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呆症患病率上升是个全球性的紧急情况。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全世界面临的所有麻烦中,痴呆症患病率上升看起来似乎属于不太紧迫的那类。其背后的原因——人们更长寿了——本身值得庆贺,而且它的扩展并不似病毒感染那般迅速,而是与迟缓而不可避免的人口结构变化同步。另外,它的全面影响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感受得到。但现实却非常不同。痴呆症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紧急情况。即便是现在也已经有患者得不到人道的照顾。眼下并没有治愈的方法,也没有哪个社会想出了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提供和支付患者所需的护理。

“痴呆症”是个涵盖一系列疾病的总称,致病原因也多种多样,其中最常见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在所有病例中占到60%到80%。痴呆症通常始于健忘和认知功能轻度丧失。但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会失去自理能力。许多人在去世前很久就需要全天候的护理。它并不仅仅影响老年人,但他们更有可能患上此症——而全球预期寿命已经从一个世纪前的30出头攀升到现在的70多岁,在富裕国家更是超过了80岁。据估计,65岁至69岁的人中有1.7%患有痴呆症,此后每五年罹患该病的风险增加一倍。目前全球约有5000万人患病,预计到2030年将升至8200万,到2050年升至1.5亿。大多数新增病例出现在人口正在增长并老龄化的发展中国家。


这些数字将给全世界带来的难题现在就已在老龄化更严重的国家显现出来,在封城期间被强烈地感知一一看看在家里照顾痴呆症患者有多难 吧,还有那些不堪负荷的护理院中有大批患者得不到个体化照顾。随着家庭规模的缩小,独生子女和孙辈将很难照护他们的长辈。痴呆症 护理已经对一般医疗系统造成了连锁效应。在新冠疫情发生前,英国医院多达四分之一的床位被痴呆症患者占据。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倒也不是只有坏消息。近期有研究表明,过去30年,部分西方国家的老年人通过在中年时少吸烟、多锻炼和减肥等行为降低了患痴呆症的 风险。另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承诺在2021年3月之前对一款药物做出审批决定,据说这是第一款可阻止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认知能力下 降的药物。但是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患痴呆症的风险似乎仍在上升,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的任何新疗法很可能只会让一些患者部分受益。

因此,政府现在应该行动起来,减轻痴呆症患病率上升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损害。第一步就是要重新唤起几年前许多人承诺解决这个问题时 曾有过的紧迫感一一例如在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利用英国担任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的机会召集了一次“痴呆症峰会”,会议承诺为 痴呆症研究提供资助,以期在2025年前找到一种“疾病缓解疗法”。而事实却是,痴呆症研究获得的资助已经远远落后于癌症或冠心病。而 且,由于疫情阻碍或阻止了临床试验和研究,并抽走了其他领域的资源,痴呆症有再次被抛在后面的风险。

政府还需要思考痴呆症患者的长期护理问题。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该如何为此买单。日本实行强制性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要求所有40到 65岁的人支付保险费。这种做法似乎很有吸引力,因为它避免了将重担丢给年轻人。但该计划并不是自我融资的。和其他地方一样,日益 加重的负担将落在个人和纳税人身上。 

比起由谁支付护理费用,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是:谁来提供护理服务?护理要体现人道和尊严,是极其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技术可帮助减轻 负担:可以利用远程监控让人们待在家里;或许在未来,机器人可以执行一些基本任务。但照顾痴呆症患者还是需要人。这项工作一般都 被归为低技能那一类,报酬通常也很低。事实上,它需要有极大的耐心、同理心和善意。这份工作应该得到更好的回报和更多的尊重,尽管这会增加支出。在日本和英国等护理人员严重短缺的国家,需要对那些愿意且有能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提高移民的便利度。

最后,有证据表明,多达40%的痴呆症病例可以通过在早年改变行为来延缓或避免。问题是过往的公共卫生宣传活动效果参差不齐,对于 痴呆症最棘手的“既有病症”一一老龄一一也无补于事。无药可医、资金不足、公共卫生讯息传达难以收效,这一切也许足以让人绝望地举手 投降。然而,这实际上只是突显出痴呆症的解决方案就像这种疾病本身一样,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发展。这是应该马上开始研究这些方案 的另一个理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痴呆症 被遗忘的问题

