原理简单直接,就是杀死病原微生物但仍保持其免疫原性。作为国内最大的疫苗供应商,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研发奋起直追,进展顺利。3月22日,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完成第一批4人“先锋队”注射,4人当中便包括中国生物董事长、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杨晓明。

第一批“先锋队”之后,中国生物又分别完成第二批38人、第三批138人接种。4月12日,中国国家药监局绿灯放行,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一期二期临床同时展开。进入9月,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进入三期临床。拿杨晓明的话来说,“等于99步已经走完,离最后的成功只有一公里”。


与中国生物同一路线的科兴生物也分别在4月16日、5月22日完成“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一期、二期临床。5月初,著名的《科学》杂志在线发表科兴生物灭活疫苗临床前研究结果,证明该灭活疫苗在恒河猴模型中安全有效,这是全球第一个公开报道的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为了扩大疫苗产能,科兴生物已在北京大兴区建设新冠疫苗生产车间,预计投产后年产3亿支新冠疫苗。

争分夺秒研发新冠疫苗,不光中国企业之间在竞赛,世界范围内也是一场不容输掉的赛跑。跨国制药巨头辉瑞、阿斯利康、强生的新冠疫苗都已进入三期临床的管道。不过,跨国制药巨头“一统河山”的垄断或许已经打破,中国疫苗巨头作为一股新兴力量出现了。

实际上,面对全球性的大流行,对于穷国、弱国而言,“疫苗民族主义”一直是挥不去的阴影。面对日益严峻的新冠疫情,跨国制药巨头纷纷采取“本土优先”的疫苗策略,优先供应本国疫苗采购。

早在5月,英国官方声称,“如果牛津大学的疫苗有用,英国的人们将最先获得”。为了将美国人挡在门外,德国政府6月份同意以3亿欧元(合3.55亿美元)收购该公司约23%的股份。

但中国不同。10月8日,中国正式宣布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Covax计划由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牵头进行、规模达180亿美元,旨在为低收入国家提供与富裕国家一样的疫苗获取机会。它目前有9款疫苗在研发中,9款在评估中,目标是到2021年向全球提供20亿剂疫苗。

由于特朗普政府早已拒绝加入Covax计划,中国的加入填补了美国缺席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导体系留下的空白。

疫情当前,中国政府一再坚持,疫苗研发的国际合作、国际共享必不可少,中国研发的疫苗将是“世界的疫苗”。中国政府在7月宣布向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提供10亿美元贷款,用于研发、采购、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

正是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中国的疫苗巨头加快步伐,海外拓展。截至9月,中国生物的活灭疫苗已在秘鲁、摩洛哥、阿根廷、阿联酋、巴林等多个国家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则有巴西、土耳其等四国签约,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董事长兼CEO尹卫东呼吁各国共享新冠疫苗临床数据,加快疫苗上市。

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披露,中国年产80亿支新冠疫苗根本无瓶颈。中国疫苗企业奉行共享疫苗,对于打破垄断、反击疫苗民族主义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

9月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中国的新冠疫苗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确实,9款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4款中国制造。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率先冲线。在疫苗王国,这也许是“中国力量”崛起的一个起点。撰文/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冠疫苗的中国力量

发布日期:2020-10-14 14:55
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最新的病例包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担心秋冬引发二次暴发,全球仍在积极战疫。一方面在于找到特效药物、救命的疗法,另一方面在于研发安全、有效的疫苗。正如中国病毒学家闻玉梅院士所言,结束新冠大流行,“有疫苗不一定行,没有疫苗万万不行”。

中国战疫举世瞩目,中国的疫苗研发,也在疫情期间成功抢跑,跑出“中国速度”。国际医学界公认的新冠疫苗技术路线有五条,分别为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活疫苗、核酸疫苗。“每一条技术路线上,都有中国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商业周刊/中文版》在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了解到。


截至9月底,全世界共有9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中国疫苗独占4席,分别为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科兴生物的一款灭活疫苗、康希诺生物的一款基因重组疫苗(腺病毒载体)。

中国科技部部长王志刚也证实,中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多达11款之多。7月下旬,根据《疫苗法》相关规定,中国已向医护人员、海关边检人员等易感人群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吴桂珍透露,2020年底,中国便可向普通人开放接种新冠疫苗。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面对百年来全球最严重的一场传染病大流行,中国的疫苗研发不掉队、不缺席,反而弯道超车,站在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最前沿。

武汉发生新冠疫情之后,中国政府一方面封城抗疫,同时也紧急动员国内科研力量,投入相关研发。其中,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与康希诺生物的研发团队一马当先,率先取得突破。技术方向上,陈薇选择门槛相对更高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作为攻关方向。腺病毒载体疫苗本身就是一个病毒,但经过基因工程的改写、“设计”,删除其中的关键成分。接种人体之后,腺病毒载体疫苗不会扩展,而是进入人体细胞,释放抗原,构筑一道对抗新冠病毒的防护罩。

