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被认为已实现群体免疫的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激增;欧洲许多在春季深陷疫情的城市,正在目睹病毒卷土重来。

 

OR--商业新媒体
在探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群体免疫的道路上,位于亚马逊雨林腹地的巴西城市马瑙斯(Manaus)曾短暂给人们带来一线希望。

在今年5月的严重疫情造成约3400人死亡和更多人感染后,新冠病毒的流行迅速减退,一些科学家据此推断,这座拥有200万人口的城市已经达到了某种群体免疫。

这一假设现在受到质疑,因为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增加给当局带来了新的挑战,也给世界各地的一些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带来了难题,他们一直在朝着群体免疫政策的方向迈进,来替代严厉的封锁措施。

马瑙斯市长亚瑟•维尔吉利奥(Arthur Virgilio)表示:“你如何解释昨天30多人死亡,今天50多人死亡?是什么导致了马瑙斯的死亡率上升?”

在英国和美国,关于群体免疫的辩论本周再度升温,起因是一群医学家发表了《大巴林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呼吁采取“针对性保护”(focused protection)的公共战略来建立群体免疫。

这些科学家们说,应该允许冠状病毒在年轻人和健康人群中传播,同时要防止老年人和那些本来患有疾病的人感染。他们指出,年老体弱者死于这种病毒的风险是年轻人的1000多倍。

声明里说:“随着人群中建立起免疫力,所有人——包括年迈体弱群体——感染的风险都会降低。因此,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死亡率和社会危害降到最低,直到我们达到群体免疫。”

在西欧,感染和抗体调查显示,约8%的人口具有一定的新冠免疫能力,尽管在伦敦和马德里等城市,这一比例更高,可能高达20%。在美国,超过四分之一的纽约居民可能具有某种新冠免疫能力。

但这些比例远低于群体免疫的门槛,这一数值被认为要接近60%。

这反映在欧洲的最新数据中,这些数据显示,在春季暴发最严重新冠疫情的许多地方——如巴黎、马德里和意大利北部——病毒在秋季又卷土重来。

相比之下,数据表明,在新冠病毒感染比例较高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城市,可能已经达到了某种形式的部分群体免疫。

例如,在南非,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针对在开普敦公共诊所就诊的孕妇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所采集的样本中,有40%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这表明曾暴露于新冠病毒中。

开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Cape Town)病毒学家马文•肖(Marvin Hsiao)将每日新增病例从7月份的约1.2万例减少至目前的约1000例归因于“半群体免疫”。

印度公共卫生专家也表示,该国的一些城市贫民窟似乎正在走向某种群体免疫——尽管他们对这样描述持谨慎态度。

研究发现,浦那市51%的居民和孟买约45%的贫民窟居民有新冠病毒抗体,表明他们以前接触过病毒,并对该病毒有免疫力。然而,在全国范围内,10岁以上拥有新冠抗体的印度人的比例仅有6.6%。

孟买欣杜贾医院和研究中心(Hinduja Hospital and Research Centre)的呼吸专家扎尔•乌德瓦迪亚(Zarir Udwadia)表示:“在我们的贫民窟,我们几乎达到了群体免疫,但在全国范围内不能这样说。”

生物医学研究慈善机构DBT/Wellcome Trust India 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沙希德•贾米尔(Shahid Jameel)表示:“群体免疫是一个更多用于疫苗接种而不是疾病的概念。你不能在一个州或一个国家谈论群体免疫。更多的是某些群体。”

但是,即使开普敦、孟买和马瑙斯的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了某种形式的群体免疫,科学家认为这可能只能提供暂时的保护。

英国罗莎琳德•富兰克林研究所(Rosalind Franklin Institute)所长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说:“我们还不知道免疫力会持续多久,所以实现群体免疫可能并不简单。”

他指出,“我们对普通感冒并没有形成群体免疫。”已经有一些报道称,有人在首次感染新冠后,过了几个月又再次感染。

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鲁珀特•比尔(Rupert Beale)认为想要保护某些人群不感染这种病毒是“一厢情愿”。

他说:“我们知道对冠状病毒的免疫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并且有可能再次感染。因此,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通过建立‘群体免疫’来持久保护弱势个体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在马瑙斯,每日土葬和火葬数量从5月高峰时的约350起下降到上月的不到90起。但根据马瑙斯地区的数据,最近几周病例再次激增,死亡人数自4月份以来首次出现上升。