发布日期:2020-10-01 09:26
痴呆症患病率上升是个全球性的紧急情况。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全世界面临的所有麻烦中,痴呆症患病率上升看起来似乎属于不太紧迫的那类。其背后的原因——人们更长寿了——本身值得庆贺,而且它的扩展并不似病毒感染那般迅速,而是与迟缓而不可避免的人口结构变化同步。另外,它的全面影响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感受得到。但现实却非常不同。痴呆症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紧急情况。即便是现在也已经有患者得不到人道的照顾。眼下并没有治愈的方法,也没有哪个社会想出了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提供和支付患者所需的护理。

“痴呆症”是个涵盖一系列疾病的总称,致病原因也多种多样,其中最常见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在所有病例中占到60%到80%。痴呆症通常始于健忘和认知功能轻度丧失。但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会失去自理能力。许多人在去世前很久就需要全天候的护理。它并不仅仅影响老年人,但他们更有可能患上此症——而全球预期寿命已经从一个世纪前的30出头攀升到现在的70多岁,在富裕国家更是超过了80岁。据估计,65岁至69岁的人中有1.7%患有痴呆症,此后每五年罹患该病的风险增加一倍。目前全球约有5000万人患病,预计到2030年将升至8200万,到2050年升至1.5亿。大多数新增病例出现在人口正在增长并老龄化的发展中国家。


这些数字将给全世界带来的难题现在就已在老龄化更严重的国家显现出来,在封城期间被强烈地感知一一看看在家里照顾痴呆症患者有多难 吧,还有那些不堪负荷的护理院中有大批患者得不到个体化照顾。随着家庭规模的缩小,独生子女和孙辈将很难照护他们的长辈。痴呆症 护理已经对一般医疗系统造成了连锁效应。在新冠疫情发生前,英国医院多达四分之一的床位被痴呆症患者占据。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倒也不是只有坏消息。近期有研究表明,过去30年,部分西方国家的老年人通过在中年时少吸烟、多锻炼和减肥等行为降低了患痴呆症的 风险。另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承诺在2021年3月之前对一款药物做出审批决定,据说这是第一款可阻止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认知能力下 降的药物。但是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患痴呆症的风险似乎仍在上升,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的任何新疗法很可能只会让一些患者部分受益。

因此,政府现在应该行动起来,减轻痴呆症患病率上升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损害。第一步就是要重新唤起几年前许多人承诺解决这个问题时 曾有过的紧迫感一一例如在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利用英国担任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的机会召集了一次“痴呆症峰会”,会议承诺为 痴呆症研究提供资助,以期在2025年前找到一种“疾病缓解疗法”。而事实却是,痴呆症研究获得的资助已经远远落后于癌症或冠心病。而 且,由于疫情阻碍或阻止了临床试验和研究,并抽走了其他领域的资源,痴呆症有再次被抛在后面的风险。

政府还需要思考痴呆症患者的长期护理问题。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该如何为此买单。日本实行强制性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要求所有40到 65岁的人支付保险费。这种做法似乎很有吸引力,因为它避免了将重担丢给年轻人。但该计划并不是自我融资的。和其他地方一样,日益 加重的负担将落在个人和纳税人身上。 

比起由谁支付护理费用,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是:谁来提供护理服务?护理要体现人道和尊严,是极其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技术可帮助减轻 负担:可以利用远程监控让人们待在家里;或许在未来,机器人可以执行一些基本任务。但照顾痴呆症患者还是需要人。这项工作一般都 被归为低技能那一类,报酬通常也很低。事实上,它需要有极大的耐心、同理心和善意。这份工作应该得到更好的回报和更多的尊重,尽管这会增加支出。在日本和英国等护理人员严重短缺的国家,需要对那些愿意且有能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提高移民的便利度。

