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你是能进世界排名前20大学的精英,否则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留学目的地;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留学可能更好。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无数青少年正在决定明年秋天上哪所大学,同时祈祷到那时会有新冠疫苗。随着我自己的孩子也接近这个年龄,我开始问这个问题:“如果你18岁,想要接受用英语授课的教育,你该去哪个国家?”

几十年来,标准答案一直是:“美国或者英国。”对一小部分精英来说,答案依然如此。如果你能进入世界排名前20左右的大学(几乎都在美国或英国),那就去读吧。你能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或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得到优质的教育。即使你没有得到,别人也会认为你得到了,因此名校毕业的光环会帮助你一辈子。但除了精英外,其他人就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了。如今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读书可能更好。

得出这个结论让我很惊讶,因为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对大学先入为主的看法建立在我自己学生时代的过时记忆上。大约30年前,我在英国读完本科学位课程,然后在德国和美国各学习一年,同时看着荷兰的儿时伙伴在荷兰读完大学。

当时英国大学的优势是高师生比和优秀的教职员工。虽然只有牛津剑桥(Oxbridge)提供一对一授课,但几乎所有其他学校都是小班授课,由来自英语国家的的学者授课。相比之下,我的荷兰朋友们被动地坐在宽敞的的教室里,而他们几乎不认识的教授用荷兰语授课。语言要求限制了师资人才库。

在柏林,我很少看到对卓越的追求。那时,许多德国学生会悠闲地在大学度过10年,往往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以便在酒吧打工,或者开出租车。坐在有30名学生的教室里,感觉就像回到中小学。在美国,标准要高一些——阅读清单常常超过每周1000页——但班级人数与德国相仿。

自那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英国大学开始对本国学生收学费(现在的上限是每年9250英镑)后,其动机就变成了大量招生。从1980年到2010年,学生数量增加了两倍。由于教职员工的数量没有增加两倍,因此许多大学的班级人数达到欧洲水平。根据《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数据,在师生比全球排名前100的高校中,英国大学无一入选。

今年秋天,即便有新冠疫情,英国大学的入学人数似乎也创下了新高。即使是在疫情期间,大学也需要尽可能多地招收付费学生,这就解释了疫情为什么会不出所料地在数十个宿舍楼爆发。从人口结构看,英国即将出现的18岁人口膨胀,很可能会让学生人数在未来几年继续上升。

小说家和学者金斯利•艾米斯(Kingsley Amis)曾在1960年警告称:“更多将意味着更糟糕。”在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英国大学的总体排名已经连续四年下滑。从明年起,由于英国退欧,赴英留学的欧洲新生将支付更高的学费。他们可能会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目前在英国工作的数千名欧洲学者也会这样,尤其是在他们所在的大学失去欧盟(EU)研究经费之后。

英国大学的学费仍将比美国大学便宜。美国四年制私立大学的费用(包括学费和住宿费)已达到每年5万美元。某所二流美国大学的一名教授将此向我作了“翻译”:许多父母付出20万美元,却只是让子女养成喝酒的习惯。我可不愿这样做。

美国和英国的签证制度也越来越严格,同时学生群体的总体水平在下降。英美毕业生在计算能力和读写能力方面的平均水平远低于芬兰和比利时毕业生。经合组织(OECD) 2016年的报告显示,英国是一个少有的读写和计算能力实际上下降的国家,16至29岁人群的得分低于上一代人。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提供良好的英语授课学位课程。近年,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均超过了英国。中国大学在科学领域的声誉越来越好,去年赴中国求学的留学生数量与英国的近50万留学生数量相当。在欧洲大陆,英语本科课程的数量从2009年到2017年增长了49倍。

相比我的学生时代,欧洲的标准提高了。学生再也不能永远呆在大学里不毕业,而在用英语授课的课程中,如今的师资人才库是全球性的。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师生比高于英国任何一所大学。

诚然,优秀的欧洲大学仍然不多。但是有数十所不错的高校,它们坐落在美丽的城市,有着国际化的活跃学生群体和无与伦比的性价比。即使是来自欧盟以外国家的学生,在挪威或某些德国公立大学也可以免学费,同时法国大学每年只收取2770欧元的学费。一旦美国人意识到这一点,“学位旅游”就会继“医疗旅游”之后成为美国流行语。

计划明年秋天开始攻读本科学位的青少年们应该问自己:到那时,谁更有可能驯服了新冠疫情?美国和英国还是丹麦和德国?英美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霸权看似必然,但事实并非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选择大学视野不必局限于英美

发布日期:2020-10-13 19:20
除非你是能进世界排名前20大学的精英,否则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留学目的地;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留学可能更好。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无数青少年正在决定明年秋天上哪所大学,同时祈祷到那时会有新冠疫苗。随着我自己的孩子也接近这个年龄,我开始问这个问题:“如果你18岁,想要接受用英语授课的教育,你该去哪个国家?”