马瑙斯的医院入院数据显示了一点与印度类似的情况。住院人数的回升是由住进私立医院的富人推动的,但公立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正在陆续出院。

里约热内卢Fiocruz Institute的协调员马赛罗•戈麦斯(Marcelo Gomes)表示:“现在说有第二波疫情或者马瑙斯已经实现群体免疫还为时过早。可以明确的是最近几周病例持续增长。”

市长维尔吉利奥补充说:“我希望免疫来自疫苗,而不是群体。”

布莱恩•哈里斯(Bryan Harris)和卡罗来纳•普利斯(Carolina Pulice)圣保罗、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和约翰•伯恩-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伦敦、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新德里、约瑟夫•科特里尔(Joseph Cotterill)约翰内斯堡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全球多地疫情反弹削弱“群体免疫”可信度

发布日期:2020-10-12 09:56
一度被认为已实现群体免疫的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激增;欧洲许多在春季深陷疫情的城市,正在目睹病毒卷土重来。

 

OR--商业新媒体
在探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群体免疫的道路上,位于亚马逊雨林腹地的巴西城市马瑙斯(Manaus)曾短暂给人们带来一线希望。

在今年5月的严重疫情造成约3400人死亡和更多人感染后,新冠病毒的流行迅速减退,一些科学家据此推断,这座拥有200万人口的城市已经达到了某种群体免疫。

这一假设现在受到质疑,因为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增加给当局带来了新的挑战,也给世界各地的一些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带来了难题,他们一直在朝着群体免疫政策的方向迈进,来替代严厉的封锁措施。

马瑙斯市长亚瑟•维尔吉利奥(Arthur Virgilio)表示:“你如何解释昨天30多人死亡,今天50多人死亡?是什么导致了马瑙斯的死亡率上升?”

在英国和美国,关于群体免疫的辩论本周再度升温,起因是一群医学家发表了《大巴林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呼吁采取“针对性保护”(focused protection)的公共战略来建立群体免疫。

这些科学家们说,应该允许冠状病毒在年轻人和健康人群中传播,同时要防止老年人和那些本来患有疾病的人感染。他们指出,年老体弱者死于这种病毒的风险是年轻人的1000多倍。

声明里说:“随着人群中建立起免疫力,所有人——包括年迈体弱群体——感染的风险都会降低。因此,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死亡率和社会危害降到最低,直到我们达到群体免疫。”

在西欧,感染和抗体调查显示,约8%的人口具有一定的新冠免疫能力,尽管在伦敦和马德里等城市,这一比例更高,可能高达20%。在美国,超过四分之一的纽约居民可能具有某种新冠免疫能力。

但这些比例远低于群体免疫的门槛,这一数值被认为要接近60%。

这反映在欧洲的最新数据中,这些数据显示,在春季暴发最严重新冠疫情的许多地方——如巴黎、马德里和意大利北部——病毒在秋季又卷土重来。

相比之下,数据表明,在新冠病毒感染比例较高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城市,可能已经达到了某种形式的部分群体免疫。

例如,在南非,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针对在开普敦公共诊所就诊的孕妇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所采集的样本中,有40%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这表明曾暴露于新冠病毒中。

开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Cape Town)病毒学家马文•肖(Marvin Hsiao)将每日新增病例从7月份的约1.2万例减少至目前的约1000例归因于“半群体免疫”。

印度公共卫生专家也表示,该国的一些城市贫民窟似乎正在走向某种群体免疫——尽管他们对这样描述持谨慎态度。

研究发现,浦那市51%的居民和孟买约45%的贫民窟居民有新冠病毒抗体,表明他们以前接触过病毒,并对该病毒有免疫力。然而,在全国范围内,10岁以上拥有新冠抗体的印度人的比例仅有6.6%。

孟买欣杜贾医院和研究中心(Hinduja Hospital and Research Centre)的呼吸专家扎尔•乌德瓦迪亚(Zarir Udwadia)表示:“在我们的贫民窟,我们几乎达到了群体免疫,但在全国范围内不能这样说。”

生物医学研究慈善机构DBT/Wellcome Trust India 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沙希德•贾米尔(Shahid Jameel)表示:“群体免疫是一个更多用于疫苗接种而不是疾病的概念。你不能在一个州或一个国家谈论群体免疫。更多的是某些群体。”