最后,有证据表明,多达40%的痴呆症病例可以通过在早年改变行为来延缓或避免。问题是过往的公共卫生宣传活动效果参差不齐,对于 痴呆症最棘手的“既有病症”一一老龄一一也无补于事。无药可医、资金不足、公共卫生讯息传达难以收效,这一切也许足以让人绝望地举手 投降。然而,这实际上只是突显出痴呆症的解决方案就像这种疾病本身一样,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发展。这是应该马上开始研究这些方案 的另一个理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痴呆症患病率上升是个全球性的紧急情况。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全世界面临的所有麻烦中,痴呆症患病率上升看起来似乎属于不太紧迫的那类。其背后的原因——人们更长寿了——本身值得庆贺,而且它的扩展并不似病毒感染那般迅速,而是与迟缓而不可避免的人口结构变化同步。另外,它的全面影响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感受得到。但现实却非常不同。痴呆症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紧急情况。即便是现在也已经有患者得不到人道的照顾。眼下并没有治愈的方法,也没有哪个社会想出了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提供和支付患者所需的护理。

“痴呆症”是个涵盖一系列疾病的总称,致病原因也多种多样,其中最常见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在所有病例中占到60%到80%。痴呆症通常始于健忘和认知功能轻度丧失。但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会失去自理能力。许多人在去世前很久就需要全天候的护理。它并不仅仅影响老年人,但他们更有可能患上此症——而全球预期寿命已经从一个世纪前的30出头攀升到现在的70多岁,在富裕国家更是超过了80岁。据估计,65岁至69岁的人中有1.7%患有痴呆症,此后每五年罹患该病的风险增加一倍。目前全球约有5000万人患病,预计到2030年将升至8200万,到2050年升至1.5亿。大多数新增病例出现在人口正在增长并老龄化的发展中国家。


这些数字将给全世界带来的难题现在就已在老龄化更严重的国家显现出来,在封城期间被强烈地感知一一看看在家里照顾痴呆症患者有多难 吧,还有那些不堪负荷的护理院中有大批患者得不到个体化照顾。随着家庭规模的缩小,独生子女和孙辈将很难照护他们的长辈。痴呆症 护理已经对一般医疗系统造成了连锁效应。在新冠疫情发生前,英国医院多达四分之一的床位被痴呆症患者占据。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倒也不是只有坏消息。近期有研究表明,过去30年,部分西方国家的老年人通过在中年时少吸烟、多锻炼和减肥等行为降低了患痴呆症的 风险。另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承诺在2021年3月之前对一款药物做出审批决定,据说这是第一款可阻止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认知能力下 降的药物。但是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患痴呆症的风险似乎仍在上升,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的任何新疗法很可能只会让一些患者部分受益。

因此,政府现在应该行动起来,减轻痴呆症患病率上升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损害。第一步就是要重新唤起几年前许多人承诺解决这个问题时 曾有过的紧迫感一一例如在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利用英国担任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的机会召集了一次“痴呆症峰会”,会议承诺为 痴呆症研究提供资助,以期在2025年前找到一种“疾病缓解疗法”。而事实却是,痴呆症研究获得的资助已经远远落后于癌症或冠心病。而 且,由于疫情阻碍或阻止了临床试验和研究,并抽走了其他领域的资源,痴呆症有再次被抛在后面的风险。

政府还需要思考痴呆症患者的长期护理问题。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该如何为此买单。日本实行强制性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要求所有40到 65岁的人支付保险费。这种做法似乎很有吸引力,因为它避免了将重担丢给年轻人。但该计划并不是自我融资的。和其他地方一样,日益 加重的负担将落在个人和纳税人身上。 

比起由谁支付护理费用,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是:谁来提供护理服务?护理要体现人道和尊严,是极其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技术可帮助减轻 负担:可以利用远程监控让人们待在家里;或许在未来,机器人可以执行一些基本任务。但照顾痴呆症患者还是需要人。这项工作一般都 被归为低技能那一类,报酬通常也很低。事实上,它需要有极大的耐心、同理心和善意。这份工作应该得到更好的回报和更多的尊重,尽管这会增加支出。在日本和英国等护理人员严重短缺的国家,需要对那些愿意且有能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提高移民的便利度。

最后,有证据表明,多达40%的痴呆症病例可以通过在早年改变行为来延缓或避免。问题是过往的公共卫生宣传活动效果参差不齐,对于 痴呆症最棘手的“既有病症”一一老龄一一也无补于事。无药可医、资金不足、公共卫生讯息传达难以收效,这一切也许足以让人绝望地举手 投降。然而,这实际上只是突显出痴呆症的解决方案就像这种疾病本身一样,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发展。这是应该马上开始研究这些方案 的另一个理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痴呆症 被遗忘的问题

