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表示要在2060年前将二氧化碳净排放量降到零,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9月22日联合国大会上播放的录像讲话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说,中国在力争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与五年前提出的目标基本一致)的同时,还要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气候变化的行话中,这意味着通过技术手段和植树等自然手段实现碳排放和减排的平衡。中国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更快地将排放量从峰值降下来,速度要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大型经济体曾经达到或承诺的。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根据2015年达成的针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签署国要在今年年底前提交新的减排计划。疫情打乱了这一安排。9月2日,联合国主管气候变化事宜的官员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Patricia Espinosa)表示,她预计约有80个国家能够如期完成。在习近平发表讲话之前,许多分析人士预测,中国要等到11月美国大选结束、美国未来四年的气候变化政策更加明朗之后才会亮出底牌,可是中国可能决定提前亮牌以提升自己的形象。


但这些目标真的现实吗?中国要实现在2030年前排放达到峰值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早在2014年也就是习近平首次宣布这一目标的前一年 (当时的措辞是“2030年左右”),专家已经认为最早可能在2025年就迎来峰值。事实上,一些科学家认为中国化石燃料(人为碳排放的最大 来源)的排放可能已经见顶。据北京智库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估算,中国的碳排放可能在2025年开始下降。

但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就完全不同了。在9月14日与欧盟领导人的视频峰会上,习近平已经试探性地提出了中国可能要力争实现这样的目 标。一位欧洲外交官表示,尽管在那次会议中习近平并没有对最后期限作出承诺,但他具体提出碳中和的目标本身就是“一个政治突破”。去 年,欧洲领导人设定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的目标。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 

习近平在联合国演讲中用词谨慎。他提出的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而不是气候中和。在气候术语中,这表明该目标只适用于二氧化碳的排放,而不包括其他温室气体,例如全球变暖的重要来源一一甲烷。欧盟的气候中和目标则涵盖了所有排放。

但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27%。如果它正式承诺实现2060年目标,先前对2100年前全球变暖趋势的预测都将改写。研究机构气候行动 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曾计算过,如果各国政府都遵守《巴黎协定》的承诺,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升高 2.7°C,与《巴黎协定》1.5至2°C的目标相差甚远。该机构现在表示,中国宣布的目标可能让原来估算的升温减少0.2至o.3°C。

这仍然意味着升温幅度将超过《巴黎协定》的目标,但中国并非孤军作战。和中国一样,欧盟也尚未正式承诺其到本世纪中叶的目标。而 一旦它正式承诺,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欧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10%。现在所有目光都聚焦在美国选民身上。如果拜登在总统大选 中获胜,将意味着全球三大排放地区一一中国、美国和欧盟(总共约占全球排放的45%)——都将力争在近似的时间框架内实现净零排放目 标。这样一来,实现《巴黎协议》的升温限制目标就“大有希望”,气候行动追踪组织的比尔•黑尔(Bill Hare)表示。

中国并未说明中国将如何实现其2060年目标。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在2005至2007年间达到峰值,在随后十年里下降了 14%左右。欧盟的总排放在1990年达到峰值,此后减少了21%;现在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降低45%。这相当于花40年的时间将排放量减少近一半。而中国提出的目标则意味着要在短短30年内从峰值骤降至接近零。 

关键是,中国尚未明确其新目标是只包含国内排放,还是会包含在境外大量投资于煤炭所带来的排放,包括其全球基建计划“一带一路”倡 议。中国明年将实施新的五年经济计划,从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中国将如何终结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的线索。

要实现2060年的目标,中国的电力供应必须完全脱碳,目前超过六成发电仍然靠燃煤。但中国兴建燃煤发电厂的速度仍然超过任何其他国 家。在2020年的头六个月里,全世界新建煤电厂有60%以上是中国建造的。今天规划和建设的碳密集型基础设施可以持续使用几十年。为 了重振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中国采取的措施中就包括放宽此类项目的建设许可。