但是,即使开普敦、孟买和马瑙斯的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了某种形式的群体免疫,科学家认为这可能只能提供暂时的保护。

英国罗莎琳德•富兰克林研究所(Rosalind Franklin Institute)所长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说:“我们还不知道免疫力会持续多久,所以实现群体免疫可能并不简单。”

他指出,“我们对普通感冒并没有形成群体免疫。”已经有一些报道称,有人在首次感染新冠后,过了几个月又再次感染。

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鲁珀特•比尔(Rupert Beale)认为想要保护某些人群不感染这种病毒是“一厢情愿”。

他说:“我们知道对冠状病毒的免疫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并且有可能再次感染。因此,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通过建立‘群体免疫’来持久保护弱势个体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在马瑙斯,每日土葬和火葬数量从5月高峰时的约350起下降到上月的不到90起。但根据马瑙斯地区的数据,最近几周病例再次激增,死亡人数自4月份以来首次出现上升。

马瑙斯的医院入院数据显示了一点与印度类似的情况。住院人数的回升是由住进私立医院的富人推动的,但公立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正在陆续出院。

里约热内卢Fiocruz Institute的协调员马赛罗•戈麦斯(Marcelo Gomes)表示:“现在说有第二波疫情或者马瑙斯已经实现群体免疫还为时过早。可以明确的是最近几周病例持续增长。”

市长维尔吉利奥补充说:“我希望免疫来自疫苗,而不是群体。”

布莱恩•哈里斯(Bryan Harris)和卡罗来纳•普利斯(Carolina Pulice)圣保罗、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和约翰•伯恩-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伦敦、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新德里、约瑟夫•科特里尔(Joseph Cotterill)约翰内斯堡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一度被认为已实现群体免疫的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激增;欧洲许多在春季深陷疫情的城市,正在目睹病毒卷土重来。

 

OR--商业新媒体
在探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群体免疫的道路上,位于亚马逊雨林腹地的巴西城市马瑙斯(Manaus)曾短暂给人们带来一线希望。

在今年5月的严重疫情造成约3400人死亡和更多人感染后,新冠病毒的流行迅速减退,一些科学家据此推断,这座拥有200万人口的城市已经达到了某种群体免疫。

这一假设现在受到质疑,因为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增加给当局带来了新的挑战,也给世界各地的一些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带来了难题,他们一直在朝着群体免疫政策的方向迈进,来替代严厉的封锁措施。

马瑙斯市长亚瑟•维尔吉利奥(Arthur Virgilio)表示:“你如何解释昨天30多人死亡,今天50多人死亡?是什么导致了马瑙斯的死亡率上升?”

在英国和美国,关于群体免疫的辩论本周再度升温,起因是一群医学家发表了《大巴林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呼吁采取“针对性保护”(focused protection)的公共战略来建立群体免疫。

这些科学家们说,应该允许冠状病毒在年轻人和健康人群中传播,同时要防止老年人和那些本来患有疾病的人感染。他们指出,年老体弱者死于这种病毒的风险是年轻人的1000多倍。

声明里说:“随着人群中建立起免疫力,所有人——包括年迈体弱群体——感染的风险都会降低。因此,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死亡率和社会危害降到最低,直到我们达到群体免疫。”

在西欧,感染和抗体调查显示,约8%的人口具有一定的新冠免疫能力,尽管在伦敦和马德里等城市,这一比例更高,可能高达20%。在美国,超过四分之一的纽约居民可能具有某种新冠免疫能力。

但这些比例远低于群体免疫的门槛,这一数值被认为要接近60%。

这反映在欧洲的最新数据中,这些数据显示,在春季暴发最严重新冠疫情的许多地方——如巴黎、马德里和意大利北部——病毒在秋季又卷土重来。

相比之下,数据表明,在新冠病毒感染比例较高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城市,可能已经达到了某种形式的部分群体免疫。

例如,在南非,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针对在开普敦公共诊所就诊的孕妇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所采集的样本中,有40%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这表明曾暴露于新冠病毒中。

开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Cape Town)病毒学家马文•肖(Marvin Hsiao)将每日新增病例从7月份的约1.2万例减少至目前的约1000例归因于“半群体免疫”。