发布日期:2020-10-01 09:26
痴呆症患病率上升是个全球性的紧急情况。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全世界面临的所有麻烦中,痴呆症患病率上升看起来似乎属于不太紧迫的那类。其背后的原因——人们更长寿了——本身值得庆贺,而且它的扩展并不似病毒感染那般迅速,而是与迟缓而不可避免的人口结构变化同步。另外,它的全面影响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感受得到。但现实却非常不同。痴呆症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紧急情况。即便是现在也已经有患者得不到人道的照顾。眼下并没有治愈的方法,也没有哪个社会想出了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提供和支付患者所需的护理。

“痴呆症”是个涵盖一系列疾病的总称,致病原因也多种多样,其中最常见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在所有病例中占到60%到80%。痴呆症通常始于健忘和认知功能轻度丧失。但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会失去自理能力。许多人在去世前很久就需要全天候的护理。它并不仅仅影响老年人,但他们更有可能患上此症——而全球预期寿命已经从一个世纪前的30出头攀升到现在的70多岁,在富裕国家更是超过了80岁。据估计,65岁至69岁的人中有1.7%患有痴呆症,此后每五年罹患该病的风险增加一倍。目前全球约有5000万人患病,预计到2030年将升至8200万,到2050年升至1.5亿。大多数新增病例出现在人口正在增长并老龄化的发展中国家。


这些数字将给全世界带来的难题现在就已在老龄化更严重的国家显现出来,在封城期间被强烈地感知一一看看在家里照顾痴呆症患者有多难 吧,还有那些不堪负荷的护理院中有大批患者得不到个体化照顾。随着家庭规模的缩小,独生子女和孙辈将很难照护他们的长辈。痴呆症 护理已经对一般医疗系统造成了连锁效应。在新冠疫情发生前,英国医院多达四分之一的床位被痴呆症患者占据。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倒也不是只有坏消息。近期有研究表明,过去30年,部分西方国家的老年人通过在中年时少吸烟、多锻炼和减肥等行为降低了患痴呆症的 风险。另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承诺在2021年3月之前对一款药物做出审批决定,据说这是第一款可阻止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认知能力下 降的药物。但是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患痴呆症的风险似乎仍在上升,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的任何新疗法很可能只会让一些患者部分受益。

因此,政府现在应该行动起来,减轻痴呆症患病率上升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损害。第一步就是要重新唤起几年前许多人承诺解决这个问题时 曾有过的紧迫感一一例如在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利用英国担任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的机会召集了一次“痴呆症峰会”,会议承诺为 痴呆症研究提供资助,以期在2025年前找到一种“疾病缓解疗法”。而事实却是,痴呆症研究获得的资助已经远远落后于癌症或冠心病。而 且,由于疫情阻碍或阻止了临床试验和研究,并抽走了其他领域的资源,痴呆症有再次被抛在后面的风险。

政府还需要思考痴呆症患者的长期护理问题。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该如何为此买单。日本实行强制性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要求所有40到 65岁的人支付保险费。这种做法似乎很有吸引力,因为它避免了将重担丢给年轻人。但该计划并不是自我融资的。和其他地方一样,日益 加重的负担将落在个人和纳税人身上。 

比起由谁支付护理费用,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是:谁来提供护理服务?护理要体现人道和尊严,是极其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技术可帮助减轻 负担:可以利用远程监控让人们待在家里;或许在未来,机器人可以执行一些基本任务。但照顾痴呆症患者还是需要人。这项工作一般都 被归为低技能那一类,报酬通常也很低。事实上,它需要有极大的耐心、同理心和善意。这份工作应该得到更好的回报和更多的尊重,尽管这会增加支出。在日本和英国等护理人员严重短缺的国家,需要对那些愿意且有能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提高移民的便利度。