几十年来,标准答案一直是:“美国或者英国。”对一小部分精英来说,答案依然如此。如果你能进入世界排名前20左右的大学(几乎都在美国或英国),那就去读吧。你能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或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得到优质的教育。即使你没有得到,别人也会认为你得到了,因此名校毕业的光环会帮助你一辈子。但除了精英外,其他人就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了。如今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读书可能更好。

得出这个结论让我很惊讶,因为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对大学先入为主的看法建立在我自己学生时代的过时记忆上。大约30年前,我在英国读完本科学位课程,然后在德国和美国各学习一年,同时看着荷兰的儿时伙伴在荷兰读完大学。

当时英国大学的优势是高师生比和优秀的教职员工。虽然只有牛津剑桥(Oxbridge)提供一对一授课,但几乎所有其他学校都是小班授课,由来自英语国家的的学者授课。相比之下,我的荷兰朋友们被动地坐在宽敞的的教室里,而他们几乎不认识的教授用荷兰语授课。语言要求限制了师资人才库。

在柏林,我很少看到对卓越的追求。那时,许多德国学生会悠闲地在大学度过10年,往往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以便在酒吧打工,或者开出租车。坐在有30名学生的教室里,感觉就像回到中小学。在美国,标准要高一些——阅读清单常常超过每周1000页——但班级人数与德国相仿。

自那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英国大学开始对本国学生收学费(现在的上限是每年9250英镑)后,其动机就变成了大量招生。从1980年到2010年,学生数量增加了两倍。由于教职员工的数量没有增加两倍,因此许多大学的班级人数达到欧洲水平。根据《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数据,在师生比全球排名前100的高校中,英国大学无一入选。

今年秋天,即便有新冠疫情,英国大学的入学人数似乎也创下了新高。即使是在疫情期间,大学也需要尽可能多地招收付费学生,这就解释了疫情为什么会不出所料地在数十个宿舍楼爆发。从人口结构看,英国即将出现的18岁人口膨胀,很可能会让学生人数在未来几年继续上升。

小说家和学者金斯利•艾米斯(Kingsley Amis)曾在1960年警告称:“更多将意味着更糟糕。”在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英国大学的总体排名已经连续四年下滑。从明年起,由于英国退欧,赴英留学的欧洲新生将支付更高的学费。他们可能会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目前在英国工作的数千名欧洲学者也会这样,尤其是在他们所在的大学失去欧盟(EU)研究经费之后。

英国大学的学费仍将比美国大学便宜。美国四年制私立大学的费用(包括学费和住宿费)已达到每年5万美元。某所二流美国大学的一名教授将此向我作了“翻译”:许多父母付出20万美元,却只是让子女养成喝酒的习惯。我可不愿这样做。

美国和英国的签证制度也越来越严格,同时学生群体的总体水平在下降。英美毕业生在计算能力和读写能力方面的平均水平远低于芬兰和比利时毕业生。经合组织(OECD) 2016年的报告显示,英国是一个少有的读写和计算能力实际上下降的国家,16至29岁人群的得分低于上一代人。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提供良好的英语授课学位课程。近年,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均超过了英国。中国大学在科学领域的声誉越来越好,去年赴中国求学的留学生数量与英国的近50万留学生数量相当。在欧洲大陆,英语本科课程的数量从2009年到2017年增长了49倍。

相比我的学生时代,欧洲的标准提高了。学生再也不能永远呆在大学里不毕业,而在用英语授课的课程中,如今的师资人才库是全球性的。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师生比高于英国任何一所大学。

诚然,优秀的欧洲大学仍然不多。但是有数十所不错的高校,它们坐落在美丽的城市,有着国际化的活跃学生群体和无与伦比的性价比。即使是来自欧盟以外国家的学生,在挪威或某些德国公立大学也可以免学费,同时法国大学每年只收取2770欧元的学费。一旦美国人意识到这一点,“学位旅游”就会继“医疗旅游”之后成为美国流行语。

计划明年秋天开始攻读本科学位的青少年们应该问自己:到那时,谁更有可能驯服了新冠疫情?美国和英国还是丹麦和德国?英美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霸权看似必然,但事实并非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除非你是能进世界排名前20大学的精英,否则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留学目的地;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留学可能更好。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无数青少年正在决定明年秋天上哪所大学,同时祈祷到那时会有新冠疫苗。随着我自己的孩子也接近这个年龄,我开始问这个问题:“如果你18岁,想要接受用英语授课的教育,你该去哪个国家?”