1月26日,武汉封城之后的第三天,陈薇就率领专家组赶赴武汉,展开新冠病毒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的科研攻关。陈薇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基因工程专家。2017年,陈薇的生物工程研究所与康希诺生物联合攻关,研制出中国第一支冻干型埃博拉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

对于抢跑的疫苗研发企业,中国股市给予慷慨的奖赏。2020年8月,一年前在港股成功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在中国科创板上市,成为第一个A+H两地上市的疫苗企业。科创板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市值800亿,一夜间成为众所瞩目的疫苗新贵。

面对一路跑在前面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传统的灭活疫苗阵营也在奋起直追。与腺病毒载体疫苗通过基因工程“修改”病毒基因不同,灭活疫苗的技术原理简单直接,就是杀死病原微生物但仍保持其免疫原性。作为国内最大的疫苗供应商,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研发奋起直追,进展顺利。3月22日,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完成第一批4人“先锋队”注射,4人当中便包括中国生物董事长、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杨晓明。

第一批“先锋队”之后,中国生物又分别完成第二批38人、第三批138人接种。4月12日,中国国家药监局绿灯放行,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一期二期临床同时展开。进入9月,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进入三期临床。拿杨晓明的话来说,“等于99步已经走完,离最后的成功只有一公里”。


与中国生物同一路线的科兴生物也分别在4月16日、5月22日完成“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一期、二期临床。5月初,著名的《科学》杂志在线发表科兴生物灭活疫苗临床前研究结果,证明该灭活疫苗在恒河猴模型中安全有效,这是全球第一个公开报道的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为了扩大疫苗产能,科兴生物已在北京大兴区建设新冠疫苗生产车间,预计投产后年产3亿支新冠疫苗。

争分夺秒研发新冠疫苗,不光中国企业之间在竞赛,世界范围内也是一场不容输掉的赛跑。跨国制药巨头辉瑞、阿斯利康、强生的新冠疫苗都已进入三期临床的管道。不过,跨国制药巨头“一统河山”的垄断或许已经打破,中国疫苗巨头作为一股新兴力量出现了。

实际上,面对全球性的大流行,对于穷国、弱国而言,“疫苗民族主义”一直是挥不去的阴影。面对日益严峻的新冠疫情,跨国制药巨头纷纷采取“本土优先”的疫苗策略,优先供应本国疫苗采购。

早在5月,英国官方声称,“如果牛津大学的疫苗有用,英国的人们将最先获得”。为了将美国人挡在门外,德国政府6月份同意以3亿欧元(合3.55亿美元)收购该公司约23%的股份。

但中国不同。10月8日,中国正式宣布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Covax计划由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牵头进行、规模达180亿美元,旨在为低收入国家提供与富裕国家一样的疫苗获取机会。它目前有9款疫苗在研发中,9款在评估中,目标是到2021年向全球提供20亿剂疫苗。

由于特朗普政府早已拒绝加入Covax计划,中国的加入填补了美国缺席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导体系留下的空白。

疫情当前,中国政府一再坚持,疫苗研发的国际合作、国际共享必不可少,中国研发的疫苗将是“世界的疫苗”。中国政府在7月宣布向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提供10亿美元贷款,用于研发、采购、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

正是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中国的疫苗巨头加快步伐,海外拓展。截至9月,中国生物的活灭疫苗已在秘鲁、摩洛哥、阿根廷、阿联酋、巴林等多个国家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则有巴西、土耳其等四国签约,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董事长兼CEO尹卫东呼吁各国共享新冠疫苗临床数据,加快疫苗上市。

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披露,中国年产80亿支新冠疫苗根本无瓶颈。中国疫苗企业奉行共享疫苗,对于打破垄断、反击疫苗民族主义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

9月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中国的新冠疫苗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确实,9款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4款中国制造。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率先冲线。在疫苗王国,这也许是“中国力量”崛起的一个起点。撰文/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截至10月初,上百万人死去,超过3600万人确诊—最新的病例包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担心秋冬引发二次暴发,全球仍在积极战疫。一方面在于找到特效药物、救命的疗法,另一方面在于研发安全、有效的疫苗。正如中国病毒学家闻玉梅院士所言,结束新冠大流行,“有疫苗不一定行,没有疫苗万万不行”。

中国战疫举世瞩目,中国的疫苗研发,也在疫情期间成功抢跑,跑出“中国速度”。国际医学界公认的新冠疫苗技术路线有五条,分别为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活疫苗、核酸疫苗。“每一条技术路线上,都有中国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商业周刊/中文版》在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了解到。


截至9月底,全世界共有9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中国疫苗独占4席,分别为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科兴生物的一款灭活疫苗、康希诺生物的一款基因重组疫苗(腺病毒载体)。

中国科技部部长王志刚也证实,中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多达11款之多。7月下旬,根据《疫苗法》相关规定,中国已向医护人员、海关边检人员等易感人群启动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吴桂珍透露,2020年底,中国便可向普通人开放接种新冠疫苗。