最后,有证据表明,多达40%的痴呆症病例可以通过在早年改变行为来延缓或避免。问题是过往的公共卫生宣传活动效果参差不齐,对于 痴呆症最棘手的“既有病症”一一老龄一一也无补于事。无药可医、资金不足、公共卫生讯息传达难以收效,这一切也许足以让人绝望地举手 投降。然而,这实际上只是突显出痴呆症的解决方案就像这种疾病本身一样,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发展。这是应该马上开始研究这些方案 的另一个理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痴呆症患病率上升是个全球性的紧急情况。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全世界面临的所有麻烦中,痴呆症患病率上升看起来似乎属于不太紧迫的那类。其背后的原因——人们更长寿了——本身值得庆贺,而且它的扩展并不似病毒感染那般迅速,而是与迟缓而不可避免的人口结构变化同步。另外,它的全面影响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感受得到。但现实却非常不同。痴呆症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紧急情况。即便是现在也已经有患者得不到人道的照顾。眼下并没有治愈的方法,也没有哪个社会想出了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提供和支付患者所需的护理。

“痴呆症”是个涵盖一系列疾病的总称,致病原因也多种多样,其中最常见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在所有病例中占到60%到80%。痴呆症通常始于健忘和认知功能轻度丧失。但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会失去自理能力。许多人在去世前很久就需要全天候的护理。它并不仅仅影响老年人,但他们更有可能患上此症——而全球预期寿命已经从一个世纪前的30出头攀升到现在的70多岁,在富裕国家更是超过了80岁。据估计,65岁至69岁的人中有1.7%患有痴呆症,此后每五年罹患该病的风险增加一倍。目前全球约有5000万人患病,预计到2030年将升至8200万,到2050年升至1.5亿。大多数新增病例出现在人口正在增长并老龄化的发展中国家。


这些数字将给全世界带来的难题现在就已在老龄化更严重的国家显现出来,在封城期间被强烈地感知一一看看在家里照顾痴呆症患者有多难 吧,还有那些不堪负荷的护理院中有大批患者得不到个体化照顾。随着家庭规模的缩小,独生子女和孙辈将很难照护他们的长辈。痴呆症 护理已经对一般医疗系统造成了连锁效应。在新冠疫情发生前,英国医院多达四分之一的床位被痴呆症患者占据。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倒也不是只有坏消息。近期有研究表明,过去30年,部分西方国家的老年人通过在中年时少吸烟、多锻炼和减肥等行为降低了患痴呆症的 风险。另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承诺在2021年3月之前对一款药物做出审批决定,据说这是第一款可阻止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认知能力下 降的药物。但是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患痴呆症的风险似乎仍在上升,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的任何新疗法很可能只会让一些患者部分受益。

因此,政府现在应该行动起来,减轻痴呆症患病率上升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损害。第一步就是要重新唤起几年前许多人承诺解决这个问题时 曾有过的紧迫感一一例如在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利用英国担任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国的机会召集了一次“痴呆症峰会”,会议承诺为 痴呆症研究提供资助,以期在2025年前找到一种“疾病缓解疗法”。而事实却是,痴呆症研究获得的资助已经远远落后于癌症或冠心病。而 且,由于疫情阻碍或阻止了临床试验和研究,并抽走了其他领域的资源,痴呆症有再次被抛在后面的风险。

政府还需要思考痴呆症患者的长期护理问题。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该如何为此买单。日本实行强制性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要求所有40到 65岁的人支付保险费。这种做法似乎很有吸引力,因为它避免了将重担丢给年轻人。但该计划并不是自我融资的。和其他地方一样,日益 加重的负担将落在个人和纳税人身上。 

比起由谁支付护理费用,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是:谁来提供护理服务?护理要体现人道和尊严,是极其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技术可帮助减轻 负担:可以利用远程监控让人们待在家里;或许在未来,机器人可以执行一些基本任务。但照顾痴呆症患者还是需要人。这项工作一般都 被归为低技能那一类,报酬通常也很低。事实上,它需要有极大的耐心、同理心和善意。这份工作应该得到更好的回报和更多的尊重,尽管这会增加支出。在日本和英国等护理人员严重短缺的国家,需要对那些愿意且有能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提高移民的便利度。

最后,有证据表明,多达40%的痴呆症病例可以通过在早年改变行为来延缓或避免。问题是过往的公共卫生宣传活动效果参差不齐,对于 痴呆症最棘手的“既有病症”一一老龄一一也无补于事。无药可医、资金不足、公共卫生讯息传达难以收效,这一切也许足以让人绝望地举手 投降。然而,这实际上只是突显出痴呆症的解决方案就像这种疾病本身一样,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发展。这是应该马上开始研究这些方案 的另一个理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