但中国也担心气候变化的影响一一它已备受洪水和干旱的困扰。它可以用一些民主国家难以复制的方式实施变革。例如,它可以增加核能发电而不必担心公众反对。能源智库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称,2014年到2019年间, 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翻了一番以上,达到48.7GW。

即使大幅度扩张核电,如果不设法在发电厂排放之前或者直接从环境空气中捕捉二氧化碳并封存于地下,中国要实现目标还是极不现实。 目前还没有找到这样大规模捕捉碳的方法。在相关技术发明出来之前,也很难大幅减少工业流程和重型运输的碳排放。植树造林会有助于 碳吸收,但要实现所需效果需要极大的规模。

正因为缺乏明显的路线图,中国的承诺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他的雄心壮志要求采用新的经济发展方式,而且需要尽快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更绿色的地平线

发布日期:2020-10-12 15:20
中国表示要在2060年前将二氧化碳净排放量降到零,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9月22日联合国大会上播放的录像讲话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说,中国在力争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与五年前提出的目标基本一致)的同时,还要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气候变化的行话中,这意味着通过技术手段和植树等自然手段实现碳排放和减排的平衡。中国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更快地将排放量从峰值降下来,速度要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大型经济体曾经达到或承诺的。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根据2015年达成的针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签署国要在今年年底前提交新的减排计划。疫情打乱了这一安排。9月2日,联合国主管气候变化事宜的官员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Patricia Espinosa)表示,她预计约有80个国家能够如期完成。在习近平发表讲话之前,许多分析人士预测,中国要等到11月美国大选结束、美国未来四年的气候变化政策更加明朗之后才会亮出底牌,可是中国可能决定提前亮牌以提升自己的形象。


但这些目标真的现实吗?中国要实现在2030年前排放达到峰值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早在2014年也就是习近平首次宣布这一目标的前一年 (当时的措辞是“2030年左右”),专家已经认为最早可能在2025年就迎来峰值。事实上,一些科学家认为中国化石燃料(人为碳排放的最大 来源)的排放可能已经见顶。据北京智库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估算,中国的碳排放可能在2025年开始下降。

但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就完全不同了。在9月14日与欧盟领导人的视频峰会上,习近平已经试探性地提出了中国可能要力争实现这样的目 标。一位欧洲外交官表示,尽管在那次会议中习近平并没有对最后期限作出承诺,但他具体提出碳中和的目标本身就是“一个政治突破”。去 年,欧洲领导人设定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的目标。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 

习近平在联合国演讲中用词谨慎。他提出的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而不是气候中和。在气候术语中,这表明该目标只适用于二氧化碳的排放,而不包括其他温室气体,例如全球变暖的重要来源一一甲烷。欧盟的气候中和目标则涵盖了所有排放。

但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27%。如果它正式承诺实现2060年目标,先前对2100年前全球变暖趋势的预测都将改写。研究机构气候行动 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曾计算过,如果各国政府都遵守《巴黎协定》的承诺,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升高 2.7°C,与《巴黎协定》1.5至2°C的目标相差甚远。该机构现在表示,中国宣布的目标可能让原来估算的升温减少0.2至o.3°C。

这仍然意味着升温幅度将超过《巴黎协定》的目标,但中国并非孤军作战。和中国一样,欧盟也尚未正式承诺其到本世纪中叶的目标。而 一旦它正式承诺,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欧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10%。现在所有目光都聚焦在美国选民身上。如果拜登在总统大选 中获胜,将意味着全球三大排放地区一一中国、美国和欧盟(总共约占全球排放的45%)——都将力争在近似的时间框架内实现净零排放目 标。这样一来,实现《巴黎协议》的升温限制目标就“大有希望”,气候行动追踪组织的比尔•黑尔(Bill Hare)表示。

中国并未说明中国将如何实现其2060年目标。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在2005至2007年间达到峰值,在随后十年里下降了 14%左右。欧盟的总排放在1990年达到峰值,此后减少了21%;现在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降低45%。这相当于花40年的时间将排放量减少近一半。而中国提出的目标则意味着要在短短30年内从峰值骤降至接近零。 