中国制药业一直以来受到安全事件和质量丑闻的困扰。但近年来,随着数百名在西方国家接受培训的中国科学家回国,部分企业逐渐发展壮大。面对百年来全球最严重的一场传染病大流行,中国的疫苗研发不掉队、不缺席,反而弯道超车,站在全球新冠疫苗研发的最前沿。

武汉发生新冠疫情之后,中国政府一方面封城抗疫,同时也紧急动员国内科研力量,投入相关研发。其中,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与康希诺生物的研发团队一马当先,率先取得突破。技术方向上,陈薇选择门槛相对更高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作为攻关方向。腺病毒载体疫苗本身就是一个病毒,但经过基因工程的改写、“设计”,删除其中的关键成分。接种人体之后,腺病毒载体疫苗不会扩展,而是进入人体细胞,释放抗原,构筑一道对抗新冠病毒的防护罩。

1月26日,武汉封城之后的第三天,陈薇就率领专家组赶赴武汉,展开新冠病毒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的科研攻关。陈薇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基因工程专家。2017年,陈薇的生物工程研究所与康希诺生物联合攻关,研制出中国第一支冻干型埃博拉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

对于抢跑的疫苗研发企业,中国股市给予慷慨的奖赏。2020年8月,一年前在港股成功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在中国科创板上市,成为第一个A+H两地上市的疫苗企业。科创板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市值800亿,一夜间成为众所瞩目的疫苗新贵。

面对一路跑在前面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传统的灭活疫苗阵营也在奋起直追。与腺病毒载体疫苗通过基因工程“修改”病毒基因不同,灭活疫苗的技术原理简单直接,就是杀死病原微生物但仍保持其免疫原性。作为国内最大的疫苗供应商,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研发奋起直追,进展顺利。3月22日,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完成第一批4人“先锋队”注射,4人当中便包括中国生物董事长、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杨晓明。

第一批“先锋队”之后,中国生物又分别完成第二批38人、第三批138人接种。4月12日,中国国家药监局绿灯放行,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一期二期临床同时展开。进入9月,中国生物的两款灭活疫苗进入三期临床。拿杨晓明的话来说,“等于99步已经走完,离最后的成功只有一公里”。


与中国生物同一路线的科兴生物也分别在4月16日、5月22日完成“克尔来福”新冠疫苗的一期、二期临床。5月初,著名的《科学》杂志在线发表科兴生物灭活疫苗临床前研究结果,证明该灭活疫苗在恒河猴模型中安全有效,这是全球第一个公开报道的新冠疫苗动物实验研究结果。为了扩大疫苗产能,科兴生物已在北京大兴区建设新冠疫苗生产车间,预计投产后年产3亿支新冠疫苗。

争分夺秒研发新冠疫苗,不光中国企业之间在竞赛,世界范围内也是一场不容输掉的赛跑。跨国制药巨头辉瑞、阿斯利康、强生的新冠疫苗都已进入三期临床的管道。不过,跨国制药巨头“一统河山”的垄断或许已经打破,中国疫苗巨头作为一股新兴力量出现了。

实际上,面对全球性的大流行,对于穷国、弱国而言,“疫苗民族主义”一直是挥不去的阴影。面对日益严峻的新冠疫情,跨国制药巨头纷纷采取“本土优先”的疫苗策略,优先供应本国疫苗采购。

早在5月,英国官方声称,“如果牛津大学的疫苗有用,英国的人们将最先获得”。为了将美国人挡在门外,德国政府6月份同意以3亿欧元(合3.55亿美元)收购该公司约23%的股份。

但中国不同。10月8日,中国正式宣布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Covax计划由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牵头进行、规模达180亿美元,旨在为低收入国家提供与富裕国家一样的疫苗获取机会。它目前有9款疫苗在研发中,9款在评估中,目标是到2021年向全球提供20亿剂疫苗。

由于特朗普政府早已拒绝加入Covax计划,中国的加入填补了美国缺席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导体系留下的空白。

疫情当前,中国政府一再坚持,疫苗研发的国际合作、国际共享必不可少,中国研发的疫苗将是“世界的疫苗”。中国政府在7月宣布向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提供10亿美元贷款,用于研发、采购、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

正是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中国的疫苗巨头加快步伐,海外拓展。截至9月,中国生物的活灭疫苗已在秘鲁、摩洛哥、阿根廷、阿联酋、巴林等多个国家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则有巴西、土耳其等四国签约,展开三期临床。科兴生物董事长兼CEO尹卫东呼吁各国共享新冠疫苗临床数据,加快疫苗上市。

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披露,中国年产80亿支新冠疫苗根本无瓶颈。中国疫苗企业奉行共享疫苗,对于打破垄断、反击疫苗民族主义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

9月的第一届大湾区疫苗大会上,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中国的新冠疫苗并不输给国际水平。”

确实,9款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4款中国制造。至少从研发维度看,在一场不能输的赛跑当中,中国疫苗正在一路领先,率先冲线。在疫苗王国,这也许是“中国力量”崛起的一个起点。撰文/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