几十年来,标准答案一直是:“美国或者英国。”对一小部分精英来说,答案依然如此。如果你能进入世界排名前20左右的大学(几乎都在美国或英国),那就去读吧。你能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或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得到优质的教育。即使你没有得到,别人也会认为你得到了,因此名校毕业的光环会帮助你一辈子。但除了精英外,其他人就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了。如今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读书可能更好。

得出这个结论让我很惊讶,因为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对大学先入为主的看法建立在我自己学生时代的过时记忆上。大约30年前,我在英国读完本科学位课程,然后在德国和美国各学习一年,同时看着荷兰的儿时伙伴在荷兰读完大学。

当时英国大学的优势是高师生比和优秀的教职员工。虽然只有牛津剑桥(Oxbridge)提供一对一授课,但几乎所有其他学校都是小班授课,由来自英语国家的的学者授课。相比之下,我的荷兰朋友们被动地坐在宽敞的的教室里,而他们几乎不认识的教授用荷兰语授课。语言要求限制了师资人才库。

在柏林,我很少看到对卓越的追求。那时,许多德国学生会悠闲地在大学度过10年,往往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以便在酒吧打工,或者开出租车。坐在有30名学生的教室里,感觉就像回到中小学。在美国,标准要高一些——阅读清单常常超过每周1000页——但班级人数与德国相仿。

自那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英国大学开始对本国学生收学费(现在的上限是每年9250英镑)后,其动机就变成了大量招生。从1980年到2010年,学生数量增加了两倍。由于教职员工的数量没有增加两倍,因此许多大学的班级人数达到欧洲水平。根据《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数据,在师生比全球排名前100的高校中,英国大学无一入选。

今年秋天,即便有新冠疫情,英国大学的入学人数似乎也创下了新高。即使是在疫情期间,大学也需要尽可能多地招收付费学生,这就解释了疫情为什么会不出所料地在数十个宿舍楼爆发。从人口结构看,英国即将出现的18岁人口膨胀,很可能会让学生人数在未来几年继续上升。

小说家和学者金斯利•艾米斯(Kingsley Amis)曾在1960年警告称:“更多将意味着更糟糕。”在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英国大学的总体排名已经连续四年下滑。从明年起,由于英国退欧,赴英留学的欧洲新生将支付更高的学费。他们可能会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目前在英国工作的数千名欧洲学者也会这样,尤其是在他们所在的大学失去欧盟(EU)研究经费之后。

英国大学的学费仍将比美国大学便宜。美国四年制私立大学的费用(包括学费和住宿费)已达到每年5万美元。某所二流美国大学的一名教授将此向我作了“翻译”:许多父母付出20万美元,却只是让子女养成喝酒的习惯。我可不愿这样做。

美国和英国的签证制度也越来越严格,同时学生群体的总体水平在下降。英美毕业生在计算能力和读写能力方面的平均水平远低于芬兰和比利时毕业生。经合组织(OECD) 2016年的报告显示,英国是一个少有的读写和计算能力实际上下降的国家,16至29岁人群的得分低于上一代人。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提供良好的英语授课学位课程。近年,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均超过了英国。中国大学在科学领域的声誉越来越好,去年赴中国求学的留学生数量与英国的近50万留学生数量相当。在欧洲大陆,英语本科课程的数量从2009年到2017年增长了49倍。

相比我的学生时代,欧洲的标准提高了。学生再也不能永远呆在大学里不毕业,而在用英语授课的课程中,如今的师资人才库是全球性的。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师生比高于英国任何一所大学。

诚然,优秀的欧洲大学仍然不多。但是有数十所不错的高校,它们坐落在美丽的城市,有着国际化的活跃学生群体和无与伦比的性价比。即使是来自欧盟以外国家的学生,在挪威或某些德国公立大学也可以免学费,同时法国大学每年只收取2770欧元的学费。一旦美国人意识到这一点,“学位旅游”就会继“医疗旅游”之后成为美国流行语。

计划明年秋天开始攻读本科学位的青少年们应该问自己:到那时,谁更有可能驯服了新冠疫情?美国和英国还是丹麦和德国?英美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霸权看似必然,但事实并非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选择大学视野不必局限于英美

发布日期:2020-10-13 19:20
除非你是能进世界排名前20大学的精英,否则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留学目的地;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留学可能更好。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无数青少年正在决定明年秋天上哪所大学,同时祈祷到那时会有新冠疫苗。随着我自己的孩子也接近这个年龄,我开始问这个问题:“如果你18岁,想要接受用英语授课的教育,你该去哪个国家?”