印度公共卫生专家也表示,该国的一些城市贫民窟似乎正在走向某种群体免疫——尽管他们对这样描述持谨慎态度。

研究发现,浦那市51%的居民和孟买约45%的贫民窟居民有新冠病毒抗体,表明他们以前接触过病毒,并对该病毒有免疫力。然而,在全国范围内,10岁以上拥有新冠抗体的印度人的比例仅有6.6%。

孟买欣杜贾医院和研究中心(Hinduja Hospital and Research Centre)的呼吸专家扎尔•乌德瓦迪亚(Zarir Udwadia)表示:“在我们的贫民窟,我们几乎达到了群体免疫,但在全国范围内不能这样说。”

生物医学研究慈善机构DBT/Wellcome Trust India 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沙希德•贾米尔(Shahid Jameel)表示:“群体免疫是一个更多用于疫苗接种而不是疾病的概念。你不能在一个州或一个国家谈论群体免疫。更多的是某些群体。”

但是,即使开普敦、孟买和马瑙斯的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了某种形式的群体免疫,科学家认为这可能只能提供暂时的保护。

英国罗莎琳德•富兰克林研究所(Rosalind Franklin Institute)所长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说:“我们还不知道免疫力会持续多久,所以实现群体免疫可能并不简单。”

他指出,“我们对普通感冒并没有形成群体免疫。”已经有一些报道称,有人在首次感染新冠后,过了几个月又再次感染。

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鲁珀特•比尔(Rupert Beale)认为想要保护某些人群不感染这种病毒是“一厢情愿”。

他说:“我们知道对冠状病毒的免疫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并且有可能再次感染。因此,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通过建立‘群体免疫’来持久保护弱势个体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在马瑙斯,每日土葬和火葬数量从5月高峰时的约350起下降到上月的不到90起。但根据马瑙斯地区的数据,最近几周病例再次激增,死亡人数自4月份以来首次出现上升。

马瑙斯的医院入院数据显示了一点与印度类似的情况。住院人数的回升是由住进私立医院的富人推动的,但公立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正在陆续出院。

里约热内卢Fiocruz Institute的协调员马赛罗•戈麦斯(Marcelo Gomes)表示:“现在说有第二波疫情或者马瑙斯已经实现群体免疫还为时过早。可以明确的是最近几周病例持续增长。”

市长维尔吉利奥补充说:“我希望免疫来自疫苗,而不是群体。”

布莱恩•哈里斯(Bryan Harris)和卡罗来纳•普利斯(Carolina Pulice)圣保罗、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和约翰•伯恩-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伦敦、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新德里、约瑟夫•科特里尔(Joseph Cotterill)约翰内斯堡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全球多地疫情反弹削弱“群体免疫”可信度

发布日期:2020-10-12 09:56
一度被认为已实现群体免疫的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激增;欧洲许多在春季深陷疫情的城市,正在目睹病毒卷土重来。

 

OR--商业新媒体
在探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群体免疫的道路上,位于亚马逊雨林腹地的巴西城市马瑙斯(Manaus)曾短暂给人们带来一线希望。

在今年5月的严重疫情造成约3400人死亡和更多人感染后,新冠病毒的流行迅速减退,一些科学家据此推断,这座拥有200万人口的城市已经达到了某种群体免疫。

这一假设现在受到质疑,因为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增加给当局带来了新的挑战,也给世界各地的一些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带来了难题,他们一直在朝着群体免疫政策的方向迈进,来替代严厉的封锁措施。

马瑙斯市长亚瑟•维尔吉利奥(Arthur Virgilio)表示:“你如何解释昨天30多人死亡,今天50多人死亡?是什么导致了马瑙斯的死亡率上升?”

在英国和美国,关于群体免疫的辩论本周再度升温,起因是一群医学家发表了《大巴林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呼吁采取“针对性保护”(focused protection)的公共战略来建立群体免疫。

这些科学家们说,应该允许冠状病毒在年轻人和健康人群中传播,同时要防止老年人和那些本来患有疾病的人感染。他们指出,年老体弱者死于这种病毒的风险是年轻人的1000多倍。

声明里说:“随着人群中建立起免疫力,所有人——包括年迈体弱群体——感染的风险都会降低。因此,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死亡率和社会危害降到最低,直到我们达到群体免疫。”

在西欧,感染和抗体调查显示,约8%的人口具有一定的新冠免疫能力,尽管在伦敦和马德里等城市,这一比例更高,可能高达20%。在美国,超过四分之一的纽约居民可能具有某种新冠免疫能力。