关键是,中国尚未明确其新目标是只包含国内排放,还是会包含在境外大量投资于煤炭所带来的排放,包括其全球基建计划“一带一路”倡 议。中国明年将实施新的五年经济计划,从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中国将如何终结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的线索。

要实现2060年的目标,中国的电力供应必须完全脱碳,目前超过六成发电仍然靠燃煤。但中国兴建燃煤发电厂的速度仍然超过任何其他国 家。在2020年的头六个月里,全世界新建煤电厂有60%以上是中国建造的。今天规划和建设的碳密集型基础设施可以持续使用几十年。为 了重振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中国采取的措施中就包括放宽此类项目的建设许可。

但中国也担心气候变化的影响一一它已备受洪水和干旱的困扰。它可以用一些民主国家难以复制的方式实施变革。例如,它可以增加核能发电而不必担心公众反对。能源智库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称,2014年到2019年间, 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翻了一番以上,达到48.7GW。

即使大幅度扩张核电,如果不设法在发电厂排放之前或者直接从环境空气中捕捉二氧化碳并封存于地下,中国要实现目标还是极不现实。 目前还没有找到这样大规模捕捉碳的方法。在相关技术发明出来之前,也很难大幅减少工业流程和重型运输的碳排放。植树造林会有助于 碳吸收,但要实现所需效果需要极大的规模。

正因为缺乏明显的路线图,中国的承诺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他的雄心壮志要求采用新的经济发展方式,而且需要尽快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表示要在2060年前将二氧化碳净排放量降到零,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9月22日联合国大会上播放的录像讲话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说,中国在力争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与五年前提出的目标基本一致)的同时,还要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气候变化的行话中,这意味着通过技术手段和植树等自然手段实现碳排放和减排的平衡。中国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更快地将排放量从峰值降下来,速度要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大型经济体曾经达到或承诺的。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根据2015年达成的针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签署国要在今年年底前提交新的减排计划。疫情打乱了这一安排。9月2日,联合国主管气候变化事宜的官员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Patricia Espinosa)表示,她预计约有80个国家能够如期完成。在习近平发表讲话之前,许多分析人士预测,中国要等到11月美国大选结束、美国未来四年的气候变化政策更加明朗之后才会亮出底牌,可是中国可能决定提前亮牌以提升自己的形象。


但这些目标真的现实吗?中国要实现在2030年前排放达到峰值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早在2014年也就是习近平首次宣布这一目标的前一年 (当时的措辞是“2030年左右”),专家已经认为最早可能在2025年就迎来峰值。事实上,一些科学家认为中国化石燃料(人为碳排放的最大 来源)的排放可能已经见顶。据北京智库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估算,中国的碳排放可能在2025年开始下降。

但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就完全不同了。在9月14日与欧盟领导人的视频峰会上,习近平已经试探性地提出了中国可能要力争实现这样的目 标。一位欧洲外交官表示,尽管在那次会议中习近平并没有对最后期限作出承诺,但他具体提出碳中和的目标本身就是“一个政治突破”。去 年,欧洲领导人设定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的目标。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 

习近平在联合国演讲中用词谨慎。他提出的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而不是气候中和。在气候术语中,这表明该目标只适用于二氧化碳的排放,而不包括其他温室气体,例如全球变暖的重要来源一一甲烷。欧盟的气候中和目标则涵盖了所有排放。

但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27%。如果它正式承诺实现2060年目标,先前对2100年前全球变暖趋势的预测都将改写。研究机构气候行动 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曾计算过,如果各国政府都遵守《巴黎协定》的承诺,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升高 2.7°C,与《巴黎协定》1.5至2°C的目标相差甚远。该机构现在表示,中国宣布的目标可能让原来估算的升温减少0.2至o.3°C。