几十年来,标准答案一直是:“美国或者英国。”对一小部分精英来说,答案依然如此。如果你能进入世界排名前20左右的大学(几乎都在美国或英国),那就去读吧。你能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或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得到优质的教育。即使你没有得到,别人也会认为你得到了,因此名校毕业的光环会帮助你一辈子。但除了精英外,其他人就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了。如今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读书可能更好。

得出这个结论让我很惊讶,因为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对大学先入为主的看法建立在我自己学生时代的过时记忆上。大约30年前,我在英国读完本科学位课程,然后在德国和美国各学习一年,同时看着荷兰的儿时伙伴在荷兰读完大学。

当时英国大学的优势是高师生比和优秀的教职员工。虽然只有牛津剑桥(Oxbridge)提供一对一授课,但几乎所有其他学校都是小班授课,由来自英语国家的的学者授课。相比之下,我的荷兰朋友们被动地坐在宽敞的的教室里,而他们几乎不认识的教授用荷兰语授课。语言要求限制了师资人才库。

在柏林,我很少看到对卓越的追求。那时,许多德国学生会悠闲地在大学度过10年,往往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以便在酒吧打工,或者开出租车。坐在有30名学生的教室里,感觉就像回到中小学。在美国,标准要高一些——阅读清单常常超过每周1000页——但班级人数与德国相仿。

自那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英国大学开始对本国学生收学费(现在的上限是每年9250英镑)后,其动机就变成了大量招生。从1980年到2010年,学生数量增加了两倍。由于教职员工的数量没有增加两倍,因此许多大学的班级人数达到欧洲水平。根据《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数据,在师生比全球排名前100的高校中,英国大学无一入选。

今年秋天,即便有新冠疫情,英国大学的入学人数似乎也创下了新高。即使是在疫情期间,大学也需要尽可能多地招收付费学生,这就解释了疫情为什么会不出所料地在数十个宿舍楼爆发。从人口结构看,英国即将出现的18岁人口膨胀,很可能会让学生人数在未来几年继续上升。

小说家和学者金斯利•艾米斯(Kingsley Amis)曾在1960年警告称:“更多将意味着更糟糕。”在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英国大学的总体排名已经连续四年下滑。从明年起,由于英国退欧,赴英留学的欧洲新生将支付更高的学费。他们可能会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目前在英国工作的数千名欧洲学者也会这样,尤其是在他们所在的大学失去欧盟(EU)研究经费之后。

英国大学的学费仍将比美国大学便宜。美国四年制私立大学的费用(包括学费和住宿费)已达到每年5万美元。某所二流美国大学的一名教授将此向我作了“翻译”:许多父母付出20万美元,却只是让子女养成喝酒的习惯。我可不愿这样做。

美国和英国的签证制度也越来越严格,同时学生群体的总体水平在下降。英美毕业生在计算能力和读写能力方面的平均水平远低于芬兰和比利时毕业生。经合组织(OECD) 2016年的报告显示,英国是一个少有的读写和计算能力实际上下降的国家,16至29岁人群的得分低于上一代人。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提供良好的英语授课学位课程。近年,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均超过了英国。中国大学在科学领域的声誉越来越好,去年赴中国求学的留学生数量与英国的近50万留学生数量相当。在欧洲大陆,英语本科课程的数量从2009年到2017年增长了49倍。

相比我的学生时代,欧洲的标准提高了。学生再也不能永远呆在大学里不毕业,而在用英语授课的课程中,如今的师资人才库是全球性的。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师生比高于英国任何一所大学。

诚然,优秀的欧洲大学仍然不多。但是有数十所不错的高校,它们坐落在美丽的城市,有着国际化的活跃学生群体和无与伦比的性价比。即使是来自欧盟以外国家的学生,在挪威或某些德国公立大学也可以免学费,同时法国大学每年只收取2770欧元的学费。一旦美国人意识到这一点,“学位旅游”就会继“医疗旅游”之后成为美国流行语。

计划明年秋天开始攻读本科学位的青少年们应该问自己:到那时,谁更有可能驯服了新冠疫情?美国和英国还是丹麦和德国?英美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霸权看似必然,但事实并非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除非你是能进世界排名前20大学的精英,否则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留学目的地;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留学可能更好。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无数青少年正在决定明年秋天上哪所大学,同时祈祷到那时会有新冠疫苗。随着我自己的孩子也接近这个年龄,我开始问这个问题:“如果你18岁,想要接受用英语授课的教育,你该去哪个国家?”