但这些比例远低于群体免疫的门槛,这一数值被认为要接近60%。

这反映在欧洲的最新数据中,这些数据显示,在春季暴发最严重新冠疫情的许多地方——如巴黎、马德里和意大利北部——病毒在秋季又卷土重来。

相比之下,数据表明,在新冠病毒感染比例较高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城市,可能已经达到了某种形式的部分群体免疫。

例如,在南非,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针对在开普敦公共诊所就诊的孕妇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所采集的样本中,有40%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这表明曾暴露于新冠病毒中。

开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Cape Town)病毒学家马文•肖(Marvin Hsiao)将每日新增病例从7月份的约1.2万例减少至目前的约1000例归因于“半群体免疫”。

印度公共卫生专家也表示,该国的一些城市贫民窟似乎正在走向某种群体免疫——尽管他们对这样描述持谨慎态度。

研究发现,浦那市51%的居民和孟买约45%的贫民窟居民有新冠病毒抗体,表明他们以前接触过病毒,并对该病毒有免疫力。然而,在全国范围内,10岁以上拥有新冠抗体的印度人的比例仅有6.6%。

孟买欣杜贾医院和研究中心(Hinduja Hospital and Research Centre)的呼吸专家扎尔•乌德瓦迪亚(Zarir Udwadia)表示:“在我们的贫民窟,我们几乎达到了群体免疫,但在全国范围内不能这样说。”

生物医学研究慈善机构DBT/Wellcome Trust India 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沙希德•贾米尔(Shahid Jameel)表示:“群体免疫是一个更多用于疫苗接种而不是疾病的概念。你不能在一个州或一个国家谈论群体免疫。更多的是某些群体。”

但是,即使开普敦、孟买和马瑙斯的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了某种形式的群体免疫,科学家认为这可能只能提供暂时的保护。

英国罗莎琳德•富兰克林研究所(Rosalind Franklin Institute)所长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说:“我们还不知道免疫力会持续多久,所以实现群体免疫可能并不简单。”

他指出,“我们对普通感冒并没有形成群体免疫。”已经有一些报道称,有人在首次感染新冠后,过了几个月又再次感染。

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鲁珀特•比尔(Rupert Beale)认为想要保护某些人群不感染这种病毒是“一厢情愿”。

他说:“我们知道对冠状病毒的免疫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并且有可能再次感染。因此,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通过建立‘群体免疫’来持久保护弱势个体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在马瑙斯,每日土葬和火葬数量从5月高峰时的约350起下降到上月的不到90起。但根据马瑙斯地区的数据,最近几周病例再次激增,死亡人数自4月份以来首次出现上升。

马瑙斯的医院入院数据显示了一点与印度类似的情况。住院人数的回升是由住进私立医院的富人推动的,但公立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正在陆续出院。

里约热内卢Fiocruz Institute的协调员马赛罗•戈麦斯(Marcelo Gomes)表示:“现在说有第二波疫情或者马瑙斯已经实现群体免疫还为时过早。可以明确的是最近几周病例持续增长。”

市长维尔吉利奥补充说:“我希望免疫来自疫苗,而不是群体。”

布莱恩•哈里斯(Bryan Harris)和卡罗来纳•普利斯(Carolina Pulice)圣保罗、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和约翰•伯恩-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伦敦、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新德里、约瑟夫•科特里尔(Joseph Cotterill)约翰内斯堡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一度被认为已实现群体免疫的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激增;欧洲许多在春季深陷疫情的城市,正在目睹病毒卷土重来。

 

OR--商业新媒体
在探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群体免疫的道路上,位于亚马逊雨林腹地的巴西城市马瑙斯(Manaus)曾短暂给人们带来一线希望。

在今年5月的严重疫情造成约3400人死亡和更多人感染后,新冠病毒的流行迅速减退,一些科学家据此推断,这座拥有200万人口的城市已经达到了某种群体免疫。

这一假设现在受到质疑,因为马瑙斯新冠病例再次增加给当局带来了新的挑战,也给世界各地的一些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带来了难题,他们一直在朝着群体免疫政策的方向迈进,来替代严厉的封锁措施。

马瑙斯市长亚瑟•维尔吉利奥(Arthur Virgilio)表示:“你如何解释昨天30多人死亡,今天50多人死亡?是什么导致了马瑙斯的死亡率上升?”