这仍然意味着升温幅度将超过《巴黎协定》的目标,但中国并非孤军作战。和中国一样,欧盟也尚未正式承诺其到本世纪中叶的目标。而 一旦它正式承诺,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欧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10%。现在所有目光都聚焦在美国选民身上。如果拜登在总统大选 中获胜,将意味着全球三大排放地区一一中国、美国和欧盟(总共约占全球排放的45%)——都将力争在近似的时间框架内实现净零排放目 标。这样一来,实现《巴黎协议》的升温限制目标就“大有希望”,气候行动追踪组织的比尔•黑尔(Bill Hare)表示。

中国并未说明中国将如何实现其2060年目标。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在2005至2007年间达到峰值,在随后十年里下降了 14%左右。欧盟的总排放在1990年达到峰值,此后减少了21%;现在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降低45%。这相当于花40年的时间将排放量减少近一半。而中国提出的目标则意味着要在短短30年内从峰值骤降至接近零。 

关键是,中国尚未明确其新目标是只包含国内排放,还是会包含在境外大量投资于煤炭所带来的排放,包括其全球基建计划“一带一路”倡 议。中国明年将实施新的五年经济计划,从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中国将如何终结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的线索。

要实现2060年的目标,中国的电力供应必须完全脱碳,目前超过六成发电仍然靠燃煤。但中国兴建燃煤发电厂的速度仍然超过任何其他国 家。在2020年的头六个月里,全世界新建煤电厂有60%以上是中国建造的。今天规划和建设的碳密集型基础设施可以持续使用几十年。为 了重振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中国采取的措施中就包括放宽此类项目的建设许可。

但中国也担心气候变化的影响一一它已备受洪水和干旱的困扰。它可以用一些民主国家难以复制的方式实施变革。例如,它可以增加核能发电而不必担心公众反对。能源智库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称,2014年到2019年间, 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翻了一番以上,达到48.7GW。

即使大幅度扩张核电,如果不设法在发电厂排放之前或者直接从环境空气中捕捉二氧化碳并封存于地下,中国要实现目标还是极不现实。 目前还没有找到这样大规模捕捉碳的方法。在相关技术发明出来之前,也很难大幅减少工业流程和重型运输的碳排放。植树造林会有助于 碳吸收,但要实现所需效果需要极大的规模。

正因为缺乏明显的路线图,中国的承诺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他的雄心壮志要求采用新的经济发展方式,而且需要尽快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更绿色的地平线

发布日期:2020-10-12 15:20
中国表示要在2060年前将二氧化碳净排放量降到零,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9月22日联合国大会上播放的录像讲话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说,中国在力争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与五年前提出的目标基本一致)的同时,还要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气候变化的行话中,这意味着通过技术手段和植树等自然手段实现碳排放和减排的平衡。中国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更快地将排放量从峰值降下来,速度要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大型经济体曾经达到或承诺的。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根据2015年达成的针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签署国要在今年年底前提交新的减排计划。疫情打乱了这一安排。9月2日,联合国主管气候变化事宜的官员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Patricia Espinosa)表示,她预计约有80个国家能够如期完成。在习近平发表讲话之前,许多分析人士预测,中国要等到11月美国大选结束、美国未来四年的气候变化政策更加明朗之后才会亮出底牌,可是中国可能决定提前亮牌以提升自己的形象。


但这些目标真的现实吗?中国要实现在2030年前排放达到峰值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早在2014年也就是习近平首次宣布这一目标的前一年 (当时的措辞是“2030年左右”),专家已经认为最早可能在2025年就迎来峰值。事实上,一些科学家认为中国化石燃料(人为碳排放的最大 来源)的排放可能已经见顶。据北京智库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估算,中国的碳排放可能在2025年开始下降。

但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就完全不同了。在9月14日与欧盟领导人的视频峰会上,习近平已经试探性地提出了中国可能要力争实现这样的目 标。一位欧洲外交官表示,尽管在那次会议中习近平并没有对最后期限作出承诺,但他具体提出碳中和的目标本身就是“一个政治突破”。去 年,欧洲领导人设定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的目标。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 