几十年来,标准答案一直是:“美国或者英国。”对一小部分精英来说,答案依然如此。如果你能进入世界排名前20左右的大学(几乎都在美国或英国),那就去读吧。你能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或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得到优质的教育。即使你没有得到,别人也会认为你得到了,因此名校毕业的光环会帮助你一辈子。但除了精英外,其他人就不必再将英美作为首选了。如今去欧洲大陆或者加拿大读书可能更好。

得出这个结论让我很惊讶,因为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对大学先入为主的看法建立在我自己学生时代的过时记忆上。大约30年前,我在英国读完本科学位课程,然后在德国和美国各学习一年,同时看着荷兰的儿时伙伴在荷兰读完大学。

当时英国大学的优势是高师生比和优秀的教职员工。虽然只有牛津剑桥(Oxbridge)提供一对一授课,但几乎所有其他学校都是小班授课,由来自英语国家的的学者授课。相比之下,我的荷兰朋友们被动地坐在宽敞的的教室里,而他们几乎不认识的教授用荷兰语授课。语言要求限制了师资人才库。

在柏林,我很少看到对卓越的追求。那时,许多德国学生会悠闲地在大学度过10年,往往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以便在酒吧打工,或者开出租车。坐在有30名学生的教室里,感觉就像回到中小学。在美国,标准要高一些——阅读清单常常超过每周1000页——但班级人数与德国相仿。

自那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英国大学开始对本国学生收学费(现在的上限是每年9250英镑)后,其动机就变成了大量招生。从1980年到2010年,学生数量增加了两倍。由于教职员工的数量没有增加两倍,因此许多大学的班级人数达到欧洲水平。根据《泰晤士报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的数据,在师生比全球排名前100的高校中,英国大学无一入选。

今年秋天,即便有新冠疫情,英国大学的入学人数似乎也创下了新高。即使是在疫情期间,大学也需要尽可能多地招收付费学生,这就解释了疫情为什么会不出所料地在数十个宿舍楼爆发。从人口结构看,英国即将出现的18岁人口膨胀,很可能会让学生人数在未来几年继续上升。

小说家和学者金斯利•艾米斯(Kingsley Amis)曾在1960年警告称:“更多将意味着更糟糕。”在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英国大学的总体排名已经连续四年下滑。从明年起,由于英国退欧,赴英留学的欧洲新生将支付更高的学费。他们可能会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目前在英国工作的数千名欧洲学者也会这样,尤其是在他们所在的大学失去欧盟(EU)研究经费之后。

英国大学的学费仍将比美国大学便宜。美国四年制私立大学的费用(包括学费和住宿费)已达到每年5万美元。某所二流美国大学的一名教授将此向我作了“翻译”:许多父母付出20万美元,却只是让子女养成喝酒的习惯。我可不愿这样做。

美国和英国的签证制度也越来越严格,同时学生群体的总体水平在下降。英美毕业生在计算能力和读写能力方面的平均水平远低于芬兰和比利时毕业生。经合组织(OECD) 2016年的报告显示,英国是一个少有的读写和计算能力实际上下降的国家,16至29岁人群的得分低于上一代人。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提供良好的英语授课学位课程。近年,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均超过了英国。中国大学在科学领域的声誉越来越好,去年赴中国求学的留学生数量与英国的近50万留学生数量相当。在欧洲大陆,英语本科课程的数量从2009年到2017年增长了49倍。

相比我的学生时代,欧洲的标准提高了。学生再也不能永远呆在大学里不毕业,而在用英语授课的课程中,如今的师资人才库是全球性的。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师生比高于英国任何一所大学。

诚然,优秀的欧洲大学仍然不多。但是有数十所不错的高校,它们坐落在美丽的城市,有着国际化的活跃学生群体和无与伦比的性价比。即使是来自欧盟以外国家的学生,在挪威或某些德国公立大学也可以免学费,同时法国大学每年只收取2770欧元的学费。一旦美国人意识到这一点,“学位旅游”就会继“医疗旅游”之后成为美国流行语。

计划明年秋天开始攻读本科学位的青少年们应该问自己:到那时,谁更有可能驯服了新冠疫情?美国和英国还是丹麦和德国?英美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霸权看似必然,但事实并非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