在英国和美国,关于群体免疫的辩论本周再度升温,起因是一群医学家发表了《大巴林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呼吁采取“针对性保护”(focused protection)的公共战略来建立群体免疫。

这些科学家们说,应该允许冠状病毒在年轻人和健康人群中传播,同时要防止老年人和那些本来患有疾病的人感染。他们指出,年老体弱者死于这种病毒的风险是年轻人的1000多倍。

声明里说:“随着人群中建立起免疫力,所有人——包括年迈体弱群体——感染的风险都会降低。因此,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死亡率和社会危害降到最低,直到我们达到群体免疫。”

在西欧,感染和抗体调查显示,约8%的人口具有一定的新冠免疫能力,尽管在伦敦和马德里等城市,这一比例更高,可能高达20%。在美国,超过四分之一的纽约居民可能具有某种新冠免疫能力。

但这些比例远低于群体免疫的门槛,这一数值被认为要接近60%。

这反映在欧洲的最新数据中,这些数据显示,在春季暴发最严重新冠疫情的许多地方——如巴黎、马德里和意大利北部——病毒在秋季又卷土重来。

相比之下,数据表明,在新冠病毒感染比例较高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城市,可能已经达到了某种形式的部分群体免疫。

例如,在南非,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针对在开普敦公共诊所就诊的孕妇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所采集的样本中,有40%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这表明曾暴露于新冠病毒中。

开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Cape Town)病毒学家马文•肖(Marvin Hsiao)将每日新增病例从7月份的约1.2万例减少至目前的约1000例归因于“半群体免疫”。

印度公共卫生专家也表示,该国的一些城市贫民窟似乎正在走向某种群体免疫——尽管他们对这样描述持谨慎态度。

研究发现,浦那市51%的居民和孟买约45%的贫民窟居民有新冠病毒抗体,表明他们以前接触过病毒,并对该病毒有免疫力。然而,在全国范围内,10岁以上拥有新冠抗体的印度人的比例仅有6.6%。

孟买欣杜贾医院和研究中心(Hinduja Hospital and Research Centre)的呼吸专家扎尔•乌德瓦迪亚(Zarir Udwadia)表示:“在我们的贫民窟,我们几乎达到了群体免疫,但在全国范围内不能这样说。”

生物医学研究慈善机构DBT/Wellcome Trust India 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沙希德•贾米尔(Shahid Jameel)表示:“群体免疫是一个更多用于疫苗接种而不是疾病的概念。你不能在一个州或一个国家谈论群体免疫。更多的是某些群体。”

但是,即使开普敦、孟买和马瑙斯的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了某种形式的群体免疫,科学家认为这可能只能提供暂时的保护。

英国罗莎琳德•富兰克林研究所(Rosalind Franklin Institute)所长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说:“我们还不知道免疫力会持续多久,所以实现群体免疫可能并不简单。”

他指出,“我们对普通感冒并没有形成群体免疫。”已经有一些报道称,有人在首次感染新冠后,过了几个月又再次感染。

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生物学家鲁珀特•比尔(Rupert Beale)认为想要保护某些人群不感染这种病毒是“一厢情愿”。

他说:“我们知道对冠状病毒的免疫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并且有可能再次感染。因此,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通过建立‘群体免疫’来持久保护弱势个体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在马瑙斯,每日土葬和火葬数量从5月高峰时的约350起下降到上月的不到90起。但根据马瑙斯地区的数据,最近几周病例再次激增,死亡人数自4月份以来首次出现上升。

马瑙斯的医院入院数据显示了一点与印度类似的情况。住院人数的回升是由住进私立医院的富人推动的,但公立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正在陆续出院。

里约热内卢Fiocruz Institute的协调员马赛罗•戈麦斯(Marcelo Gomes)表示:“现在说有第二波疫情或者马瑙斯已经实现群体免疫还为时过早。可以明确的是最近几周病例持续增长。”

市长维尔吉利奥补充说:“我希望免疫来自疫苗,而不是群体。”

布莱恩•哈里斯(Bryan Harris)和卡罗来纳•普利斯(Carolina Pulice)圣保罗、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和约翰•伯恩-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伦敦、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新德里、约瑟夫•科特里尔(Joseph Cotterill)约翰内斯堡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