习近平在联合国演讲中用词谨慎。他提出的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而不是气候中和。在气候术语中,这表明该目标只适用于二氧化碳的排放,而不包括其他温室气体,例如全球变暖的重要来源一一甲烷。欧盟的气候中和目标则涵盖了所有排放。

但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27%。如果它正式承诺实现2060年目标,先前对2100年前全球变暖趋势的预测都将改写。研究机构气候行动 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曾计算过,如果各国政府都遵守《巴黎协定》的承诺,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升高 2.7°C,与《巴黎协定》1.5至2°C的目标相差甚远。该机构现在表示,中国宣布的目标可能让原来估算的升温减少0.2至o.3°C。

这仍然意味着升温幅度将超过《巴黎协定》的目标,但中国并非孤军作战。和中国一样,欧盟也尚未正式承诺其到本世纪中叶的目标。而 一旦它正式承诺,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欧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10%。现在所有目光都聚焦在美国选民身上。如果拜登在总统大选 中获胜,将意味着全球三大排放地区一一中国、美国和欧盟(总共约占全球排放的45%)——都将力争在近似的时间框架内实现净零排放目 标。这样一来,实现《巴黎协议》的升温限制目标就“大有希望”,气候行动追踪组织的比尔•黑尔(Bill Hare)表示。

中国并未说明中国将如何实现其2060年目标。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在2005至2007年间达到峰值,在随后十年里下降了 14%左右。欧盟的总排放在1990年达到峰值,此后减少了21%;现在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降低45%。这相当于花40年的时间将排放量减少近一半。而中国提出的目标则意味着要在短短30年内从峰值骤降至接近零。 

关键是,中国尚未明确其新目标是只包含国内排放,还是会包含在境外大量投资于煤炭所带来的排放,包括其全球基建计划“一带一路”倡 议。中国明年将实施新的五年经济计划,从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中国将如何终结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的线索。

要实现2060年的目标,中国的电力供应必须完全脱碳,目前超过六成发电仍然靠燃煤。但中国兴建燃煤发电厂的速度仍然超过任何其他国 家。在2020年的头六个月里,全世界新建煤电厂有60%以上是中国建造的。今天规划和建设的碳密集型基础设施可以持续使用几十年。为 了重振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中国采取的措施中就包括放宽此类项目的建设许可。

但中国也担心气候变化的影响一一它已备受洪水和干旱的困扰。它可以用一些民主国家难以复制的方式实施变革。例如,它可以增加核能发电而不必担心公众反对。能源智库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称,2014年到2019年间, 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翻了一番以上,达到48.7GW。

即使大幅度扩张核电,如果不设法在发电厂排放之前或者直接从环境空气中捕捉二氧化碳并封存于地下,中国要实现目标还是极不现实。 目前还没有找到这样大规模捕捉碳的方法。在相关技术发明出来之前,也很难大幅减少工业流程和重型运输的碳排放。植树造林会有助于 碳吸收,但要实现所需效果需要极大的规模。

正因为缺乏明显的路线图,中国的承诺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他的雄心壮志要求采用新的经济发展方式,而且需要尽快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表示要在2060年前将二氧化碳净排放量降到零,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在9月22日联合国大会上播放的录像讲话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说,中国在力争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与五年前提出的目标基本一致)的同时,还要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气候变化的行话中,这意味着通过技术手段和植树等自然手段实现碳排放和减排的平衡。中国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更快地将排放量从峰值降下来,速度要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大型经济体曾经达到或承诺的。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根据2015年达成的针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签署国要在今年年底前提交新的减排计划。疫情打乱了这一安排。9月2日,联合国主管气候变化事宜的官员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Patricia Espinosa)表示,她预计约有80个国家能够如期完成。在习近平发表讲话之前,许多分析人士预测,中国要等到11月美国大选结束、美国未来四年的气候变化政策更加明朗之后才会亮出底牌,可是中国可能决定提前亮牌以提升自己的形象。


但这些目标真的现实吗?中国要实现在2030年前排放达到峰值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早在2014年也就是习近平首次宣布这一目标的前一年 (当时的措辞是“2030年左右”),专家已经认为最早可能在2025年就迎来峰值。事实上,一些科学家认为中国化石燃料(人为碳排放的最大 来源)的排放可能已经见顶。据北京智库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估算,中国的碳排放可能在2025年开始下降。

但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就完全不同了。在9月14日与欧盟领导人的视频峰会上,习近平已经试探性地提出了中国可能要力争实现这样的目 标。一位欧洲外交官表示,尽管在那次会议中习近平并没有对最后期限作出承诺,但他具体提出碳中和的目标本身就是“一个政治突破”。去 年,欧洲领导人设定了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和”的目标。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 

习近平在联合国演讲中用词谨慎。他提出的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而不是气候中和。在气候术语中,这表明该目标只适用于二氧化碳的排放,而不包括其他温室气体,例如全球变暖的重要来源一一甲烷。欧盟的气候中和目标则涵盖了所有排放。

但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27%。如果它正式承诺实现2060年目标,先前对2100年前全球变暖趋势的预测都将改写。研究机构气候行动 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曾计算过,如果各国政府都遵守《巴黎协定》的承诺,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升高 2.7°C,与《巴黎协定》1.5至2°C的目标相差甚远。该机构现在表示,中国宣布的目标可能让原来估算的升温减少0.2至o.3°C。

这仍然意味着升温幅度将超过《巴黎协定》的目标,但中国并非孤军作战。和中国一样,欧盟也尚未正式承诺其到本世纪中叶的目标。而 一旦它正式承诺,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欧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10%。现在所有目光都聚焦在美国选民身上。如果拜登在总统大选 中获胜,将意味着全球三大排放地区一一中国、美国和欧盟(总共约占全球排放的45%)——都将力争在近似的时间框架内实现净零排放目 标。这样一来,实现《巴黎协议》的升温限制目标就“大有希望”,气候行动追踪组织的比尔•黑尔(Bill Hare)表示。

中国并未说明中国将如何实现其2060年目标。美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在2005至2007年间达到峰值,在随后十年里下降了 14%左右。欧盟的总排放在1990年达到峰值,此后减少了21%;现在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降低45%。这相当于花40年的时间将排放量减少近一半。而中国提出的目标则意味着要在短短30年内从峰值骤降至接近零。 

关键是,中国尚未明确其新目标是只包含国内排放,还是会包含在境外大量投资于煤炭所带来的排放,包括其全球基建计划“一带一路”倡 议。中国明年将实施新的五年经济计划,从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中国将如何终结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的线索。

要实现2060年的目标,中国的电力供应必须完全脱碳,目前超过六成发电仍然靠燃煤。但中国兴建燃煤发电厂的速度仍然超过任何其他国 家。在2020年的头六个月里,全世界新建煤电厂有60%以上是中国建造的。今天规划和建设的碳密集型基础设施可以持续使用几十年。为 了重振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中国采取的措施中就包括放宽此类项目的建设许可。

但中国也担心气候变化的影响一一它已备受洪水和干旱的困扰。它可以用一些民主国家难以复制的方式实施变革。例如,它可以增加核能发电而不必担心公众反对。能源智库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称,2014年到2019年间, 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翻了一番以上,达到48.7GW。

即使大幅度扩张核电,如果不设法在发电厂排放之前或者直接从环境空气中捕捉二氧化碳并封存于地下,中国要实现目标还是极不现实。 目前还没有找到这样大规模捕捉碳的方法。在相关技术发明出来之前,也很难大幅减少工业流程和重型运输的碳排放。植树造林会有助于 碳吸收,但要实现所需效果需要极大的规模。

正因为缺乏明显的路线图,中国的承诺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他的雄心壮志要求采用新的经济发展方式,而且需要尽快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